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那條青蛇走出《白蛇傳》來到現在……
一個懵懂蛇妖,自我追尋的故事

不知道人間變成什麼樣子了?
又走過千年,小青始終保持156公分的身高和42公斤的體重,
躍上雲端,像個衝浪高手……
但她從來沒想過,法術也有被人類超越的一天!
飛太低會被人瞧見;飛太高又會撞到飛機──飛行術根本施展不開!
現代人有手機──苦練的千里傳音術也是白費工!
禁得起考驗的法術,只剩隱身術、自動剝蛋術和點金術。
學人類過日子?又不是沒經驗,只要把法術收起來就好了。
小青勇敢面對生活,學著做自己:
有看過倒退嚕的蛇嗎?當然是往前衝。
無論是做人或是做蛇,都要努力的往上爬。
做人別喝酒,喝酒別做人!
但她耳畔還是經常響起白素貞的聲音:
做人的個中滋味,得細細品味,總有一天,你會懂得……

作者簡介 施養慧
鹿港人,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致力於童話創作,因為童話是最浪漫的一種文類,不僅讓凡人上山下海,也讓人間成了有情世界。
已出版《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好骨怪成妖記》,《338號養寵物》曾獲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獎。
兒童是國家的希望,也是最純真的人類,可以為他們寫作,是莫大的幸福與榮耀,希望一輩子寫下去。

繪者簡介 繪者簡介
吳羚溦
畢業於英國Kent Institute of Art and Design插畫系及University Of The West England動畫系碩士,擅長以複合媒材創作不同風格的插畫,主要活躍於出版界與廣告界。

 

作者序 難纏的對手
             施養慧

自從友人在蛇年捎來一張自製的賀卡後,我就在心裡養了一條蛇。
那是條深藍色的蛇,身上綴著粉紅色的心形斑點,約末六十公分的身體沒有上膠,蜷曲在碧綠色的卡片上頭,只有頭部輕輕的黏附在卡片上。
那蛇盤在卡片上,盤據在我心裡,牠慢慢的爬,緩緩的游移,終於讓我無法忽視牠的存在,為牠寫了一篇散文〈蛇來我家〉。本以為這樣就可以交差了,不料,牠越養越大,最後竟然成精了,非得人模人樣的面世才行。
豈知我一動手,場景就設定在雷峰塔倒塌的片刻,那時我才知道,原來自己養的那條蛇,已經從它變成牠,再由牠變成她,而她,便是《白蛇傳》裡大名鼎鼎的「小青」。我振筆疾書,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著,故事如行雲流水般的宣洩出來,很快的完成了五千多字的故事,一氣呵成暢快淋漓。
〈小青〉在國語日報連載後,黃莉貞總編希望我將故事變長,於是我繼續養著小青,等她做好準備,便會如同其他故事的主角一般,從我的心中走出,走入故事。
但這次我錯了!
小青可不是個乖乖牌,她才不會束手就擒任我擺布,反倒是我被她耍得團團轉。我看不到她,只知道她蜷縮在烏黑的洞內,冷眼看著我如何編派她的故事。
她用那短篇當餌,引我上鉤;我也只能想方設法,引她出洞。
她對我總是不理不睬,心血來潮才陪我過兩招,冷不防就掃我一尾巴,蓋我一火鍋。我經常被她打趴,在經過無數次看不到盡頭的撞牆期,與信心的蕩然無存後,我只能不斷的砍掉重練。
她早就看透了我,知道我不可能轉頭就走,「因為她實在太迷人了!」所以,儘管我總是灰頭土臉,卻一次又一次的跟她單挑。
有一天,幾近崩潰的我,終於對著她叫囂:「我不可能放過你的!」
她突然撇了一下嘴角,起身,化為人形,跟我相見。此時,距離她面世,已經一年半過去了。
我知道前面是一片蠻荒之地,急著趕路,她卻欲走還留,一會兒賞花,一會兒聽雨,我氣急敗壞又不敢凶她,深怕一個不小心,她又躲回洞裡。
她看著我披荊斬棘,偶而飄來一句:「我可不是那種人」、「我沒那麼懦弱」、「誰會說這種話」、「胡扯個什麼」……
終於,我倆一起走到故事的盡頭,我看著她,又捨不得離開她,只能笑著對她說:「小青啊,你可真是個難纏的對手啊!」

自序  難纏的對手
白蛇傳本事
人妖殊途  
夢蛟   
許仙   
後遺症   
回家   
局外人   
想念的滋味  
紀念冊   
膽小鬼   
有劇本的生活  
藝高人膽大 
跟蹤怪鳥  
現代人的法術 
    
