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雕花春聯、鏤空窗花、狗年賀卡,造型書籤,每張剪紙作品仔細的配上蓋有「紙憶坊」三個字的襯紙,今年春節,翩翩跟表姊參加了鎮海宮的「少年plus藝術市集」。拿起外婆留下的大白鐵剪刀開始剪紙,看著掛在招牌隨風轉動起來的小狗剪紙,是外婆最疼愛的忠犬吉利,也勾起了翩翩回想起小時候在外婆家渡過的時光。

外婆在小鄉下經營了一家紙藝店,靠著一把大尖剪刀和對紙藝的特殊天賦,以此維生,賺錢照顧一家大小。紙藝店是翩翩兒時玩耍的場所,她的剪紙技術也是從外婆那邊學來的,她們找到外婆的百相簿,收藏著各種剪紙圖案,還有每個人的第一張剪紙,以及外婆最拿手的故事剪紙。

表姊提議用「剪聊時光」的故事剪紙呈現各攤位的特色吸引客人,滑板、竹笛、草編、花布、刀、葫蘆雕,還有折紙,在翩翩的剪紙裡說起一個又一個動人的人生故事,也讓翩翩對剪紙有了新的感覺,創作出一張張別具特色的剪紙,還想起和相依為命的媽媽相處的點滴,以及過世外婆的回憶,慢慢化解各自的心結……
鄭若珣
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畢業。文學,藝術與大自然是不變的愛好範圍。
有時寫文,有時畫圖,有時設計。曾獲得時報文學獎(書簡)、砂城文學獎(小說、散文),入選信誼文學獎,願望是朝專職圖文創作者的理想邁進。喜歡以創作紓解對自己的疑惑與對世界的好奇,而後,帶著安心與滿足再回到日常嘈嘈人生。


繪者簡介 張上祐
喜歡畫畫,目前在家養育兩隻體力良好的小犬,偶爾接案畫圖,紓解壓力。
名家讚譽:
這部小說娓娓道來的語氣裡,有一種溫柔的詩意;令閱讀者恍若身歷其境,隨著女主角靈活舞動的雙手,走入一張張栩栩如生的剪紙藝術,也走入台灣本土的濃濃人情味。故事情節緊湊具有可讀性,不刻意強調代溝衝突、傳統藝術沒落、城鄉差距……等現狀,但卻在隱約的暗示之中,鼓勵年輕人發揚傳統文化藝術。小說精采細膩、沒有絲毫八股說教的意味,令人激賞。
──閱讀寫作老師 陳安儀

從「平面」與「單色」這兩個剪紙特質,做為小說旅程的起點,透過一個又一個生命故事的交疊與分享,引領出傳統工藝的各種姿形樣態,平面的剪紙,轉成豐富而立體的時空剪接;而剪影人生的低抑迂迴,如灰階暗色,生老病死,起伏失落,細膩而帶著無常銷歇的幻滅與希望,純粹單色的揭露與靠近,透過理解與和解的層層上色,洋溢出復甦的生命活力和豐富多彩。
──作家 黃秋芳

少女翩翩從小與經營紙藝店的外婆生活,耳濡目染學會剪紙手藝。多年後,重回舊地,因緣際會,在廟會市集展露手藝,還藉由剪紙故事觀看了七個少年的生命故事。
剪紙勾起了翩翩埋藏的記憶,少年們的生命經驗,也映照出她的生命課題,促使她面對自我,經過探索與觀照,記憶逐漸甦醒、清澈,年幼時看不清的事理,豁然體悟。豁然的體悟,化解了與母親的心結,也間接解開母親與過世外婆間的誤會。翩翩最後也剪出自己的故事。
《剪紙少女翩翩》的情節鋪陳巧妙,字句中富有意境美感與畫面。故事中的少年們及少女翩翩,都是自我人生的剪紙人,只要認真面對生命,努力探索,期待的美麗圖案自會翩然躍出。
──國語日報總編輯 鄭淑華

名家推薦

1.開工大吉紙憶坊
2.承先啟後百相簿
3.剪花娘子來駕到
第一剪  瓜瓞綿綿葫雕巧
第二剪  播雲見日草扇香
第三剪  遠山清音竹簫韻
第四剪  除惑斬魅刀劍笑
第五剪  萬籟俱寂板聲響
第六剪  百色爭妍花布揚
第七剪  倒看過往為將來
4. 火淨宮廟平紛爭

尾聲

1. 開工大吉紙憶坊
一陣風將籃子裡一片一片的剪紙吹了滿天,差點把攤位的招牌也吹飛了。追著花,追著鳥,追著隨風亂走的剪紙娃娃,滿臉通紅的翩翩,終於把一片片的小剪紙撿了回來。
