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繪天神凰卷十五:萬世盟約立(完)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在與道侶共修《雲雨真經》,以及自身的天賦的強大下,
不過才過去三年,夏皎就從地級二層一口氣登天了!
登天也就罷了,畢竟她是萬界公認的靈術天才,
但領悟了五大法則,成了天級五層?!
她怎麼不上天?!
不對!她已經上天了,這分明是要逆天的節奏!

姬家聖祖姬衛久的陰謀,在姬家族長姬鎮的揭發下,
一舉被推到眾人的眼前!
其不僅通敵天外魔族,還是過去幾樁憾事的主使者!
但就算成為萬界公敵,他的身分畢竟還是萬界第一的聖靈師,
夏皎身上的聖血,也是傳自於他!
只要夏皎一離開都亢宗所在的辰聖界,他就能憑藉這份連繫,
使出逆血術重創夏皎!
但……古靈精怪又聰明絕頂的新任天尊皎皎怎會沒有防備?
這一次,她不僅要抵抗,還要重重反擊回去!

本書收錄番外〈盛朝故的殺手鐧〉、〈師徒相戀行不行〉。

2008年底開始創作,作品風格輕鬆幽默,甜蜜和煦,多部作品為網站年度訂閱三甲、PK榜、月票榜、點擊榜冠軍。已出版作品包括《乘龍》、《暴力仙姬》、《千王之凰》、《丹姬》、《御人》、《誘狐》、《綺夢璇璣》。
風吹就倒的白瘦高斯文外表,腹黑毒舌又冰山的女王內心,愛好用文字賣萌裝嫩刷綠漆。從事過多種文字相關工作,最終投奔「坐家」行列。怕曬太陽卻喜歡到處旅行,現實理智但最愛看小白文。
2011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具人氣作者,2012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受歡迎作者。
橫掃網路、出版、移動手機閱讀暢銷榜的萌系甜文天王級當紅作者。
港臺地區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排行榜暢銷作家。

第一章
都亢宗內好些見多識廣的前輩門人也想到了「沐雷祭天」的好處,連忙招呼晚輩弟子們靜下心來等待這件神祕靈器發出天籟之音,這可是萬年難遇的機緣啊!
萬眾期待中,小金龍甩甩尾巴,仰頭向著上方未散的雷雲發出長長的一聲嘶鳴。
沒人能具體形容那是什麼樣的聲音,只覺得聽在耳裡猶如識海中突然響起的暮鼓晨鐘,整個人神魂為之一振,腦子彷彿清明了許多,先前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多年無法突破的瓶頸都在這一聲嘶鳴中煙消雲散。
能夠進入都亢宗山門成為正式弟子的,放到外間都是名噪一時的天才,天賦與悟性俱佳,再得這一聲天籟之音觸發,不少人當場便忍不住入定靜思,熱鬧滾滾的山門重地霎時靜得落針可聞,只剩山風吹拂林木發出的沙沙聲和間或的蟲鳴鳥唱之聲。
金鏘鈺的修為已經達到天級七層,天籟之音能給他帶來的好處有限,他很快回過神來,就想把小金龍拎過來仔細觀摩一番。
煉製這小傢伙的靈器譜他早就看過不止一次,但實物畢竟跟紙上談兵不同,天級高等極品靈器啊!他老人家這輩子也沒見過幾件,當然不能錯過。
不止是他,坐鎮宗門的幾位太上長老同樣見獵心喜。
小金龍抖完威風,赫然察覺有幾道強得可怕的氣息在鎖定自己,登時被嚇了一大跳,扭頭就飛回去躲到盛朝故身邊,逃竄動作之迅速果斷,就連離得相對較近的金鏘鈺也追之不及。
金鏘鈺知道夏皎的計畫,她和盛朝故未曾出關,他當然不好去打擾,咂咂嘴便打算回金烏宮裡歇著,還未動腳就收到後山一位隱居多年的太上長老傳音,詢問靈器之事。
傳話的太上長老道號雲陡,乃是天級六層的靈師天尊,他擅長符道而非煉器,但到了他這樣的修為年紀,煉器術自然也有相當造詣,猛然發現宗門裡竟有天級高等極品靈器誕生,激動之餘便想打聽一下出手不凡的到底是何方高人。
雲陡天尊首先想到的是朱家的幾位煉器大師,像朱常、朱么這樣的天級初等煉器大師都不可能做到,多半是朱家那個脾氣古怪的天尊老祖朱驕將,又或者其他不出世的老怪物。可也沒聽說都亢宗有人跟他們交情好成這樣了啊?
