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我所有的風情萬種,不過是欲情故縱。
晉江人氣作家慕吱甜寵新作
當腹黑毒舌的霸道總裁遇上國色天香的“小野貓”


海上繁花是他,萬家燈火是他,
春風滿面是他,冰雪浮雲也是他。
霍綏,這麼多年,你一直是我,大夢初醒時的僥倖餘生。


霍綏說:“等我娶了你,花朝,我保證,往死裡疼你。”
蘇花朝覺得自己可真世俗,竟因為這麼一句話,
讓自己在往後的歲月中,不得安生。
很久以後,蘇花朝回想過往。
那時的他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從初遇時的互相看不對眼,到往後的不離彼此。
時光,就這樣匆匆而過。
那年夏天,綠蔭環繞,霍宅藏匿于森林之中,宛若人間仙境。
樓上的那個少年,遠遠地朝她投來清冷的一眼,
而她一頭跌入其中,自此多年,難以逃脫。
海上繁花是他,萬家燈火是他,
春風滿面是他,冰雪浮雲亦是他。
他是自己的終身,是長愛。

慕吱

非典型性理科生。
生於江南小鎮,喜好溫婉細膩的故事,希望能把所有的少女心落于筆下。
曾出版:《南心漫漫》《初初見你》
第一章:愛如捕風
第二章:我也曾為你動了情
第三章:情話十二分
第四章:我只有你了
第五章:黃粱一夢
第六章:我喜歡你
第七章:你不走,我還在
第八章:除了你,不會有別人
第九章:歡迎回家,我的愛人
番外一:偉大的愛情到頭來也只是愛
番外二:手心的玫瑰
番外三:春風十裡不如你

