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1
闇獵者04:史前危機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史前怪物,迎面而來~~恐怖又刺激的「地心冒險」歡迎加入?!
※這裡竟是TA們的創造出來的世界,我們可能活著回家嗎?Σ( ° △ °|||)︴

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人類極其短暫而又脆弱的一生,又是否被賦予了某種使命?

我和蕭然一行人,在「地心」會合,
不可思議的景象與生物呈現眼前,
這「史前遺跡」竟然是TA們的世界,
    在TA們面前,我們形跡敗露……
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考古狂二哥,
但是,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二哥變了,他是多件命案的嫌犯;
接著,我發現TA混在人類之中生活;
而我也變了,因為我必須更強!
於是,我和零部門合作,開始獵殺TA們,
沒想到,最後卻和蕭然兵戎相見……

人物介紹
卓靜流
性別:男   年齡:22歲  身高:181cm
身分:被迫牽扯進一系列神祕事件的倒楣主角。
性格:正直善良,易炸毛。
蕭然
性別:男   年齡:25歲  身高:193cm
身分:盜獵師
性格:亦正亦邪、玩世不恭
花非花
性別:男   年齡:24歲   身高:183cm
身分:盜獵師
性格:瘋瘋癲癲,喜歡易容
河邊
性別:男   年齡:19歲   身高:178cm
身分:殺手
性格:沉默寡言,不擅與人交流
卓少天:男,考古學家,卓靜流的二哥
范奇鋒:男,S市刑警大隊隊長
慕容:男,零號檔案調查部成員
許婉晴:女,卓靜流的同班同學

 

四隻腳
家裡養著十二隻腳(三隻雪納瑞)的超級宅人一枚。
喜歡探究各種各樣的神祕未知事物,喜歡異想天開,喜歡做白日夢。
喜歡用文字來記述自己的突發奇想。
喜歡編織怪獸+美男的故事。
第一章 黑潮之底
第二章 TA們的世界
第三章 地心三層
第四章 冰封之湖
第五章 意外重逢
第六章 背叛與猜疑
第七章 謊言與真相
第九章 零號檔案調查部
第十章 冰胎
番外—獵物語小劇場之二
後記
第二章 TA們的世界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會有叢林?為什麼會有瀑布?
為什麼居然……居然還會有恐龍?
帶著這些疑惑,我和蕭然,花非花以及河邊,四個人一直沿著瀑布下的溪流筆直往前走,可是愈往叢林深處走,卻愈是感覺奇怪,因為一路上我們看到了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動物,有長著鹿頭的白馬,有馱著巨大龜殼的灰象,有頭頂血紅色雞冠的蟒蛇,還有站起來和我人一樣高的巨型兔子,甚至還見到了一群群長著翅膀、色彩斑斕的飛魚,此起彼伏地從河裡跳出來,張開羽翼滑翔到半空……
我們一邊走一邊好奇地四處張望,每次一旦發現有什麼獵奇的生物,花非花總是會忍不住地大呼小叫,隨後又被河邊一腳踹翻在地。
不過,叢林裡這些大大小小奇形怪狀的動物好像完全不怕人……哦,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它們也許從來都沒有見過人類,所以並沒有察覺到「人類」這種生物會給它們帶來的潛在的威脅與破壞,所以當我們近距離經過的時候,那些動物們仍舊非常安詳地保持著最自然的狀態,打盹的打盹,嬉戲的嬉戲,最多只是向我們投來好奇的一瞥。
看著眼前這彷彿世外桃源般的神奇景象,看著這些超越認知範疇以外的神奇動物,我忍不住自言自語地說了句:「這個地方,和剛才那片水域好像啊……」
說著,我抬起頭來往「天空」看了看。
只見遙遠的「天空」裡蕩漾著一片波光粼粼的水色。
是的,沒錯,之前的那片神祕水域,此時此刻正覆蓋在我們的頭頂上方,宛若遼闊無垠的蒼穹一般。
在那片水域的底部,有明亮的光線呈散射狀照耀下來,就好像是在模擬太陽的光芒,使得整片「天空」看起來亮如白晝,並且將籠罩在「水穹」之下的整個世界全部照亮,光華一片。
「靜流,你剛才是說,在那裡面也有許多奇怪的水生物,甚至還有蛇頸龍嗎?」
河邊看著我,指了指「天空」。
我沉默地點點頭。
這一路走來,我已經把在溶洞跟他們跑散之後的遭遇大致描述了一遍,花非花聽得嘖嘖稱奇,河邊皺著眉、偶爾詢問一兩句,而蕭然則一直沒有做聲。
當然,這中間我故意略去了聽到二哥聲音的那一段細節,因為事到如今,我已經不能肯定那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覺,所以我不想說出來。
而河邊也告訴我,在溶洞與我分開之後,他們一直往裡跑到了很深的地方,最後發現了一個相當驚人的事實——我們所攀登的那座終年覆蓋著皚皚白雪的山脈,梅里哈巴卡索爾雪山,原來竟是一座火山!
