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江湖無招卷一:鬱成神技
  • 江湖無招卷一:鬱成神技

  • 系列名:鏡小說
  • ISBN13:9789869782050
  • 出版社:鏡文學
  • 作者:王駿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cm*14.8cm*2.9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1/18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大時代下風土民情、傳奇掌故的揉合呈現
★《上海灘》《師父》和《古惑仔》的清末版,商戰、黑道幫派與官場同演的熱血俠義故事
★直逼昆丁.塔倫提諾的愛與暴力美學

金鼎獎媒體主筆、作家 王駿
從政經江湖的見招拆招,寫向歷史江湖的亂世無招
橫跨歷史、商戰、推理、武俠的小說鉅作

要刻劃大時代,必須對歷史有深沉的造詣,我很期待王駿是下一個金庸――謝金河
清末舊事,輾轉流光。世情百態,紙短韻長――趙晨光
儲幼寧的能力,恰是王駿對武俠的暗反,以及關於亂世的清明視線――沈默
揚棄毀天滅地的浮誇招式,重拾人情義理的幽微樂趣――乃賴

以國計財經之筆寫數十年之怪現狀
從少年之眼看人性的良善與扭曲
――江湖,是在尋常中覓得凶險,是王駿記者之心勾勒出的,時代板塊的開闔

在北京,儲幼寧與花子幫幫主蓋喚天結為兄弟,共同破了香木金剛杵仙人跳一案,在取回香木金剛杵一戰,儲幼寧傷重,幸得洋人神甫「響屁爺」輸血救命。

此時,名店「六必居」大掌櫃獨子遭撕票之事也落到了花子幫頭上,說不得,儲幼寧還是得再幫蓋喚天這一場。但無巧不巧,剿滅山寨人等的兇手也現身了……

買官要靠古玩店、叫陣喊出婚喪隊,隨著主角的浪遊旅程,更多舊時代的光怪陸離世事,在《江湖無招》第二卷淋漓呈現。
王駿
大學讀政治大學財稅系、新聞研究所,之後學以致用,在報社任職,先當財經記者,繼而當專任主筆,先後役於工商時報、聯合報、明日報、中國時報等,前後二十五年。本職先是外勤記者,跑過政府財經部門,後來於中國時報寫社論與短評。正業之外,在工商時報與明日報寫過搖滾樂專欄,在報紙副刊寫過全本台灣美軍電台小史。

得過新聞局「金鼎獎」,寫過俞國華自傳、王昭明自傳、也寫過江丙坤、林振國、白培英、錢純、賴英照、郭婉容等部會首長簡傳。

出版作品《財經大員的私房故事》、《財經巨擘-俞國華的生涯行腳》、《紅頂商人關係學》、《紅頂商人成功學》《總統先生的同學會》等財經、人物專書。

【名人推薦】
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小說家 沈默、趙晨光
專序推薦

《臺灣武俠小說發展史》作者/學者 林保淳
小說家 駱以軍、張草、祁立峰
作家 果子離
作家/編劇 乃賴
共同推薦

《江湖無招》後記

這部小說,以武俠形式,講述清朝末年同治、光緒年間社會百態,就其本質,應該是一部社會寫實小說。儲幼寧是個串場角色,依照時間順序,所有劇情環繞這串場角色逐漸延展。這當中,包括太平天國戰役、北京街頭民俗藝人、教案、上海租界百態、大型騙局、術士斂財、幫派殺伐、洋務運動等等豐富元素。

筆者大學讀財稅,研究所讀新聞,之後當記者寫新聞、任主筆寫社論,皆以財經金為工作領域,寫過不少書,但從未觸碰小說。會寫這本小說,純屬偶然,恰好碰上兩個機緣,順勢而為,才寫就了這部六十三萬字著作。

機緣之一,民國九十九年十月間,偶爾在一家報紙副刊上,看到武俠小說大展首獎作品,覺得用字遣辭、敘事筆法、口氣文句,具強烈現代感,寫的是十七世紀古事,用的是二十一世紀話語。當時覺得,自己有能耐避開現代語法、用詞,寫一篇武俠小說。於是,就簡略構思,敲打鍵盤,寫出六千餘字。這六千餘字作品,即是本書第一章。當時,寫完就算,未嘗構思後續劇情,更不曾打算就此延伸發展,成為一部完整小說作品。

