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 需要一場雨:翠希短篇、極短篇小說集

  • 系列名:釀文學
  • ISBN13:9789864453146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翠希
  • 裝訂/頁數:平裝/306頁
  • 規格:21cm*14.8cm*1.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3/13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定  價:NT$370元
優惠價: 9333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晴雨都是一瞬間的事。悲歡離合,總在意料之外。

•夢像一顆小石子,投入她如死水的世界,掀起一絲絲似有若無的漣漪──〈尋夢者〉

•面對著兩隻落單的襪子,似乎暗示著她和他的關係,乍看是一對,實際上卻另有相屬──〈一隻襪子〉

她愛他,靜靜坐在窗邊等待他來敲門。時間一絲絲地流走,不知等了多久,只知道有足夠的時間,讓白雲慢慢爬上她的頭髮,讓陽光在她臉上刻上一幅抽象畫──〈等待〉

本書為極短篇、短篇小說集,以婚姻、愛情為主題,從片段日常生活剪影,觀照出內心的轉折和情感的走向。作者在精簡的文字裡蘊藏著無限的想像空間,在平凡的人物中展現萬花筒般的人生。

集結以婚姻、愛情為主題的極短篇、短篇小說集。在一飲一食、一景一物、一言一行中,窺見複雜多變的感情世界。
翠希
本名林翠珊,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曾任中學教師。隨夫定居美國後,習畫寫作,作品曾收錄於《世紀在回眸》、《美洲華文微型小說選》。
【後記 生命長河】

西雅圖陰冷多雨的氣候,讓人很難拿捏什麼時候該翻土播種。

今年春初竟然還下了場大雪,好不容易等到四月下旬,天氣終於回暖了些,快馬加鞭做完春耕諸事。在這偏北的氣候區,想要收成就必須完完全全掌握住五月到八月這段陽光充沛的黃金期。

偏偏老天爺使了性子,不想按牌理出牌。五月上旬氣溫直降,再度把冬衣披上了身。可憐剛露出嫩頭細頸的新芽,怎敵得過料峭春寒,立刻又進人冬眠狀態,停止了生長。

日子一天天過去,總不見甦醒,心中開始著急,睡太久錯過時令,可就沒機會開花結果了!

春去夏來,生命在時光的流逝中成長,然而時光的流逝卻無法保證生命必然成長。種子播了不見得發苗,苗發了也不一定成樹,其中變數沒人說得清。

人的一生,生老病死順序而下,也許是最正常的生命流程,但是變數參於其中,於是又有了其他的組合順序。當然只擁有生而免除老病死,是絕大多數人的至高願望,但這只是癡夢妄想,不能認真。生和死必定是頭尾兩端,所以除了生―老―病―死,還有生―病―老―死,生―老―死,生―病―死,生―死。看起來無病而能壽終正寢,應該是比較幸福的,問題是選擇權不在於我。四十八歲被診斷出乳癌,我的人生流程只有兩種可能,生―病―老―死,或,生―病―死,這其中的差別只在於擁有時間的多寡。

快進入六月了,必須想法子喚醒這些睡得香甜的小芽。你們可懂?時間只會前進流逝,不會停留等待。找了些透明的容器覆蓋其上,權充暖房。終於一瓣瓣葉片開始舒展,生命重新在時間的長河?延續。

如果時間是一條綿綿無盡、個中參差著無數瀑布的長河,人的一生就是從一段溪流到一個瀑布的過程。當你隨波而下,嚮往的是遠方的美景,而不會設想瀑布的落點始於何處。當你的身體有了癌細胞,醫生會告訴你所謂的「存活率百分比」,突然間你測量到瀑布與你的距離。你掙扎著想逆流而上,但是時間的長河是不許你回頭的。

為了彌補起點的落後,再覆蓋一層黝黑的肥土。後院樹高蔭濃,無力擷取陽光,只能給予充足的養分,先天不足,後天必須有餘。翻土種菜,也是順應養生學說,給自己危危顫顫的身體,多一些健康的樑柱。

