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6
  • 殤九歌(上卷):幻‧虛‧真03【特裝版】

  • 系列名:輕世代
  • ISBN13:9780020190837
  • 出版社:三日月
  • 作者:御我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5cm*19.5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07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特裝版內含:
1.《殤九歌(上卷) 幻‧虛‧真3》1本
2. [特裝獨享] 精美夾鍊袋
3. [隨書附錄] 彩色人設頁4P&拉頁海報

博客來&金石堂百大
華文輕小說天后御我佳評如潮系列作!

大樹傾倒、動物竄逃,溪水飄著惡臭汙穢,
山林間,悲鳴聲聲迴盪,
被驚醒的黑影,睜開怒紅的雙眼……

幾樁命案讓大學提早放假,但姜子牙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以人命為代價的假期,任誰都不想要!
為了彌補遺憾,姜子牙決定整個假期都跟著路揚斬妖除魔,
拉上反正不敢靠近其他人的林芝香,
斬妖除魔小組不正式成立!

專業讓妖物升級的姜子牙;詛咒不分敵友的林芝香;偶爾來丟個治癒術的天使,
路揚總覺得頭有點疼啊……
帶著一個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組員,還是從最小的任務做起吧!
但想起當初千挑萬選之下帶姜子牙第一次出的任務就遇到道上人為惡,
路揚沒把握的想著應該沒那麼倒霉吧?
大飯店的鬧鬼傳說,沒出人命,只有多到爛大街的鬼話,好,就決定是你了!
斬妖除魔小組,出動!

黑影踩著沉重的步伐,
追尋著記憶中的人,斬盡一切擋在面前的阻礙,包括同伴。

御我
卡文卡得欲仙欲死好不容易爬出卡文地獄的作家。
目前的故事是戰鬥永遠不止,戰爭的狼煙剛起,愛情持續冒泡泡,親情更上一層樓,現實向戰友情新嘗試!
2019的新年新希望:爬出卡文地獄,奮起中!
作品集:1/2王子、不殺、玄日狩、GOD、吾命騎士、非關英雄、公華、39吾命騎士番外篇、幻虛真、終疆、神次子。
未來預定作品:尋找羅蘭、女武、3+1個俠……(持續挖坑中)
LINE生活圈請搜尋@YUWO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iamYuwo

繪者簡介
九月紫
知名同人誌畫家,活躍於各大同人誌會場。

楔子
第一章:新手剛出道
  節之一:騙人的故事
  節之二:學徒
  節之三:案件二
第二章:公寓
  節之一:祝福
  節之二:魔椅
  節之三:妖車
第三章:傳承
  節之一:剔
  節之二:司命
  節之三:路樂
第四章:家
  節之一:團圓飯
  節之二:追尋
  節之三:兄弟
第五章:九歌
  節之一:糾纏
  節之二:山鬼
  節之三:上山
後記
楔子
  
