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預購中
柔風(全二冊)(簡體書)(預計到貨2019/11/1)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326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  小狐濡尾 最新古言華章巨獻。
那年,蘭溪邊上那驚鴻一瞥。
一眼萬年,生死契闊,她無悔。

◎人氣作家小狐濡尾繼《南方有喬木》《夢見獅子》後最新古言華章巨獻。

◎亂世流浪少女VS 世家清貴公子,蘭溪邊的驚鴻一瞥,一眼萬年,如玉公子從此深深住進了她的心?只是,彼時,一直是她掙扎在塵土中,仰望在空中暢遊的他。多年後,曉市的久別重逢,他們的身份有了巨大的變化,他們在一起的可能性更加微乎其微,但,命運偏偏要讓他們再次有了交集……

◎ 這是一部驚豔綺麗的古風畫卷& 跨越生死的曠世絕戀。

◎網絡連載時,引起讀者熱議,紛紛投票認為是令人念念不忘的古風愛情故事。


李柔風出身世家清貴大族,張翠娥則是亂世流浪貧女。
兩個人一個好比天上飛鴻,一個如同地上雪泥.
在世人眼中,他們相遇乃至相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誠然如此,又誰能想到,那個蘭溪邊惠風和暢的普通春日,只是隨口吟誦的“永和九年”,便讓如玉公子從此深深住進了她的心?
只是,彼時,一直是她掙扎在塵土中,仰望在空中暢遊的他。
他呢?對她的唯一印象,只不過是黑暗簾幕後一聲清脆的“李三公子”……

小狐濡尾

人氣作家。作品《南方有喬木》獲得國家廣電總局“2016年年度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官方推介。目前多部作品均被影視化。
代表作品:《女官》《南方有喬木》《夢見獅子》《湖中公子》等。

引 子 1
第一章 抱雞娘娘 3
第二章 李柔風 33
第三章 出逃 64
第四章 白墮春醪 103
第五章 法訣 130
第六章 恨他,但更愛他 163
第七章 十八層石牢 204
第八章 採石硐天 221
第九章 亂世 269
第十章 訣別 294
第十一章 紅蓮業火 329
第十二章 白雲相愛 360
番外一 煙雨 402
尾聲一 414
番外二 歡喜 416
尾聲二 440

引子
青衣江畔,高高的石崖鐫刻著千百年前的古老文字。參差錯落的田屋點綴在山野之間,稻子都熟了,金燦燦黃澄澄的一片,低垂著沉甸甸的穗子。
此時正值午後三刻,家家戶戶剛滅了炊火,填飽了肚子,在院落的陰涼處消食,避開一天之中陽光最毒辣的時辰。
雲遊的說書人走到此處,找村口的老先生討了碗水喝,便搖著鈴鐺在村口的大槐樹下盤腿坐了下來。“聽書嘞!天南海北的故事、上下千年的傳說、才子佳人、英雄好漢,什麼故事都有嘞!”
他手裡的那枚銅鈴表面鏽得發青,卻依然發出叮叮噹當清脆的鈴音,穿透了這個不大的村子。很快大槐樹下就聚集了不少男女老幼,搖著蒲扇端著茶,問:“今天講什麼呀?”
“你們想聽什麼?”說書人問。
“《山海經》聽過嘞。”
“《大禹治水》聽過嘞。”
“黃帝和蚩尤打架也聽過嘞。”
“孟姜女哭長城也聽過嘞。”
“有沒有新鮮的有意思的故事啊?”
兩隻大黃雞撲棱棱地從村口飛過,被一個穿著青布裙子的小娘子咕咕叫著攆回了院子裡。說書人兩隻眼睛骨碌碌一轉,一拍大腿說:“好,那今天就來講一個抱雞娘娘的故事!包管你們沒聽過。”