隨著豔陽高照的七月到來,小芽以千軍萬馬的雄姿,攀延伸展。南瓜和意大利瓜的表現尤其驚人,葉片由如拇指,進展到如掌,到如今碩大如傘,不得不讚嘆生命力的強勁。難道植物也有時不我予的感悟,趕在時間的激流?,完成生命的使命。

恆古以來,時間以特定速度緩緩前進,但是不同年齡卻有不同的感受,速度似乎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加快。年幼時,總覺得時間的流逝太過緩慢,等待下個新年,是地老天荒的企盼;等待小學畢業,是一張張撕不完的日曆;等待中學畢業,是日以繼夜的煎熬。好不容易成了能掌握自己人生的成年人,時間卻如脫韁野馬奔馳起來。你開始說「不是才割了草,怎麼已是上星期的事了」「不是才交了水電費,怎麼又一個月了」「不是才吃了月餅,怎麼又要買月餅了」,日子由「度日如年」轉為「度年如日」。只是在平靜無波的長河中,你常常是微閉雙眼,懶洋洋地順流而下,任時間在耳邊忽忽地漂流,惟有碰到大石塊,震驚了你的美夢,才驚覺到水流如此湍急,離瀑布不遠了。

八、九月間,各家植物展現了不同的生命面貌。豌豆,葉小藤短,生長快速,短短兩個月就完成了生命周期。番茄和瓜類,開花、結實、成長,綿綿不止,直到快降霜,才會棄甲認降。向日葵很固執地以一根筆直梗莖,努力地向天空伸展,長到快八尺高,砰然開出一朵豔黃碩大如太陽的美麗花朵。之後,從花心一圈一圈長出葵瓜子,花瓣落盡,剩下一球飽滿豐實的瓜子高掛枝頭,好一個完美的生命句號隨風招展。

生命如向日葵,代表著巨大的成就,讓我懷想,卻自知不可能擁有。選擇向小番茄看齊,無止無休地開著嫩黃嬌小的花,結著圓潤可愛的果,直到寒冬來臨。



這是多年前寫的一篇短文。

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每年會種幾棵番茄,享受摘採的喜悅。

同時,我也在心田種了一棵無形樹,書裡的小說是我灌溉施肥結出的果。

至於果實的品質和風味,就交給讀者去評賞了!
§短篇小說
冬季裡的春天
另一個我
含一撮頭髮在嘴?
我應該認識你
那女人
美麗的煩惱
高潮之後
崔姍的青春日記
鈔票牆
農夫市集
蒲公英之戀
需要一場雨
醬油咖哩烤肉醬
雞毛蒜皮之重
鏡子

§極短篇小說
牛排與紅酒
美妻
一隻襪子
雙人腳踏車
一束乾燥花
手電筒
方向
候診室
舊巢
夫妻之後
苦瓜的滋味
背後的女人
酸辣湯
雪菜肉絲麵
尋夢者
失業
盆栽
犧牲
最喜歡哪一個?
坐在窗台的女孩
一個美麗的氣球
門外的鞋子
第三者
才女的選擇
讀你所想
紅燒蹄膀
回巢
舞台
幸福的女人
畫中背影
如果
證據
外遇疑雲
手的故事
照相
鵲橋會
蔥油餅之戀
園丁
一張相片
點菜
我不能沒有妳
妳在生我的氣嗎?
叛逆的年齡
禮物
花情
盼望
驚喜
離別
聚會
雙姝對白
約會
遺失皮包的夢
拼圖
包子
長髮為君留
青春永駐
坐月子
養生
空中傳情
婚前的優點
後悔嫁給我啦?
3D心象
一串鑰匙
倦鳥
兩人披薩
公園裡的男子
垃圾
媽寶
小別之後
影子
快樂人生
情人節之約
救人效應
最後的反叛
眼淚
月亮的味道
演出
燈泡與愛情
甜甜圈的誘惑
窗景
笑話
等待
紅豆湯與綠豆湯
茉莉花香
黑咖啡
陽台事件
雕塑美麗
電腦高手
誰來撐傘

後記 生命長河
§短篇小說

【我應該認識你(節錄)】

我可以感覺到一道強烈的陽光照在我臉上,腦子昏昏沉沉的,像是要進入夢中,又像是從夢中甦醒。

我慢慢睜開眼睛,感受到陽光的耀眼和熱度。

環顧四周是個陌生房間,赭紅的牆壁,掛著幾幅色彩強烈的抽象畫,都不是我的口味,只有鐵灰和淡黃交織的床單被套是我的色調。衣櫥裡掛著男人和女人的衣服,那些女裝都是我的,那件紫花裙子是上星期才買的,可是那些男裝不知道屬於誰?

