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出走,一路向南 (北美卷):到世界的邊緣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繼《出走,搭車去柏林》之後,谷岳和劉暢再度出走
從北美洲最北端到南美洲最南端
穿越三萬三千公里
用最瘋狂的方式挑戰世界上最長的陸地穿越

◎自由、冒險,分擔、分享,風景、風俗,逸事、奇聞,歡樂、趣味。他們的旅行綜合了這麼多人人嚮往的東西,不受關注幾乎是不可能的。
2010年9月,谷岳和劉暢再度出發,開始了縱穿北美的搭車旅行。谷岳隻身搭上集裝箱巨輪橫渡太平洋,與紀錄片導演劉暢在阿拉斯加會合,開始了他們的美洲穿越計畫。他們用一年多的時間,從北極圈出發,以阿根廷最南端為目的地,用最小的碳足跡,用各種靠譜及不靠譜的方法,完成世界上最長的陸地穿越。

◎用三萬三千公里的旅程,親身體驗多種危險刺激的職業。
從阿拉斯加到墨西哥,體驗極地漁夫、森林救火員、牛仔等人們的生活。
從搭車到自駕遊,體驗最經典的美國式旅行。
在這趟旅程中,不畏寒冷、颶風,直接面對出生入死的危險,去體驗了阿拉斯加的深海漁夫生活,又或者經歷高溫、烈火,體驗加拿大的森林救火員挑戰生理極限的考驗,親身經歷的多種危險刺激的職業;他們一次次的問自己,人生究竟有幾種可能,所以他們一路向南,為了尋找答案。這段旅程,尚未結束……

旅人簡介

谷岳

出生:一九八○年
出生地:北京(美國籍)

谷岳○至十一歲在中國,十一至二十四歲在美國(其中一年在中國留學),二十四至二十六歲在世界各地流浪,二十六至三十一歲在中國。谷岳在北京出生、共在北京住了十七年,在美國生活了十四年 。

二○○三年,他辭去工作,賣掉所有家當,從西雅圖出發開始旅行。他帶著一個背包、三部相機和一張單程機票,試圖離開喧囂和既定的生活,尋找生命中的真實和美麗。他花了兩年零一個星期,走了十八個國家,最終回到他的出生地——北京。

這次旅行前,谷岳已經有過兩次讓他上癮的長途旅行。一次是十八歲時類似「成人禮」的歐洲行,一待就是六個月;另一次是從北京搭火車去西藏,他想買張學生票,就找了個辦假證的買學生證,本想要個人大的,結果拿到一張北大的。在西藏之行途中他讀了《在路上》,雖然沒能看完,但對搭車一幕始終不忘。

在二○○九年的夏天,谷岳和劉暢一路只依靠陌生人的幫助,搭便車,經過一萬六千多公里、十三個國家,穿越中國、中亞和歐洲,直到柏林。在那裡等待他們的就是谷岳的女友伊卡。

劉暢

出生:一九七五年
出生地:北京

劉暢於一九九○年去美國芝加哥度求學,一九九四年回到中國,立志投身於推動中西方文化的深度交流;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攝影專業;常年從事紀錄片導演工作,並於二○○二年起與美國DISCOVERY探索頻道進行合作。

二○○二年獲DISCOVERY亞洲新銳導演稱號,同年與DISCOVERY合作獨立製作紀錄片《FOREVER BEIJING》,獲ASIA TV AWARD亞洲電視網最佳紀錄片獎,並在此之後製作了多部介紹中國文化的紀錄片。

二○○三年起與YUM百勝中國餐飲集團旗下肯德基品牌合作,拍攝多部青少年籃球宣傳片,記錄中國少年的籃球之夢。

二○○四年起執導DISCOVERY NETWORK AISA與華潤雪花啤酒的聯合探險系列片──《勇闖天涯》探索之旅,先後探險並拍攝:雅魯藏布江大拐彎無人區、長江源頭各拉丹冬雪山探源之旅、探索穿越柴達木盆地、勇闖國境線──瑞麗至拉薩。

二○○八年五月底開始跟拍北川的重建與北川受災人民的生活重建,拍攝三年,完成三集大型紀錄長片《重建》。

二○○九年策畫北京、成都《廢墟 青春記憶》巡迴藝術展。

如果你不想在路上,那一定要看看別人如何在路上。那種人生很稀罕的體驗,定會觸動你內心某根神經,會覺得不走一趟真枉來此生,也許,你就收拾好行裝,擇時上路上!──孫冕(《新周刊》創辦人作者)

旅人出走,往往是因為單純的召喚,比方只看海不看山、比方一路向南,在谷岳和劉暢的一路向南旅程裡,看見「男」行的灑脫、也看見「難」行的挑戰。南方之南是振奮人心的熱血,召喚旅人上路的夢想與勇氣。──黃麗如(《中國時報》旅遊組記者 )

