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同學,年級第一是我的(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5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一開學後,本市今年的雙中考狀元被分在一個班。

十五歲的少男少女,男生俊秀挺拔,高嶺之花;女生眉眼精致,乖巧大方。

但是一山不容二虎——

在看得見的地方,他們兩個是這樣的:


顧逸邇:“英語居然連140都考不到?垃圾。”

司逸:“這種數學題,我一分鐘能做十道,廢物。”

顧逸邇:“這次我考第一,叫老大。”

司逸:“我數學物理單科全年級第一,誰給你的臉占我便宜?”


圖樣先森

從小就愛看各類小說,大學時期終於自己動筆開始進行寫作,目標是能一直寫下去,收穫更多的讀者喜愛。在網絡上發表過多部作品,如《徐太太在讀研究生》、《同桌的婚紗》等,以歡脫可愛的風格和流暢自然的文筆,獲得了許多讀者的認可。

晉江金榜校園群像口碑力作《她和年級第一我都要》

白切黑小狐貍VS奶兇純情小狼狗,雙學神開啟歡喜冤家互懟模式


“我叫司逸,司法的司,顧逸邇的逸。”

與你擁有相同的名字,每筆落成,都是對你的真真愛意。


晉江金榜校園群像口碑力作《她和年級第一我都要》

白切黑小狐狸VS奶兇純情小狼狗,雙學神開啟歡喜冤家互懟模式

 

“我叫司逸,司法的司,顧逸邇的逸。”

與你擁有相同的名字,每筆落成,都是對你的真真愛意。

 

高一開學後,本市今年的雙中考狀元被分在一個班。

十五歲的少男少女,男生俊秀挺拔,高嶺之花;女生眉眼精緻,乖巧大方。

但是一山不容二虎——

在看得見的地方,他們兩個是這樣的:

 

顧逸邇:“英語居然連140都考不到?垃圾。”

司逸:“這種數學題,我一分鐘能做十道,廢物。”

顧逸邇:“這次我考第一,叫老大。”

司逸:“我數學物理單科全年級第一,誰給你的臉占我便宜?”

楔子

第一章不一般的女同學

第二章純情系“女主角”

第三章小耳朵

第四章偏偏就吃這一套

第五章第七十個校慶

第六章奶茶好甜

第七章想見你

第八章一半是寵溺

第九章哎呀呀,她啊

第十章不能說的秘密

第十一章他們如此相似

楔子

 

腫瘤科的司醫生從北京回來了。

清大附屬第二醫院最年輕的外科醫師凱旋,“全國十大傑出青年醫生”的榮譽加持,讓這位本來就在同事和病人們面前十分耀眼的年輕醫生,頓時身上籠罩著一層金閃閃的聖光。

司醫生像往常一樣,開著他的小車過來上班了。

脫下外套,換上白袍,別上名牌,司醫生從容不迫地走在醫院的走廊上。

“司醫生。”忽然有人從背後叫住了他。

司逸轉過頭,是個年輕的女護士。

女護士手裡捧著一束花,羞答答的樣子看上去比花兒還嬌豔。

“恭喜你,司醫生。”

司逸垂眸,那雙眼睛又黑又亮,一直盯著那束花。

直到小護士雙頰滾燙,他才輕啟唇角,問了一句:“這花是在哪兒買的?”

小護士怎麼也沒料到會得到這麼一句話,愣巴巴的說出了花店的名字。

“謝謝。”司逸微微一笑,指了指她懷中的那束花,“這麼美的玫瑰,送我太不合適了,還是去送給一個會珍惜它的主人吧。”

司逸先去找了主任跟他道謝,主任笑呵呵的恭喜了他之後,說為了給他慶祝,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去酒店吃飯。

