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未開放訂購
  •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番外:送魂火之卷【典藏特裝版】(奎封)

  • 系列名:輕世代
  • ISBN13:9780020190806
  • 出版社:三日月
  • 作者:藍旗左衽-作;zgyk詭太郎-繪
  • 裝訂/頁數:盒裝/192頁
  • 規格:21.7cm*31.2cm*4.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07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650元
優惠價: 79514

未開放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總銷量堂堂突破60萬冊!
★榮登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
★暢銷作家藍旗左衽《妖怪公館新房客》唯美和風番外繪卷

內含:
①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番外-送魂火之卷
  ☑ 全新唯美和風番外篇章
  ☑ 藍旗左衽傾力寫作.五萬字豪華分量
  ☑ 知名手遊《刀劍亂舞》&《陰陽師》官方繪者zgyk繪製封面
② [特裝限定] 妖怪公館番外漫畫
  ☑ 48頁豪華特典
  ☑ 特邀知名BL商業誌繪師詭太郎 傾心繪製
  ☑ 知名手遊《刀劍亂舞》&《陰陽師》官方繪者zgyk繪製封面
③ [特裝限定] 絕美妖豔!仿絹緞面長形絵暖簾
  ☑ 知名手遊《刀劍亂舞》&《陰陽師》官方繪者zgyk傾心繪製絕美日本妖魔主題人設
  ☑ 日本凪良ゆう、朝丘戻老師都讚不絕口的設計師傾力操刀設計!
  ☑ 夜刀神奎薩爾&御先狐封平瀾,浪漫古風世界!
  ☑ 高質感仿絲綢霧秀布全彩印刷,可水洗
  ☑ 尺寸:70*120cm
  ☑ 柔軟手感&精緻印刷,全幅車縫收邊(非切邊)
  ☑ 上方可穿掛軸或掛繩,掛在門口當作長門簾或掛於牆上當巨幅掛畫
  ☑ 臺灣合格廠商監製,品質保證
④ [特裝限定] 美顏盛世!日本妖魔主題IG風格透卡
  ☑ 超絕讚2枚入!夜刀神奎薩爾&御先狐封平瀾,超人氣CP一次收藏
  ☑ 14.5cm*10.5cm/PET材質/全彩印刷+局部白墨
⑤ [特裝限定] 亮面糖果徽章
  ☑ 超絕讚2枚入!夜刀神奎薩爾&御先狐封平瀾,超人氣CP一次收藏
  ☑ 直徑3.3cm/馬口鐵&塑膠
⑥ [特裝限定] 超華麗厚磅霧面收藏盒
  ☑尺寸:31.5*21.8*5.6cm


千古迴盪的思念,永不停息──
--
什麼樣的悔恨,讓無情無欲的夜刀神陷入瘋狂,一夜之間殺盡無數生靈?
什麼樣的思念,即便錯過了數百年,依舊情深不改?

與封平瀾重逢之後,奎薩爾心頭縈繞的不安感始終揮之不去。
當被封印的妖刀出鞘,
數百年前的執念,呼喚了數百年後動搖的靈魂,
奎薩爾因此被拖入夜刀神的世界,化身修羅。
為了喚醒奎薩爾,封平瀾及眾妖一同踏進未知的時空。
能夠帶回迷惘之人的,
只有另一個與之共鳴、堅定不移的靈魂……

 

藍旗左衽
誤人子弟髒髒人。

zgyk
前に、「猫派から犬派となった」と言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が、
そのすぐ、色々事情があって今猫と一緒に住む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やはり猫もかわいい..!
之前說過「從貓派變成犬派了」,但最近因為諸多緣由而跟貓同居了,
果然貓還是很可愛啊啊啊!

