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524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書評

百萬暢銷作家,最動人全新力作!
「我是為了告訴你『愛』是什麼,
才被創造出來的。」

感人熱淚!!
提示你如何走出青春/人生迷霧的小說
給少年維特一個大大的擁抱
 
★上市即再刷,熱銷狂賣破萬冊!
★日本百萬國民作家【喜多川泰】出道以來最感人作品
★日本亞馬遜書店滿分五顆星,讀者熱淚推薦!
 
隼人不明白,去學校到底有什麼意義?念書又要做什麼?
他只喜歡踢足球不可以嗎?
……升上國中後,彷彿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對,鬱悶無處發洩。
柚子說,很多大人也是這樣?
 
──少年與人工智慧的相遇,改變了他「悲慘」的命運。
 
▌這只是一個故事,也可以是人生最好的禮物
討厭念書、非常在意別人怎麼想,每天都過得戰戰兢兢的隼人。升上國中課業壓力變大,又因為一些小事受到朋友孤立。有一天,隼人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一個沒看過的龐然大物。那是「怪人」父親因長期出差,特別留給他的機器人「柚子」。這個破破爛爛的機器人,要如何幫助隼人提升成績?不再害怕同學找碴?
 
▌令人淚流不止,為你帶來活出自我的勇氣!
史上最醜萌的人工智慧「柚子」,會為隼人的生活帶來什麼變化?
隼人的許多疑問,一定也深藏在大家內心。
否則,怎麼會那麼好哭?
不只國中生秒懂,年過半百的大叔也涕淚縱橫!
 
青春非常耀眼,卻也充滿各種不安。叛逆、霸凌、讀書考試、夢想、未來、戀愛、生死離別等,面對接踵而來的疑惑,擁有萬千知識的機器人,給出唯一的解答是……?
 
──獻給所有孩子──
以及,大人心中的孩子
 
喜多川泰用溫柔的筆觸,給無暇正視自我的現代人,帶來這個溫暖催淚的故事,年過半百也會深受感動。原來,孩子並非大人以為的無憂無慮,大人也不一定如自己想像中堅強。
 
◎本書特色
【勇於「不一樣」!】──想交朋友又不想被當成怪咖,堅持自己所愛其實沒有那麼難,試試柚子的方法就能茅塞頓開。
【最佳情感教育小說】──貼切描寫青春期的焦慮,隨著情節發展,反思各種行為帶給他人的感受。
【感化而不說教】──不指責、不列教條,而是以生活例子循循善誘,使人發自內心體會。
【適合各種年齡層】──主角只是國中生,但故事幾乎能為所有人生迷惘找到解答,所以成人看了也會潸然淚下。
【開創思考連結】──誰能想到科學知識可以療癒悲傷。相信柚子所說的「我在你身邊」,沒有人是真正孤單的。

喜多川泰 [作者] 

1970年出生,愛媛縣西条市人。1998年在橫濱市創立「聰明舍」補習班,由於以「重視人的成長」為課題引起當地討論熱潮,是一家新形態的補習班。2005年開始寫作,其作品中構築的獨特世界觀受到許多人喜愛。
 
著有《從謊言開始的旅程》(2013年拍成電影)、《賢者之書》、《因為遇見你》、《時光膠囊株式會社》、《書房的鑰匙》、《心晴日和》等許多作品,在中國、韓國、臺灣、越南等地皆被翻譯出版。
 
緋華璃 [譯者] 
 
不知不覺,在日文翻譯這條路上踽踽獨行已十年,未能著作等身,但求無愧於心,不負有幸相遇的每一個文字。
歡迎來【緋華璃的一期一會】坐坐
https://www.facebook.com/tsukihikari0220

◎親師教養名人,感動推薦

Choyce 體驗式教養達人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作家
村子裡的凱莉哥 親子部落客
宋怡慧 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沈雅琪 資深教師(神老師&神媽咪)
凌性傑 作家
陳安儀 知名親子作家
樂樂樂爸樂媽  超人氣實力童星
盧蘇偉 世紀領袖教育基金會創辦人
 
◎中文版搶先試讀,暖心推薦
 
從這本書中,讓我更學會珍惜,在青春的歲月裡,我們常常為了反對而反對,往往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後悔。希望我們都能更珍惜身邊的家人,以及擁有的一切。──樂樂(超人氣實力童星)
 
藉由分離的哀傷,了解愛的溫柔,並且學會珍惜。值得一看的好書。──樂爸樂媽
 
◎日本讀者佳評如潮、熱淚推薦!!!
 
