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正三角形不存在:靈能數學家鳴神佐久的算式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想要體驗「活見鬼」?
今晚,一起來嘗試「片化妝」吧……

《驚嘆號》系列天才作家,全新型態靈異推理小說!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消暑」推薦!


在紙筆的誤差下,你畫不出真正的正三角形,
但它的概念卻真實存在於數學原理中。
幽靈也是如此,不管你看不看得見,
它一直都在你身邊……


第一天夢裡,一隻塗了紅色指甲油的手敲響了我的房門……
第二天夢裡,手的主人露出了半張膚色慘白的臉……
第三天夢裡,我發現這張臉的主人就是我自己,穿著我從沒有看過的紅色洋裝,在那一瞬間,我知道我非得殺了她不可!

如果不是「想碰到鬼」,佳奈美可能永遠不會跟據說「看得到鬼」的同班帥哥雄作說話,也不會認識雄作的哥哥鳴神佐久——一位可以用數學來解釋靈異現象的「靈能數學家」,當然更不會接觸到「片化妝」這種招魂術。
不需要什麼困難的技巧,連續三天,佳奈美半夜對著鏡子,在自己的半邊臉上化妝,果然讓她如願以償地看到了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
佳奈美把自己的體驗告訴雄作,沒想到雄作卻勃然大怒,還說佐久騙了她,讓她惹上了大麻煩!究竟,好奇會讓佳奈美付出什麼難以想像的代價呢?
二宮敦人
日本新生代恐怖小說和推理小說作家,1985年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系畢業後,從事手機內容創作。
他在手機小說網站上發表恐怖小說造成話題,擁有極高人氣,2009年以《驚嘆號》系列正式出道,並創下直逼20萬冊的暢銷佳績。
另著有《是我殺的×7》、《暗黑學校》、《惡夜獵殺》、《差勁男友》、《超巨大密室殺人事件》、《18禁日記》等書。


譯者介紹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蟹膏》、《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鳥人計畫》、《烏鴉的拇指》、《夜市》、《光之國度》、《蟬時雨》、《劍客生涯》系列、《新選組血風錄》等書。
大家好。
我叫猿倉佳奈美。
從今年春天起,我成了一名大學生,在大學參加靈異現象研究會。
你相信靈嗎?
有人有靈能感應,有人沒有;有人相信靈的存在,有人不信。
我原本屬於「沒有靈能感應,但相信靈的存在」這種類型的人。
不過,說來還真是不可思議。聽某人(就是因為他,我才會加入靈異現象研究會)說過之後,我這才感到疑惑,為什麼「明明沒有靈能感應,卻信相有靈的存在」呢?
如果沒有靈能感應,就看不見實際的靈,所能得到的資訊,頂多只算是以靈當題材的故事或傳聞罷了。但我在墓地裡會莫名感到緊張,只要看到動物屍體,就會默默雙手合十,心中對靈的存在深信不疑。
或許這就像我雖然從沒去過美國,卻不曾懷疑過它的存在一樣。
只不過,好像還有其他原因。
最近我聽那個人說,相信靈,或是覺得有這樣的東西存在一點都不足為奇……這就算是一種靈能感應。
那個人說,這是「讓靈看見自己的力量」。
舉例來說,當你有點相信靈的時候,靈也能就此認識到你的存在。如果你深信不疑,靈便會清楚的認識你,如果你只是對靈略感興趣,靈對你只就會有模糊的認識。
這不是「看見靈的力量」,而是「讓靈看見自己的力量」。怎麼說好呢,這是一種感覺有點被動的才能。
靈在看著你。
靈會發現你。
靈「看人的能力」也有強弱之分。如果靈「看人的能力」夠強,或許你的模樣就能更鮮明的呈現,而靈也會對你感興趣,前來接近你。
或許此刻靈就在你背後……。
唯有這麼想的時候,背後的靈才會轉頭望向你。

不過,我們人也是這樣。
例如在電車裡,注意到前方座位有人時,這股意念也會傳達給對方,或許還會四目交接。但如果將乘客連同前座都看作是背景,雙方應該就不太會有目光交會。
就類似這樣的情況,我莫名有種心領神會的感覺。
人和靈都遵從著同樣一套規則。
那個人是這樣說的。
合乎邏輯,而且正確,像數學般合情合理的存在,這就是靈,同時也是人。人死後,就只是變成靈罷了,原本的個性豈會就此改變,靈和人的本質根本完全相同,所以一點都沒必要害怕。