第一章 對某些人而言,愚蠢也會隨著年齡增長茁壯
第二章 某些人隨著年齡增長,對成年才能做的事更加擅長
第三章 某些人無論穿越到任何世界,都能將其變為極樂世界
第四章 看起來會降低智商的東西最好不要隨便放入口
第五章 沒有來世的盼望,今生便覺得漫長
尾聲 死亡也無法讓人短暫分離
時值八月。仲夏時節,早晨時分的日光已熾烈灼人。
契妖們來到人界、與封平瀾重逢,已是四個月前的事了。在這期間,他們回了幽界幾次,但相隔不到幾週便會再度重返。
這一次回來,正逢酷暑。
山腰上的洋樓,一早便被躁怒的抱怨聲充斥著。
「這東西一點屁用都沒有!」墨里斯暴怒地戳著電風扇上的按鈕,「既然不會噴雪,就不該在上面印雪花的圖案!」
「免治馬桶上的按鈕印了屁股的圖案,但按下去也不會湧出屁股啊。」璁瓏沒好氣地回應,雖然他也覺得非常熱。「你不是火系妖魔嗎?怎麼也怕熱?」
妖魔們聚在客廳中,家中的三臺電扇對著沙發狂吹,但微弱的涼意完全不足以抵消熱氣。
「如果是單純的炎熱我能接受,但我不喜歡這種濕黏的感覺。」
「的確。」百嘹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轉頭望向坐在一旁的冬犽,「既然都是要搞到全身濕黏,我寧可用其他方式達成。」
冬犽微笑,「真是太好了。前陣子下暴雨,水溝被淤泥和垃圾塞住了,你去幫我清理水溝吧,絕對是非常濕黏又腥臭的活動。」
「為什麼不開冷氣啊?」墨里斯指向希茉,「看看希茉!她只坐在那邊讀書,就熱到臉頰漲紅額角冒汗氣喘不斷了!」
突然被點名,希茉嚇了一跳。她下意識地把手中的書塞到背後,驚慌地左右張望了一下,接著發出尷尬的笑聲。
「……我覺得她會燥熱是因為其他原因。」璁瓏說道。
冬犽沒好氣地看著墨里斯,「不能開冷氣,因為電費很貴。」
「以前不是可以?」
「以前有海棠的房租和出任務的賞金,現在沒有。」冬犽長嘆了一口氣,「現在錢不好賺啊。」
墨里斯一時語塞。當年剛到人界時,他們試過用普通人類的方式籌錢,那段過程不是什麼太愉快的回憶。
「沒關係啦,冷氣就盡量開,反正我開學之後去兼幾個家教就賺回來了。」封平瀾一邊笑著說道,一邊起身去拿冷氣搖控器。
「不必,你坐下。」眾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封平瀾乖乖入座。
「不能召點涼風出來嗎?」墨里斯不死心地詢問,「我記得你以前偶爾會在家裡使用低階風咒調節溫度或是烘乾衣服。」
「現在的我們嚴格來說算是僭行妖魔,還是低調點好。」
「不然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圖書館或大賣場呀?以前我和冬犽都是這樣避暑的。」封平瀾提議道。
冬犽溫柔地拍了拍封平瀾的肩,接著以帶著責備的眼神看向眾人。
「看來你們這陣子過得太安逸了,竟然因為這樣的溫度就動搖。這點程度的熱氣,根本不需要靠外力來降溫──」
冬犽正在訓斥眾人時,百嘹冷不防地一把從後方將他抱住,摟入懷中。
「啊……」
抱著那雪白的身子,百嘹發出了一聲曖昧至極的嘆息。
眾人忽然覺得室溫似乎又提高了一些。
「呃,你們要用客廳的話,我先回房間……」墨里斯識相地要起身。
但是百嘹一把抓住對方的手,將他扯向自己的座位。
墨里斯跌向沙發,上半身正好側壓在冬犽身上。
「臭蟲子你──啊!」墨里斯咒罵的話語,被滿足的呻吟取代。
氣氛變得有點詭異。
希茉放下書,興奮低語,「雖然不是我主食的菜,但這比我的小說還精彩……」
冬犽連忙掙脫兩人,站起身。
「你召出寒風咒,讓風貼著你的身體流動,所以你根本不怕熱,也不用開冷氣。」百嘹盯著冬犽,邪笑著揭穿他的伎倆,「騙子。」
冬犽把風量控制得非常精準薄貼,其他人就算站在旁邊,也無法感覺到那股涼風。但只要一觸碰到冬犽,寒風咒帶來的涼爽便會直接襲貼而上。
「冬犽……」
「不是說要低調嗎?」
「只是這種程度的風咒,不會引起召喚師的注意。」冬犽企圖辯解。
「你說冰箱冷凍室壞了、所以不能打開,該不會也是騙人的吧?」
看著冬犽被眾妖逼問,封平瀾忍不住莞爾。
他喜歡這樣的氛圍。
過去七年,這房子對他和冬犽來說,都太過安靜了。
封平瀾轉過頭,看向坐在另一邊的奎薩爾。