其他幾位太上長老對此同樣極感興趣,能夠煉製出天級高等極品靈器的靈師,他們也想結交一番,就算這回是對方機緣巧合超水準發揮,也足以證明其煉器術傲視群倫,若能湊齊材料,請他出手為自己煉製一件本命靈器,那對於他們實力的提升效果絕對是立竿見影的!
萬星之巔是掌教洞府,若無傳召任何人不得擅闖,而且厲害的靈師多半脾氣都不太好,雲陡天尊他們心有顧忌才忍住了沒有當場殺上劄機峰,改而向金鏘鈺打聽。這傢伙跟掌教父子關係最是親近,而且出了名的好事八卦包打聽,找他問準沒錯。
金鏘鈺聽他們接連傳音詢問,都在打聽煉器大師的身分名諱,心裡那個美啊!恨不得變身孔雀展開華麗麗的尾巴向四方圍觀群眾好生炫耀一番。
煉製天級高等極品靈器的,是老人家我的弟子,羨慕不羨慕?嫉妒不嫉妒?哇哈哈哈!
他越想越得意,終於忍無可忍跑到後山祕傳太上長老們的隱居之地得瑟,結果惹來一堆白眼,幾位天尊就沒有一個相信他的話的。
那天級高等極品靈器是少掌教的本命靈器,這點大家心裡有數,但說它是少掌教夫人,那個年紀還未到三十,嬌滴滴猶帶稚氣的小姑娘主持煉製的?
金鏘鈺你以為我們在這裡閉關多年都閉傻了嗎?!
少掌教夫人無論武技還是靈術,天賦之高確實令人嘆為觀止,但她一個地級高等靈師,煉製天級高等靈器,還極品,這不是開玩笑嗎?諸天萬界從未有過如此離譜的事情!
她領悟法則了嗎?領悟了為什麼沒有晉升天級?就算晉升天級,她才領悟幾種法則,一種兩種?好吧,就算三種,夠逆天了吧?可煉製天級高等極品靈器,至少得領悟七種法則!
金鏘鈺被他們一人一句數落得耳朵嗡嗡作響,乾脆攤攤手道:「你們不信我也沒轍,不過我那弟子確實馬上要登天了,到時候讓她自個兒來跟你們這些老東西說道說道!我沒事騙你們幹嘛?真是!」

夏皎從來很會給師父長臉,金鏘鈺的話撂下不到一個月,萬星之巔異象再現!
以山巔宮殿為圓心,七色霞光伴隨著一股沁人清氣如水銀瀉地般蔓延開來,轉瞬遍及整個辰聖界,眾生萬物無不心生感應。
金鏘鈺作為知情人士,又是第一個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驚悚」之事,然而他萬萬沒料到,事實比他能想像的都還要驚悚得多!
萬星之巔大殿傳出裊裊清音,常年緊閉的殿門無風自啟,一身紫紗衣裙的夏皎自殿內翩然步出,盛朝故挽著她的手,臉上難得露出明顯的喜色。
殿外護法侍衛見了他們,都驚得忘記了行禮問安!
少夫人身上散發的氣息,分明是……天尊?!
左右護法又驚又喜,首先反應過來,跪倒大聲道:「恭賀少夫人正位天尊!」
這峰上行走的都是追隨盛家的供奉和侍從,盛家興旺代表他們也將前程光明,聽了左右護法的話都醒過神來,個個喜形於色拜倒道賀。
有人暗地裡算了算夏皎的年紀,更是咋舌不已,少夫人登天的年歲比少掌教都還小了許多,尤其少夫人還是一位靈師!都亢宗再添一位靈師天尊,且是登天之前靈術就同級無敵的天才靈師,想想都令人振奮非常!