「哈哈哈,真是辛苦妳囉!」表姊看戲一樣的表情,真的好欠揍喔。
「都是妳啦,我就說要帶些壓紙的石頭。」翩翩跟表姊一起把撿回來的剪紙整理分類,放回原本的籃子裡。
「這些也是妳們的吧?」一個膚色黝黑、濃眉大眼的男生幫忙撿來了幾張窗花,叫翩翩覺得好尷尬。
「謝謝你,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啦,我也是來擺攤的,只是我們的東西不會到處飛。我們有多帶了些木塊,給妳們壓紙用!」男生爽朗的笑一笑,留下幾個木塊就走向廣場對面的攤位去了。
鎮海宮的大廣場今年春節特別熱鬧,賣糖葫蘆,烤香腸,射玩具的攤子依然如舊,除了原有的攤商,今年鄉公所還特別借用廟前廣場辦起了「少年plus藝術市集」。十五歲以上,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或青少女,可以免費申請年節期間的藝術市集擺攤,並可以帶著親友一起陪同。翩翩就是這樣臨時被表姊拖下海的。
「反正妳也是要回來呀,又沒什麼大事,就跟我去擺攤吧!賺到的錢一人一半!」表姊高亢又活潑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
「那,我只負責剪紙喔⋯⋯」翩翩覺得自己實在不太擅長跟陌生人說話,更別說要招呼客人了。
「當然呀,就是讓妳來幫忙剪的,誰不知道妳剪的又快又美。我負責招呼客人!安啦!」沒有任何反悔的機會,表姊已經「咔!」的一聲,掛斷了電話。因此,從今天開始一連一個禮拜,翩翩和表姊的「紙憶坊」就在廟前廣場掛起了招牌。
紙,確實勾起了許多翩翩小時候的回憶。因為單親的緣故,翩翩小學前的時光是在外婆家渡過的,外婆在小鄉下經營了一家紙藝店,靠著一把大尖剪刀和對紙藝的特殊天賦,以此維生,賺錢照顧一家大小。就像小鄉下兼營各種相關業務的雜貨店,紙藝店也接手各種與紙相關的需要,外婆不僅懂剪紙,還會做紙紮。不管是慶典裝飾、年節花燈或廟寺廟醮都能幫得上忙,所以一年四季,婚喪喜慶,都可以看見外婆的身影在小紙藝店裡裡外外工作忙碌著。生意大忙該趕工時,阿姨們也都逃不過一起幫忙的命運,各有負責的雜務要做,只好把小娃兒一起帶到店裡照顧,於是桌上談笑的談笑,桌下打鬧的打鬧,熙熙攘攘,徹夜不休。
外婆的紙藝店,可說是孕育翩翩的搖籃,也是她的遊樂場。
翩翩從睡在吊籃裡,還是粉嫩嬰兒的時候,就被放在店頭的一角,給外婆邊工作邊看著。那時候阿姨們就常常把手中剪的小紙花丟給她,逗著她玩。到能爬的時候,翩翩就坐在縫製彩綢用的棉花堆裡,小手把棉花抓得四處飛散。要不然就老是抓著狗兒吉利的尾巴玩。有一天,她搖搖擺擺的,攀著半身高的紙摺金元寶船,第一次能自己站起來,讓店頭客人篤定的認為,翩翩將來一定有個滿載財富的幸福人生。
翩翩的身形漸漸拉高,但對紙藝店之外的世界,沒有太大的興趣,成天就央在外婆身邊,或是跟小狗吉利玩玩搔癢遊戲。一次媽媽從台北回來,一腳踏進店裡就聽見翩翩在玩扮家家酒的聲音。正高興女兒終於肯跟鄰居孩子玩起遊戲了,卻見一個紙紮人與女兒並肩而坐,女兒認真的用湯匙餵紙紮人吃飯,並用紙做出三牲當作配菜。聽說那一次讓媽媽終於忍不住跟外婆吵起來,並且下定決心要把翩翩帶回台北,遠離紙藝店的不良影響。
「哪有要緊?拎細漢時還不是在店裡跟紙紮人鬥陣吃飯,也沒安怎啊?」外婆越是這樣說,媽媽越是生氣。