找不著北
旅遊衛視總裁 王平

以「找不著北」為題,為《一路向南》作序頗有些南轅北轍的味道。
前些天,我在北京最繁忙的地鐵國貿站的換乘通道上看到四個碩大的紅字─一路向北,這是一個著名戶外品牌的廣告,在此之前《一路向南》的紀錄片已在旅遊衛視播過了兩輪。最初看到《一路向南》這個題目時,就被它強烈的方向感所吸引。因為女人大都方向感差,而我更是個經常在北京這個四四方方的城市中找不著北的人。

史丹佛大學心理學系曾經做過一個測試,他們詢問澳大利亞北部約克角西邊的原始部落裡的五歲女孩:哪邊是北?小女孩當即毫不猶豫地指出了方向,準確無誤。經過研究發現,在這個部落的語言中沒有 「左」和「右」這樣表示相對空間關係的詞彙,而是採用絕對的基本方向──北、南、東、西。由此推論,其實我們每個人在出生的時候都被賦予了辨別南北的能力,只不過後來有了指北針,而在沒有指北針的情況下,越來越多人開始找不著北了。

其實還有一種南北是生活中的。那種在生活工作中遇到一連串難題,不知如何是好並疲於應付的狀況,有人叫做「找不著北」。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生活處在這種疲於奔命的狀態?是不是因為選擇太多、誘惑太多、道路太多?當選擇不再是自由而是負擔的時候,人們開始羨慕那些能夠一路向南的人。

對谷岳和劉暢來說,一路向南只是他們從阿拉斯加到阿根廷的旅行,但對大多數找不著北的人來說,「一路向南」這四個字裡面至少包含了兩層指導意義──簡單和堅持。大仲馬在《基度山恩仇記》中說,人類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這四個字裡面的:等待和希望。一路向南的簡單和堅持,是找不到北時的方向與希望。

推薦序:找不著北──旅遊衛視總裁 王平
旅人介紹
序曲:搭船橫渡太平洋

[美國‧阿拉斯加]
混搭,多爾頓高速公路
極端的極地
夢一樣的錫特卡

[加拿大]
千島間的漂泊
森林公園裡的加拿大
洛磯山下的牛仔和牧場

[美國]
回鄉之路
誰不說家鄉好
挺進大峽谷
體驗拉斯維加斯
從沙漠到沙灘
你不瞭解的洛杉磯

[墨西哥]
新版墨西哥往事

北美洲,再回首

編著者手記:人人嚮往的事物

【編著者手記】
人人嚮往的事物
孫民

二○○九年,聽說有兩個中國小伙子,從北京一路搭車去了柏林,行程總長約一萬五千公里。這事僅僅是聽說,已足夠令人興奮。因為我也是無錢無業的旅行者,很受啟發也很受刺激,咱怎麼就沒想到,或者,想到了卻沒去做呢?

機緣巧合,二○一○年十二月初,朋友介紹我來寫谷岳和劉暢縱穿北美的搭車故事。這次旅行的距離更長,三萬多公里。欣然接活兒的理由有兩個,一是臨近年關確實缺錢,二是對他們本次旅行的好奇和喜歡,可算是「一箭雙雕,一舉兩得」的難得機會。

可能與大多數讀者一樣,我們都是凡夫俗子,囊中羞澀,瑣事纏身,眼高手低,藉口一堆,夢想全埋在心裡,沒等發芽,已漚成了肥料。谷岳和劉暢替我們玩了一把,而且玩得比較出彩,這是他們吸引目光的核心之處。

提升到理性和文化,他倆替我們做了什麼呢?我覺得至少有這麼幾個美妙的關鍵字:自由、冒險,分擔、分享,風景、風俗,逸事、奇聞,歡樂、趣味。他們的旅行綜合了這麼多人人嚮往的東西,不受關注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寫這本書之前,我有不少疑問:
一、谷岳和劉暢是什麼人?他們怎麼就想到並做到了搭車縱穿北美的旅行呢?如果一點兒背景沒有,我是不是也可以這麼做呢?

二、我們都有過搭車的經歷,從A點到B點,就地刨餅,空手套白狼,精神變物質,這事兒真那麼容易嗎?有現實問題,也有觀念問題─比如「一切向錢看」,傷了病了抬到醫院,沒錢也會死在門口;比如「時間就是生命」,人人都在趕路,不怕慢就怕站,拉上兩個陌生人沒什麼好處;比如聽說北美槍案頻頻,「搭錯車」差不多等於搭上了命。

三、聽說谷岳和劉暢認識不久,不是陳年驢友,也不是黃顏知己。兩人一起上路,一走一、兩個月,性格特點、價值觀念、生活習慣、審美趣味、表達方式等差別都很大,遇到矛盾和分歧如何處理呢?