他們在溶洞深處發現了大量岩漿噴發後經過冷卻、沉澱下來的熔岩流,火山灰,以及富含各種礦物質的熔漿石,尤其是硫磺石,在溶洞裡堆積成山,透著一股極其濃烈刺鼻的氣味。而這些,全都是曾經火山噴發過的證明。
不過,根據現場被風化侵蝕的嚴重程度來看,他們認為這座火山,應該是座死火山。
其實火山的「死」和「活」,並沒有非常明確的界線,只是活動週期在時間上相對而言的「長」和「短」罷了,而人類賦予「死火山」的定義是:曾經在史前噴發過,但是在人類歷史時期從未有過活動的火山。
也就是說,這座荒無人跡的梅里哈巴卡索爾雪山,曾經是遠古時代的活火山,它有過激烈的噴發,有過頻繁的運動,可是在隨後長達億萬年的時間裡,它一直在沉睡。
聽著河邊的這些敘述,恍惚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不禁喃喃地說道:「如果說這座雪山是遠古時期的活火山,那麼其山脈噴發的形態以及冰層的結晶,也應該是在億萬年前就已經形成的,所以,難道說冰層底下的那些胎兒……」
說著說著,我停了下來,因為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已經遠遠脫離了我所認定的邏輯範圍,可是卻聽蕭然接口道:「是的,沒錯,溶洞裡的那些三眼胎兒,恐怕是在億萬年前就已經冰封在那裡的。」
「哇塞!搞了半天,那原來是史前怪物嗎?」花非花誇張地叫了一聲。
蕭然抬起頭看了看天上微波蕩漾的水穹,又轉頭看了看密林叢生的四周,若有所思道:「我覺得,不僅僅是那些冰封的胎兒,可能連同上面的那片水域,眼前的這片森林,以及生活在這個奇妙世界裡的所有生物,全都是來自於遠古時期。」
「什麼?遠古時期?」我愣了一下,恍然道,「啊,難怪!難怪這裡會有恐龍,會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動物!」
「是的,還有這些植物,你看——」蕭然指了指四周,道:「這些樹幹直徑粗達十幾米的參天古木,恐怕已經不止是千百年的樹齡,而是上億年,還有地上這些盤根錯節的藤本植物和蕨類植物,能長成這樣,年齡也絕都不會小,所以——」
「所以,你是想說我們四個人集體穿越到恐龍時代了嗎?」
花非花打斷了蕭然的話,「哈哈」乾笑了兩聲,卻突然聽到河邊說了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的確是穿越了,只不過,不是時間上的縱向穿越,而是地理位置上的橫向穿越。」
「橫向穿越?什麼意思?」我不解地看著他。
只見河邊手裡握著一枚黑色圓盤儀器,晃了晃,道:「你猜我們現在是在哪裡?」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說:「應該是在地平線以下的負海拔位置。」