要搬家到北部的前一晚,翩翩把最喜歡的剪紙娃娃收在餅乾寶盒裡,裡面有自己剪的小窗花、十二生肖小動物,再來就是外婆說故事時剪給孩子的小紙片,外婆剪的小紙片很精巧,都是隨手撿起桌旁、地上的剩紙隨手剪出來的。人物的五觀動作生動又靈活,看起來栩栩如生。翩翩已經不太記得那些故事,倒是對剪紙的工法很熟悉,當翩翩四歲就剪出第一張剪紙的時候,獲得外婆與眾阿姨的一致讚賞,從此成為外婆身旁的小小幫手,剪剪花,剪剪草,到後來只要看一眼紙樣,就能剪出八九不離十的作品。
「送去唸書多糟蹋呀,這麼巧的手藝。」外婆叨念歸叨念,還是讓媽媽把翩翩帶到北部念小學。到了北部之後,上課,補習,交友;生活中各種的事塞滿了時間,而童年的一切,也隨著繁忙的生活被裝進記憶的盒子裡收藏起來,逐漸淡去。
「翩翩別發呆了,再剪一些狗兒的剪紙備用吧!今年狗年,買狗的人一定多。」
表姊一聲呼喚,讓翩翩從多年前的回憶醒過來。沒想到,一直跟著自己的手藝還有能派上用場的一天。
翩翩拿起尖頭大剪刀,白鐵大剪沉甸甸的,好久沒有拿到這種剪刀了。
「姊,這把剪刀是外婆的吧?」
「哎呀,沒說也被妳識破,妳真可怕。」
「我借之前可是有擲筊的喔!叫外婆助我們生意大吉!人潮旺旺來!」
表姊從小就愛自己作主,什麼事都是先斬後奏,被外婆發現後少不了大腿打個幾鞭竹條。「猴死囡仔!」外婆的聲音,好像落在翩翩的耳後似的。
深吸一口氣,靜下心來,翩翩心中浮現了一隻奔跑的狗兒,狗兒邊跑腳下邊開出朵朵小花,正回頭的狗兒與花以一個倒春結合,翩翩先用剪刀剪出了外型,再用鏤空的方式剪出花朵與春,成了一隻春花狗兒。接下來,立著身體雙手拜年的恭喜狗、咬著元寶的來富狗,一隻隻從翩翩的剪刀旁落下桌子,隻隻姿態不同,精巧又可愛。
「嘿嘿,我就知道沒找錯人。」表姊對剛剪好的剪紙吹吹氣,把上面的碎屑順便拍乾淨。
「咦,這張狗頭是吉利吧?」表姊拿起一張土狗的頭像仔細端詳,狗兒張著大嘴吐舌,滿臉笑。
「不說妳也知道,妳好可怕。」翩翩冷回一句。
「忠犬吉利呀,你也要守護我們喔。」表姊對吉利的頭像雙手合十,一拜。
「卡哇伊~」
「哇!這裡有好漂亮的狗狗剪紙耶!卡哇伊~」像是被什麼召喚而來,一群年輕女生突然一窩蜂的出現,在陣陣「卡哇伊~」的呼喊聲中,狗兒剪紙幾乎就要見底了。表姊開開心心的招呼客人,滿臉笑。
翩翩默默的把「吉利」放在透明塑膠袋裡,再以五色彩線繫在招牌上,狗兒的笑容隨風轉著,「紙憶坊」開市了。
雕花春聯、鏤空窗花、狗年賀卡,造型書籤。剪紙依用途和大小做好了分類,每張作品仔細的配上蓋有「紙憶坊」三個字的襯紙,整整齊齊放在大大小小的竹籃子中,也都用石子壓好了。
「嗯……」。表姊站在攤位前,手插腰看著攤位,若有所思。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有些引起注意的主力商品比較好。」
「比如說?」
「比如這裡有大張的一個什麼。」
「那一個什麼是什麼?」
「我還沒想到嘛。」
翩翩與表姊並肩坐在攤位上,比起中午的忙亂,現在已經順手多了。暖陽高照的下午,沒有客人來的時候,真覺得有些昏昏欲睡。
「要不然,妳去繞一圈,看看別的攤位在做什麼,怎麼擺。我顧攤繼續想想。」表姊望向廣場其他攤位,瞇著眼睛說。
想起之前帶來木塊的男生,應該把木塊拿去還給他,順便道個謝才是。
「好吧,我去看看。」
鎮海宮的大廣場是小鄉下的公共活動中心,記得小時候每到過年,廣場前就擺著很多應景的小攤販。翩翩還記得以前跟表姊來廟前玩,看著畫糖伯伯竟然能只用一支鏟子,三兩下就在鐵盤上勾出一隻鳳凰,翩翩看著著了迷,沾著邊就離不開,直到夕陽西下廣場的人都要走光了,伯伯用最後一點糖畫了一隻小老虎送給她,翩翩才肯讓表姊拉回家。
這些年來傳統手藝的攤子少了,只剩下夜市常見的塑膠玩具攤販,到處看起來都是一個樣。陽光打在鎮海宮多彩的琉璃廟簷上,兩隻張牙舞抓的彩龍還是像從前一樣威武。翩翩模模糊糊的記得小時候有個人指著這兩隻龍給她看,那個人不是外婆也不是媽媽,究竟是誰呢?
