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周經典名著套書組03:傲慢與偏見+長腿叔叔(共二冊)
定  價:NT$500元
優惠價: 79395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傲慢與偏見》

毛姆列為世界十大小說經典名著之一
2003年BBC大閱讀票選第二名,僅次於《魔戒》。

  19世紀浪漫偶像劇,永恆的愛情經典
  每個人都在尋找他的達西先生或伊麗莎白小姐

  班奈特太太畢生的唯一心願是,她的五個女兒都能風風光光地出嫁,並且嫁得門當戶對。
  在一場舞會裡,班奈特家的大女兒珍與新鄰居賓利先生相識,並一見鍾情;班奈特家的二女兒伊麗莎白卻對賓利的朋友達西的傲慢感到厭惡,因而對他懷有偏見。後來,因為賓利的離去及威克姆的誣蔑,更加深了伊麗莎白對達西的偏見。直到達西向伊麗莎白求婚遭拒,重挫他的傲慢,他不得不寫信說明所有的真相。伊麗莎白也因此明白了威克姆的為人,更為當初的偏見感到羞愧。
  此時,伊麗莎白的小妹莉迪亞被威克姆拐騙私奔,由於達西放下姿態大力協助,也讓伊麗莎白對他漸生情愫。最後也因為達西的幫忙,讓賓利和珍得以有情人終成眷屬,最終,達西和伊麗莎白也擁有幸福美滿婚姻。


《長腿叔叔》

這是篇引人入勝、令人難忘的故事。主人翁是個名叫「茱蒂」的女孩,她在孤兒院成長到十七歲。後來一位不明身分的有錢人——事實上是孤兒院的董事之一——送她上大學,這位董事答應茱蒂的心願,栽培她成為一名作家,茱蒂則需要每個月寫信報告自己的生活狀況。但是茱蒂不會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收信人只能寫「約翰.史密斯先生」,他也不會回信。茱蒂看過他的背影,知道他是個高瘦的長腿男人,因此決定喚他「長腿叔叔」。
  茱蒂滿懷熱忱進入一所女子大學,開始享受美好的時光及教育薰陶。她寫給長腿叔叔的信點燃了他與她生命中的浪漫火花。這位富有的陌生人愛上了可愛的茱蒂,她也發現他不僅僅是一位神祕的恩人,而是一個可愛又有人性的男人。

本書特色
◎ 一個青春少女的成長故事,從孤兒院小女孩成長為有教養淑女的經歷。
◎ 充滿年輕女孩對世界的感受:校園生活、結識朋友、參加舞會、愛情的喜憂、不同階級的生活與思考方式。
◎ 描述畢業後對未來的憧憬,對前途的迷惘,該工作還是該結婚,反應出年輕世代的觀點

珍.奧斯汀Jane Austen(1775-1817)

  是英國文學史上公認的才女,卻四十二歲便英年早逝,終生未婚,卻留下六部不朽的長篇小說,包括:《傲慢與偏見》、《理性與感性》、《艾瑪》、《曼斯菲爾德莊園》、《勸導》與《諾桑傑寺院》。

  她世居平靜的鄉村生活,過著當時英國中產階級的家庭生活,絕少與外界接觸,故其所描寫的作品,均以她所熟悉的英國鄉村社會的風俗習慣、男女交往、戀愛、婚姻等,述及的層面雖狹小,卻充滿生動、真實和機智,字裡行間洋溢古典氣息。其中《傲慢與偏見》是她最風行的小說,也是贏得人們喜愛和聞名後世的不朽作品。

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 1876-1916)

  系出名門身世不凡。母親是馬克.吐溫的姪女,父親就在馬克.吐溫以前所屬的出版社工作。在這種文學薰陶的環境下出生成長,她非常自然而然地擁有很會說故事的天賦,滲透在作品中的幽默特質也是與生俱來。

  本名是愛麗絲.珍.芊德勒.韋伯斯特,其中「珍」是為紀念馬克.吐溫的母親。她很早就學會寫得又流暢又好。大學時主修英文和經濟學,在那裡開始準備好邁入筆墨生涯。大學畢業後成為獨立作家,頭一個大膽嘗試就是出版學生時期所寫的小說集,書名為《當貝蒂進了大學》,展開了著名的貝蒂系列。

