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十宗罪前傳(上):罪惡之子
  • 十宗罪前傳(上):罪惡之子

  • 系列名:Scary
  • ISBN13:9789869540643
  • 出版社:月之海
  • 作者:蜘蛛
  • 裝訂/頁數:平裝/176頁
  • 規格:21cm*14.8cm*1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1/0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黑暗,在腳底下竊竊私語……
這世間見不得光的醜惡與絕望,正朝著深淵匯集。

蜈蚣、巨鼠、毒品,罪惡在下水道中橫流,
掀開人孔蓋,一探犯罪者的地底王國。

遺落天地的棄兒,迥然不同的生命際遇。他在派出所長大,開口說的第一個字是槍,如兒時他對員警養母的宣告,他成長為一名優秀的警察;他在監獄出生,罪犯是他的父與母,他在犯人的影子裡學爬,習得種種犯罪手段。兩人的出生,預示著對立,而時間正緩緩前行……

一場規模盛大的劫獄大案,歹徒先在東郊引起爆炸,而後二十多名武裝犯罪分子衝入西郊監獄,意圖營救一名因販毒被捕的通緝犯,警匪雙方發生激烈槍戰,最終劫獄失敗,犯罪分子四散逃竄。為了追緝其背後隱藏著的巨大犯罪集團,警方遴選出三名警界的精英,周興興、畫龍、寒冰遇,臥底潛入那陰暗、不為人知的地下世界。

在臥底的調查之下,警方掌握了犯罪集團的地下據點,出動了大量警力,封鎖每一個可能的出入口。命運之輪轉動,一個天賦卓越的刑警,一個天才機敏的罪犯,在滿是汙穢、惡臭的下水道裡,迎來他們的第一次正面對決……

詭徒在惡夜裡狂歡,將人性踩踏進泥濘裡深埋。

蜘蛛
對於黑暗的探索,我從未放棄。為了學習飛翔,我拜魚為師。

我寫作的時候,頭頂沒有太陽,所以我坐在黑暗之中,點燃了自己。藉著這點卑微之光,走進地獄深處。

正如我在《罪全書》的序言裡所說的那樣:
「嘗嘗天堂裡的蘋果有什麼了不起,我要嘗嘗地獄裡的蘋果。黑暗裡有黑色的火焰,只有目光敏銳的人才可以捕捉到。有時我們的眼睛可以看見宇宙,卻看不見社會底層最悲慘的世界。」

多少個無眠的夜晚,一個巨人,站在街頭,牽著木馬,等待開花。

我寫作,我就是上帝,我赦免一切人,一切罪。

原名王黎偉,生於山東,知名驚悚作家,天涯「舞文弄墨」首席版主。

著有《十宗罪》系列、《罪全書》、《秦書》等。

目錄
前言
一  監獄之子 
  第一章  犯罪天才
  第二章  天生警察
  第三章  滅門慘案
  第四章  經典越獄
二  驚天大盜
  第五章  妓女金珠
  第六章  四十大盜
  第七章  盜亦有道
  第八章  地下王國
三  殭屍娃娃
  第九章  尋人啟事
  第十章  人販丐幫
  第十一章  採生折割
  第十二章  華城車站
四  侏儒情懷(上)
  第十三章  街頭鬥毆 
  第十四章  幾句對話

淄陽郊區有一所廢棄的危樓,周圍很荒涼,樓前雜草叢生,樓後是一片墓地。這棟樓白天看起來破舊不堪,到了夜晚則顯得陰森恐怖。
清明節前,兩個工人住進了樓裡。
他們的工作是修復被雨沖毀的墳地,剷除雜草。樓分兩層,工人住在一樓。當晚,兩個工人大醉,夜裡似乎聽到樓上有人在哭。
到了午夜,一個工人出去上廁所,背後突然傳來尖銳的慘叫聲,接著是抽搐掙扎的聲音,而後萬籟俱寂。他大著膽子衝進樓內,看見另一個工人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睛暴突,口鼻流出鮮血。 
樓內有鬼的說法迅速傳開,再也沒有人敢去那裡,墓地的管理單位不得不出重金招聘,三天過去,只有一個剛剛出獄的犯人願意前往。 
犯人叫黃仁發。
黃仁發提出兩個要求:「給我根棍子,給我兩倍的錢。」
管理單位經過考慮,答應了。
棍子是用來打鬼的。若是女鬼呢,黃仁發嘿嘿一笑。

