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韓國瑜傳記作家、知名媒體人——黃光芹 全新力作!
★ 苦苓、鄭佩芬、黃創夏、黃澎孝、楊文嘉 鄭重推薦!

走出幃幕之後,韓國瑜是重新開幕,還是即將謝幕?

黃光芹第二度撰寫韓國瑜傳記,提供你還不知道的內幕!

資深記者黃光芹,有31年新聞採訪資歷。2018年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一役,37天後,她撰寫了韓國瑜口述自傳《跟著月亮走》一書;10個月後,她自費出版《你還不知道的韓國瑜》,用更多的內幕,重新刻劃韓國瑜的真實面貌。

韓國瑜翻轉高雄,不到10個月,就請假「出軌」選總統,創下政治史上「超級跑王」的紀錄。他是牌桌上的高手,這次進場豪賭,可以胡牌嗎?
所有你還不知道的秘密,都寫在這裡。

「神奇的是,韓國瑜將我推入地獄,最後竟是他讓我得到救贖。當九月看到他在市議會,否認說過主張到太平島挖石油,再次蹦出睽違已久的那三個字,我已完全走出悲情。如今戰場上砲火依舊,我仍留在第一線,繼續用一本書的力量,揭開他的假面,紀錄他的沉淪。」
——黃光芹

黃光芹

1965年生,外省第二代,政治評論員作家。

1988年進入新聞界,任職於:台灣新生報、自由時報、新新聞周刊、TVBS電視台、衛視中文台、三立電視台、時報周刊;擔任記者、資深記者、總策畫、節目組長、撰述委員、採訪組副主任、政治組召集人、副總主筆。

曾任「中時晚報人物版」、「時報副刊」、「時報周刊」、「工商時報」、「民眾日報」專欄作家。

曾主持電視節目:東森電視台「芋仔番薯碰」、「華視新聞廣場」。廣播節目:ETFM廣播電台「東森麻辣午餐」、Pop Radio「Pop搶先爆」。

曾製作:「選舉萬歲」、「麻辣新聞網」、「晚安,總統」、「Taiwan Tonight」、「名人三溫暖」。

出版品:《與總統夫人喝下午茶》、《官夫人俱樂部》、《隨緣—陳履安家族的恩怨情仇》、《蔣家的女人們》、《年少輕狂—鄭志龍傳》、《百險歸來—彭百顯前傳》、《我的爸爸是總統》、《貝比來了》、《跟著月亮走》。

各界好評推薦:

「到頭來,這已經不只是一個母親在保護孩子,不只是一個媒體人在揭發真相,而是一個正義之士,在為民除害了!」
——苦苓(作家)

「當我聽說他幹不到半年就要選總統時,覺得這真是韓國瑜可以利用的一個冠冕堂皇『光榮逃離』高雄的好理由。但是,他高雄市長都沒做好,憑什麼去選總統呢?我實在無法將他和總統畫上等號。」
——黃澎孝(前軍系國代)

「我反韓,純粹因為想『贖罪』,不然,我對不起自己的良知。」
——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以他的聰明才智,能否在短時間內補強這些條件,贏得2020總統大選,光芹的新書,應該可以提供最佳的答案。」
——鄭佩芬(資深媒體人)

「光芹再寫韓國瑜的書,是必須付出代價的。相較於讀者的『所得』,她的這些『代價』又算得了什麼呢?」
——楊文嘉(網路政論節目主持人)

推薦序
當新聞走漏了,就怪我們吧!
文/楊文嘉(網路政論節目主持人)

