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7
  • 大屋中的葛瑞絲Grace In The House

  • 系列名:釀奇幻
  • ISBN13:9789864453405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小葉欖仁
  • 裝訂/頁數:平裝/216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21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我的媽媽殺了我♪
我的媽媽殺了我♪
我的爸爸在吃我♪
我的弟妹坐在餐桌底。撿起我的骨頭♪
埋到冰冷的墓碑下♪

前作奇幻小說《愛麗絲之後》,連續入圍2019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X 金車奇幻小說獎 X 誠品閱讀職人大賞年度最期待作家 三大獎!
橫空出世的鬼才大學生.眾所矚目第二部創作──陰氣逼人的正宗哥德小說席捲而來!
噬人的古宅、連環殺人魔、神祕少女所引發的瘋狂漩渦──小葉欖仁「文字表現的動畫電影」風格,淋漓盡致詭譎再現!

有沒有人聽說過,關於「那棟房子」的傳聞呢?那棟無處可尋又無所不在的、鬼怪棲息著的、只看得見正面的――無數人失蹤的大屋。
在這座靠湖的無名小鎮,有著噬人「大屋」的傳聞;而在艾德警長的家中,收養著一位名叫「葛瑞絲」的可愛小女孩;在租船廠的倉庫裡,則有一本神祕的書籍。
面對村莊內越來越多人失蹤的不可解案件,艾德等警察終究必須踏進大屋。屋內響起的食人黑童謠,瞬即引燃將夥伴燒成灰燼的鬼火。
根據關鍵字調查,被稱為「灰人」,生存於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殺人魔亞伯特.費雪,一方面與六名子女享受幸福生活、一方面卻是將幼童切碎吞下肚的變態。他所食用的一位最知名受害者,是位名叫葛瑞絲.巴德的10歲女孩。這是……純粹的巧合嗎?那棟大屋,裡面到底又躲藏著什麼可怖的東西?
「葛瑞絲,妳到底是什麼?」
再過不久,所有的美好都將加倍變成恐怖。

【名家推薦】
有趣的是,一談到恐懼,每個人的心底,必然存在著一座古宅。
也許,在我們曾經幼稚的年紀裡,都曾經對房間外的動靜杯弓蛇影。門洞的闇黑,構成了我們記憶裡共通的闇黑。《大屋中的葛瑞絲》雖充滿異國情趣,殘酷的犯罪事件彷彿遙在遠方,卻同樣強力地將我們心底闇黑的往事撩撥起來――我們依然記得,那耳邊呢喃的床邊故事,是如何在睡夢中化為無法直視的噩魘。──既晴(知名推理、恐怖作家╱評論家)

前作奇幻小說《愛麗絲之後》,連續入圍2019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X 金車奇幻小說獎 X 誠品閱讀職人大賞年度最期待作家 三大獎!
橫空出世的鬼才大學生.眾所矚目第二部創作──陰氣逼人的正宗哥德小說席捲而來!
噬人的古宅、連環殺人魔、神祕少女所引發的瘋狂漩渦──小葉欖仁「文字表現的動畫電影」風格,淋漓盡致詭譎再現!
小葉欖仁
剛滿20歲的藝術系大學生,熱愛文字及3D動畫短片創作,希望有朝一日能達成「自己的小說自己動畫化」的夢想。以《愛麗絲之後》榮獲第四屆金車奇幻文學大賞特優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組入圍。
初章 那位警官
貳章 那棟大屋
參章 那個女孩
間章 那個父親
肆章 那位女士
伍章 那場噩夢
陸章 那個女兒
柒章 那座小鎮
捌章 那段過去
玖章 那些死者
拾章 那個少年
間章 那次相會
拾壹章 那扇後門
拾貳章 那對母女
拾參章 那對父子
終章 那對……
初章 那位警官

有沒有人聽說過,關於「那棟房子」的傳聞呢?
那棟無處可尋又無所不在的。
鬼怪棲息著的。
火光滿溢的。
只有正面的。
―無數人失蹤的大屋。
如果聽說過了,那麼拜訪它就是遲早的事。
而在拜訪之前,這裡有一項警告、或者說是建議。
不要從大門進入屋裡,那將換來一場「噩夢」。
但如果是從後門進入的話,來者將得到「屋主」的「款待」。
以上。