我愈來愈搞不懂他到底想說些什麼。抱歉,我已無法歸納整理,腦中開始一片混亂。

重來一下。
話說回來,這本筆記是我為了寫下高中時代的體驗而買的。如今回頭來看,當時發生的事還真是不可思議,為了好好加以整理保存,我才想到要寫進筆記本中。
以時間來說,那是在我高二那年的七月中旬到八月底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
……我愈來愈緊張了。
我能全部都寫下來嗎?要寫到什麼程度呢?連那些令人難為情的事也要寫嗎?
算了,反正我也不打算給人看,就寫吧。

有時採日記的形式,有時採小說的形式,採取不同的寫法。要是顯得有點混亂,請見諒。
筆記1
關於正三角形的存在論與靈的存在論之間的同質性
那是我高二那年七月中旬的事。
如今回想,當時我會顯得那麼積極真的很反常。就算有人說我個性變了,我也能接受。

那天,我不斷在找適當的時機。
要主動跟同班卻從未說過話的男生講話需要勇氣,上課時我不時偷瞄他,而漸漸的,他也開始提高警覺,就像感覺被什麼怪人給盯上似的,就在這時,下課鐘聲響起。
「鳴神同學!我們一起回家吧!」
眼下是唯一機會。
我有點……不,是非常唐突的向前和他搭話。
「……原來是猿倉啊。」
「嘿嘿。」
面對因詫異而蹙眉的他,我硬擠出笑容來。
「幹嘛這樣嘻皮笑臉的?妳搞什麼啊,很噁心耶。」
我迅速將桌上的東西收進書包裡,就像要朝坐我斜後方的他衝去般,來到他面前。
「是因為……我今天很想和你說話!不行嗎?」
「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那是一成納悶、二成不悅、七成提防的表情。看了之後我猛然想起,鳴神很討厭別人以姓氏稱呼他,這是萌子說的,這下糟了。
「回家時,我們順道去喝杯茶吧?雄作同學。」
他嘆了口氣,站起身。
「還突然改變稱呼呢……妳是突然想到的對吧?」
他頭部的位置猛然來到我上方,沒想到他這麼高。
「如果只是喝杯茶是無妨啦……」
「太好了!那我們去站前吧,雄作同學。」
「別人這樣叫我,我一樣不喜歡。」
他如此說道,低頭俯視著我。
「咦,是這樣嗎?那我該怎麼稱呼你?」
「叫我雄就行了。」
還真簡潔呢。
他本名叫鳴神雄作。這麼一來,不就只剩全名的25%嗎。

