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宇宙指派了鯨豚的腦來製造所有的創意提供給人類使用。獨角鯨的長角是一個訊號發射器,可以匯集所有鯨豚大腦製造出來的創意,極光出現的時候,向空中把創意的訊號發射出去。沒有長角的母鯨就和其他鯨魚一樣,是創意的生產工廠,但長角的雄鯨則只負責匯整和發送,創意是資料量很龐大的工作,需要大家一起分工合作。

貝坦.凱托斯出生在巴多克部落,是以捕鯨維生的極地村落。父親阿基亞克以南天星座中鯨魚座的肚臍的那顆星星為他命名,卻總是受同學取笑。他的父親以及全部落的人都期待他成為超越父親的強大獵人,但身材瘦小的貝坦卻喜歡畫畫,一心想離開雪白的巴多克部落到五彩繽紛的熱帶地區。
直到他遇到一頭沒長角的獨角雄鯨赫魯斯坦,人與鯨魚明明是海中與陸地上不同物種,他們卻可以聽見彼此的聲音,沒有角的赫魯斯坦不能發射電波,但還是因此能將腦中想法傳達出去,而讓貝坦在未來也有了更多靈感,畫出心中的畫。
在自己的族群裡同為異類,卻能跨越不同物種,相互理解與安慰,這讓他們感覺不再孤單,也產生了前進的力量。男孩與獨角鯨如何掙脫傳統的束縛,不再只是獵人與獵物的關係,甚至可以傳承巴多克部落文化……
娜芝娜
畢業於師大美術系,曾擔任兩年的國中美術老師,卻為了一圓自己對廣告創意的浪漫夢想,咬著牙還清了公費,且無視母親灑下充滿著擔憂的眼淚,毅然決然離開了教職。而在廣告行銷界打滾了近二十年,卻發現自己喜愛文字更勝圖像。在女兒將滿十二歲之際,突發奇想的想把自己對生命的態度,轉化成故事,和每一個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分享,也藉著書寫,反芻自己成長的軌跡。《鯨魚的肚臍》是第一本小說作品。

名家讚譽:
主角貝坦‧凱托斯(BatenKaitos)的名字,就是南天星座中鯨魚座「天倉四」的那顆星星,直稱「鯨魚的肚臍」。他的父親阿基亞克是族群裡的英雄,狩獵鯨豚的隊長;為什麼會以巴多克人看不見的星星為孩子命名?
貝坦‧凱托斯自小有繪畫天分,卻不忍殺生,前往都市就學,成為鯨豚名畫家。除了獵殺鯨豚之外,有什麼辦法可以傳承巴多克文化呢?
這篇小說,知識與題材上都有憑有據,簡直是國家地理頻道的生態作品。而故事情節安排相當緊湊,各章節均變換敘事者,甚至創造了十二歲的公鯨赫魯斯坦,來述說鯨魚心事;並與十二歲的主角對話。物、我合一,展現了大自然生命一體的精神。
──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許建崑

故事探討一隻頭上長不出角的獨角雄鯨和一個額頭彷彿長了角的極地部落少年相仿又交纏的命運,用奇幻的視角並置的生命經驗訴說個體的自我追尋、疑惑與發現。在流暢的敘事切換間,同時烘托出人類與自然生態共存共生的概念,並且提出部族地域文化究竟應該保存或者改變的辯證。這篇小說文字優美,用細膩的意象呈現遙遠的極地風光,與恆常流淌在自然世界裡、神祕又美好的景致。穿梭在人類文化與具有豐沛力量的自然宇宙間,是一部擴大讀者生命視野的壯闊篇章。
──兒童翻譯評論工作者黃筱茵

緊密的意象,生動的大自然,合情合理的故事經營,不斷裎露出極地的流離、靈性的追尋、生存的不安、文明的檢視,以及共生的必要和必然……,從含藏著哲理的深刻議題中,傳遞出溫柔深邃的情感。獨角鯨選擇屬於牠自己的獵鯨人,為之殉亡,牠的孩子長不出「獨角」,獵鯨人的孩子卻長出角來,如《失落的一角》故事中的相遇,以一種超越理性藩籬的飽滿能量,在現實與想像邊緣自由流動,時代的變遷和人性的拉鋸,相生、相映,相互滲透、影響,最後還是傳遞出美好的希望。