「小心!」一道黑影擦過,差點撞上翩翩。
「哇,差點撞飛妳,妳看一下路啊,小姐!」一個高頭大馬的男生飛跳落地,一頭金髮在陽光下爆亮,手上抓著剛踩在腳下的滑板。
翩翩這才發現自己站在圍起來的滑板區正中央,周圍幾個男生以她為中心交叉繞著圈,身上穿著一式的T恤,背後都寫有「風之痕」幾個字。
「啊,對不起!」
翩翩快速的移到一旁,才發現「風之痕」也是這次藝術市集的攤位之一,他們的攤位上立著大大小小各式滑板,特別的是,滑板上還繪有色彩艷麗的彩繪圖騰。
「小姐看滑板嗎?要不要參加我們的花式滑板體驗?」剛剛那位金髮男生不知何時來到翩翩身後,身上的汗水味直撲而來。
「啊,不用了,我看一下就好。這些……都是你們畫的嗎?」
「大部分都是我brothers畫的。Beautiful, right?」
翩翩覺得這個男生講話有點外國口音,但看起來又不像外國人。
「曹right,來一下!」隊友遠遠的呼喚傳了過來。
「我忙一下,妳慢慢看吧。」金髮少年跳上滑板,速速滑向剛才那個滑板區,那兒圍了好多鄉裡的孩子在看滑板表演。
彩繪滑板一式排開,看起來真是威武,原來擺放的方式也能這樣影響感覺。翩翩邊走邊想著紙憶坊可以怎樣改變擺放的方法,耳邊一陣樂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這首樂曲聽起來很優雅,卻又有點寂寥。樂器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像直笛,但是比直笛的聲音低沈許多。翩翩感覺似乎是這種樂器的音質,帶出了的哀戚的氣氛。樂音攀著樂曲起伏,低沉的時候孤寂,高亢的時候悲憤。閉上眼睛,有如隨著一陣清風吹過竹林,穿梭在深深的山谷中。
對了,好像是竹。
一陣輕靈的笛聲突然出現,輕快的樂音鼓動著原本低沉的樂曲,像是在為沉鬱的低音加油打氣,漸漸的兩曲纏繞交融,彼此對應和鳴,在中間調共同收尾,同奏相同一小節以收尾。
一曲吹罷,身邊響起一陣如雷的掌聲。
拿著竹蕭的是一位蓄著山羊鬍的老者,拿著竹笛的是一位面目清秀的少年,兩人對觀眾深深一鞠躬,便回到後方的攤位去了。人群逐漸散去,翩翩才看清這個攤位的全貌。這個攤位擺設著各式各樣的竹製樂器,手掌般大小,刻有鳥兒形狀的鳥笛、利用竹片相互敲擊的響板、以長短控制音色高低的排笛、以小鎚敲擊竹片產生不同音色的竹琴。而最為讓人側目的,是那十幾把依據長短陳列在竹架上的精美竹笛、竹蕭,彷彿還襯著剛才的美聲,真是所謂的餘音繞樑。
竹樂器中有需要練習和技巧的才能吹奏的,也有很簡單就能親近的。翩翩試撥了一下用小竹片製成的姆指琴,少年抬頭看了翩翩一眼,對她微笑了一下,繼續回頭擦拭各式竹笛。在廣場上玩的小孩子跑過這裡一定會摸一把竹風鈴,叮叮噹噹的,少年也不以為意。
「我說放這裡好!」
「放那裡根本看不到,移左邊一點!」
「我看還是放回右邊那裡最順眼,右邊、右邊!」
旁邊的攤位響起兩造爭執的聲音,兩個女生插腰的姿勢一模一樣,想法卻總不能一致。她們指揮爬在攤位架子上的男孩一下左、一下右,微胖的男孩看起來滿臉大汗、氣喘噓噓。
「姊們!到底好了沒啊!掛個帽子掛一小時!」男孩終於爆炸了,三兩下跳下高架,抓了凳子抹著臉休息。