*再次思考什麼是重要的東西
*不只是自我啟發,內容具有深度發人省思
*讀了就會落淚的小說,更懂得要關心別人
*夢想、學習、戀愛、成長、生命,我年過四十歲讀起來也覺得很棒!
*太棒的小說!看到後半一直在哭,我認為從小學高年級到大人都很適合看。
 
*淚流不止!身為中學老師,希望珍視的學生們一起來讀的書
令我淚流不止。這部作品告訴學生們是為了什麼而學習,也告訴身為老師的我,何謂持續學習的意義。給予我勇氣。期待明天再與學生相見,生活永遠不會無趣。
 
*改變生活方式
就算是即將邁入五十歲的我,看完也忍不住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我想,一定要給國中生的兒子也讀讀看!
 
*相信自己所愛
我在咖啡店看了這本書,不顧旁人的眼光哭了。這本書令人不禁思考,對於喜好事物的「價值觀」。
 
*感動落淚
相遇與分離、度過每一天的方法、思考方式等,雖然是想在學生時代就讀到的書,但也許變成為孩子煩惱的父母後,才會了解這本書好在哪裡,或許才能遇見本書。
 
*受到無比激勵
可以真實感受到青春期男孩的成長。不僅僅是人工智慧,還可以從故事中看到父親對孩子的愛,這是用機器人做不到的事,給予為人父母者很好的建議。
 
*愛  哀  AI
看喜多川泰的小說,主角總是很容易引起我的共鳴,他周遭出現的人物都非常棒。讓我想要像主角一樣成長,然後也想成為可以支持他成長的大人。大約等同主角父母年紀的我,看到後半也熱淚盈眶,真是太好看的故事了!
 
*喜多川泰至今還是有新的突破
我認為這部作品對家長、老師等教育工作相關的許多人來說,能學到很多東西。雖說是三言兩語就能講完的故事,但如此簡單的故事反而不簡單。
 
我本身是育有孩子的父母,也因為有部下、後輩,所以本書關於教育或相關人員的部分,也令我重新思考。但這本書除此之外,還帶來更多的收穫。宛如當頭棒喝,我發現自己也與國中生的主角一樣,有軟弱的地方,因此對故事深有同感。
 
因為是非常出色的作品,我想向很多人推薦。一直以來我推薦許多人去看喜多川泰的書。但這次比起經由他人推薦才看這本書,我更希望大家是自己主動去拿起書來讀讀看。這是一本充滿情感的小說。
 
*更深一層的體悟
本以為是大同小異的故事,沒想到會被引起內心迴響文具,受到感動。我的孩子剛好是國中生,正是非常適合邂逅這本書的時機。國中生的孩子大約兩天就讀完了。即使是平常不太看書的孩子,也可以在兩天內投入其中看完。
 
*自然流下眼淚
這是一本讓人思考「愛」是什麼的書。讀著讀著就胸口發熱、流下眼淚。能自然而然地對主角投注感情,收到書的那天便一口氣讀完。想推薦給所有國中生、高中生必讀的小說。

 