──作家黃秋芳

名家推薦

1.第一支魚叉
2.貝坦.凱托斯――甩不掉的名字
3.赫魯斯坦――逞強
4.貝坦.凱托斯――想出走的心
5.赫魯斯坦――父親的擁抱
6.貝坦.凱托斯――青春戰事
7.赫魯斯坦――海中的大腦
8.貝坦.凱托斯――待破的成規
9.聽見彼此
10.貝坦.凱托斯――原來你懂
11.赫魯斯坦――宇宙的低喃
12.貝坦.凱托斯――大爆發
13.巴多克的臍帶

1.第一支魚叉
相較於前幾天的風雪,這天是個晴空萬里的好日子,捕鯨隊的隊長阿基亞克走到海岸邊,望向十公里外的卡托島,島上仍然雪白一片,但已經有不少燕鷗在島上盤旋。阿基亞克閉上眼睛,深深的、貪婪的吸了一口氣,讓極地攝氏零下十二度的氧氣,脹滿他人類體溫攝氏三十六度的肺臟。
這時,卡托島從南端向北約三分之一島長的高地,隱約噴起一陣微微白霧。
「是時候該出發了!」阿基亞克定定望著島上那縷旋即消逝的白煙一會兒,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掌用力的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拍,也拍起一陣微微的白霧,像是在回應卡托島吐出的訊息。
阿基亞克離開海岸,直直往部落裡的聚會所走去,走著走著感覺到心裡升起一股興𡚒,慢慢在體內加溫,他忍不住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後索性小跑了起來。
其實他會如此興奮是可以理解的。在去年的鯨魚節祭典中,他才從上一任捕鯨隊長圖卡老大手中,接掌了捕鯨隊長這個關係著全部落生計的重要職位。他從十歲開始就跟著圖卡老大,在每年的捕鯨季節裡,為族人追捕接下來一整年所需的鯨魚肉,也因此練就一身好功夫。他今年已經二十六歲了,第一個孩子也將在最近幾週來到這個世上。同時肩負著新手隊長和新手爸爸的雙重責任,讓阿基亞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熱血沸騰,他要為全部落的族人和他的孩子,帶來更豐盛的生活!
而且他十分確信――卡托和依娃大神會庇佑他的!

「捕鯨隊成員請注意!」才開啟廣播麥克風,阿基亞克便發現自己因過度興奮而略顯高吭的嗓音,不覺咳了一聲,假裝清清喉嚨,努力壓抑情緒,表現出隊長該有的沉穩氣息。
「各位族人,現在是捕鯨隊長阿基亞克廣播,捕鯨隊成員請注意!」阿基亞克待呼吸平順些,用低沉而帶威嚴的嗓音開始廣播,就像從小到大聽見圖卡老大在廣播的那種腔調。
「卡托島已捎來信息,今年度的捕鯨工作將於今天揭幕,請隊員攜帶器具、其他族人們請將準備好的祭祀物品一併帶至鯨岸廣場集合!」
呼~阿基亞克一口氣說完全部廣播內容,不自覺的吐出一口長氣,而聚會所外,已經有人們開始行動的聲音。

每年四月,卡托島吐出白霧的當天,便是巴多克部落捕鯨季節開始的第一天。今年晚了些,今天都已經是四月十二日了,但巴多克部落的族人一點也不擔心,他們相信卡托和依娃大神會在四到六月的捕鯨時期,賜給族人足夠的鯨魚,而且巴多克部落的人口總數只有不到一百二十個人,他們的捕鯨數量也一直遵守著國際捕鯨委員會給予的配額。
巴多克捕鯨隊一共有三艘海豹皮捕鯨小艇,每艘小艇會乘坐五位捕鯨隊員。捕鯨隊是由一名隊長及二十位成員組成,每次出海前,所有成員都會到廣場集合,再由隊長從中挑選出當天適合出任務的成員,因為整個部落也不過只有二十四戶人家,所以幾乎每戶的壯丁都是捕鯨隊的一員。