「民主制度最重要的資產是,擁有一群『資訊充分』的選民!」這句話相當精準地詮釋了光芹書寫這本書的意義與價值!
成為「資訊充分」的選民並不容易,因為政治人物絕不會主動揭露真實,必須靠媒體嚴格監督,並提供充分的資訊。這些「資訊」細節與片段,一點一滴被架構起來,往往可以用以判斷政治人物的性格、品德和價值體系。這些蛛絲馬跡就像拼圖一樣,不可或缺。
韓國瑜從「萬人迷」變成幾乎「眾人怒」的起落,正是這幾年「零售政治」和「速食政治」當道下的其中一個案例而已,只不過他的例子,竟然是「總統層級」的個案。美國有一句俗諺,是這麼說的:「英雄終成厭惡!」指的是:若英雄得意忘形、不知節制,把所有的貴人,都變成小人的時候,到頭來,只不過是一場鬧劇、一場「空笑夢」罷了!
光芹再寫韓國瑜的書,是必須付出代價的。相較於讀者的「所得」,她的這些「代價」又算得了什麼呢?在我旁觀她辛苦寫作的歷程時,美國文學家愛默生說過的一句話,不時浮現我的腦海。他說:「有兩件事情是我最為厭惡的,一是沒有信仰的博才多學,二是充滿信仰的愚昧無知。」這兩種「厭惡」,不正是台灣政治當下最大的兩種思想病灶嗎?光芹的書,雖然不是解決這兩種惡疾的處方簽,但願卻能夠像「藥引子」般,帶領我們尋找解方或療癒的方向。
我是廣告人出身,記得美國ABC新聞,為了營造企業形象,曾經做了一則平面廣告,文案是:When news gets broken,Blame us!我把它翻譯成:「當新聞走漏了,就怪我們吧!」就這樣,繼續走下去!


推薦序
你所不知道的黃光芹
文/苦苓(作家)

一九七九年,我退伍後到台中明道中學任教,我教的第一節國文課,注意到的第一個學生,叫黃光芹。
我不能說她是最出色的學生,但是她的表現始終無法讓我忽略,所以在很多年以後,我幾乎忘記了所有學生的名字(我一向不擅長記人名),但我始終記得黃光芹。
再過很多年之後看到她,竟然是在電視「政治娛樂」節目上(我一向不稱這些為政論節目,就像魚夫說的,這只是entertainment),有時候看著她對一些並沒有那麼嚴重的問題疾言厲色,總覺得她是不是太激動了一些?或者說,她的感性超越了理性!
今天在寫這篇序文的時候,電視新聞正在報導,韓國瑜競選辦公室對她提出了七項公然侮辱和加重誹謗的告訴,我心中百感交集,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會讓人覺得他們兩個人仇深似海呢?
如果你以為這只是因為黃光芹幫韓國瑜寫書的版稅糾紛,或者是黃光芹訪問韓國瑜說要做完四年市長的謊言爭議,那你就完全搞錯了。
如果你看過黃光芹的另一本書,就知道他們夫妻兩人為了想要孩子,吃盡了多少苦頭、受盡了多少折磨,最後終於能順利領養一個孩子的時候,又是多麼地歡天喜地、感激涕零。對她來說,世界上沒有比孩子更寶貴的了。
而竟然有人威脅要傷害她的小孩!就算你拿刀抵住黃光芹的喉嚨,也激不起她那麼大的憤怒跟反撲。其實,熊是一種很溫馴的動物,但是當母熊感受到小熊被威脅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地把這個敵人撕碎。
請原諒老師這樣的比喻:黃光芹就是一頭被激怒的母熊!韓國瑜、李佳芬,還有廣大的愚蠢的韓粉們,你們會後悔的,因為你們惹錯人了。
韓國瑜欺善怕惡,說他整天喝酒抱女人的陳宏昌,他不敢告;說他小三是現在進行式的楊秋興,他不敢告;他以為沒有背景、沒有靠山、又不知道他黑暗過去的黃光芹,是好欺負的,所以——告她!告死她!
很抱歉,你們又要後悔了,因為她不是只有母熊的蠻力而已,她還有非常精細綿密的收集力,和極為敏銳的判斷力。前者讓她有如虎頭蜂,後者使她像一隻老鷹,任何人如果要與她為敵,勢必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不是我在虛張聲勢,是剛好有一次我請她提供一些資料,因為年代久遠、搜羅不易,本來我也不抱太大的希望。沒想到她源源不絕提供而來的,遠遠高出我原先的期望,真的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心想她家裡一定有一個非常龐大的資料庫吧!(或者她有別的、超乎我想像的收集能力)我把她提供的一小部分資料,丟給對我發出存證信函的「壞蛋」看了之後,他們摸摸鼻子、絕口不再提要告我的事。這時候我才真的知道黃光芹的本事,才真的以做過他的老師為傲(雖然除了獨立思考、挑戰權威之外,我從來也沒教過學生什麼)。
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她被告,那就像你走在傍晚的鄉間小路,頭上有一群嗡嗡飛繞的蚊蚋,煩是有一點煩,但於你毫髮無損。
我有信心:黃光芹寫的每一個字,都是有憑有據,絕非空穴來風,你不告她還好,告了她,到時候證據拿出來、證人請出來,那都是完全無法抵賴的、歷歷如繪的事實,經過法院認證的醜事、舞弊、欺瞞……,會一件一件的揭曉在社會大眾面前,那時候猶如過街老鼠般無處逃竄的,將會是哪兩隻呢?
可惜我們都忙於工作,沒有時間去目睹法院裡精采的攻防;幸運的是,我們可以先睹為快,在這本書裡得知所有的真相,也充分瞭解所謂「我就不相信光明面不能戰勝黑暗面」的黑暗面,到底站著哪兩個身影。
到頭來, 這已經不只是一個母親在保護孩子, 不只是一個媒體人在揭發真相,而是一個正義之士,在「為民除害」了。希望這本書的成功 (當然不只是寫成,更好的是大賣),讓我們可以明白:那些「平庸的那惡」是不必容忍的、是可以完全剷除的。
我教書九年,和教育體系對抗、和學校規章對抗……,換來生平第一次的失業,但能有黃光芹這樣一個學生,值了!

