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江湖無招卷二:帝都逞威
  • 江湖無招卷二:帝都逞威

  • 系列名:鏡小說
  • ISBN13:9789869782067
  • 出版社:鏡文學
  • 作者:王駿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1/18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金鼎獎媒體主筆、作家 王駿
從政經江湖的見招拆招,寫向歷史江湖的亂世無招
橫跨歷史、商戰、推理、武俠的小說鉅作

要刻劃大時代,必須對歷史有深沉的造詣,我很期待王駿是下一個金庸——謝金河
清末舊事,輾轉流光。世情百態,紙短韻長——趙晨光
儲幼寧的能力,恰是王駿對武俠的暗反,以及關於亂世的清明視線——沈默
揚棄毀天滅地的浮誇招式,重拾人情義理的幽微樂趣——乃賴

以國計財經之筆寫數十年之怪現狀
從少年之眼看人性的良善與扭曲
——江湖,是在尋常中覓得凶險,是王駿記者之心勾勒出的,時代板塊的開闔

在北京,儲幼寧與花子幫幫主蓋喚天結為兄弟,共同破了香木金剛杵仙人跳一案,在取回香木金剛杵一戰,儲幼寧傷重,幸得洋人神甫「響屁爺」輸血救命。

此時,名店「六必居」大掌櫃獨子遭撕票之事也落到了花子幫頭上,說不得,儲幼寧還是得再幫蓋喚天這一場。但無巧不巧,剿滅山寨人等的兇手也現身了……

買官要靠古玩店、叫陣喊出婚喪隊,隨著主角的浪遊旅程,更多舊時代的光怪陸離世事,在《江湖無招》第二卷淋漓呈現。

 

王駿
大學讀政治大學財稅系、新聞研究所,之後學以致用,在報社任職,先當財經記者,繼而當專任主筆,先後役於工商時報、聯合報、明日報、中國時報等,前後二十五年。本職先是外勤記者,跑過政府財經部門,後來於中國時報寫社論與短評。正業之外,在工商時報與明日報寫過搖滾樂專欄,在報紙副刊寫過全本台灣美軍電台小史。

得過新聞局「金鼎獎」,寫過俞國華自傳、王昭明自傳、也寫過江丙坤、林振國、白培英、錢純、賴英照、郭婉容等部會首長簡傳。

出版作品《財經大員的私房故事》、《財經巨擘-俞國華的生涯行腳》、《紅頂商人關係學》、《紅頂商人成功學》《總統先生的同學會》等財經、人物專書。

 

【名人推薦】
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小說家 沈默、趙晨光
專序推薦

《臺灣武俠小說發展史》作者/學者 林保淳
小說家 駱以軍、張草、祁立峰
作家 果子離
作家/編劇 乃賴
共同推薦

《江湖無招》後記

這部小說,以武俠形式,講述清朝末年同治、光緒年間社會百態,就其本質,應該是一部社會寫實小說。儲幼寧是個串場角色,依照時間順序,所有劇情環繞這串場角色逐漸延展。這當中,包括太平天國戰役、北京街頭民俗藝人、教案、上海租界百態、大型騙局、術士斂財、幫派殺伐、洋務運動等等豐富元素。

筆者大學讀財稅,研究所讀新聞,之後當記者寫新聞、任主筆寫社論,皆以財經金為工作領域,寫過不少書,但從未觸碰小說。會寫這本小說,純屬偶然,恰好碰上兩個機緣,順勢而為,才寫就了這部六十三萬字著作。

機緣之一,民國九十九年十月間,偶爾在一家報紙副刊上,看到武俠小說大展首獎作品,覺得用字遣辭、敘事筆法、口氣文句,具強烈現代感,寫的是十七世紀古事,用的是二十一世紀話語。當時覺得,自己有能耐避開現代語法、用詞,寫一篇武俠小說。於是,就簡略構思,敲打鍵盤,寫出六千餘字。這六千餘字作品,即是本書第一章。當時,寫完就算,未嘗構思後續劇情,更不曾打算就此延伸發展,成為一部完整小說作品。

機緣之二,事隔七年,至民國一○六年十一月,「鏡文學」知道筆者有這六千字作品,索討而去,細細檢視後,當即邀筆者次日簽約。簽約時,「鏡文學」就書名、結構、全書劇情大綱、總字數,尋諸筆者,所獲答案皆為「不知道」。因事起突然,筆者事前毫無準備,亦無丁點頭緒,故而對「鏡文學」所有諮詢,全無法回答。