他當然沒有拒絕。

回到辦公桌上,司逸掏出手機,手機屏熄了又亮起,壁紙上的年輕女人在笑。

在手機上搜索了護士說的那家花店,發現他們家有配送服務,司逸當即下了一單,在手寫賀卡服務上,猶豫了好久。

手指在屏幕上飛舞,他情不自禁笑了出來。

外人看司醫生,清冷矜貴,總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因為臉生的太好看,平白對人笑,總讓人覺得眩暈。

護士們在門口偷偷看他,嘰嘰喳喳的猜測他笑什麼。

“司醫生真好看啊。”

“穿上白袍真的絕了。”

“好想變成他的手機哦~”

晚上司逸和同事們一起去酒店吃飯,司逸也開著車,副駕駛上坐著和他同一科室的醫生,後面坐著三個護士。

三個護士說了好半天的悄悄話,才有一個人深吸了一口氣,稍稍傾了傾身子,輕聲問道:“司醫生,你現在有喜歡的人麼?”

那個坐在副駕駛上的醫生扑哧一聲笑了出聲:“喲,終於問出口了啊。”

司逸一畢業就進了腫瘤科當實習醫生,是主任的得意弟子,起先大家關注他的原因是因為他長得帥,在醫院牆壁上的醫務人員照片牆上,一眼就能看見眉眼精緻,清冷淡漠的他。

後來某次,一個高幹官員突發急症,被送入醫院。

當時手術室門口被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大批的記者被擋在門外,只有那位官員的夫人,在手術室門口焦急的等待著。

眾人好奇圍觀,只見平日里總冷靜自持的司醫生,雙瞳緊縮,青筋暴起,就往那群保鏢衝了過去。

他跑的太快,大家都攔不住他,就在眾人以為他要被保鏢攔下時,保鏢朝他鞠了一躬,放行了。

接著,他將那位官員的夫人擁在懷裡,似乎是在輕聲安慰。

對於司醫生的家庭背景,從那時候開始,整個醫院的人都了然了。

司逸開著車,話語簡潔:“有。”

三個護士同時沮喪的嘆了一口氣。

年輕護士沮喪了沒多久,就立馬開始恢復了八卦的本性,開始東問西問了。

“那司醫生,她漂亮嗎?”

“漂亮。”

“那她性格好嗎?”

司逸默了,失笑:“不好,她很壞。”

不知為什麼,明明沒有誇,但車裡的人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那司醫生,你為什麼會喜歡她啊?”

司逸愣了愣,語氣比剛剛認真了些,但話卻不那麼正經:“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原來外表看上去這麼高冷的司醫生,喜歡這種調調麼?

一行人到了酒店,興奮的討論著等下要點什麼菜。

忽然走在最前面的司醫生停了下來,眾人不解,但也跟著停了下來。

只看見迎面走過來一群穿著正裝的人。

為首的,是一個穿著白衫西褲的女人,高跟鞋噠噠的踩在地板上,幹練又帥氣。

被一群人簇擁著,像個女王似的,上挑的眼線,嫣紅的嘴唇,上唇那一顆無比誘人的唇珠,一舉一動都在吸引著周圍人的目光。

女人也停了下來。

有人不解的問她:“顧總,怎麼了?”

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司醫生此時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女人也很驚訝,語氣有些疑惑:“你回來了?”

“給你發微信你不回,結果就在這兒談生意?”司逸冷笑一聲,語氣凌厲。

聽著,有點像是埋怨。

女人轉頭對身後的人說:“你們先回公司,我處理一下私事。”

“好的,顧總。”

司逸也跟同事們說:“你們先上去吧,我處理一下私事。”

眾人壓抑住非常想看熱鬧的心情,依依不捨的坐電梯上樓了。

酒店大廳,面色陰沉的男人將女人拉到了看不見的一個角落。

“顧逸邇,你很厲害啊。”他語氣危險,咄咄逼人。

顧逸邇輕輕挑眉,語氣戲謔:“怎麼?司醫生沒了我,是不是會死?”

男人的胸口猛烈的起伏著,完全沒了遇見她之前的那副高冷的樣子,他伸手攥住她的下巴,逼得她抬頭與他對視:“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不理我?”

