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與你相約在未來的七月雪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乃木坂春香的秘密》、《七日間的幽靈,第八日的女友》作者最新力作。
★兩人寄託於藍光粼粼大海中的愛情故事。
★AMAZON四星好評!!

內容簡介:
我和她因為「願望」的奇蹟而再度相逢——

留下「願望」的她和找尋「願望」的我,
兩人寄託於藍光粼粼大海中的愛情故事。

「將來有天,我會帶你去看七月雪。」
那天,她邊看著眼前發出藍色光芒的大海,和我如此約定——
我不要讓那個人死掉,所以我決定許下「願望」,
無論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實現願望。
留下「願望」的她和找尋「願望」的我。

為了追尋和過世女友間的回憶,睽違三年,
我再度回到故鄉鐮倉。
在那裡,我遇見她寄託於七月雪中「願望」的奇蹟——

©YUSAKU IGARASHI 2017

五十嵐雄策

以《乃木坂春香的秘密》出道,同作品為兩度改編為動畫的暢銷作品。其他尚有《七日間的幽靈,第八日的女友》等多數著作。

譯者
林于楟

畢業於政治大學日文所。研究所在學期間開始兼職翻譯,畢業之後正式踏進翻譯業界,現為專職譯者。有看到有趣文案就會衝動購物的毛病,享受每一個文字與文字創造出的奇幻旅行。

序章

※※※

天空灑下的強烈日光將周邊景色染成一片白。搭乘電車好一段時間後,突然走出室外,讓我的視線前方出現光暈現象,一瞬間,鎌倉車站前的景色朦朧得彷如夏日幻影。好像不只是這個城市,整個世界都在白日夢中淡淡下沉一般。
我心裡想著「要是真的是場夢就好了」。
想著「要是一切全是人魚的夢境,醒來後全都歸零就好了」。
當然,我自己最清楚這一切只是幻想,這一年來,我已經幻想過無數次這類想像了。
站前人潮眾多,相當熱鬧。觀光客、當地民眾、一家大小或是朋友結伴成行,大家看起來相當開心,滿臉笑容。看見這幸福的光景,讓我胸口一陣抽痛。
我問自己:「為什麼要回來這裡呢?」這個城市裡有太多回憶,這些回憶之於現在的我,像是吸飽水的蠶絲,動輒用著無法察覺的速度,緩慢也確實地勒緊我的喉嚨。
自那天以來,像遭驅逐般地決定到東京工作,大學畢業的同時,如逃亡般離開這個城市。父親打電話來,要我把放在老家的東西拿走,其實,我根本不需要多加理會,要不然,也可以拜託父親郵寄,或是請父親隨便處理掉,有無數應對的方法。
之所以無法這樣做,代表這個城市還是對我有特殊意義吧。
即使悲傷也無法忘懷,即使難以正視,也無法視而不見。
對我來說,這個名為鎌倉的城市,我度過高三到大學畢業整整五年歲月的城市,就是這樣的地方。
穿過熟悉的小路往前走,這一帶多是稱為「谷」的山谷地形,所以鎌倉屬於夏季較涼爽的地區,雖然如此,在七月盛夏中,也發揮不了太大作用。我抬頭看眼前陡峭綿延的坡道,擦拭從額頭流下的汗水。
花費十分鐘爬上坡道頂端,我家就在眼前。
拉開現在也少見的霧面玻璃拉門進到屋內,父親前來迎接我。
「好久不見。」
「……啊。」
睽違一年不見,父親的白髮看似增加不少。只聽電話中的聲音還不太有感覺,但在此刻,我深深感受一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
「……你有好好吃飯嗎?」
「別擔心啦,我從大學起就這樣,早習慣自己煮了。」
高中畢業後馬上離家生活,家事大概都能應付。父親聽到我的回答後,回一句「這樣啊」,便不再追問。我早明白,他並非對我的近況有興趣才提問。
「然後,你說什麼東西?」
當我開口詢問我回來這裡的重點時,父親無言地伸手指向二樓。
那是昔日我的房間所在之處。
爬上樓梯,走進我原本的房間,留在房裡的是各種貝殼及玻璃碎片等東西,那是尋寶時找到的一部分,我小心翼翼把它們包在帶來的毛巾中,放進包包。
之後,又和父親稍微聊一下天,雖然幾乎只是我單方面說了自己在東京的生活近況。乏味的內容聊起來一點也不熱烈,但與過往相比,已經算得上能普通對話了,這大概表示自己和父親年紀都大了吧。
因為沒打算久留,事情辦完後,我留下一句「我再打電話給你」便離開老家,父親也沒留我。