盛朝故微笑著捏捏夏皎的手,道:「去吧,讓所有人見識見識真正的妳。」
夏皎眨眨眼睛,嫣然道:「他們一定羨慕你有眼光下手快!」說完不等盛朝故反應,便邁步向前走去,留下一串歡快如銀鈴的輕笑聲。
她腳步所至,一條以暗黃色靈紋凝結而成的階梯如花朵般在空中綻放,托著她輕盈的身軀直上青雲。
整個辰聖界的靈氣蜂擁而至,形成一場豪華絢爛至極的靈氣風暴,夏皎置身風眼,隨意一揮手,腳下的靈紋竟生生幻化成一隻威風凜凜的巨大麒麟,承托著她飛向高空。
狂暴的靈氣在她纖指揮灑之間變得馴服無比,離合變化成赤黑青白四道洪流,隨即凝結成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方聖獸環繞在她的身周,與她腳下的麒麟一起將朗朗天幕映照成五色世界。
到了此時,不止都亢宗的一眾門人弟子,就是辰聖界其他靈智已開的生靈都意識到發生何事了──本界即將再添一位天尊,而且這位初登天級的天尊,實力強得有些可怕,登天的聲威竟比幾十年前少掌教盛朝故登天時都還要厲害!
都亢宗乃至整個辰聖界的天尊仰頭觀望天空中風雲變色,感覺一下身邊淡薄得幾近於無的靈氣,再冷靜沉穩的都不禁瞠目結舌。
這是辰聖界啊!諸天萬界靈氣最最充盈的幾個小世界之一,等閒三四個修煉者同時登天都不可能把整個聖界的靈氣抽取一空吧?
登天不是玩泥沙,隨隨便便可以招呼一群小夥伴一起來。聖界這樣優越的修煉環境,每五百年能出一位天尊都算是燒了高香,何況同時出好幾個?
這到底是誰登天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啊?!就連十二大聖界好些靈師天尊也感覺到了辰聖界這邊的異樣,紛紛將注意力轉移過來。
辰聖界又出天尊?多半又是都亢宗的人吧?都亢宗這些年不知道走的什麼狗屎運,幾十年前才出一個盛朝故,令萬界天才盡皆失色,轉眼又添一位天尊,而且看這架勢,比盛朝故還要更生猛幾分,還讓不讓別人活了?!
也有人猜測登天者是夏皎,因為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人登天能鬧出超越盛朝故的聲勢,可這個念頭在腦子裡過一過就覺得不靠譜。
夏皎才幾歲?三年前她與盛朝故成婚時,修為不過地級二層,才三年就登天,別人還修煉幹嘛?趕緊找塊豆腐撞死,不然弄根麵條上吊也行。
不是夏皎,那就是都亢宗還藏著別的祕傳門人,都亢宗藏得可有夠深的,這是鐵了心要稱霸萬界啊!太可惡了!
外間各種腦洞大開的猜想,但身在都亢宗山門內,親眼目睹夏皎腳踏麒麟,駕馭四聖的門人弟子,腦子裡都只剩一個念頭──我是不是眼花了?!
夏皎自與盛朝故成婚後,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偶爾在術迢峰公開煉器,也刻意掩飾修為,一般門人弟子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靈術強得毀天滅地,但修為不過地級初等的階段,怎麼眨眼工夫就成了天尊呢?
即使極少數知道她真正修為進境的太上長老,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包括她的師父金鏘鈺。
夏皎登天正位天尊雖然快了些,但聯想她三級跳似的晉升速度,也還勉強能接受,畢竟她有成婚一個月不到,修為就從地級二層狂飆到地級七層的「前科」,雖然那是她與盛朝故雙修《雲雨真經》的奇效,屬於可一不可再的特例,但說不準鴛鴦宮還有其他雙修竅門呢?三年從地級七層到登天,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但天空中的異象是怎麼回事?五行俱全的五大領域正在慢慢融合,這是才登天就領悟了五大法則,成了天級五層?!
她怎麼不上天?!
不對!她已經上天了,這分明是要逆天的節奏!