第1章 愛如捕風
暮秋清晨,窗外傳來咿咿呀呀的開嗓聲,和著悠揚綿延的絲竹管弦樂聲,打碎地平線上的日光。
流光傾瀉照人間。蘇花朝翻了個身,扯過胸前的蠶絲被蒙住耳朵。
窗外的聲音仍在繼續。男女老少的開嗓聲,混雜著絲竹管弦的器樂聲。
白色蠶絲被包裹下的身形姣好纖細,被子下的人翻了個身。
雕花木窗尚未合攏,將室外的寒氣帶了進來。順著清晨冷風,唱曲兒人的唱詞飄入房間,傳進蘇花朝的耳朵裡。
她努力睜開眼,雙眼放空。耳邊的聲音逐漸清晰,卻又加入了一些其他的聲音,稀稀疏疏的,感覺混亂卻又有序。
昨兒半夜她開車回到蘇園,一路上暢通無阻。馬路兩旁的路燈亮著暖色的燈光,傾瀉一地。那是最有序的南城。
而白天,車鳴聲嘶吼,交警的口哨聲此起彼伏,駕駛位上不斷傳來謾駡聲與指責聲。那是最混亂的南城。
這樣的一座城市,在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的那刻開始,便陷入了嘈雜。一旦黑夜降臨,就又恢復寧靜。蘇園與南城一般無二。
蘇花朝掀開被子,起身下床,進洗手間洗漱。她剛走出來,便聽到桌子上的手機嗡嗡作響。
她接起,卻並未先開口。
電話那端,霍綏的聲音裹挾著風聲傳入她耳裡:“起了?”
蘇花朝開了免提,將手機放在桌上:“起了。”她雙手拿起桌子上的瓶罐,往臉上塗抹水乳。
她問:“你現在在哪兒?”
“在你床上。”
“說什麼渾話?你睡醒了嗎?”她轉頭往身後的床看了一眼,嫌棄地說出這句話,卻又突然戛然而止,“你跑到我房間去了?”
霍綏起身,赤著腳站在窗臺前:“嗯。”
蘇花朝:“你沒事跑到我房裡幹什麼?”
“最近睡得不太好。”
“這不是理由。”
“我以為這樣會好一些。”
“……”
霍綏:“結果失眠了。”這一晚,他就沒合過眼。
蘇花朝語氣淡淡地道:“是嗎?”
“嗯。”
“那你還睡嗎?”
霍綏語氣肯定:“睡啊。”他頓了頓,說出後半句話,聲音裡帶著清晨的涼意,他低沉的嗓音裡傳來些許笑意,“你今天不是回來了嗎?”
蘇花朝先是滯了一秒,隨即才反應過來他話裡的意味,敢情不是睡床!
她翻了個白眼:“你腦子裡就不能不總是想著有的沒的嗎?”
“現在大概不行。”他轉身面對房間。目光所及之處,是白色與粉色的混搭裝飾,裡面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難以言說那是什麼具體的味道,只不過霍綏用嗅覺清晰地感知到,那是蘇花朝身上的味道。
從她二十歲那晚開始,往後的歲月裡,那味道在他跟前便從未消散。窗戶敞開,冷瑟的秋風卷席了這房間不知幾遍,也只是令他鼻間的氣味褪減了一點。
只是一點而已,剩下的無數氣息依舊包裹著他。霍綏在躺下的第一秒便明白,這一晚,仍舊無法安然入睡。
蘇花朝翻了個白眼:“你大早上給我打電話,就為了說這些嗎?”
“不是。”霍綏問她,“晚上回來?”
“嗯,五點下班,到時候你來接我?”
霍綏:“嗯。”
蘇花朝想了想,叮囑道:“車別停在公司樓下。”
那邊沒回,她解釋:“你那車太顯眼,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嗯。”他語氣淡淡的,聽不出什麼情緒。
蘇花朝的聲音也清淡極了:“我們公司的地下停車場,我有個車位,你停那裡去。”
霍綏沒說好,也沒說不好,便把電話直接撂下。蘇花朝看了眼被掛斷的電話,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起身往門外走。
大概五十平方米左右的庭院裡,最中央擺了個水缸,除此之外,空空蕩蕩。七八個人穿著練功服立在庭院裡的各個角落,練習著基本功。
蘇花朝坐在門檻上,雙手撐著下巴,仔細聽著他們唱。
蘇花朝其實不太愛聽這些,但她的生母陳清月是一位越劇藝術家,從小在母親的薰陶下,她自然而然的對此多了一分喜歡。
一分喜歡,便是閑來無事,可當欣賞。
她眯著眼,聽著歌聲,又昏昏欲睡之時,突然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蘇花朝:“哎。”
“陳老師說,你要是醒了,就去餐廳吃飯。”
“好。”她向傳話的人道謝後,起身回房收拾東西。
蘇花朝每年只在蘇園住一周,除此之外的所有時間都住在霍宅。她與生母的關係並不算融洽,年幼時便分開了,等陳清月接她回南城的時候,便被告知她與蘇啟正已經離婚,蘇花朝的撫養權給了她。