故事梗概可容後慢慢構思,書名、作者名,卻須當場敲定。倉促間,就以《亂世俠影》為書名,「殘陽孤叟」為筆名。簽約後,事已成定局,筆者這才遵循「鏡文學」專業編輯指點,認真尋思全書結構,勾勒故事大綱,繼而循線撰寫。無奈,從前沒寫過小說,未受過專業訓練,苦思多日,仍無法編織出整套故事大綱。

苦思之餘,驀然想到,清代幾本知名章回小說,如《儒林外史》、《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均無完整大綱與脈絡,劇情亦不連貫,而是且戰且走,串連不同劇情橋段。這些章回小說,讀起來依舊引人入勝,不因欠缺完整故事脈絡,而有絲毫減色。

筆者雖是財經記者出身,但自幼即酷愛閱讀民俗、掌故、地方誌、清宮傳奇,手邊也有大量藏書及相聲段子。因而,就地取材,構思故事,仿照「官場現形記」形式,順著七年前所寫六千餘字,接著往下寫第二章。其後,即跑出固定撰寫模式﹕先是搜尋腦海記憶,繼而翻閱書本,再查網路資料,堆砌足夠素材,形成一段「哏」,之後,才敲打鍵盤,撰寫新內容。

寫個萬把字,「哏」用完了,遂陷入山窮水盡之境。然而,繞室三匝,苦思冥想之後,總是能跑出新點子,繼而再翻書籍,再查網路,最終,總能在山窮水盡疑無路之際,又找出新素材,想出新梗,就此柳暗花明又一村,賡續再寫萬把字。如此週而復始,自一○六年十一月起始,至一○七年八月,前後九個多月,寫出六十三萬餘字。這段期間,其實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時連續兩週,日寫五千字,有時連續一個月罷手不寫。

概括而言,想「哏」難,寫作易。思索枯腸,構想內容,最是傷神費事,一旦想出故事梗概,敲打鍵盤將故事梗概轉換為小說文字,就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一起始,想的是武俠小說,寫的也是武俠小說,但稍一深入,小說內容即轉為社會寫實小說,講述清末同治、光緒年間社會百態。

小說裡,地理位置涵蓋山東、揚州,但還是以北京、上海為主。小說中人物眾多,其中,比利時教士響屁爺塑造得最為活靈活現,個性與內涵遠比儲幼寧生動。

小說中人物,絕大多數為虛構,但其間亦有少數人物,確有其人。譬如上海房地產大亨哈同,就確有此人,這位猶太富商對上海發展影響甚大,生前還在上海鳩工興建「愛儷園」,俗稱「哈同花園」。中共後來在這花園原址上,闢建「中蘇友好大廈」,之後經過歷次擴建與改名,成為目前「上海展覽中心」。

書中諸多場景,取材之際,都各有所本。譬如,第八章末尾,儲幼寧連擲三枚石塊,墜落雖有先後,但嚴絲合縫,毫無間隙,一枚緊跟一枚,接連而至,擊殺帳房崔六。這段場景,取材於現代英國陸軍一款迫擊砲,這種火炮經過繁複計算,連發三炮,砲彈彈道高低不同,可瞬間同時擊中目標。又譬如第五十三章,計誘公共租界英吉利包探彼得,入四馬路倚春樓,並拍攝裸照一段,靈感則來於電影《教父》第二集。

全書寫至十餘萬字時,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鏡文學」網路上開始連載,至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載畢,前後將近一年。網路連載內容,寫至第六十章結束。全書在網路連載兩個月之後,一○七年二月間,「鏡文學」接獲南一書局徵詢函,希望能將《亂世俠影》第一章當中近九百字內容,納入該書局所出版高中國文科補充教材《古今閱讀博課來》。

「鏡文學」玉成此事,約五個月後,南一書局《古今閱讀博課來》問世,《亂世俠影》部份內容首度以實體書形式出版。

此外,全書也在一○七年夏季,在中國大陸愛奇藝網站,上架收費閱覽。

一○七年三月間,「鏡文學」另與筆者簽約,將《亂世俠影》付梓成書,一舉出版三大冊。唯,為因應出版實體書所需,筆者應「鏡文學」之請,另外加寫一章,是為本書最後一章。此外,書名也改為《江湖無招》。