隼人花了一點時間,才看出陰森森佔據房間角落的龐然大物是什麼。
看上去是個「機器人」……,至少是企圖做成「機器人」的東西。
不過那玩意兒的品質,只能用「爛透了」來形容,橫看豎看都感覺像是幼稚園小孩,用紙箱及破銅爛鐵拼湊而成的「機器人勞作」。
「這是什麼……。」
隼人只覺得是個無聊的玩笑。
他打開房間的電燈。
隨著視野逐漸變清晰,映入眼簾的「手工勞作」看起來更醜、更沒質感了。
那個雙腳往前伸直,坐在書桌旁邊的「作品」,它的頭是顆足球。
用兩個五角形做成的眼睛,鑲著兩顆相機鏡頭,做成嘴巴的五角形則是喇叭,兩側貌似耳朵的地方還裝上麥克風。
它頭上戴著一頂類似安全帽的東西,原來是個老舊的銅鍋。
軀幹為箱形的立方體,仔細一看,是隼人小時候玩過的塑膠攀爬架,前後左右和上面都貼滿鋁板,前面則是類似iPad的平板電腦。從攀爬架和鋁板的縫隙還能看見亂七八糟的管線和大量的連接板,似乎沒有可以讓人躲在裡面的空間。剛才在客廳遍尋不著的DVD播放器,就在它身體相當於腰部的地方。看起來做工十分粗糙,根本無法分辨究竟是把DVD播放器裝在軀幹上,還是把軀幹放在DVD播放器上。
大部分小孩第一次看到沒見過的東西,通常會充滿好奇。但當隼人看到機器人從身體往左右延伸的雙手,以及從DVD播放器底下往前伸直的兩條腿,是用排水管那種灰色塑膠粗管做成的,他就已經一點興趣也沒有了。
 
「動了!」
隼人驚呼。滿心以為只是亂做的東西,居然像真正的機器人一樣,轉頭面向隼人。
隼人提心吊膽地在房間裡退後,慢慢水平移動到窗邊,試圖離開機器人的視線範圍。
機器人脖子以上的部位跟著隼人移動、伴隨「嘰──」的機械聲,可以確定它正追逐隼人的動作。
然後是轉動脖子的馬達聲,和另一種來源不明的馬達聲出現,DVD播放器連接身體的部分也開始旋轉。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鬼玩意兒。」
隼人感到害怕,聲音不自覺顫抖。
「我叫柚子。」
「哇!說話了。」
隼人嚇到腿軟,整個人往後倒,一屁股跌坐在床上。
「柚子……?」
隼人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下意識重複念出眼前機器人自稱的名字。
「沒錯!請多指教,隼人。」
隼人在床上後退,抱著枕頭退到牆邊,充滿戒心看著莫名其妙的機器人。
看得出來,當隼人不住後退時,相當於眼睛的相機鏡頭,也隨之轉動對焦。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啦?」
「……柚子。」
柚子這麼說,隨即陷入沉默。用來為機器人降溫的風扇運轉聲,輕輕迴盪在房間裡。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生來就是為了與你相遇。」
「為什麼一定要與我相遇?」
「愛是什麼……為了……告訴你。」
「愛?」
隼人皺眉,看著柚子胸前iPad上寫有「AI UG」的立體標誌。
「AI」也可以念成「愛」。
「UG」大概是這個機器人名字──「柚子」的縮寫。
隼人盯著柚子看,等他繼續說下去,但柚子似乎沒有要繼續往下說的意思。
「反正肯定是我爸做的吧?」
隼人嗤之以鼻地說。
「……不知道。」
機器人不知道自己是誰製造的也無可厚非,畢竟他才剛剛開機。
隼人心想:「難道是被設定為,把啟動後看到的第一個人當成『主人』嗎?」
但又糾正自己:「如果是這樣的話,一開始就知道我的名字也太奇怪了。」
大概是被設定成,一開始就認識自己。
無論如何,這玩意兒百分之百是幸一郎留下的傑作。
「你不知道也無所謂,我知道就好了。你是我爸的作品。」
「……是這樣的嗎?」
「哇咧!」
隼人誇張地裝出跌倒的樣子,這是在學校同學間流行的動作。
看樣子不只是外觀,就連內在也是笨到無可救藥的破銅爛鐵。
 
