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249元
優惠價: 9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文學百年經典,全球翻譯超過120種語言版本---首度推出【珍藏獨家夜光版】!吸收光線後,在暗處就會發光!
★一個追尋智慧、勇氣與愛的冒險成長故事
★若你曾為愛麗絲夢遊仙境【珍藏獨家夜光版】裡,插畫家茱莉亞・薩爾達筆下的奇幻世界著迷,那麼更不能錯過奇幻瑰麗更甚的《綠野仙蹤》【珍藏獨家夜光版】
★最經典美國童話,曾多次改編為卡通、動畫、電影與舞台劇,百年從未褪流行

「不管我們的家有多灰暗單調,就算其他地方再漂亮,我們還是寧可住在自己的家鄉。沒有任何地方比得上家。」

一場可怕的龍捲風把桃樂絲和她的狗托托,還有她的房子捲走了!
他們來到一個充滿魔法與色彩繽紛的國家,但桃樂絲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回家的路。
好心的北方巫婆說:「妳只要沿著黃磚鋪的道路走,就會走到翡翠城,奧茲國王會幫助妳的。」
路途中,她遇到了想要頭腦的稻草人、想找回心的錫樵夫,以及想要擁有勇氣的獅子,
他們決定結伴同行,一起出發去見偉大的奧茲。他們真的能夢想成真嗎?

西班牙插畫家茱莉亞・薩爾達再度以瑰麗奇幻的畫風,演繹《綠野仙蹤》絕美的童話場景,
帶領讀者進入小女孩桃樂絲與錫樵夫、稻草人和獅子同伴們的奇異冒險!
西班牙插畫家茱莉亞・薩爾達Júlia Sardà瑰麗奇幻的畫風,曾帶給台灣讀者一本前所未見的《愛麗絲夢遊仙境》,美到令人難以呼吸的用色與風格,令人難以忘懷。《綠野仙蹤》為她的另一本傑作,小女孩桃樂絲與錫樵夫、稻草人與獅子的大冒險,在茱莉亞的畫筆下,彷彿染上一層西班牙馬德里的陽光,將再次將台灣讀者與插畫迷們帶入絕美的童話場景。

化身桃樂絲一同大冒險,最純真的豪情與勇氣,過程暗喻人生哲理
陪獅子找勇氣、與稻草人一同找腦子、與錫樵夫同尋真心。

《綠野仙蹤》的名言:
「你就不能給我腦子嗎?」稻草人問。
「你不需要腦子。你每天都在學習新東西。嬰兒也有腦子,但他們知道的事情很少。唯有經驗能帶來知識,你活得越久,獲得的經驗肯定越多。」
「你說的可能都對。」稻草人說,「但除非你給我腦子,不然我會非常不開心。」
假巫師認真地看著他。
「好吧。」他嘆了口氣說,「就像剛剛說的,我算不上什麼厲害巫師,但如果你明天早上來找我,我會幫你裝進一些腦子。不過,我沒辦法告訴你如何使用,你必須自己找出方法。」
「噢,感謝你,感謝你!」稻草人大喊。「我一定會找出方法的,別擔心!」
「那我的勇氣呢?」獅子焦急地問。
「我很確定你有足夠的勇氣,」奧茲回答。「你需要的只是自信。面臨危險時,任何生物都會恐懼。真正的勇氣,就是儘管心裡害怕,依然挺身面對危險,而這種勇氣你已經夠充分了。」
「或許吧,可是我還是很膽小。」獅子說,「除非你給我能夠忘記害怕的勇氣,不然我真的會非常不開心。」
「好吧,我明天會給你那樣的勇氣。」奧茲回答。
「那我的心呢?」錫樵夫問。
「喔,關於那個嘛,」奧茲回答,「其實我覺得你不應該想要一顆心。人會不快樂,大多是因為心引起的。只要明白這個道理,你就會慶幸自己沒有心。」
L. 法蘭克.包姆 (Lyman Frank Baum)
美國兒童文學作家,出生於美國紐約州。曾做過演員、報紙編輯、獨立電影製作人等工作。一九○○年面世的《綠野仙蹤》,是他最知名的兒童文學作品,除翻譯成多種語言外,也多次被改編成舞台劇、音樂劇和電影。《綠野仙蹤》首度出版之際,正值美國經紀大蕭條時期,當時法蘭克只是個單純刻苦的業務員,某天他突發奇想寫下《綠野仙蹤》,從此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作家。在《綠野仙蹤》大受歡迎之後,更陸續創作了奧茲國相關系列作品十三本。他曾說,創作本書只是為了讓孩童能快樂閱讀新穎的「奇妙故事」,並不想說教式地給予道德教訓,因此故事中只保留驚奇與趣味,希望能成為現代化的童話故事。法蘭克一生共創作約五十部作品,被譽為「美國童話之父」。