  另著有《小麥公主》、《小傑利》、《長腿叔叔》、《親密的敵人》等膾炙人口的小說與劇本創作。

姓名:吳妍儀

中正大學哲研所碩士畢業,現為專職譯者,小說類譯作有《亡命抉擇》、《明信片殺手》(商務)、《魔女高校》系列(漫遊者文化)、《魔女嘉莉》(皇冠)、《傲慢與偏見與僵屍》(小異出版)、《雪地拼圖》(馬可孛羅)、《紐約好精靈》(麥田)、《天真善感的愛人》、《蓋布瑞爾的眼淚》(木馬出版)。

姓名:黃意然

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碩士。在竹科IC設計公司當了七年的PM後,決定投回藝文的懷抱。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作有《當你屬於我》、《鬼店》、《噩夢花園》、《記憶之宮》等。

第一章
富有的單身漢肯定需要一位妻子,這是眾所皆知的真理。
而在這樣一位男子剛踏入某地時,無論他的心態與觀點多麼不為人知,這番真理仍在他的街坊鄰居心中根深柢固,並把他當成自家女兒應得的財產了。
「親愛的班奈特先生,」有一天,班奈特太太對他說道:「你聽說了嗎?奈德菲莊園終於租出去了。」
班奈特先生答覆他沒聽說。
「可是確實租出去囉,」她回答:「因為朗太太剛才來過,她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我了。」
班奈特先生沒有答腔。
「你不想知道是誰租的嗎?」他太太不耐煩地喊道。
「妳想告訴我就說吧,我不反對聽一聽。」
這樣的鼓勵就夠了。
「唉呀,親愛的,你一定要知道,朗太太說奈德菲莊園是一個來自英格蘭北部的闊少爺租下來的;他星期一搭著四馬馬車來看房子,對它滿意得不得了,立刻就跟莫里斯先生談妥;他會在米迦勒節以前搬進來,會讓幾名僕人在下週末前住進去。」
「他姓什麼?」
「賓利。」
「他結婚了,還是單身?」
「喔!單身,親愛的,我很確定!家財萬貫的單身漢,一年有四、五千鎊收入。對我們家女兒來說多好啊!」
「怎麼會呢?這怎麼會對她們有影響?」
「親愛的班奈特先生,」他太太回答:「你怎麼這麼煩人啊!你一定知道的,我在想他會娶她們其中一個。」
「在這裡成家就是他的計畫嗎?」
「計畫!別鬧了,你怎麼能這樣講話!不過很有可能他會愛上她們的其中一個人,所以你一定要趁他剛到就去拜訪他。」
「我看不出有何必要。妳跟女孩子們可以去啊,或者妳就叫她們自個兒去好了,這樣可能還更好,因為妳還跟她們每一個一樣標緻,賓利先生說不定會覺得妳才是她們之中最漂亮的呢。」
「親愛的,你真是太恭維我了。我確實曾經有過美麗的時候,不過我不會假裝我現在還容貌出眾。要是一個女人家有五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她就不該去想自己的美貌了。」
「在這種狀況下,一個女人家已經沒多少美貌可以去想了。」
「不過親愛的,等到賓利先生來到這裡的時候,你真的一定要去見見他。」
「我向妳保證,這樣超出我能答應的範圍了。」
「就為你的女兒們想想吧。只要想想這樣對她們之中的某一個來說是多好的親事。威廉.盧卡斯爵士夫婦決定要去了,就只是為了這個目的,因為你知道的,他們通常不拜訪剛搬來的人。你真的非去不可,因為你要是不去,我們就不可能去拜訪他了。」
「說真的,妳太過謹慎啦。我敢說賓利先生會非常高興見到妳,我會寫幾句話讓妳帶去,向他保證不論他選上哪個女兒,我都會高高興興讓他迎娶;不過我肯定要替我的小麗西多說幾句好話。」
「我倒希望你不會做這種事。麗西一點都沒有比其他女兒強;我肯定她沒有珍一半美貌,也不及莉迪亞一半幽默。可是你總是偏愛她。」
「她們都沒多少可以凸顯自己的優點,」他這麼回答:「她們全都像別的女孩一樣傻氣無知,可是麗西比她的姊妹們多了一些機智。」
「班奈特先生,你怎麼能這樣貶低自己的孩子呢?惹惱我你就高興了。你對我可憐的神經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妳誤會我了,親愛的,我對妳的神經可是高度尊重。它們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已經聽妳關懷備至地提起它們至少二十年了。」
「喔!你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頭。」
「但我希望妳能撐過去,而且活著看到許多年收入四千鎊的年輕男子來到這裡。」
「既然你不去拜訪他們,就算來個二十位對我們也沒有用。」
「親愛的,這就看狀況了,要是來了二十個,我就會全部上門去拜訪。」
班奈特先生為人太過奇特,混合了敏捷的才智與冷嘲熱諷的幽默,含蓄寡言又反覆無常,所以就算有二十三年的經驗,也不足以讓他妻子了解他的性格。她的心靈就沒那麼難揣度了。她這個女人智力平庸,知識淺薄,情緒又不穩定。在她覺得茫然失措的時候,她就愛想像自己神經出了問題。她畢生的志業,就是把女兒們嫁出去;生活的慰藉,就是串門子跟聽八卦。

