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

  • ISBN13:9789570854343
  • 出版社:聯經
  • 作者:蘇起
  • 裝訂/頁數:平裝/280頁
  • 規格:21cm*14.7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2/06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政治制度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美中台與紅藍綠的關係有如撞球,任何一顆球的滾動,都會在球檯上碰撞出難以預測的連鎖效應。

「台灣的三角習題」是蘇起對台灣內部與外部情勢的觀察與解析,蘇起提出「大三角」(美中台)與「小三角」(紅藍綠)的分析架構,來概括台灣內外的政策環境。
歷史證明,台灣雖小,卻是最可能引爆美中兩強交戰的導火線,這注定了台灣在國際局勢中的關鍵地位,但處境先天就十分困難,必須時時刻刻小心翼翼,否則代價必然巨大。而80年代黨禁解除後,國內政黨開始競合,也各自與北京互動,因此在美中台之下,又多了一組紅藍綠的三角關係。
《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有談內政,如台灣的歷史地理、內部變化、選舉,美國及大陸內政;有談雙邊關係,如台灣的大陸政策、北京的對台政策,或兩岸關係、美台關係、美中關係等;亦涉及東亞情勢、大小三角的變化。透過蘇起深入淺出的評論,我們對於台灣的命運與前途,將會有更加清楚的體認。
蘇起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碩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及蘇聯研究碩士。
在美期間曾在哈佛大學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所擔任一年研究工作,並任紐約《世界日報》編輯。返台後曾任新聞局局長、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家安全組召集人、行政院政務委員、總統府副祕書長、陸委會主委、政治大學教授、淡江大學教授、立法委員、國安會祕書長等職務。現為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
著有《危險邊緣:從「兩國論」到「一邊一國」》、《九二共識》、《中蘇共關係正常化之研究》、《七十年代的蘇聯對中共政策》、《兩岸波濤二十年紀實》等書,並翻譯出版《美國的新生》。
自序(節錄)
筆者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留學美國,再回到台灣工作至今。早年走過台灣貧困歲月時,絲毫不覺其苦。後來目睹它締造舉世艷羨的經濟奇蹟與民主典範,並分享了它的光榮與喜悅。最近二十年眼看它內部社會撕裂、經濟停滯、民主倒退,外部環境居然惡化到連「亡國感」都變成常見名詞時,內心直有無比的傷痛及不甘。
幾年前決定提筆為文,就想把台灣的特殊經驗藉著每月一篇短文略作分析。筆者很早就觀察到台灣有個難解的美中台三角習題。從很多方面看,台灣小到根本不可能與美中兩強平起平坐,怎會並列成為三角?但歷史證明,台灣雖小,卻是最可能引爆兩強交戰的導火線,直接牽動它們最敏感的神經,所以台灣夠格與美中並列。只是這個三角習題也注定台灣的處境先天就十分困難,必須時時刻刻小心翼翼,否則代價必然巨大。八○年代黨禁解除後,國內政黨開始競合也各自與北京互動,因此又多了一組三角關係。筆者於是提出「大三角」(美中台)與「小三角」(紅藍綠)的分析架構來概括台灣內外的政策環境。
筆者從事公職時還實際體會政策的三個面向:消息面、操作面、及基本面。一般人看到「消息面」,以為那就是影響決策最大的力量。「操作面」對媒體最有吸引力,拼命去挖掘,而大眾也很想偷窺。所以這兩方面的資訊在台灣民主化後,幾乎可以用「汗牛充棟」四個字來形容。
不幸的是,個人認為最難看到的「基本面」其實才是政策背後最大最深刻的力量。正因它隱形、抽象、歷久不衰,不像「消息」或「操作」那樣具體、時生時滅,也不因任何領導人、政府或政黨的主觀意願而轉移。所以「基本面」最關鍵。只有越多人更深入理解基本面,台灣這個年輕的民主政體才可能在做重大決策時越接近理性,它的民主品質也才能提升。基於此信念,筆者乃不揣淺陋,試盡綿薄,藉每篇一千五百字的短文,從見報當時的主要新聞議題切入,但不聚焦該議題,而是專注剖析隱藏在它背後更深刻的「基本面」。
自序