“誰讓你不做防護措施?”顧逸邇忽然咬牙切齒的說道。

司逸比她更生氣:“誰讓你說不結婚?”

“咱們現在跟結了有區別嗎?晚點結怎麼了?”

“我就要那個本子,沒本子咱倆住一起都叫非法同居。”

顧逸邇稍稍張了張嘴,表情一下子就鬆了下來,眉頭舒展,半響後才微微嘆了口氣。

“誰要敢說咱倆的閒話,我就讓他嚐嚐什麼叫資本家的手段。”

是的,自從顧逸邇當上了老總,就變成了她學政治的時候最痛恨的那種萬惡的資本家。

而且引以為傲。

司逸皮膚白,原本氣得有些微微發紅的臉頰像是著了色的溫玉,瞳孔黝黑,薄唇緊抿。

他放開她的下巴,轉而又好似不解氣,彈了下她的額頭。

“哎喲。”顧逸邇摀住額頭,“粉底被你彈掉了!”

司逸悶笑兩聲:“耳朵,你就這麼不想嫁給我?”

顧逸邇有些顧左右而言他:“啊,最近工作好累啊……”

司逸依舊緊抿著唇,最終還是妥協般的後退了一步,正當顧逸邇以為司逸會放過她,就被他一把攬了過去,強行帶著她往電梯那邊走。

“幹什麼?”

“以女朋友的身份把你介紹給我同事。”司逸轉頭盯著她,“你敢說個不字?”

“不敢不敢。”顧逸邇諂笑兩聲,“司老大說什麼就是什麼。”

當晚,清大醫院總群的單身女同事們集體失戀了。

 

司逸送喝了酒的女同事回家,顧逸邇先坐車回來了。

原因是有個快遞小哥給她打電話,說在她家門口,有個快遞等著她簽收。

她以為是什麼文件之類的,火急火燎的就趕回來了,結果是一大束艷麗的玫瑰花。

顧逸邇心中猛跳,原來他這是早就準備好妥協認輸了啊。

滿心歡喜的接過花,嬌豔欲滴的玫瑰花上躺著一張純白色的卡片。

她攤開卡片,是很漂亮的楷體字。

【耳朵,我不會和你計較的,因為我愛你。】

太肉麻了,顧逸邇一陣戰栗。

然後目光瞟到落款。

【愛你的司爸爸。】

顧逸邇把卡片撕得粉碎。

結婚,下輩子吧!

 

第一章不一般的女同學

九月,清河市的夏天似乎還捨不得離開。

帶著熱流的風吹動著大禮堂旁的灌木叢,綠葉盈翠,密麻茂盛。

禮堂外白日明亮,禮堂內中央空調呼呼作響,燈火通明。

顧逸邇打著哈欠坐在後台,上眼皮都快跟下眼皮黏在一起了。

暑假兩個半月過得太舒坦,讓她養成了晚睡晚起的習慣,兩三點睡覺是常態,中午十二點起床早餐午飯一起吃是例行公事。

日復一日的鹹魚生活,讓她快忘了讀書這回事。

後果就是開學典禮當天遲到。

“你怎麼沒寫呢?你怎麼能沒寫呢?”

校長在她旁邊急的團團轉,邊轉還邊碎碎念。

那碎碎念跟催眠曲似的,熬了一個通宵的顧逸邇歪著脖子又睡著了。

忽然,歪倒在一邊的頭被掰正,顧逸邇一個激靈,抬頭看向旁邊,掰她頭的人微皺著眉似乎在警告她。

“不許睡,快寫。”高寺桉命令她。

校長看向高寺桉,臉上也有些無奈:“高先生,這也確實是怪我們沒和顧同學提前說,往年開學典禮這個流程都默認是一個人上台講話的,然後今年老師們也疏忽了,遲遲沒決定下來……”

誰能知道今年的中考狀元有兩個,誰能料到今年招生辦的老師這麼給力,兩個狀元都給收入囊中了。

清河四中開學典禮十幾年都沒變過流程,其中一個環節就是每一屆新生中的第一名上台講話。

老師們也著實是都沒多想,兩個人都寫一份稿子,到時候誰寫得好誰上,或者兩個人一起上也行。

誰都沒料到,這兩個狀元是一個懶窩兒裡頭出來的。

顧逸邇沒寫,而另一位狀元,到現在還沒到。

校長搥胸頓足,現在的學生越來越不行了!學習沒有一點積極性!