「好啦!好啦!這麼沒耐性,看我們編個草蓆要編多久。」兩個女生整理草蓆去了,剩下男孩自個兒以草帽搧著風。
一靠近這個攤位就聞到濃濃的草香,這個攤位擺設的是草編生活用品,除了高架上的各式草帽、桌上還有大小提籃、小花藍,都輕一色用一種淡棕色的草莖編成,平面小件的則有鞋墊、杯墊,最前方則是用草編成的小動物。草蚱蜢、草兔、草公雞,一旁的紙牌寫著「藺草編織體驗」,更一旁的小桌上,一個女孩正在教兩個孩子編草蚱蜢。翩翩拿起一根放在那做為介紹範例的藺草,草莖呈正三角形,摸起來很堅韌。味道聞來舒爽清香,就像記憶中夏日鄉間常有的草蓆氣味。男孩休息夠了,又從貨包裡拿出一些草編坐墊,加入姊姊們的整理行列。
素草色的攤位旁,是一場豔麗的視覺饗宴。一匹一匹的花布立在攤位後方,桃紅色、草綠色、靛藍色、橙黃色,前方攤位上放置的是以這些花布製成的各種花布小包,跟據不同需要做了各種設計,如帶有口金的零錢包、帶著拉鍊的鉛筆包、兩面可用的手機包,筷子袋、筆袋還有花布面的書衣,攤位的側邊還立了幾把花布傘。花布的配色使用,來自創作者的自己的美感,這攤子常用相近的輔助色做搭配,剪裁的方式也讓俗艷的花布多了一點設計感。
攤位有兩個人,一個是瘦小的男生,一個是裁縫車前微胖的婦人。瘦小的男生眼睛細細的,正在用筆畫一些包包版型的草圖,手邊放著計算機敲得霹哩啪啦響。與後面婦人使用縫紉機傳來一下起一下落的機械聲,相互輝映。翩翩猜他們應該是一對母子。
翩翩翻看了一旁用碎花布纏繞成的手環,想有空的時候,要找表姊一起來挑一只。
前方傳來敲打鐵器的聲音,兩位穿著原著民服飾的攤主,是一位青年與一位少年。
終於找到那個之前來幫忙的少年,翩翩趕緊向他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之前……你幫忙……」一開口卻不知道怎麼組織文字才好,
「謝謝你的木塊!」翩翩把那少年拿來的木塊捧在手上。
少年笑了,「小事情!不用介意!」
環顧他們的攤位,背後掛的是雕有圖型的木板,淺雕出族人日常的生活、三角形交錯的圖騰與頭像。桌上則用架子排放了滿桌的刀具,這些刀有的較大、有的較小,有的很長帶著彎度,青年正在用專注的為一把刀製作刀鞘。
「這是我舅舅,製刀技術一流!」少年為翩翩介紹,青年裂嘴一笑。
「我現在主要幫忙木雕的部分,製刀還在學,過程很不簡單喔。我幫你介紹一下,這是平日的工作刀。」少年拿起一把蘿蔔型狀的短刀,讓翩翩細看。這裡的刀都是單面刀鞘,再用銅釘做固定。
「為什麼刀鞘是單面的呢?」翩翩問,這跟電視上古裝劇看到的刀劍不太一樣。
「因為台灣很潮溼,這樣使用完才容易乾。」少年回答。
注意到少年身上的族服,米白色的上衣,在靠手臂與袖口兩處有紅色的織紋。
「你們是不是那個電影演過的那一族。叫……」翩翩一時想不起來片名。
「賽德克巴萊。……哈哈,是啊,我們的銅門刀也很有名,長度是台灣各族中最長的。」少年指向桌上的長刀,刀長且彎,刀鞘的尾端翹起,看起來像魚的尾巴。
「這是打仗用的刀,也是獵首刀。」
翩翩直覺的後退一步,少年噗嗤笑了出來「哈哈哈,小心妳的頭喔。」