很明顯的,我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可是我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床頭櫃上躺著一張紙條,是我自己的筆跡,寫著:記住!絕對不要原諒他!

披上掛在床頭的睡袍,想去廚房喝水,喉嚨感到好乾,輕輕咳一下,沙沙的,像是曾經哭過,在穿衣鏡前我被自己的模樣嚇了一跳,浮腫的眼睛像兩個大核桃,我睡前真的哭過,而且是狠哭了一場,什麼事讓我這麼傷心?

客廳沙發上有一個枕頭和一條毯子,昨晚有人睡在那裡,廚房洗碗槽堆了一些待洗的碗筷,我打開廚櫃尋找乾淨的杯子,看見有兩個天堂鳥花紋的馬克杯,那是我去年去夏威夷出差買的,我記得去年的事,可見我腦袋並沒太大問題。

客廳牆上掛了一張很大的黑白相片,一個女子很自在的坐在沙灘上眺望遠方,我走近一看,那女子竟然是我,再看書架上的幾張小照,都是我和一個男人的合照,那個男人長得真帥啊!

雖然這是個陌生環境,我並不覺得可怕,因為很多證據證明我是住在這裡,只是不記得這是什麼地方,也許昨天出了什麼意外,撞到了頭,引起短暫失憶。

我聽到開門聲,照片裡的男人走了進來。他身材瘦長,高聳的鼻樑從眉眼間直直劃到距上唇一寸之處,不遠不近,恰到好處,加上寬長的額頭,配上稜角分明下巴,整張臉如起伏有致的丘壑,是畫家筆下的人物。

「睡醒了?我給妳買了早點和咖啡。」他有些不自然地看著我,似乎不肯定要用什麼態度對待我。

「我想我應該認識你!」我有些尷尬地對他說。

「妳不要緊張,妳認識我,我們熟得很!」

「那為什麼我對你一點印象也沒有?」

「因為妳昨天說,妳希望從來不認識我!妳只要說出這句話,妳的願望就會實現,第二天妳就會把所有和我有關連的事件忘得一乾二淨,就像我們從來不認識一樣,就像妳現在對我的感覺。」

對他的胡扯我有些生氣和不耐,「別開玩笑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真的,我說的是實話,這是妳第七次失憶,我們的關係像在繞著一個無形的圓形軌道行走,走到盡處又是起點。大概是算命的說我們是七世夫妻,所以怎麼也拆不散。」

「我為什麼要說,我希望從來不認識你?」

「妳每次氣到極點的時候,這句話就會脫口而出,似乎妳自己也無法控制。」

我把口袋裡的字條拿給他看,「所以這是針對你寫的了?」

他苦笑一下,說:「昨天我們又吵了一架,當我發現妳準備說那句要命的話,我想捂住妳的嘴不讓妳說,妳以為我要向妳動粗,使出全力向我反擊,看妳這麼嬌弱,力氣還真不小,妳看我腿上被妳踢了一塊瘀青。」

他撩起褲腿,真的有一塊瘀青,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對不起!」

他笑笑,「不是妳的錯,那是妳的直覺反應,不過這是我們認識十年來第一次熱戰掛彩,等一下要照張相片留念!」

「什麼?我們認識十年了?」

「是的,從妳大二開始,噢,忘記告訴妳,我們還結過一次婚。」

「什麼?結婚?我和你?」他笑著點點頭。

他笑起來有個淺淺的笑窩,讓人看了心情也跟著輕快起來。

他說的雖然玄奇,但是讓我又不得不信。

「我們為什麼會分分合合這麼多次?」

他拿起咖啡走向窗口,慢慢喝了一口。

「妳猜得出我的職業嗎?」

我注意到客廳地上堆著很多鑲框的大張像片,大概和攝影有關。

「我是廣告設計師,也是專業攝影師,我喜歡美的東西,所以我對美女缺少抵抗力。」他看著我,做了一個無辜的表情。

目前他在我眼裡只是個不相干的陌生人,擁有一張能放在廣告海報的面貌,以旁觀者而言,他有許多女朋友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我們每次分手是因為你劈腿!」我不帶任何醋意。