“校長,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妹妹暑假在家過的太舒坦了,沒緩過神來。”

校長又不禁想起當年他讀書時,凌晨四點山頭頭那邊升起的和他一起爬山的太陽,但嘴上還是理解道:“正常,現在的孩子都這樣。”

顧逸邇揉著眼睛寫演講稿,時不時摀嘴打個哈欠,紅著眼忍著睡意的樣子實在是可憐,眼下那兩道黑眼圈看著很是明顯。

校長嘆了口氣:“我去叫個女老師來給顧同學化化妝吧。”

“那麻煩校長了。”

“沒事。”

校長離開後,高寺桉才嘆了口氣:“要不是今天叔叔特意給我打了個電話,我還真不知道你居然還在家裡睡覺。”

他到公司,助理給泡的咖啡都喝了一半了,接到了遠在外地出差的叔叔打過來的電話。讓他回家看看,顧逸邇是不是還在家裡睡覺,今天開學典禮,務必不能讓她遲到。

回家問家政阿姨,果然,睡著呢。

“昨晚上到底做什麼去了?”他問道。

“……”顧逸邇裝死。

臨睡前看了本言情小說,結果越看越帶勁,說是看完這章就睡,手指頭看完一章刷的一下,下一章又加載出來了。

等小說看完了,太陽也出來了。

高寺桉知道是問不出什麼來了,只好換了個問題:“那你怎麼沒寫演講稿?”

“又沒有通知我,我以為是另外一個人演講,我就沒寫了。”她嘟嘟囔囔的,滿心都是不願意。腦袋搭在桌子邊,呈癱瘓狀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兩頰微微鼓著,彷彿一戳就破。

高寺桉哭笑不得,拍了拍她的後背:“抬頭挺胸,想近視?我去給你買點早餐,你在這乖乖寫。”

“哥哥。”她抬頭望著他,“我要喝甜豆腐腦。”

“知道了。”

高寺桉走了沒兩分鐘,房門又被打開了。

是高年級的一個學姐。

“學妹,寫完了嗎?”

顧逸邇搖搖頭:“沒寫完。”

學姐端了杯水給她,面上也有些無奈:“今年這個情況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啊,原以為演講稿肯定沒問題了,結果居然你們兩個都沒寫。”

顧逸邇也有些愧疚,問道:“學姐,另外一個同學來了嗎?”

“沒有呢, 你還是快寫吧。”

她哦了一聲,低下頭繼續寫。

“不過你們真的很有緣分哎。”學姐笑瞇瞇的,“中考成績一樣,連名字裡頭都有個字是一樣的。”

顧逸邇知道那個人,就在四中大門口的公告欄上,她和他的紅底一寸照並列在紅榜的首頁,是這一屆除她以外的另一個市狀元。

學姐饒有興趣的說著,“他家裡有錢,人長得也好看,所以很多人願意跟在他後頭,皮得很,三天兩頭的請假。”

顧逸邇撇嘴:“小混混?”