譯者簡介
朱浩一外文相關科系畢業,曾獲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已出版譯作包括《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及《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等十餘本。


繪者簡介
茱莉亞?薩爾達 (Julia Sarda) 西班牙插畫家,以獨特的畫風聞名國際。從小就因為父親而愛上畫畫的茱莉亞,曾為皮克斯及迪士尼團隊完成許多畫作,現於西班牙巴塞隆納工作室持續創作,作品橫跨各領域,如手機遊戲、動漫等,童書插畫作品包括《愛麗絲夢遊仙境》、《鏡中奇緣》、《歡樂滿人間》、《祕密花園》、《巧克力冒險工廠》、《綠野仙蹤》等。
1.龍捲風
2.會見曼奇金人
3.桃樂絲解救稻草人
4.穿過森林的道路
5.搭救錫樵夫
6.膽小的獅子
7.出發去見偉大的奧茲
8.致命的罌粟花田
9.田鼠女王
10.守門人
11.奇妙的奧茲國翡翠城
12.尋找壞巫婆
13.解救同伴
14.飛天猴
15.發現奧茲的可怕真面目
16.大騙子的魔術
17.熱氣球升空
18.前往南方
19.戰鬥樹的襲擊
20.精巧的陶瓷國
21.獅子成為萬獸之王
22.奎德林國
23.好巫婆實現桃樂絲的願望
24.重返家園