此時又有一群遊客圍過來欣賞,見少年忙碌,翩翩就與他道別先行離開。
葫蘆燈籠亮起的時候,翩翩才發覺天色已經變暗了。
「唉呀!天已經這麼黑了?完蛋了!我又忘了時間!」想起表姊小時候拉著自己回家的兇相,翩翩瞬間頭皮發麻,該要三步併做兩步速速趕回去才好。她臨走前還是忍不住看了幾眼剛亮起來的燈籠。這個攤位製作的燈籠是以葫蘆挖空中心,再將葫蘆殼做簍空的雕飾,光從中心透出來的時候,隨著光影勾勒出美麗的紋雕,甚是精巧。
翩翩心中正盤算怎麼跟表姊解釋,卻看見紙憶坊已經亮了燈,還多了好些人出來。
「唉呦!阿妹回來了!」一個大嗓門讓所有的人發出一陣轟然的歡迎聲,來的人是四姨、五姨和六姨。
見一旁表姊正大口吃著阿姨們帶來的肉圓和碗粿,翩翩心裡鬆了好大一口氣。
「快快快!趁熱吃!趁熱吃!」四姨嘴上催著,五姨已經把碗粿推到翩翩嘴前,六姨則伸手繼續幫大家拿出筷子。
「妳大姨二姨三姨在家忙煮飯跟店裡的事啦,我們先來探探班。」黑痣在眼下的五姨說。「就知道妳佩佩表姊肚子餓就會心情差。」黑痣在嘴角旁的六姨說。
「啊,妳們今天生意怎麼樣啊?」黑痣在鼻側的四姨說。
「嗯、還……」翩翩剛想開口回答。
「無要緊啦!」五姨說。
「歡喜就好!」四姨五姨六姨一起說。
這一串壯觀的阿姨們就是鄉裡著名的「紙藝七仙女」,正確來說應該是六仙女,因為媽媽後來為了念書跑去台北,既少回來也不喜歡紙藝相關的事。小時候翩翩其實認不太出來這些阿姨誰是誰,因為她們說起話來就像連珠砲,動作又一個接一個俐落得很,直到後來翩翩發現每個阿姨臉上都有一個分佈在不同部位的黑痣,才能把她們區分開來。今天大年初二,一大串阿姨應是全回來了。
「結果妳看得怎麼樣?」表姊趁阿姨們自顧自的在聊天,挪過來邊吃邊討論。
「滑板、竹笛、草編、花布、刀、葫蘆雕,一共有六攤左右……」翩翩邊扳著指頭邊回想。
「NO~妳看。」表姊使了個眼色,叫翩翩往側邊看。
紙憶坊的旁側,有一個單獨一人的小攤位,默默的點著一盞桌燈。高瘦的攤主一身黑衣,燈光搖曳,從下往上打在他蒼白的臉上,更顯得詭異。翩翩倒吸了一口氣。
「他賣什麼呀?」
「好像是折紙的樣子,我剛有去『路過』一下,滿精巧的。」表姊打了個飽嗝。
「嗯,我覺得每個攤位都有它一眼就讓人留下印象的特色,有的是聲音、有的是氣味,還有、還有,有的攤位會舉辦吸引人停下來的互動小活動。」
「互動小活動?」
「就是讓人可以很輕易的接觸我們在做的事,讓他們產生興趣。也許我們可以教客人剪一些簡單的小東西?」翩翩取了概念來解釋。
「這隻狗是吉利嗎?」後方阿姨們聊天的聲音突然大起來。
「阿妹啊!這隻吉利剪得有夠像!」四姨說。
「真正像!」六姨接著說。
「回去多剪幾隻給阿姨喔!」五姨又說。
「好啦!」表姊有點心煩的大聲回答。
「如果我們來剪每個人記憶中想念的人事物,會不會讓客人比較有參與感?」翩翩想著應該用什麼題材來引起一般人的興趣。
「對啊,就像是以前外婆的故事剪紙。」
「故事剪紙?」
「妳不記得了嗎?外婆的故事剪紙啊。」表姊詫異的看著翩翩。
「真古錐呢!真懷念!」阿姨們的聲音又在背後響起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