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399元
優惠價: 7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 開啟鑑識科學推理的派別,挑戰推理小說的邏輯高度和解謎難度!
傅里曼將自己的專業知識藉由宋戴克這個角色發揮出來,結合科學的觀察與犯罪的推理,使作品中充滿知性的愉悅。美國電視影集《CSI犯罪現場》風靡全球,其原始創意就是傅里曼的作品,書中主角宋戴克也是「微物辦案」的鼻祖。
■ 推理小說史上,擁有獨特的偉大地位!
傅里曼創造出一種推理小說的罕見型式――反敘式偵探小說,在這些小說中,他把故事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先敘述案件發生的經過,讓讀者完全瞭解案情;第二部分偵探(也就是法醫宋戴克和他的助手)登場,一步步推演出事實的真相。讀者在閱讀的時候沒有「凶手是誰」的懸疑,而是充滿偵探接近事實或是誤入歧途的刺激。
■ 美國推理小說作家 雷蒙‧錢德勒:「奧斯丁‧傅里曼是一個驚人的表演者。在他那個類型的作品中,沒有人是他的敵手!」
「反敘式偵探小說」是理性推理小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極致,因為沒有比反敘式推理更需要知性的力量。如果推理小說的意義是智力遊戲,傅里曼的反敘式推理就是歷史上不可超越的最高峰。
理查‧奧斯丁‧傅里曼(Richard Austin Freeman,1862年4月11日~1943年9月28日),英國推理小說作家,主角是法醫偵探宋戴克博士。1907年,他創作首部以宋戴克博士為主角的長篇推理小說《上帝的指紋》,其短篇小說《歌唱的白骨》首創倒敘推理小說型態:在故事前半段明確描述犯罪行為及犯罪者身分,後半段則是偵探的調查過程。
宋戴克系列小說強調理性邏輯,重視科學證據,開啟科學鑑識推理的派別,影響後世深遠。


譯者:
葉盈如,大學英文系畢業,熱愛閱讀,尤其喜愛推理小說與懸疑小說,現為專職譯者,翻譯作品見於推理、文學、勵志等領域。
前言
 
布洛德斯基遇害案
預謀行凶
血腥之海
浪子的戀歌
波西沃‧布蘭德的分身
失蹤的犯人
釘了鞋釘的鞋子
陌生人的鑰匙
人類學應用
藍色小亮片
摩押語密碼
中國富商的珍珠
鋁柄匕首
深海來的訊息
箱子裡的殘屍
巴比倫王的小金印
殘缺的白色腳印
丟失的金條
上帝的指紋

上帝的指紋
一、偶遇宋戴克
1677年的一場大火,燒毀了理查‧鮑威爾紀念館,該紀念館在1968年獲得重建。
紀念館矗立在英國高等法院步行區北端。迴廊的一面三角牆下部,有一條帶狀的裝飾,由四塊石板組成。石板上簡略地記載著這座建築的歷史。我看著石板上的文字,內心有兩種不同的感覺:一方面,這精巧的雕刻手法使我感到讚歎,它讓石板融入安靜肅穆的氛圍中;另一方面,我有感於理查‧鮑威爾所處的動亂年代,內心無法平靜。
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空蕩蕩的迴廊上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衣著樸素,頭上戴著一頂律師的假髮。他的出現使周圍沉靜肅穆的氛圍增添了一絲活氣。我看見他手上拿著一卷文件,正準備解開上面的紅繩子。突然他抬起頭,剛好看見我在看他,目光交接的瞬間我們發現彼此相熟。律師冷漠的臉立刻換上笑容,現在這個像畫裡的人走下台階,正伸出手向我表示歡迎。