1. 龍捲風

桃樂絲跟亨利叔叔、愛姆嬸嬸一起住在堪薩斯的大草原上。
亨利叔叔是個農夫,愛姆嬸嬸則是他的太太。他們的房子很小,因為建造用的木材要用馬車從很遠的地方運過來。屋子是用四面牆壁和地板、天花板圍成一個房間,屋裡放了一座有些生鏽的爐子、一個裝碗盤的櫥櫃、一張桌子、三四張椅子,還有兩張床。
亨利叔叔跟愛姆嬸嬸的大床放在一個角落,桃樂絲的小床則放在另一個角落。屋裡沒有閣樓,也沒有地窖─除了地上挖的一個小洞,叫做龍捲風地窖,萬一颳起強得足以摧毀沿路任何建築物的大旋風時,全家人就可以躲到裡面去。地板中間有一道活門,從那裡沿著梯子走下去,就可以進入那個黑漆漆的小洞中。
站在門口張望時,四面八方除了灰色的大草原,桃樂絲什麼也看不見。不論哪個方向,都沒有任何樹或房子會遮擋住直達天際、寬廣而平坦的鄉間景致。太陽將犁過的田地烤成了一大塊灰色,表面滿布小小的裂痕。就連草都不是綠色的,因為太陽把長葉片的頂端,烤成了到處都看得見的相同灰色。他們住的房子曾經刷過油漆,可是太陽把油漆烤得裂了開來,雨水又將油漆沖刷掉,以致房子如今就跟所有東西一樣,變成了單調的灰色。
愛姆嬸嬸剛搬來這裡住的時候,還是個年輕貌美的妻子,但太陽跟風也讓她變了模樣:帶走了她眼中的光彩,只留下一雙冷淡的灰色瞳眸;也帶走了她臉頰跟雙唇上的紅潤,使得它們也成了灰色。如今的她骨瘦如柴,從不微笑。孤兒桃樂絲初初來到這裡時,愛姆嬸嬸被她的笑聲嚇了一跳。每次只要聽見桃樂絲歡快的笑聲,她就會尖叫,同時把手放在自己的心窩上。現在,她依然會以驚奇的目光看著這個小女孩,不懂她為什麼還找得到好笑的事情。亨利叔叔從來都不笑。他從早到晚賣力工作,渾然不知什麼叫做快樂。他也是一身灰,從長鬍子到粗靴子都是。他看起來嚴厲又嚴肅,鮮少說話。
把桃樂絲逗笑的是托托,他讓她免於變得跟周遭事物一樣灰撲撲。托托不是灰色的,他是一隻小黑狗,有一身光滑的皮毛,逗趣的小鼻子,還有一雙長在鼻子兩邊、閃爍著快樂神采的小黑眼。托托整天都在玩,桃樂絲也會跟他玩,她非常地愛他。
然而,他們今天沒有在玩。亨利叔叔坐在門階上,焦慮地望著比平常更灰暗的天空。桃樂絲抱著托托站在門口,也同樣盯著天空看。愛姆嬸嬸正在洗碗。
他們聽見從遙遠北方傳來風的低鳴,亨利叔叔跟桃樂絲看見長長的草在即將來臨的風暴吹拂下,形成了一陣陣的波浪。這時候,南方傳來了尖銳的呼嘯聲。他們轉動眼睛,看見那個方向的草上也起了陣陣漣漪。
亨利叔叔忽然站了起來。
「愛姆,有龍捲風要來了,」他對太太說。「我要去照顧那些牲畜。」然後他就往畜養乳牛跟馬的棚子跑去。
愛姆嬸嬸拋下手邊的工作,來到門邊。匆匆瞄了一眼,她就知道危險即將來臨。
「快,桃樂絲!」她大叫。「快進地窖去!」
托托從桃樂絲的懷裡跳出去, 躲到了床底下, 女孩開始要去抓他。嚇壞的愛姆嬸嬸打開了地板上的活門,沿著梯子往下進入那個陰暗的小洞。桃樂絲總算抓住了托托,要跟嬸嬸一樣爬下去。走到一半, 忽然傳來一陣巨大又尖銳的風聲, 房子劇烈搖晃,她失去了重心,忽然就跌坐到了地板上。
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屋子旋轉了兩三圈,然後緩緩升到半空中。桃樂絲覺得自己好像在搭大氣球往上升。
北方與南方的風在屋子的所在地會合, 形成了龍捲風的中心。在龍捲風的中心處,氣流大致上是靜止的,但來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 卻把屋子抬得越升越高, 直到抵達龍捲風的最上方。屋子就這麼待在那兒,被龍捲風托了好遠好遠,就像在移動羽毛般毫不費力。
屋裡黑漆漆的,狂風不停在她身旁呼號,但桃樂絲倒覺得挺自在的。轉了幾圈以後,房子嚴重傾斜了一下,她覺得自己宛如搖籃中的嬰兒,被輕輕搖晃著。
但托托可就不喜歡這樣了。他在屋裡跑來跑去, 一下跑到這,一下又跑到那,同時大聲汪汪叫。而桃樂絲反倒安安穩穩坐在地板上,等著要看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有一次, 托托太靠近打開的活門, 跌了進去。一開始,小女孩以為自己失去了他。但她很快就看見他的一隻耳朵伸出了洞口,因為強大的氣壓把托托往上頂,他才沒有掉下去。她爬到洞口,抓住托托的耳朵把他拖回屋裡,然後關上活門,避免意外再度發生。
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過去了, 桃樂絲慢慢克服了恐懼, 但她覺得很孤單,風聲不停在耳邊大聲呼嘯,震得她幾乎快聾了。一開始,她猜想房子墜下時,自己可能會摔得粉碎,但數小時過去,沒有發生任何可怕的事情,她也就不再擔心,決定要冷靜觀察後續發展。最後,她爬過不斷晃動的地板,爬上了床躺著,托托也跟了過來,趴在她的身旁。
儘管房子不停晃動,風聲不停呼嘯,桃樂絲卻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2. 會見曼奇金人