機緣之二,事隔七年,至民國一○六年十一月,「鏡文學」知道筆者有這六千字作品,索討而去,細細檢視後,當即邀筆者次日簽約。簽約時,「鏡文學」就書名、結構、全書劇情大綱、總字數,尋諸筆者,所獲答案皆為「不知道」。因事起突然,筆者事前毫無準備,亦無丁點頭緒,故而對「鏡文學」所有諮詢,全無法回答。

故事梗概可容後慢慢構思,書名、作者名,卻須當場敲定。倉促間,就以《亂世俠影》為書名,「殘陽孤叟」為筆名。簽約後,事已成定局,筆者這才遵循「鏡文學」專業編輯指點,認真尋思全書結構,勾勒故事大綱,繼而循線撰寫。無奈,從前沒寫過小說,未受過專業訓練,苦思多日,仍無法編織出整套故事大綱。

苦思之餘,驀然想到,清代幾本知名章回小說,如《儒林外史》、《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均無完整大綱與脈絡,劇情亦不連貫,而是且戰且走,串連不同劇情橋段。這些章回小說,讀起來依舊引人入勝,不因欠缺完整故事脈絡,而有絲毫減色。

筆者雖是財經記者出身,但自幼即酷愛閱讀民俗、掌故、地方誌、清宮傳奇,手邊也有大量藏書及相聲段子。因而,就地取材,構思故事,仿照「官場現形記」形式,順著七年前所寫六千餘字,接著往下寫第二章。其後,即跑出固定撰寫模式﹕先是搜尋腦海記憶,繼而翻閱書本,再查網路資料,堆砌足夠素材,形成一段「哏」,之後,才敲打鍵盤,撰寫新內容。

寫個萬把字,「哏」用完了,遂陷入山窮水盡之境。然而,繞室三匝,苦思冥想之後,總是能跑出新點子,繼而再翻書籍,再查網路,最終,總能在山窮水盡疑無路之際,又找出新素材,想出新梗,就此柳暗花明又一村,賡續再寫萬把字。如此週而復始,自一○六年十一月起始,至一○七年八月,前後九個多月,寫出六十三萬餘字。這段期間,其實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時連續兩週,日寫五千字,有時連續一個月罷手不寫。

概括而言,想「哏」難,寫作易。思索枯腸,構想內容,最是傷神費事,一旦想出故事梗概,敲打鍵盤將故事梗概轉換為小說文字,就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一起始,想的是武俠小說,寫的也是武俠小說,但稍一深入,小說內容即轉為社會寫實小說,講述清末同治、光緒年間社會百態。

小說裡,地理位置涵蓋山東、揚州,但還是以北京、上海為主。小說中人物眾多,其中,比利時教士響屁爺塑造得最為活靈活現,個性與內涵遠比儲幼寧生動。

小說中人物,絕大多數為虛構,但其間亦有少數人物,確有其人。譬如上海房地產大亨哈同,就確有此人,這位猶太富商對上海發展影響甚大,生前還在上海鳩工興建「愛儷園」,俗稱「哈同花園」。中共後來在這花園原址上,闢建「中蘇友好大廈」,之後經過歷次擴建與改名,成為目前「上海展覽中心」。

書中諸多場景,取材之際,都各有所本。譬如,第八章末尾,儲幼寧連擲三枚石塊,墜落雖有先後,但嚴絲合縫,毫無間隙,一枚緊跟一枚,接連而至,擊殺帳房崔六。這段場景,取材於現代英國陸軍一款迫擊砲,這種火炮經過繁複計算,連發三炮,砲彈彈道高低不同,可瞬間同時擊中目標。又譬如第五十三章,計誘公共租界英吉利包探彼得,入四馬路倚春樓,並拍攝裸照一段,靈感則來於電影《教父》第二集。

全書寫至十餘萬字時,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鏡文學」網路上開始連載,至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載畢,前後將近一年。網路連載內容,寫至第六十章結束。全書在網路連載兩個月之後,一○七年二月間,「鏡文學」接獲南一書局徵詢函,希望能將《亂世俠影》第一章當中近九百字內容,納入該書局所出版高中國文科補充教材《古今閱讀博課來》。