第二章

班奈特先生是賓利先生最早的訪客之一。他一直有去拜訪賓利的打算,雖然到最後一刻,他還一直向妻子保證他不會去;直到他拜訪完回來的那天晚上,她都還蒙在鼓裡。後來這件事是以下面這種方式揭露的。他看到他的次女忙著裝飾一頂帽子,就突然對她說道:
「麗西,我希望賓利先生會喜歡這頂帽子。」
「既然我們不去拜訪賓利先生,」她母親怨氣很重地說道:「我們無從得知他喜歡什麼。」
「可是妳忘啦,媽媽,」伊麗莎白說道:「我們會在公共舞會上見到他,而且朗太太答應過要介紹他。」
「我才不相信朗太太會做這種事呢。她自己也有兩個姪女啊。她是個自私又假惺惺的女人,我對她可沒有好印象。」
「我對她的看法也沒比較好,」班奈特先生說道:「而且我很高興知道妳沒要靠她幫妳忙。」
班奈特太太不屑做任何回應;可是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就開始罵她的某個女兒。
「老天爺啊,吉蒂,別這樣一直咳!對我的神經有點同情心好嗎,妳要把它們撕成碎片了。」
「吉蒂咳嗽還真不謹慎,」她父親說道:「她病得不是時候。」
「我又不是為了讓自己高興才咳,」吉蒂焦躁地回答。
「麗西,妳下次參加舞會是什麼時候?」
「明天起再過兩週。」
「唉,所以是這樣啦,」她母親喊道:「而且朗太太在那天之前是不會回來的,所以她不可能介紹他了,因為那時候她自己都還沒機會認識他。」
「那麼親愛的,妳就可以勝過妳朋友一籌,把賓利先生介紹給她認識。」
「這不可能嘛,班奈特先生,不可能的,因為我自己都不認識他;你怎麼會這麼愛嘲笑別人?」
「我很敬重妳的謹慎態度。才認識兩星期,交情確實很淡薄。在兩週之內,我們不可能了解一個男人的真實樣貌。不過就算我們確實不冒險介紹,其他人也會的;而且到頭來,朗太太跟她的姪女一定會爭取機會去認識賓利先生;所以,如果妳拒絕這個責任,我就會自己來承擔,因為朗太太會認為這是一樁善舉。」
女孩們盯著她們的父親看。班奈特太太只是這麼說:「胡扯,胡扯!」
「這麼強烈的語氣是什麼意思啊?」他喊道:「妳難道認為介紹別人的形式,還有對於這些形式的強調是胡扯嗎?在這方面,我可沒辦法同意妳的見解。瑪麗,妳怎麼說啊?因為我知道妳是個思慮深刻的年輕小姐,老讀些大部頭的書,還會把名言佳句抄下來。」
瑪麗很希望能說些非常睿智的話,卻又不知道怎麼辦。
「趁著瑪麗還在斟酌她的想法,」他繼續說道:「就讓我們回頭去講賓利先生吧。」
「賓利先生讓我厭煩了,」他太太嚷道。
「聽到這種話讓我好遺憾呀,可是妳怎麼不早跟我講呢?如果今天早上我就知道是這樣,我肯定就不會去拜訪他了。我還真不走運,不過既然我已經實際走訪過一趟,我們現在逃不過認識他的命運了。」
女士們的震驚反應,正如他所願;班奈特太太的訝異或許又更勝其他人,雖然在第一波快樂的騷動結束以後,她開始宣稱她一向預料會是這麼回事。
「我親愛的班奈特先生,你真是太好心了!不過我就知道最後我總會說服你的。我確定你太愛你這些女兒了,所以不會疏於結識這樣的人。喔,我多麼高興啊!而且這也是個很棒的玩笑,你竟然今天早上就去了,在此之前又一直不露口風!」
「吉蒂,妳現在愛怎麼咳就怎麼咳啦,」班奈特先生這麼說;而他一邊說話,一邊就離開了房間,他太太的狂喜讓他疲倦了。
「姑娘們,妳們的父親實在太好了,」門關上的時候,她這麼說道。「我不知道妳們要怎麼做,才能報答他的慈愛──或者我的慈愛。我可以告訴妳們,在我們這歲數,天天要結識新人不是那麼愉快的事;可是為了妳們,我們什麼都會做的。我心愛的莉迪亞,雖然妳年紀最輕,但我敢說賓利先生在下一場舞會裡肯定會跟妳共舞。」
「喔!」莉迪亞很有勇氣地說道:「我不怕;因為我雖然年紀最輕,個子卻最高。」
這一晚其餘的時間,都花在猜測賓利先生會多快回訪班奈特先生,還有決定她們幾時要邀他來吃晚飯。


