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席捲全球300年的英國小說經典,
帶給你勇氣與自信的心靈成長之書!

入選美國《生活》「人類有史以來最佳圖書」
入選英國《衛報》「十大經典英文小說」

  年輕的魯賓遜,不安於待在舒適的家鄉,嚮往冒險與挑戰,一心出海闖蕩。結果,航船遭遇風暴,全船十一人,只有他一人活了下來,漂流到一座無人荒島,陷入進退無路的絕境。
    為了生存,他並不自怨自艾,而是努力尋找身邊的資源,安營紮寨、製桌造椅、種植農作、生產麵包、圈養山羊,從無到有,打造自己的王國,憑藉強大的信念一次次度過難關,並藉由書寫日記,與自我對話、理清頭緒,最後終於獲得生路,結束長達28年的荒島歷險記。
 
魯賓遜的生命箴言:

.呆坐在這裡盼望著搆不著的東西,那是枉然的。

.我學會了多看我處境中的光明面而少看陰暗面,多想我所享有的而少想我所缺乏的。

.任何東西,堆積多了就應送給別人,
 我們所能享受的,也只不過是能使用的那部分,多了也沒用。

.對危險的恐懼要比視而可見的危險本身可怕一萬倍。

.若不是落到相反的境地,我們從來不明白自己真實的處境;
 若不是落到一無所有的地步,我們也從來不珍惜現在所享有的一切。

.不管處於什麼樣的生活環境中,假如一個人把自己的處境跟比他們糟的人比較,
 而不是跟比他們好的人比較,那麼世界上將會少去很多牢騷抱怨。

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1660-1731)

    英國小說之父,英國文學中最具開創性的傳奇大師。
    生於倫敦的富商家庭,兄弟姐妹三人,他排行第三。五、六歲時就親歷了倫敦的三大災難:瘟疫、大火,及荷英戰爭。十歲左右,母親逝世;求學期間,即大量閱讀、學習寫作。
    成年後經商,數次破產;關注時局,創作大量政治諷刺詩和政論文章,曾因文獲罪,一度入獄。後創辦《評論》,成為英國報刊業的先驅。
  五十九歲時,發表第一部長篇小說《魯賓遜漂流記》,小說首次以令人震驚的真實感和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塑造了世界文學史上的經典人物形象──富有冒險精神、永不妥協、愛好旅行、對大海深情、對信仰虔誠、對經商和實際事務極其精明的「魯賓遜」。
    此後十二年,笛福又陸續發表多部長篇小說、詩歌、傳記等作品,奠定文學大師地位。最終卻因躲避債務,逝於寄宿的旅社。

譯者簡介
周偉馳,
  知名詩人、學者,中國社科院宗教所研究員。
  代表譯著《沃倫詩選》、《梅利爾詩選》、《英美十人詩選》、《第二空間》;評論集《旅人的良夜》、《小回答》;詩集《避雷針讓閃電從身上經過》。二○一六年簽約作家榜,翻譯了完整版《魯賓遜漂流記》,獲好評無數。

名人推薦語
「笛福的語言避開了十七世紀的浮誇文字,以及十八世紀典型英國敘事的多愁善感,他的語言沉著且經濟,就像斯湯達爾那『乾燥得像拿破崙法典的風格』,我們可以將之比擬為『商業報告』。」
──義大利作家 卡爾維諾

「每個正在成長的男孩都該先讀讀這本書。」
──法國思想家 盧梭

「《魯賓遜漂流記》是一部包含每個人生活的寓言。孩童時期,這部書讀來只是有趣,成年之後再讀,就會知道這是不朽的傑作。」
──英國文學史家 艾倫(W. Allen)

原版序言    

1  生活的開始  
2  被俘與逃跑  
3  荒島失事   
4  在島上的頭幾個星期  
5 日記──蓋房子  
6 生病及良心受打擊  
7  農業體驗   
8 勘查位置   
9 一艘小艇  
10 馴養山羊     
11 在沙灘上看到人的腳印 
12 退回山洞   
13 一條西班牙沉船  
14 夢實現了   
15 教育星期五  
16 從食人野人手裡救出俘虜 
17 叛亂者來了  
18 奪回大船  
19 回到英國     
20 人熊大戰、人狼大戰 