「噢,親愛的李維斯,」律師高興地叫道,「能在這裡遇見你真是太好了!我總是想起你,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哦,感謝上帝!讓我在內殿法律學院遇到你,就像那句諺語說的『把麵包扔到水裡』,現在麵包又被扔回來了。」
「我比你還吃驚,親愛的宋戴克,」我說道,「至少,回到你手上的還是片麵包,而我的麵包再回來時,卻變成了奶油鬆餅或小饅頭。你離開的時候,還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醫生,現在卻是一個戴著假髮、穿著長袍的律師了。」
聽到我說的話,宋戴克大笑起來。
「你的說法是不是有點欠妥啊,竟然把老朋友比喻成小饅頭。」他說,「或許,你可以這樣說:當年你離開的時候,只是一條毛毛蟲,現在卻蛻變成了美麗的蝴蝶。這樣的說法好像也不符合你的心意。事實上這件長袍下藏著的還是一位醫生。等我跟你解釋完這個蛻變的過程,你就會明白。今晚你有時間嗎?咱們聊聊。」
「隨時都可以,」我說,「我現在沒有工作。」
「今天晚上七點,來我住的地方,」宋戴克說,「我請你吃牛排,再喝點紅酒。不過現在我不能繼續和你說了,因為我得去一趟法庭。」
「你是住在迴廊裡嗎?」我問。
「不,不是,」宋戴克答道,「我家的門牌號碼是6A,還要再往前走一段。我倒是希望住在那個迴廊裡,要是家門口有那些吸引人的拉丁碑文,光是想想都會覺得自己崇高了許多。」
我和他穿過迴廊,走向王廳街,路上他指了指房子的方向。
宋戴克在正殿大道北端和我告別,然後向著法院走去,他的長袍隨著腳步飛舞著。我向西轉入醫學界人士常常流連的亞當街。
終於等到晚上七點。聖堂的鐘響了七下,聲音沉重低緩,好像在為自己打破這寂靜的氛圍感到抱歉。我經過米契法院門廊的轉彎處,來到高等法院步行區。
此時的步行區只有我一個人。我慢慢地走向6A,看見宋戴克站在那兒。我一眼就認出了他,雖然他穿上了夾克,還把那頂很醜的假髮換成了毛帽。
「你依然這麼守時。」宋戴克走上前熱情地和我打招呼,「守時是一種美好的品德。即使是在一件小事上守時,也是值得稱讚的。我剛從法庭回來,這裡就是我住的地方,雖然這個屋子有點簡陋,卻是我的避難所,我先帶你參觀一下。」
我們經過大門,走下台階,來到厚重的外門前。門上用白色的字寫著宋戴克的名字。
「這棟房子從外面看雖然有點簡陋,」宋戴克一邊說一邊開門,「但裡面的布置卻相當溫馨。」
這扇門是向外開的,裡面還有一扇門,是一塊厚重的羊毛氈。宋戴克推開門,為我帶路。
「一會兒你就會發現這是個神奇的地方,」宋戴克說,「它是個具有多種功能的房子,集實驗室、博物館、工作室和辦公室於一體。」
「還有餐廳,」一位矮個子的老人說。他正在用一根管子緩慢地把葡萄酒倒出來,「先生,你忘記說餐廳了。」
「噢,是的,彼得,」宋戴克說,「我知道你一定會記得。」
火爐邊的小桌子上放著今晚我們要吃的食物,宋戴克看了看它們。
當我們開始品嘗美味的時候,宋戴克看著我:「跟我說說六年前離開醫院後,你都經歷了什麼?」
「我的遭遇幾句話就能講完,跟你瞭解的差不多,」我無奈地說,「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我把學費交完以後,就成了一個窮人。雖然那張醫學文憑讓我成為富人的機會變大,但是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我平時靠給人當助理或者代理醫師謀生。正好現在沒什麼事,就在特西維職業介紹所登記了我的名字。」