翻開不久前下屬拿來的報告,艾德用手擠了擠眉心,他褐色的眼掃視著文件,然後嘆了一口氣。
失蹤案件、又是失蹤案件。
這都是第幾起了?
此地是一座靠湖的小鎮,而艾德是這裡的警長。值得一說的是,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大眾對「警長」這個詞的印象,卻還停留在上世紀末的西部電影裡―牛仔帽、長靴、轉身開槍的決鬥,還有胸前亮晶晶的星形徽章。
然而這些艾德都沒有。
曾經是因為憧憬電影裡的形象,所以才當上警長,不過在這小鎮裡,大多時候除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就只有裝忙用的假公文值得艾德頭痛。連服裝也只是呆版的黑衣長褲。
且近來偶發的失蹤案件又搞得他焦頭爛額。
「我也不年輕了啊……」艾德呼地吹落辦公桌上的灰褐色髮絲,哪怕他還保持著精壯的體型,步入中年的事實卻還是會在這種細節顯現出來。
調出其他失蹤案的檔案,與手上這份一一比對,線索依舊少得可憐。
老人、小孩、男女青年,富人或者窮人,失蹤者在身分上可說是完全沒有共通點。
共通點?艾德想起一件事,於是對旁邊的下屬問道:「那棟大屋找到了嗎?」
對,大屋。
關於在失蹤案發生前的報告,所有人的證詞都相當一致―失蹤者曾拜訪一棟大屋。
可是關於大屋的所在地、外觀特徵等等,卻沒有任何明確情報。
只在大霧裡出現的屋子、惡魔居住的房子等等……盡是一些沒營養又參雜迷信的傳聞。
艾德非常清楚,在這個鎮上或是郊外,除自己居住的地方算是寬敞外,根本沒有能稱得上「大屋」的建築。
如果那些人都是在自己家失蹤的,那也太荒謬了。艾德忍不住為自身的想像發笑。
一邊比對文件一邊啜飲警署難喝的咖啡,就這麼過了整個下午。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艾德瞥了眼時鐘―也是這個時候了,他按下通話鍵,清脆童音伴隨徐緩的語調傳入耳中。
「是艾德哥哥嗎?該回家了喔,你答應過每晚都要唸故事給我聽的。」
聲音的主人名叫葛瑞絲,是個大約十歲的女孩,據說她的雙親都在某場事故中「離去」。而對於舉目無親的她,艾德在一年前便透過收養的方式,成為了他的監護人。
「呵。」他還記得當初住進葛瑞絲的大宅時,自己那副不搭調的糗樣。
「艾德哥哥,怎麼了?」
明明都是可以當父親的年紀了,可葛瑞絲依然叫艾德「哥哥」,這就是小孩特有的純真吧?艾德回道:「只是在想事情,我很快就會回去。」
「那我等著你喔。」
「嗯,」艾德想到葛瑞絲現在是單獨在家,便說:「最近家附近有什麼奇怪的事嗎?」
「沒有喔,怎麼了?」
「只是最近不太安寧,妳也小心點……或許該幫妳找個保姆?」
「我想我不需要更多人來照顧我了。」
「那我現在就回去。」
艾德闔上手機,收拾好隨身物品,即便離開。

