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 滿滿愛

  • 系列名:Novel
  • ISBN13:9789888568383
  • 出版社:青森
  • 作者:喚船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1.9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1/01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愛,是進取;被愛,卻是懶惰。
愛比被愛更有意義!


這是一個真正的愛情故事。想像瑰麗,直指核心。

文藝常常以悲劇、批判為能事,可這有個巨大的隱患。您可曾想到中國導演張藝謀在拍過《菊豆》、《活著》,表達社會良心以後,居然開出《英雄》的藥方嗎?人,歸屬於天下嗎?人,本身就是天下;港、澳、台呢?於之,本書是一個抗議。

本書試圖糅合經典小說與新小說寫法,探索更多敘述可能性;並非為糅合而糅合,而是為了在冷暖交織、光影掩映的情調中,傳遞出更豐富起伏的情感體驗。於之,本書也是一個嚮往。

2018年全球互加關稅的貿易戰愈演愈烈,終於引發了戰爭。中國發動核戰,經過連年征伐,於2300年終結戰亂,統一全球。

彼時國家統一思想:「自由就是忠誠」、「幸福就是獻身」、「愛情就是禮物」。

西元2500年,即將步入婚禮殿堂的青良卻對這些口號深感困惑和迷惘。

此時,青良前往異星。飛船失事,青良僥倖存活。在異星,青良與智能貓載夢遇到當地雌性瑞麗絲與豬熊載實。四人經歷了一段驚險而甜蜜的生活。

重返地球後,四人捲入一場巨大的陰謀,命懸一線。瑞麗絲暴打城管逃跑,被嫁禍謀殺總統,後被總統逼迫欲成為他的性奴。

為搭救瑞麗絲,青良被推進背叛婚約、背叛家庭、背叛國家、背叛地球的兇險境地,也遭到了其欲解救的廣大群眾的圍困。

青良將做何選擇?四人能否脫離險境?青良能否找到愛的真諦?
喚船

一個暴露身份,就會失去活路的人。


當今世界,單身、獨居、不婚人數急劇增長,是因為人們不再嚮往愛情了嗎?
不是!恰恰相反,人們非但不是不嚮往愛情,而是在嚮往最美滿的愛情!
都在尋找那個百分百滿滿愛,對不對?
美國作家庫特‧馮內古特曾說,他努力不讓愛情進入小說。這位老兄可能沒注意,他這句話裡就沒能阻止「愛情」進入。
庫特‧馮內古特之所以不讓愛情進入小說,是因為「……如果小說中的戀人贏得了真愛,故事就結束了,哪怕要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天空中全是黑壓壓的飛碟。」
沒錯,人們常常耽於愛情而不顧其他,以為愛情就是一切,要麼愛,要麼死;愛情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但真相果真如此嗎?
愛情雖然是發生在兩個人之間,與互動息息相關,但愛情首先與自我有關,其次與世界有關。
愛情不僅需要與斯人相處,更需要與自我相處、與世界相處。
要擁有美滿愛情,就不得不思考個人靈魂和世界勢態,不得不思考如何成為最優秀的人、如何擔當時代重任。而一個不想擔當時代重任的人是不會成為最優秀的人的。
豬八戒不配吃人參果,滿滿愛不屬於平庸者,滿滿愛,只屬於那些最優秀的人。
既然都在尋找那個百分百,最保險的辦法就是讓自己先成為百分百,否則百分百即便近在咫尺也只會擦肩而過。
這本書就是獻給那些嚮往愛情、嚮往美滿愛情、立志成為百分百的人的。
愛情萌動的年紀,希望瞭解愛情、把握愛情,又不願啃枯燥乏味的科學論文,也不想看煽情偏執的勵志成功學,多想從動人心弦的文藝作品中獲取啟迪。