鎌倉,是個許多東西混雜的城市。
往北走有源氏山及鎌倉山等山脈,稍微往南走,就可以走到由比濱及材木座等各知名沙灘。站前有鬧區及商店街等,相當熱鬧,另一方面,只要走出繁華街區,就來到綠意盎然的寧靜住宅區。除此之外,寺社、史蹟眾多這點也為眾人所知,有鶴岡八幡宮、長谷寺、極樂寺等頗負盛名的寺社。
而寺社數量多,也表示墳墓數量多。
走出老家後,我接著要前往其中一處。
循著山間小路往前進,有個小小的寺廟,寺廟的一隅,有一個供奉著全新花束的小小墓碑。
那裡……是她和她祖母的長眠之地。
「……我來了。」
第一次以這種形式來到這裡。
這一年,儘管心中想過無數次得要來一趟才行,卻一次也沒能踏入。
理由很簡單。
因為害怕面對刻著她名字的墓碑。
感覺只要面對,等於承認她已不在世上,感覺現實會就此改寫我已變成孤單一人一事。全是我的錯,她才會喪命。
右手握住藏在口袋中的字條,她的字在上面寫著「不管我發生任何意外……小透,你都要活下去喔」。這段話,牽制著我無法去找她。
身旁的樹枝隨著海邊吹來的強勁海風搖擺。
聽見乘風而來的鳥叫聲。
純白日光照射下,墓碑顯得朦朧飄渺,讓我有種做白日夢的不真實感。一隻黑貓彷彿像是嘲弄我一般,從我腳邊走過。
沒什麼大不了。
我至今依舊在逃避,逃避她已死的現實。


口袋中的手機突然發出震動,讓我回過神。
接起電話,來電者是仁科。
「嗨,我聽說你回來這邊了啊。」
「……啊。」
「幾年沒回來了啊?真是的,不管打電話還是傳訊息,你從來沒回過。難得回來,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聽說那家店現在還開著喔。」
「不好意思……」
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嘆息:
「……不是不懂你的心情,但現在不正是好好做了結的時候嗎?聽說你租的房間還是維持原樣,房租也是一筆不小花費吧。你也該適可而止——」
「……」
我無法繼續聽下去,默默掛斷電話。
腦袋很清楚仁科說的沒錯,很清楚自己早該適可而止,該往前看了,也清楚他很關心我。
但是……我的心還沒有辦法跟上理智。


我覺得夏天是很不可思議的季節,既是個感受強烈日照及各種生物旺盛生命力的季節,同時也是有盂蘭盆節和許多鬼故事等讓人感受死亡的季節。
夏蟬在身旁樹木上吵鬧地大聲鳴叫,大概是日本暮蟬吧。彷彿要向世人宣示牠們旺盛的生命力般高聲鳴叫,但在七天後,牠們會全數死亡,無一例外。
太陽幾乎已經西沉,身邊染上一片橘紅。在黃昏包圍的景色中,我正朝著鎌倉海濱公園附近的由比濱海岸前進。一到夜晚,那帶海域的夜光藻會發亮,彷彿是大海散發出藍色光芒。我們倆把那裡稱為「人魚海灘」,常常結伴前往。
沙沙海風在海邊吹拂。
看著太陽漸漸下沉,我心裡想著「不知何時出現在那的廢船、被打上岸的大型流木、隨著海浪來到這的貝殼及玻璃碎片,一切皆與一年前無異。改變的,只有我和我身邊的事物。」
等到太陽完全下沉後,沙灘也拉下夜幕。
海中慢慢出現的點點藍光,如同螢火蟲散發出的光芒,與周遭的明亮成反比。
夜光藻的藍色光芒閃耀於浪頭,而在這片夢幻的大海之上,繁星與銀河就像與藍光競爭般,滔滔流動。
她說,這片藍色光芒是願望,是許多人的願望群聚後在此閃耀光輝。她有點愛作夢、愛幻想。在我說那不過是夜光藻群聚而已,她邊苦笑邊鼓起雙頰對我說:「真是的,小透一點夢想也沒有耶。」
那真的是願望嗎?
我也不知道實情為何,但在我眼裡,那藍色光芒彷彿像人類靈魂,是無法前往死後世界而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眾多靈魂。如果是如此,她也在這些光芒當中嗎?或者,她早已不在這,前往不知在何處的彼方了呢。
她曾說過的話突然在我腦海中響起:
「這個場所啊,有個很不可思議的故事喔。以前、很久很久以前,大海被藍色光芒壟罩的夜晚,有個人魚不小心在這邊被漁夫的漁網網住了。但是,心善的漁夫救起人魚,放她回去大海。人魚獲救後,為了感謝漁夫,實現了漁夫一個願望。在那之後,傳說只要在這片大海閃耀藍色光芒時誠心許願,願望就會實現。」
這種傳說肯定是假的。
不過只是個配合這片景色創作出來的民間故事而已。
如果真的可以實現願望,我想要許的願望僅僅一個,但那是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我的腦海中再度浮現她曾說過的話:
「這世界上沒有絕對不可能,就像『七月雪』一樣。」
這是她的口頭禪。
每當我回答「這世上怎麼可能下七月雪」,她總會豎起食指,像老師教訓不受教的學生般說:
「有。有下在七月的雪。」
接著,又如此說