第五章 日記——蓋房子

  一六五九年九月三十日。我,倒楣可憐的魯賓遜‧克盧梭,在一場可怕的風暴中沉船失事,漂落到了這個荒涼不祥的島上。這個島我就稱之為「絕望島」吧。船上其餘的同伴全都淹死了,我自己也幾乎完了。
  這天剩下的時間裡,我都在為自己的慘境悲痛不絕。我既無食物、房子、衣服、武器,也無處可棲。我看不到任何得救的機會,前方等待我的只有一死。我要麼會被野獸吃掉,要麼會被野人殺死,要麼會因食物匱乏而餓死。夜晚來臨時我在一棵樹上入睡,只因害怕野獸。儘管整夜都在下雨,我卻睡得很香。
  十月一日。清晨醒來,我吃驚地看到,那隻大船已隨漲潮浮起,被沖到海岸邊,靠近島嶼。使我寬慰的是,大船依舊杵在那兒,並未破裂,我希望在風力減弱時爬上甲板,拿到一些食物和必需品來救我自己。不過另一方面,想到遇難的同伴們,我又悲從中來。我想像,如果我們都待在船上,也許可以把船保住,或至少不會像後來那樣都溺水而亡。假如都得救了,我們也許可以用大船的殘骸造一隻小艇,把我們載往世界其他的地方。這一天大部分的時間裡,我都被這些念頭所困擾。後來,看到船裡都是乾燥的,我就走近離船最近的沙灘,游水上了船。這一天都在不停地下雨,不過還好沒有颳風。
  從十月一日到二十四日。這些天我都忙於跑到船上去拿走能拿的一切,每次都是用筏子運上岸的。天總是下雨,間有好天氣。看來這是在雨季。
  十月二十日。筏子翻了,上面的貨物都翻了,但水很淺,貨物又重,因此在退潮時我撈回了不少東西。
  十月二十五日。整天整夜下雨,風一陣一陣的。在此期間船破成了碎片,風比以前更猛,船再也看不見了,只留下幾片殘骸,也只是在水位低時才看得見。我整天都忙於遮蓋和保全我拿來的貨物,不讓雨把它們淋濕。
  十月二十六日。幾乎全天我都在岸上走來走去,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地方來當我的住所,主要的考慮是保全自己,免在夜裡受到野人或野獸的攻擊。傍晚時,我找到了一個適宜的地方,它位於一座山岩下。我劃出了一條半圓形,用作安營紮寨的地點,並決定沿著它圍上一道工事、一堵牆或堡壘,其構成物是纏繞著錨索的兩排木樁,外面再加上一層草皮。
  從十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我辛辛苦苦地把所有的貨物都搬進了新的居所,儘管在此期間暴雨不歇。
  十月三十一日。在早上,我帶著槍支跑到島上覓食,也想探探環境。我殺死了一隻母羊,牠的小羊跟著我回來了,我也把小羊殺死了,因為牠不肯吃我餵牠的東西。
  十一月一日。我把帳篷支在一塊岩石下,第一次在帳篷裡過夜。我盡可能地把它撐得大一點,裡面再打上幾根木樁,好用來掛起吊床。
  十一月二日。我支起了箱子和木板,以及曾用來做木筏的木條,沿著我劃出來的半圓形的內側鋪開,用它們構築起了一道防禦工事。
  十一月三日。我帶槍外出,殺了兩隻看起來像是鴨子的禽鳥,肉質鮮美。下午我開始動手打一張桌子。
  十一月四日。今天早晨我開始安排我的工作時間,何時帶槍外出、何時睡覺,以及何時消遣。就是說,每天早上,如果不下雨的話,我要帶槍外出兩三個小時。接著工作到大約十一點鐘。然後有什麼吃什麼。從十二點到下午兩點我要躺下睡覺,天氣太炎熱了。然後到了晚上接著做事。今天和明天的工作時間都完全用在打造桌子上,因為我是一個手藝還不太熟練的工人,不過時間和生活的需要不久就會逼得我成為一個熟手的,我相信別的人也能如此。
  十一月五日。今天我帶著槍和狗外出,殺了一隻野貓,其皮甚軟,肉卻難吃。我把殺掉的每隻動物的皮都剝了下來,保存起來。我回到海岸邊,看到許多不知其種類的水鳥。我看到兩三隻海豹時很吃驚,幾乎嚇了一跳,牠們在我凝視著還未認出是什麼東西時就鑽到了海裡,一瞬間就逃走了。
  十一月六日。早晨散步後,我又開始打造桌子,它雖然不太令我滿意,但總算完工了。不久後我學著改進了一下。
  十一月七日。天氣又開始好起來。七、八、九、十日,以及十二日的一部分時間(因為十一日是禮拜天),我都在打造一把椅子。我費了大力才勉強做成椅子的樣子,但仍然不滿意,在做的時候就拆了好幾次。
  附記:我不久就忘了做禮拜了。因為我忘記在木樁上刻紋記了,因此記不起哪天是哪天了。
  十一月十三日。今天下雨,令我精神振作,大地涼爽。不過卻伴隨著霹靂閃電,把我嚇得不輕,怕火藥爆炸。風暴一過,我就決定盡量把火藥分裝成許多小包,以避免危險。
  十一月十四、十五、十六日。這三天我都在打造小方箱子或盒子,可以用來貯存一磅或最多兩磅的火藥。我把火藥放進它們裡面後,並小心地放在不同的地方,彼此儘量隔得遠一點,以保證安全。其中有一天,我打死了一隻大鳥,肉質鮮美,但我不知道牠叫什麼鳥。
  十一月十七日。今天我開始在帳篷後向岩壁挖掘,為了擴大空間,使生活更加方便。
