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5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72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古板無趣老幹部+呆萌吃貨小可愛,
明悶暗騷顏值超高的章醫生撩妹技能的學習之路。

遇見你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遇見你之後,愛你是我堅持並且一輩子想要學習的事情。


對於婚姻我們都是新手,餘生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攜手與你共白頭。
偶然之間,緣分將至。我很幸運遇到了想要珍惜的那個人。


邊維閃婚了。
朋友圈都在打賭她會閃離。
邊維截圖給她丈夫。
章主任:閃離?
邊維:就是分分鐘跟你散夥。
章主任:哦。
淩晨做完手術回家,章主任第一件事就是把小紅本藏到他小妻子夠不著的地方。
有一天你會遇到這樣一個人,她的生活方式跟性格都和你截然相反。
但是你愛上了她。

先婚後愛,喚醒所有在婚姻中出現問題的人,體會生活中對方的美好和溫曖。
每個女人都想要屬於自己的蓋世英雄,我很確定我想要的就是你。
溫暖治癒系戀愛日常,作者以輕鬆曖萌的風格,帶給大家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
有一種緣分,見到你之後,我的世界只有你。
西西特

2013年晉江簽約作者,拖延症患者,晚期。腦洞特別大。
愛看電影,愛吃甜食。迄今為止堅持最長的一件事就是寫文,寫的是甜過初戀的故事。

1:誰是章太太

2:朋友圈秀恩愛

3:章先生很會撩

4:真的喜歡上了

5:撒嬌

6:章太太見公婆,有點小狗血

7:章太太跟章先生下鄉

8:章太太醉酒

9:我的蓋世英雄

10:章先生吃醋了,不開心

11:圍堵

12:對峙

13:章太太一唱歌,章先生就涼了

14:補辦婚禮

15:想要小寶寶

16:章太太懷孕二三事

17:遇險

18:歡迎可愛的冬冬小朋友

19:同學聚會

20:歲月漫長,有你,一切剛好

1.誰是章太太

下午六點多,邊維迎著餘暉來醫院掛水。
護士一走,邊維就把包拎到腿上翻出小本子,她此刻感冒發燒流鼻涕,頭昏腦漲,還惦記著週一要交的文案稿子。
這個文案稿子,邊維改了三回了,總監第一回說要高大上,第二回倒好,直接來了個相反的要求,說要接地氣、要通俗,她覺得總監簡直是在逗她玩兒。
第三回,總監又有新要求了,說主要客戶抓住了,爆點也有,但是呢,整個文案用詞太俗氣了,格調太低,不夠優雅。
不是說好要通俗的嗎?
身為一個文案編輯,邊維可以說是相當無奈了。
邊維將本子翻開,眼睛盯著紙上的幾段文字,露出心酸的表情,瞧瞧,這都折騰成什麼樣了,改來改去,都改得面目全非了。
    優雅是吧?邊維癱在椅子上,等著思如泉湧。
輸液室裡人很少,空調開得很低,吹得人冷颼颼的。
邊維有前車之鑒,這回她穿的是長褲,短袖外面套了件薄衫,她瞥了一眼與她隔幾個座位的女人,那女人穿著背心加亞麻短褲,露在外面的皮膚正接受著冷氣的摧殘,大腿都凍青了。
   “我給你打電話,你為什麼不接?離婚?我同意了嗎?娶我那會兒,你是怎麼跟我說的?‘不離婚,只喪偶’,我還沒死呢,你就這麼等不及了是嗎?”
邊維冷不丁聽到女人的聲音,嚇得手一抖,本子掉到了地上。
“不合適?我跟你在一起八年,你為什麼之前不說?現在才結婚不到半年,你跟我說不合適?”
邊維注意到女人突然不說話了,女人身子僵硬,嘴唇發抖,眼睛瞪大,明顯是受到巨大刺激了。邊維吞咽了下唾沫,猜想那女人和電話那頭的人大概不是不合適,而是電話那頭的人移情別戀了。
女人氣得渾身哆嗦,她冷笑道:“婚內出軌還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真沒種。”
邊維猜對了。
愛情長跑的終點也許不是那個名為“家”的房子,而是十字路口,兩個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在沒站在終點之前,鬼知道等著自己的是什麼。