  姜子牙深呼吸一口氣,覺得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正想按門鈴的時候,旁邊的路揚已經搶先按下去。
  生鏽的油漆鐵門發出難聽的磨擦聲後,開啟一條小縫,從中露出一雙混濁無神的眼睛……
  「妳、妳好,我們是簡志的同學。」
  大門頓時敞開,一個老奶奶眼含淚光,先是撇過頭去擦擦淚,隨後笑著連連招手:「是簡志的同學啊!緊進來,外面太熱啦,別在外面傻站著,緊進來。」
  姜子牙和路揚先是互看一眼,隨後又看了看後方,這才跟老奶奶進去。
  「打擾了。」
  兩人走進大門,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屋舍老舊,庭院倒是不小,只是雜草橫生,許多盆栽在炎熱天氣之下看起來都懨懨的。
  白天的走廊沒開燈而顯得昏暗,走進客廳也是沒開燈,牆邊的雜物堆了不少,桌子上還攤著許多相簿。
  姜子牙看了路揚一眼,後者對他點了點頭,姜子牙這才鬆了口氣。
  老奶奶知道自家髒亂,有些侷促地解釋:「我老啊手腳壞,都無整理,真亂,真拍謝,你先坐,奶奶去給你們泡茶,拍謝,奶奶家無飲料。」
  姜子牙連忙說:「茶很好。」
  路揚姿態自然,大剌剌地坐下,笑著說:「我家也喝茶,我阿公不准家裡買飲料,他講飲料對身體不好。」
  聞言,老奶奶終於放鬆一點,不再那麼緊張,還說:「你阿公講得對啦,喝茶是卡好!你們先坐一下。」
  說完,老奶奶離開走去廚房。
  姜子牙總算放鬆下來,問道:「看來第一關是過了吧?」
  路揚無所謂地說:「老人家老眼昏花,剛見面很容易就過關,後續長時間相處才是問題。」
  聽到這回答,姜子牙憂心忡忡地問:「那到底行不行啊?」
  「應該沒問題。」路揚看了看環境,昏昏暗暗光線不足,倒是絕佳的環境。
  老奶奶放下茶盤,擺了三個杯子,好奇地問:「你們三個怎麼有空過來?學校不用上課嗎?」
  聞言,姜子牙立刻說:「學校放暑假了。」
  其實時間還不到暑假,但是發生那麼多事情,學校怎麼還能當作沒事發生繼續上課,乾脆就給學生提前放暑假了。
  「是這樣喔?」老奶奶搞不清楚時間,偷看了第三人好幾眼,忍不住:「這是外國學生喔?生得真水真好看,女孩子真害羞,頭都不敢抬起來,不要害羞啦,奶奶不會咬人。」
  重頭戲來了!姜子牙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他是男生,叫做簡摯,是混血兒,一直住在國外。」
  這名字一出,老奶奶的臉色就變了。
  「是真摯的摯。」姜子牙連忙解釋:「他和簡志是網友,認識很久了,這個中文名字也是簡志幫他取的,後來他決定作交換學生過來念幾年書……」
  姜子牙覺得自己把這輩子瞎掰的功力都用上了,而且簡志簡摯兩個名字念起來都是簡志,簡直有夠混亂啊,早知道就不要給天使取這個名字!
  事到如今,他只能硬著頭皮瞎掰:「簡志本來說他過來以後可以住他家,可現在,呃……總之,他沒地方住了,所以想問奶奶可不可收留他,他會付房租──」
  「啥咪房租,免啦!」老奶奶豪氣地說完,又溫言道:「乖孩子,你抬頭讓奶奶看一下。」
  在門外,簡摯戴著頂鴨舌帽,帽簷壓得低低的看不清眼眉,進屋後脫下帽子,也一直低著頭,及肩的棕色長髮遮了大半張臉,深怕被看出問題。
  這時聽到老奶奶的要求,他不得不抬起頭來,露出一張精緻的瓜子臉,經過林芝香的調整,長相從天使回到人類的範疇,但仍舊漂亮得不得了,還有雙深藍色的眼睛,這顏值比起當紅的明星也不惶多讓。
  路揚覺得這臉太過張揚,容易引起注意,奈何拗不過林芝香,簡摯本身也不希望全部改掉,他說簡志認為天使就是長這樣子,所以他才會長成這樣,不希望換掉自己的臉。
  姜子牙覺得反正路揚這道士都是一副混血模特兒模樣了,還有什麼更張揚的嗎?
  「你生得真水!可惜是男生。」聽到孫子的事,老奶奶忍不住追問:「你和簡志真好喔?你們認識多久啊?」
  簡摯立刻點頭,「十幾……五年了,我很喜歡簡志。」
  「這樣喔,奶奶都沒聽過簡志說過你。」
  姜子牙嚇出一身冷汗,急急地解釋:「他本來沒有中文名字,兩人也只有在網路認識,沒有見過面,可能是這樣,簡志才沒說吧!」