一轉頭,他的視線便和那深邃的紫色眼眸相對。
封平瀾揚起燦爛的笑容。
奎薩爾停頓了一秒,隨即略微僵硬地將視線轉開。
他不討厭這氣氛。能和封平瀾再度重逢,再度重返這棟屋子,令他由衷地慶幸。
但他仍不習慣、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自然地和封平瀾互動。
以往在人界的私人時間,他會盡己所能地外出、找尋一切和雪勘皇子有關的線索。極少的時候,他會待在自己的房間或辦公室內聽音樂。對那時的他而言,那已是極為奢侈的娛樂。
此刻,沒有外在威脅、沒有任務在身、也沒有時間壓力,他卻感到不知所措。
他一向獨來獨往,此時卻刻意和眾人一起待在客廳。
因為封平瀾在這裡。
奎薩爾在心底暗嘆了一聲。
或許,他不習慣的不是和別人互動,而是幸福本身。
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他有很多時間去習慣……
──是嗎?
心底深處傳來一聲反詰,讓他微愣。
「是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對吧?」
封平瀾的話語聲,打斷了奎薩爾的思緒。
「什麼?」
奎薩爾抬頭,看見封平瀾已來到身旁,居高臨下地笑望著他。
封平瀾彎腰,伸手搭在沙發的扶手上,與奎薩爾蒼白的大掌並排,接著舉起食指,在扶手上敲出一串節奏。
「你剛剛就是這樣。」封平瀾一邊笑,一邊重複著奎薩爾方才的動作,「那應該是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節奏。」
「是的,你說的沒錯。」
無法聽音樂時,他會在腦中播放著聽過的曲調,然後修長的指頭隨著腦中的旋律,以極微小的幅度,輕輕點著節拍。
他略微詫異,因為封平瀾竟然能「看」出他腦中播放的是什麼曲子。
但更讓他詫異的是,擱在扶手上的兩隻手掌,竟然差不多大。
七年前,那手掌比自己的手小了一圈。一開始握劍時,也必須用兩隻手才拿得穩。
現在,這樣的手,單手拿更大的劍也不成問題了吧?當初給他的影刃,應該打造得更大一些──
不,不需要。
現在,這隻手,再也不需要拿劍了。
「奎薩爾?」
奎薩爾順著聲音揚首,封平瀾正以帶著點困惑的表情看著他。
這是奎薩爾不習慣的另一件事。他不習慣用仰角看封平瀾。
「……你怎麼知道的?」奎薩爾丟出了這個問題,轉移封平瀾的注意,也轉移自己的思緒。
封平瀾咧起了自豪的笑容,「因為你留下來的唱片,我全都聽過,而且還聽了好幾次呢!」
「是嗎……」
「因為,」封平瀾的身子更彎下了一些,「我的眼裡只有奎薩爾呀。」
奎薩爾本以為封平瀾會立刻起身站好,但封平瀾卻越靠越近。
看著那逐漸逼近的容顏,奎薩爾皺起了眉。
最後,封平瀾在奎薩爾面前約一掌之距的位置停下。他認真地盯著奎薩爾的臉部肌膚,發出了一陣讚嘆。
「哇,奎薩爾好厲害,真的一滴汗都沒有流──」然後,快速地用力吸了兩口氣,「而且還很香,嘿嘿嘿。」
「你……」
門鈴忽地響起。
「誰呀?這時候來訪?」封平瀾立即轉身,走向大門。
看著封平瀾離去的背影,奎薩爾感到一陣惱怒,一種莫名的敗陣感。
「海棠、曇華?!」封平瀾看著意外的來訪者,驚喜不已,「還有理睿?」
「平瀾,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平瀾少爺。」
理睿和曇華笑著開口,只有海棠的表情看起來有點臭。
「嗯……嗨啊。」
封平瀾的記憶恢復後,和社團研的同學及白理睿聚集見面了不少次,但因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事業要忙,加上處在不同的國家城市中,因此無法像高中時期那樣隨時都能碰頭。
「歡迎歡迎。」冬犽熱切地開口。海棠等人的出現完美地轉移了眾妖的注意力。
「你們來幹嘛?」璁瓏沒好氣地看著海棠開口,「你又被家人趕出去了?」
海棠惡狠狠地怒瞪璁瓏一眼,重哼了一聲,曇華立刻雙手奉上一只塞得鼓鼓的保冷袋。
「這是什麼?」
「我和白理睿送的作客禮物。」
璁瓏打開保冷袋,裡面放著進口鮮乳、冰淇淋和其他契妖們喜愛的食物。
「會帶禮物的話,你可以常常來訪。」