「鏡文學」玉成此事,約五個月後,南一書局《古今閱讀博課來》問世,《亂世俠影》部份內容首度以實體書形式出版。

此外,全書也在一○七年夏季,在中國大陸愛奇藝網站,上架收費閱覽。

一○七年三月間,「鏡文學」另與筆者簽約,將《亂世俠影》付梓成書,一舉出版三大冊。唯,為因應出版實體書所需,筆者應「鏡文學」之請,另外加寫一章,是為本書最後一章。此外,書名也改為《江湖無招》。

筆者曾在不同時間,於不同場合,將本書第十六章劊子手執法、第三十三章紫禁城護軍與太監爭鬥等內容,以口述方式,說故事一般,說給不同朋友聽,聞者均大感興趣,都說內容精彩,聽得過癮。希望本書讀者閱畢全書後,也會心中吶喊﹕「內容精彩,看得過癮!」

 

卷二
第二十七章︰辦壽宴醬園掌櫃獨子被綁,進賭場儲蓋雙雄識破老千
第二十八章︰拉交情玉面專諸洩漏底細,押花牌鄭大掌櫃踢死綁匪
第二十九章︰設賭攤東城丐幫插旗南城,破騙局檔手郎中筋脈盡斷
第三十章︰當中介武老太監細說閹割,伸援手響屁教士庇護逃犯
第三十一章︰掀屋瓦紫衣忍者深夜行刺,帶洋槍響屁神甫伸出援手
第三十二章︰撒魚網花子幫眾悉數被俘,關保險七桿洋槍一聲不響
第三十三章︰遞名刺護軍首領登門求情,進克食冒牌太監真相畢露
第三十四章︰使詭計剝皮地痞奪人產業,端架子比國神甫逼官就範
第三十五章︰攻農莊三場惡戰克敵致勝,送銀票行俠仗義功德圓滿
第三十六章︰動手術洋駙馬爺妙手回春,敘典故天津教案話說從頭
第三十七章︰再踢館魯記人馬全軍盡墨,遇聖人豐記糧行換主經營
第三十八章︰燻煤氣儲家大哥腦子半殘,唱鼓書分離鴛鴦驀然重逢
第三十九章︰鉤鼻孔漲價車夫俯首稱臣,送紙盒銀色蟻仔啃食碎銀
第四十章︰貼榜文山東巡撫請民捉賊,探銀庫雜木林中初現賊蹤
第四十一章︰遭脅迫運銀庫丁裡應外合,遇逼供白髮紀某盡吐內情
第四十二章︰見巡撫索討祖產乍露曙光,追逃犯西洋短槍立下頭功
第四十三章︰劫山道紈褲毛賊全都破相,歸故里景物不再人事也非

第一章﹕開糧行喪門弔客悄然來訪,拉肚子儲大老闆暗中被綁

初春三月,華北大地猶未脫寂寒料峭,地上殘雪處處,樹梢碎冰壓枝。一大清早,山東省沂州府府城西南角,豐記糧行夥計們忙著卸門板,抬糧包,餵牲口,打理一天活計。

這糧行,占地頗廣,前後共有三進院落,最前面是三間門臉前廳,應付批發,兼而料理街坊零售。前廳之後,則是院落,布置了驢馬棚子、水井、雜役土屋、碾子、推車等事物。

至於二進院落,則是糧行管事、護院武師居住之處,並有廚房、兵器房。時為清同治年間,國家吏治已壞,雖未至民不聊生地步,但總免不了宵小橫行,民間稍有資財之輩,往往自行豢養武師,看宅護院,並且,底子雄厚人家,更同時養著數名武師。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豢養武師,所費有限,倘若疏於預備,一旦遭逢變故,就是家破人亡慘事。

這豐記糧行東家儲懷遠,原是外鄉人士,八年前才定居臨沂州府城,開起了豐記糧行。儲老闆生意往來清白,不欺童叟,斤兩實在,與下手零售小店往來寬和,處世也算合理,待手下管事、夥計並不刻薄,每年按時納糧完捐,與官府無糾無葛。就這樣,地利人和,八年來豐記生意愈做愈發,即便前幾年紅槍會聚眾生事,一度攻入臨沂城裡,豐記糧行因為鄰里口碑不惡,並未受到洗劫,僅被紅槍會會眾搬光前廳與後院幾十包存糧而已,家人未受驚擾。

