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狐狸娘04(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陰謀纏身、誣陷罩頂,妖怪獵人只能拚死一戰。即使勝算渺茫,妖怪依舊不離不棄。原以為復仇能換回失去的一切,直到惡夢重演,才發現真正該守護的是什麼──這一次,絕不會再放開手!

哈皮
過了24歲就莫名覺得自己成為大叔,
但是上次去買菸的時候還被當成未成年,
所以我現在到底是大叔還是未成年?

時隔一年多終於再次和大家見面,還請多指教。

繪者簡介

水佾
桃園人,職業繪師+同人場作家。

最近的早餐常常是吃卡拉雞腿堡,
分量大又美味,整個超滿足ヽ(゚∀。)ノヽ(✿゚▽゚)ノ

 

「叮咚!」門鈴聲傳來,讓孔天妙嚇了一跳。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了眼電視上依然播著的韓劇,然後控制輪椅往門口移動,一邊想著這個時間到底是誰來按門鈴。
「妙姐。」門一開,抱著一束鮮花的孔天虎擠著臉上的肥肉笑著說:「近來好嗎?」
「不好。」孔天妙立刻甩上門。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電鈴攻擊,孔天妙深吸一口氣,只能再次開門。
「妙姐,妳這樣太過分了吧?」
「和你們對天強所做的相比,哪裡過分了?」
「嘖,那又不一樣。」
「對啊,你們比較過分。」孔天妙嘆了一口氣:「所以,你今天來有什麼事?」
「沒有啊,就只是來看妙姐過得好不好。」孔天虎把手中的花束遞到她面前,那是一束香水百合,帶著濃烈的香味。「這是給妳的禮物。」
「少來。」孔天妙沒有收下花,反而用更緊戒的眼神看著孔天虎:「你到底想做什麼?」
「沒有啊,只是來關心妙姐而已。」他的眼神飄忽不定,不管誰來都看得出他心裡有鬼。
「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次登門來關心我,所以你覺得這樣說,我就會相信?」
「呃……」
「你到底是來做什麼?如果要我回孔家,不好意思,只要本家依然不接受天強,那我一樣不會接受本家。」
「妙姐,醒醒吧,孔天強……」孔天虎才剛開口,就被孔天妙的眼神嚇得把話吞回去,他大力嚥了嚥口水、刻意清了清喉嚨之後,才接著說:「妙姐,我原本不想這麼說,但是妳現在必須跟我走。」
「憑什麼?本家不會出現什麼非我不可的狀況吧?」孔天妙用無比堅定的眼神盯著他反問:「天強是我最親的弟弟,我們是至親血脈,沒有他的孔家就不會有我。」
「妙姐,這樣說不對吧?我也是妳的弟弟啊!」
「嗯,本家的弟弟,但說穿了也就是親戚,和親手足還是有差別。」
「有、有必要分得這麼清楚嗎?」
「分得最清楚的不就是本家嗎?總之,如果要我回去的話……」
「妙、妙妙──!」璃的尖叫聲突然傳來,孔天妙立刻從被孔天虎擁腫身材擋住的走廊縫隙間看到一臉慌張的狐狸精,璃也馬上認出那肥胖的背影是誰。「汝為何在這裡!」
「咦,妳是?」璃的聲音引起孔天虎的注意,回頭看見衣衫和頭髮均因為匆忙而變的雜亂的狐狸精,仔細打量一陣後,視線最終落在璃的胸口。「我不記得我認識妳這樣的美女耶,嘿嘿。」
上次見面時璃是幼女的型態,也難怪他不記得,而且色心大發的孔天虎根本沒有注意到璃身上的妖氣。
「小璃,怎麼了嗎?」平時沉穩冷靜的璃第一次這麼慌張,孔天妙推開孔天虎:「怎麼只有妳?天強去哪裡了?」
「孔、孔天強被人抓走了!」璃一副焦急得快哭出來的模樣:「那些人突然就來把大蠢驢抓走,就和這死胖子一樣,是來自機構的傢伙。他們硬是誣賴孔天強殺人!」
這瞬間,孔天妙明白了孔天虎所說的「必須跟他走」究竟是什麼意思了。孔天強肯定是被機構抓到了什麼把柄,或是不小心掉入陷阱。又或者,這其實是孔家逼她回去的手段。
「你們居然敢用這種方式對天強下手!」她沉下臉瞪著孔天虎,那殺氣讓他本能地退了好幾步。「我記得我警告過你們不准對他下手,對吧?」
「這次也沒辦法啊,妙姐,妳都不知道孔天強是殺人現行犯啊!我們接到報案,有不知名的妖怪獵人殺了蚯蚓精的長老,結果一到場才發現居然是孔天強。現場真慘啊,不只蚯蚓精的長老,就連長老從蜘蛛精那裡請來的保鑣也全被他殺了!」