台灣內政
01 理性主義vs.民族主義
02 台灣可以不悲哀
03 台灣與中華民國合則兩利
04 當前台灣困境的根源
05 嘆台灣的兩岸精神病
06 實力乎?民意乎?
07 溫水煮青蛙的台灣
08 失衡的國安人事布局
09 從馬習會看台灣的「自虐」與「他虐」
10 跳脫「松鼠」的宿命
11 相互毀滅還是相忍為國
12 從「乎乾啦」到杯弓蛇影
13 台灣的共業
14 「不知不覺」的台灣
15 台灣需要再次脫胎換骨
16 台灣民主的反思
17 民國百年,「興利」元年
18 台灣的歷史與地理
19 總統直選制度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台灣選舉
01 台灣大選的外部因素
02 二○一九──高度風險的一年
03 假如「美國牌」加上「台灣牌」
04 台灣選舉的境外因素

台灣安全
01 台灣新風險──四海+四獨
02 像一九四九的二○一九
03 美國會來救嗎?(上)
04 美國會來救嗎?(下)
05 中共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上)
06 中共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下)
07 試擬台灣未來的可能劇本
08 惡化中的台灣安全環境
09 今年攸關台灣安全的三因素
10 台灣安全的新變數

兩岸關係
01 蔡總統扭曲的兩岸觀
02 民共為何沒有溝通?
03 當前兩岸僵局的癥結
04 兩岸五二○後的可能對撞
05 新政府的兩岸課題
06 進入「危機管理期」的兩岸關係
07 三贏的馬習會
08 台海可能進入「危機管理期」
09 一個中國──在一與二之間
10 流失中的兩岸政治基礎
11 冒險、妥協、善意──辜汪會談的時代啟示
12 主權問題的迷思
13 兩岸需要同情的相互理解

台灣的大陸政策
01 蔡總統新轉折的風險
02 鬥、拖、和,或「經美制台」
03 沒有馬英九的馬英九政策
04 希臘荒謬劇的啟示
05 台灣應清楚打出「和」的品牌
06 誤判的教訓不能重演
07 兩岸關係何去何從──鬥、拖、和