作者序 破窗,我的二二八!
推薦序一 你所不知道的黃光芹(苦苓)
推薦序二 他的問題在管理能力(鄭佩芬)
推薦序三 我反韓,我驕傲,光芹更榮耀!(黃創夏)
推薦序四 破壞韓國瑜政治蜜月的女人(黃澎孝)
推薦序五 當新聞走漏了,就怪我們吧!(楊文嘉)
目錄
賣友求榮
最危險的時刻
非典型牌友
以婚姻之名
魔鬼交易?
眾叛親離
真心換絕情
所謂心腹值多少?
一百萬碗滷肉飯
李佳芬官場現形記
草包,大草包
遲刻魔
大說謊家
恐懼
韓導開講
小弟殺大哥
出軌,他敢!
吳敦義買保險
他的四海好朋友
中共的搖籃?
不健康之謎
一筆爛帳
附錄一 黃光芹採訪韓國瑜逐字稿
附錄二 韓國瑜顛語錄
附錄三 漏網之瑜

破窗,我的二二八!

  在2019年的3月11日之前,我是個低調且快樂的廣播節目主持人,全副精力都花在製作、主持節目上頭。對於終能揮別跑通告的日子,只固定上一個節目,我很滿意。
  我的節目立場中立,加上我有三十年的新聞資歷,人脈廣布,不分黨派的新聞人物,多是我的座上賓。我常開玩笑說,我的節目從張亞中到陳致中都有。
  Pop Radio「Pop搶先爆」,是我主持的第四個廣播節目,在2019年邁入第三個年頭,一月才剛簽了新約。我原本計畫一直主持下去,除非公司叫我走;沒想到最後卻因韓國瑜因素,令我的職場生涯中斷、生活掀起滔天巨浪。
  我進入新聞界第二年,在自由時報主跑立法院新聞,上自立法院長、下自委員助理多半認識。當時立法院明星立委當道,韓國瑜在後段班,令人印象不深,只依稀記得他的身形消瘦、西裝顯大、頭髮稀疏、戴著金邊眼鏡,橫眉豎眼,樣子並不怎麼討喜。
  他打陳水扁的新聞鬧得很大,我並沒有特別留意。反正當時立法院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他不過是其中之一。因此,當他揮別立法院,消聲匿跡十六年,我並無深究。
  所謂「在劫難逃」,意指當惡運臨頭,你想躲、也躲不掉。
  我節目有個單元叫做「有請當事人」,當韓國瑜因北農大戰一夕暴紅,自然成為我極力邀約的對象。從他競選黨主席、到參選高雄市長,我總共訪問他和李佳芬、韓冰十次,全家都把第一次給我。現在如果我解釋,其實我跟陳其邁比較熟,我是他父親陳哲男那一代的記者,對他並無差別待遇;再者,他的通告很難發,怎麼邀、都邀不來,因此只上過我節目兩次,恐怕沒有人要相信。
  我2003年離開報社,開始上政論節目,經驗告訴我,別相信政治人物。韓國瑜之所以突破我的心防,要拜周玉蔻之賜。
  2017年韓國瑜參選國民黨主席,答應接受我的訪問。周玉蔻得知之後,想從中攔胡。當時我排定的五位參選人,有兩位被她搶走,其中一位還臨時退我通告,跑去上她的節目。韓國瑜對周小姐的封殺令無所畏懼,令我刮目相看,心想:他真不愧是我們眷村子弟,有情有義!自此之後,只要有新聞話題,我就安排他上節目。
  他說話詼諧、逗趣,每次來都有一定的新聞效果。我也觀察到,他的人氣頗高,每次一走出錄音間,點閱率從6000起跳,大多都有兩、三萬人次在觀看。