  老奶奶恍然大悟,說:「可能簡志他講過啦,那什麼英文名字,還是網友,奶奶我哪可能記得。」
  簡摯認真地說:「奶奶,我可以跟妳住嗎?我會做家事,也可以打工賺錢買禮物給妳。」
  做家事乃至於打工賺錢買生日禮物什麼的,當然是簡志曾經做過的事情,簡摯是打定主意要把簡志以前做的事情都攬下來了。
  路揚無言了,打工個頭喔,你一個附身在屍體上的守護靈,拜託好好待在昏暗的鬼屋裡,別到處趴趴走好嗎?你就不怕太陽光一照,立刻露出真面目嗎?可不是天使的真面目,而是屍體的真面目。
  搞不好還會發臭呢!路揚覺得頭大,回去問問阿公要不要防腐好了,天使這種狀況,他只在古籍中看過類似案例,現實還真沒遇過!
  若不是徐喜開他們亂搞,天使要附身在屍體上,宛如活人般活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子牙對門的兩隻娃娃都沒這能耐在大太陽底下亂跑。
  「簡志給你講過喔?」老奶奶笑得挺開心:「他那個傻孩子跑去打工,給我買啥咪生日禮物,哎呀,浪費錢喔!」
  簡摯點點頭,「奶奶穿紅外套好看!簡志看了很久。」
  聽到紅外套,老奶奶再無懷疑,她家簡志就是給她買了一件紅色外套,聽說是羊毛做的,貴得呢!穿起來有夠暖有夠輕……
  想起親孫兒,她低頭老淚縱橫,搞不懂孩子怎麼上個學就沒了。
  簡摯走上前,輕拍著老奶奶的背。
  「你來住吧,啥咪房租不用講了,當作來跟奶奶作個伴。」
  這期間,路揚拉住姜子牙,躡手躡腳地離開客廳,後者剛開始還以為是怕奶奶哭著尷尬,所以才避開,結果路揚卻拉著他,就這樣走出去了。
  姜子牙訝異地說:「我們就這樣走了?把簡摯一個人直接留在那邊,這樣不好吧?」
  「就是這樣才好,我們兩個大活人在那裡只是個干擾。」
  路揚老神在在地說:「我們的任務只是帶簡摯進去,給他一個合理的理由留下,只要老奶奶不起疑,之後的事情就交給記憶這個不可靠的東西自個兒去圓謊吧,時間一久,奶奶說不定會把簡摯誤以為是另一個孫子還是怎麼樣。」
  記憶不可靠……
  姜子牙回頭看了生鏽的油漆大門,一個恍神,似乎看見自家公寓的不鏽鋼鐵門。內門沒有關,從外門的欄杆縫隙看進去,一個熟悉的背影正抱著哭泣的小女孩,那女孩的長相……姐……
  鈴鈴鈴──
  路揚看了手機顯示來電一眼,直接按下擴音鍵,讓姜子牙一起聽,但一眼瞥過去,卻發現姜子牙一副嚇到的模樣。
  他感到莫名地問:「怎麼──」
  「事情成功了嗎?」手機傳來林芝香著急的詢問:「奶奶有懷疑嗎?簡摯成功留在奶奶家了嗎?」
  「成功了。」姜子牙回道:「簡志的奶奶沒有起疑。」
  「太好啦!」
  林芝香高興得差點原地跳起來,她對這件事情擔心到不行,卻不敢親自過去,這個要命的「自己詛咒自己」的能力沒徹底解決之前,她可不敢上簡志奶奶家。奶奶年紀大了,隨便出個什麼事,林芝香覺得自己要上吊去跟簡志道歉才行。
  「既然簡摯的事情解決了,為表感謝,我請你們吃個飯,可以嗎?」林芝香試圖矜持一點,但是實在忍不住,一緊張話就多,「吃中式餐廳好嗎?我知道你們喜歡吃火鍋,但是我姪子年紀小,吃火鍋怕危險……」
  姜子牙哭笑不得地說:「吃什麼都行,我和路揚都不挑食,妳約好,時間地點發過來就好。」
  「今天吧!就今天晚上!」
  「好好好──」
  鄰家芝麻香糕:芙蓉香中餐廳,時間:今晚七點,地點:中巷市……(標楷)
  這是早就預約好了吧?姜子牙看著手機的訊息,連地圖和交通資訊都附上了。
  姜太公釣魚中:收到!七點準時抵達!
  他倒是能理解林芝香的著急,要是自己很久沒看見姐姐,還從來沒見過姐姐的小孩,首次能見面,恐怕也是這麼興奮吧?
  「林芝香說今晚七點,路揚你確定能到吧?」
  姜子牙抬起頭來就看見路揚盯著自己不放,他摸了摸臉,問:「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不對嗎?」
  路揚偏著頭看了看,露出大白牙笑說:「不,什麼都沒有,只是沒我帥。」
  「……我們還是拆伙吧。」
  「沒得拆,我們命中注定是伙伴!」
  「我要寫個慘字……」
   