一場震動喚醒了她。這場震動來得既猛烈又突然,要不是桃樂絲躺在軟綿綿的床上,說不定可能會受傷。震動發生時,桃樂絲嚇得屏住了呼吸,心想發生了什麼事。托托則是把自己冰涼涼的小鼻子湊到她的臉上,發出絕望的嗚咽聲。桃樂絲坐起身,發現房子沒在移動了,屋裡也不再黝黑,明亮的光線從窗外射了進來,灑滿小小的房間。她從床上一躍而起,托托在她腳邊奔跑。
她打開了門。
小女孩朝四周一看,發出了驚訝的叫聲,眼前的美景讓她的眼睛越張越大。
這陣龍捲風非常輕柔地─以龍捲風的力道來說,把房子放在一片美麗非凡的土地上。舉目所及盡是青翠的草皮,高大的樹木上結滿香甜的水果。處處開滿一簇簇的豔麗花朵,羽毛奇特又鮮豔的鳥兒在草叢及林間翩翩飛舞,宛轉啁啾。不遠處有一條小河,從綠色的兩岸之間奔流而過的河水閃閃發亮。對一個長年生活在乾燥、灰暗大草原上的小女孩來說,河水發出的低語多麼舒暢悅耳啊。
她熱切望著眼前這些奇特美麗的景致。這時候, 她注意到有一群生平所見最為古怪的人朝自己走來。他們不像她平常見慣的大人那麼高,但也不是非常矮。事實上,他們差不多跟桃樂絲一般高(以同齡的孩子來說,桃樂絲長得算高的),但從外表來看,他們的年紀卻比她大很多。
其中有三個男人跟一個婦人,打扮都很奇怪。他們戴著三十公分高的圓帽,帽簷掛滿了小小鈴鐺,一移動,鈴鐺就發出美妙的叮噹聲。男人們戴著藍帽,矮小的婦人則戴著白帽。她身上穿了件有許多摺邊的長袍,從肩膀一帶披掛而下。長袍上到處綴飾著閃亮亮的小星星,在陽光照射下,有如鑽石般閃爍不已。男人們穿的衣服跟戴的帽子一樣藍,腳上則是擦得發亮的靴子,靴口的地方反摺了一大塊,同時也是藍色的。桃樂絲心想,這些男人的年紀應該跟亨利叔叔差不多大, 因為其中兩個留著鬍子。不過,矮小婦人的年紀肯定比他們還要大。她臉上滿是皺紋,頭髮幾乎全白,而且走路的步伐很僵硬。
桃樂絲就站在門口。那些人本來朝房子走近,中途卻停下腳步,彼此竊竊私語,彷彿不敢再繼續前進。但矮小的老婦人走到了桃樂絲面前,深深一鞠躬後,用甜美的嗓音說:
「最尊貴的女法師,歡迎您來到曼奇金人的土地。非常感謝您殺死了東方壞巫婆,讓我們的人民得以恢復自由。」
桃樂絲驚訝地聽著這番話。為什麼這位矮小婦人要稱她女法師,而且還說她殺死了東方壞巫婆呢?桃樂絲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從家鄉被一陣龍捲風帶到了好遠好遠的地方,而她這輩子從來也沒殺死過任何東西。
但那位矮小婦人顯然希望能聽見她的答覆。於是桃樂絲只好支支吾吾地說:「您太客氣了,不過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我沒有殺死任何東西啊。」
「是妳的房子殺的,」矮小的老婦人笑著說,「所以等於是妳殺的。看!」她繼續說,同時指著屋子一角。「她被壓住的兩隻腳,還露在一截木頭的外面呢。」
桃樂絲朝她指的方向看,輕輕驚叫了一聲。的確,就在那根撐起房子底部的大木頭一角,有一雙穿著尖頭銀鞋的腳,從裡頭伸了出來。
「噢,天啊!噢,天啊!」桃樂絲雙手緊握,沮喪地大叫。
「一定是房子掉到她身上了。我們該怎麼辦呢?」
「什麼也不用做啊。」矮小婦人平靜地說。
「可是她是誰啊?」桃樂絲問。
「就像我剛剛說的, 她是東方壞巫婆。」矮小婦人回答。
「多年以來,她把所有的曼奇金人都當做奴隸,日以繼夜地使喚他們。如今他們總算自由了,也很感激妳幫了他們一個大忙。」
「誰是曼奇金人啊?」桃樂絲問。
「他們是住在東方這塊土地上,被壞巫婆統治的人民。」
「妳也是曼奇金人嗎?」桃樂絲問。
「不是。但我是他們的朋友,雖然我住在北方的土地上。發現東方巫婆死了,曼奇金人很快就派了信差來通知我,我立刻趕了過來。我是北方巫婆。」「噢,天啊!」桃樂絲大叫。「妳真的是個巫婆嗎?」
「是啊,沒錯。」矮小的婦人回答。「但我是個好巫婆,人民都很愛戴我。我的法力沒有統治這裡的壞巫婆強,不然我就會自己來解救他們了。」
「但我以為所有的巫婆都是壞人。」小女孩說。跟一個真正的巫婆面對面,她還是有些害怕。
「噢,沒有這回事,這是個天大的誤會。奧茲國裡只有四個巫婆,其中,住在北方跟南方的是好巫婆。這件事情我很確定,因為我就是其中一個,不可能弄錯。而住在東方跟西方的,的確是壞巫婆。可是現在,妳已經殺死了其中一個,奧茲國裡就剩下一個壞巫婆─就是住在西方的巫婆。」
「可是,」桃樂絲想了一下
說,「愛姆嬸嬸跟我說,所有的巫婆都在好久以前死光光了。」
「誰是愛姆嬸嬸啊?」矮小的老婦人問。
「是我的嬸嬸, 住在堪薩斯,我就是從那裡來的。」