    附記:做這件事我最需要的東西有三樣,即:一把鶴嘴鋤、一把鐵鍬和一輛手推車或籮筐。所以我停下工作,開始思考怎麼滿足需要,打造工具。至於鶴嘴鋤,我用鐵棍替代,儘管有點沉卻相當合適。至於鐵鍬或鏟子,做這個工作那是絕對必需的,沒有它我什麼也做不了,但要怎麼做我一點也不知道。
  十一月十八日。次日,在樹林裡搜尋時,我發現了一棵巴西人所說的「鐵樹」,因為它異常堅硬。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砍下了一塊,幾乎把我的斧頭都給毀了。把這塊木頭運回家也十分辛苦,因為它實在太沉了。
  這塊木頭異常堅硬,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用很長的時間把它一點一點地切磋成一把鐵鍬或鏟子的形狀。鏟柄很像英格蘭用的那種,只是鏟頭的那部分沒有包上鐵,因此不會用得很久。不過,派上我指定的用場還是綽綽有餘的。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一把鏟子是做成這個樣子的,或者花了那麼長時間才做出來。
  我仍舊匱乏,因為沒有籮筐或手推車。我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出一只籮筐的,因為沒有用來編織藤器的枝條類的東西,至少現在還找不到。至於手推車,我覺得除了輪子外,別的都能做出來。但對於輪子我毫無概念,我也不知道怎麼去做。此外,我也不可能為輪軸做一個鐵軸心,以使之轉動,所以我就放棄了。我做了一個灰斗似的東西,就是小工替泥水匠運泥灰的灰斗,把挖洞時挖出的泥土運出來。這對我不像做鏟子那麼難。不過,做這個東西和鏟子,加上想做一輛手推車而徒勞無功,卻至少花去了我四天──不算我早上帶著槍外出晃晃,帶回點吃的東西的時間。那已是我的作息習慣,很少有例外。
  十一月二十三日。由於我在製造這些工具,別的工作就停下來了。工具做成後,只要精力和時間允許,我就繼續每天都工作。我整整用了十八天來擴大和深化我的山洞,以更方便地容納我的貨物。
  附記:在這一段時間裡,我的工作主要是擴展洞室,使之成為我的貯藏室、倉庫、廚房、餐廳及地窖。至於我的住所,我將它留給帳篷。除非在雨季,雨水太大,帳篷漏水,渾身潮濕,才不睡在帳篷裡。後來,我把圍牆裡的所有地方都蓋上長木條,相當於椽子,架在岩壁上,再在上面鋪一些菖蒲草和大樹葉,弄得跟一間茅屋似的。
  十二月十日。我剛以為我的洞穴或窯洞已大功告成,一邊卻突然有一大片土從頂上掉了下來(可能是我挖得太大了)。落下的泥土太多,把我嚇壞了,我這麼害怕不是沒有理由的,要是當時我在洞裡,我說不定就成了自己的掘墓人。這樣一來,我又有許多工作要做了,我得把鬆土運到外面去,更重要的是,我得在洞頂支個天花板,確保不會再掉土。
  十二月十一日。今天接著做昨天的事,用兩根支條撐住洞頂,每根支條上都放上兩塊木板。我到第二天才做完這件事,支起了更多的支條和木板,前後花了一星期才把洞頂加固了。洞裡一排排支條豎立著,把洞室分成了好幾間。
  十二月十七日。從今天到二十號我都在安裝木架子,在木條上釘釘子,把一切能掛的東西都掛起來。現在門內算得上井然有序了。
  十二月二十日。現在我把所有東西都搬到了洞裡,開始裝修房子。用木板搭了個碗架似的東西,好擺上吃的東西。但木板越來越少了。我還打造了第二張桌子。
  十二月二十四日。整日整夜下大雨。沒有出門。
  十二月二十五日。整天下雨。
  十二月二十六日。沒有下雨,大地變得比原來涼爽,令人心情愉快。
  十二月二十七日。打死了一隻小山羊,另一隻被打瘸了,因此我抓住了牠,用一根繩子把牠拉回了家。回家後,我把牠斷了的腿包紮好並夾上夾板。
  附記:我精心照料這隻羊,牠活了下來,腿也恢復了,跟原來一樣結實。由於經過我長期撫養,牠變得溫馴了,在我門前草地上吃草,不肯離開。這誘發我產生了一個念頭:我可以飼養一些溫馴的動物,在我的火藥和子彈用完後,為我提供食物。
  十二月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日。天大熱,無風,因此我不想出門,到晚上才出去覓食。整天在家裡整理東西。
  一月一日。仍舊大熱,但我早上和晚上各帶槍外出一次,中午在家休息。傍晚我深入到島中間的山谷那裡,發現有許多山羊,牠們極度膽小,難以接近。不過,我決心試試能否帶上我的狗來獵獲幾隻。
  一月二日。於是,第二天我帶著狗外出,讓牠追趕山羊,但我犯了個錯誤,因為牠們都轉過臉來對著狗,而狗也知道自己身陷險境,不敢靠近牠們。
  一月三日。我動手修籬笆或圍牆,由於仍舊害怕受到攻擊,我決心把它修得又厚又結實。
  附記:我在前面提到過這堵牆,在這裡就把日記中的內容略過不提了。這裡提一下就夠了:我從一月二日到十四日,一直都在修建和完善這堵牆,儘管它不過才二十四碼長。它呈半圓形,從岩壁的一端圍到另一端,兩處相距約八碼。山洞的門正好就在圍牆中部的後面。