“你們是真愛?行,姓李的,我祝你們這對狗男女幸福美滿,天長地久。”
隨著砰的一聲響,那女人的手機在地上蹦跳幾下之後,躺著不動了。
這兩排只有邊維跟左側那個陌生女人,她的嗓子發幹,很癢,於是不合時宜地咳嗽了起來,越想停,咳得卻越厲害。
咳嗽聲將沉悶的氛圍撕開,不再那麼令人窒息。
邊維彎著腰咳,眼淚直飆,感覺自己快把肺給咳出來了,她捂住嘴巴,身體跟隨咳嗽顫動。
邊維的左側響起啞啞的聲音:“你沒事兒吧?”
她眼淚汪汪地側頭,想禮貌地微笑,卻笑出了林黛玉的范兒,特虛弱地說道:“沒……喀喀……沒事兒……”
女人不再說話,也不撿手機,只是閉著眼睛,石雕似的坐著。
嗓子不癢了,邊維靠著椅背喘氣,有些缺氧,她歇夠了,把輸液管撥到一邊,彎腰去撿自己腳邊的本子。
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邊維的視野裡多了一雙休閒皮鞋、黑色褲腿。
緊接著,邊維的頭頂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章太太。”她奇怪地咦了一聲,章太太,誰啊?這聲音她好像在哪兒聽過,等她夠到本子抬頭看了一眼來人,才猛地反應過來。
就是她啊,她就是章太太。
幾天前才領的證,邊維還沒適應已婚的狀況,更別提“章太太”這個稱呼了。
邊維胡亂地把本子塞到包裡,客氣又局促地說道:“章先生你好。”
章亦誠的目光淡淡掃過年輕女孩通紅的臉,以及她流過淚的眼睛,他沉默著在她旁邊坐下來。
邊維提起一口氣,半邊身子僵著,她調整好坐姿,將腿併攏,規規矩矩的,像個突然被班主任檢查的小學生:“章先生,你不下班嗎?”
章亦誠合眼:“下班了。”
“你為什麼……”
邊維本想問男人為什麼不回家,她想起來別的事兒,話鋒一轉,差點兒咬到舌頭:“章先生,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章亦誠道:“掛號處這邊通知的我。”
邊維腦子轉不過彎來:“啊?”
章亦誠並未詳細解釋,他側過臉問邊維:“哪個護士給你紮的針?”
邊維眨眨眼睛,半晌才明白過來男人指的是什麼,她輕咳一聲,澄清道:“護士扎針的技術很好,我一點兒都不疼。”
章亦誠皺眉看向她,似是在說“那你哭什麼”。
邊維抿抿嘴,右邊臉頰出現一個酒窩:“我是嗓子癢,咳的,不是什麼大毛病。”
章亦誠不語。
邊維撓了兩下胳膊,也不說話了。
好尷尬啊,她想。
這一排坐著三個人,其中一個是新鮮出爐的人妻,她與丈夫年齡相差十歲,他們認識的當天就領了證,夫妻倆是被小紅本拴住的陌生人,漫長又恐怖的磨合期已經向他們逼近,婚姻生活能過多久還未知。
另一個人與丈夫經歷八年戀愛長跑,結婚不到半年,此刻面臨婚姻的重大危機之一——遭到丈夫的背叛。  
愛情可以靠荷爾蒙支撐,婚姻不行,婚姻靠的是責任。
章亦誠閉目休息。
邊維的身邊不時有帥哥出沒,但沒有章亦誠這種成熟內斂、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充滿魅力的,她很不自在,不時挪動身子,呼吸放得很輕。
時間分秒流逝,全世界仿佛都安靜了下來。
邊維一緊張,就想抖腿,她摳摳手指甲,欲找話題聊天,看見男人眉宇間的疲憊之後,邊維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輸液管見底,邊維剛要按邊上的小按鈕,身旁的男人就已側過身,給她拔了針管。
男人的指尖微涼,邊維被觸碰的皮膚起了層雞皮疙瘩。
章亦誠起身,邊維跟上去,她的腳步忽然一頓,回過頭時才發現剛才那個女人在哭,那個女人壓制著情感,安靜地為自己的婚姻感到悲哀。
邊維回神兒,小跑著追上貼著“邊維丈夫”標簽的男人,她偷偷看他,胸外科主任,身高差不多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〇之間,三十三歲,正值壯年,體格硬朗挺拔,五官英挺,喜怒不形於色,身上沒有煙草味,不抽煙,乾淨體面。
別的不說,單就章亦誠這個顏值,就有的是人喜歡。
邊維落後幾步看著男人的後腦勺邊走邊想,他性子悶了些,寡言少語,情緒很淡。
與章亦誠寥寥幾次接觸後,邊維發現這個男人不懂幽默風趣,看起來木訥古板,她覺得他的人生字典裡一定沒有“浪漫”這個詞。