學姐笑著搖頭:“頂多就是中二吧,也不知道上高中會不會好一點了。”

顧逸邇聽學姐這麼說,頓時覺得她口中的男生好像和公告欄上那張臉對不上號。

看起來應該是個脾氣很好的男生。

學姐又同她說了兩句話,囑咐了幾句後離開了。

周圍靜的很,一點雜音都沒有,只有水性筆在紙上摩擦的聲音。

在人極為困倦的時候,任何輕微的聲音都能讓人顱內高潮。

顧逸邇也不知道她怎麼又睡過去了。

 

她因為紙筆摩擦的聲音睡過去,也是因為這個聲音醒了過來。

再次醒來時,被天花板的日光燈刺了眼睛,顧逸邇趴在桌上,用力閉了閉眼睛適應。

除了紙筆摩擦的聲音,似乎還有細微的呼吸聲。

顧逸邇轉了方向,映入眼簾的,是一隻乾淨修長的右手。

那隻右手握著她的水性筆,在她寫了一半的演講稿上繼續寫著。

她眨了眨眼,一時間愣住了。

“終於醒了?”

慵懶的聲音響起,卻擋不住聲線中的清冽乾淨。

她兩手交疊著當枕頭,此時手臂已經麻掉了,只有眼神能夠漸漸上移。

清俊的少年就坐在她身邊,低頭看著她。

和她一樣,穿著西式校服,脖頸處的襯衫釦子沒扣好,掛在脖子上的黑色領帶也有些鬆鬆垮垮的。髮絲微亂,微瞇著眼似乎沒有睡醒,但黝黑的瞳孔裡那抹明晃晃的光亮卻讓她瞬間清醒。

似乎是見她沒反應,男生放下筆用右手撐著下巴,歪著頭看著她。

唇角微微揚起,似笑非笑。

“睡傻了啊?”

他比照片上要好看很多,明眸皓齒,眉清目秀,即使是這樣懶洋洋的樣子,也讓人挪不開眼睛。

是司逸。

顧逸邇坐了起來,心中思索自己到底是怎麼睡過去的。

司逸問完她兩個問題就沒再理她了,顧逸邇把頭悄悄湊過去,發現那張紙已經差不多寫滿了。

頭幾百個字是她寫的,還算是工整,可空了幾行到了後面,就變成了後現代派草書,彎彎曲曲的跟蚯蚓似的。

他的字和她娟秀的楷體不同,明顯大出了一個號,落筆也更為乾脆利落。

她咽了嚥口水:“同學,謝謝你啊。”

顧逸邇的空氣劉海被她睡得變了形,臉上也因為睡姿不好被壓出了一道淺淺的紅痕。

人雖然是醒了,但眼睛裡還蒙著一層水霧。

司逸挑眉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寫下最後兩個字,落筆給水性筆蓋上了蓋帽。

“寫好了。”司逸把紙遞給她。

顧逸邇剛接過紙,正準備再次道謝,結果司逸閉了眼就趴在桌上,過程不到兩秒。

她一臉懵,推了推司逸的肩膀。

司逸唔了一聲,勉強睜開眼看著她:“做什麼?”

顧逸邇低頭看著他,“你不准備上台嗎?”

司逸挺起了腰,盯著她看了好幾秒,之後表情開始變得饒有趣味:“你不上台?”

“我只是幫忙寫稿子的,不是上台說話的。”顧逸邇眼睛都不眨一下,站起身來理了理身上的短裙,“我先走了,你趕緊準備吧。”

舒了口氣的顧逸邇就在即將要逃離這裡的時候,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她詫異的回過頭,司逸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俯視著她。

眼前這個女孩子,推脫責任倒是很有一套。

“照片掛在大門口快一個月了,眼睛只要不瞎的人都能看見那紅彤彤的公佈欄,咱倆就像是拍結婚照一樣挨著,你覺得我能不認識你嗎——”

司逸稍稍低頭,一雙眸子清明如洗,黑色的瞳孔裡倒映出她的模樣。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與剛剛那副慵懶的樣子截然不同。

“——顧逸邇同學。”

一字一頓的,捲舌音標準,咬字清晰的念出了她的名字。

原來他們都是認識對方的。

“我昨天晚上打遊戲打到天亮,今天被我媽硬拽著過來的,看在這稿子我也寫了一半的份上,你就送佛送到西,上台念了吧。”

簡直同一個世界,同一個賴床的理由。

忽然有些想上廁所,顧逸邇咬了咬唇,低聲說道:“知道了,我先去上個廁所。”

剛走兩步,就被人攥住了衣領子,跟提小雞仔一樣被提住了走不得。

被這麼一個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閉緊了雙腿,尿意更加強烈了。

顧逸邇紅著臉動了動身子:“你放開我。”

司逸語氣低沉,似乎有些慍怒:“剛剛裝不是本人,現在又想跑?”