筆者曾在不同時間,於不同場合,將本書第十六章劊子手執法、第三十三章紫禁城護軍與太監爭鬥等內容,以口述方式,說故事一般,說給不同朋友聽,聞者均大感興趣,都說內容精彩,聽得過癮。希望本書讀者閱畢全書後,也會心中吶喊﹕「內容精彩,看得過癮!」

 

卷二
第二十七章︰辦壽宴醬園掌櫃獨子被綁,進賭場儲蓋雙雄識破老千
第二十八章︰拉交情玉面專諸洩漏底細,押花牌鄭大掌櫃踢死綁匪
第二十九章︰設賭攤東城丐幫插旗南城,破騙局檔手郎中筋脈盡斷
第三十章︰當中介武老太監細說閹割,伸援手響屁教士庇護逃犯
第三十一章︰掀屋瓦紫衣忍者深夜行刺,帶洋槍響屁神甫伸出援手
第三十二章︰撒魚網花子幫眾悉數被俘,關保險七桿洋槍一聲不響
第三十三章︰遞名刺護軍首領登門求情,進克食冒牌太監真相畢露
第三十四章︰使詭計剝皮地痞奪人產業,端架子比國神甫逼官就範
第三十五章︰攻農莊三場惡戰克敵致勝,送銀票行俠仗義功德圓滿
第三十六章︰動手術洋駙馬爺妙手回春,敘典故天津教案話說從頭
第三十七章︰再踢館魯記人馬全軍盡墨,遇聖人豐記糧行換主經營
第三十八章︰燻煤氣儲家大哥腦子半殘,唱鼓書分離鴛鴦驀然重逢
第三十九章︰鉤鼻孔漲價車夫俯首稱臣,送紙盒銀色蟻仔啃食碎銀
第四十章︰貼榜文山東巡撫請民捉賊,探銀庫雜木林中初現賊蹤
第四十一章︰遭脅迫運銀庫丁裡應外合,遇逼供白髮紀某盡吐內情
第四十二章︰見巡撫索討祖產乍露曙光,追逃犯西洋短槍立下頭功
第四十三章︰劫山道紈褲毛賊全都破相,歸故里景物不再人事也非

 

第二十七章︰辦壽宴醬園掌櫃獨子被綁,進賭場儲蓋雙雄識破老千

儲幼寧腿傷、蓋喚天臂傷,經比利時神甫響屁大爺悉心照護,加以多日歇息,均大有起色。尤其,儲幼寧元神回復,氣力再生,只是行走仍不方便,須輔以拐棍,才勉強能行。涮羊肉大宴次日,韓燕媛父女二人辭別儲、蓋,離開先農壇蓋宅,又回永定門外雞毛店。響屁大爺照舊每日騎著洋馬兒,東顛西跑,滿城轉悠,時不時還是回先農壇蓋宅,檢視儲、蓋二人傷勢。

至於那香木金剛杵,則由蓋喚天攜至步軍統領衙門,面交步軍統領榮祿,全案總算就此揭過。榮祿對花子幫出死力奪回香木金剛杵,略表嘉許之意,說是花子幫出力辦事,他替內務府大臣廣順謝過云云,又對蓋喚天臂傷顯露關切,交代隨從,賞賜蓋喚天五百兩銀票。

蓋喚天久跑江湖,曉得這些官面上大人先生們,視江湖人物為草芥,不定什麼時候,說翻臉,就翻臉。因而,面見榮祿時謹言慎行,唯唯諾諾,不因榮祿嘉許之詞而面露得色,免得招來後患。

儲幼寧腿傷日漸轉好,起先須拄拐杖,後來則捨杖跛行。又過十幾日,肌肉復生,已可勉強慢步行走,但傷口尚未癒合。這段期間,他以先農壇蓋喚天宅院為居停,專心療傷,並未外出。此外,他修書一封,寄予揚州金阿根,信中詳述抵京後所遇諸事,並言及尋找兇手白鵬飛之事並不順利,須在北京勾留較長時日。

如此這般,儲幼寧在蓋喚天先農壇宅院裡,慢慢養將腿部傷口。偶爾,他還是念及韓燕媛,但一來腿部尚未盡復舊觀,二來深怕兩人見了面,戀深情熱,卻沒法子給對方名分,因而,他始終沒再去天橋地面走動。這當中,魯定中、金牙秀才等天橋藝人,也曾到蓋家宅院探望儲幼寧。儲幼寧幾次張嘴,想向魯定中、金牙秀才詢問韓燕媛近況,但畢竟忍著沒問。