北京對台
01 北京如何評估台灣大選?
02 習近平新時代的對台政策
03 北京如何看台灣?
04 試析習近平的中國大陸

美國
01 當前美國的對台政策
02 美國怎麼了?
03 美國在衰落嗎?
04 黑天鵝亂飛的二○一七年
05 川蔡通話的多重影響
06 美國政策思維中的台灣

美中關係
01 美中──台灣該選邊嗎?
02 美中貿易戰的背後
03 美中「競爭」下的台灣
04 用撞球思維看美中關係
05 台灣與美中角力

大小三角
01 變了形的大小三角
02 台灣的前途誰決定?
03 從大小三角看「維持現狀」
04 台灣的大三角與小三角

東亞
01 北韓問題與台灣的關聯
02 以「智」處世的國家及領袖
01理性主義 vs. 民族主義

看台灣選舉,常覺得像看賽馬,一般多在議論哪匹馬領先,哪匹馬落後,哪匹馬新加入或退出。不過這次大選卻不只是賽馬,也不是藍綠對決,而是看不見的兩股思潮在正面碰撞。
一邊是挑戰者的「理性主義」,另一邊是衛冕者的「民族主義」。用英文說就是Rationalism vs Nationalism。賭注之大恐怕也是前所未見,因為牽涉的不只是哪匹馬出線,或政黨輪替不輪替,而是台灣的安危存亡。
「台灣民族主義」從李登輝時期就已萌芽,只是一直忸怩作態,欲語還休。蔡總統上台後變得較露骨,而挑戰她的賴清德還更直白。估計選戰越熾烈,會越沒有遮掩。
它的核心有感性面與理性面。感性上它堅持「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大部分民進黨人士對「中國人」的排斥心理可說根深蒂固。蔡總統似也從來不曾認同這個血緣。深綠出身的柯文哲講了「兩岸一家親」,犯了大忌,當然必傾全黨之力撻而伐之。
理性上,「台灣」要與「中國」全面切割。不但堅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或「一國兩制」,而且政府間也不再接觸,不談判,更不妥協。兩岸經濟、社會、文化的連結要積極弱化,外交與軍事的對抗愈加強烈。宣傳上則全面忽視大陸的「機會」成分,只強調它的「威脅」,以凝聚台灣內部的抗中意志。
為了避免當年陳水扁因躁進而激起的國際反彈,蔡政府表面雖說「維持現狀」,實際卻像孵小雞一樣,在薄薄蛋殼的掩護下,藉「改革」之名改造台灣的權力結構,以待時機成熟時破殼而出,以新的「民族」及「國家」身分亮相。
這個「民族主義」的胚胎孕育於蔡總統當年主持的「兩國論」。經過二十年的成長茁壯,它運氣好到恰巧碰到美國把美中關係由「交往」調整為「競爭」(不同於「對抗」),所以蔡政府自以為靠山堅定而充滿自信。但運氣不好的是,它也剛好碰到中共的東亞實力大幅上升,連靠山美國都深感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果「台灣民族主義」經過明年一月類似「台獨公投」的選戰洗禮而再獲勝,中共的對台政策將徹底失敗,而習近平在國內必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回顧二○○八年大選時馬英九勝券在握,而中共軍力仍略遜美國一籌,北京卻依然動員對台備戰以防民進黨僥倖連任。如今兩強東亞軍力已成伯仲,美國多個智庫甚至告誡已向北京傾斜,難道北京還願隱忍,再與「台灣民族主義」和平共處四年,並肩跨越中共建黨一百週年的二○二一年及習近平新任期的二○二二年?屆時包括軍事威脅的強烈大陸冷氣團極可能排山倒海地朝台灣撲來。美中關係當然也走到攤牌的關口。
如果此時華府願為台灣付出巨大代價,兩強就會交鋒,而首當其衝的台灣自然非死即傷。如果美國估計力有未逮,以致口惠而實不至,或出兵卻不耐久留,大陸當然就可完成世紀性的統一大業。如果雙方都不願兵戎相見,透過談判來解決。台灣就變成刀砧板上的那塊肉。任何「如果」,台灣都逃不掉幾十年來最大的災難。
幸運的是,不願被「台灣民族主義」推進這個絕境的台灣民眾還有另一個選擇,那就是「理性主義」。它緣於一意孤行的蔡政府只顧精神勝利,完全忽視台灣民眾在經濟與安全上的現實需要。去年九合一選舉顯示,目前台灣主流民意已從「民族主義」,轉向「理性主義」,超越藍綠、政黨、省籍、地域、年齡的分野,一切以理性務實為導向。高雄韓國瑜市長就是站在這個浪頭風尖上橫掃全台的。
但「民族主義」仍有強大的內聚力與動人的感染力。「理性主義」雖暫居主流,但迄今仍較鬆散、抽象、被動。為了落實「理性主義」,除了儘早選拔具代表性的候選人外,還要研擬一整套能務實解決問題的政策綱領。而且這套綱領不能像縣市選舉那樣只處理經濟議題,還要讓台灣民眾在當前詭譎的美中台情勢中感到更安全。
這不是簡單的任務,卻仍是可行的。為了台灣還能繼續「小確幸」,這也是唯一的路。
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聯合報A12版

