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葉隱聞書
  • 葉隱聞書

  • 系列名:日本館(風)
  • ISBN13:9789573261933
  • 出版社:遠流
  • 作者:山本常朝
  • 譯者:李冬君
  • 裝訂/頁數:平裝/448頁
  • 規格:23cm*17cm (高/寬)
  • 出版日:2007/11/16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葉隱」(hagakure)一詞,緣自西行上人詩句:
  「隱於葉下,花兒苟延不敗,終遇知音,欣然花落有期。」
  隱含「如樹木葉蔭,在眾人看不見之處為主君捨身奉公」之意。
  「葉隱」因此成為日本武士的代名詞;「葉隱聞書」即是武士道終極經典。
  《葉隱聞書》成書於1716年(日本江戶時代,清康熙55年),是山本常朝不滿武士精神的衰退而發表的言論,由田代陣基記述整理,其成書的過程與形式,與儒家《論語》相似,故又稱《葉隱論語》。
  此書不僅探討武士的戰術問題,同時將武士的職業精神提升到一種人生境界,即武士生死的哲學高度。該書開宗明義指出:「武士道者,死之謂也。」赴死、忠義兩全,是武士道的終極追求。
  「武士道」在日本,有著普世價值,各行各業皆奉行之,對日本民族性影響頗深。尤其在日本近代化過程中,以及現今日本人的生活方式與文化信仰中,都留下了武士道精神的印痕。欲了解日本,必先了解武士道;欲研究武士道,必以《葉隱聞書》為首要。
本書特色:
.《葉隱聞書》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原典,重要性勘比儒家《論語》。
.原文為古口語日語,艱澀難譯。本書譯筆典雅清晰,好讀易懂。
.新渡戶稻造的《武士道》由日本人寫給外國人看;本尼迪克特的《菊與刀》由美國人寫日本,都背離原本精神甚遠。《葉隱聞書》原汁原味,讓讀者得知日本人創作的經典如何講述武士道。

山本常朝(Yamamoto Tsunetomo,1659~1710)

  一六五九年出生於日本佐賀藩,為江戶時代的佐賀藩武士山本神右衛門重澄在七十歲時所生的幼子。常朝九歲時,擔任藩主鍋島光茂的侍童,其後一直忠心侍奉藩主。光茂去世後剃髮出家(時年四十二歲),隱於草庵,遁離塵世。十年後,田代陣基前來拜會,二人意氣相投,遂由常朝口述,陣基筆錄,以七年時間寫成《葉隱聞書》。

譯者簡介   

李冬君

  一九五九年生,南開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任南開大學歷史學院副教授。主要著作有:《孔子聖化與儒者革命》、《中國私學百年祭──嚴修新私學與中國近代政治文化系年》、《儒脈斜陽──曾國藩在官場和戰場》、《孽海自由花──賽金花「出走」以後》、《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等,譯有《國權與民權的變奏──日本明治精神結構》。個人部落格:負蝂齋http://www.unicornblog.cn/user1/19/index.html

 