  * * *
 
吃完飯、洗好澡,隼人回到自己的房間。
柚子也照老樣子,坐在書桌前。
「唉。」
隼人嘆一口氣,不情願地扯過書包,把裡面的東西全倒在床上,抽出數學作業的講義和教科書,放在桌上。
「啊……,真麻煩,為什麼非寫功課不可啊。」
隼人出聲抱怨。
「為什麼、明明覺得很麻煩,還要學習呢?」
隼人苦笑,以回答都嫌麻煩的態度說:
「因為成績太差就不能踢足球了。」
「學習、是為了得到,可以踢足球的成績嗎?」
「沒錯。」
「未來呢?」
「未來?」
「中學生、大家,都是因為對未來感到不安,才學習的。隼人不會感到不安嗎?」
「我只要能考上高中,哪所學校都無所謂,因為上了高中就能打工。比起未來的事,現在更想玩。」
「隼人討厭、學習嗎?」
隼人露出無比厭惡的表情說:
「討厭!沒有人喜歡吧。」
「還是有很多人,喜歡學習。」
隼人逐漸失去耐心。
「什麼嘛,柚子,反正你也跟老師一樣,只會說什麼學習是為了將來的自己,不學習會害將來的自己吃苦頭吧。」
柚子發出機械運轉聲,左右搖頭。
「隼人,不會吃到苦頭。」
「什麼?」
「會因為不學習而吃到苦頭的、不是隼人,是隼人身邊重要的人。」
「少囉嗦!」
隼人背對柚子,面向書桌,開始解數學題。
不懂的問題,明明只要問柚子就好了,但是隼人心裡萌生對柚子的憤怒,賭氣地想「誰要靠這傢伙啊」。
同時,柚子說的話也縈繞在腦海,難以抹去。
遇見新價值觀的衝擊,足以翻轉自己過去的價值觀。
雖然很不甘心,但隼人感受到的情緒,比較接近這種衝擊。
「因為不學習而吃到苦頭的,將是我身邊重要的人……,為什麼?」
其實還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是用來當作勉勵人用功的理由,隼人覺得非常具有說服力。
 
  *  *  *
 
對隼人來說,今天在學校度過的一天,是人生感覺最漫長的一天。
如他所料,一到下課時間,平常與將士混在一起的傢伙,就從其他班級聚集到將士身邊。
前幾次還可以假裝沒聽見,但是到了第三堂和第四堂中間的下課時間,感覺全班都發現他們集合的理由了,隼人假裝有別的事要做,離開教室。
將士那群人貶低的訕笑與大聲對話,在背後緊跟著來到走廊的隼人。
「那傢伙逃走了。」
「去蓋他布袋吧。」
「放他一馬吧,他一定會哭。」
「就讓他哭啊,有什麼關係。」
隼人沒有回頭。
他想到接下來會持續過這種生活,就心情沉重。
結果隼人等到打鐘才回教室,下課就獨自離開教室,總算撐過一天。
唯有老師站在前面的上課時間,才能放心坐在位置上。即便如此,隼人心裡有數,為了找他麻煩,與將士一鼻孔出氣的傢伙,肯定都在私下交換討人厭的眼神及表情。
 
社團活動一結束,隼人比任何人都更快換好衣服,離開社團教室。
通往正門的路上,勢必要經過體育館。
「但願不要遇到籃球社的人……。」
隼人在心裡祈禱,然而就在校舍轉角,籃球社的一年級迎面而來,要回家就得從他們身邊經過才行。
「完蛋了……。」
隼人忍不住在心中詛咒自己的命運。
「隼人!再見。」
那群人中有人大喊隼人名字道別,周圍的人一起笑了。
單從字面的意思聽來,只是單純的道別,但是對方的語氣擺明瞧不起人,同時具有恫嚇的味道。
隼人無法當作沒聽見,只好稍微舉起手回應:「哦,再見。」
只見他們模仿隼人的動作,再度相視而笑。
隼人加快腳步繞過那群人,尖銳的笑聲從背後襲來。
隼人壓抑自己的情緒,急著回家。
 