初夏的吉祥寺,雄在路上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增量型的罐裝可樂。天氣確實炎熱,但我從沒喝完過一整罐增量型可樂,我望著對可樂展開牛飲的雄,心裡微微對他產生一股敬意。
「猿倉,妳要跟我說什麼?」
「呃……我想問你一件事。」
我大感苦惱,不如該如何啟齒。
「猿倉,妳想問我什麼?」
「啊,你也可以直呼我名字沒關係。」
「妳的名字叫佳奈美對吧?」
「叫我佳奈就行了。」
「……佳奈。」
「對對對。」
「那麼,妳到底要問什麼。」
唔,如果可以,我希望等走進咖啡廳後再步入正題。等他沒辦法逃跑後,再開始談。我懷著「你可別生氣哦」的眼神抬眼望著他,開始道出始末。
「雄,我問你哦……聽說你有靈能感應?」
雄皺起眉頭。
他發出一聲輕嘆,就像是在說──又是這件事。
「妳要談的就是這件事?」
「嗯,我對超自然的事很感興趣。」
雄徒手將喝完的空罐壓扁。
「佳奈,妳應該沒有靈能感應吧?」
「嗯!」
我朝氣十足的應道。雖然一點都不值得驕傲,不過我的靈能感應趨近於零。
「我猜也是。」
「為了想親眼目睹靈的存在,我曾經到傳說的鬼屋,或是靈異照片拍攝地點探險,但什麼都感覺不到。」
雄為之傻眼。
「我無論如何都想知道那個世界的事!我聽萌子說……啊,萌子是我朋友,隔壁班的。聽萌子說你有靈能感應,所以我才想……你或許可以告訴我……」
面對他向我投射的冷峻目光,我說話愈來愈小聲。
「如果妳看不到,那再好不過了。」
雄拿著空罐走向垃圾桶。來到半途,他發現桶口寫著「空瓶」,就此縮手,改為環視四周,發現寫有「空罐」的垃圾桶,才丟進裡頭,發出噹瑯的一聲清響。
「就算看得到靈,也不會有什麼好事……有時反而會造成困擾。」
「果、果然沒錯!最好不要看到的東西,真的存在對吧!」
「不,妳別這樣一口咬定……」
我怎麼能不一口咬定呢?雄真的看得到,看得到靈。好厲害,他真的看得到!
「跟沒有靈能感應的人談靈的話題,有點麻煩呢……」
雄喃喃低語道。我不予理會,繼續追問。
「我問你哦,現在這附近有靈嗎?」
「很多。」
雄接著回答道。
「喏,像是那根電線桿旁。」
他指向我身旁。我不自主的往後躍飛,重新望向該處,但什麼也沒看到。又黑又髒的電線桿上,只傳來陣陣蟬鳴。
「……有什麼樣的靈?」
「嗯~是名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
我無意義的跟著重複說了一遍。
「可能要去公司或者是回家,總之,他正打算前往某處,不過他好像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兒,顯得不知所措。走沒幾步就停下來,不斷重複說著『我該往哪兒走好呢』。」
我聽雄這樣描述,自行在腦中想像一名迷了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男幽靈。
「……」
雄嘆了口氣。
「他或許是想回家。」
「他回不去嗎?」
「成了靈,就不再是人,會失去肉體的外形,思緒也將逐漸飛散。就算他有回家的想法,也不知道該怎麼走,家在哪裡,甚至連家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這些資訊都會消失,就像程式陷在迴圈裡的電腦一樣,只能反覆進行無意義的行為。」
雄語氣平淡的說道。
「感覺還真悲傷呢。」
明明想回家,卻回不了,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想起小時候在巨大的量販店內和父母走失時,那股不知如何是好的不安情緒,我為之顫抖。
「心靈可以慢慢構築,而在消失時,同樣也是慢慢失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像那樣的靈,我看多了,雄很無情的如此說道。