站在家門前,艾德凝視著這棟只有後門的屋子。
似乎是因為建在緩坡上和一些愚蠢工程錯誤的緣故,這棟堪稱豪宅的房子,它的前門被直接掩埋在土坡中,只剩後門可供通行。
奇怪歸奇怪,但在這生活過一段時間,習慣以後也沒什麼不方便的。
「葛瑞絲,妳在嗎?」
在艾德進入屋子的同時,聽見開鎖聲的葛瑞絲也緩緩走出。
「你總算回來了,艾德哥哥。」
她有著一頭長長的金髮與白皙肌膚,和年紀相襯的臉蛋與小個子。除了膚色白到有些病態、與陰沉的黑眼圈外,她就是一個正常可愛的小女孩。
說實在的,她是會被戀童癖者盯上的典型。失蹤名單裡有小孩子嗎?對於自己獨自外出工作,留她一人在家的事實,艾德也感到相當緊張。但不知怎地,葛瑞絲對找保姆這件事一直都不怎麼上心。
不知不覺都拖到現在了。艾德暗自下定決心,下周就要雇個人進來。
「吃過了嗎?」他問。
「嗯,已經吃過了,你的份就放在桌上。」
葛瑞絲笑道。她雖只是個小女孩,在許多事情―例如煮飯洗衣等家事上,卻比艾德更加幹練,每每在他回家前,她就將一切打理好了。
他雖有多餘的錢,卻不太懂得照顧他人,說實話,在遇見葛瑞絲以前,他還過著邋遢無比的生活。
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生活卻因一個十歲孩子而有了規律。這是好事,但兩人的年齡差卻令他感到難堪。
艾德很快地掃空美味的飯菜,洗澡後卻沒像往常一樣大口灌著生啤,而是直直走到葛瑞絲的房間。
已經答應她了,會唸床邊故事給她。
艾德打開葛瑞絲的房門,昏暗的環境下,能隱約看到她已經換好睡衣、躺在床上等著了。艾德點亮床頭櫃上的小夜燈,從旁邊的櫃子上抽出一本童書,並坐在葛瑞絲床緣。
「你今天要唸什麼給我呢?」
「我看看……這個故事叫做《小美人魚》。」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那就要妳自己去感受了,不過,」艾德問:「像我這樣粗魯的老男人,妳怎麼會想聽我唸故事?」
「你已經問過好幾次了。」葛瑞絲微微皺眉。
「但妳還沒有回答我。」
「因為你是艾德哥哥。」
「什麼?」
葛瑞絲沒有回答,只說:「以前媽媽常給我唸床邊故事。」
艾德沉默。他輕碰葛瑞絲眼下的黑眼圈,是失去雙親的哀傷,讓它歷經一年都不曾淡去嗎?
如果繼續唸著故事,能讓它消退的話,那就唸吧。
艾德翻開書冊,用他低沉沙啞的聲音,以盡量舒緩的語氣唸著。

從前從前……
在湛藍海面的深處,有一位人魚公主,她愛上了一位人類王子……

艾德唸著,葛瑞絲則饒有興致地聽著,低沉的男聲中不時參雜女孩輕靈的笑聲,隨時間過去,手中的書冊愈翻愈薄,終於―
「噹―!噹―!噹―!噹―!」
九點的鐘聲響起,艾德唸完最後一句,伸手整理葛瑞絲的前瀏海,接著起身,道:「晚安,葛瑞絲。」
「晚安,艾德哥哥。」葛瑞絲整個人縮進厚厚的被窩裡,平坦的床上頓時凸出一座小山,她缺乏安全感的舉動讓艾德不禁多看了一下。
「真是個好故事、好故事啊……」
極細的私語,伴隨哼哼的竊笑從那棉被底下傳出。
「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不,沒什麼。」
他繼續聽到葛瑞絲的竊笑,孩童或許就該是這樣,莫名開心、莫名發怒,他們的情緒就是莫名的。關上夜燈,整個房間暗了下來,艾德緩步走出房門。
人很難完全了解另一個人,但他們相處也有一年了,艾德對葛瑞絲的了解卻沒增加多少,這也讓他感到驚嘆。
葛瑞絲……
多麼可憐、又不可思議的女孩。
艾德想著,灌了幾口酒,便回房休息去了。