  在這整段時間裡,我工作很賣力,而雨水耽誤了我很多天,不,有時一星期一星期地耽誤我。但我認為,一日不把這堵圍牆修好,我便一日不敢高枕無憂。我為每件事所花的勞動,簡直難以令人置信。尤其是把木樁從樹林裡帶回來,把它們打進地裡,因為我把它們做得太大了,大過了實際的需要。
  圍牆造好後,我又在牆外加了雙重保險,堆上了一層草皮,牢牢地緊挨著圍牆。我想,即使有人上岸,也不會看出這裡有人居住。我這麼做是非常明智的,後來的事實證明了這一點。
  在此期間,只要雨不大,我每天都要到林子裡走走,尋找獵物。我總是能在路上有所發現,可以給我帶來好處。特別要提的是,我發現了一種野鴿,牠們不是像林鴿那樣在樹上築巢,而是像家鴿那樣在岩壁築巢。我抓獲了一些幼鴿,想要馴化牠們,也成功了。但牠們長大後,卻都飛走了,也許是因為我很少餵牠們,因為我確實沒什麼東西可以餵牠們。不過我常常能找到牠們的巢,抓到幼鴿,那是不錯的美味。
  如今,在料理家務的過程中,我發現還缺乏許多東西,這些東西是我不可能造出來的,確實,裡面一些我是造不來的。例如,我永遠也不可能箍出一只桶來。前面提到過,我有一兩只小桶,但我花了好幾個星期的時間,也不能照著它們的樣子造出一只來。我既不能把桶底安上去,也沒法把那些薄板接駁得密不透水,因此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
    其次,我極度缺乏蠟燭,因此一到天黑,通常是下午七點,我就只好上床了。我記得在非洲冒險出逃的路上,我曾用一塊黃蠟做過一些蠟燭,但現在我早沒有黃蠟了。唯一的補救辦法是,每殺掉一隻山羊,我就把牠的脂油保留下來,放在一隻用泥巴做成、經太陽曝曬而成的小碟子裡,加進一點麻絮做燈芯,就做成了一盞燈。這給我帶來了光,儘管沒那麼亮,也不穩定,但好歹也像蠟燭了。
  在我做這些事的時候,偶爾在翻東西時翻出了一只小袋子,我在前面隱約提過,裡面裝了用來餵家禽的穀物。我猜想這不是為這次航行準備的,而是早在從里斯本出發時就有的。袋子裡剩下的不多的穀物早就被老鼠咬囓完了,裡面除了穀殼和塵土什麼也看不到。我打算將袋子另作他用(我因害怕閃電而將火藥分裝時,覺得這袋子可用),我把穀殼倒到了岩壁下的圍牆邊。
  我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大雨之後扔掉這些東西的,扔完後我毫不在意,也不記得曾在那裡扔過東西,但是,大約一個月後,我看到有一些綠色的莖稈在地上抽了出來,我還以為是不認識的什麼植物呢!不過,又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卻吃驚地,或者說震驚地看到,大約十到十二個穗子伸了出來,那可是全綠的大麥,跟我們歐洲──不,跟我們英格蘭的大麥一模一樣。