蘇花朝那時年幼懵懂,以為父母離異之後,自己便是跟著母親一起生活。卻沒想到一個月之後,陳清月嫁給了霍孟勉。
那年,十歲的蘇花朝遇到了十三歲的霍綏。後來陳清月與霍孟勉離婚,再一次改嫁。可蘇花朝卻在霍宅,一待便是十五年。
她放在蘇園的東西並不多,一個行李箱便裝下了所有。收拾好了之後,她起身往餐廳走去。
吃早餐的時候,陳清月突然問她:“這週末有時間嗎?”
蘇花朝:“怎麼了?”
“你傅叔叔那兒有幾個學生,我瞅著還不錯,想讓你去看看。”
“我沒學過看面相。”
她伸手把面前的盤子一推,陶瓷盤與大理石桌面摩擦,發出一聲尖銳的刺響,她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眼神平靜地看著陳清月。
陳清月與她對視:“你年紀也不小了,花朝。”
“所以呢?”
“所以談個戀愛是很正常的事啊。”
聽到這句話,蘇花朝笑了一下,她的眼神落在陳清月的後方,突然開口說道:“您是給我介紹朋友呢,還是相親?”
“唔,都有吧。”陳清月見這事有戲,忙說,“也不一定是說真的要談戀愛,但可以交個朋友啊,我看你身邊來來回回的,也沒幾個男性朋友。”
蘇花朝卻突然叫了一聲:“霍綏。”
陳清月噤聲,順著蘇花朝的視線往後看去。那人站在大門處,逆著光看不清神情,但他西裝革履,身姿挺拔,朝這邊緩緩走來。陳清月眯眼,那不正是霍綏嘛!
她連忙同他打招呼:“這麼早就來接花朝啊。”
霍綏說:“是啊,怕她忘了今天回去,所以早點來接。”
蘇花朝白了他一眼,起身往洗手間走去。聽到身後陳清月和霍綏說:“我知道她不聽我的話,你倆關係那麼好,霍綏,你幫我勸勸她,她這個年紀也不小了,該談個朋友了。”
蘇花朝豎著耳朵,想聽霍綏的回答。
她打開洗手間的門走進去,合上門之前,看了他一眼。霍綏的嘴唇一張一合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蘇花朝沒聽清。
她打開水龍頭,低頭洗手,洗得差不多了,準備關上水龍頭的時候,突然從右邊伸了一隻手出來,“啪”一下,動作利索地把水龍頭關上了。
緊接著,是清脆的關門聲。
她知道來人是誰,於是慢條斯理地扯了張紙巾擦手。一邊擦手,一邊抬頭看他。
洗手間的鏡子裡倒映出兩張面孔,男的眉眼俊逸,輪廓深邃;女的眉目如畫,一雙桃花眼彎著的時候,嫵媚迷人。
她轉身,腰抵在洗手臺上,有點不太高興地望著他:“你和我媽說了什麼?”
霍綏的雙手放在她的身側,他傾身上前,帶來一股無形的壓力:“你希望我和她說什麼?”
蘇花朝說:“我希望你說什麼,你就會說什麼嗎?”
“不會。”
“那不就好了。”
霍綏聞言,笑了一下,伸手抬起她的下頜:“蘇花朝。”
蘇花朝笑著看他。
“你猜,我和你媽說了什麼?”霍綏的唇角微往上勾,帶了幾分輕佻與匪氣。
洗手間裡沒有開燈,微光從外面照射進來,打在他的臉上,輪廓分明。蘇花朝看著他的臉,一半陷於幽暗,一半處於光明。
蘇花朝突然伸手摟住他的脖頸,輕輕一勾,將他拉向自己。
她往他的耳蝸處輕輕吹氣,親昵而又曖昧地說:“總不可能說,你要娶我吧?”
“呵。”一聲輕笑落在她的耳邊,下一秒,耳邊那聲音帶了些許的譏誚與輕蔑,“蘇花朝,差不多得了。”他說完,伸手便把她的手拉走,往後退了一步,低頭看她。
光從窗戶外射入,正好將他們二人所站的地方劈分成了楚河漢界,黑與白的光影裡,涇渭分明。
他站在光暈裡,伸手慢條斯理地整理衣服。她立於黑暗圈,抬眸雲淡風輕地直望著他。
他們二人的關係,如同此般光影。勢均力敵,誰也不肯往後退半步。
半晌,蘇花朝笑了一下,伸手推開他,打開門先他一步走了出去。
“哦。”走了幾步之後,她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笑盈盈地看著霍綏,說,“霍綏,我說那句話,不過是為了提醒你。你可千萬別喜歡上我,我可是很難纏的。”
她眨了眨眼:“像我這種壞女人啊,要是發現你喜歡上了我,那你以後無論如何都甩不掉我了。”
霍綏看著她轉身走出餐廳,等她的身影全部消失在他的視野範圍之內,他才拔腿往外走去。轉身的一瞬間,他看到了洗手間鏡子裡的自己,嘴角上揚,隱有笑意。
甩不掉就甩不掉吧!一世糾纏,如她所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