貳章 那棟大屋
今天,湖面籠罩在一片霧氣之中。
湯姆靠在湖邊的欄杆上,緊緊閉眼、再睜開,他搖搖頭,讓涼風吹散一身酒氣。
這座湖沒有名字,鎮裡人只把它稱作「大湖」,但湯姆知道它其實一點也不大,步行的話只要兩小時就能環繞一圈。可奇怪的是,大湖不管季節如何,在湖中心一定瀰漫著濃霧。
現在又是清晨,濕氣最重的時刻,連湖周也飄散層層霧氣。
和朋友們開派對到早上的他,習慣事後到湖邊吹風醒酒,而今天是特別的。
「不覺得很神祕嗎?」湯姆對蹲坐在身旁的女性說道:「潔西卡,妳不想一探究竟嗎?」
名叫潔西卡的女性,和湯姆一樣都是二十來歲,很明顯是漂染的灰髮綁成馬尾,臉上長著雀斑的她,本該給人洋溢青春活力的印象,現在卻因宿醉而頭痛不已。
湯姆與她在派對上認識之後,馬上就被她熱褲和細肩帶上衣的裝扮吸引。派對一直鬧到凌晨才解散,湯姆心血來潮,便帶她到習慣的地點吹風。
「是個好地方……」涼風減緩了潔西卡的頭痛,她擠擠眉頭:「但有什麼好探究的?我們都住在鎮上多久了,還不熟嗎?」
「別這麼說,妳起來看看,在這霧裡,什麼東西都變得不一樣。」
湯姆拉著她站起,潔西卡看著濃霧,說:「不會有危險吧?」
「放心,這裡的水不深,而且就算掉下去了,游到對岸的距離也沒很遠。」
潔西卡繼續往濃霧裡望,岸邊的樹枝、雜草與房屋在霧中變形扭曲,像在招手一樣,對她產生了莫名的吸引力。
「好像也蠻有趣的!能借到船嗎?」
看見潔西卡興致高漲,湯姆笑著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我沒跟妳說過嗎?」
「什麼?」
「我爸是開租船場的。」
湯姆直接帶潔西卡走到一艘釣魚小艇邊,它只有兩個座位,光亮如新的船身上畫著鮮明的藍白條紋,整體保養得非常完美。
「她很美吧?這可是剛下水才幾個月的新船。」發動引擎,引擎隆隆的轟鳴讓兩人宿醉的腦袋又是一痛。
「嘿嘿!船的消音器可沒那麼好找,」湯姆說道:「如果湖中有怪物,就往牠腦袋來一發,或打一條魚!」他炫耀似的掏出一把手槍。
瓦爾特P99,父親送給他的生日禮物。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型號,但這是身為男人的湯姆,人生中擁有的第一把槍,為此他還特地去考了擁槍許可證。
「把那個收起來,我相信不會用到的。」潔西卡看著對方小孩似的舉動,這個昨晚認識的大男孩,給她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她登船,湯姆便踩下油門,小船滑過水面並拖出片片漣漪,兩人就這麼往湖中央駛去。
正如湯姆所說,從濃霧裡往外看,潔西卡發現一切事物都變得不同。四周熟悉的房屋、景象全糊成一片,朦朧且帶有迷幻色彩,就像回到昨晚的派對般。
但這裡靜謐多了,而且溼涼得令人發顫。
「很棒,是吧?」湯姆放掉油門,讓船身依慣性劃過水面:「我也是第一次在這時間開船。」
「是很棒,我能在這待上整個上午。」
「那可不行,大家都還有正事―上課、工作什麼的。」
「不要提這種煞風景的話題,好嗎?」
「我的錯。」湯姆擺手,腳用力往油門一踩,小船忽然加速前進,潔西卡不慎被濺起的水花潑了滿臉。
「你做什麼!」
「我爸告訴我的醒酒方法,我想這個永遠有效。」
「……」
「……」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兩人笑著,船直直駛向湖心。過了一會,潔西卡把手放到水中輕划,忽然間,她尖叫一聲。
「呀!!」
「怎麼了?」湯姆也嚇了一跳。
「剛剛……水裡好像有像手一樣的東西、冰冷的手在碰我。」
「什麼?」湯姆停船並往潔西卡視線的方向望去:「或許只是水草吧?」
「可是那個觸感,就真的像……」
「妳太緊張了,」湯姆看著潔西卡手臂上整片的雞皮疙瘩:「又或者是太冷了。」湯姆脫下外套,把它披到潔西卡身上。
「謝謝……」潔西卡緊攥外套領口,讓它緊緊地包在身上:「但我覺得這裡真的有點不對勁。」
「好吧,我們這就離開。」湯姆也開始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他調轉船頭並踩下油門,但在這一瞬間,引擎發出異樣的雜音,明明是非常刺耳的機械聲,但聽在兩人耳裡,卻像是調高幾度的人聲。