《長腿叔叔》

……

潔露莎眉頭深鎖,不發一語地走出去。她納悶究竟出了什麼錯。是三明治切得不夠薄嗎?還是堅果蛋糕裡有蛋殼呢?或是哪位貴賓夫人瞧見了蘇西.霍桑長襪上的破洞?該不會是——噢,糟了!——她負責的第六室裡哪個天真無邪的小寶貝「出言冒犯了」理事?

樓下的長廊沒有點燈,她走下樓時,最後一位理事正要離去,他站在通往馬車出入口的敞開大門邊。潔露莎只瞥見那人一眼,捕捉到稍縱即逝的印象——僅有身材高䠷這個特點。他朝停在彎曲車道上等候的汽車招手。車子立即動了起來漸漸開近,在迎面而來的瞬間,刺眼的車頭燈突然將他的身影投射在屋內牆上。影子的手腳古怪地拉長,從地板延伸到走廊的牆壁上。看起來完全就像是隻搖搖晃晃、俗稱「長腿叔叔」的大蜘蛛。

潔露莎深鎖的眉頭舒展開來,頃刻間換上開懷的笑容。她天生性情開朗,一點點小事總能逗得她發笑。假如能從給人沉重壓迫感的理事身上找到絲毫樂趣,倒是意想不到的好事。這件小小插曲讓她高興起來,帶著滿面笑容去見李佩特太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院長即使不是在微笑,至少也相當和藹可親,她的表情幾乎就像是招待訪客時裝出的那般愉快。

「坐下,潔露莎,我有話跟妳說。」

潔露莎坐到最靠近的椅子上,有點屏息地等待。一輛汽車閃過窗外;李佩特太太匆匆看車子一眼。

「妳注意到剛才離開的那位紳士嗎?」

「我看到了他的背影。」

「他是我們最有錢有勢的理事之一,捐了大筆的錢資助孤兒院。我不能隨意透露他的名字,因為他清楚地表明不希望暴露身分。」

潔露莎的眼睛微微睜大;她不習慣被召進辦公室和院長討論理事的怪癖。

「這位紳士關照過我們好幾個男孩子。妳記得查爾斯.班頓和亨利.佛萊茲嗎?他們兩個都是這位——呃——理事送去上大學的,兩人都用勤奮努力和成就報答他慷慨的資助。這位紳士不要求其他回報。到目前為止,他慈善資助的對象只限於男孩;我始終沒辦法讓他關心院內的女孩半分,無論她們多麼值得資助。我可以告訴妳,他就是不喜歡女孩子。」

「是的,太太,」潔露莎低聲說,因為這時似乎應當回話。

「今天在例行會議上,提到了妳的前途問題。」

李佩特太太略微沉默了片刻,然後以平靜的態度慢條斯理地繼續說下去,極度地折磨聽者突然繃緊的神經。

「妳知道的,一般的孩子過了十六歲就不能留在孤兒院,不過妳卻破了例。妳十四歲上完我們學校的課程,學業的表現非常傑出——但我必須說,操行可就不一定了——因此才決定讓妳繼續就讀村裡的高中。現在妳高中也快畢業了,想當然孤兒院不能再負擔妳的費用。實際上,妳已經比大多數人多待了兩年。」