  真是難以表達我看到這一幕時的震驚和困惑。此前我從不按照宗教戒律行事,實際上,我腦袋裡宗教觀念極少,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認為只不過是出於偶然,或像我們輕輕鬆鬆地說的那樣,將之歸於天意,而不會深究這些事裡神旨的目的,或上帝統治世上萬事的秩序。但當我看到那裡長出大麥,而那裡的氣候我知道並不適合穀物生長,尤其是我弄不清它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它著實讓我吃了一驚。我開始想到,上帝施行奇蹟,讓他的穀物在無人播種時長了出來,是上帝為了讓我在這荒涼可悲之地活下來而採取的措施。
  這令我心裡起了一點感動,讓我流下了眼淚,我開始為自己慶幸,這樣一種世間少有的奇蹟,居然能在我身上發生。更加令我驚奇的是,我在大麥旁邊還看到了,沿著岩壁稀稀落落地抽出了其他幾根莖稈,顯然是稻稈。這我認得出來,因為我在非洲航行時見過它們長的樣子。
  我不僅把這些視為上帝為了讓我活命而賜給我的,還毫不懷疑在這座島上還會有更多的作物,因此我走遍了以前去過的島上的每一部分,翻遍了每一個角落,查過了每一塊岩石,看看是否還有穀物,但卻一個都沒有找到。最後,我想到曾在那個地方抖過一個裝雞飼料的袋子,才不再驚異。我必須承認,隨著發現這原不過是一件平常事,我對上帝旨意的宗教感恩也就減弱了。不過,我還是本應為如此奇怪而意外的天意充滿感恩之情,就跟它是一個奇蹟一樣,因為這確實可能是降臨到我身上的神旨。在老鼠把其餘穀物都糟蹋完的時候,他命令或指派了那十粒或十二粒穀種未被破壞,彷彿是從天而降一般。再說,我又恰好把它們扔在那個特別的地方,在那裡它們可以在高高的岩壁的陰影下馬上就抽條發芽,反之,假如我那時把它們扔在別的地方,它們可能早就被曬死,無影無蹤了。
  到了成熟的季節,也就是六月底,我小心翼翼地留下了麥穗。我把它們一粒一粒地收好,決定再種一次,希望到時候能獲得足夠多的麥粒來做麵包。但是要到第四年我才讓自己吃上了麥子,即便如此也是吃得極省,對此我下面會加以交代。因為第一次播種時,由於搞錯了季節,我損失了全部種子。我在旱季之前播了種,結果它們根本發不了芽,即使長出來了也長不好。這些都是後話了。
  如上所說,大麥之外,還有二三十株稻子,我同樣小心翼翼地保存下來,用途一樣,或者說目的一樣──給我做麵包用,或乾脆做成食物吃。因為我找到了辦法,不用烘烤,煮著吃也行。儘管後來我也烤著吃。
  還是回到我的日記上吧。

    我在這三、四個月裡為建好圍牆而異常勞苦,四月十四日我終於把它圍了起來,計畫著不是透過門而是透過一把梯子越過牆而進進出出,這樣從外面就看不出這裡是住人的了。
    四月十六日。我做好了梯子,爬上梯子上到牆頂,然後把它抽起來放在牆內。圍牆是全封閉的,在裡面我有充足的空間,沒有誰能從外面闖進來,除非先翻過牆。
    就在修好圍牆的第二天,我全部的勞苦幾乎就毀於一旦,我自己也差點完蛋。情況是這樣的:當我在帳篷後面,在洞穴入口正勞碌的時候,我被一件最為可怕的令我吃驚的事嚇壞了,因為在突然之間,我發現洞頂的泥塊塌了下來,我頭頂的山岩上也有泥巴塌了下來,我原先豎在洞裡的兩根支柱發出可怕的哢喳聲,突然斷裂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