北方巫婆似乎思索了一下,她低垂著頭,兩眼盯著地面。然後,她抬起了頭說:「我不知道堪薩斯在哪裡,我從沒聽過那個國家的名字。可是,告訴我,那裡是個文明國家嗎?」
「噢,是啊。」桃樂絲回答。
「那就對了。我相信文明的國家都已經沒有巫婆,沒有巫師,沒有女法師或魔法師
了。可是,正如妳看到的,奧茲國的文明還不夠進步,我們跟外界完全隔離,所以我們這裡還有巫婆跟巫師。」
「巫師是什麼啊?」桃樂絲問。
「奧茲本人就是個偉大巫師。」巫婆降低了自己的音量,輕聲回答。「他比我們全部加起來都還要強大。他住在翡翠城。」
桃樂絲正想再問另一個問題時,本來站在一旁沒說話的曼奇金人忽然大叫,指著壞巫婆原本躺著的屋角處。
「怎麼了? 」矮小的老婦人問, 同時往他們指的方向看過去,然後開始哈哈笑。死掉的巫婆雙腳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雙銀鞋。
「她太老了,」北方巫婆解釋說,「在大太陽底下很快就乾掉了。她的人生到此為止了。但那雙銀鞋是妳的了,妳應該把它穿起來。」她彎腰撿起那雙鞋,把灰塵抖掉遞給了桃樂絲。
「東方巫婆對那雙銀鞋很自豪。」其中一名曼奇金人說,
「那雙鞋子有魔力,但我們從來都不知道是怎麼樣的魔力。」
桃樂絲把鞋子拿進屋內, 放在桌上。然後再次從屋裡走出來,對著曼奇金人說:
「我想趕快回到叔叔嬸嬸的身邊,他們一定很擔心我。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回去的路要怎麼走呢?」
曼奇金人跟巫婆先是彼此互望,接著一起看著桃樂絲,然後搖了搖他們的頭。
「在東方,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其中一人說,「有一片大沙漠,沒有人有辦法活著穿越那裡。」
「南方的情況也一樣,」另一個人說,「我到過那邊,親眼看見的。南方是奎德林人的土地。」
「我聽說,」第三個男人說,「西方的情況也一樣。溫基人住在那邊,統治他們的人是西方壞巫婆。只要行經那邊,她就會把你抓去當奴隸。」
「北方是我的家鄉,」那位老女士說,「那裡的邊境同樣也是這個環繞著奧茲國的大沙漠。親愛的,恐怕妳得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生活了。」
聽完他們的話,桃樂絲開始啜泣,和這些奇怪的人在一起,她覺得很孤單。而她的眼淚似乎也讓好心的曼奇金人傷心起來了,他們立刻拿出手帕,也開始跟著哭泣。這時候,只見那個矮小老婦人摘下帽子,把帽尖頂在鼻尖上,一本正經地數著「一,二,三」。帽子立刻變成一塊習字石板,上頭有著用白色粉筆寫成的大字:
「讓桃樂絲到翡翠城去。」
矮小的老婦人把石板從鼻子上拿下來,讀了上面的字,然後
問:「親愛的,妳的名字是桃樂絲嗎?」
「對。」小女孩抬起頭說,擦掉了眼淚。
「那麼妳一定要去翡翠城。或許奧茲會幫妳。」
「翡翠城在哪裡?」桃樂絲問。
「就在這個國家的正中央,統治那裡的人,就是我剛剛跟妳提過的偉大巫師奧茲。」
「他是好人嗎?」女孩緊張地問。
「他是一個善良的巫師。不過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因為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
「那裡要怎麼去呢?」桃樂絲問。
「妳得要用走的。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一路上可能會經過美好或黑暗恐怖的地方。不過,我會施展自己所知的所有魔法來保護妳。」
「妳能陪我一起去嗎?」女孩懇求說。她已經把矮小的老婦人當成自己唯一的朋友了。
「不,我沒辦法陪妳走這一趟路。」她回答說,「可是我會親妳一下,沒有人敢傷害北方巫婆親過的人。」
她靠近桃樂絲,在額頭上輕輕吻了她一下。桃樂絲很快就發現,被親吻過的地方,留下了一個發亮的圓形印記。
「通往翡翠城的道路是用黃磚鋪成的,」那個巫婆說,「妳絕對不會走錯。見到奧茲不用怕,把妳的故事跟他說,然後請他幫妳的忙。親愛的,再見。」
三個曼奇金人朝她深深一鞠躬,祝她旅途愉快,然後就穿過林子走了。巫婆和善地朝桃樂絲微微點了點頭,用左腳跟轉了三圈,接著身影立刻消失。小狗托托嚇了一大跳,在巫婆消失以後大聲狂吠,之前巫婆站在一旁時,他可是一聲都不敢吭。
而桃樂絲知道她是個巫婆,早就料到她會用這種方式消失,因此毫不驚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