——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去瞧瞧”七月雪”。

眼前一片黑暗。
我的視線像染上黑墨,什麼都看不見。
不過,我可以聽見聲音。
那是這世界上最重要、最無可取代的聲音。
「……別……拜託……小透……!……眼……睜開……!」
我聞到四周充滿汽油和地面燒焦的噁心臭味。
我已經無法思考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腦袋昏沉,意識被黑暗侵蝕。
但是只有一件事我很確定。
啊,原來是這樣啊。
我就要……死掉了啊。

第一話 「人魚之夢」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七月的沙灘上。
那是彷彿完全燙熟的,炎熱、炎熱夏日的沙灘。
放學後,我無所事事地在由比濱海灘上閒晃。
周遭有人在釣魚、有人在游泳,也有人在衝浪。但我對所有活動都沒興趣,只是漫無目的在海灘上走來走去。
不是有目的才到這裡來,只是因為沒事可做、無處可去,才來這裡晃,單純因為不想回家才來耗時間。
漫無目的沿著海浪邊緣散步,腳下細沙受海浪沖刷後呈現不可思議的圖樣,不知名的螃蟹爬過我那幾乎要消失的足跡。
從東京搬到父親老家的鎌倉來已過兩週,我仍無法適應這個城市的生活。
生活型態沒有巨大變化。鎌倉位於神奈川縣的南東部,從東京搭電車過來也僅有一小時的距離,家裡附近有超商,走到車站前也有咖啡廳及大型書店。雖然手機訊號有點微弱,但電視上播放的節目幾乎與東京無異。
改變的是我身邊的環境。
母親離家,父親開始不去工作。
他們夫妻感情本來也沒多好,母親在外遊蕩好幾天不回家早已是家常便飯,父親則對母親百依百順。所以我也覺得,離婚是無可奈何,那是當事人的意願。但我對正式離婚後,至今仍無法接受事實的父親感到無比厭煩。
大概是我散發出厭世氛圍吧,轉學到新高中後也遲遲無法融入大家。
好聽一點是和同學們之間有一道牆,難聽一點就是完全格格不入,大概就是在六月轉學的不符時節轉學生,轉學後生活往負面發展的類型吧。唯一慶幸的是,似乎沒有被討厭,只不過,也沒有同學願意主動親近交談。
因此,放學後找不到人和我到處晃,我才會這般單獨默默消磨時間,但我本就不善社交,所以也沒感到特別寂寞。
從沙灘這端,勉強可以看見另一端。
小時候,祖母常帶我到這裡來,當時覺得這個海灘要更加寬闊。無限延伸的黃白沙景,讓人感覺似乎是延伸到世界盡頭。肯定因為我變得不一樣了,才不再有相同感受吧。
我邊這樣想邊抬起頭,眼前有個大型漂流木。
常有漂流物漂到由比濱沙灘上,小從放著瓶中信的小瓶子,大到活鯨魚,各種東西都有,所以漂流木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除了那個漂流木上,有位身穿制服的女孩在哭泣。
大概和我差不多年齡吧。她的及肩秀髮隨風飄逸,她低著頭,無聲抽噎著。話說回來,那身制服是我就讀高中的制服。再加上,我對那張就算有點距離,也能辨識出明顯特徵的臉孔有印象。
那應該是——同班同學的水原夏。
個性開朗、和善,總是身處班級中心的少女。她的笑容彷彿綻放於向陽處的向日葵,只是站在那裡就會染上色彩一般讓氣氛變得完全不一樣。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她給人夏天般的印象。在我轉學過來後,她也曾經和我打過兩三句招呼,僅此而已。
那個水原夏,現在在哭。
像弄丟重要物品的小孩,絲毫不理會周遭眼光,獨自流淚。
那張表情,和我在教室裡看過的完全不同。
猶豫幾秒後,我打算當成什麼都沒看見默默離開。感覺她似乎有什麼複雜的苦衷,而且水原同學應該也不想讓不熟的同學看見她那副模樣吧。
下定決心後,我放低腳步聲準備轉頭離去,就在那個瞬間。
水原同學突然抬起頭,恰巧和我對上眼。
「……」
「……」
她驚訝睜大她那雙彷彿要將人吸入其中的琥珀色大眼,直直盯著我看。
她可能不記得我是誰。最後一次和她說話是兩週前,不是我自豪,我也不是個有什麼存在感的人。她可能對我毫無印象,但這個希望立刻被擊碎。
「咦……你確實是……?」
水原同學眨眨眼後接著說:
「嗯,是相川同學,對吧?」
「是相原。」
「啊,對不起。」
「不會……」
就這樣,我們兩人都沉默了。
老實說,實在有夠尷尬。
一個是不小心目擊對方哭泣的畫面,另一個則對連對方的名字也沒記起來感到愧疚。
水原同學像是要改變沉悶的氣氛開口:
「那個,相原同學——你在這邊幹嘛啊?」
「沒幹嘛,散步……吧。水原同學呢?」
「我……」
我才說出口,心裡立刻想著「糟了」,提出這個疑問後,一定會提及她在哭泣的事情,根本就是自踩地雷啊。
她會怎麼回答呢?
會一臉老實說出一切嗎?或者隨便應付我呢?
但是,從她口中說出的回答,完全超越我的想像。
「我……是在尋寶吧。」
「尋寶?」
她邊環視沙灘邊說:
「嗯,沒錯。要是能找到好東西就好了。」
是指她在這邊找什麼東西的意思嗎?我不明白她這句話的意義。
她看見我不解歪頭後繼續說:
「既然被你發現了,那你也要來幫忙喔。」
「我?」
「要不然還有誰?」
「幫忙是指,幫忙尋寶?」
「嗯,沒錯。」
她邊點頭邊站起身,露出平常在教室裡常見的笑容說:
「因為這邊,有非常多海神給的禮物沉睡著呢。」