第一章:新手剛出道
節之一:騙人的故事
  
  想剔牙:你在哪?
  姜太公釣魚中:九歌啊,剛不是跟你說下午要去書店幫老闆看店。
  想剔牙:喔,只是確定你有順利抵達,沒又不小心掉進哪個界。
  姜太公釣魚中:……真想好好待在地球。
  難喔!路揚收起手機,按下門鈴,往後一瞄,確認後方的門沒有動靜。
  前方的門打開了,一個俊帥不輸天使的吸血鬼笑著說:「歡迎,請進。」
  路揚覺得自己也想好好待在地球,但就是被逼到不得不朝火星飛。
  「大白天你就來應門,不怕被看出問題?」
  路揚沒有姜子牙那雙眼,都能看見不少破綻,眼珠的反光亮成這樣,玻璃做的吧?如果今天敲門的不是他,是郵差或鄰居呢?
  管家笑著讓開一條路,同時解釋:「主人不想應門,而我負責開門至今並沒有出過大問題,人們總覺得是自己看錯了,或者只是裝飾品。」
  路揚踏進門,一眼看見身穿華麗神父袍的金髮青年正拿著一本發光的書,手上不停比畫,看著很像是自家父親的驅魔手勢,喔,對了,管庭上禮拜剛開始跟自家父親學習驅魔。
  比起管家,管庭的俊美也不輸簡摯,甚至更加張揚耀眼,走出去絕對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路揚突然覺得自己真是想多了,比起御書家這兩隻,被林芝香修正過後的簡摯真是一點都不出格!
  這年頭的妖都這麼高調嗎?路揚懷疑地問:「妳讓他們去倒垃圾,真沒有引起半點懷疑?」
  長沙發上,穿著背心短褲的女人扭曲地癱在那裡,嘴裡咬著吸管,手上端著一大杯西瓜汁。
  「這年頭,把眼白刺青刺成黑色的人都有,在街上玩角色扮演的人那麼多,再奇怪都不夠奇怪,管家和管庭的破綻隨便都能掩蓋過去。」
  這倒也是。路揚有時都得回頭多看一眼,確認那真的是個人,而不是妖物。
  「本來還是要低調一點,免得被你們這些斬妖除魔的傢伙發現,但現在嘛,你家的清微宮、你爸的教會和九歌聯手蓋章,保駕護航,我家孩子都能在中巷市橫著走了,幹嘛低調呢?」
  御書挖苦地說:「我都在考慮要不要乾脆讓他們出道,造福萬千少女的眼睛。」
  「千萬別!」路揚知道御書是故意這麼說,但還是覺得頭皮發麻,深怕這事成真,後續無法收拾。
  「說吧,今天來幹嘛?」
  御書知道這傢伙無事不登三寶殿,不像姜子牙天天來串門,從不把自己當外人。
  路揚煩躁地皺緊眉頭,還是不知該從哪問起,然後面前就被放了一杯冰涼西瓜汁。
  管家溫和笑問:「還要來點小蛋糕嗎?或者手工餅乾?」
  「不、不用,謝謝……」
  路揚滿頭黑線,想想對方幫了那麼多忙,他還是給面子地吸了兩口西瓜汁,沒想到這冰涼清甜的飲料還真能壓下滿心的煩躁,喝著還挺舒服的。
  心情也夠複雜,路揚感嘆地問:「御書妳當初為什麼會想養幻?」
  還養得這麼好,他從沒見過情緒這麼穩定的妖,雖然是相對安全點的幻妖而非器妖,但能夠如此穩定,也是極為罕見。
  御書冷冰冰地說:「如果你是來問我的事,門口在那邊,自己滾著出去。」
  路揚只得趕緊澄清:「不問妳的事,我來問對門的事情。」
  御書皺眉,整個人坐起身來,西瓜汁朝桌上重重一放,罵道:「問什麼問?你做這行這麼久,還不知道有些事不問更好嗎?對門的水深,沒事別問東問西!」
  路揚低聲說:「子牙最近常發呆,表情有時驚訝有時恍惚,但回神後卻好像沒這回事。」
  聞言,御書皺眉,天氣熱心裡煩,又拿回西瓜汁吸吸吸,偏偏兩枚蠢兒子一聽到姜子牙的名字就排排站,一臉擔憂,想也知道是在擔心誰。
  旁邊還有個混血模特兒用期盼的眼神看過來,這到底是什麼美男的誘惑,御書覺得色誘什麼的真是要不得,一個不小心就要失足。
  嘆了口氣,她無奈地開口說:「我五年前遇到了一點事,記憶混亂,分不清哪些記憶是真,哪些又是假,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關於對門鄰居的事情,是我根本想不起來他們什麼時候就在那裡了,我只要出了家門口,記憶就不可靠,回到家還得仔細梳理記憶,才能把外頭遇見的事情分清真假。」
  原來如此,所以才這麼不喜歡出門嗎?路揚懷疑地問:「但妳真的什麼都不清楚?」
  一個可以根據少少線索推測出真相的女人,讓他和姜子牙每次都忍不住求援,欠下一堆人情債,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她真有可能什麼都沒推想出來?
  御書一揮手說:「唉,你別多想,我在這屋子裡想想沒關係,不影響什麼,你出去後想太多,可能會出大事,所以乖乖去斬妖除魔,其他的別想了。」
  這可不是路揚想要的答案,他也知道不能深想,但最近實在看太多次姜子牙的異狀,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今天才會過來。
  「但子牙他──」
  「他的事你不用管,我猜有人會去補漏洞。」
  「誰?」
  這個嘛~御書把話在腦中過了一遍,才說:「他爸應該還活著。」
  「我也是這麼想。」路揚委婉地表達這點不難猜。
  「而且根本沒失蹤。」
  路揚沉默思考,不解地問:「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就在附近?」
  「在哪我是不知道,但肯定隨時都能到這裡。」
  聞言,路揚想想也覺得不是不可能。
  「我是這麼猜啦,他家的車禍意外大概率不是真的,或許是真實之眼的事情洩漏引來敵人,他媽是不是真的死了也難說,他爸失蹤這事或許是為了讓兩姐弟置身事外,總之他爸不會害親生兒女,所以你別多管,免得弄巧成拙,白費他爸的謀畫,最近我會多看著對門一點,有問題隨時找你!」
  路揚想了想,真覺得御書這推論有道理,他本來就覺得車禍這事有點詭異,說不定整件事就是假的,所以姜子牙才恍恍惚惚。
  既然姜尚極有可能還活著,那就不可能不管姜子牙和他姐,多半有什麼問題不能出面,逼他出來可能也不是好事。
  路揚想通了,確實不該多插手,點頭同意:「那妳多看著點,懶得出門就打電話給我。」
  「那電話費?」
  「我出!」
  御書滿意了,比比門口,說:「西瓜汁喝完就滾吧,我要趕稿了。」
  路揚很懷疑趕稿這個說法,低頭認真喝西瓜汁,離開前還回頭不放心地看了看御書,還是歪七扭八的癱法,看著就十分不可靠。
  路揚沒忍住,暗暗看向管家,後者瞬間領會,朝他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會注意。
  路揚覺得這比託付給御書還令人安心,卻又突然領悟不對,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跟妖求援了?他連忙閃人,留下一個落荒而逃的背影。
  房門一關上,管庭就說:「妳在騙他嗎?」雖是問句,語氣卻很肯定。
  御書哼了一聲:「我是作家,專長就是編故事,這是本職,跟『騙』這個字沒有關係!」
  管庭興致勃勃地問:「哪句話是騙人的?姜子牙他父親是死了嗎?還是車禍其實是真的?還是──」
  「主人說的每個字都是故事。」管家一邊倒西瓜汁一邊說。
  