宋戴克聽完後,抿了下嘴唇,皺著眉頭,感到遺憾:「親愛的李維斯,你受過專業的訓練,能力很強,竟然也像那些遊手好閒的人一樣,只能做些零活。真可惜!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你說得沒錯,我的才能被這個迂腐的時代全部埋沒。可是,如果貧窮緊緊跟著你,趁機打壓,還把你僅有的光用厚重的布遮住,即使你比別人更聰明,恐怕也無處施展。但多才的兄弟,我又能做些什麼呢?」
宋戴克低聲說:「是的,你說得很有道理。」
「好了,不說我了,你說過要講講你的事,現在就開始吧!我一直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原因,居然讓約翰‧艾弗林‧宋戴克先生從醫生變成了律師。」
宋戴克隨意地笑了一下:「其實,約翰‧艾弗林‧宋戴克仍然是一名職業醫生,這一點一直沒有變。」
「啊?職業醫生?一個戴著假髮、穿著長袍的人?」我吃驚地問。
「是,就像一隻羊披著狼皮。」他笑著說,「六年前,你離開後,我繼續留在醫院,做一些像助理醫生、監護人這類的工作,經常在化學實驗室、物理實驗室、圖書館和驗屍房之間來回跑。在這段時間裡我還完成了醫學和科學博士學位。你記得希德曼嗎?他曾經教過我們醫藥法學。原本我打算做一名驗屍官,可是希德曼突然宣布退休,我就成為講師,補上他的空缺。然後我就放棄了做驗屍官的想法,安心住進這個寓所,等著事情自己找上門來。
「你都經歷了些什麼事?」我問。
「什麼樣的事都有。」他回答:「最開始有毒藥謀殺案,我幫助警方做一些分析。後來我的能力越來越強,影響力漸漸提升。現在警方總是會來找我,讓我幫忙處理那些關於醫學或者自然科學的案件。」
「可是我還瞭解到,你經常以律師的身分在法庭上答辯啊!」我說。
「偶爾,不是經常。」宋戴克回答,「科學方面的問題總是讓法官和律師很苦惱,我只是去做科學證人。平時我在庭外做一些方向引導和結果分析的工作,或者給律師們提供一些在盤問證人時會用到的證據或建議,根本不會出現在法庭上。」
「我真羨慕你!比起給醫師當講師,幫助警方分析案子可有意思多了。不過你能成功也是理所應當的,畢竟你實力強,工作又拼命。」
「確實,我一直很努力地工作。」宋戴克驕傲地說,「現在還是這樣。但我和那些倒楣的開業醫生可不一樣,他們經常去看急診,在半夜的時候被叫醒,在吃飯的時候被拖走。我會把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分開。」
他的話好像是在補充我對他的評價。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聽起來很急迫。
「去他的,誰在外面?但願這個人懂得『請勿打擾』的意思,我出去看看是誰。」
宋戴克大步走過房間,用一種很不友善的態度回應門外的人。
「我的客戶急著要見您。」門外傳來愧疚的聲音,「真是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找您。」
宋戴克不自然地說:「盧克先生,進來吧!」
門口走進來兩位男士,其中一位大約四五十歲,有法律界人士獨有的氣質,外表看起來像狐狸一樣警覺。另一位給人感覺很好,是一個帥氣紳士的年輕人。不過他的臉色發白,情緒激動,神情有些不安。
這個年輕人看看我,再看看桌子上的食物:「看來我們打擾到你們了,宋戴克醫生。都是我的錯,不應該這個時候過來,不然我們改天再約時間吧!」
宋戴克看了他一眼,語氣變得友善:「這位是我的朋友,也是一位醫生。你知道,醫生都是二十四小時待命,別說什麼打擾不打擾的,我想你一定有很緊急的事情。」
我在這兩個人走進來時就已經站起來向他們示意。看到他們有事要談,我提出要去外面走走,等會再回來,結果那個年輕人阻止了我。
「我要和宋戴克醫生說的這件事,明天所有人都會知道,所以你不必特意出去,」他解釋道:「這不是什麼秘密。」