饒是如此,儲懷遠還是在事件之後,派帳房管事閻桐春親赴河北滄州,請回了兩名武師。這兩位武師,一個叫鐵背熊佟暖,一個叫花皮豹夏涼,兩人同出自直隸滄州查家武館,是老拳師查琨悌門下弟子。兩人姓名套著季節,自是入查家武館習藝後所改,原先本名並非如此。

儲懷遠一家五口,住第三進院落。正房與兩旁廂房,住了儲懷遠、儲妻鄢氏、長子儲仰歸、次子儲仰寧、么兒儲幼寧。院落一角,另有一間小屋,單擺浮擱,住了儲家師爺兼帳房閻桐春。

這天清早,前院夥計們正忙和著,二院也不清閒,儲家三子外加左近大戶人家弟子,分列兩排,屈膝挺腰,正蹲著馬步。一旁,佟暖與夏涼,一個擎著一桿長槍,一個舉著一把單刀,繞著諸弟子來回走動,點撥姿勢。

邊走,佟暖邊念著﹕「練拳不練功,到頭一場空,下盤釘得穩,上身不怕衝。加力在兩腿,拿樁不氣餒,大氣調勻給,溫吞如過水。」

佟暖接著講解﹕「這幾句話,便是入門練功口訣,要想武藝出眾,必得先站馬步打樁,樁打穩了之後,再練吐納呼吸。等站得穩了、氣息調勻了,和人動手,才能以靜制動,看似溫吞如弱水,其實強勁賽奔牛。」

老掌櫃儲懷遠一旁聽了,不住點頭,對群兒說道﹕「這才是武學正宗,講起來有根有據,絕非街上那些泥腿子、二混子使蠻力打架可比。你們可聽好了,好好跟著佟、夏兩位師傅練,將來都學會了武藝,就不怕人上家裡來搗亂了。」

說到這兒,有前院夥計過來,說是外頭新到一車糧食。儲懷遠起身,跟著夥計去了前院。儲掌櫃的這才一走,幾個孩子就不老實。長子儲仰歸才十四歲,已經長得膀大腰圓,個頭高人一等,他伸出一腳,往身旁么弟儲幼寧後膝蓋眼點去。儲幼寧才八歲,身子還沒長成,細胳膊,麥桿腿,吃了大哥一傢伙,立刻身體歪倒,斜躺在泥地上。

儲幼寧一咕嚕翻身爬起,就往大哥身上撞去,儲仰歸兩臂一振,又讓小弟摔了個觔斗。儲仰歸大笑﹕「你就像隻小螞蚱,身重不過三兩三,小爺我翹翹小指頭,就能讓你摔個四叉八仰的!」

儲幼寧連吃兩虧,心裡怒極,要是別的孩子,早就放聲大哭,他卻不做聲,睜大了眼睛,死盯著大哥那張圓臉龐看,打算再撲上去。一旁,二哥儲仰寧好像沒事人似的,動也不動,繼續半蹲拿樁。

佟暖過來,拉住儲幼寧﹕「別鬧了,都回到位子上站樁去。你看你,幼寧,你就是站樁不專心,沒把樁釘死,才會被你哥哥踢倒。」

練了個把時辰馬步站樁,兩位武師散了晨練。早飯之後,儲家三名子女,到了管家閻桐春房裡。閻桐春支起窗欄,透進光線,要三個孩子就座,開始了日課,不外是三字經、百家姓、楷書臨摹之類的文房基本功。

這天午飯之後,儲幼寧想著上午被大哥欺負之事,心裡忿忿不平,窩到院落屋角,撿起一根楊樹細枝,不斷往牆邊大石塊上抽打,打得石塊上鮮苔紛紛墜落,打出一條條鞭痕。驀然間,儲幼寧聽見身後有人講話﹕「受了欺負,光打石頭,濟什麼事?」

儲幼寧回身一看,見是閻桐春,忙道﹕「閻夫子,您是瞧見了,我大哥這樣欺負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和他一個爹娘生的,我從不和他搶,也不和他爭,他卻總和我過不去,他老禍害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閻桐春答道﹕「世界上很多事情,也不一定是為了什麼,反正就是這樣,沒什麼理由。你還小,不懂這道理,將來長大了,就會明白的。」