不論圍觀群眾如何震驚不信,現實就是這麼誇張離奇,夏皎用實際行動把大夥兒的想像力上限都刷新了一遍,沒理會萬千門人弟子碎了一地的三觀,施施然邁進融合完成的五行領域之內,坐上中央的五色寶座。
金鏘鈺哈哈一笑揚聲道:「恭喜我徒夏皎正位天尊!」他的聲音並不太大,但整個辰聖界有耳皆聞,包括那些遠在都亢宗山門之外的普通修煉者。
夏皎的名氣也是如雷貫耳的,不過從前大家光知道她可怕的靈術天賦,不少人第一次知道,她在武道修煉之上,竟然比盛朝故還猛!
他一開口,都亢宗上下都醒過神來,無數弟子大聲歡呼起來:「恭賀少掌教夫人(夏大師)正位天尊!」
數以萬計的修煉者同聲高呼,聲音遠遠傳揚開去,隨之吶喊敬賀者比比皆是。雖然她不是出身辰聖界的本土修煉者,但她是盛朝故的妻子,那也是自家人一樣了,這麼年輕便成為天尊,辰聖界的人大感與有榮焉,何況她正是草根逆襲的輝煌榜樣,在中下層修煉者中頗受追捧,一時間整個辰聖界到處都是自發為她歡呼的聲浪。
各位天尊們也都起身遙遙拱手抱拳向她道賀,這道賀沒有半絲馬虎敷衍,眼前這位可是名震萬界的靈師天才,符道、器道、陣道碾壓同級從無壓力,丹道如何還不好說,但據聞也是十分了得的,這樣大師中的大師,誰敢輕忽?!
都亢宗的太上長老們目光尤其熾烈,他們現在對金鏘鈺的話都信了八九成,一個剛剛登天就領悟五大法則,直接飆升至天級五層的妖怪,說她在地級七、八層時就煉製出天級高等極品靈器,似乎也不是太離譜了。
天級高等極品靈器啊!除了少數早已有本命靈器又或者自身情況特殊的天尊,誰不渴望擁有?眼前的夏皎無疑給了他們夢想成真的巨大希望。
這夏大師嫁到都亢宗沒幾年,大家還不太熟悉,男女有別年紀還差了老遠,不好拉下臉要求什麼,但他們跟金鏘鈺很熟,同門過千年的交情呢!金鏘鈺那小子不整天顯擺徒弟如何聰明孝順嗎?必須做點什麼證明一下啊!
整個辰聖界的頂尖強者,只得金鏘鈺和盛朝故未有向夏皎彎腰行禮,一個是她的師尊,一個是她的道侶,確實不需要行這些虛禮。
金鏘鈺挺胸凸肚,那得意上天的樣子,連見慣他各種不靠譜行徑的金震古都覺得無法直視了。
盛朝故倒還好,對於自己的配角身分沒有什麼不適,只是微笑看著夏皎。
他的小神后說得不錯,他眼光好下手快,在她還是律鬥界一個不起眼的黃毛丫頭時,他就遇上了她看中了她,早早在她心上留下自己的影子,最終抱得美人歸。
誰能想到當年一個快走幾步都喘氣,把丹藥當飯吃還是無法順利提升修為的小姑娘,會變得如此耀眼,讓天下英才包括他在內都黯然失色。萬界第一天才的名號,她當之無愧!