第一章
抱雞娘娘

“抱雞娘娘來了!”
不知是誰一聲大吼,地上許多無精打采半躺著的人頓時來了精神。這些人大多衣衫襤褸,身上散發著濃濃臭味。
大頭子點亮了燈,昏黃燈光裡,一個秀麗身影姍姍而來。這女子約莫二十歲,腰極細,穿著藍色的粗布裙子,綴著白花;頭髮盤作婦人模樣,髮髻上排了一把梔子花;腰間用麻繩系著一串發綠的青銅鈴鐺,一搖步子就叮叮噹當地響。
最特別的,卻是這婦人懷中抱著一隻油光水滑的大公雞。大公雞長得特別漂亮,雞冠鮮紅,脖子金光燦燦,翅膀綠色漸變作黑色,尾巴卻是泛著金屬光澤的墨藍色。這種大公雞有講究,人稱“五彩鳳凰”,澂州一帶的人若要衝喜,用來拜堂的就必須是這種大公雞。
“娘,抱雞娘娘是誰啊?”一個面黃肌瘦的男孩害怕地抱緊了身邊的母親,“為什麼大頭子還親自給她挑燈?”
“你呀,要是給她挑去,就算是轉運嘍!”旁邊靠牆根躺著的老漢低聲說,“這個抱雞娘娘,是專給吳王宮裡挑下人的。被她挑過去,哪怕做個刷馬桶的奴才,也比在這裡等死強!喀喀……”他劇烈地咳嗽起來,捂著嘴的手打開,滿掌血痰。他隨手將其抹在了黑黢黢的牆根。
男孩看著面色蒼白的母親,又看看母親懷中的女嬰,眼睛裡閃出一星光亮:“那……娘,我去求求她!”
旁邊卻又有一個腹大如鼓的中年男人虛弱地說:“進了吳王宮的男人,還能是男人嗎?都是要被割掉命根子做太監的。你爹走的時候,囑咐你一定要傳續香火……”
面色蒼白的母親喃喃道:“那吳王宮要女人嗎?我還可以縫補漿洗……”她把女嬰塞給男孩,撲過去揪住抱雞娘娘的裙子,白色印花裙上頓時出現了黑色的指印。
“選我。”那女人仰著頭,用乾枯的聲音說。
“滾!抱雞娘娘什麼時候挑過女人!”大頭子飛起一腳,正中女人的脖子,“半死不活的,晦氣!”
卻只見那個女人的頭顱掉在了黑色的泥巴地上,骨碌碌滾出數步,眼睛還眨巴著,脖子上沒有血,卻有無數螞蟥一樣的東西在蠕動。
頭顱滾到一個沒了腿的漢子面前,漢子拿起旁邊的半截木棍,把頭顱撥到了一邊。旁邊的人卻罵將起來:“去!去!別扔老子面前來!”
然而曉市的這一大片地,密密麻麻挨著的都是人,無論頭顱被撥到哪裡,都在某個人面前。
於是頭顱便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只有那個男孩在哭,懷中的女嬰也沒有任何聲氣。
數丈外,一個人忽然顫抖了一下。
抱雞娘娘抬起細長的雙眸,看了這個男孩一眼,沒有任何言語。
大頭子順著她的目光看到了男孩,殷勤問道:“娘娘,這孩子瘦了點,還算乾淨,沒沾上他娘那種病,您看?”
抱雞娘娘摸了摸懷中大公雞豐盈的羽毛,開口道:“我今天來,不是給吳王宮挑人的。”她的聲音細細的、扁扁的,甚至還有一點嘶啞,像是聲帶受過損傷。
“那是……”大頭子畢恭畢敬,點頭哈腰地問。
“我家馮公公說,家裡的房子太老了,該翻修一下了,想找個能下力的男人。”
“有!有!”大頭子興奮道,“娘娘請隨我走,我一個個挑出來給您看。”
大魏末年,天下大亂,戰火紛飛,難民易子而食。
長江以南、江陵以東,眼下為吳王蕭子安所占,建康城中,流亡的難民為謀生存,在夜半曉市中賣身。
大頭子就是曉市中的掮客,專為買家推薦合適的人,從中牟利。
然而今晚,抱雞娘娘似乎格外挑剔。
大頭子高聲呼喝著人名,叫合適的男人站起來讓抱雞娘娘挑選,然而走出數丈,抱雞娘娘都不曾對任何一個人多看兩眼。
大頭子有些焦躁,但他也知道馮公公是個難伺候的人,於是緊跟著抱雞娘娘,一句話也不敢多問,只是心疼燈油錢。
前面又見一盞燈,提燈的卻是一個家丁,站在一個婦人身邊。
那婦人穿著要比抱雞娘娘華彩許多,披著墨藍色的羽衣,看起來很像抱雞娘娘懷中的大公雞。
又一個拎著木桶的家丁快步走過來,將半桶水照著一個人的頭嘩啦傾倒下來。
秦淮河裡漂滿了死屍,打上來的水又腥又臭,寒氣四溢。
那個人看上去是個年輕男人,被冷水激得渾身顫抖。
年輕男人身邊停著一具破竹席蓋著的死屍,屍首尚完好,看上去剛過世不久。
抱雞娘娘突然停了下來,盯著那個年輕男人。
大頭子連忙說:“娘娘,這人不行,你看他的手腳——”他抬起了風燈。
微弱燈光下,年輕男人的衣衫尚乾淨齊整,明顯是個講究人,只是那一雙手腳已經腐爛不堪,白慘慘的骨頭從稀碎的血肉中露了出來,支棱著像冬日的枯枝。
他低垂著頭顱,被家丁掐著下巴抬起頭來,家丁把一塊抹布蓋上去使勁擦了擦他的臉。