儲幼寧言道﹕「他個子比我高、身子比我沉、力氣比我大,我打他不過,告訴爹爹,爹爹只是笑,說大哥這是和我玩兒。我只能受他欺負,卻又沒辦法,真是氣死人。」

閻桐春彎下身子,坐在那塊鞭痕累累石塊上,慢條斯理,從腰間抽出旱菸桿,從懷裡掏出個皮兜,又從皮兜裡捻出幾撮關東金堂碎菸葉,裝進旱菸桿頂端菸鍋子裡,再用打火石點燃了火摺子,歪著菸鍋子,燻點金堂菸葉。猛吸幾口,閻桐春吐出老大一朵煙雲,瞇著眼睛,瞧著儲幼寧道﹕

「依我看,佟師傅與夏師傅所教的把式,其實稀鬆平常。要知道,蹲馬步站樁用來健身子強體魄,固然有用,要說能釘穩下盤、不怕衝撞,卻是胡說。兩人動手,身子互撞,壯實者恆勝,體輕瘦小之人,怎麼也擋不住,必然搖晃退卻。你大哥比你重幾十斤,你就是馬步紮得穩,他撞你,你還是得摔跤。」

儲幼寧滿臉狐疑問道﹕「照閻夫子這樣講,豈不是不必練武,反正體輕之人一定打不過大肚漢?」

閻桐春微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只要懂得竅門,四兩可以撥千斤,螞蚱一樣可以撼大樹。這訣竅,就是一個巧勁,總之,就是以虛應實,以實擊虛。你看,招式必然是一環接著一環,每一招都是由微轉強,再由強轉微,勢頭趨微之後,漸至消無,然後,換招再來,繼續由微轉強。如此,循環不已,反覆起伏,只要你能抓著縫隙,趁對手一招已盡,二招未起之際,猛擊其間,就能把對手打躺下。」

儲幼寧道﹕「閻夫子,這話太玄了,我聽不懂。」

閻桐春抽盡一鍋菸葉,在青石上磕出菸灰,站了起來,撿起地上一根麻繩。儲家做糧食生意,各種繩索在所多有,這根麻繩長約五尺,大約用久了,表面起毛、賣相破爛,遂被人扔在牆角。閻桐春右手握著麻繩一頭,拿麻繩繞過後背,右手擱在右腰眼上,指指麻繩另外一頭,要儲佑寧撿起來,同樣拿右手握住,繞過後背,拉緊麻繩。如此,兩人臀部都抵著麻繩,右手都握著麻繩,放在腰間。

閻桐春說﹕「咱們倆互拉這繩子,誰動了腳步,誰就算輸。我比你重,我不使力,你右手抓緊繩子,使力用屁股往後頂,拿屁股力量扯這繩子,看能否扯得我站不穩摔倒。」

儲幼寧依言使力,他身子弱小,臀部連頂幾下,都無法撼動閻桐春。連頂幾下之後,閻桐春趁儲幼寧一頂之後,欲換力再頂時,稍微施力,儲幼寧就不支,向前幾個碎步,伏倒地上。閻桐春上前,扶起儲幼寧道﹕「看出來了嗎?我趁你兩次使力氣中間關口,稍微用力,你就趴倒了,這就是以實擊虛,就是我剛才說的『一招已盡,二招未起之際,猛擊其間』。」

閻桐春拾起繩子,交到儲幼寧手中,說道﹕「再來,再教你一套道理。」

這一回,閻桐春還是不使力,任由儲幼寧用力拉扯,然後,趁儲幼寧全力拉扯之際,突然右手離開腰際,往右後臀伸去,右手所握繩索,就此突然鬆動。儲幼寧正全力拉扯,繩子原本緊繃,此時突然變鬆,於是重心不穩,身子後仰、腳步後退,向後仰天摔倒。

閻桐春道︰「這一招,卻是以虛應實,與剛才相反,我根本沒使力,都是你用力拉扯,我卻能虛晃一招,讓你自己使力自己摔。這以實擊虛,以虛應實,道理深邃,剛才這兩下子,只是粗淺入門,你得用心體會,處處揣摩,才能吃透個中道理。」

儲幼寧此時對閻桐春大表佩服,小小心靈卻還是疑竇滿腹︰「閻夫子,實在看不出,您是個書生,竟是武術高手」

閻桐春聞言大笑︰「呵呵,我哪是武術高手了。實話實說,我真不會武功,只不過,練武也有練武的道理,但練武之人好像腦袋都少根筋,不會動腦子想道理,只是一味苦練、一味瞎練,練得一點章法都沒有。這就好像上等吃客能說得一嘴好菜,對廚子手藝說東道西,自己卻從來不曾下廚,也從來不曾洗手做羹湯。」