「我們已經吃完飯,在等著喝咖啡。」宋戴克說,「去火爐前坐吧,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往前動了動椅子,準備聽他們的講述。
二、丟失的鑽石
盧克先生說:「我先從法律的角度給你們講講這件事,如果有遺漏的地方,再請我的當事人諾伯‧霍比先生做補充。你們提出的問題,他會毫無保留地回答。」
「諾伯先生的伯父約翰‧霍比是一位商人,做貴重金屬煉製和交易。諾伯先生在他伯父的工廠裡擔任要職。工廠主要負責測試南非運來的金礦,並對金礦進行提煉加工。
「諾伯先生有一個堂兄弟叫華克——霍比先生的另外一個侄子。五年前,諾伯先生和華克先生離開學校,進入霍比先生的工廠。霍比先生很器重他們,準備將他們培養成工廠的合夥人。從那時起,他們都在工廠裡擔任要職。
「我簡要地跟你們說一下工廠的運作流程。通常黃金的樣品要在碼頭轉交給工廠的授權代表,也就是諾伯先生和華克先生。他們先到碼頭接運送黃金的船,根據實際情況或將黃金送到銀行存起來,或運到工廠加工。黃金在工廠加工為成品後也要馬上送到銀行。一般放在工廠裡的黃金越少越好。有時一些貴重的樣品不得不整夜在工廠裡加工,所以工廠特地準備了一個又大又牢固的保險櫃。保險櫃由廠長親自看管,放在一個位置隱密的辦公室裡。為確保安全,還在辦公室的隔壁安排了一個房間,裡面臨時住著一個人,負責整夜看守保險櫃。每隔一段時間,這個人都會出來巡查整個工廠。
「不過前段時間這個保險櫃裡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霍比先生有一位南非的客戶,對鑽石礦很感興趣。雖然寶石項目並不屬於這家工廠的經營範圍,但是霍比先生還是經常幫這個客戶將鑽石寄存在銀行或轉交給其他鑽石代理商。因此這個客戶經常郵寄一些包裹給霍比先生,裡面裝著未加工的鑽石。
「大約兩個星期以前,這個客戶告訴霍比先生,艾米娜古堡號有一個特別大的包裹送到他這裡,包裹裡裝著很大很值錢的鑽石。霍比先生派諾伯去接船,諾伯一直祈禱船能夠準時到達,好讓他能將鑽石安全送到銀行。那天他一早就來到了碼頭,但船沒有按時抵達,諾伯只好先將這些鑽石送到工廠,把它們放在保險櫃裡。」
「那麼,這些鑽石是誰放進保險櫃的?」宋戴克問。
「諾伯先生從碼頭回來以後就將包裹交給霍比先生,所以是霍比先生放進去的。」
宋戴克點點頭:「然後呢,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天早上霍比先生打開保險櫃,裡面的鑽石居然不見了。」
宋戴克急切地問:「是不是有人闖進了辦公室?」
「不可能,那間辦公室的門窗都鎖得好好的。那位看守保險櫃的負責人在巡查工廠時,也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很顯然偷鑽石的人是用鑰匙打開保險櫃,偷完後又將保險櫃鎖好,所以表面上沒有任何損壞。」
「誰保管保險櫃的鑰匙?」宋戴克問。
「通常是霍比先生保管,但他的兩個侄子也會輪流保管。如果霍比先生有事出去了,就會把鑰匙交給他們之中的一個。但是這一次,鑰匙一直在霍比先生那裡。從他將鑽石放進去,鎖上保險櫃,再到第二天早上把它打開,鑰匙從未離開他。」
「現場有沒有留下什麼證據?」宋戴克問。
「有證據。」盧克看了一下身邊的人,不自在地說,「在保險櫃的底部,我們找到兩滴血。應該是這個人偷鑽石的時候將拇指割傷或劃傷留下的。保險櫃裡面還有一張紙,上面有一個清晰的拇指印,指印上也有血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