  他參選高雄市長,標榜只有「一碗魯肉飯和一瓶礦泉水」,我信以為真。他有一次孤身前來受訪,背著包包、戴著墨鏡和帽子,在一樓大廳被警衛擋下:「喂!你是幹甚麼的?來找誰?」「我是拉保險的,到十樓找黃光芹拉保險!」逗得我哈哈大笑!加上,他才剛上過我老公的節目,聽楊文嘉回來說,韓國瑜忙得連飯都沒得吃,離開前,還跟製作單位要了一個便當。我因此動了惻影之心,想助他一臂之力。
  我們那個年代的記者,薪水雖不高,但偶爾會自掏腰包,拿個三萬、五萬或十萬,贊助自己心儀的候選人。我沒有閒錢,只有一支筆,因此提議幫他出書。 起初他沒點頭,直到八月才答應,並且借了辦公室,打算空出兩天下午,跟我口述。
  口述當天,他順道接受我的廣播專訪。臨進錄音室前,我看他坐在貴賓室裡若有所思。「你是不是有難言之隱?」他告訴我:「年輕時我曾犯過錯誤,這些東西不好寫進書裡吧?既然出書就要坦誠,但是我….」我聽了大吃一驚,沒有把握,因此打了退堂鼓。「我們都是中年人了,只要覺得勉強,我們就不做!」
  韓冰聽說他父親臨陣脫逃,先在電話那頭飆罵他;接著趕到電台,數落他的不是。韓國瑜請我當說客,經我解釋,她也不再堅持。
  其實我也有難處。我私底下詢問了幾家出版社,沒有一家願意幫他出書。我已動用私人關係,求得一家出版社,打算照出不誤。
  十月二十六日他三山造勢成功,人氣攀升。我的老同事、時報出版董事長趙政岷,看了平秀琳專訪他,開始對韓國瑜感興趣,要我立刻動筆,搶在選前出版。
  選前沒有時間,《跟著月亮走》一書,在韓國瑜勝選之後,立刻啟動。前後我只花了十天的時間,就完成採訪、寫作、邀序和製作韓語錄,讓書順利在隔年一月二日上架,創下出版史上最快紀錄。
  我做事嚴謹、講效率,凡李佳芬交代的事,我必定使命必達,她因此誇我個性「快、狠、準」。至於三個月後,我主動引爆「版稅爭議」,已是後話。
  我與韓國瑜決裂,並非因為版稅問題,而是一連串衝突爆發後,沒有轉圜餘地。
  韓國瑜是個敵我分明的人,我事前沒料到,他竟然會想落跑!幾次公開在電視上質疑他的參選正當性,他的心裡自然不是滋味。我還顧慮,書才剛上架,再怎麼說,都必須對讀者負責。
  韓粉霸凌從那時候開始。起初我不以為意公開對嗆。我想,只要請韓國瑜自己說,爭議自然化解。沒想到卻適得其反,誤觸了地雷。
  我三月八日帶隊南下,雖然時間緊迫,但一切按步來。我萬萬沒想到,他說過的話,還有影音檔,他竟然可以全盤推翻;他反問記者:「誰說的?」不僅踐踏了我的專業,還引來韓粉霸凌。當時,有個自稱幫派的組織,持續傳來簡訊,揚言對我兒子不利,我判斷非同小可,於是報警處理。電台也遭受波及,我二話不說,決定打包走人。
  新聞是我的第二生命,我先退回家庭,已是最大的讓步。只是韓國瑜權力薰心,顧不得他人死活。
  回想最後一次專訪結束,他突然問我:「怎樣才能不受傷?」我回答他:「你都當上總統,還受甚麼傷?」他又問:「怎麼可能不受傷?」「那你做高雄市長,受不受傷?」我不知道是否聽進去?但經過這一番試探,我更加確定,他想選總統,高雄勢必將成雞肋。
  韓國瑜出爾反爾,我緊急進行危機處理。我先在臉書上還原影音檔,並且請他再重說一遍;他卻三緘其口。後來有人告訴我,他接了蔡衍明和謝龍介的電話之後,一切豬羊變色。兩人都在電話中跟他說:「你不能這麼說!」最後,我成了犧牲品!
  沒有類似我們的經驗,是無法體會我們當時遭遇甚麼?新聞界老大哥劉益宏在餐會中碰到我,看過我的簡訊後,只有四個字:「慘不忍睹!」