02台灣可以不悲哀

隨著美中競爭態勢日益明顯,台海與南海兩個引爆點越來越受世人關注。其中台灣除了地緣價值外,更背負了大陸民眾幾世紀的情感,因此危險性最大。至今蔡政府不但沒有像日韓菲那樣做出務實調整,反而一再強調「勇敢堅定」,「千萬不要小看總統的意志力」。顯然其中蘊含難以動搖的信仰。那是什麼?
一個最可能的來源就是一九九四年李登輝總統向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吐露的「台灣人的悲哀」。他後來解釋說,台灣人的悲哀就是,「無法度行家己的路(無法走自己的路),開創自己的命運」。
李先生吐露心聲的時間點,台灣剛好處在幾百年來最輝煌的狀態。小小台灣的經濟總量居然是整個中國大陸的三分之一強。除了積極實行民主轉型,台灣還在外部推動兩岸和解與務實外交,不僅廣受國際讚譽,也贏得大陸民眾的善意。
可惜他和他的接棒人雖有理想與信心,卻也有兩個嚴重的盲點。一是國際政治的殘酷本質,二是台灣民眾的務實性格。他們以為透過「認同」的強化與「公投」的程序就可以完成台灣獨立。這不僅誤判大陸及台灣民意,也不了解國際政治的基本原理。
國際政治從來就非常殘酷,一切憑實力講話,不可能允許「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三年前希臘債台高築,卻拒絕歐盟債權方所提緊縮財政的要求,並以全民公投支撐其正當性。最後歐盟堅持,希臘摸摸鼻子不得不接受,公投也白投。
烏克蘭的情況與台灣更像。曾經是蘇聯成員的烏克蘭在蘇聯崩潰後希望脫俄入歐。但四千萬人口的烏克蘭無論歷史、地理、政治或經濟都與俄國極為接近,人口近兩成還是俄羅斯人。時任總統的老布希因此在烏克蘭國會演講時,勸告烏克蘭不要追求「自殺式的民族主義」。
四年前親歐的烏克蘭群眾誤以為可以得到美歐的支持,藉「廣場事件」趕走了親俄的民選總統。俄國普丁總統立即斷然併吞克米里亞半島。親俄的烏克蘭東部與南部省分也宣布脫離烏克蘭。美國與歐盟卻始終按兵不動,任由烏克蘭為自己的理想及誤判付出國家分裂的慘痛代價並流血至今。如果命運由國際權力平衡決定就算「悲哀」,那麼大多數國家都逃不掉這「悲哀」。
雖然如此,如果掌握時勢且操作得宜,「棋子」確實偶爾也可以像蔡總統所說成為「棋手」。筆者曾著書詳述李陳馬三位總統曾經如何「一條尾巴搖兩隻狗」。
其中馬政府翻轉國際實力原則的經驗最為突出。由於兩岸關係與美台關係同時改善,所以馬政府一反往例,居然能夠敦請前任副總統出席重大國際活動;派遣軍用運輸機跳島跨越好幾座美軍太平洋基地,經過洛杉磯,把救災物資送到遭地震摧殘的友邦海地;維持「外交休兵」卻又在日本北海道設處;舉行「馬習會」等等。
反觀現在自詡為「棋手」的蔡總統迄今沒有任何實質重大突破。親綠媒體炒作的高層互訪、陸戰隊駐台、航母泊高雄、台海演習等,全都不了了之。最糟的是,蔡政府把自己變成一張「台灣牌」後,台灣就從左右逢源的「尾巴搖狗」淪落為兩隻狗爭搶的那根骨頭,必須時時刻刻提心吊膽,觀察美國有否善意,大陸有否耐心。這豈不是回到悲哀的從前?
李蔡的國內盲點亦然。台灣民眾其實一向比較務實彈性,了解台灣不能只依賴主觀的理想及信心,而必須順應客觀情勢,尋求最好的平衡點。正因如此,民眾安全感越強時,台獨支持度越高;安全感越弱時,台獨傾向越低。
李蔡最失算的是,在「兩國論」啟動以後的二十年,台灣的經濟受政治拖累而急速衰退,成長率不僅低於世界平均數及東南亞各國,還被一個又一個的大陸省分超過。據估計,二○二○年台灣經濟總量可能落後於八個省之多;後視鏡中還將看到台灣先民為追求更好生活而離開的老家福建省快步追上來。
當台灣發現自己「經濟奇蹟」一場,最後回到等同福建省;「民主化」一場,卻逃脫不了大國主宰前途的宿命。那才是真正的「台灣人的悲哀」。為台灣蒼生計,主政者何必堅持自己唐吉訶德式的信仰?
一○七年十一月四日‧聯合報A12版