從前,從前……在湛藍的……深處,有一位,人魚……她愛上了,王子……

兩人聽出這樣的話句,同時應已調轉的船頭就像剪去過程般,回到原本的位置。
「怎麼回事?」潔西卡叫道:「剛剛那個,你有聽到嗎?」
「沒事的,我們這就回去。」湯姆連忙安撫對方,並嘗試再次調轉船頭,他感到一種巨大的危機感,但也來不及後悔了。湯姆拚命轉動方向盤,它卻如焊死了般絲紋不動,引擎聲愈加尖銳,驟升的運轉速度讓馬達開始冒煙。
「趴下!然後抓緊!」湯姆大喊,並拉著潔西卡臥倒,兩人的手緊緊握住船緣鐵桿。
船猛然加速並朝湖中央衝去,濃霧遮蔽他們的視野,濃重的濕氣與風壓令他們喘不過氣,引擎迸出火花,然後開始燃燒,發出連續的碰碰聲。
行進中,湯姆把頭微微上仰,在霧中漫射的幽藍光影深處,隱約透露出一座大屋的影子,左右棟兩個大窗就像炬眼般凝視他們。
有人住?雖然在湖中央出現一幢民宅很不對勁,但現況也由不得湯姆選擇了,他對潔西卡說道:「數到三,我們就跳下水。」
「嗯。」潔西卡慌忙地脫下外套,否則浸水的厚布會讓她游不動。
「一……」
「二……」
「三!」
「撲通」二人同時下水,並往大屋的所在地游去,冰冷的湖水讓他們的神經繃至極限,就算到岸上了也不得放鬆。
此時搭來的小船引擎發出尖銳的悲鳴,碰地一聲爆炸,小船燃燒著緩緩沉沒。兩人深吸幾口氣,強壓下心中的不安,開始仔細觀察這棟大屋。
它是建在湖心孤島上的,高約三層樓,除屋頂最高的主棟,還有左右兩個副棟,主棟只有應對在閣樓處有開一道扇形窗,副棟則各亮著兩個方窗。深灰色的磚牆,黑色的尖頂,深棕的窗框與慘白的大門,讓整棟屋子散發厚重腐朽的氣息。
「我的天……」潔西卡在大屋周圍繞了繞:「你發現了嗎?」
「嗯,這真的很不對勁。」
湯姆發現這棟大屋只有正面。
無論他們走到哪裡,分別從任何角度看,兩人看到的都只有正面。
就如房子在轉頭凝視他們。
「現在幾點了?」湯姆問道。
「我不知道。」潔西卡搖頭,濃霧中連太陽的位置也無法確認。
「手機呢?或許我們該打通電話讓人來接。」
「我的泡水了,你的呢?」
「我的也是,」湯姆皺眉道:「也許那房子裡會有電話。」
「我不覺得這是好主意。」
「沒什麼的,我們只是進去打通電話,頂多和屋主打聲招呼。」
「那剛才的現象你要怎麼解釋?」
「『只有正面的房子』,這肯定有某種解釋,只是我不懂而已,」湯姆直直走到正門,叩了叩門環,大門咿呀而開:「一起進去吧,除非妳想在那枯等半天,直到有人找到這裡。」
「你剛剛還表現得很小心的。」
「我也不知道,只覺得這房子很有魅力。」
什麼?潔西卡感到有些奇怪,又見湯姆直接走進大屋,她也只好跟了上去。
在他們走進的瞬間,那扇木製的大門便自己關上,並發出巨大的聲響。同時燈亮了起來,這裡是玄關,有長長的廊道與擺滿壁面的衣帽架,兩排像是無限延伸的大衣隨風而動。