「對,沒錯,的確是在地下,我們是從火山口掉進來的,而你是從那片水域掉下來……」河邊頓了頓,又問,「可是你知道我們現在是在地下多深的地方嗎?」
我一愣,嘴角抽了一下,試探著說:「三、三公里?」
河邊搖搖頭。
「五、五公里?」
河邊仍然是搖頭。
這時,蕭然輕描淡寫地說了句:「如果你手裡的那枚測量儀已經徹底爆表的話,那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算不是地心,恐怕也接近於地心了。」
「哈?什麼?地心?」
我和花非花同時驚叫了起來。
「喂,蕭然,你不要胡說八道欺騙小孩子好不好!如果真的是在地心的話,我們早就已經被高溫岩漿融化成渣渣、連骨頭也找不到了好不好!」
花非花翻著白眼嗤之以鼻。
蕭然回眸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嘲諷道:「花非花,所以我就說你啊,大腦智商還停留在國小生的水準。」
「靠!你、你說什麼!國小生水準?」
花非花瞪著眼睛差點跳起來,剛想反唇相譏,卻被我打斷了。
我緩緩說道:「在我們的常識裡,通常一直認為地球的核心內部充滿了灼熱的岩漿,並且愈往深的地方,溫度愈高,而在最中心的位置甚至高達十萬攝氏度,可是這些所謂的﹃常識﹄和﹃理論﹄,其實只不過是前人和科學家們根據地震波的測試、根據火山活動的分析結果所推斷出來的一種假設而已,並沒有經過證實。」
「呃……沒有經過證實?」
「是的。」
蕭然點了點頭,接口道:「就目前眾所周知的﹃常識﹄而言,我們推測出地球的內部結構是由三個同心圓組成,由內而外分別是地核、地函和地殼,但這只是一種最為粗淺的分層,因為整個地球的半徑足足有六千三百公里,可是就現有的科技水準,人類最深的勘探井深度也只有十二公里。
「換句話說,對於生活在地殼以上的人類而言,我們僅僅只是觸摸到了地球外部薄薄的一層,就彷彿一層果皮,而至於果皮內部究竟是什麼樣子,仍然還是個未知數。」
聽完這番話,花非花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呆了好一會兒,突然間一聲驚叫,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麼,一把拽住河邊的衣服用力搖晃著,激動地說:「也就是說……就是說,我們現在到達的這個地球內部深度,是從來沒有人來過的?我們……我們……我們是第一個!
「喂,有沒有手機?誰帶了手機?快點借我拍照!以後這些照片都可以賣大錢啊!啊,對了!還有地上的這些石頭!這些植物!這些奇怪的小動物!隨便抓一個帶回去就……就發財啦!發財啦!」
一邊興奮地說著,他便一邊摩拳擦掌,心癢難耐地伸手扯住旁邊一株長得好像貝殼一樣的紅色植物,用力一拔,卻沒想到突然間只聽到「@」地一聲響,那只「貝殼」的兩片「殼瓣」冷不防地一合,居然將花非花整個人都「吃」了進去!