說到此處,前院傳來滴答蹄聲,然後有人聲如洪鐘,大聲向店主儲懷遠問好。閻桐春拉著儲幼寧,到了前廳,見儲懷遠站在店門口,抱拳向兩名路客問好。兩名來客,滿臉沙塵,正從驢車後頭,往店裡搬蒲包。儲懷遠支使夥計,用臉盆打來涼水,擱上毛巾。兩名來客搬完了蒲包,摘下草帽,接過手巾把兒,吆喝道︰「哎呀,老哥哥,不敢當,久沒見了,老哥哥還是這樣精神健旺,這糧號生意,愈發興隆了。」

這兩人,一個叫齊益壽,一個是孟慶凰。豐記糧行開張沒多久,有次兩人夜裡來敲門,說是貪趕夜路,誤了打尖住宿之地,自己帶的有乾糧,只求糧行東家賞碗熱湯,並准許在前院打地鋪瞇上一宿。當時,儲懷遠見兩人駕著驢車,上頭推著草藥貨物,並未帶兵器,自己店內夥計人手不少,心中無畏,就收了兩人。

攀談起來,齊、孟兩人自道,是結拜兄弟,祖籍河南,因為家鄉冬旱夏澇,沒法活了,往東邊逃荒。闖蕩多年後,做了藥草營生,定期下關東,收購長白山一帶山產、藥草,迤邐南下,邊走邊賣藥草,邊走邊買各地特產,再往南邊轉賣,一路可以南下到蘇北。

在此之後,大約每隔一年半載,不定什麼時候,齊、孟兩人就拉著篾棚驢車,路過臨沂,拜訪豐記糧行東家儲懷遠。每次來訪,兩人都會打尖住宿一兩天,致贈土產,與儲懷遠相談甚歡。今天,兩人又來,還搬下兩個蒲包,說是關東特產。

這天晚上,儲懷遠特別交代廚房,多弄了幾個菜,搬出一罈黃酒,把前廳門板拉上,擺了兩張桌子,一張坐了儲家五口、齊孟兩人、帳房閻桐春以及兩位護院武師;另一張桌子,則是夥計雜役。

眾人分賓主坐定之後,廚房送上四盆冷盤,其中三樣分別是香椿拌豆腐、涼拌白菜心、花生芫荽拌豆腐乾,都是華北城鎮人家常見小菜。第四樣則顯特殊,紅豔豔一盆蔬菜,有白菜,有蘿蔔,也有大蔥,噴著一股子既辛辣又甜香味道。

除了三個孩子之外,其他人面前都斟上了酒。齊益壽舉起酒杯,向儲懷遠敬了敬道﹕「大哥,咱們兄弟倆多年來承蒙大哥照護,心裡十分感激。」說畢,一仰頭,把酒乾了,復把酒斟滿了,指著桌上那盆紅菜說﹕「上次過中秋時,我和慶凰剛好路經錦州,碰上了幾個高麗參客,和這幫人廝混了幾天。他們飲食起居都和中土之地不太一樣,每飯必有這種拌菜。後來混熟了,他們給了我一包滷子,囑咐了炮製之法。

「這種高麗醃菜,說起來也沒啥希罕的,總之,就是拿經霜打過的白菜、蘿蔔,佐以大蔥、老薑、大蒜,再把嫩梨搗碎了,擱在一塊兒,拿紅滷子給泡上,醃個三天,就能嘗鮮。這盆菜,還是我三天前,在萊蕪一家客棧裡所做,一路上,在驢車裡摀了三天,現在剛好,拿來孝敬大哥。

「這玩意兒吃起來酸中帶鮮、辣中帶甜,雖然有點偏鹹,但吃過了之後,不會叫渴。可有一樣,這東西火氣太大,身子差點的,可能抵擋不住,所以,大嫂與三位少爺,還是別吃,就由大哥吃個過癮吧!」說罷,夾了一大筷子高麗拌菜,往儲懷遠碗裡堆。