  我小孩當時不過十歲,似懂非懂。我們兩夫妻報完案之後,坐在客廳議論,他就坐在我們兩人中間,茫茫然不知所措。隔天鄰居小孩到我家來玩,童言童語說:「黃阿姨,我媽媽說,你們被韓粉霸凌ㄟ!」這時候我兒子突然反應激烈道:「他們要殺我!」
  我失業在家,每天埋首書堆,偌大的房間,只聽得見空氣濾清器轉動的聲音。四月二十三日,孫大千代韓發出五點聲明,我不過在臉書寫了四行字,卻又引來韓粉二度攻擊。我好久都不看簡訊,一打開跳出來的又是:「妳出書騙錢、蹭飯,把錢吐出來!」偏偏在此之前,李佳芬才派高美蘭取走我的電子檔,打算在海外發行,我氣憤填膺,因此決定不忍了,全力平反我的冤屈。
  最令我跳腳的是,韓國瑜無法約束韓粉也就罷了,他不進捏造「假韓粉稻草人」卸責,還三不五時帶風向,讓韓粉作為依循。蔣萬安在五月受害,國民黨立院黨團藉機進行政治操作,用韓國瑜同樣的招數,把責任推給「假韓粉」;而警政署竟然入了套。我兩個月前報的案,非但沒抓到半個人,檢方還要我等到明年底。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決定向韓國瑜宣戰。
  我在家兩個月,只低潮過一天。有一天,我莫名其妙在臉書上寫了句:「你們就把我埋了吧!」當我度過短暫的低潮,整個人簡直脫胎換骨,就像「野性的呼喚」那本書,作者傑克‧倫敦筆下那隻狗--白克一樣,當面對生死決戰,我的狼性被喚醒。「我的筋肉變得和鐵一樣堅韌
,對於一切尋常的痛苦滿不在乎!…視覺和嗅覺變得非常敏銳,聽覺尤其發達,睡著了也能夠聽到最微弱的聲音,而且分得出那是報告危險、還是報告平安。….他不僅僅從經驗學習,死了很久似的種種本能,現在又復活起來了!….這種對生存的遺忘,在一個戰士身上出現的時候,他就在戰場發了狂地而絕不饒恕敵人。….」
  我原本不是狼,最多只是匹披著狼皮的羊;但如今羊入狼群,被迫變成狼。「他無疑是強烈地憤怒,但絕不是盲目的憤怒。在撕毀和破壞的狂熱中,他絕不忘記他的敵人也同樣在撕毀和破壞的狂熱之中。在沒有準備好接受撲擊之前,他永不先撲擊人家;在沒有防禦好對方的進攻之前,他絕不進攻!….寬容在原始的生活之中是不存在的….」
  我真的變了,沒想到五十五歲的我,竟然可以改變。我原本個性衝動,如今變得小心謹慎;我原本缺乏心機,現在變得有些權謀。我告誡自己,黃光芹,妳發動攻擊,絕對不能出錯。一錯,妳就輸了。
  這條路走得實在孤寂。我像海鷗岳娜姍一樣,遠離漁船和海岸,孤獨地自我演練。三國演義成為我的範本,孫子兵法變成我的教戰守則。我學習司馬懿,老謀深算,步步為營。
  我一直在臉書上作戰,當韓國瑜六月一日在台北舉行首場造勢,我決定復出,加入空戰。我用一身皮囊,迎接槍林彈雨。
  神奇的是,韓國瑜將我推入地獄,最後竟是他讓我得到救贖。當九月看到他在市議會,否認說過主張到太平島挖石油,再次蹦出睽違已久的那三個字——「誰說的」,我已完全走出悲情。
  如今戰場上砲火依舊,我仍留在第一線,繼續用一本書的力量,揭開他的假面,紀錄他的沉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