「汝騙人,汝所言的每一個字都充滿謊言的味道!」璃低吼著彈出耳朵和尾巴,嚇了孔天虎一跳,接著她的身邊開始出現一叢叢的青色狐火:「汝若是再不把孔天強還來,咱一定會把汝燒得屍骨無存!」
「臭、臭妖怪,妳在說什麼東西!」孔天虎這才從對方的美貌中驚醒,那瞬間爆發出來的妖氣讓他的嘴巴雖硬、身體卻本能地流出冷汗:「我們、我們只是依法行政……」
「就是汝等設了圈套給孔天強,對吧?汝等找人殺了長老後,知道孔天強一定會搜索現場找線索,所以等著誣陷他。汝等為何要陷害孔天強,從實招來!」
「就、就說我沒有了……哇啊!」話才說到一半,璃的狐火立刻往他身上砸,孔天虎擁腫的身軀在狹小的走廊上移動起來非常不方便,差那麼一點點就要被狐火砸中。
「妳、妳居然敢攻擊我!妳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孔家的妖怪獵人孔天虎!是孔家三本柱!也是機構的成員……」
「汝該不會天真地認為咱是技術因為不佳才丟歪的吧?下一次咱可不會留情了,而且狐火也不會只有一顆。」
璃此刻的聲音除了原本的甜美外還帶了妖音,粗重且略有電子音效的失真感,每一個字都帶著明顯的殺氣。那對火紅的瞳孔縮小並帶著強烈的敵意,尾巴和耳朵豎直,金色毛髮全部豎起,充滿魄力的模樣讓孔天虎瞬間不敢再開口。
「小璃,夠了。」
孔天妙知道璃真的會把眼前的肥豬變成烤肉,立刻出聲制止她。
「汝……」
那對凶狠的目光就算轉到孔天妙身上也沒有減少任何銳氣,璃原本想抗議,但一見到孔天妙不安地敲著扶把的手指以及擔心的神情,馬上明白她雖然看起來很冷靜,其實心底已經慌成一團,只是敵人在前而不能表現。璃意識到自己有多不成熟。
「妙妙,汝打算怎麼做?」
「你們原本和家光在一起吧?」
「此處有外人。」
「沒關係,妳說吧。」
「那男人在送咱回來後就離開了,他說會找妖怪會協助。」
「哼,就只是一個NGO,根本無權干涉我國的司法!只要妙姐配合,就可以解決了,不是嗎?」
「就是因為被一些不當人士隨意利用,司法才會失去價值。在家光走之前,他有沒有說什麼?」
璃沒有回應,就只是垂下頭。
「……小璃?」
「那男人說『現階段只能任由機構擺布』,要咱們接受機構的所有要求。」璃重新看向孔天妙,眼神充滿不甘心、語氣充滿不願意:「咱覺得不妥,但是現在的咱知道得太少,所以無計可施……」
「呵呵,就算是世界最大的國際組織,說穿了也就是NGO而已,不管勢力有多龐大,在司法面前也還是只能閉嘴啦!」孔天虎得意地說:「不過,妙姐妳要先搞清楚,妳跟我們走並不是交換條件,我們也沒有把孔天強當成人質。如果孔天強是無辜的話,司法一定會還他清白的。」
「我要去看孔天強。」孔天妙開始往外移動輪椅:「可以吧?我覺得我有權這樣要求。」
「只要是妙姐的要求,網開一面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在那之後,妙姐,妳懂的。」
孔天妙明白劉家光會這麼說,是因為妖怪會現在無法出手。而且目前所謂的「司法」被機構掌握著,既然「權力」在他們手中,即使有辦法上訴,只要對方咬著「孔天強是罪犯」這一點就贏了。
「你們到時候要放了孔天強。」
「這個嘛,不是我說了算耶。」
「……我相信他一定是清白的。」
「妙妙,咱……」
「小璃,要麻煩妳看家囉。」孔天妙苦笑著打斷璃:「總不可以在天強回來時沒有人替他開門,對吧?」
「咱、咱……」璃垂下了耳朵和尾巴,用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看著孔天妙。她知道現在的狀況就算自己跟過去也只是個阻礙,一點用途都派不上,因此她明白自己別無選擇。「咱知道了,咱會在家裡等著汝等回來!」
「謝謝。」孔天妙輕聲說道,然後滑著輪椅越過璃來到電梯前。她冷著臉看向孔天虎,臉上已經沒了方才的溫柔:「所以,現在能走了嗎?」
「當然啊,妙姐!」
孔天虎笑得像團肉球,也想越過璃跑向電梯,但璃迅雷不及掩耳地伸出腳並快速收回,讓他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完全沒有發現是璃絆倒了自己。
璃沒有回頭恥笑他,很清楚現在回頭一定會見到孔天妙,屆時十之八九會改變自己主意硬跟上去。那對火紅的雙眼看著眼前空蕩的屋子,很清楚這絕不是自己想要的結局。