我嚇了一跳,再湊過去仔細一看,皺眉道:「這種植物……我好像以前在圖鑑上有見過……好像是叫……叫捕蠅草?」
「對,巨型捕蠅草,是一種肉食性植物。」
蕭然說完,我和河邊全都冒出了滿臉黑線。
花非花在那只「紅色貝殼」裡掙扎著大叫:「靠!這是什麼鬼東西啊!哇啊啊啊,裡面居然還有刺!嗚啊!好痛!拜託,你們快來幫我一下啊!」
「呵,誰叫你手那麼賤!自己想辦法出來!」
河邊冷冷地說了一句,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嘖,花非花這傢伙也實在是太賤,還真的讓人同情不起來,我和蕭然也都雙雙視若無睹地走開了,只留下身後一長串氣急敗壞的怒罵聲。
「靠!你們這些無情無義的傢伙!好歹一起出生入死過,怎麼可以這麼冷血啊!嗚哇啊啊!救命!救、救命啊!你們幾個沒心沒肺的混蛋!哇啊啊啊——」
整個樹林裡都回蕩著一陣陣花非花那驚天地泣鬼神般的哀嚎,嚇得林子裡的小動物都躲得遠遠的,我們三個故意裝作什麼都沒有聽見,繼續往叢林深處前行。
微醺的暖風迎面吹來,「天空」裡的「陽光」異常耀眼,金燦燦地鋪灑下來。
這個地方的氣溫很高,濕度非常大,植被也相當茂盛,有點像南美洲亞馬遜流域的熱帶雨林,肥沃的土壤和優良的生態系統極為適合動植物的繁衍棲息,而我們這一路走來,也早已經熱得全都脫了防寒服和外套。
我一邊走,一邊留意著觀察四周,看著看著,忍不住好奇地問了句:「你們覺得這個地方……像是自然形成的嗎?」
河邊想了想,道:「這個問題很難說,畢竟地球內部的真正樣貌誰也沒有見過。」
「正是因為這個地方誰也沒有來過,所以我才覺得奇怪。」
「嗯?怎麼說?」
我皺著眉,道:「難道你不覺得這個地方的一切,有點太過……太過……」
我一下子找不到恰當的詞語來形容,卻聽蕭然說了兩個字:「刻意。」
「對,沒錯!刻意!」
我豁然抬眸,看到蕭然對我幽幽一笑,挑眉道:「怎麼,你也察覺到了嗎?」
「嗯。」我默契地點了點頭,說,「從一開始就有這種感覺。」
「如果事情真是這樣的話,那恐怕有點糟糕啊。」
蕭然風輕雲淡地吐出這句話。
我瞇起眼睛望向前方,喃喃地說:「豈止是糟糕……」
「喂,你們兩個,夠了沒有?不要總是這樣玩﹃心電感應﹄好不好!真是急死人了,快點說出來啊,你們到底發現了什麼?」
背後冷不防地冒出來一個聲音。
我回頭一看,卻見是花非花,這傢伙已經從捕蠅草裡成功脫逃,正渾身沾滿臭臭的粘液站在那裡,仍舊帶著一臉非常不爽的表情。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河邊,緩緩說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一種感覺,就是一走進這個地方,就好像是踏進了一間被收拾得井井有條的屋子,所有物品都經過仔細的考量和安排,被擺放在它最適合的位置。」
「哈?屋子?物品?什麼意思?」花非花仍然不明白。
於是我又解釋道:「你看這整個空間,已經被整齊地分隔開來,上層是海洋,下層是陸地和森林,而不是像地殼以上的我們的世界,陸地和海洋都是位於同一個平面,並且,在這裡,無論是海洋生物還是陸地生物,它們的生存環境都非常恰到好處,沒有一丁點的失衡與破壞。
「還有,你看這﹃天空﹄裡散發出來的光亮,非常的溫暖柔和,就好像是在刻意模擬太陽的光芒,使得森林裡的植被與動物都能夠舒舒服服地沐浴在陽光下。
「這裡的一切,秩序井然,層次分明,動植物各取所需,就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來說,已經堪稱是完美無缺。而現在問題的重點在於,我並不覺得這個﹃完美﹄,是可以自然形成的。」
一口氣說完這些,我抬頭看了看蕭然,他給了我一個贊同的眼神。