  姜子牙一到九歌就先去打開音樂電臺的廣播,讓書店有點音樂聲,但正巧是新聞時間,只有主播嚴肅且快速的播報。
  「戰國時期的出土文物在臺展出期間,展場屢次遭到不明人士破壞,目擊者指出是名高大的男性,穿著打扮……警方呼籲民眾提供線索……」
  不知道路揚有沒有興趣看展覽?姜子牙邊聽邊在櫃檯查看今日新進的書,但首先要移除書上面的巨大障礙物,他開口說:「讓讓。」
  幽怨的老闆只好朝旁邊挪移,靠在書上的下巴改靠到桌面上,整個人彎成C字形,頭靠在桌面上,看起來更頹廢了。
  點著書目,姜子牙驚奇地發現御書竟連出三本書,難怪最近她都癱在沙發上,本來還以為是天氣太熱呢!
  將一疊書拿去上架,姜子牙一如往常把御書的書放在最顯眼的地方。
  「老闆,湘姨最近會來嗎?她好久沒來了,幫她留的書積了很多,你要不要通知她來拿?」
  傅太一趴在櫃檯上,哀怨地說:「她跟她老公出國去了,哪管得上這幾本書,你就放著吧。」
  「出國旅遊嗎?應該挺好玩的。」
  話雖這麼說,但姜子牙對於出國沒有什麼執念,他都沒來得及帶姐姐一家到國內各處玩,不急著去國外。
  「主要是去找找同伴有沒有可能在國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