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絕版無法訂購
戀愛魔女02:金魚的花
定  價:NT$160元
優惠價: 9144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尖端文創經理盛讚:「我給這篇故事99分,剩下的1分,讀者們一定會補給作者!」
★看這本之前,請準備好衛生紙!《偷心任務》、《貓的樹》吾名翼,少女心全開深情鉅獻!讓人淚流不止的感人情節!
★改編明曉溪原作《午後薰衣茶》、月星汐原作《迷你戀人》的知名漫畫家迷子,華麗插畫獻禮!

因為她聽不見我的聲音,
所以,
我決定不再說話。

號稱金魚王子的游泳社社長向暮笙從不出聲,
據說,他只會對最愛的那個人開口說話。

旱鴨子花槿對這樣的他一見鍾情,
想看著他,想碰觸他,想……聽見他的聲音。
但她卻怕水怕得要命,連走近泳池都做不到!

透過向魔女許願,她得到了五次在水中自由活動的能力;
本想趁機接近對方,可她卻總是搞砸,反將他推得更遠。

甚至,向暮笙態度冰冷的向花槿下了最後通牒──
手機上不帶情感的文字宣告:我最討厭的人就是妳。
但為什麼,在她感到無比受傷的同時,
卻發現那人的眼中,含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愛戀?

吾名翼

中二病患者。黑髮紅眼魔王控。喜歡在大街上一邊疾走一邊構思,所以經常撞樹撞電線桿。喜歡一切與遊戲有關的設定,但因為「遊戲恐懼症」,電腦裡沒有安裝任何遊戲。時常詞窮,就像現在。於是,嗯哼哼~

繪者簡介
迷子

生日:四月二十日
星座:一根筋的白羊座

懶到已經開始變得有點半透明,
日常會表現出像軟體動物一樣的生活方式。
因為怕惹麻煩所以從不拖稿。

喜歡軟軟的蘿莉和各種帥哥,
希望能夠一直畫自己喜歡的漫畫!

楔子 花與魔女的初次相遇
Chapter 1 花與金魚的無聲魔法
Chapter 2 用文字傳遞花的語言
Chapter 3 接近卻依舊遙遠的距離
Chapter 4 我的世界僅有你無聲
Chapter 5 最後一次與你在水中
尾聲 金魚的花

後記

楔子 花與魔女的初次相遇

花槿是隻旱鴨子,她害怕一切和水有關的東西。
但在高中入學前的一次校園參觀活動中,她卻意外地喜歡上了一個活躍在泳池間的少年。
和其他泳道的男生比起來,少年的泳姿顯得格外漂亮與流暢,猶如童話故事中所描述的人魚,緊緊地吸引住在場所有學生的視線。
等大家回過神時,少年早已率先抵達終點,帶著悠閒的姿態褪下銀藍色的泳鏡,然後轉身看向其他離他足有好幾公尺遠的對手。
少年裸露在水面外的上半身,白皙到似是許久沒有接觸過陽光的照射,肌膚表面帶著薄薄的水漬,性感得讓人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深藍色的泳帽裹住了他的頭髮,向人們展露出他精緻的臉型和五官。
明明怕水怕得心臟都快跳出來,花槿仍舊跟隨人群,衝到了離少年所在的泳道最近的看臺。
然後……
她看到了一雙讓她再也遺忘不了的眼眸。
水面波光粼粼,泳道上方燈光通明,然而……那比一般人略淺的煙灰色雙眸中,卻沒有光芒。
黯淡。
帶著她讀不懂的憂傷。
怦怦。
怦怦……
那一瞬間,花槿的心臟……跳得更快,更快了。
而她的雙腳卻受到莫名恐懼的控制,一步一步快速遠離了那個身處於水中的少年。