四、另外,還有不少問題,比如簽證怎麼辦、語言不通怎麼辦、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怎麼辦、一個月時間不夠怎麼辦?
帶著這些問題,我仔細研讀了他倆的「旅行採訪錄」以及網上的所有資訊,感慨良多,有滿足也有遺憾,有興奮也有沮喪,估計和他倆旅行中、回顧中的心態相像。
但是不管怎麼說,旅行成功了,效果達到了。

一個突出的體會是,谷岳和劉暢相當會「借」─借力、借勢、借錢、借物,借助一切有利條件,讓「夢想照進現實」。網上有人爆料,說他倆都有電視臺的背景和資助。谷岳和劉暢沒有回避,坦白從寬,化敵為友,化懷疑為理解,化抬槓為通融。
還有人說谷岳是美國籍,劉暢有美國生活經歷,這事不可複製。人人都有自己的資源和條件,玩不了大的可以玩小的,爭取自由、勇於冒險、嚮往自然、追求樂趣是時時處處可以實踐的事,並不構成本次旅行的硬傷。

電視和網路已經詳細報導過的旅行,還有必要出版這麼一本書嗎?我認為一定要的。

一、谷岳和劉暢畢竟開創了中國人搭車長途旅行的先例。雖然這個玩法在國外比較老套也比較普及,但是它像數學公式一樣,代入到我們的思維習慣、文化氛圍和生活環境中,就會解出別樣味道,甚至是令人深思的答案。

二、電視、網路、圖書三種媒體各有長處和弱點。如果把它們比喻成軍事,電視是飛機轟炸,網路是鐳射導引,圖書則是陸軍占領。此三者結合,各有優勢,互為補充,可以為讀者提供一個多面、立體甚至全像的觀照環境。

三、不怕敞開來討論個人旅行的理念、方法和心得,對話當然好,有人罵更熱鬧。國內的旅遊和旅行,與國際相比,問題重重,無論在文化高度、人群分布、方式選擇、傳播效率和品質上,都有差距。不能知難而退,要頂風做案頭工作。反正咱不面對,總有人面對。

谷岳和劉暢的性格、觀念、體能和經歷的差異增加了本次旅行的趣味性和可讀性。我也參與過類似的旅行,兩人結伴,同一時間,同一路線,寫出來的遊記卻大相徑庭。當時就想出版一本書,書頁中間畫一條線,並列兩人的遊記內容,雖然不見得好看,但一定有這學那學等等學的價值和意義。我也曾建議出版社這樣處理他倆的故事,最終只限於建議─也許這樣做,太不照顧普通讀者的閱讀習慣了。

這兩人我都喜歡,谷岳更像一個純粹的行者,性情第一,說走就走,樂於擔當,不愛囉唆,估計跟他一半一半的中美人生經歷有關;劉暢則是一個比較傳統的北京電視工作者和布波旅行家(「布波」即布爾喬亞加波西米亞),思維敏銳,激情澎湃,隨遇而安,不急不躁。這一對搭檔,和諧共生,是一條線上的螞蚱;較起勁來,是觀念鬥爭的兩個代表。寫作過程中,我常常揣測他倆的心理矛盾,那些欲言又止的話,可能更接近某個深度─要承認,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彆扭,他倆卻能夠求大同存小異,幾乎擰成了一股繩。

目前這本書的樣子,一定不是皆大歡喜的,我先說一聲「抱歉」。時代車輪滾滾,誰都著急搭車,生怕趕不上這撥兒鹹帶魚了。有人曾讓我參考一本知名的旅行書籍,我說那比不了,那樣的旅行和遊記已經絕種,咱們只能效仿個大概,相當於歌劇和電視劇的關係。

關鍵是,這本書如果激發了你上路的熱情和寫字的欲望,這才是正事兒,就看你的了。

北美洲,再回首

◎谷岳

谷岳在日記裡寫道:
這次旅程過得好快,做夢似的,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就該回去了。
好像昨天剛從寧波登上貨櫃船,一看地圖,已經走了三萬多公里。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路上遇到的人,不同層次的人,不同職業的人。
阿拉斯加的伊努特人、捕魚的船長、六十九歲的老牛仔、森林消防員、洛杉磯黑幫,每個國家、每種文化裡,人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和生活態度都不一樣。

一路上的景色令他難忘,神祕的北極光、阿拉斯加的荒野、科羅拉多大峽谷、下加利福尼亞州蔚藍的海洋……,這個世界太美妙了。那天回到父母家,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想了很多,眼界又開闊了。不管旅程多麼困難,總有那麼多美麗的地方、善良的人們在等著自己。這是谷岳喜歡上路、熱愛冒險的第一動力。