寶永七年三月五日 初會
   辭浮世何處洗塵的山櫻    古丸(山本常朝)
   正尋找白雲和目下之花!   期醉(田代陣基)
  身為我鍋島藩主的家臣,首先要掌握我藩之國學。近來我藩國學之衰運端倪漸露,看來有振興的必要。我藩之國學大旨,無非是我藩武家一門的來歷、先祖苦勞奮鬥累積起來的豐厚智慧和慈悲之心,以及由它們所帶來的長久繁榮運兆。
  龍造寺家兼剛忠公內蘊仁慈,武勇蓋世;利叟公善根深厚,誠心正意;隆信公、日峰公奇峰後起,威力勃發。正是他們,成就了我藩鴻運長久,奠定了迄今蓋世無雙的武家傳統。可如今,人們的記憶卻與時俱逝,竟然完全忘卻了昔日的威儀,而一味地尊奉那些與己無關的佛事,且著迷有餘,難以理喻。
  無論釋迦、孔子,還是楠公、信玄公,他們誰都不是龍造寺.鍋島家的家臣,不曾以家臣的身分侍奉過我藩,所以不能說他們適合我藩當家的家風吧!無論是武家和睦的和平年代,還是不離甲胄的戰亂時代,我們都應該崇奉先祖,以先祖的教訓為指南,不論身分貴賤、職位高低,都要向先祖學習。佛道、儒道、兵法諸道及其各個流派,都應該尊奉各自的教主,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是當家的家臣,就不該傾心於他國的學問,而應專注於本藩的國學傳統。在此基礎上,稍微涉獵其他學問流派作為遣懷,倒也無妨;但是如果要潛心鑽研,那麼與我藩的歷史和傳統不相稱的學問,就應該絲毫不為所動。
  若現在被他藩之人問道:「龍造寺.鍋島之由來如何?」或是:「龍造寺的領地怎麼會變成鍋島的領地呢?」甚至進一步問道:「據傳龍造寺.鍋島在九州親自持槍與敵人肉搏,成為那一帶屈指可數的武功方家,此何等武功哉?」當此之際,那些不知我藩歷史的人,恐怕連一言半語都答不上來吧!
  如為家臣,就應為主家賜予的世襲職務而努力工作,人人都應該如此,除此之外無他。但近來許多武士對於自己的家職了無興味,以為不如和歌、茶道之類風雅,轉而關心其他職業。想法錯位了,就會玩忽職守,屢屢損害職事。而奉守家職的榜樣,是日峰直茂公與泰盛院勝茂公。在那個時代,家臣都能忠於職守,表現得非常好。上自主君舉賢任能,下至眾家臣盡心竭力,上下心志相通,情誼牢固,家中充滿了生氣。
  直茂公的辛勞非筆墨所能道盡,當其血戰時,常懷切腹之念,終因運勢強盛而確保武家安泰。勝茂公亦曾險些被置於切腹的困境,當時,他恰好剛繼任為藩主,事皆躬親,舉凡弓箭之事、家臣管理、藩國治道,加上對各方險要作部署安排及為藩國理財等,無不躬身親為,辛苦萬分,終成其對神佛所發的願心。
  勝茂公時常這樣說道:「於今始覺,此前為直茂公扶植,成為武家真是我的幸運,若不能報答御恩,與家臣的身分豈能相稱?作為武家,要深謀遠慮,直到子子孫孫,須知武運長久乃武家第一要事,當為根本之計。一旦到了太平世界,世間便會漸漸地趨於華麗,人們就會不知不覺地陶醉在華麗的景象裡,弓箭之道將被擱置起來,而武運也就沉睡下去,不再覺醒。浪費多於收成,透支來世,結果上下都為世俗的生活所羈縻,反正內外都是丟臉的事,接下來就是大廈將傾吧!藩國之中,了解歷史的老人逐漸逝去,而活著的年輕人,沒有親歷,哪裡知道歷史?那就只好模仿現世之人,追隨時代之風去啦!有鑒於此,當我們最後將祖業留給子孫時,勿忘把歷史留下來傳家,讓後代讀到它們,至少會思索一下武家往事。」
  我一生埋首於文書,雖不了解藩邦的軍國大事,但聽到過古老的言傳儀式:我藩勝口之軍法,是歷代藩主交替時,以面授口訣的形式流傳下來。藩主讓位時,硯箱裡裝有《視聽覺知抄》、《先考三以記》等書籍,嗣子承位,藩主便親手交付於嗣子。還有被稱為《御鳥之子帳》的藩法集,記錄了對藩邦家臣的統治及其組織形式、對幕府的公務關係,以及藩內一切雜物的運營方式,甚至細緻到依據心得為各種職能制定細則,這是為我們治理藩國留下的備忘錄。再也沒有比這更辛苦的事了,然而正是由於這一傳統,我武家才能安泰長久。嗣子即位時,同時也接受了這一傳統。