「真是的,妙姐妳看我真的太興奮了,居然在這種平地跌倒。」孔天虎說著爬起來,站到孔天妙身邊。
電梯一到,他立刻伸手要推孔天妙進電梯,卻被她巧妙地躲開。在一樓出電梯時也一樣,這讓孔天虎十分懊惱。
大樓外頭停了一輛黑色的廂型車,孔天虎想再抓住機會表現,伸手要扶孔天妙上車,卻被孔天妙甩開手、瞪了一眼,他只能自討沒趣地幫忙收輪椅。
然後,孔天虎開著車,兩人很快抵達了機構總部。
「姐、姐姐!」孔天妙一進機構總部,被銬在牆邊的孔天強立刻注意到她,一臉驚訝地喊道:「為、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說來話長啦,先別說這個,你還好嗎?」
「……姐,妳快回去。」一見到跟在孔天妙屁股後的孔天虎,他立刻明白現在的情況,臉色瞬間一沉:「我很快就會出去的,妳放心。」
「如果可以的話,就好了。」
孔天妙皺眉苦笑,那抹笑容瞬間讓孔天強的胸口像被什麼揪住一樣痛苦。
這不是孔天強想要的結果。
「有本事就衝著我來,別拖姐姐下水,你們這些卑鄙小人!」
「再罵就是妨礙公務和公然侮辱!」孔天虎嘴上雖然這麼說,卻還是向後退了好幾步,孔天強身上的殺意和眼神中的戾氣讓他本能地害怕。「不、不過因為有妙姐幫你說話,所以就算了,我很大方的,你要感謝我!總之,你們只剩下幾分鐘可以講話了,記得好好珍惜……別瞪我!」
「你……」
「天強,夠了。」
孔天妙打斷了孔天強,緩緩從輪椅上站起,刺骨的疼痛直竄腦門。就算如此,她還是站挺了身體,如學步的嬰兒般艱難地走向孔天強,最後將他抱住。
雖然只有三步的距離,感覺卻無比遙遠,每一步都十分吃力。但孔天妙還是咬著牙走完,只為了能在最後給孔天強一個擁抱。
在被抱住的那瞬間,孔天強數年未曾落下的淚水奪眶而出,他清楚地感受到孔天妙的體溫以及心跳。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擁抱,雖然不想放開,但此刻的事態逼他不得不放手。更可悲的是,一手被銬住的他連在最後都無法好好擁抱孔天妙,無法緊緊地抓著她。
「妙姐,我們該走了。」
看著眼前的畫面,孔天虎感覺無比礙眼。他從小就崇敬孔天妙,卻一直得不到和孔天強一樣的重視,因此才將他視為眼中釘,恨著、忌妒著,想盡辦法除掉他。
「小璃……她還在家裡等你回去。」孔天妙在孔天強的耳邊輕聲說道:「所以你一定要回家,別跑到孔家去鬧事喔!」
「可是……」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你很清楚,跑回孔家並不會有任何好處,我們現在就只能等待機會。」
「但……」
「就這樣吧。」孔天妙放開他,對著那張哭得看不出原來帥氣模樣的臉說道:「黑色火焰的影魅哭成這樣子的話,一定會被妖怪嘲笑的喔?」
「嘖……」
孔天強立刻抹去臉上的淚痕,重新看向孔天妙。太多的話哽在喉嚨發不出聲,他只能看著孔天妙一步一步地離開自己,回到輪椅上後慢慢滑著離開。孔天虎故意用擁腫的身材阻擋在兩人之間,遮住孔天妙的身影。
「姐姐……」
「天強,就這樣吧。」
「姐、姐姐!」
「再見了。」
聽見孔天強的吼聲,孔天妙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她紅著眼眶、噙著淚水,很清楚如果自己回頭,下定的決心肯定會在瞬間崩潰。
孔天妙再次被送上黑色廂型車,孔天虎隨即發動出發。途中他不斷搭話,企圖轉移孔天妙的注意力,她卻一直沒有搭理,只是呆然地看著窗外,明白這是最後一口新鮮自由的空氣。
五年來和孔天強一同生活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在腦海中閃過,先是剛離開孔家時死氣沉沉的氛圍、在孔天強加入賞金獵人協會後氣氛慢慢改善、接著大大小小的戰役導致她責備孔天強許多次,讓孔天強承諾往後的春節、情人節、清明節、中秋節和聖誕節都要留在家裡陪她。一起過年、一起吃情人節大餐、一起掃墓、一起烤肉和彼此交換禮物,這五年來已經習慣這樣的兩人生活,直到最近璃的加入,讓一切變得更熱鬧了。
這五年下來很不容易,現在卻輕而易舉地被人破壞,過去的努力全數都白費。
痛恨自己的無力嗎?
心魔在這時候出現了,每一次都在孔天妙脆弱的時候趁虛而入。
早一點接受我不就好了?
她冷冷地瞥了心魔一眼,卻沒有像過去那樣大力反駁。