之後,通過各方打探,花槿漸漸地對少年有了更多的瞭解。
少年名叫向暮笙,今年高二,是游泳社社長。就如花槿最初所看到的,向暮笙非常會游泳,只要他參加比賽,第一名的獎牌就非他莫屬。
大家幫他取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綽號——金魚王子。
因為,附近地區沒有人比他更擅長游泳,沒有人擁有比他更漂亮的泳姿,沒有人像他那樣整日待在水中,更沒有人像他那樣……從不開口說話。
據說,只有得到向暮笙青睞的女孩,才有機會聽到他的聲音。誰都想成為那個幸運的女孩,只是至今,仍沒有任何人能讓向暮笙開口。
——想要接近他。
——想聽到他的聲音。
——想要和他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可是……害怕水的我,究竟該怎麼做?我連一個人接近游泳池都做不到!
就在花槿不知所措間,她聽到了一個和「願望女神」有關的傳言——
只要在生日的零點許願,無所不能的幸運女神就會出現,實現許願者的願望。
花槿並不是一個聽信謠傳的人,但就在九月、她十六歲生日的那天,她還是早早地等候在窗邊,並且在凌晨零點時許下了她在心裡反覆、反覆、反覆了無數次的願望。
「幸運女神,如果妳真的存在,就請妳實現我的願望,讓向暮笙學長喜歡上我,並且開口對我說話吧!」
怕聲音無法傳達到女神耳中一般,花槿用最大的聲音,一口氣對著夜空喊完願望。
之後迎接她的,是很長很長的一段靜謐,和剛剛的大聲呼喊形成了鮮明對比。
「果然,傳言是假的啊……」吸吸鼻子,花槿有些沮喪地走到床邊。「……我真笨!竟然許願讓向暮笙學長喜歡我……這樣的願望怎麼可能會實現嘛!」
「的確,我無法用魔法讓他喜歡上妳。」
「是啦,我就知道這不可能!」
「不過,我可以用其他方式幫助到妳哦。」
「其他方式也不可能……咦?」
從自然的對話間猛地驚醒,花槿詫異地眨眨眼睛,接著轉頭循聲望向窗口。
隨即,她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真絲禮服,坐在窗邊的紅髮女子。
女人臉上有著精緻豔麗的妝容,那向上揚起的嘴角和紅眸的鳳眼都帶著濃濃的笑意,但卻沒給人任何親切感。
對方的凝視讓花槿感到了強烈的不安和恐懼,可是她卻無法逃跑。
她的身體,在看到女人的下一秒就被定格在了原地!
「妳、妳是誰!」
驚恐地瞪大眼睛,花槿用盡全力大喊。
只是實際從喉嚨裡傳出的聲音,輕柔地彷彿一陣風就可以輕易吹散。
「我是誰?呵呵……」女人似乎很滿意花槿的反應,她動動修長的的手指,挑眉笑道:「別害怕,少女。我是來實現妳願望的。不過……我可不是幸運女神。」
「……」
「厄運魔女,這個稱呼,或許會更貼切哦!」

Chapter 1  花與金魚的無聲魔法

申請進入游泳社的理由……是什麼?
花槿趴在課桌上,一邊很不靈活地轉動黑筆,一邊嘟起嘴,苦惱地反覆思考這個問題。
因為喜歡水中的世界?對學校游泳社仰慕已久?想要更有效地學習游泳?
這些都是填寫入社理由時的最佳選擇。
一般情況下,文筆還算不錯的花槿只要從中任意挑選出一個方向,拿出寫八百字作文的功力洋洋灑灑、天花亂墜地吹上一篇,就算是超熱門的社團,她都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會被錄取。
但是……
——這些根本就是我不想進入游泳社的原因啊!
——我不喜歡水……不,準確的說,我天生就超級超級超級怕水!我不想靠近有水的地方,不想進入游泳社,更不想學游泳!
抱住思緒早已亂作一團的腦袋,花槿發出了苦惱的呻吟。
所有認識花槿的人都知道,花槿怕水簡直到了宇宙級神經質的狀態。
她不僅不敢接近有水的地方,例如泳池、水塘、澡堂,就連喝水,都會露出一副即將赴死的表情。
當然,也沒有人能像她那樣,十次喝水至少有九次會嗆到自己!
可偏偏那麼怕水的花槿,卻對游泳社的社長向暮笙一見鍾情,甚至還厚著臉皮在生日零點時許願希望對方能喜歡自己……
——然後,我遇到了厄運魔女。
想到這,花槿忍不住從制服衣領裡拉出一條銀色的項鍊,放在掌心,再次細細打量。
比手掌小上一圈的鍊墜外形猶如櫻花,銀質的底托上鑲嵌著五個充當花瓣的深藍色石頭,光滑且半透明的石頭表面,迎著陽光時會隱隱約約透出銀色底托上的細波紋,就像被微風輕輕吹拂過的海面。
「它真的可以讓我……」
啪——
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應聲落在花槿的課桌上,打斷了她的低喃。
隨後,她聽到了一個熟悉的男聲:「發什麼呆呢,小花?難道說,這次的月考妳又考砸了?」
「才不是呢!阿涼你不要老是小看我嘛!」
急忙將鍊墜握入拳心,花槿抬起頭,狠狠地瞪向那個笑得一臉燦爛的棕髮少年。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尤其是對方還長著一張非常討人喜歡的包子臉。略短的棕色瀏海下,一雙又大又亮的金棕色眼眸因為笑,而彎成了兩輪好看的月牙,右臉頰上的酒渦更是犯規一般的存在。
少年名叫游涼,是她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也許用青梅竹馬來形容會更貼切。
他們兩家住得很近,從幼稚園到國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到了高中,雖然班級不同了,但游涼仍舊時常跑來找花槿玩。
所有人都羨慕花槿有那麼一個模樣帥氣養眼、性格外向陽光,讀書和運動細胞都很棒的青梅竹馬。不過……花槿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這個愛笑的少年總會做一些讓人感到困擾的行為。
就像現在……
成功地用笑容閃瞎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後,少年立刻趁機坐到花槿身旁,從後面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毫不避諱地將身體貼向她。
「唔!」
「哈哈,既然不是在哀悼月考分數,那小花妳到底在苦惱什麼呢?」
溫熱的氣息伴隨著少年身上特有的淡淡綠茶香皂味,牢牢地裹住了花槿。這樣親暱的姿態,不管多少次都會把花槿嚇得渾身神經瞬間緊繃。
「游、游涼!你別、別靠到我身上啦!」
熱血一股腦地往腦袋湧,花槿著急地想要推開游涼,然而對方察覺花槿在掙扎,竟然笑著勾得更緊了!
「唔……放、放開我啦!」
「小花,妳怎麼那麼容易害羞?以前我不是也經常這麼勾著妳嗎?」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啦!」
沒錯。讓花槿超困擾的事就是這個!
明明大家都已經是高中生了,可是游涼仍舊和小時候一樣,動不動就勾住花槿的脖子,甚至從後面抱住她!
孩童時可以用關係好來形容的舉動,放到現在,卻超級引人誤會!而游涼對此卻滿不在乎。他總是帶著愉悅的笑容,任由他人瞎想!
臉頰早就不受控制地漲得通紅,花槿尷尬地用眼角餘光掃視了一圈教室。
早就對花槿和游涼之間的互動習以為常的大家,紛紛向她投以理解的眼神,彷彿在說「不要擔心,妳和阿涼的關係我們都懂!你們只管親密,我們會假裝看不見的」。
——你們才不懂呢!我和游涼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馬!
從入學到現在,花槿單方面地向大家解釋了無數次,可是根本就沒有人相信她。
就在花槿掙扎著是要繼續向大家解釋,還是認命地乖乖閉上嘴巴時,游涼忽然拿起課桌上的入社申請表,生硬地問:
「游泳社新社員招募……嗯?小花,妳桌上怎麼會有這個?是拿錯社團報名表了嗎?」
花槿搖搖頭。「我沒有拿錯啦,我想申請進入游泳社!」
「什麼?」游涼皺眉,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花槿一番。「據我所知,妳可是個連喝水、洗臉都怕的超級旱鴨子啊。以前找妳去水上樂園玩,妳都是一口拒絕的,現在怎麼卻想要進游泳社了?」
「情況……有點改變嘛。」不由自主地握緊手中的鍊墜,花槿低下腦袋,含含糊糊地說:「現在我可能已經……已經不怕水了。」
「……別開玩笑了。妳不怕水,太陽都要從西邊出來了。」
游涼顯然不相信花槿的話。
他甩甩報名表,總算鬆開勾住花槿的手。「好了!別鬧了,小花。游泳社對妳而言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這張報名表,我幫妳丟掉吧。」
「咦?不行!」
一聽游涼說要扔掉報名表,花槿瞬間著急了。
她大喊一聲,猛地撲倒在游涼身上。
「啊喂!花、小花,妳怎麼……」
勾著花槿時總是笑得一臉輕鬆的游涼,一旦反被花槿抱住,就立刻露出了無措的表情,臉頰更是泛出了可疑的微紅。
「妳別突、突然撲過來,會摔──」
遺憾的是,一心想著要搶回報名表的花槿根本沒有注意到。
奪過被游涼抓得有些皺的報名表,花槿趕緊往後跳了一步,然後對游涼提高嗓音,一字一句說道:
「我一定要進游泳社啦!如果阿涼你不相信我現在不怕水,今天放學就跟我一起去游泳館看看嘛!」