雖然標簽為愛情的文藝作品恆河沙數,可真正談愛情真諦的卻鳳毛麟角。要不是「戲不夠愛情湊」,要不是拿愛情借題發揮;就別提「鴛鴦蝴蝶」、「瑪麗蘇」了,壓根就是海洛因。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倒是談愛情限度的作品,比如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呂克貝松的《碧海藍天》,伍迪艾倫的《摩天輪》,戴思傑的《小裁縫》等。這些作品的功績在於告誡我們,愛情並非無所不能,它解救不了無聊的人生。如果拿著愛情當飯吃,人生就會營養不良;如果拿著愛情當藥吃,生命就會中毒而死。
談愛情真諦最發人深省的當屬夏洛蒂‧勃朗特的《簡‧愛》,亦舒作品,北野武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嚴歌苓的《一個女人的史詩》等,但又嫌其不能回應斯時斯地。
而且文藝作品大多注重批判,不擅長建構,告訴你何為錯,卻不能告訴你何為對;告訴你不該做什麼,卻不能告訴你該做什麼;指得出問題,卻指不出出路,或指出的出路根本就是錯的。
結果看來看去,還是困惑迷惘。
不是非要一個標準答案,而是至少有個思考框架、有個參照方向。
我想一定還有許多人會遇到同樣問題,這本書也是為他們而寫。
娛樂性、靈魂性、現實性兼具,是優秀作品圭臬。
靈魂性,是指成就個人(或稱為:自我實現、圓滿人性)。這就是中國傳統思想、文學的痼疾――沒有個人。中國傳統思想、文學擅長批判社會,視角是整體的、集體的,而不是個體的、個人的;出發點是家和國盛,而不是個人幸福。「修身」的目的是「齊家」「治國」「平天下」,所謂「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而不是「齊家」「治國」「平天下」創造條件來成就個人。開出的藥方要麼是「明君賢相」「一匡天下」的帝國夢;要麼是「為父絕君」「為君絕父」的儒、法循環;再要麼是避世苟且,「難得糊塗」的佛、道夾生;「五四」以後,又開出「反爹媽(家族)專制,不反領袖(國家)專制」的「偽個人主義」藥方,兜兜轉轉回到了「為君絕父」的法家老路上。這成了中國傳統思想、文學轉不出去的怪圈,這也是中國至今未走進現代文明的根本原因。
俄羅斯文學光耀汗青,可俄羅斯現狀仍不容樂觀。是文學真的沒用?不是,是不夠好。我們有責任寫出更好的。
每個時代都有屬於那個時代特有的問題。所謂文學的現實性,即是指對時代的關懷,要對時代做出最深刻的洞察,揭露問題,查找病根,開出藥方。病根與藥方的準確與否,從最根本上決定著作品的質量。
本書以此為圭臬而寫。
是為序。

「滿滿愛」簡介

第一章 逃離
1. 究竟怎樣才算成熟
2. 很快就叫你死在我手上!
3. 握手就能性高潮
4. 避孕套是特供品,擅自經營與販毒同罪
5. 一個集體一旦取得了國家的稱號就有了免錯金牌?
6. 童顏巨乳,地球小姐,嬌嗲索歡,擱誰,誰能受得了?
7. 像顆紅豆般醒目
8. 利不欲其遺於下,福必欲其斂於上

第二章 初見
1. 真是個大bug!
2. 這群蛇在青良身上纏聚成曲屈蜿蜒的一大團
3. 要是它們能把我當成它們的寶貝就好了
4. 他一時不知如何形容這笑容
5. 幸福快樂的秘訣就是――
6. 我經歷過你的經歷
7. 蓮步輕移如仙子飄落
8. 可誰不謹慎怯懦呢,在地球上?
9. 這正是人與人的區別所在
10. 目光

第三章 同行
1. 整個山體裂出一道寬寬的山谷
2. 唐僧師徒,西天取經
3. 愛情不能靠禮物,要靠一起做事!
4. 像兩個未經世事的孩子
5. 那巨鳥腹下竟然只有一隻腳!
6. 與我同行
7. 異星入侵!
8. 遇上的個個都是興師問罪的臉
9. 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10. 連差額選舉這個詞都從詞典上消失了
11. 任何美好的願望,強迫都會使之變成地獄
12. 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但不可能就是發生了