「不過,那並不是惡靈,它會就這樣慢慢『溶入』世界中。」
「是這樣嗎?」
「嗯,事實上,他的腳正在溶化。」
「溶化……?」
嗯,從腳開始──雄搔著臉說道。
「妳覺得自己的身體是『這種形狀』對吧?」
「咦?是啊。」
「這種感覺會成為靈體的外形。如果擁有肉體,靈體的形狀也會是那樣,但如果肉體消失了呢?」
「就只能憑感覺去創造形體嗎……?」
「沒錯,問題是這種感覺其實很模糊,例如我們閉上眼睛,試著去想像自己的模樣,很困難吧?如果是臉、上半身、雙手,倒還不難想像,但是像腳尖、髮梢,妳能想像嗎?」
「嗯……可能沒辦法吧。」
「嗯,大部分人都是從某個部位開始印象變得模糊。感覺逐漸變得朦朧,而靈體的輪廓也就此跟著變模糊,我稱之為『溶化』。」
「啊,原來如此!所以鬼魂才都沒有腳嘍?」
「很多都沒有腳,腳不太容易想像。」
當時我的雙眼一定是充滿光輝。
「太、太厲害了!原來是這個原因!」
「此外也有不少是從髮梢開始模糊溶解,或是從背部開始溶解,有的則是雙手都是右手,我猜是因為對自己慣用的右手印象深刻的緣故。」
「原來如此。」
「大部分靈會隨著死亡後時間的經過,印象逐漸轉淡……然後自己與世界的分界線就此消失,完全『溶化』,最後就此消失無形。」
「嗯……這表示,有腳的靈都不存在嘍?」
「……有。」
雄微微皺眉。
「哦,真的有啊?」
「雖然有,但不多。大部分都是很難纏的靈,連腳都能清楚想像出來的傢伙,特別執著,所以才難纏。因為他們在生前便一再確認自己腳的形狀,像這種傢伙往往很難『溶化』。」
「你指的是有危險的靈對吧?」
「沒錯。」
「如果看到長腳的靈,我不會靠近。」
「聰明,不過還有更危險的。」
「咦?有的還長尾巴嗎?」
「是會變形的傢伙。例如對自己的腳原本的形狀存有一份病態的自卑,靈體就會變形,變出和原本的腳不同的模樣。靈體的意念會超越現實的肉體,呈現出具體的形狀。」
「會變成一雙美腿嗎?」
雄緊緊皺眉。
「不會。」
「不然會變成怎樣?會變成怎樣?」
「想變出美腿的想法,未必是對美腿的印象,那大多是對擁有理想雙腿的人所存有的一份嫉妒、怨恨、憤怒。這真的很慘,原本應該長腳的部位,卻長出了奇怪的東西,只能形容那是一種惡意的展現……」
「是、是怎樣的東西?」
「這麼一來,他們便不會『溶化』,而是一再變形,變得愈來愈不像人。看得到靈最讓人痛苦的地方,就是看到這種傢伙的時候……不過我早習慣了。」
雄並未清楚回答我的問題。
「真有意思,你再多說一點給我聽嘛!」
「不要。」
我又不是為了取悅妳才說這些話。雄給人這種感覺,他板起臉孔。
「還有沒有其他的?例如會附身在人身上的惡靈,你遇見過嗎?」
「有啊。」
「嚇,太酷了!那你驅除過惡靈嗎?」
「如果是在現場目睹的話……」
「請詳細告訴我當時的情形!」
「……」
雄停下腳步,沉默不語,毫不掩飾他的不悅。
「啊……對不起。」
我感覺到氣氛變得不太對勁,急忙道歉。
「妳別再問了。」雄說。「妳抱持這種心態問東問西,我很傷筋呢。靈並不是娛樂的對象,而是人們生前的業、想法,以及心靈的展現。只是一味感到害怕、有趣,而對這個層面漠不關心的人,我不喜歡。」
雄連珠砲似的說道,說完後緊抿雙脣。
我反省自己的失言,深深低著頭。
「對、對不起,我……」
「關於靈的事多得數不清,但這和我的人生有緊密的關聯,可不光只是有趣。」
雄接著道。
「要是有人突然一直向妳詢問一些很私密的事,妳也會感到排斥吧?這種事,不會隨便跟不是自己朋友的外人說,我希望妳至少要懂得這點禮貌分寸。」
「嗯,我明白……」
「妳知道就好。」
雄再次邁步前行,我迅速繞到他前方。他為之一怔,我則是正面望著他說道:
「這樣的話,那請先和我當朋友吧。」
「咦……」
雄那對茶褐色的眼珠凝視著我。
「不、不行嗎?」
「……」
雄張著嘴,神情茫然的望著我低語道:
「真是個怪人。」