章亦誠突然轉身,邊維很敏捷地刹住車,沒跟偶像劇裡似的撞到他懷裡,捂著鼻子冒眼淚。
邊維平視過去,視線對著的是男人的喉結,她想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章太太?
但轉而一想,她不也客客氣氣地叫他章先生嗎?過些天再提吧,他們還不熟。
夫妻不熟,多滑稽?
章亦誠抬起手臂。
邊維下意識地用手抱頭。
章亦誠淺色的唇角微動,笑道:“不是打你。”
邊維的臉騰地燥熱起來,她小聲說了句:“我那是條件反射。”
章亦誠將手伸到她面前:“手機給我。”
邊維傻傻照做。
章亦誠輸入一串數字:“這是我新辦的私人號碼。”
他把手機遞還給她,低聲道:“在門口等我,我去取車。”
邊維接過手機把號碼存上,備註的是“章先生”,她刪掉,想換別的,卻想不出來,最後還是備註的“章先生”。
車開出醫院,夜幕降臨了。
邊維突然激動地啊了一聲:“我想起來了,那個女的上周來公司面試過,設計部已經發通知了,以後我跟她就是同事了。
“她叫什麼名字來著?”
她拿起手機刷了刷又放下來,碎碎念道:“她應該沒看到我的樣子吧?不管了,她就算看到了,估計也不會提的,我就當沒輸液室那回事兒,嗯,就這麼著!”
車拐彎,邊維跟著晃了晃,這才想起車裡還有個大活人,她登時一個激靈,滿臉難為情地說道:“不好意思啊章先生,我有時候會自言自語。”
章亦誠轉著方向盤:“沒關係。”
邊維呼出一口氣,她話多,嘻嘻哈哈的,跟這人相處,能把她憋死。
這倆人性格截然相反,怎麼搭夥過日子?邊維向後仰著頭一下一下撞椅背,內心抓狂,衝動是魔鬼,魔鬼!
章亦誠忽然開口問道:“章太太,感冒好些了嗎?”
邊維瞬間坐直:“好些了。”
章亦誠看著路況,找地兒靠邊停車:“我沒去過你家,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弄一下導航。”
邊維差點兒從椅子上跳起來,她震驚地轉過頭:“去我家?”
章亦誠屈指點點方向盤,說道:“領證那天你打電話跟家裡說我們的事兒,我聽見了。”
邊維臉上一熱,心裡有個小人在吐槽,不提還好,一提就一言難盡,要不是為這事兒焦慮,她能在泡澡的時候犯迷糊,把自己弄感冒?
新婚妻子帶丈夫回娘家,多常見啊,到她這裡,卻連口都沒法開。
他們目前只是有一個合法關係而已。
面對自己衝動之下做出的決定,努力接受,適應新的角色,和另一個人共同經營一個家,傾注情感,學會分享、包容、理解,這些都需要時間。
現在吧,他倆感情基礎為零,默契度為零,互相並不瞭解,得先從朋友開始,帶回家吃飯這種場面,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亂子。
況且從領證後,他們就各忙各的,沒見過面,其間只通過一次電話,還是不小心按錯的。
原本邊維想著,掛了水回家,隨便找個藉口糊弄過去,外科主任嘛,忙著呢,有個緊急情況,一晚上都得在手術臺上站著,外行人也知道的。
沒想到會在輸液室看到這個人,她腦子一亂,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章亦誠的聲音在車裡緩緩響起:“章太太,我們是夫妻。”
邊維聽出男人話裡的意思,她的心裡生出一絲異樣,頓了幾秒後,小心翼翼地問道:“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章亦誠說:“只是吃個飯。”
邊維好心提醒:“章先生,我爸媽都很能喝,你去了,要有個心理準備。”
章亦誠的眼角隱約抽了抽,他說:“不要緊,我喝醉了,你記得把我扶到床上。”
邊維有一瞬間的錯覺,她跟這個男人不是閃婚,而是談了很久才結婚的,有感情,有共同的未來。
章亦誠捏捏鼻根:“明晚你收拾收拾行李。”
邊維的異樣情緒來不及紮根,就在刹那間煙消雲散,她一臉茫然地問:“我為什麼要收拾行李?”
章亦誠啟動車子:“我姐來這邊出差,會在我家住十天左右,你是我的新婚妻子,理應跟我住在一起。”
邊維愣了愣,笑著說:“對哦,你有個姐姐,你上次說過的。”
下一刻,她的臉色突然一變,整個人都陷入淩亂狀態,重點抓錯了吧大姐?
管什麼姐姐啊,重點是住在一起!
邊維搓搓臉,冷靜一點兒,別慌,沒事兒的沒事兒的。
她往後一癱,完了完了,根本冷靜不下來。