匆匆之間,過了兩個多月。這天下午,儲幼寧吃了蓋宅廚子所做菠菜豬肝湯,在院裡抬腳踢腿,活動經脈,就見蓋喚天風火雷電一般走進院中,搥胸頓足,哭爹罵娘,痛發脾氣。儲幼寧趕緊過去,拉著蓋喚天,要蓋別發脾氣,有話好講。

兩人進屋,坐於桌前,蓋喚天一拳搥於桌面,茶碗都震得老高﹕「這還讓不讓我活了?還給不給咱們花子幫活路了?」

儲幼寧道﹕「大哥息怒,有話好講,水裡來,火裡去,咱們一起商量商量,總有辦法對付過去。」

蓋喚天道﹕「兄弟,你還記得嗎?那時我們剛訂交,我曾對你說過,官面上不拿咱們江湖人物當人待,總是丟骯髒事,要咱們坐蠟頂缸,給他們做牛做馬。我那時說,督察院下屬南城兵馬司以及九門提督衙門,各有一件案子,套在我頭上,要咱們花子幫,出死力幫他們辦案。」

儲幼寧道﹕「的確,大哥當時講過這話,還說,先辦九門提督衙門所交代香木金剛杵案。之後,我竟忘了還有南城兵馬司之事。怎麼,現在有人逼你辦這事?」

蓋喚天道﹕「有人逼我辦這事?沒人逼我辦事,逼我辦事的,都不是人。今天上午,我帶著手下兄弟在天橋一帶轉悠,看看地面是否平靜。結果,半道上被人攔住,來人是南城兵馬司差官,要我到兵馬司官署去一趟,說是南城兵馬司指揮使,有事交代。我一聽,心裡就有數,曉得麻煩來了。」

「其實,那案子我早就知曉,南城兵馬司指揮使也早就交代,要花子幫出力辦案。不過,那時九門提督榮祿逼我追香木金剛杵,我就以此為由,擋著南城兵馬司。現下,香木金剛杵事情已了,大約南城兵馬司也聽說了,就逼我替他們辦案。」

「果不其然,到了南城兵馬司官署,那兵馬司指揮使段民貴,對我拍桌子搥板凳,說我眼睛裡只有九門提督衙門,不把他們南城兵馬司當一回事。他說,之前,有香木金剛杵之事,花子幫沒工夫替他辦事,他也忍了。現如今,金剛杵之事已了,花子幫就該緩過手來,替南城兵馬司辦案。」

「我去他大爺的,那短命鬼兵馬司指揮使段民貴,指著我鼻子,把我祖宗十八代,都罵在裡面,說是限我十天之內,把案子破了,把兇手崩了,給苦主家屬一個交代。」

聽到這兒,儲幼寧打住蓋喚天話頭道﹕「且慢,大哥,剛才您說,南城兵馬司指揮使要您把兇手崩了。這不對啊,應該是要您把兇手逮了,送交官府,怎麼會要你把兇手給崩了?」

蓋喚天順了順氣,喝了口茶道﹕「兄弟,你還真有長進,我發脾氣罵山門,你竟能從中聽出門道。沒錯,那指揮使段民貴就是這樣說,要我把兇手給崩了,給苦主一個交代。兄弟,這事情,且聽哥哥細說從頭。你聽完了,就會知道,為啥官面上九門提督衙門、南城兵馬司,都不辦這案子,非得要咱們花子幫江湖人物出手辦案。」

原來,這是樁先綁架後撕票慘案,苦主家屬不指望官府衙門追兇破案。蓋因官府衙門逮獲兇手,先得審,審完了判,即便判了死罪,還得等皇帝老兒秋天時勾決,勾到了,這才來個「秋決問斬」。倘若沒勾到,又要再等一年。這樁綁架撕票案,苦主家屬早已不指望官府衙門追捕兇手,逮獲後先審後判,再等皇上勾選秋決。

這起先綁架後撕票慘案,苦主為八歲幼童,姓鄭,小名金兒。鄭金兒父親鄭其旺,為前門外六必居大掌櫃。這六必居為數百年老店,始於明朝,在北京城大大有名,尤其,門口那塊招牌,上頭「六必居」三個大字,相傳係明朝大奸相嚴嵩所親書。

市井小民常言,居家生活開門就有七件大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這六必居除了不賣柴,其他六樣生活必需之物全都有得賣。因賣這六大樣生活必需之物,乃以「六必居」為店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