她口中的尋寶,就是撿拾掉在沙灘上的東西。
我剛剛也曾提到,沙灘上有許多被海浪打上岸的漂流物。其中的貝殼、石頭、漂流木、珊瑚及玻璃碎片等等的就是她尋寶的主要對象。
水原同學邊撿起腳邊的貝殼邊說:
「這種行為又名海灘淘沙喔。收集被海浪打上岸的漂流物,裡面有許多不同的東西,非常有趣唷。」
「收集那個要幹嘛?」
「唔,很多吧。拿來觀察或做成標本,也會加工做成可愛的小東西或是雜貨之類的唷。」
「這樣啊……」
這也算是一種興趣嗎?我從以前到現在,來過海灘無數次,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水原同學撿起被拍打上岸的貝殼,拿給我看:
「這是玻芬寶螺,是寶螺貝類的一分子,特徵是表面像陶器一樣光滑。給你,不覺得摸起來很舒服嗎?」
「那這個呢?」
「嗯——這個叫初雪寶螺,聽說是貝殼的花紋看起來很像雪花,所以被如此命名。」
「這樣啊。」
我們兩人走在海浪邊緣,撿拾各式各樣的東西。
海灘淘沙令人意外地有趣,水原同學說這是尋寶,真是絕妙說法。從許多漂流物及海草當中,找到色彩鮮艷的玻璃碎片時,我的心中如孩童般雀躍。
平時沒特別在意的小貝殼也確實有自己的名字,這也讓我感動,剛剛看到的螃蟹,肯定也有很棒的名字,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就在我浮現這種想法時,她突然朝著我這邊揮手大喊:
「啊,相原同學,快點過來,來看這個!」
「?」
「你看,很厲害唷!」
水原同學手上拿著一個大型蠑螺,大到完全超出她小小的掌心,幾乎可拿來當成小型的醃漬用重石了。
「你應該聽過把貝殼放在耳邊,就可以聽見浪濤聲的說法吧。你有試過嗎?沒有對吧?試試看、試試看!」
「……那種事情,一般來說應該要拿個更可愛的貝殼來試才對吧?」
「相原同學是會因為可愛不可愛就歧視貝殼的人嗎?」
「什麼,沒、沒有那回事……」
「那不就得了,別在意細節,貝殼大概都一樣啦。」
我邊在心中吐槽「應該不是都一樣吧,也太隨便了」邊坐下,在我坐下後,水原同學看起來很開心地拿起蠑螺往我耳朵上貼。
「對吧,可以聽見海浪的聲音對吧?」
「是聽得到啦。」
我環視四周,要是在這個地方還聽不見海浪聲,趕快去耳鼻喉科掛號比較好。
「真是的——不是那樣啦。不覺得可以從貝殼中聽見海浪聲嗎?好像蠑螺在唱歌一樣。」
聽她這樣說,我側耳傾聽,確實聽見從貝殼深處傳來「嗡」的低音。與其說是海浪的聲音或是蠑螺在唱歌,更像在海底的聲音。
當然不曾潛入海底過,但這聲音讓我覺得,實際潛入海底後,肯定會聽見這個聲音。很深、很深,靜靜深入胸口深處的聲音。
我說出自己的感想後,水原同學笑著說:「海底啊——你這話真有趣呢。嗯,說起來確實如此也說不定呢,蠑螺在海底唱著歌。」看來,她似乎非常堅持蠑螺在唱歌這點。