醫生是老一輩人敬重的職業之一。
章亦誠去邊維家,受到了邊父邊母的熱情招待,老兩口樂得合不攏嘴。
一頓晚飯在平和溫馨的氛圍裡持續了將近一小時。
邊維擔心的事兒沒有發生,她爸媽夏天喝啤酒,冬天喝白酒,天天喝,這次竟然喝的飲料,可見他們對她帶回來的人有多滿意。
吃飯的時候,邊母給章亦誠夾菜,邊維嗖一下看向他,怕他感到不舒服。
提起醫生,她很容易就聯想到潔癖。
即便沒有潔癖,也不太喜歡別人給自己夾菜,邊維就不喜歡。
章亦誠只是低頭將菜吃掉,並未露出反感的表情。
邊維松了一口氣,對他的好感上漲了一截。
飯後,邊父拉著章亦誠聊天,邊維幫媽媽收拾碗筷。
廚房裡,邊母一邊把菜渣撥到垃圾簍裡,一邊說道:“維維,別的媽就不說了,既然結了婚,就好好過日子,小章那樣的,打著燈籠都很難找到第二個,你自己心裡要有個數。”
“噢。”
邊維把碗盤放進盆裡,心不在焉地刷洗著,她停下手裡的動作歎了口氣:“唉。”
邊母抓了抹布擦擦手:“唉什麼唉,你要是放著好日子不過,偏要作,我跟你爸都不會站在你這邊。”
“……”
邊維端著果盤出去。
章亦誠吃蘋果的時候,邊維看著他擱在腿上的手,看呆了。
邊母也看過去,女婿的手乾淨整潔,指骨修長,她再看看女兒的手,肉乎乎的,手指短不說,指甲也沒怎麼修,還長了幾個小倒刺。
章亦誠有所察覺,他側低頭,目光掃過去。
邊維把手一縮。
章亦誠問她要不要吃蘋果。
邊維搖頭說不要,一溜小跑進房間修指甲去了。
離開前,邊維被她媽拉到屋裡說心裡話。
邊母瞧著女兒,說道:“維維,媽現在相信你說的話了,就你這樣兒,小章還真沒什麼好圖的,他選你,就是想跟你過。”
邊維臉皮微熱,她生氣地問道:“媽,你說實話,我其實是你撿來的吧?”
邊母嫌棄:“我就這麼不挑?”
邊維跳腳:“親媽!”
邊母提起婚禮的事兒,說一生就一次,不能隨便,還說婚紗照要拍,家裡怎麼也要掛一兩張,尤其是床頭。
邊維點著頭敷衍過去了,婚禮、婚紗照什麼的,章亦誠沒提,她也不想弄,再說吧。
生活突然進入另一個階段,邊維還沒準備好,一團糟。
夏天的夜晚,空氣燥熱,有風,卻沒絲毫涼意,滿天都是繁星。
章亦誠一手插兜,一手拿著手機接電話。
邊維邊走邊刷手機,男人帶著笑意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她抬起頭,好奇是誰打來的電話。
“我不在醫院。”章亦誠說,“我跟我太太在一起。”
邊維把手機放進口袋,左耳是青蛙的呱呱聲,右耳是男人的說話聲,“我太太”“章太太”這幾個標簽都在她的頭上飄著,提醒著她,這是她人生所扮演的新角色。
章亦誠掛斷電話,語氣自然地說道:“章太太,他是我的一個朋友,有機會介紹給你認識。”
邊維一怔,他這是在慢慢將她拉進他的生活圈,是真的把她當妻子對待了。
而她躲進殼裡,自己不出去,也不想要對方進來,繼續過她的單身生活,不願意面對現實,害怕改變,害怕磨合。