李佩特太太略過不提在這兩年間,潔露莎為了換取食宿辛勤工作,向來都將孤兒院的事務排第一,她的教育排第二;遇到像今天這種日子,她就得留在院內打掃擦洗。

「就像我說的,我們提到了妳的前途問題,討論了妳的成績表現——非常徹底地討論。」

李佩特太太用指責的眼光盯著被告席上的犯人,犯人一臉有罪的模樣,倒不是因為她想得出自己在成績單上有任何明顯的不良紀錄,而是李佩特太太似乎覺得她應當自知有錯。

「當然以妳的情況來說,通常的處置是安排妳到可以工作的地方,不過妳在學校的某些科目表現得很好,尤其是英文成績似乎非常出色。普里查德小姐是我們視察委員會的委員,同時也是學校董事會的一員;她和妳的修辭學老師談過,在會議上發表了對妳有利的談話。她還大聲唸了一篇妳寫的散文,標題是〈憂鬱星期三〉。」

潔露莎愧疚的表情這回可不是假裝的了。

「在我看來,孤兒院為妳做了那麼多,妳卻似乎不怎麼感激,居然反過來嘲笑。要不是妳寫得俏皮有趣,恐怕委員們不會原諒妳。不過妳很幸運,那位先生,嗯,就是剛才離開的那位紳士,看來好像非常有幽默感。由於那篇無禮的文章,他決定出資送妳去上大學。」

「上大學?」潔露莎瞪大了雙眼。

李佩特太太點點頭。

「他留下來和我談論條件。他提出的條件很不尋常。要我說的話,那位紳士是有點古怪。他相信妳很有創造力,他打算培養妳成為一名作家。」

「作家?」潔露莎太過驚訝了。她只能重複李佩特太太的話。

「那是他的期望。是否會有任何結果,將來就會知道。他會給妳非常豐厚的零用錢,對一個從來沒有理財經驗的女孩子來說,幾乎是太過慷慨了。不過這件事他計畫得很周全,我覺得不便提出任何建議。妳留在這裡過完暑假,普里查德小姐好心提議由她來幫妳添購服裝。妳的膳宿費和學費,那位紳士會直接付給大學,另外妳在校的四年間,每個月還會收到一筆三十五元的零用錢。這會讓妳能夠和其他學生站在同樣的立足點上。紳士的私人祕書每個月都會將這筆錢送到妳手上,妳必須每個月寫一封回信做為回報。說得更確切一點,不是要妳感謝他給妳錢;他不喜歡人家提起這件事,不過他要妳寫信談談妳學習的進展和日常生活瑣事。就像如果妳父母親還健在,妳會寫給他們的信那樣。

「這些信要寫給約翰.史密斯先生,由他的祕書轉交。那位紳士的真名不叫約翰.史密斯,不過他不想透露姓名。對妳,他永遠只是約翰.史密斯。他要求妳寫信的原因是他認為寫信最能培養流暢的文學表達能力。因為妳沒有家人可以通信,所以他希望妳用這種方式寫信;另一方面,他想了解妳學習的情況。他永遠不會回信,也不會特別留意妳的信。他討厭寫信,不希望妳成為負擔。假如有急需他回覆的要事——比方說妳要被退學之類的大事,這點我相信絕對不會發生——妳可以寫信給他的祕書葛瑞格斯先生。每個月寫一封信絕對是妳的義務,是史密斯先生唯一要求的回報,所以妳必須按時寄出,就當是在付帳單一樣。我希望妳寫文章的筆調永遠恭敬有禮,反映出妳受到的良好教養。妳必須記住,妳寫信的對象是約翰.葛萊爾之家的理事。」

潔露莎目光渴望地看著門口。她興奮得暈頭轉向,一心只想逃離李佩特太太的陳腔濫調,好好思考。她起身試探地向後踏一步。李佩特太太比手勢示意她留下;這是她絕不會放過的演說機會。

「我相信妳萬分感激這個從天而降的難得好運吧?世上沒有幾個像妳這樣身分的女孩能得到這種出人頭地的機會。妳必須時時牢記在心——」

「我——是的,太太,謝謝妳。我想,要是沒別的事,我得去縫補弗瑞迪.柏金斯的褲子了。」

她關上身後的門,李佩特太太目瞪口呆地看著門,她的長篇演說就這樣懸在半空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