四冷盤之後,接著則是熱炒、海碗燉煮,眾人酒酣耳熱,吃得暢快。

孟慶凰斟了杯酒,敬過儲懷遠,一仰脖子,把酒喝乾,接著說道﹕「大哥,這回來,沒帶什麼好東西,也就是兩個蒲包,一個裝的是這高麗醃菜。另一個,則裝的是盛京皇陵左近,守陵莊戶所精心配製的六味安神湯。這湯,說是用六味長白山藥材,按家傳方子,先慢工出細活研磨成粉,待喝湯前,再兌入高湯。我和齊大哥也就是在盛京喝過一回,覺得滋味夠,硬是用兩面從天津紅毛番人那兒得來的鏡子,換了這麼一包六味安神湯粉。」

說罷,廚房端來兩海碗六味安神湯,兩張桌子各擺一碗,眾人聽孟慶凰說了此湯來歷,紛紛舀湯嘗鮮,喝罷都讚不絕口,都說是人間美味。

酒過幾巡,儲懷遠漲紅了臉,舌頭都有點大了,對齊、孟兩人表示﹕「兩位老弟如此有心,千里迢迢趕來探望,老哥哥心裡實在高興啊!說起來,我從小貧困,活得夠嗆,沒過過幾天好日子。直到七、八年前,從南邊遷居到此,開了糧行,這才有了這麼個局面。現在糧行生意還過得去,有子三人,妻賢子孝,夥計們做事也麻俐,雖稱不上富貴榮華,卻也是殷實快活。其實,老哥哥我心裡還有個疙瘩事,至今揭不過去,時時想到,時時不安,咳,有時候還真難受啊!」

帳房閻同春聞言,放下筷子,偏著腦袋,摩挲著酒杯道﹕「我到豐記糧行五年,跟了東家五年,怎麼從來沒聽東家說過,心裡有不快活事情,時時折磨著?」

儲懷遠道﹕「不說了,今天喝多了,酒上了頭,攪得腦子都渾了,言語不清,講起話來三不著兩的,實在抱歉。」

說罷,推開酒杯,伸手要了碗飯,悶聲不響,埋頭扒飯。他喝得好好的,轉眼間卻愀然不樂,眾人見他如此,也都噤聲無語,一頓飯草草結束。飯後,各人歸房,早早睡覺,齊、孟兩人與閻桐春聚做一處,同室榻而眠。

儲懷遠睡下去未久,就覺得腹鳴如鼓,不斷放虛屁,輾轉迷糊之際,下腹一股內壓急攻而至,尾椎穀道刺痛非常。他立刻轉醒,提氣收小腹,憋著這股內壓,棉鞋半穿半套,顛顛沛沛,就著外頭月光,一腳高一腳低,奔至牆角茅房,才剛蹲下去,放鬆穀道,就聽見淅瀝嘩啦,如黃河洩洪,拉了個滿堂彩。

好不容易完事,走出茅房,打算回到裡屋,上炕再睡。月色底下,就見護院武師佟暖掖著一把單刀,前院後院來回遊走守夜。佟暖見儲懷遠忙道﹕「喲,東家,這可是吃壞了,怎麼大半夜跑茅房?」

儲懷遠答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肚子裡發燙,好像著火一般。」

佟暖說﹕「東家,我想這是那罈子高麗醃菜作怪,那東西太辛辣,您平常沒吃慣,今晚吃多了,所以肚皮作怪。」

儲懷遠回房,上炕躺下,見身旁妻子鄢氏睡得死沉,自己上炕下炕,偌大聲響,都沒把鄢氏驚醒。睡下去之後,迷糊之際,內壓又至,只好再跑茅房。

如此來來去去,從二更初起,鬧到五更天,足足鬧了將近四個時辰,鬧得儲懷遠體虛氣衰,頭昏腦脹。奇的是,自己走馬燈一般跑茅房,出來進去的,妻子鄢氏卻還是沉睡不醒。不但鄢氏沉睡,前後院落也是漆黑寂靜,除了之前碰到佟暖一次之外,其他時候,每次跑茅房,外頭都是無聲無息。五更天,儲懷遠再跑茅房,這一回,洩洪數量大減,覺得腹中沉積之物已然排泄乾淨,心中慶幸,雖然折騰一夜,但總算完事,可以回去好好補上一覺。

邁步回屋,才走幾步,儲懷遠背後有人悄然掩至,伸手橫臂、用力收緊,勒住了儲懷遠脖子。這人湊著儲懷遠耳朵,低聲說道﹕「別吭聲,要是吵醒了旁人,就是滅門之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