暮色蒼茫,樓內的血腥味已經很淡,幾隻蝙蝠飛進飛出。
黃仁發幹完一天的活,收拾好地鋪,在地鋪周圍擺放了一些塑膠紙,他關緊門,並在門後放了個酒瓶。有經驗的小偷都會這麼做,如果有人進來,他會立刻發覺。
黃仁發抱著棍子睡著了,他不知道他躺的地方就是那工人死的地方。
午夜,門緩緩開了,酒瓶倒地,發出清脆的聲響。黃仁發立刻坐起來,握緊棍子──然而,沒有人,只有冷風吹進屋裡。
黃仁發鬆了一口氣,突然,塑膠紙發出一陣「嘩啦啦」的聲響,似乎有腳步踩在了上面。黃仁發瞪大眼睛,屋裡確實沒人,空蕩蕩的。那聲音在他面前停了,房間裡死一般的沉寂。
他咳了一聲,為自己壯膽,就在這時,他的腳被什麼東西舔了一下,出於本能,他向後一退,手中的棍子也用力掄了下去。棍子觸地發出悶響,肯定打中了那東西。
月光從窗戶照進來,一條死蛇躺在地上。
黃仁發咽了口唾沫,這才發現自己渾身都是冷汗。他用棍子將蛇挑起來,放在窗臺上。他想,明天可以烤來吃。
睡下不久,他又被一種奇怪的聲音驚醒,聲音「吱吱」地響,半掩的窗簾動了一下,有個影子一閃而過。 
他用棍去撥窗簾,猛地看見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
黃仁發嚇得手一哆嗦,莫非是恐懼引起的幻覺,他揉揉眼,那小腦袋不見了。
黃仁發一動不動,傾聽四周,樓梯隱隱約約有腳步聲,那腳步上了樓,接著樓頂傳來卸下重物的聲音。
那肯定是裝在麻袋裡的死屍,魔鬼的食物。
黃仁發的第一個念頭是趕快離開這裡,第二個念頭是去看看。這時傳來絮絮的低語聲,可以清楚地聽見有個尖細的嗓子說:「味道不錯。」
黃仁發當過小偷,是個膽大的人,他曾在一戶人家的門後站了一夜,在另一戶人家的床下躺了一夜。
偷人的東西算偷,偷鬼的東西不算偷。為什麼不去拿幾件鬼的東西呢?黃仁發對自己說,也許是些寶貝呢!
黃仁發脫了鞋,握緊棍子,躡手躡腳地上了樓。樓上那間房的門虛掩著,有輕煙飄出來,火光閃閃,從門縫裡可以看見映在牆上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側面像,很奇怪的影子。 
黃仁發聞到一種炒糊芝麻的香味,他屏住呼吸,將耳朵貼在門上,聽到那幾個「鬼」的談話。
「分吧,山爺。」
「只有秤子,沒有天平。」
「我帶了個酒盅,挖進去,正好一兩。」
「他是誰?」
「寒少爺。認識認識有好處的。」
「他倆是鄉下人,這兩個是……」
「我姓李。」
「我姓趙。」
「小飛、小菸包哪去了?」
「在大便。」
「唔。」
這時,樓梯走來一個少年和一隻猴子,黃仁發還沒弄清怎麼回事,冷冰冰的槍口就頂住了他的腦袋。
這個少年就是高飛,小猴就是小菸包。 
高飛將黃仁發推進屋裡,說:「逮住個偷窺的。」
屋裡有四個人,也可以說是五個人。因為其中有個怪物,怪物的脖子上長著個大瘤子,看起來好像有兩顆頭。 他就是寒少爺。 
「照老規矩辦?」高飛問山牙。 
「送他上路。」山牙說。 
「你叫什麼名字?」高飛問。 
「黃仁發。」
「砰!」槍響了。 

此案始終沒有偵破。警方聲稱,樓裡沒有鬼,工人是被毒蛇咬死的,黃仁發是被槍打死的。現場進行過販毒交易,留下的一杆秤、一個酒杯、一顆彈殼、一根棍子、一條死蛇。樓外的草叢裡有兩堆大便,一堆是人的,一堆是動物的。 便紙是兩張鈔票。