花非花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愣了幾秒鐘,說:「呃,不是自然形成……難道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人為的嗎?」
河邊搖了搖頭,難以置信道:「可是、可是這裡是千萬尺深的地下,從來都沒有人來過,怎麼可能會是人為刻意創造出這樣的環境?況且,還要將海洋與陸地分層﹃擺放﹄,究竟是什麼人,會有如此強大的能力?」
說著,他用質疑的眼神看了看我,卻聽我和蕭然異口同聲地說了兩個字——
「TA們!」
而此言一出,河邊和花非花一下子愣住了。
一片靜寂之中,四周流動的空氣,也彷彿慢慢凝結了起來。
心頭籠罩下一絲非常不安的陰影,我忽然間想到了青青,想到了TA的白色血液,想到了TA的變形能力,想到了之前在沙漠地底實驗室的時候,TA曾經說過,人類是一種低等生物,是尚未進化完全的原始種……
當時我無法理解在這句話的含義,可是現在……
沉默了半晌,我喃喃地說道:「不僅僅是自身的能力遠遠超越於人類,就連……就連科技水準的發展也領先了那麼多,甚至,還可以任意改造自然環境……TA們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是從哪裡來?難道……難道是外星人?」
蕭然看了我一眼,說:「不,我覺得應該不是外星人,而是跟我們一樣,TA們同樣也是地球人,哦,不,確切說,也是地球上的一種生物。」
說到這裡,蕭然停頓了一下。
這時,「天空」中忽然飛過來一隻全身透明得幾乎像果凍一樣的粉紅色小鳥。
小鳥停在了蕭然的肩膀上,蕭然伸出手,小鳥也完全不怕人,一個跳躍,輕盈地跳在了他的手指上,蕭然笑了笑,又把小鳥輕輕放到了我頭頂上。
「咄」地一下,小鳥用尖尖的嘴巴啄了啄我的頭髮,發現不是食物,於是又拍著翅膀「啪啦啦」地飛走了,就在它飛向半空的瞬間,全身的果凍粉色居然一下子蛻變成了翠綠色,就彷彿保護色一般,徹底隱沒在了茂密的叢林深處。
「哇塞,那隻鳥居然還會變色耶!」花非花驚嘆了一聲,隨即又嘿嘿笑著說,「不知道做成烤鳥的話,味道會怎麼樣——」
話音未落,便已經被河邊一腳踹飛。
望著那隻變色鳥消失的方向,蕭然意味深長地說了句:「我覺得,這裡的所有生物,都是曾經在地球上真實存在過的。」
「真實存在過?」我皺了皺眉,留意到他這句話用了一個過去式,於是問:「你的意思是,就和已經滅絕的恐龍一樣,這個世界裡的生物,全都是曾經在遠古時期存在過?」
「不,也許,不止是遠古,而是……更早。」
「更早?」
我一愣,抬起頭,卻看到蕭然微蹙起眉梢,一雙漆黑的瞳眸在「太陽」底下閃爍著些許光芒,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忽然問了句:「你知道史前文明嗎?」
「史前文明?」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說:「好像……之前有聽二哥提到過,據說人類迄今為止發掘出來的各種文明遺跡在時間上的跨度非常久遠,例如,有考古學家在三葉蟲的化石上發現了幾億年前的鞋印,還有在一隻劍龍的頭骨骨骸裡發現了一枚被卡住的獵槍子彈,甚至還有人在南非地區發掘了一顆經過機器打磨過的非常圓潤的金屬球,而那顆金屬球估測出來的歷史年齡是,二十八億年——」
「靠!這怎麼可能啊!」花非花忽然叫了起來,道:「無論是三葉蟲還是恐龍還是二十八億年前,那時候人類都還沒有誕生出來了好不好!怎麼可能會有鞋印會有子彈還有機器?」
我看了看他,道:「對,沒錯,人類的確還沒有誕生,所以,那才會被稱之為,史前文明,就是指在人類歷史文明出現之前的文明。」
河邊在一旁聽得有點糊塗了,忍不住問:「可是人類都還沒有出現,那些文明究竟是被誰創造出來的?」