人魚公主……想要一雙人類的腿,她找到了女巫……

聲音傳來,比剛剛船上的更加清晰,是個男性的聲音,還帶著生澀的關愛語調。
「誰?」潔西卡左看右望。
「是這個。」
湯拇指著一個放在鞋架上的錄音機。
「那是《小美人魚》的故事?怎麼會播放的?」
湯姆沒有回答,只繼續往裡面走,潔西卡有些卻步,忽然,她在其中一個衣帽架上看見了東西。
那是一頂圓頂禮帽,上頭別著一根銀湯匙,那湯匙的邊緣帶有鋸齒、且銳利得宛如刀刃。潔西卡把它放進口袋做護身用。
「找到了!雖然是老古董,但應該還能接通,」潔西卡走近,看見湯姆站在一台手提式電話旁:「我試著打給我爸。」
湯姆提起話筒放到耳邊,接連按下幾個按鍵,過了一會,只見他的臉色愈來愈奇怪。
「怎麼?連上了嗎?」潔西卡問。
「妳聽聽看。」
潔西卡接過話筒,但從話筒裡傳出的,卻非想像中的男性聲音。
那是非常模糊,卻能滲進腦海的女聲。

妳是人魚。

「她說我是人魚。」潔西卡問:「你聽到了什麼?」
「她說我是王子。」
兩個人愣在那?,互看一眼,湯姆道:「我再撥一次看看。」
但這次從話筒裡傳來的,只有未接通的嘟嘟聲。
「糟透了,」湯姆說道:「我們能做的都做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離開,這裡真的很不對勁。」
「或許裡面還有能用的東西,無線電之類的……」
「不!我們就應該離開。」
見潔西卡態度變得激烈,湯姆凝望著大屋深處,搖了搖頭才往回走:「那好吧。」
他們一路走回玄關,此時潔西卡忽然拐了下腳,她痛得跪在地上:「噢!」
「沒事吧?」
「可能扭傷了。」
在潔西卡檢查傷處的同時,玄關處的收音機又傳出同樣的男聲。

人魚公主在陸地上,每走一步,都會感受到如刀刃切割般的疼痛。
「誰?」湯姆忍不住掏出手槍,喀擦地解開保險並拉動滑套:「勸你不要再裝神弄鬼!」
此時廊道兩排風衣中的一件開始抖動,湯姆慢慢走近:「出來!誰在那裡?」
王子見到了一位美麗的人類公主,他們手挽著手,轉著圈跳起了舞。當人魚公主見到這一幕,她感到悲痛欲絕。
收音機再次傳來聲響,所有衣帽架同時倒下,無數風衣飄起、旋轉著,如擁抱般將湯姆的身影層層蓋住。

「碰!!」

槍聲傳出,湯姆下意識扣動扳機,子彈飛旋穿過幾層布料,但也只能這樣而已。他被壓在風衣底下,當潔西卡一蹶一拐地上去營救時,湯姆卻已不見蹤影。
燈光暗下,濃霧自不明處飄入屋內,將附近的幽藍光影散入整個空間。
「什麼……」只剩潔西卡一個人了,她走到門口轉動把手,那扇大門卻絲聞不動,她跌坐下來:「到底怎麼了。」
「這裡的一切都莫名其妙!」潔西卡按著腳踝,歇斯底里地怒吼。她只是想輕鬆一下,在派對上認識幾個朋友、還有一些好男孩。
可是現在卻遭遇了這些莫名其妙的事,詭異的大屋、同行者的失蹤,甚至……可能連自己也有危險!
得逃出去。她的眼角餘光瞥到大片風衣底下,露出的一抹金屬殘光,她在地上摸索著,然後找到了湯姆的手槍,槍頂滑套還是拉下的狀態,這代表子彈能在第一時間擊發。
潔西卡不懂用槍,但若遇到危險,這可以做為威攝。她深呼吸以控制慌亂的情緒,把手槍插入褲袋,扶著牆慢慢前進。
記憶裡,這棟房子只有三處窗口―左右棟和閣樓,考慮到高度,只有左右棟能安全地破窗逃離。
右腳的疼痛使她無法好好判斷,這屋裡的一切都太過反常,樓梯接著牆壁,房門開在天花板,桌椅呈直角立在牆上,水管、火爐與櫃子以無法理解的排列散佈。
沒有東西是在應有的位子上。
瘋了嗎?
是這裡瘋了?
還是自己瘋了?潔西卡徘迴在這迷亂的空間裡,她不曉得自己走了多久,時間與距離似乎失去意義。當她幾乎要被無力感淹沒時,她眼前的一扇門,卻緩緩地、發出悠長的嘎吱聲,就這麼打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