第四章 羅網
1. 知道逃避什麼,卻不知道找尋什麼
2. 毒蛇的眼睛
3. 再說技術先進也不等於文明先進
4. 一朵含露的鮮花在臉上綻放開來
5. 安全、快樂只能二選一!這, 何嘗不是人的處境?
6. 我怎麼能跟政府似的?
7. 女人就是女人!?
8. 可接下來不久,兩個人最擔憂最恐懼的事相繼發生了
9. 男人女人腦路不同
10. 這次以情人做賭注的豪賭輸得不可謂不慘!
11. 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12. 兵強國盛的地球夢
13. 吃人家的飯砸人家的鍋!
14. 瑞麗絲的慘叫聲和身上的黑皮衣黑皮靴,勾起了總統的欲火

第五章 戮君
1. 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死,為了個異星人值得嗎?
2. 沒有人民才沒有國家!
3. 就怕有不明真相的群眾鬧事!
4. 可憐菲娜金枝玉葉,口鼻流血,大小便失禁!
5. 個人意願和歷史責任的交集才是信仰
6. 國家該為人存在,而不是人為國家存在!
7. 朝哪走、怎麼走唯命是從,不許自作主張
8. 武器並非對外防禦而是對內鎮壓
9. 原來世上所有一切都與自己有關
10. 偶像該死,崇拜更該死!
11. 哪還有比這更完美的愛情!哪還有比這更完美的人生!
12. 愛,是進取;被愛,卻是懶惰。愛比被愛更有意義
13. 把天地、飛雪全部沒入了黑暗
14. 如果和一個人不合適,千萬千萬堅決拒絕,人是很難改變的!

第六章 歸去
1.這個悔恨將伴隨青良一生
2.滿滿愛
3. 兄弟鬩於牆,外禦其務
4. 很多人覺得一輩子最重要的就是身份和職務
5. 希特勒是誰?待我去除掉他!
6. 光
7. 雪花靜止了,菲娜的眼淚在向上飛
8. Do,do,do