族人們已在鯨岸廣場準備就緒。
二十位捕鯨隊成員一字排開面向飄著浮冰的大海,阿基亞克站在他們的前方三步,一行人望著卡托島的方向,其他族人則圍在廣場的四周,已備好的海豹肉糊放在用漂流木做成的大碗中,由族人中最年長的女性遞給在捕鯨隊四周來回走動的圖卡老大。圖卡老大高舉起大碗,面向卡托島開始低聲吟唱,吟唱聲隨著風飄向卡托島後,又很神奇的被吹了回來。在幾分鐘的吟唱時間,大家都靜靜聽著,祈禱著。
突然,圖卡老大用高吭的聲音收尾,然後把整碗的海豹肉糊交到阿基亞克手中。阿基亞克用堅定的眼神接過大碗,深深的向卡托島一鞠躬,便閉上雙眼,像是在等待某人下達指令,然後轉向二十個隊員,挑出十四個人,一行人便往捕鯨小艇出發。
「我今天一定會捕到鯨魚的!」拿著大碗,翻上小艇,在出發前阿基亞克回頭看了一眼在廣場邊挺著大肚子喘氣的妻子克里莎,像是立下誓言般的對自己說著。

捕鯨小艇呈著一前二後的隊形在海上前進,行至卡托島南方海面上便停了下來,阿基亞克站在第一隻小艇的最前端,慢慢彎下腰來,把身子探出小艇,一邊吟唱著祈禱文,一邊把大碗中的海豹肉糊分成小團小團放入大海中,直到整碗的肉糊都放完了,阿基亞克才停止吟唱,坐回小艇中的位子。
三隻小艇繼續往南前進,大家都屏氣凝神的注視著海面。
為了不被鯨魚發現,捕鯨成員一律穿著白色的外衣,和著相同的划船節奏,在這藍白交織的極區海面,遠遠望去就像是三隻露出脊部的鯨魚。
隊員們很有耐心,他們知道鯨魚的聽覺十分敏銳,不能用聲音洩露出人類的身分,所以他們需要假裝自己是一群路過的魚,不匆不忙,不心浮氣躁。
「鯨魚聽得見你的渴望!」當他們都還是孩子的時候,長輩們就這樣教導著。
「千萬不要在你的心裡勾畫出你想要鯨魚出現的地點!」
「不要在你心裡想像有一條鯨魚衝出海面時,你奮力丟出魚叉的畫面!」
「不要在你心裡記起你是一個人類!你要想像你是環境的一部分,你融在大海天空裡,你看不見你自己,這樣鯨魚才看不到你。」
所以阿基亞克清空他的思緒,只留下專注。
時間和空間不知凝結了多久,小艇底下出現幾個龐大的陰影,陰影們十分從容,阿基亞克緩緩轉身,舉起左手對其他隊員做出一個下壓的手勢,要隊員們沉住氣,隊員們順勢都再把身子壓得更低。
突然,阿基亞克的小艇前方露出一個藍黑色龐然大物,背上的洞口噴出一柱水霧,旋即又往海裡去,而被噴出的水霧還來不及落入海裡,就已經凍成冰晶。接著是左右兩邊陸續出現噴氣。
三隻!阿基亞克只容許自己的腦子裡出現「三」這個數字,沒有畫面,沒有針對性。
不一會兒,右邊不遠處又出現一柱小一點的噴氣,阿基亞克只斜瞄了一眼小噴氣便把目光回正。
「我們不能獵捕幼小的鯨魚!這是規則!」身為一個巴多克人,大家得記住很多的捕鯨規則。
「幼小的鯨魚就像幼小的人類,你要讓牠長大,讓牠繁衍下一代,然後要帶著敬意去捕獵,這樣生命才能有對的循環。」
阿基亞克再度轉向他的隊員,這回他緩緩把右手伸直,指向鯨魚群前進的方向,隊員們很有默契的加快划槳的速度,好跟上這群鯨魚。而這時阿基亞克的右手已把一直放在身旁的魚叉握緊,其他兩艘船上的魚叉手也準備好了。
跟隨鯨魚們前進沒多久,阿基亞克已經推測得出鯨魚下一次露出海面噴氣的地點,他連呼吸換氣的速度都跟鯨魚們一樣了,他是一條在船上的鯨魚。
他把魚叉握得更緊。等待。
在幾回的呼吸循環後,小艇前方露出藍黑色的背脊,阿基亞克抓緊機會,奮力丟出魚叉。
眼看隊長的魚叉已經丟出去了,後方兩隻小艇的魚叉手也就預備姿勢,只要阿基亞克的魚叉一刺進鯨魚的身體裡,他們便跟著攻擊同一隻鯨魚,鯨魚的力量很大,所有的魚叉要協力合作。
阿基亞克的魚叉就要到達前方那頭弓頭鯨時,右方海面突然橫向奔出頭上頂著尖角的鯨魚,像個持劍的武士,牠用身體幫弓頭鯨擋住魚叉前,眼神和阿基亞克對上了,在他發愣的當下,後方的魚叉手已盡責的把兩支魚叉拋進獨角鯨堅厚的皮肉裡。
三隻弓頭鯨快速的往左前方竄去,而獨角鯨的血改變了海的顏色。