面對夏皎的突飛猛進,盛朝故並不感到妒忌緊張,他比誰都清楚夏皎的逆天晉級速度是怎麼來的,他也願意盡己所能助她儘快變得更強一些,如此他不必時刻擔心她是否會因為他的無意疏失而輕易遭遇不測。
他想與她攜手終生!至於什麼誰強誰弱的問題,那是他該努力的事,他不屑讓妻子刻意自貶來滿足自己的自尊心,那才是弱者所為。
但夏皎似乎並不這麼認為,盛朝故等了好一陣,見她將五行領域收起,輕快地飛回到他身邊,不禁皺眉問道:「為何只是五層?」
夏皎連忙伸手按住他的嘴巴,傳音道:「你別拆穿我啊!我的敵人那麼多,我當然要留些底牌好給他們『驚喜』啊!」
這倒符合她一貫以來的作風。盛朝故釋懷的同時也略感無奈,揉揉她的髮心,道:「我們若是再強一些,妳便無須這般隱藏實力了。」
夏皎皺起鼻子道:「我已經很強了,剛才他們看我的眼神像在看怪獸!你很想我把他們嚇壞嗎?我要真一下子衝到最高,怕連師父都會覺得我不正常。」
「妳現在這樣,也沒正常到哪裡去。」盛朝故不以為然道。
「喂!我現在很厲害了,比你也差不了太多,你好歹對我客氣一點!」夏皎擺出不可一世的高傲模樣。
「妳提醒我了,得趁妳還差我一截的時候抓緊機會好好欺負夠本,不然以後要下手,就沒那麼容易了。」盛朝故好笑地一手將她摟入懷中,語氣裡的曖昧分明在暗示,他的所謂「欺負」是很黃很暴力、兒童不宜的那種。
夏皎磨了磨牙,考慮到附近有人圍觀,勉強忍住了沒有咬他。
「你們打情罵俏夠了沒有啊?小皎皎來,讓為師看看妳。」金鏘鈺乾咳一聲,端起師尊的架子大大咧咧吩咐道。
他剛才就跑過來了,小倆口忙著說悄悄話都沒注意到他,讓他這個授業恩師很不滿意。
夏皎熟知他的性情,聞言馬上乖乖靠過去行禮,仍如從前一般甜甜叫了聲師父,金鏘鈺覺得自己滿身骨頭都輕了幾兩。
這小姑娘可是實打實天級五層的靈師天尊了,在自己面前還是這般乖巧可人,這一聲「師父」的含金量高得令人髮指啊!
金鏘鈺眉開眼笑伸手點向夏皎的眉心,一縷神識隨之滲入她體內流轉一圈,將她的情況看了個清清楚楚,臉上的神情慢慢變得古怪起來。
若非至親至信之人,是絕不敢隨便讓對方這麼幹的,這等於把自己的性命都交到別人手上了,然而夏皎卻沒有半點抗拒不滿的意思,她明白這是金鏘鈺關心她的狀況,怕她晉級太急留下後患而已。
夏皎看到他異樣的表情,估計他也發現自己的小祕密了,偷偷吐了吐舌頭央求道:「師父,您要給我保密啊!」
「妳……七、八……唉,小皎皎,妳這樣會嚇死人的!」金鏘鈺的神情很複雜,甚至帶了幾分幽怨驚恐。
「您不說,他們不會知道的。」夏皎笑笑道。
可要守住這個祕密不說出去,我老人家會很難受啊!金鏘鈺心裡大叫。最終咬了咬牙,忍吧!想想將來那些人知道真相後的嘴臉,嘖嘖,也夠他偷著樂很久了。
這個弟子收得再對沒有了!他真正教導她的時間其實很短,她如今這般修為卻對他仍如從前一般敬重孝順,說來說去是他眼光好啊!
大概不用多久,他就能有一位聖皇弟子,他絕對是諸天萬界最有面子的天尊,朱常那老東西一定羨慕得眼珠子都紅出血了。
金鏘鈺心滿意足,飄飄然覺得自己無須動用真氣法力都能一路飛回金烏宮。

各方勢力派到辰聖界的探子不少,發生這樣聳人聽聞的大事,都不惜代價送急信回去稟報。
首先收到消息的自然是酉聖界、奚風宗、荼素宗和水家這幾個都亢宗的對頭,他們對於都亢宗的關注程度是朱家、辛鋒宗等宗門世家無法比擬的。
姬攸看清信中內容那一刻,當場失手捏碎了茶盞,聖潔嬌美的臉龐瞬間扭曲,神情猙獰如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就連死忠於她的姬匹顧見了,也被嚇得倒退了好幾步,不敢開口多問半句。
他好奇死了急信的內容,最近幾天夏駢去接他的妹子夏紈了,據說花了不少代價才輾轉將人從奚風宗撈出來的,為此與辰聖界探子接洽的工作都暫時交到了他的手上,姬匹顧滿以為這事輕鬆得很,沒想到走馬上任沒幾天就出問題了。
他也聽聞族裡的靈師天尊察覺辰聖界有異動,似乎是有人試圖登天,但因為彼此敵對,天尊們的靈識無法靠近看清楚具體情形,所以都在等著探子送來的確切消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