那家丁獻媚道:“夫人,您眼光當真好!是個長得俊的!”
“啊呀……”那婦人拿過另一個家丁手中的燈湊上前去,手背滑過年輕男人的面頰,歎息一般輕吟了一聲,連聲讚賞道,“好看好看,是個極品,剁了手腳,還能用。”
年輕男人僵硬地偏過頭,目光正好對上抱雞娘娘。
那雙眼睛看似完好,卻是失焦的。
“大頭子。”抱雞娘娘忽然輕聲道,“這個瞎子,多少錢?”
大頭子說:“他賣身是為了葬兄,自己手腳都爛了,眼睛也瞎,也就能賣個一貫錢吧。”
“一貫錢——”抱雞娘娘緩緩念著這三個字,嘴角浮起嘲諷的笑意。
“喲,是張翠娥。”羽衣夫人瞧見抱雞娘娘,臉上露出了居高臨下的笑。
“毓夫人。”張翠娥淡淡地打了個招呼,懷中的雞突然也打了個鳴。
毓夫人掩口大笑:“這就是你之前那個死郎君?”
曉市的人都知曉,張翠娥早前在澂州嫁人是為了給郎君沖喜,然而和公雞拜了堂,郎君便亡故了。後來夫家的人在戰亂中死的死,散的散,她帶著大公雞流落吳王屬地,又嫁給了馮公公。每次來曉市為馮公公辦事,她都會抱著這只大公雞,曉市上的人便都叫她抱雞娘娘。
張翠娥道:“是的,這是我的大郎君。”
毓夫人笑得前仰後合:“真是不要臉的娼婦。”
張翠娥向著毓夫人舉起公雞的一隻翅膀扇了扇,道:“我家大郎君向您問好,它說您這身衣裳頗好看,當是從它兄弟屁股上拔下來的,看著甚親切。”
“胡扯!”毓夫人氣得臉上發赤,提著巴掌向張翠娥沖來,被家丁攔住,大頭子也趕緊擋在了兩人之間。
“毓夫人,您消消氣!”大頭子勸告毓夫人,低聲在她耳邊提醒道,“馮公公可是吳王宮中要人,您再有錢,可也惹不起啊。”
張翠娥臉上仍未見什麼神情變化,她溫婉地向毓夫人行了一禮:“打攪了,毓夫人。”
說著,她便要和毓夫人錯身而過。
正當這時,那年輕男人不知哪兒來的力氣,從地上一躍而起,用那腐爛的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張翠娥。
“求夫人買我。”
所有人目瞪口呆張翠娥輕笑了一聲,抬起細長的雙眸看向毓夫人:“喲,這——”
毓夫人厲聲喝道:“我買你!你去找她作甚?我可以出兩貫錢!”
張翠娥低頭對這年輕男子輕笑道:“跟毓夫人去吧,她出兩貫錢。”
年輕男人仰面,面龐俊俏卻雙目暗淡,他篤定地搖頭:“但求夫人買我。”說罷顫巍巍抬起一隻瘮人的白骨手爪,道,“夫人若不願買我,我寧可插喉而亡。”
毓夫人臉色一白,張翠娥淡笑道:“毓夫人,您可看到了,不是我要買他,是他非纏著我不可。”
說著,她又低頭,神色一冷,語氣中竟帶了惡毒詛咒:“買你?你一文錢都不值!”
年輕男人渾身一顫,垂下頭去,卻不肯撒手。
張翠娥站直了身軀,道:“但若讓你死了,又有幾分可惜。”她忖度了一下,道,“你若非要跟著我不可,便隨我回去。我一文錢不會給你,但可以給你柴火,供你兄長火化升天。”
年輕男人顫聲道:“多謝夫人!”
張翠娥斥道:“那你還愣著作甚!難不成還想讓我背著你和你兄長嗎?我可沒有奴僕服侍!”
眾目睽睽之下,年輕男人用他腐爛不堪的手腳扒著地,爬向他兄長的屍身。每一次血肉與地面的摩擦,都令他的身體一陣痛苦地抽搐。他把兄長的屍身扒起來,背在了背上,艱難地用帶子纏緊。屍體壓得他額頭滴下豆大的汗粒,腐爛的碎肉和腥臭的血落得地面到處都是。
張翠娥冷漠地看著他,不耐煩地命令道:“快點,大郎君打鳴,天要亮了。”
於是年輕男人以尚完好的手肘撐在地面上爬動,循著張翠娥的聲音緊跟著她。
毓夫人瞪著眼睛,望著張翠娥離開的背影,還有地面上如蜥蜴一般爬動的人,嘴張得能塞下一個雞蛋。
大頭子從驚恐中恍然醒來,追過去:“娘娘,真的……不給錢嗎?”
她不給錢,意味著他沒有中間的抽成。
“你知曉的,我們家馮公公一毛不拔。給家裡買人,他一分錢不予我。”抱雞娘娘聲音扁平地說道,叮的一聲拋給他一塊銅板,“燈油錢。”
兩人、一公雞、一屍首,在眾人的矚目之下行出曉市。有人在低聲議論:“這人為何寧可被抱雞娘娘這般欺侮折磨,也不肯隨了那毓夫人?”
“呵,毓夫人的夫君,你莫非不知曉?那等惡癖……這小郎君長得俊朗,倘是隨了毓夫人,又能活得幾時?怕不死得更慘。”
抱雞娘娘長著一雙尖尖的耳朵,聽見了這些悄聲議論,只是無聲地譏誚一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