這個問題問到了關鍵,我正琢磨著該怎樣來回答,卻聽蕭然開口道:「在整個銀河系的發展歷史中,九大行星並不是一開始就存在的,而是由一粒一粒的塵埃微粒以及星雲碎片慢慢凝結而成,所以,地球也是有年齡的,它從誕生開始到現在,大約一共是經歷了四十六億年。
「而人類的祖先是猿,猿的最早出現,大約是三千萬年前,也就是說,人類的誕生,只有短短三千萬年的時間,可是地球已經在宇宙中存在了四十六億年。難道你們覺得,在這漫長的幾十億年的時光裡,這顆可以孕育無數生命的星球上,只有人類這一種帶有智慧帶有思維的進化生物出現過嗎?難道只有人類才可以創造出文明嗎?」
這番話說得河邊一下子沉默了,花非花也撓著頭說不出話來。
我緩緩道:「所以,之前有學者提出過一種假想理論,那就是,地球的發展是具有週期性的,不同時期的地球,存在著不同的文明。」
「對,沒錯,週期性。」
蕭然點了點頭,說:「我也贊同這個理論,一切事物的發展都是周而復始的延續,包括地球也是。所以,在現代人類出現之前,地球上肯定也有過其他不同時期的文明發展,有過其他不同具有智慧具有思想的主宰生命體。
「但是最終,每一個時期每一個階段的文明,都會消失在一次毀滅性的地球大災難之中,例如全球性大地震,大規模火山噴發、洪水傾瀉,還有彗星隕石的強烈撞擊,又或者,氣候突變。而在地球史上,距離現代人類最近的一次毀滅性大災難是——」
「第四紀冰川!」我不禁脫口而出,而與此同時,內心猛地一震,因為在那一瞬間,我立刻聯想到了那些被封存在億萬年冰層之下的三眼胎兒!
「難道……難道TA們竟然是……來自前一代的地球文明……」
我喃喃地說著,有點被這個最終結論震駭到了,河邊和花非花也都擺出一臉非常不可思議的吃驚表情,就好像在聽什麼天方夜譚。
只有蕭然,仍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不緊不慢地說道:「是的,目前看來,只有這個結論是最符合邏輯的。要知道,﹃人類﹄這種生物是在第四紀冰川之後才誕生和發展的,所以,第四紀冰川也被成為﹃人類紀﹄,而在﹃人類紀﹄之前,殘酷的大冰期滅絕了當時地球上幾乎所有的物種,而TA們——」
「而TA們,正是從第四紀冰川裡倖存下來的!」
我忍不住情緒激動地打斷了蕭然的話,放眼看了看四周,一瞬間,凝結在心底裡的謎題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我語速很快地說道:「和人類一樣,TA們應該也是屬於當時地球文明的主宰生命體,TA們擁有智慧,擁有思維,擁有創造能力,甚至……甚至很可能已經進化到了比人類更高的等級,掌握了比人類更先進的科技,直到有一天,毀滅性的大災難突然降臨,整個地球漸漸陷入了萬物無法生存的大冰期。
「為了從極低溫的環境裡逃脫,為了躲避第四紀冰川,TA們想了個辦法,就是從地殼表層,遷徙至地球內部,也就是,地心。」
「啊,就是、就是我們此時此刻所在的這個地方?」河邊突然間恍然。
我點了點頭,道:「恐怕是這樣沒錯,想必TA們在逃難的時候,還帶了一批當時地球上的物種一起躲到地下,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有這麼多奇怪動物的原因,因為這裡,根本就是TA們創造出來的世界!」
河邊一怔,愣愣地看著我,眼神裡充滿了迷惑與驚訝。
花非花歪了下頭,咕噥著說了句:「這裡……這裡是TA們的世界?可是TA們在哪裡呢?難道是躲起來了嗎?」
孰料,話音未落,卻突然聽到蕭然低喝了一聲:「全都趴下!」
我嚇了一跳,剛想問「為什麼」,可是一回頭卻被捂住了嘴巴。
「噓,別說話。」
蕭然從背後按著我的肩膀,我被迫在灌木叢裡蹲了下來。
他在我耳邊低聲說了句:「有人來了。」
什麼?有人來了?
我猛地一驚,回眸,卻看到茂密的樹林深處,隱隱綽綽地出現了一抹人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