放棄了吧?為什麼要過得這麼痛苦呢?事情明明就可以很簡單。
聽到這句話,她忍不住冷笑。
如果一開始就放棄的話,現在就不會這麼痛苦了啊!
這句話或許是對的、也或許是錯的,正因為努力過,才會知道先前的生活是那麼美好。所以這只是單純的蠱惑,因為沒有人可以給出標準答案。
最後的一點理性讓孔天妙能抗拒心魔的誘惑,同時間也讓她發現狀況有異。
車子依然在臺北市內行駛,但窗外的景色並非通往孔家,孔家是在另一個方向。
「你現在要去哪裡?」孔天妙赫然發現,自己的嗓子竟變得無比沙啞滄桑。
「什麼?」孔天虎裝傻地反問,並且加重踩油門的力道。
「你打算帶我去哪裡?不是要回孔家嗎?」孔天妙加重了語氣。
「呃,妙姐,我好像從來沒有說過要帶妳回孔家吧?是妳自己誤會了……我想帶妳去見一位大人物。」
「什麼大人物?別跟我說是臺北市長,市政府的方向也不是往這裡!」
「呃,我說的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大人物。」
「到底是誰!」
「……王瑞麟先生。」
「王瑞……」孔天妙的雙眼瞪大,這個名字她再熟悉不過。
仇人。
殺父弒母、殺夫弒子的仇人。
麒麟會會長,神獸級妖怪.麒麟的其中一個化名。
這瞬間,孔天妙明白劉家光話中的真正含意。妖怪會並非真的無可奈何,而是需要找到更確切的證據,才會暫時按兵不動,並且要孔天妙隨他們擺布而行動。
但不管怎麼說,這口氣還是難以下嚥。孔天強辛苦尋仇五年,找到最後仇人居然就在身邊。孔天妙不敢想像,這些「血緣至親」就這樣把她的弟弟當笨蛋耍,就這樣躲在暗處嘲笑他的愚蠢。
「你應該知道我們和麒麟是什麼關係。」
孔天妙的臉色是孔天虎前所未見的陰沉,逼人的殺氣讓他涼出一背脊的冷汗。即使如此,他還是沒有改變目的地。
「不、不是有句話說『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嗎?我認為……」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什、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孔家和麒麟的勾結。」
「等等,妙姐,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孔家內跟隨麒麟大人的只有我,他承諾要讓我當下一任的孔家當家,但是比起我,我覺得妙姐更適合,比所有人都還要適合,所以我現在才會帶妳去見那位……」
「沒有人問你這個,回答問題!」面對如同邀功一樣的話語,孔天妙感到不屑,同時忍不住的暗自冷笑,孔家再怎樣防也大概想不到內鬼居然會是他們定義的「菁英」。
「大概三年前……我先說,不是我找他們,是他們自己找我的!因、因為麒麟大人認為我擁有孔家內最強的潛力,比孔家新一代的妖怪獵人更有資格成為下一任當家,只是因為我現在被大哥壓制住才會變成這樣。所以他們才主動說要幫我,這不是我的問題……」
從整個家族最弱的個體下手,這種老套的手法居然還會有人中招。這瞬間孔天妙反而同情起孔天虎了,不知道自己的錯誤、不承認自己的軟弱、不清楚自己的無知,就算被利用、被人賣了也還是乖乖地替人賺錢。
這下子孔天妙也大概推斷出麒麟找她的目的,是想利用她的地位來威脅孔氏一族。更正確地說,是要讓看起來最礙事的孔天強無法行動。
「天虎,回去吧,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妳在說什麼啊,妙姐?」孔天虎回頭向她一笑,笑容卻僵硬得十分不自然:「這是完美的合作,或者說是我在利用他們。這麼好的機會我才不會回頭,只要是為了妙姐,要我背叛整個孔家我也無所謂。而且那位大人還說,可以幫忙治療妳的腳,讓妳重新回到以前的狀態,這樣妳就可以再當妖怪獵人了!」
失去的東西本來就回不來了,就算回來了也不會是原本的那件東西。孔天妙知道孔天虎現在不會明白這個道理,因為他的眼神已經陷入瘋狂。
在這瞬間,孔天妙想起璃和她說過的那些話。
「對付心魔,最重要的是不害怕。汝越害怕,心魔就會越強,也代表汝越不信任那蠢驢。」
她相信不管在怎樣的危險之中,孔天強一定會來救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