隼人筆直地從玄關走進自己房間,拿起桌上的手機,點開螢幕。
LINE的話題依舊是自己。
裡頭貌似也有擔心他的發言,但幾乎都是惡意的訊息,所以他連看都懶得看,直接關掉手機。
隼人嘆口氣,躺在床上,拚命忍住想要放聲大哭的念頭。
「為什麼我老是遇到這種事……,我只是不跟他們出去玩而已。」
隼人滿心不解地盯著天花板,突然想起一件事,坐了起來。
「柚子不見了!」
隼人衝出房間,奔向客廳。
與隼人的擔心成對比,柚子正坐在客廳看電視。
聽到開門的聲音,柚子轉動腰部和脖子,望向隼人。
「隼人,你回來啦。」
「柚子,你在做什麼?」
「柚子正在學習說話的方式,已經進步很多了。」
確實和柚子剛開口的時候比起來,他根本是進步神速。
 
「好好噢,柚子可以不用去學校。」
隼人忍不住脫口而出,似乎已經開始習慣柚子的存在了。
「隼人不想去學校嗎?」
隼人苦笑回答:
「如果可以不要去的話,的確不想去。」
「柚子代替你去吧?」
隼人忙不迭搖頭。
「不行不行,柚子要是去學校,問題只會更嚴重。」
「問題?」
「沒什麼,是我自己的事……。」
隼人認為就算告訴柚子也沒用,不打算向他說明。
「隼人在學校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嗎?」
隼人再度苦笑,自暴自棄地說:
「你懂什麼。」
「人類的汗水其實會隨情緒改變成分,味道也有點不同。人類或許注意不到,但柚子聞得出來。隼人今天的味道跟平常不太一樣,呈現出『恐懼』與『厭惡』的情緒。所以柚子知道你遇到不愉快的事了。」
隼人瞪大雙眼,看著柚子。
「你連這種事都知道嗎?」
隼人盯著柚子看了好一會兒,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說:
「被你猜中了……。」
或許,讓柚子聽聽他無法與任何人商量的心事也好。
「柚子,我問你,人為什麼傷害了別人,還能擺出若無其事的態度呢?」
「因為心裡沒有愛,所以不懂真正的溫柔……。」
「心裡沒有愛……嗎?」
隼人喃喃自語地重複,想起前幾天柚子說過的話。
「這麼說來,柚子曾說他是為了教會我愛是什麼,才被創造出來的……。」
柚子伸出一隻手,指著電視。
「電視裡的大人們也都是這樣,只要自己開心,傷害別人也無所謂。看到討厭的人失敗就覺得開心,對犯錯的人落井下石、窮追猛打。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會在心裡認為活該、再狠一點。大家的心裡都沒有愛,只在乎自己高不高興,只想發洩自己的怒氣,只重視自己快樂與否。心裡沒有愛、只有自己最重要,所以才會若無其事地傷害別人。」
「只在乎自己……。」
的確是這樣,大家都只想到自己。
 
「不要只想到自己,就不會傷害別人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但只要了解愛是什麼,自然就不會『只想到自己』。」
「這樣啊。可是就算知道愛是什麼,欺負我的人,也不會從此消失。」
「是不會馬上消失。雖然要花一點時間,可是隼人一旦了解愛是什麼,你身邊想要傷害你的人,自然就會逐漸減少。要是不懂愛的話,那種人只會愈來愈多。」
隼人嘆息。
「唉,逐漸減少嗎。」
隼人看了看月曆。
「算了,只要再忍耐三天……。」
沒錯,只要再忍耐三天,勉強自己去上學,就開始放暑假了。
可是總覺得那三天,將會有如置身地獄般難以忍受。
「柚子,當別人不願意了解自己的心情,因此感到煩躁時,該怎麼辦才好?」
隼人有氣無力地問道。
「一開始就不要有所期待。」
「什麼?」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隼人不知所措。
 