「也不是每次都是真的,有幾次是妳誤會了!」他急著為自己辯護。

我不記得認何細節,所以無從辯證。

「下一步我會怎麼做?」我問他。

「根據以往的經驗,我們分手之後我會去找妳,然後妳很快又會愛上我!」他定定地看著我說。

我感覺雙頰微微發熱,希望他沒看出我在臉紅。

其實聽他講話我已經開始喜歡他了,可是理智告訴我,我不應該這麼快就回心轉意,我昨晚不是才和這人大吵一架嗎?

我定定心神說,「這房子是你的還是我的?」

「這是我們合租的,如果妳要繼續住,我就另外找房子,妳想搬出去,我就繼續住這裡,當然如果妳要維持現狀,繼續和我合租,那就更好了!」他開玩笑似的笑著和我說。

這房子相當寬敞,看起來也很新,房租一定不便宜,我可不想把大半薪水砸在房租裡。

要我繼續和一個陌生男人住在一起,也不大可能,雖然他說我們結過婚。

「我想還是我搬出去吧!」

「妳要搬去哪裡?」

我想了想,「先去我的好朋友傅琪琪那擠一擠,再慢慢找房子。」

「傅琪琪,妳要去和傅琪琪住?」

「有什麼不對嗎?你認識傅琪琪?」

「她是妳的好朋友,我當然認識她」

「對!我要先打個電話問問她。」我拿起電話很快撥了琪琪的號碼,我的記憶一點問題都沒有,這人說的是真實嗎?我只對他一個人失憶?

「嗨!琪琪,這是曉維,我……」

「曉維!妳和谷淵談過了?妳聲音那麼沙啞,哭了一晚上?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我……」

「誰是谷淵?」我打斷琪琪的話。

「我是谷淵!」站在我前面的男人說著,「讓我和琪琪說。」

我把電話給他,他似乎有意離我遠點,回應著電話,「嗯!嗯!她不記得了,她要搬到妳那,知道,好!」然後把電話掛了。

「我還沒說完哩!她跟你說什麼?」

「她叫我不要惹妳生氣,搬家的事等我們下班再說吧!」

「眼睛腫成這樣我怎麼上班!我想請假一天,不去上班了,也好有時間收拾東西。」

「那我去上班了!」出門前他回身對我說,「曉維,請妳原諒我好嗎?」

聽他叫我的名字我有觸電的感覺,我直覺地點點頭,是他做了某件事讓我傷心痛哭,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原諒他什麼!

他看我點頭,很滿意地關門離去。

收完行李,我在客廳看到一本大相簿,那是我和他的結婚照,日期顯示是三年前照的,我們結婚,離婚又同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晚上在琪琪家,我要琪琪把她知道的一切告訴我,琪琪是我大學同學,我的死黨,我的事她一定清楚。她說這些事情她已經重播好幾次,應該錄音下來以後就方便多了!

「谷淵沒騙妳,他說的都是實話,這是你們第七次分手,還有沒有下一次誰也不知道!」

「都是為女人?」

「可以這麼說!」

「他那麼花心,我不應該答應他!」

「答應他什麼?」

「他送我來妳家的路上,約我明天一起晚餐。」

「老天!這麼快你們又開始約會!」

「這哪是約會,他幫我搬家,我怎麼好拒絕他!」我為自己爭辯。

「唉!反正你們是拆不散的冤家。既然妳要和谷淵見面,我想還是讓他自己告訴妳,到底這是你們兩人之間的事。」

谷淵說去御園吃飯。

「你怎麼知道……」我說了一半就止住,他當然知道這是我最喜歡的餐廳。

他想證明什麼似的,點了幾道菜都是我愛吃的。

到目前為止雖然我還沒辦法把眼前的男人想成是曾和我同床共枕的丈夫,但已沒有陌生感。

「我們結婚多久?」

「整整一年,結婚週年妳和我鬧情緒,然後妳就把我忘了,然後我們就離婚了!」

「鬧情緒?我為什麼和你鬧情緒?聽起來好像是我在無理取鬧。」

「反正妳也不記得了,不提也罷!」

他開始講我們怎麼認識,曾經一起去過的地方,做過什麼有趣的事,他說是幫我復習功課,他已經做了很多次,駕輕就熟了!