「你還真是慷慨好客呀。」海棠翻白眼,接著煩躁地質問,「為什麼你們不開冷氣?」
「電費很貴。」璁瓏哀怨地看著冬犽回答。
「電費我出,開個冷氣吧。」白理睿開口,「算是伴手禮。」
「啊,怎麼好意思讓客人這麼破費……」冬犽嘴裡這麼說,但還是非常順手地把錢收起。
墨里斯迫不及待地拿起搖控器,按下開關。
「所以,理睿和海棠怎麼會突然過來呀?」封平瀾好奇。因為這樣的組合實在不太尋常。
「其實,我們有事想找你們幫忙……」白理睿不好意思地開口。
「你要我們幫什麼?──等等,該不會是這傢伙大學畢不了業,要我們幫他吧?這太難了!」
海棠怒瞪墨里斯,「我畢業沒問題好嗎!我只是學分不夠所以延畢!是延畢!」
白理睿苦笑著繼續解釋,「要找你們幫的忙,和課業無關,但和錢有關。」他嘆了口氣,「簡單來說,我和海棠合作投資了一個度假村開發計畫,現在出了點問題。」
眾人沒料到是這樣的問題。
「你要是錢太多的話,可以救助有需要的人,比方說我們。」璁瓏認真建議。
「合作計畫是我提出的。」海棠開口,說出了整個緣由,「長野那邊的遠房分家在山間有一整個村的土地。整個村子已經荒廢,但那裡自古流傳著夜刀神的傳說,神社裡供奉的古刀也有數百年歷史,我覺得有發展潛力,就找白理睿合作,打算把那裡規畫成類似合掌村的主題觀光度假村。」
「那你到底要找我們幫什麼忙?」
「那塊地……發生了一些問題。」白理睿輕咳了聲,瞥了海棠一眼,「開發的工人們遇到了靈異現象,而且不只一次。」
他們買下的荒村,古時曾有夜刀神作祟的傳說。
根據地方誌記載,數百年前的某個盂蘭盆節之夜,村子發生過大規模的妖怪襲擊事件,死了不少人。
海棠說道,「但我想那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說不定都是村民將天災想像誇大後的故事。而且根據協會的紀錄,至少近一百年內,村裡並沒有妖魔出沒。發生異狀之後,我也到現場勘查過,並沒有偵測到任何妖魔活動的痕跡。」
「說不定不是沒有,而是你找不到。」璁瓏直接吐槽,「不能找協會的人來解決嗎?」
白理睿聞言,以帶著指責意味的眼神看了海棠一眼。
海棠不好意思地開口,「這個時候通報協會的話,不但度假村可能必須停工,而且還有可能被協會直接收走……」
「嗯,你真的很蠢。」璁瓏下了結論。
「因為不能找協會處理,也不能找一般召喚師幫忙,所以只好拜託社團研的大家和你們了。」
「如果抽手的話,大概會損失多少?」
白理睿報了一個數字。
眾人咋舌。
這筆金額,夠他們吹冷氣吹到下一次冰河期。
「海棠,」墨里斯拍了拍海棠的肩,「隨著年齡增長,你闖禍的規模也隨之增長了呢。」
「少囉嗦!」
「所以,靈異現象是什麼?工人們看到了什麼?」封平瀾好奇。
「一開始非常順利,但是在修葺山間的夜刀神舊祠之後,開始出現了奇怪的事情。有人看見穿著古裝的男子在村裡徘徊走動,如果靠近,對方會拔刀攻擊。工人都覺得那是夜刀神在作祟。」
「你不是說沒有人因此傷亡嗎?」
「對,雖然受害者號稱被刀揮砍,但並沒有受傷。」白理睿嘆了口氣,「我們將遇襲者送去醫院做深入檢查,結果都顯示他們健康良好。但是他們一直覺得被砍之處感覺不對勁,因此拒絕繼續動工。」
「會不會是他們真的感到不舒服啊?」
海棠搖搖頭。「我檢驗過,那些工人身上沒有妖力或詛咒。醫生說那應該是輕微的PDF。」
眾人一臉困惑。
「呃,你說的是應該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吧?」封平瀾委婉地糾正。
「好像是吧,差不多啦。」
不,差很多……
「你說的靈異現象就這樣?」璁瓏有點不太高興,他本以為會有什麼刺激的挑戰,但這個事件聽起來只是幻象出沒而已,感覺很無聊。「反正你都要開發主題度假村了,乾脆直接把那個夜刀神幽靈列為景點之一,弄得像賞鯨團一樣,帶人參觀體驗。」
「有那麼簡單就好了!」海棠繼續說道,「現在沒人傷亡,不代表之後一樣會沒事。我們之所以會如此顧忌,是因為工人不只被穿著古裝的男人追逐攻擊。」
「不然還有什麼?」璁瓏沒什麼興趣,「難道是被沒穿著古裝的男人追逐攻擊?」
那是變態吧……
「當然不是!」海棠瞥了坐在一角的奎薩爾一眼,繼續開口,「他們看見了巨大的蛇,巨蛇的身上長著一雙灰色的羽翼。」