「我成功了!」
我在咖啡廳裡向萌子報告。
「妳在高興個什麼勁啊,妳一開始不是說要帶他來這裡嗎?妳讓他跑了耶。」
萌子面露苦笑,手指纏繞著他染色的褐髮,不住把玩。
「不過,我要和他當朋友的事,他同意了,我往前邁進了一步!」
我比出勝利姿勢。
「的確,就個性怯縮的妳來說,這次確實很賣力。」
我就說吧,我也覺得自己表現得很棒。
「我當時緊張得滿臉出汗呢。」
「佳奈,妳太熱血,太熱情了。」
萌子不知從哪兒取出一把扇子,朝我搧風。
「萌子,謝謝妳。雄……鳴神同學他有靈能感應的事,我之前都不知道呢。虧我從高一開始就一直和他同班,真教人意外。」
「咦,他很有名呢,有很多關於他的傳聞。不管怎樣,妳能找到機會和他搭話,真是太好了。」
「嗯!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我聽他提到和靈有關的事,太酷了。」
「恭喜妳啊。說到靈,他哥哥好像更厲害呢!」
「哥哥?」
「沒錯。鳴神同學的哥哥,有很強的靈能感應,聽說是一位祈禱師。」
「那是什麼啊?好酷。」
「我姐姐在一橋大學念社會學系,鳴神同學的哥哥則是念那裡的數學系。他在大學裡也是某個圈子的名人,似乎是個怪人。」
「哦,在大學裡……」
大學,一個完全無法想像的世界。
「還有一個更機密的消息,這也是從我姐姐那裡聽來的。聽說鳴神同學的家族,從他們歷代祖先開始,男人天生就都具有靈能感應。」
我忍不住趨身向前。
「這什麼啊!他們這個家族是不是大有來頭?」
「好像是。不過,是不是真有其事,我也不清楚。」
「噢~真想成為他們家的一分子。」
「妳在胡說些什麼啊。」
萌子放聲大笑。
「我好想見他哥哥一面哦。」
「我也滿感興趣的。」
「好想再多聽一點和靈有關的事。」
我說完後,萌子的表情變得有點奇怪。
「不過佳奈,靈這種東西,不會有危險嗎?」
嘖嘖嘖。我擺動食指。
「呵呵呵,其實我已經悄悄沉迷其中了。」
「本以為妳會排斥呢,因為妳膽子很小。」
「是啊,我膽子小,這是事實。」
的確,我生性膽小,但我想看鬼魂的欲望,勝過我的膽小,甚至很想要有一次可怕的體驗。
「萌子,要怎樣才能和鳴神同學以及他哥哥成為好朋友啊?」
我像在撒嬌般,整個人趴在桌子上說道。
「這我哪知道啊,妳要不要試著常和他一起走路回家?」
萌子把玩著手機,顯得意興闌珊。
「我是有這個打算啦……」
「或者是,乾脆捲入什麼和靈有關的危險中吧。」
「咦?」
「要是妳真的發現什麼危險的惡靈,鳴神同學也會拿出認真的態度前來救妳吧,搞不好連他哥哥也會出動哦。」
噢,原來是這麼回事。
「竟然還有這麼一招!」
我霍然起身。
「咦?我是開玩笑的……妳該不會當真吧?」
「萌子,我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等一下!不能這麼做啦!」
「不,我已做好心理準備,成功多少得伴隨著一些風險。」
我自顧自的點頭,緊緊握拳。略顯退縮的萌子,一直催我坐下。
我緩緩坐下,向萌子問道:
「……可是,那麼危險的惡靈,我要怎麼發現?」
「這我哪知道啊……」