「小女人」簡介
車將要行駛到一個十字路口時,突然一輛受損嚴重的重型貨車從一側路口急轉彎沖出來,車身傾斜著帶著尖利的喇叭聲、急剎聲重重摔倒在地。速度極快的車體在地面擦著火星,朝青良的車疾速撞過來。青良的車一個急剎,噴著白煙疾速倒車二三十米。摔倒的車輛一邊滑一邊從摔開的後廂門裡跌出一堆堆白色的雕像,雕像摔碎在地上,白色的雕像碎渣幾乎蓋遍了黑色的街道,現場一片狼藉。
貨車斜著撞倒路邊一個消防栓,緊接著又一連撞倒了兩根街燈才終於停了下來。一個人從摔倒的貨車上爬出來踉踉蹌蹌地朝前跑。地面冰滑,他跌倒摔在地上,衣服上沾滿了雨水泥垢。他費力地爬起來又朝前跑。
智能貓被車輛急剎的慣性摔倒了,它爬起來,打開車門,一出車門,突然變身一隻龐大的大猩猩。大猩猩肩闊軀壯,臂粗如樹,發出獸性的嗥叫,三步兩步追上那人,氣惱地拽住他。
行人驚恐地躲開,站在遠處觀望。
這個人頭髮淩亂,形容枯槁,鬍子花白,嘴裡喘著粗氣,手捂住腹部,血從血淋淋的手指縫裡流出來,染紅了衣服。
這時,從受傷男後空追來一架直9警用直升機,飛機落地,一個女警從駕駛座上跳下來。這女警雖然是個黃種人,但膚色極為白嫩,因為動作急促,臉色變得粉紅,在這個饑饉的世界裡遍是面黃肌瘦,這樣的膚色,這樣的臉色,定是出自權貴之家。她身材高挑,脖頸修長,俊俏的下巴高抬著,一副盛氣淩人的樣子;盛氣淩人的還有胸――別人的制服是直筒的,她的制服是修腰的,腰帶勒住細腰,胸在制服的緊裹下像兩個鼓脹的氣球。有些膽大的路人跟上來圍觀,不是看熱鬧,而是看美色,看氣球。
女警停機麻利,跳機敏捷,一看就是訓練有素。她疾跑十幾步追上受傷男,撥出手槍頂住他的頭,拽出手銬要銬他。
「我……我不過是打碎了雕像!」受傷男滿臉通紅,邊掙扎邊氣衝衝地說。
大猩猩怔一下,鬆開了手。受傷男扭動身體,甩動胳膊,幾乎要掙脫開女警。
「你打碎的是總統的雕像!」女警嘴裡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這冰雨――不是人的溫度。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愛……我崇拜我們的總統,我是不小心……」受傷男軟下來,臉色變得慘白,哭聲哀求。
「不小心也不行!別人怎麼沒這樣!這是死罪!」在地球,個人服從大眾,大眾服從總統,例外本身就是犯罪,「別人如何如何」具有不可抗拒的壓力。女警顯然是見慣了,知道怎樣說才能擊潰抵賴者的心理防線。
受傷男使勁一掙,濕滑的衣服減少了阻力,受傷男掙脫開女警,拼命逃跑。
女警用槍指著逃跑的受傷男後背,厲聲喝道:「別跑了!再跑開槍了!」
受傷男繼續踉踉蹌蹌朝前跑,骨瘦如柴的身體搖搖晃晃,好像隨時都能被風刮倒。
「欸!這不是那個地球小姐三冠王嗎?」有個旁觀者認出了女警,其他旁觀者聽了這話盯著女警帥氣英武的持槍動作頻頻頷首。警察殺人司空見慣,女警是誰,漂不漂亮,比死不死人有趣得多。
地球小姐三冠王勢欲開槍,青良站在路邊伸出手臂朝著女警,「菲娜!別……」
「別」字還未出口,槍聲響起。
菲娜一槍擊中受傷男頭部。受傷男僕倒在地,血液從他血肉模糊的臉上汩汩流出,混著渾濁的雨水染紅了街道。
「砰」一聲槍響的時候,青良下意識地閉眼扭頭不看那現實,現在他慢慢縮回手指,縮回胳膊,心臟也縮了縮。我該阻止嗎?我能阻止嗎?發個指令給智能貓,智能貓的速度和本領有可能阻止菲娜:或者推開她的槍讓子彈打偏,或者飛在那人前面用身體擋住子彈。我為什麼沒有那麼做?我該怎麼做?鋪天蓋地的雨簾裡,突然現出一個光著身子的孩子!他站在冰冷的雨地上緊緊凝視著青良,是當年那個無法阻止父親煮貓吃貓的絕望無助的九歲青良!
呆呆的青良站在雨裡,身形也萎縮了。雨水不止不休地落在頭上、身上,頭髮被雨水打濕浸透,在頭頂和額頭上毫無主張、毫無力氣地趴伏著。
隨後趕來的警察圍了上去。圍觀的人群從剛才槍響時的譁然恢複到木然,像一截截木頭似的沉默轉身,各自離去,連交換眼神的都沒有,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菲娜上了青良的車。大猩猩變身智能貓跟了進去。