「你怎麼只挑快樂的事講,我們為什麼吵架分手你隻字都不提?」

「對於不快樂的事我是很健忘的,一件都想不起來了,所以無法向妳報告。」他耍賴似的聳聳肩,誇張地向我擠出一個笑臉。

他既然不願談不愉快的事,所以我們就在愉快的氣氛下進行晚餐。


回來後,我問琪琪知不知道我和谷淵離婚的原因。

她說大致知道。

「當然細節只有妳和谷淵清楚,妳是完全不記得了,我只能從那天晚上妳打電話向我哭訴,加上事後谷淵的敘述湊個大概,嗯!妳知道嗎?這是我第二次向妳解說妳離婚的原因,真該錄音下來。」

「那天是你們結婚週年紀念日,妳好幾天前就不斷暗示谷淵希望好好慶祝一下。那一陣子谷淵正為一個頗有知名度的女模拍廣告,大膽豪放的女模大概招惹得谷淵有些心猿意馬。那天拍完照,女模邀請他去一個朋友的聚會,對美
女的邀請谷淵是不大會拒絕的,尤其是去好玩的地方。谷淵說他本來計畫去看看熱鬧,打打招呼就回家,但是喝了幾杯酒後,什麼計畫都忘得一乾二淨。

妳盛裝在家等他,準備一起出去晚餐,妳一直打電話找他,但怎麼也打不通,後來他說是手機沒電了,妳當然不相信,說他是故意關機。

他回家的時候滿身香水味,妳立刻開始發狂,說你們的結婚週年日,他卻和別的女人上床,當然他堅決否認,至於真相如何,他不說我也不知道。

晚上十點多妳打電話給我,哭得很傷心,說妳的心已碎成萬片,再也無法原諒他。」

聽她描述我彷彿是在看一齣電視劇,我並不感到傷心欲絕,只是對劇中人報以同情。

「哇,谷淵太過分了!不過第二天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幹麼還要離婚?」我有些驚訝自己會這麼說,難道潛意識裡我希望和谷淵現在還是夫妻?

「小姐,那時候他在妳眼裡完全是陌生人一個,就像現在一樣,妳怎麼可能和陌生人當夫妻,記得妳那時說,如果有緣你們還是會成為夫妻,妳要從頭來過。轉了一圈,現在妳又要重頭開始了!」


我在琪琪的小公寓住了一個星期就找到自己的房子,搬出來後我和谷淵的聯繫更為頻繁,在琪琪家他打電話來我儘量長話短說,琪琪似乎不很贊成我和谷淵交往,她說,我和谷淵現在是敵暗我明的狀態,對我來講並不公平,谷淵對我瞭若指掌,當然很容易討好我,讓我對他失去防線,很快又會落入他撒下的情網。她說我應該放慢腳步,對谷淵徹底了解後,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免得重蹈覆轍。

谷淵是個有趣的人,他像是充滿好奇心的大孩子,毫不忌諱說他想說的話,做他想做的事,有他在的場合,四周的空氣都變得活潑起來。見過幾次面,我就知道我開始愛上他了!

下班後我去健身房做運動,和谷淵約好來接我一起晚餐,我正在門口東張西望,有人在我肩上輕拍一下。

「啊,品玉,妳怎麼在這裡?」

宋品玉是我和琪琪一起上瑜伽課的朋友,因為年齡相近我們三人偶爾會一起聚聚,那是兩年前我離婚之後的事,後來她被調到中部上班,我們就沒再聯絡。

「我最近才調回來,太好了!又可以和妳們聚會。」

正說著看到谷淵在車裡向我招手,我匆忙和品玉道別,約好明天再聊。

第二天我果然在健身房大廳見到品玉,她坐在那裡,似乎刻意在等我。

我們一起去更衣室,聊著彼此近況,她問我:

「昨天來接妳的是妳男朋友嗎?」

「可以算是吧!」我笑著說。

「噢!我以為他是琪琪的男朋友。」

我帶著疑惑等她說下去,她卻看著我在等我解釋。

「為什麼妳說他是琪琪的男朋友?」還是我忍不住先發問。

「去年我去中部前有一次在電影院碰到他們,還和他們打了招呼,當時他們手牽手,很熟的樣子,所以我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

琪琪和谷淵手牽手看電影?我怎麼不知道!