一頭成年的弓頭鯨至少可以長到二十公尺長,鯨脂厚度直逼五十公分,這意味著捕獲到一頭弓頭鯨,可以提供全部落的族人不少食物,鯨脂煉成的鯨油也是在生活中用途廣泛的原料。
而一頭成年的獨角鯨不過就四、五公尺長,也難怪阿基亞克一時以為牠是弓頭鯨寶寶。獨角鯨的肉其實不如弓頭鯨的肉好吃,但獨角鯨的皮卻有豐富的維他命和膠質,是極地部落居民的傳統高檔美食。更別說牠頂上的長角,自古到今皆被人類視為珍寶,阿基亞克耳聞過一隻鯨角在現代化國家的價值超過等重的黃金好幾倍。

獨角鯨最後的眼神一直在阿基亞克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另一個困擾著他的問題是――為什麼一頭獨角鯨會和弓頭鯨群一起出現?為什麼那隻獨角鯨會替弓頭鯨擋下他的魚叉?
巴多克人相信,鯨魚會選擇獵殺牠的捕鯨人,相信只有心存敬意而且為人正直的人才有資格被鯨魚選中,這也是阿基亞克雖然年輕,仍然被選為隊長的原因。
今天是他第一次帶領捕鯨隊,而這頭獨角鯨選擇了他。

「捕鯨隊回來了!捕到鯨魚了!」三艘拖著鯨魚的小艇才出現在海天之交,就已經有族人廣播周知,所以當小艇經過卡托島時,阿基亞克看到族人們已經在鯨岸廣場歡呼迎接他們了。
三艘小艇就快駛進廣場前的小碼頭,阿基亞克一面向族人們揮手,一面尋找妻子克里莎的身影,克里莎不在人群裡,阿基亞克有點失落,他一直夢想著把這一刻的榮耀和妻子分享,但旋即升起一股不安。

阿基亞克一個箭步跳上岸,圖卡老大已在眾人面前迎接他,和其他的壯丁們合力把獨角鯨拖上廣場。當族人發現獵獲的是隻獨角鯨時,都掩不住興奮的情緒,高聲討論起上一回獵到獨角鯨的故事。
圖卡老大舉起手要大家安靜,開始在獵獲後對卡托島及這隻獻出生命的鯨魚的感謝吟唱。一個小女孩從部落向著廣場一邊跑來,一邊喘著氣高喊:「阿基亞克隊長!克里莎早產了!你太太生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