比較起來,邊維的態度一點兒都不端正,思想也很不成熟,並且嚴重缺乏責任心。邊維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她快速對著男人挺拔的背影拍了張照片,直接發到微博大V號上去了。
她剛把照片發過去就刪掉重發,加了幾個字——章先生,請多關照。
邊維發完就趕緊退出微博,她臉紅到脖子根,心怦怦直跳,感覺自己幹了一件見不得人的大事兒。
從這一刻開始,她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
成年人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啊,邊維心想,解決問題的正確方式不是逃避,是面對,嗯,面對。
章亦誠的嗓音低沉:“章太太,你的臉很紅。”
“我知道。”邊維用手捂住臉揉揉,“我剛才做了件很羞恥的事兒。”
章亦誠用眼神詢問。
邊維不好意思地笑笑,沒回答,而是說:“章先生,這幾天我只是太緊張了,不知道怎麼辦,以後我會試著瞭解你,我們一起加油!”
此時的氣氛可以說是相當好了。
章亦誠的手機不合時宜地發出振動聲響,他接起來,電話那頭一片嘈雜,很混亂,有人喊,有人哭,邊維隱約聽到了“車禍”兩個字,她的眼皮一跳。
這通電話持續了不到兩分鐘,章亦誠皺著眉,對她說道:“醫院那邊給我打的電話,西寧路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
邊維一臉焦急:“那你趕快去醫院吧,救人要緊!”
章亦誠問她,她怎麼辦。
邊維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說道:“我不回我那兒了,今晚就在家裡睡,明天遲到就遲到吧。”
章亦誠走了幾步,回頭頷首:“章太太,我走了。”
邊維脫口而出:“路上慢點兒。”
章亦誠說:“好。”
邊維傻愣愣地站了會兒,胳膊很癢,她回神兒,一摸才發現被咬了好幾個包,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蚊子大軍包圍的。
“章太太。”
“哎!”
“章太太。”
“哎!”
“……”
邊維往家走,自叫自應,她得儘快適應這個新稱呼,別人叫的時候,不能跟個傻子似的問“誰是章太太”。
週一,邊維帶著半夜改出來的第四稿去總監辦公室。
總監的臉本來就長,看完文案,臉拉得更長了:“小邊啊,你這個第四稿整體用詞都很優雅,格調是上去了,不過,我總覺得缺了點兒什麼。”
邊維認真地問道:“缺了點兒什麼?總監你說,我立馬去改。”
總監思考了半天後說道:“要說吧,又說不上來……”
那你說什麼啊說?邊維深呼吸,繼續維持著笑臉:“這樣啊。”
總監摸摸下巴:“就是感覺不對,感覺你知道的吧?”
邊維心裡呵呵,我不知道!
總監略一沉吟:“你等會兒,我看看你的第一稿。”
邊維笑得跟朵花兒似的,問道:“總監,你是不是跟我的想法一樣,覺得還是第一稿好?”
總監搖頭:“並不覺得。”
花兒瞬間枯萎,邊維感覺自己要完。