03台灣與中華民國合則兩利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不久前在華府的演講多次提及「中華民國」。這是兩年來蔡政府反中去中大合唱裡罕見的變調。本來還在猜想,機率雖小,它會不會仍有一丁點可能是一個新的、好的開始?可惜蔡政府這次對東亞青運事件的高調反應,立即證明大合唱仍是大合唱。
大合唱的人不知道自己多麼幸運!其實他們只要問問自己的上一代就知道了。
六月底李前總統跑了一趟沖繩,參加二戰時沖繩戰役亡故台灣人「慰靈碑」的揭幕式。兩年前蔡總統也曾在沖繩的「台灣之塔」上題字落款。二戰尾聲的沖繩確是個人間煉獄。短短八十天的戰役,美日兩軍各自陣亡十萬上下不說,據估計連沖繩老百姓都死了百分之十五到三十五,建築物更摧毀了九成之多。
最冤枉的是,很多沖繩民眾不是死於兩軍激戰,而是受到日本軍方鼓勵才集體自殺的。他們因為相信日軍的宣傳,說美軍會在占領後殘暴對待當地居民,害怕得全家躲在山洞裡相互殺害,或者一起跳下懸崖,或者用日軍發放的手榴彈自殺。
二戰末期美軍在太平洋由戰略被動轉成主動後,一直思考要打菲律賓、台灣還是沖繩,以便最後進攻日本本土。後來三選二,決定只打菲律賓及沖繩,獨獨放過台灣。如果當時台灣也成戰場,今天的台灣恐怕到處都立有「慰靈碑」。正因台灣落選,所以台灣直到二戰結束都是協助日本進攻別國的基地,而不是別國報復的對象,民眾生命財產的損失也都非常有限。對比之下,北邊的中日韓,南邊的東南亞各國,哪裡不是焦土一片,死亡人數從百萬起跳?台灣躲過這個歷史浩劫,豈不幸運?
同樣的,中華民國也很幸運。它在中國大陸輸了內戰,撤退到了台灣,立足不穩,人生地不熟,處境極為凶險。中共大軍當時已在全面集結人力物力火力,準備渡海而來。如果不是韓戰突然爆發,牽制了解放軍的主力,號稱要「血洗台灣」的大戰必將展開,那麼中華民國的前途固然堪憂,未曾見過血光的台灣居民恐怕也難逃大劫。
所以台灣是幸運兒,中華民國也是幸運兒。上蒼把這兩個幸運兒放在一起後,它們齊心協力、胼手胝足創造了舉世稱羨的經濟奇蹟以及後來的民主化。它們一起保衛台灣,一起建設台灣,一起捍衛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一起維護中華民國的尊嚴。結果中華民國的招牌越擦越亮,台灣的名聲也傳播到全球。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彼此的和諧程度也越來越高。九○年代還曾經不分彼此地推動民主化,兩岸和解,以及在國際社會裡的務實外交。
可惜二十年前台灣剛完成總統直選,有人就開始積極拆散「台灣」與「中華民國」。他們建議第一步不宜太張揚,先淡化「中華民族」,並把「中華民國」慢慢掏空,讓它變成一個沒有歷史內涵的空殼。不再紀念台灣光復或與中華民國相關的任何節日,連每年雙十國慶都淡化處理。中華民族及中華民國的記憶對他們似還不如日本殖民重要。
記憶抹去以後,這兩年藉著全面掌權就開始推動第二步,把一九四九年以後主導中華民國的政黨乃至民間團體都加以醜化,借用「轉型正義」的新名詞,用表面合法的方式,不惜違反「不溯既往」的普世原則,剝奪它們的權益,讓他們永無翻身之慮。
最近情勢似已進展到第三步,那就是在官方場合甚至公文書上,開始悄悄拿掉「中華民國」這個標籤。在國際上則要把國際以及兩岸都已習用幾十年的「中華台北」改成「台灣」。照這趨勢下去,如果下次大選民進黨再度獲勝,「中華民國」及「中華台北」被徹底撕掉,應該也不必意外。
由於兩個幸運兒被迫分手,我們已經看到它們的矛盾不斷惡化,衝突一直加深。它們不再攜手拚經濟,近二十年的低成長、低薪困境因此會持續看不見底。它們不再合作拚外交,台灣因此會更成亞細亞的孤兒。最危險的是,台灣越獨,大陸就越有急統的緊迫感。沒有「中華民族」及「中華民國」支撐的台灣,獨自面對崛起的中國大陸強權,能夠存活多久?
上蒼其實對我們很好。兩個幸運兒合則兩利,分則兩敗。如果最終兩敗,只能怪自己,不能怪別人!
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聯合報A12版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