不是人  
五星級別墅 
禁區   
夢蛟的禮物 
捕蛇行動  
巧遇
心病   
雞湯  
現形  
選擇 
做人真好  
記得你   

【外一章】小青的寵物
相遇   
馴服  
黑溜溜的掙扎 
特訓   
獨立生活

白蛇傳本事
有位善心人士贖了一條被捕的白蛇,白蛇被放生後,遁入山林修道,修煉成精後,欲尋恩人報恩,發現恩人已經投胎轉世為宋朝人士「許仙」。
白蛇在因緣際會下收服了青蛇,兩人以姐妹相稱,並各自化為白素貞與小青,同去尋許仙。
姐妹倆來到西湖,趁著陰雨綿綿的天氣跟許仙借傘,白素貞與許仙因而相戀、結婚,兩人婚後幸福美滿,直到許仙在街上巧遇僧人法海。法海告訴許仙,他的妻子是蛇精,可讓其妻在端午節喝下雄黃酒,便知真假。
白素貞喝了酒後,果真現出原形,醒來後驚覺許仙已被自己嚇死,便冒死盜仙草救許仙。許仙活轉後,依然深愛著白素貞,法海認為他執迷不悟,便挾持許仙至金山寺且逼其出家。
白素貞與小青引西湖的水倒灌金山寺,許仙趁亂逃離,並與白素貞在斷橋相會。白素貞與法海對峙,因為臨盆而體力不濟,最後被收在缽中,鎮於雷峰塔下。
白蛇向法海求情,法海說除非塔前的鐵樹開花,否則白蛇將永鎮雷峰塔下。
白蛇之子許士林,字夢蛟,由許仙與小青共同撫養。二十年後,夢蛟高中狀元,將皇帝御賜的「簪花」插在鐵樹上,鐵樹終於開花,白蛇重出雷峰塔。