  事實就是如此,我這樣衷心地讚美,定非虛言。殿上如念及直茂公、勝茂公的辛勤和勞苦,就應該花一點時間,哪怕對這些文卷從頭至尾御駕瀏覽一下也好。殿上自出世以來,一直就擁有過多的關照和縱容,因為年輕,未嚐辛苦,於我藩的歷史和傳統無知,便趨於所謂風雅,身為藩主武家的職責卻因此而草率起來,況且近來新鮮事多,輕浮的生活方式會給藩政帶來不利。
  此時,能言善辯、善耍小聰明的人走運,甚至連世間事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就開始炫示起來,整日琢磨新名堂,一意博得殿上歡心。他們一旦出頭,得以提拔靠近殿上身邊,我藩的厄運可就來了。
  看看眼前的例子,諸如:佐賀鍋島本藩與下屬支藩三家不睦;重新制定置於家老之下的「著座」家格制度,使實權轉移至這一批新貴手上;招聘了許多他國的武士,在預備役藩士中設置組頭;屢屢改變部隊編制,頻繁調換駐防地;設立與高級家老同格的御親戚家老;連勝茂公的行宮向陽軒都遭到毀壞;改訂老規矩,定下於覲見之日單獨謁見藩主的獨禮;藩主綱茂於城外西南建立一座名為觀頤莊的豪華別墅,濫用藩費,浪費極大;下級武士步卒的建制混亂;當藩主去世時,常用衣物和器具等由近侍分配;甚至先前建造的觀頤莊也被吉茂拆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他們於藩主易代之秋,為自己打算,一味地增添新玩意兒,可又沒能做好,當然就失敗了。
  儘管如此,先祖之制還是很牢固的,不會從根本上動搖,即使有疏忽也不打緊,只要上下一心,固守直茂公與勝茂公所制定的措施和方針,大家就會安心,成為一個不易破壞的整體,而歸於太平。在古往今來的日本大名中,我藩歷代藩主沒有惡人,亦無愚者,即使與日本諸大名相比,也從來不會落到第二或第三名。這真是個愈說愈神乎的武家,可能是被先祖們的誠心所保佑吧!
  另外,在侍奉藩主的奉公人中,沒有掉頭他顧去追隨他國的人,也未曾招聘他國之人來侍奉主君。即使被奪了俸祿的人,也被安置在藩內予以照顧,就連奉命切腹者的子孫,也仍允許他們繼續住在藩內。因此,主從契約是一種結合到底的宿緣,不僅家臣們深深享有當家的所給予的、意想不到的生之樂趣,就連町人百姓也都一代代深受此恩,這些都是不用說的。細想一下,就會心懷感恩,就會認為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為報答御恩而為主君做些事情。若承蒙眷顧,有幸能在主君近側當一名僕役,那就更要盡心奉公。縱使被降為浪人或蒙賜切腹,也只考慮一個奉公,直到被埋葬在一生都嚮往的隱棲之地。無論何時都不改變忠於主君的心情,這才是鍋島武士的覺悟法門,應該入骨而化為骨髓。
  這一切,對於我這個已經剃度了的隱者來說,恐怕已不再合適。但是在我看來,千萬不要去想念佛而就要成佛,與其成佛,還不如成為鍋島武士。哪怕輪迴七次,也仍要生為鍋島武士,為藩治貢獻微薄之力。這一覺悟,浸透在我們的膽汁裡,它不需要特別的氣力,只要立志將本藩的命運當作個人的命運般承擔起來。同為生人,誰優誰劣?所謂修行,就是要超越他人,以此自豪,才會有大用。不,還應該更進一步,要這樣說:「即使只有我一人,我仍要擔負武家的使命,堅持修行。否則,就會像忽熱忽冷的三日坊主那般,馬上忘記牽掛的事情。」如欲防冷,那也有不冷的法門,讓我們一起來發誓:
一、奉武士道者絕不遲疑
二、應為主君所用
三、孝親
四、大慈大悲,方可為人
  此四誓詞,若於每日早晨向神佛祈禱,就會如有神助。永不退卻的武士,要像尺蠖那樣,一點點地進取。別說是武士,即使是神佛,一開始,也要立誓。
導讀 狂與死的美學
葉隱閒談
卷壹 論武士心性 一
卷貳 論武士心性 二
卷參 記佐賀藩藩祖
卷肆 記佐賀藩初代藩主
卷伍 記佐賀藩二代三代藩主
卷陸 記佐賀藩古來歷史事蹟
卷柒 論佐賀藩武士言行 一
卷捌 論佐賀藩武士言行 二
卷玖 論佐賀藩武士言行 三
卷拾 論他藩武士言行
卷拾壹 補遺
譯後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