花槿所在的高中有個超大的室內游泳館,平日主要是學校游泳社在用,其他學生若想要進游泳館,需要事先和游泳館管理員申請。
從未去過的花槿當然不知道這點,所以放學後,她和游涼毫無意外地被今天當班的管理員攔在了門外。
同樣被攔在外面的,還有許多女同學。
不過她們顯然是有備而來,即使不能進入,她們仍興致勃勃地舉著手機和單眼相機,上下左右地尋找角度,隔著深藍色的玻璃猛拍。
「啊~今天的向學長依舊好帥!」
「對啊對啊!而且妳注意到了嗎?他是換了新的泳鏡嗎?昨天我看到的還不是這支呢……」
「不過人家還是更喜歡他不戴泳鏡的模樣!向同學……快點把泳鏡和泳帽脫下來啦……」
「向同學快點看這裡!好難得今天游泳館裡只有他一個人!」
女生們時而自言自語,時而相互應和的聲音和喀嚓喀嚓的快門聲交織在一起,給花槿一種說不出的煩躁厭惡感。
她很想撲過去,奪走那些手機相機,讓她們不要再繼續拍向暮笙了!
但她才看向玻璃窗那邊,注意力就和那些女生們一樣,被游泳館內的畫面緊緊纏住了。
不同於游泳館外的熱鬧,游泳館內因為只有一人而顯得格外冷清。
戴著深藍色泳帽和泳鏡的少年,不理會窗外的敲擊與拍攝聲,始終沉浸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沉默地、自顧自地在泳池中緩慢遊動。
晶瑩的水花隨著他每一次浮起,飛濺、墜落,盈著光,漂亮得彷彿少年的身旁是一整片璀璨星辰。
怦怦。
心臟再一次飛快地跳動起來,呼吸跟著變得急促。
分不清是心動還是恐懼,花槿再次向後退了一步,然後她的後背撞入了游涼的懷中,被對方緊緊地抱住。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