「這麼巧!陪我試結婚禮服去吧!」菲娜邊脫淋濕的警服邊說。人家工作是為謀生,她工作像是消遣,隨時翹班。
剛殺了個人就跟沒事似的,還有心情去試禮服?殺人在她那裡就跟逛街似的!
青良把心裡冒出來的雜亂用力捺住,移開話題,「剛才那人怎麼了?」
「死罪!運了一車總統雕像,出車禍把雕像弄碎了。」菲娜閒聊的口吻裡有一種炫耀顯擺的姿態,她倒不是故意如此,她歷來如此――擁有一件東西,別人不知道,不算擁有;做過一件事,別人不知道,不算做過――做過地球小姐,表演思維深入骨髓,她是有意當街槍殺那人的。
「不是剛碎的嗎?」
「不是,在別處出的事,被發現後逃跑,我們追來的。」
「為這個就……?」
「那有什麼辦法?這是法律!再說,我還有兩個殺人指標沒完成,能不斃他?」一些工作一旦命為指標就有了免錯金牌?一些規則一旦命為法律就有了免錯金牌?毋庸置疑的口氣,毋庸置疑的信念,話到這份上,還有什麼可說的?
青良使勁咽下頂到喉嚨眼的話,噎得喉嚨像腫了起來。是有滿肚子的話,可這些話到底什麼意思,怎樣排成句子,青良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覺得那些話憋得人喘不上氣來。
智能貓跳到青良膝上,柔順的皮毛貼著青良的手臂蹭來蹭去――它是來安慰青良的――智能貓是青良一個程序一個程序寫的,一個零件一個零件造的,它更能讀懂青良的表情。青良輕輕地撫摸著它,還是臉色陰沉、心事重重。
菲娜去抱智能貓,「來,陪我玩會!哎!青良,你這貓變身這麼快了啊!現在能不能72變了?」
「造作的女人!」 青良心裡想的和嘴裡說的不一樣:「不能。」
「為什麼?」
又來了,假扮的純真!這個問題很專業,解釋起來費時費勁,她未必聽得懂;不回答,她又會胡攪蠻纏下去,青良覺得這兩個月沒白沒黑的加班實在是太累了!
「主人還沒有設計好,這也需要更大的能量!」還是智能貓貼心,替他解了圍。
這音色也是純真的,不過是機械的,和菲娜的純真,也不知道那個更假。
菲娜和貓在逗,青良在憋。三個假人。外面的雨仿佛更大了。
車穿過街道。在雨中,在城市的叢林中,車輛就像一片落葉一樣渺小。車輪帶起些許雨水和落葉,無力無序。
「……啊吧……啊吧吧……」那個顫顫巍巍的老人沖行人頻頻伸手,行人像塑膠一樣面完表情地機械走過,兩個黑衣警察現出面前。老人轉身就跑,可惜步履蹣跚還沒有小孩子慢走快。兩個黑衣警察上前抓住他,上上下下搜身掏兜,摸出一張面額10萬元的紙幣塞入腰包。接著兩個警察一人架一根胳膊,老人腳跟著地拖著水花朝前疾走。
「不要再來這裡!國慶之日,首善之區,不許乞討!再來,斃了你!聽見沒有!」
兩個警察低吼著,「啪嘰」一聲把老頭橫著扔進一條黑咕隆咚的深巷。老頭跌在雨地上,裡外濕透,一身泥垢。老頭艱難地爬起來,一瘸一拐走進黑暗的深巷。
一隊整齊的群眾隊伍冒雨在街道上遊行慶祝,打著寬幅標語,一遍一遍喊著口號:「自由就是忠誠……幸福就是獻身……」
一些規則一旦命為法律就有了免錯金牌?青良接上剛才的思索:一些人一旦取得了父母的身份就有了免錯金牌?一個集體一旦取得了國家的稱號就有了免錯金牌?一個人一旦取得了總統的頭銜就有了免錯金牌?如果這些都是錯的,哪什麼才是對的?就算知道什麼是錯,不知道什麼是對有什麼用?青良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裂了……
「我看了禮服,可漂亮了,你陪我去試吧!」菲娜終於想起了起頭被岔開的話題――這件最重要的事。
「以後吧,太累了――」
「以後、以後,你都說八百遍以後了!」不滿是真實的,不滿的緣由、來源、表達卻是誇張的。
一隊持槍的武警部隊嚴整地在街道上列隊走過,整齊的步伐跺起一灘灘水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