谷岳最感新奇的是旅行的最後一個月,花一千多美元買一輛車,開了一萬兩千多公里,和劉暢天天輪流駕駛,奔跑在一望無際的筆直路上,真正體驗了一把經典的美國式旅行。

返回美國的路程是兩千五百公里,他們每天開車十三、四個小時,甚至十五個小時,只用了兩天半的時間。谷岳回去之前,最擔心的是這輛老車,雖然一路沒出毛病,但怕中途拋錨;其次是擔心搶劫,一路上見過的員警大多戴著頭盔,蒙著面罩,端著AK47衝鋒槍。

他們到墨西哥後本來想洗洗車,後來一想不行,車太乾淨了搶眼,這不是招人搶嘛。不僅一個月沒洗,還特意把車弄得很髒。他們在瓜達拉哈拉認識了一個德國女孩,她也是個背包客,一天在公寓樓道裡走,看見兩個人拎著衝鋒槍上來。她趕緊跑回屋子,鎖門關燈藏起來。只聽到幾聲槍響,樓上的兩個人就沒命了。

谷岳和劉暢的夢想,是從北美的最北端一直走到南美的最南端。這次完成了北美之旅,希望明年繼續走中美、加勒比海,完成世界上最長的陸地穿越。

針對網友的提問,谷岳回答:「我們就年輕這麼一次,想去世界的好多地方。」常有人問他們為什麼上路,他的回答是:「你只要問,就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他們要的是在路上的感覺,每天自由自在,不知道明天到哪裡、做什麼──這種生活,讓他感覺生命延長了三倍。遭遇的好壞不重要,哪怕比平常的生活好十倍或者壞十倍。他就是一個行者,背著包走,從南走到北,從白走到黑,這就是他的信仰。


◎劉暢

劉暢只用一個詞來形容北美洲─豪邁。土地廣闊,文化多元,民族性格既奔放又嚴謹,不愧是當今世界最有朝氣和力量的地方。

劉暢說:
美國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強大和有凝聚力,就像中國人喜歡打麻將、鬥地主一樣,那裡的人都帶著一股專注和認真的勁兒,比如一個糕點師,一邊精細地做蛋糕,一邊極度投入地改裝汽車。

他追求的是完美,時刻強調品質和創新,他認為那是他的價值所在,獲得別人尊重和認可是他生活的原動力。
現在美國在文化上、科技上領先,是建立在這樣一個龐大的人群基礎之上,中國要追趕這個,恐怕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我們靠低工資、堆時間與美國抗衡,恐怕很不現實。
還有一個說法:全世界養著美國。

咱們不說美國在政治和法制上的成功,它的民眾確實有精神、有力量,假設美國遭受了經濟危機,他們完全有能力翻過身來,繼續在科技和文化上領先。
今天的中國比較富裕,很大原因要歸功於老百姓的勤勞,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未來拚命,以至於很多人覺得生活的全部就是工作,無時無刻不在做著發財夢,這是我們國家的基本價值觀念和發展動力。

因為油錶壞了,開車的過程中,谷岳和劉暢一直在換算里程與油耗的關係。每三百多英里,他們加一次油,換算下來,總計開了一萬八千英里,相當於一萬四千多公里,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這對國產車來講,恐怕是難以想像的。
他們在墨西哥換機油的時候,當地修車人對這個車開價四千美元─一千兩百美元買的!太來勁了,開了半個月還賺了三千美元。可惜法律不允許,這種行為屬於走私。

劉暢對墨西哥的看法是,貧富分化嚴重,年輕人沒有機會、沒有出路,所有的努力變成了暴力釋放,走私、販毒、搶劫,快速致富,也快速滅亡。一個國家過度貧富分化,整個民族都會喪失信心,像墨西哥這樣一個美麗的地方,現在變成一個滿目瘡痍的戰場,實在可惜。

劉暢在日記裡寫道:
我之所以要走,是因為感覺北京的生活太機械重複了,生命的價值正在被稀釋,青年時期的夢想離我越來越遠,我成了一個中年的失敗者、平庸者。
特想看看那些和我一樣平凡的人,他們是怎樣工作和生活的。

這一路上拍攝的人,從十幾歲到七、八十歲,很少有人臉上寫著厭倦,他們也是普通人,活得樂觀開心,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力量。
我在北京聽不到、看不到這些東西,大家不得不幹這個、不得不幹那個,每天都在說著「不得不」,心情和天空一樣暗淡,這算怎麼個事兒嘛。

他特別期待中美和南美之旅。古巴的音樂風格一直感染著他;牙買加人的一頭小辮,看上去很可愛;哥斯大黎加不僅只有足球,還有世界上最美的海岸線;巴西最出名的是狂歡節和人體彩繪。另外還有祕魯的羊駝、巴西的亞馬遜、祕魯的神廟和智利的莊園。劉暢說:「旅行就是這樣,一旦邁出腳步就收不回來了,我不僅重新找回了快樂和激情,還擁有了一筆巨大的生命財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