  *  *  *
 
「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
圓花連忙卸下背上的束口袋,解開繩結,拿出一封信。
「這是昨天的回信。」
「哦……喔。謝謝。」
隼人臉紅心跳地接過。
「那封信……我很高興,從各種角度來說。」
「從各種角度來說?」
圓花點點頭。
「從築山同學說明的角度來想,的確不管去到哪裡,都會覺得自己和德爾.皮耶羅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均勻散布在地球上,根本無所謂,只要我這麼認為就好了。但是直到築山同學說明以前,我從未這麼思考過……。所以,你真的拯救了我。」
隼人無精打采地搖搖頭。
「那不是我想出來的,是柚子告訴我的。」
這次換圓花用力搖頭。
「或許是柚子告訴你的沒錯,但寫信告訴我的,是築山同學。我高興的是這點。還有一件事……,你讓我明白了,透過不同的用法,知識可以讓心情變輕鬆。」
「知識……,透過不同的用法?」
隼人覺得圓花這句話好深奧,難以理解。柚子好像也說過同樣的話。不過,他確實讓圓花破涕為笑了。
「算了,能讓妳重拾歡笑就好。」
隼人雖然這麼說,但表情看起來還是悶悶不樂。
「怎麼了?你看起來很不開心。」
圓花不著痕跡瞄著隼人的臉。
隼人嘆了一口氣,望向遠方。
「我寫那個,只是希望妳的心情能稍微好一點,我其實完全不了解妳的心情。
自己養的狗死掉當然會很傷心,但我原本以為,那種傷心只要哭幾天、心情低落一陣子就會好了。妳也說過德爾.皮耶羅是老狗了,既然如此,應該早有心理準備,會有這麼一天不是嗎。然而當那一天真的來臨,妳卻哭得那麼傷心,我甚至覺得妳有點『軟弱』。
我們家住在大樓裡,所以我沒養過狗,也無法體會痛失愛犬是多麼傷心的事。
說穿了,我寫那些與其說是為了三澤,不如說是想為自己加分。」
圓花有些錯愕地睜大雙眼。
她完全沒有因為隼人其實不了解自己的心情,而受到打擊,反而覺得老實承認「想為自己加分」的隼人,看起來非常成熟。
「可是,現在我總算明白,失去自己重要的拍檔是什麼心情了。該怎麼說才好,好哀傷啊。而且光用哀傷這個字眼還不足以形容對吧,原來大家都這麼哀傷啊。」
圓花心裡一驚,意會到隼人指的是什麼,盯著柚子看。
「柚子?」
隼人點點頭。
「明天就要分開了。他的電池一旦耗盡,就無法再充電,也無法再恢復原狀。我為什麼沒有再對他好一點呢……,為什麼沒有多陪他玩呢……。」
隼人毫無預兆地落淚。
圓花說不出話來,只能怔怔地看著隼人。
隼人用手抹去臉上的淚痕。
「我批評柚子的外表很噁心,不想讓人看見,所以命令他不准出去。擔心被別人知道的話,做出這種怪異機器人的父親,會被當成怪人,自己也會被視作怪人的小孩……。滿腦子只想著自己的事,不知道柚子也有感情……。」
隼人再也說不下去了。
看見低頭流淚的隼人,圓花眼中也盈滿淚水。
「我也一樣,築山同學。我和德爾.皮耶羅從出生就一直在一起,也曾經無數次把他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懶得帶他去散步,不想餵他吃飯,或清理他的大小便。現在回想起來,明明我們有很多可以一起玩的時間,為什麼我不陪他玩呢……,我心裡充滿悔恨。所以……,我也跟築山同學一樣。」
圓花說到這裡,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兩人默默無語,並肩哭了好一會兒。
本以為微風吹得櫻花葉沙沙作響,沒想到那聲音是柚子來到兩人面前。
「隼人、圓花,柚子休息夠了,再來踢足球吧。」
柚子說道,把足球踢到隼人腳邊。
隼人用手接過足球,盯著球看了好一會兒,抹去眼淚、勉強自己擠出笑臉,對柚子說:「好,來玩吧!」
柚子發出「嘰──」的聲音點頭,微幅動動雙腳,看起來很開心。
「三澤也要一起玩嗎?」
隼人站起來,朝圓花伸出手。
圓花露出笑容,用力點了點頭,握住隼人的手。
隼人使勁拉起圓花,兩人順勢跑了起來。柚子拚命擺動雙腳,想追上他們。
「柚子,快點過來呀。」
隼人邊跑邊回頭,看柚子動作笨拙、跑得歪七扭八的身影。
想將他的模樣,烙印在自己的眼睛裡。
發表人:CHIU
2019/05/21 22:50
令人感動的小說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