「鳴……雄,我們一起走吧。」
我今天同樣主動跟雄搭話,雄將教科書放進書包裡,略顯為難的應道「可以啊……」。在全班同學好奇目光的注視下,我們一起步出教室。
「妳還真不死心。」
「因為我想多聽一些關於靈的事嘛。」
雄將他品味不錯的黑色書包隨手夾在腋下,哼了一聲。
「不過,我不想告訴妳和靈有關的事。」
真可惡。不過,我嚥下了這口氣,以笑臉回應。
「沒關係,因為我們是朋友,就開心的聊你想說的事吧。」
雄望了我一眼,再度低聲說了一聲「真是個怪人」。
「駒場(※學校名。),加油,加油!」
在前往車站的路上,棒球社的人從我們身旁跑過,伴隨著氣勢十足的吆喝聲。在這種大熱天下,一群穿著汗衫四處奔跑的男生讓一陣土味和汗臭味從旁飄過。
「對了,雄,你沒加入社團對吧?」
「嗯。」
「為什麼?我看你運動方面好像還挺擅長的啊。」
雄擁有一身絕佳的體格,運動神經也很不錯。記得在運動會時,他還混在田徑隊裡參加接力賽跑。
「是不討厭,不過我得打工。」
「這樣啊,是因為想存錢買什麼東西嗎?」
「不,是為了賺生活費。」
他冷冷的說道,在自動販賣機前停下腳步。
「要喝嗎?」
他投了幾枚硬幣,轉頭望向我。
「咦?那就……果汁牛奶好了。」
在傳出匡啷一聲的同時,雄蹲下身,從取物口拿起飲料,遞給了我,一股舒服的冰涼感在我手中擴散開來。
「謝謝……」
「這算是我們交朋友的儀式,因為今天我剛領薪水。」
雄買了一罐增量的碳酸飲料,馬上便打開拉環牛飲了起來。我莫名其妙緊張起來,以透明吸管插進銀色的吸管孔覆膜內,喝了一口,那柔美的甘甜令人心曠神怡。
「你說生活費,是要貼補家用嗎?」
「不,因為我一個人住。」
「咦?為什麼?」
「嗯,我離家出走,為了不想待在那個家。」
雄說得神色自若,才高二的學生自己一個人住?靠打工賺生活費?
「好厲害,你好成熟哦。」
「說什麼呢。」
雄露出一口皓齒,莞爾一笑。
「可以在車站前順道繞去超級市場嗎?我家裡快沒米了。」
「沒、沒關係。」
感覺他說出了奇怪的話來。
他自己煮飯,太厲害了。與我這種住在爸爸家裡,吃媽媽煮的飯,養尊處優的人相比,他遠遠成熟多了,我對他感到由衷的尊敬。
「你這樣真好,我也好像離家出走哦。」
我低著頭說,雄聽了之後笑了。
「妳這種反應還真少見,一般人聽到離家出走,往往會有負面印象。」
「咦,會嗎?我一直很想試著自己一個人生活,既自由,又快樂。這並非表示我對父母有什麼不滿,只是有時會覺得很煩。」
「對吧,這種感覺我懂。我老家的生活太過僵硬死板,教人待不下去。」
「哦~雄,你老家在哪兒啊?」
「我老家在仙台,不過,是位於深山的鄉下地方。」
「那裡有妖怪嗎?」
「妳不要這樣兩眼發亮好不好,別想就此把話題轉向那邊。」
「抱、抱歉。」
「那裡的自然景觀多樣,食物也好吃,是個很棒的地方。不過,因為從早到晚都泡在數學裡頭,所以對那裡沒什麼好印象。」
雄搔著他那頭短髮。
「泡在數學裡頭?」
「嗯,我爺爺是個數學迷,老愛教孫子數學。但我討厭那種滿是理論的學問,我最排斥了。」
「我也是,光看到數字排列就頭疼。」
「對吧?感覺就像外星人的語言。再加上我哥很喜歡數學,這樣反而突顯出我的沒用,我常偷懶沒寫作業,在筆記本上塗鴉,真是懷念啊。」
雄手摸著下巴如此說道。和之前相比,我們之間的感情變好了呢,我暗自發出會心的微笑。
「怎樣的塗鴉?」
雄望了我一眼,對我說道:
「……我的朋友們看不到,但我卻看得到的東西,我把它畫了下來。」
那不就是……。
「你畫幽靈是嗎?好酷哦!可以讓我看看那本筆記吧?」
雄皺起眉頭,一副覺得很麻煩的神情。
「不要,那種小時候畫的畫,很丟臉耶。」
「哇,真小家子氣。」
「沒什麼,這只是我拒絕妳的藉口。要和妳談那些事,憑妳和我的交情還不夠呢。」
雄一臉嫌棄,嘴角輕笑。可惡!
每次差點聊到我喜歡的話題時,他總是這樣。
見我氣得鼓起腮幫子,雄便會笑著說:
「妳只要慢慢和我混熟不就行了嗎?希望在畢業前能趕上。」
臭小子,耍我當樂趣,竟然玩弄我對靈的純情,真是個小惡魔。
「那麼,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一件事。」
我以略微強硬的口吻說道。
「什麼事?」
「我想遇見危險的惡靈,要怎樣才會遇上?」
你一定知道吧?在半生氣的衝動下,我開門見山的問了他這麼一句。等問到後,我就要實際執行。雄,我要把你也拖下水,然後聽你說那些有趣的事蹟。
見我定睛瞪視著他,雄就此停步,他以出奇嚴肅的神情回答道:
「喂,別亂說。」
「……?」
「妳要是說這種話……」
在日光都快要將柏油路曬焦的大熱天下,感覺就像突然從某處吹來一陣冷風。
「真的會把那東西引過來哦。」
雄的眼眸無比清澈。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