人妖殊途
 小青雙膝微蹲,一躍上天,腰間的玉佩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黑色的髮絲、綠色的髮帶與碧綠色的裙擺,一起迎風飛揚。
她喜歡在空中翱翔,享受涼風輕撫雙頰的舒爽,還有恣意在氣流中載浮載沉的快感,彷彿一隻幸福的青鳥。
她特意繞道竹林,聆聽竹子在風中吟唱的聲音,最後佇立在一潭清澈的池邊,遙望著遠方。
一隻突如其來的豆娘,吸引了小青的視線,原本平靜無波的池水,泛起了一陣小小的漣漪,小青想起了白素貞,朝著潭水丟入一顆石頭,說:「做人真有這麼好嗎?」
xxx     xxx      xxx
記得夢蛟高中狀元那天,她跟許仙父子興奮得一夜都沒闔眼,三人說說笑笑過了一晚,隔天天還沒亮,雷峰塔外就站了三個朦朧的身影。
一身紅袍的是新科狀元夢蛟,白衣白褲的是許仙,而那個終年不變的淺綠色身影,就是小青。
「哈啾!」早秋的涼意傳來,小青一邊擺設香案,一邊想著,「二十年了!」
二十年過去了,小青始終保持著156公分的身高與42公斤的體重。烏黑的秀髮配上一張瓜子臉,水嫩的皮膚與靈活的雙眼,活脫脫是個十八歲的妙齡少女。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是許仙的女兒、夢蛟的妹妹。
小青將點好的香交給夢蛟,看夢蛟對著老天祝禱,忍不住紅了眼眶,「姐姐!我們的蛟兒長大了!他很爭氣,沒有讓我們失望。」
夢蛟果然是個狀元才,先是感謝老天的庇佑與厚愛,讓他高中狀元;接著為他的娘親辯護求情,說得字字血淚,懇切動人。
最後夢蛟對著塔內的母親大聲稟報他高中一事,接著是許仙,最後是她,三人該說的都說了,該流的淚也流了。
「蛟兒,就是這株。」小青指著一旁的鐵樹。
當年白素貞向法海求情,法海便指著那株鐵樹說:「除非此樹開花,否則你將永鎮雷峰塔下。」
夢蛟摘下帽上御賜的簪花,別在鐵樹上說:「娘,蛟兒來救你了!」
他們三個豎起了耳朵,全神貫注的望著雷峰塔,就怕一眨眼,錯過了迎接白娘子的時刻……
秋風徐徐的吹著,空氣中繚繞著一股清香,除了偶而飄過的落葉,雷峰塔依然不動如山。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法海這個死禿驢!」小青忍不住率先發難。
「娘子,娘子!」許仙也忍不住上前,使勁的敲著門喊:「鐵樹開花了,你快出來呀!」
夢蛟將袍子一掀,往地上一跪,雙手抱拳說:「君子一諾千金,無論是神、是僧,都要守信用。當年法海曾經允諾,『鐵樹開花,便是白娘娘重見天日之時』,請菩薩為白娘娘作主!」
「喀噠~」一顆小石頭滾到夢蛟的腳邊。
塔外的三人興奮的對望著,接著,「喀噠、喀噠!」持續墜落的碎石,將他們驅趕至安全地帶,最後,「轟隆!」一聲巨響,巍峨的八角型寶塔,瞬間崩塌了。
崩落的磚塊與木片,揚起了漫天塵埃。小青踮起腳尖,睜大了雙眼,想望穿眼前的一切,待塵埃慢慢落定,她的心跳也隨之加快了起來。
她終於瞧見那雙熟悉的鞋子,那雙由她親手縫製的繡花鞋,依然是那麼的潔白素淨。
「娘!」
夢蛟搶先一步,衝過去擁抱白娘娘,接著是小青和許仙一前一後奔向久違的白素貞。
他們四人圍成一個圈圈,眼裡滿是晶瑩的淚珠,就像含沙的貝殼,互相傾吐著這些年來的痛苦與滄桑。
「娘!我終於見到您了!」
「好孩子!」白素貞緊握著夢蛟的手。
多麼漫長的二十年哪!
二十年,足夠讓夢蛟從嬰兒蛻變成少年;讓許仙從壯年步入老年,而小青與白素貞卻依舊貌美如昔,青春永駐。
白素貞淚眼婆娑的看著許仙和夢蛟,久久才將眼波流轉到她的身上,柔聲叫道:「小青。」
自從跟姐姐分開,小青就學會了在難過的時候流淚;現在她又發現,原來高興至極也是可以淚流滿面。
「謝謝你照顧夢蛟。」
「姐姐怎麼這麼說?夢蛟就像我的親生兒子……」
「不!這句謝謝是不能少的。」
「先回家再說吧!」許仙說。
「是啊!娘,我們回家吧!」夢蛟一手挽著他娘,一手挽著小青。
白素貞笑了笑,執起了小青的手說:「小青,這些年辛苦你了!」
「姐姐!你怎麼又這麼說?」
「是該好好的謝謝你,沒有你,夢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沒有你,我不可能放心的待在裡面。我……我必須讓你知道,現在的我已經法力盡失了。」
「為什麼?」小青難以置信的大叫。
「當我選擇踏出這扇門,就變成凡人了。我會逐漸的衰老、死亡,接著墮入輪迴。」
「你不用這樣啊!」小青慌張的說:「蛟兒雖然長大了,你依然可以遊走三界之外,不需要變成人,墮入輪迴呀!」
白素貞看著小青,露出堅毅的眼神說:「我讓相公和蛟兒等太久了,這次我要做個平凡的人,陪著他們一起老去。」
「做人、做人,你一心一意就想做人,做人會老、會死,到底有什麼好的?」
白素貞握著小青的手,「做人的箇中滋味,你得自己想,細細品味,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小青甩開白素貞的手說:「你變成凡人,那我怎麼辦?」
「你自己要多珍重!今後……今後我們人妖殊途,你就不要再掛念我了。」
「這是什麼意思?」小青問。
「就是……以後我們不要再見面了。」白素貞看著遠方說。
「娘!」夢蛟抓著白素貞的手喊著。
「大人的事,你不要插手。」白素貞說。
「娘子,小青……」許仙支支吾吾的說:「小青這些年來盡心盡力……」
「我知道,沒有小青,我們就沒有團圓的一天,但是我有我的難處。小青,你知道姐姐對你是萬分的感激與百般的不捨。並非我無情,而是菩薩要我斷念,要我斷了過去的恩怨,才能成為真正的人。」
小青呆呆的愣在原地,她怎麼也想不到好不容易盼到這一天,當這天真的來了,卻是這樣的結局。
「小青,」白素貞拉起小青的手說:「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懂!」小青把白素貞的手推開。
「我們姐妹一場,希望你能夠理解和成全。」白素貞又說。
「當然!我哪一次不是聽你的?」小青說完,轉身就走,心裡想的是,「你都把菩薩搬出來了,我還能說什麼?」
「青姨,」夢蛟追上來,抓著她的手說:「您別走!」
「蛟兒,放手!」白素貞跟小青不約而同的叫。
小青非常清楚,即使她今天留下來了,白素貞也會千方百計的趕她走;夢蛟再怎麼孝順,夾在兩個娘之間,肯定不會快活。
許仙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她和許仙向來情同兄妹,但白娘子一出現,他結巴的老毛病又犯了。
「姐夫,」小青看著許仙說:「你好好保重!」
「小青……」許仙那尷尬無助的表情又回來了,這表情她已經有二十年不見了!
「放心,我沒事的!」小青笑得瀟灑。
「蛟兒,」小青握著夢蛟的手說:「好好孝順你爹娘,我很高興有這個緣分當你二十年的阿姨……」
「不!青姨,您不只是我的青姨,您也是我的娘!」夢蛟淚流滿面的說。
小青的心抽動了一下,堆著滿臉的笑容說:「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別哭了!」她為夢蛟拭去淚水,「像個男子漢!不用為我擔心,我會好好的。記住,」小青瞄了白素貞一眼:「將來娶個人類當妻子,千萬別娶妖!」
小青說完,轉頭對著一臉鐵青的白素貞說:「姐姐放心,在你有生之年,絕對不會再見到我。」
「姐夫、蛟兒,我去了!」小青帥氣的轉身,接著「咻!」一聲,從此失去了蹤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