加祥縣迎鳳路有家賣油條的,他們的家是眾多違章建築中的一間,政府用石灰刷上了「拆」。
老婆叫三妮,賣油條;老公叫王有財,修自行車。常常看見街上的那種賣油條和修理自行車的小攤。
他們兩口子感情不太好,老公站在攤前對買油條的人微笑,老婆和三個孩子在攤內輕聲哭泣。
兩個女孩又瘦又醜,一個男孩胖胖的,都不上學。
在夏天,很多人常常看見小胖子一口一口地吃冰,兩個女孩一口一口地咬自己的指甲。三個孩子全都光著腳在街上亂跑。
一天清晨,他們全家都被殺了。
警方接到報案,迅速趕到現場。那時,周興興已是刑警大隊的隊長。五具屍體光著身子,衣服被凶手堆在一起,所有的瓶瓶罐罐都被打開了,地上的血摻雜著醬油、沙拉油、洗衣粉。
根據法醫安中明的驗屍報告,死者王有財的咽喉被割了三刀,他老婆三妮胸部中了兩刀,三個孩子是被掐死的。經過解剖化驗,他們的胃裡有還沒消化的豬肉、羊肉和牛肉,王有財喝過酒,三妮吃了點瓜子,遇害時間大約在晚上十一點。
謀財害命?
這麼多年,他們一直窮得叮噹響,常常為錢吵架,為了摔破一個碗而大動肝火。
仇殺?
他們都是老實本分的人。
情殺?
看看他們那兩口大黃牙吧,從來沒有一把牙刷進過他們嘴裡。
對於殺人動機,周興興想過七種不同的可能,但都被他一一否定了。
王有財家不遠處就是醫院,現在他和家人的屍體就躺在醫院的太平間裡。
太平間處在偏僻的角落,很少有人來,一條小路長滿青草,三間破舊的瓦房,陰氣森森,乾枯的葡萄藤攀在窗戶上,鐵柵欄鏽跡斑斑。一間是解剖室,很多藥水瓶子裡泡著一些人體器官,一間是停屍房,另外一間是看守人的房間。
看守太平間的是一個老頭,耳有點聾,眼有點花,喜歡喝酒。
王有財等人的屍體被送來的那晚,天下起小雨,他喝醉了。睡下的時候,他看見一隻胖乎乎的手拍了一下玻璃窗,過了一會兒,又拍一下。他頓時感到心驚肉跳,拿著手電筒出去,原來是一隻癩蛤蟆,正在往窗戶上跳。
後來,他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像是有一隻手在窗上抓,指甲抓著玻璃發出刺耳的聲音。他又拿著手電筒出去,外面什麼都沒有,雨依然在下。
老頭回到房間,就在推開房門的一瞬間,發現門後站著一個人,那人穿著雨衣,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臉。老頭嚇得一哆嗦,手電筒掉在地上,他摸索著找到手電筒,那人已經不見了,悄無聲息地溜走了。老頭以為是幻覺,上床窩在被窩裡,驚魂不定。
凌晨兩點,雨已經停了,黑雲散盡,月光照著外面的停屍房,屍體蒙著白被單,房間裡靜悄悄的,只有窗外的樹葉滴著水。
老頭始終沒有睡著,恍惚之中,他看見一具屍體坐了起來,他認出那是王有財,咽喉被割斷了,腦袋耷拉著。老頭從沒見過詐屍之類的事,他揉揉眼睛,又看見一個穿雨衣的人背對著他,那人掏出王有財的腸子,把手伸進肚子裡摸索著。
第二天,老頭死了,死於心肌梗塞,鬧鬼一事在縣裡流傳。
一時間人心惶惶,各種謠言四起,居民一到晚上便屋門緊閉,足不出戶。此案影響重大,引起了警察局的重視,限期一個月內破案。
刑警大隊發布了懸賞令,向社會徵集有價值的破案線索,承諾拿出一萬元重賞舉報人。
那段時期,電線杆前就有了很多人。
周興興忙得焦頭爛額,有次開會,人多,他就站著,輪到他發言的時候,人們發現他倚著牆睡著了。
時間過了兩個星期,有人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他看見王有財案發當天買了一張彩券。
過了幾天,又有人舉報說:「王有財有個習慣,他每天晚上都去鄰居麻子家看會兒電視。」
案情到了這裡,豁然開朗,麻子有重大殺人嫌疑,經審訊,他卻有不在場證明,至少有十個鄰居可以證明他在案發當晚打了一夜麻將。不過,他交代出王有財中了兩百多萬元大獎。
誰是凶手?彩券現在在哪裡?盜屍者又是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