身高優勢讓司逸看她就跟看雞崽子一樣,顧逸邇身子扭了兩下沒掙開。

就在司逸得意之時,她靈巧一轉,外套被脫了下來,顧逸邇轉身就向門口跑去。

手裡抓著顧逸邇的外套,司逸還沒反應過來這什麼情況。

沒等顧逸邇開門,門就先一步被打開了。

一男一女談笑風生著走進來。

“你們家孩子真優秀啊,”

“哪裡哪裡,你們家孩子才是啊。”

“我們司逸啊,雖說個子高人長得好,但就是太內向了,面對女孩子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我都擔心他以後找對象可怎麼辦呢。”

“呵呵,正常,十幾歲的小孩,我們家逸邇也是,害羞的很。”

“那這兩個肯定連話都不敢……”

兩個家長看著眼前的場景頓住了,神情變得有些複雜。

關著門的房間,兩個青春年華的高中生,男生手裡拿著女生的外套,女生的臉有點紅,胸口微微起伏著。

故事的轉折,如此猝不及防。

高寺桉陰沉著臉沒說話,另一個女人的臉就像是大街上五彩斑斕的霓虹燈,一下紅一下綠,最後變成了紫色。

她挽起袖子就狠狠地衝司逸走了過去。

“小王八蛋!毛都沒長齊就學會扒女同學衣服了啊!看我不收拾你!”

“媽!誤會啊!”司逸秒認慫,摀住頭喊冤。

顧逸邇此時也急忙走上前來製止住司媽媽的拳頭:“阿姨,這是個誤會。”

行,很夠意思,演講稿那一半他包了。

“我想去廁所,他不讓我去,衣服是我主動脫的。”

“……”

“……”

 

“你皮膚真好,粉底打薄一點就可以了。”

女老師抬起顧逸邇的臉,溫柔的說道。

顧逸邇點頭:“我都聽老師的。”

女老師抬起腰,又看了眼旁邊的司逸。

司逸抽著嘴角:“老師,你給我塗厚一點吧。”

“……好。”不然這臉上的巴掌印還真遮不住。

 

開學典禮已經過半。

“同學們,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本屆新生代表發言人,司逸……額?”

教導主任念著打印稿,一時覺得奇怪。

台上的教導主任愣在原地,台下穿著西式校服的新生們立馬打破了寂靜,開始嘰嘰喳喳的在下面討論了起來。

“今年市中考狀元是有兩個吧?”

“是啊,應該是先後上台吧。”

教導主任輕咳一聲,阻止了同學們繼續不負責任的猜想:“同學們靜一下,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本屆新生代表發言人,司逸同學和顧逸邇同學上台發表新生致辭,大家掌聲歡迎。”