總監喝了口咖啡,兩片厚厚的嘴皮子一張一合:“我覺得吧,你這個稿子還可以再改一改,你看這裡……”
總監連連咂嘴,把手一揮道:“你寫的四個稿子感覺都不是很對,具體哪裡不對,又說不出來,這樣,你再改改,今天下班前給我。”
邊維一動不動。
總監敲桌子:“小邊?”
邊維微微一笑:“好的,總監。”
其他同事看到邊維生無可戀地回到座位上,都紛紛送上同情的目光。
趙俊丟給她一包蝦條:“維維,你電腦裡不是有很多資料嗎?找一篇不錯的改改就行了。”
黃倩倩翻出一包曲奇餅乾扔過去:“實在不行,就上網找別人的精華拼湊拼湊。”
邊維把餅乾放一邊,拆開蝦條吃:“大哥大姐,我已經夠慘了,你倆就別再給我出餿主意了成不?”
趙俊跟黃倩倩看她一眼,覺得她吃的不是蝦條,是絕望。
黃倩倩火上澆油:“維維,你今天遲到了十六分鐘,我給你算算啊,你要被扣掉……”
邊維惡狠狠地瞪她:“別說!”
黃倩倩笑著微張紅唇,從裡面吐出一個數字。
邊維一頭栽到電腦桌上,殘忍!
過了一會兒,辦公室出現騷動,邊維歪著脖子瞟了一眼,下一刻就坐直了身子。
昨天輸液室裡的女人被總監帶過來了,她穿著一身黑,長髮燙成波浪卷,身材高挑,臉上雖然化著精緻的妝容,但難掩憔悴。
黃倩倩把椅子轉到邊維那裡,羡慕地嘖了聲:“那腿真長。”
邊維也羡慕,昨天對方是坐著的,她又頭昏腦漲,沒怎麼注意,對方這一站起來,她才知道對方真高:“估計有一米七。”
“不止。”趙俊湊頭,“我覺得有一米七五。”
他自戀地聳聳肩:“放眼望去,整個辦公室就我能駕馭得了。”
邊維跟黃倩倩默契地轉過臉,當沒聽見他的話。
新來的設計師叫馮珞,被安排在邊維對面,倆人一整天都沒有過交流,馮珞是精神狀態差,沒找其他同事熟悉熟悉,邊維是忙著改稿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晚上章亦誠來接邊維,帶她回家。
邊維在去章亦誠家的路上做了思想工作,也給自己打過氣,可當她一進門,瞬間就被打回原形,緊張得手腳不知道往哪兒放。
房子是三室兩廳,客廳寬敞,整體色調偏冷,裝修風格往歐式上靠,簡單整潔。
邊維飛快打量了一圈,她跟行李箱站在一起,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章先生,我睡哪個房間?”
章亦誠帶她去主臥。
邊維戳在門口不進去,試探性地問道:“這不是你睡的房間嗎?我也要睡這兒?”
章亦誠提醒道:“章太太,我們剛結婚。”
邊維哈哈乾笑:“對哦,剛結婚,不能分房的是吧?”
章亦誠抿唇不語,嚴肅得像個老學究。
邊維閉上嘴巴,垂著腦袋把行李箱拖進來,拘謹地靠牆站著,她是決定接受並適應人生新的階段,但實踐跟理論是兩碼事兒,這會兒她心裡慌,真慌。
章亦誠低聲說道:“章太太,你睡床。”
邊維受寵若驚地抬起頭,問道:“你打地鋪?這多不好意思啊,還是我……”
章亦誠:“我也睡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