「妳沒看錯人吧?」

「不會錯!長得那麼帥的人並不多,不大可能認錯!」


我感到全身發軟,借口不舒服,離開了健身房。我打電話找琪琪,她說公司有些事會晚點回家,我說我會去她公寓等她,我有她公寓的鑰匙,她問我有什麼事?我說見面再說吧!


【需要一場雨(節錄)】

她想起她自己的女朋友們。婚前幾個單身女人也不定時的聚會聊天;婚後,單身的和已婚的分成兩個圈圈;等有了孩子,又和沒孩子的畫了新的組合;再後來,事業有成的和閒賦在家又分了出去。一個個個體戶又得重新尋找自己歸屬,不都說人類是屬於群居動物?不管是好的讚美或壞的批判,總比沒有好,人最怕被遺忘、被忽視。但是她始終提不起勁尋找新的小圈圈,事實上她自己也摸不透自己該屬哪個圈圈。全職媽媽?她並不想話題只在先生孩子和如何持家上打轉。職業婦女?她沒職業啊!別人談前景,她總不能老在過去式繞圈。

男子身型削瘦,自然膚色略顯蒼白,顯然不常做戶外運動。這類不屬於陽光的男人,對米潔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似乎他們身上會散發某種神祕氣息;如果他們是本書,必定是本情節曲折的奇情小說,不像丁廉是本公式化的童話故事。不過丁廉有一雙厚實的肩膀,靠在上面讓人感到溫暖安穩,倒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武士。

也許是乾燥的空氣改變了她的思考方式,她突然對自己以往的選擇起了疑問。選對了科系?進對了行業?嫁對了人?該不該結婚?不可否認,有時候她非常懷念單身時的自由。像此刻她坐在車裡,但她並不想往家的方向開,但她也不知道真的想去什麼地方。

失去濕度,她的生活失去秩序,也失去了方向。脫水的靈魂輕飄飄的在空氣裡打轉。


§極短篇小說

【一隻襪子】

在烘乾機?撈出一隻不屬於他的襪子,雖然都是黑色,但是她確定這隻花紋不同。他的襪子都是她買的,衣服也是她負責清洗,她深信她認得他所有的襪子。

他們是一對璧人,結婚照都曾被照相館拿來做廣告。總有人羨慕他娶到貌美嬌妻,事實上從一開始,就是她的愛流向他,他不冷不熱、若即若離的態度,挑戰著她的自信,非他不嫁。

把所有衣物摺疊好後,面對著兩隻落單的襪子,似乎暗示著她和他的關係,乍看是一對,實際上卻另有相屬,淚水開始滑落她的面頰,她知道是她棄甲認降的時候了。


【窗景】

客廳東面有一大片落地窗,眺望遠方的山和近郊的湖,湖光山色隨著四季變換,整棟房子被渲染成不同的浪漫情調。

當初房子主人被這窗景吸引,毫不猶豫買下這棟房子。

之初,他們常面窗而坐,談心說笑。

之後,早出晚歸的忙碌生活,窗景淪落成像書架上蒙塵的小擺飾之一,終於視而不見。

在家的時候,他們不是在地下室看電視,就是在臥房睡覺。

曾幾何時,他們開始嫌面東客廳陽光刺眼,窗簾常合著,日初日落、星光月色被隔絕於屋外。

後來他們離婚了,毫不留戀要把房子賣掉。

房地產仲介帶客人來看房子,最誇耀強調的就是客廳的這片落地窗。來看房子的夫妻們,無不歡欣讚歎,彷彿一窗景色映照著他們未來的幸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