「聽說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把貝殼貼在耳上會聽見聲音呢。」
水原同學繼續說:
「一種說法是貝殼捕捉周遭空氣的頻率,也有說法是可能是聽見握著貝殼的手的血流聲,還有一種說法是心跳聲傳到貝殼上讓人聽見。但我絕對支持貝殼唱歌的說法,嗯,這點不想退讓啊。」
姑且不論水原同學的堅持為何,只是從這些說法中思考,我現在聽見的或許是她的心跳。
時間早過下午四點,但日曬沒有絲毫減弱跡象。太陽的溫度調節功能像是壞了,釋放刺痛肌膚的白色陽光。浪花淘淘的水面反射白光,如三稜鏡般閃閃發亮。偶爾會在浪頭看見小小的黑影,那是魚嗎?
「說起來,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和相原同學好好說話呢。」
她接著邊站起身邊說:
「我還以為你不太希望有人找你說話,所以多有顧慮。但完全沒這回事,很普通地好聊啊。」
「那是……」
我沒有刻意拒絕身邊的人,稍微反省了一下,原來自己帶給他人這種感覺啊。
「……我不是討厭有人找我說話。只是才剛轉學,還不太習慣而已。」
「是這樣嗎?」
「嗯。」
「這樣啊——那在學校裡也多聊聊吧。難得同班,不聊就太浪費了。」
「啊,嗯。」
在我點頭後,她直直地看著我說:「約好了喔!」那與夏日陽光相同耀眼的笑容,讓我不禁背過頭去。移往別處的視線,突然捕捉到某項物品。
「……咦,這是什麼啊?」
一個小貝殼漂在沖刷腳邊的波紋間,外型和剛剛才認識的寶螺一樣,但背上有一道類似淚痕滑過的模樣。
在我準備要撿拾時,水原同學睜大眼睛:
「那是……!」
「嗯?」
「那個是平瀨寶螺耶!嗯,絕對沒錯……!」
「?很罕見嗎?」
「很罕見!幾乎可說是稀有品中的稀有品了!就是真正的寶物啊,好棒,好厲害!」
她興奮地說著,用手心掬起貝殼。
那被形容成寶物的螺貝,貝殼上的水滴反射陽光,散發美麗光芒。
「原本在這一帶應該找不到才對,沒想到竟然如此輕易就找到了……該不會是人魚帶來的吧。」
水原同學說完後又接著嘆氣:
「好不甘心喔,我已經來這片沙灘一年以上了耶,一次也沒找到過。說不定相原同學有尋寶的才華喔。」
「才沒那回事。」
「不,絕對有!相原同學是寶物獵人。」
她緊緊握住我的雙手如是說。她的雙手溫暖又柔軟,彷彿夏天的熱度直接濃縮在她手上。
「相原同學,你接下來還有時間嗎?」
「什麼?」
「得回家才行了嗎?門禁很嚴嗎?」
我家門禁有跟沒有一樣。
說起來,就是因為不想回家才會來這裡,就算我不回家,父親也不會多說什麼吧。如果他會多說兩句,也不會出現今天這種狀況。
我點頭表示還有時間。
「太好了,那你接下來可以稍微陪我一下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