「還有無數的閃電劈落。」白理睿補充。
語落,室內安靜了一秒,眾人的目光下意識地集中到奎薩爾身上。
難怪白理睿和海棠會如此謹慎。
和羽蛇族扯上關係,的確不能輕忽怠慢……
「所以會是奎薩爾的族人嗎?!」封平瀾顯得非常興奮。
「我們猜測有關聯,但現場沒偵測到任何妖氣。而且就現實情況來看,沒有召喚師能召喚並駕馭那麼強大的妖魔。」
「或許是在種族殲滅之前就來到人界,所以逃過一劫吧。」
「雖然過去有詛咒的傳聞,但因為傳說太久遠,未知的變數太多,不能貿然行動,才來找你們協助。」海棠怒聲轉回正題,「所以你們到底要不要幫忙?」
眾妖們互看了一眼。
「好啊,反正也沒事。」
「應該比窩在屋子裡有趣些。」
「可是這天氣──」墨里斯看了窗外一眼,蒸騰的熱氣將視野扭曲出水波的紋路。
「長野山區的溫度大約二十度,非常涼爽。」白理睿開口。
「但是旅費的部分──」冬犽仍有疑慮。
「當然是由我們全包。順利結束之後會再支付另一筆委託費。」
「我們接了。」冬犽開心不已,「你們旅館還有其他異常事件需要處理的話,我們也很樂意協助。」
白理睿有點尷尬,「呃,目前沒有,而且我們希望之後不會再有……」
「好吧。」冬犽看向海棠,以充滿期許的語氣開口,「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海棠有種被羞辱的感覺。
看著封平瀾和契妖們同意協助,白理睿鬆了口氣,接著以帶著歉意的語氣說道,「抱歉。你們好不容易重逢,現在應該是團聚的時間,卻還來麻煩你們。」
他本想拜託班長和其他社團研的同學來處理,但只有伊凡和伊格爾能前來,其他人都有要事在身。
「和羽翼蛇有關的事件,你直接找封平瀾他們出馬不就好了,幹嘛找我們?」柳浥晨聽完白理睿敘述之後,不解地反問。
「但他們好不容易相聚,我不想占用他們相聚的時間。」
柳浥晨聞言,罵了聲白痴後,就直接掛斷電話了。
白理睿在心裡暗嘆。
柳浥晨不懂。因為在那七年中,她的記憶也被封印了。
過去七年,封平瀾遺忘了和契妖們生活的回憶,完全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看起來和以往一樣樂觀自在,一樣過得很好。
但偶爾,他會露出悵然若失的空虛表情。
白理睿看得出來,封平瀾對於那樣的虛無惆悵也感到不解,不明白那樣的情緒究竟從何而來,因此困惑不已。
那樣的封平瀾,讓他看了非常不捨。好不容易重逢,他希望封平瀾能把過去七年空缺的幸福一口氣補回來。
「沒關係啦,客氣什麼!」封平瀾笑道。
「重點是我們剛好也很閒。」
「重點是支付了薪水。」
「話說,長野那邊有什麼景點啊?」
「買土產的費用也包含在行程裡?」
一行人熱烈地討論著,聽起來不像是要出任務,反而像是要出遊。
討論到一個段落之後,眾人各自散去,準備收拾行李。
客廳只剩封平瀾和奎薩爾。
「沒想到會遇到其他羽蛇族!」封平瀾對這次的任務感到相當期待,「能見到同伴,真是太好了!」
「嗯……」
同類並不一定是同伴。
況且,他不認為在七年前的大戰時,羽蛇族能默不作聲,不被發現。他推測,出沒作祟的羽翼蛇,並非生體,而是殘存的意念罷了。
羽蛇族的靈魂非常強韌,也擁有著極為堅定的意志力和鬥志。傳聞中,若是羽翼蛇抱著劇烈的悲痛及遺憾離世,即便靈魂已辭世,但那股執念便會寄附在某樣物體上,永久不散。
羽翼蛇向來是獨立又好戰的種族,視戰死為榮耀,無論勝敗,因此很少有抱憾而亡的狀況。
他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能讓羽蛇族那麼執著──
奎薩爾反射性地看向了封平瀾。對方回以一笑。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其他羽翼蛇是什麼樣子。」
「為何?」
「我想知道,是所有羽翼蛇一族都那麼強又那麼帥,還是只有奎薩爾是這樣。」封平瀾犯花痴地呵呵笑著,「啊,還是說……其實奎薩爾在你們族群裡,算是長得普通的呀?」
奎薩爾重重地發出一聲不置可否的冷嗤。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