新生們早在開學第一天就在學校公告欄上見過這兩位的照片,清河四中今年一下子招了兩個市狀元,巴不得昭告天下,自然要放在最顯眼的地方。

往年總是一枝獨秀的第一名那一框裡,今年塞了兩個人進去。

二人穿著各自學校的校服,對著鏡頭淺笑,紅底的照片背景,挨得又近。

像結婚照。

十幾歲的高中生,沒吃過豬肉,但是一看見豬毛就興奮的不行。

台下一時嘖嘖聲四起,往年從未有過新生代表同時兩位一起上台發言的。

有老師另外拿上來一個立式的麥克風,禮堂重新恢復了寂靜,揚聲器里傳來了皮鞋噠噠踩在木質地板上的聲音。

從一側帷幕中首先出場的是一雙男士皮鞋。

台下發出一陣驚呼。

十五歲的男生,個子挺拔,身材清瘦,黑色西服白色襯衫,俊秀稚氣。

他梳著成熟的背頭,眉眼精緻,薄唇微勾。

是英才的司逸,今年的市中考狀元之一。

司逸早在中考前名氣就不小,初中的時候參加各種學科競賽,家長們談論起今年的市第一,多半想到的就是他。

等司逸站在其中一個麥克風面前,他朝另一邊舞台側邊看去。

誰也沒有發現,他唇角邊似有似無的笑意已經渾然消失了。

等另一位的廬山真面目徹底顯露出來後,台下那幫子十四五歲的高一新生們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深意。

妹子穿著同樣的黑色西服,只不過下半身穿著女生款的格子短裙,那雙小皮鞋襯得她的雙腿如瑩瑩嫩玉,白皙光滑。

她梳著高馬尾,空氣劉海因為室內中央空調開的低,輕輕拂動著。

化了點妝,櫻唇粉嫩,上唇處那一顆特有的唇珠,像是初枝紅豆一樣,嬌豔動人。

坐在前面的同學們看得真真切切。

以前總說上帝為你關了扇門就會開一扇窗,這兩個人怕是雙開大門外帶窗口上都沒裝玻璃。

司逸稍稍湊近了麥克風,少年音還未全然褪去,清揚爽朗。

“尊敬的各位老師,親愛的各位同學,大家上午好,我是本屆高一新生代表,司逸。”

換顧逸邇發言,音調較高,清脆悠揚。

“我是高一新生代表,顧逸邇。”

……好騷的操作,還能這樣的麼,一人一句。

“又是一年九月的到來,我們懷著愉快的心情,踏著輕鬆的腳步,在這個九月,迎來了自己的高中生涯。”

說完這句話後,司逸退後一小步。

顧逸邇上前一小步接話:“我們告別了初中母校,來到了清河四中,遇見了新的老師,新的同學。”

然後顧逸邇退後,司逸再上前。

“我們將在這裡,度過人生中最寶貴的三年時光!”

兩位市狀元語文學的應該都不錯,普通話標準,語氣抑揚頓挫,飽含感情。

“噗——”

台下也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來,接著一人笑百人笑,大家都開始笑了。

兩個人站在立式麥克風前,一人一句,誰也不搶誰的話。好像春晚主持人對臺本,又有點像說相聲。

“今日我以四中為傲,明日四中以我為榮!”

兩個人同時對著麥克風說出了這麼一句莊嚴的誓言,就差沒手牽手心連心唱黃河頌了。

“好!”

雷鳴般的掌聲爆發,甚至有學生吹起了口哨,台下反應熱烈,演講大獲成功。

校長含淚,以往這個時候台下的學生們肯從睡夢中驚醒鼓個掌意思一下就很不錯了,沒想到今年這種創新性演講方式居然意外的成功。

希望下一屆也出兩個市狀元。

開學典禮結束後,四中的貼吧,當天出現了一個加精貼。

【今年的高一新生要逆天,來品品新生代表的顏值】

主樓是一張高清圖片,穿著校服的兩個人站在麥克風前侃侃而論,舉手投足間,自信耀眼。

【引起強烈不適,出貼了】

【這兩個就是今年中考的雙黃蛋狀元?】

【咦?我學弟,我以為他會出國讀書來著。】

【你們都只認識男生嗎?這兩個一個英才的,一個永華的,都挺牛的吧?】

【回105樓,妹子跟我同校,競賽參加的少,所以認識她的都是本校畢業的。】

也有不冷靜的回帖:

【哪個班的哪個班的!!!!!!】

【狀元CP!這顏值!這才華!我驚了!】

【看了他們,再看看我自己,人間不值得】

【啊啊啊啊我好吃這個男生的顏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