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2
世界名著作品集15:巴黎三劍客(下)【全新譯校】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7533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法國浪漫主義文豪大仲馬的代表作之一,曾改編為電視劇、電影、動畫、影集…… 
劍客的精神:「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是書中主角們最為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法國大文豪雨果曾形容大仲馬:「宛如伏爾泰再世。在這受盡恥辱噤若寒蟬的法蘭西,大仲馬是我們最大的安慰。」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也曾說:「此書對我一生影響極大,我之寫武俠小說,可說是受了此書的啟發。」
《巴黎三劍客》為大仲馬1844年創作的一部以歷史事件為題材的小說。
完美結合了歷史與虛構、愛情與陰謀、沉淪與激情!
在冒險中演繹著驚心動魄的善良與邪惡、忠誠與背叛,還有友誼與青春……
※本書完整收錄原書內容,非一般市面上的刪節版!以供讀者一窺全本精華,更能了解作者深意。
圍攻拉羅舍爾之戰是路易十三王朝一個重大的政治事件,也是紅衣主教一個重大的軍事舉措。
紅衣主教發動這場圍攻戰既有政治意圖也有個人意圖,但就對主教閣下的影響來說,他的個人意圖也許比政治意圖還要大。
任何人的目光都比不上紅衣主教黎塞留,他的目光極富洞察力。達達尼昂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在沸騰,全身打哆嗦。紅衣主教對達達尼昂的來歷一清二楚,並意圖招攬他到自己衛隊中當一名掌旗官。然而,達達尼昂所有的朋友都是國王火槍隊和衛隊裡的人,而仇敵又全是紅衣主教的部下。在此情況之下,如果達達尼昂接受了紅衣主教的提攜,可想而知的是,必會遭到眾人鄙視。
遭拒的紅衣主教狀似優雅地表明自己不會記恨達達尼昂,但又語帶特殊含意地對他說:
「今後,如果您遇到了什麼不幸,您就要想到,我曾找過您,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我本不想讓這一切不幸降臨於您的。」紅衣主教這最後一句話在達達尼昂內心所引起的那種驚恐感,比一句直接的威脅來得更猛烈!

大仲馬(一八○二至一八七○)原名亞歷山大‧仲馬,十九世紀的浪漫派戲劇家和著名的報章連載小說作家。他生於巴黎附近的維萊科特雷縣城,父親是拿破崙軍隊中的將領,後因對拿破崙不滿而遭冷遇,從此家道中落。大仲馬自幼父母雙亡,生活貧困,十歲前只上過幾年小學。貧困的生活迫使他過早地挑起了謀生的重擔,早年當過見習生、文書等。由於對波旁王朝的憎恨,他參加了一八三○年的七月革命,一八三一年任炮兵連副連長。因為他的共和觀點,當局下令要逮捕他,致使他以旅行為藉口,輾轉到義大利、德國、瑞士等地。這些經歷為他日後的創作打下了基礎。大仲馬自學成才,一生寫的各種著作達三百卷之多,主要以小說和劇作著稱於世。大仲馬信守共和政見,反對君主專政。由於他的黑白混血人身分,其一生都受種族主義的困擾。

《巴黎三劍客》是大仲馬的成名作。作為一部以歷史事件為題材的傑出通俗小說,它將宮廷爭鬥、風流韻事與巴黎三劍客的冒險經歷巧妙地結合在一起,讀來生動曲折,在藝術上塑造了一群生動鮮明、性格各異的人物形象;在思想內容上真實再現了十七世紀上半葉法國統治階級之間的明爭暗鬥、互相傾軋的政治局勢。一個多世紀以來,本書已被世界各國譯成多種文字。人事滄桑,星移斗轉,但本書始終風靡於世,膾炙人口,一直暢銷不衰,成為一部受世人推崇的世界文學名著。
相信每一位讀者在讀完這本書後,都會被故事展現的傳奇色彩與智慧光芒而深深震撼。

法國文學批評家阿爾梅拉在《亞歷山大‧仲馬和〈三劍客〉》一書中指出:「三位才華大相逕庭的作家共同寫出這部小說:庫爾蒂茨制訂了梗概和情節;馬凱擬了初稿;仲馬賦予它生動的敘述、對話、風格與生命。」
亞歷山大‧仲馬Alexandre Dumas 1802-1870
又稱大仲馬,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作家,傑出的通俗小說家。大仲馬各種著作達三百卷之多,主要為小說和劇作,因此享有「通俗小說之王」的稱號。其代表作有《巴黎三劍客》、《基督山伯爵》、《二十年後》、《瑪歌王后》等。其子亦為法國著名文學家,為區分二人,世人稱其子為小仲馬,代表作為《茶花女》。
第二十九章 獵取裝備
第三十章 米拉迪
第三十一章 英國人和法國人
第三十二章 訴訟代理人的一餐午飯
第三十三章 侍女和女主人
第三十四章 阿拉米斯和波托斯的裝備
第三十五章 冒名頂替
第三十六章 復仇夢
第三十七章 米拉迪的秘密
第三十八章 阿托斯當寶從戎
第三十九章 幻象
第四十章 一個可怕的幻象
第四十一章 圍攻拉羅舍爾之戰
第四十二章 昂儒葡萄酒
第四十三章 紅鴿舍客棧
第四十四章 火爐煙筒的妙用
第四十五章 夫妻之戰
第四十六章 聖熱爾韋棱堡
第四十七章 火槍手的聚會
第四十八章 家事
第四十九章 厄運
第五十章 叔嫂對話
第五十一章 長官
第五十二章 囚禁的第一天
第五十三章 囚禁的第二天
第五十四章 囚禁的第三天
第五十五章 囚禁的第四天
第五十六章 囚禁的第五天
第五十七章 一種古典悲劇的手法
第五十八章 潛逃
第五十九章 一六二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朴茨茅斯發生的事
第六十章 在法國
第六十一章 貝圖納加爾默羅會女修道院
第六十二章 兩種惡魔
第六十三章 一滴水
第六十四章 身披紅披風的男人
第六十五章 審判
第六十六章 處決
第六十七章 結局
時辰已到,達達尼昂眾人帶著四個跟班兒來到了預定的地點——盧森堡宮後面一個廢棄的園子,四個跟班兒負責放哨。
很快,對手也來了,進去後和火槍手們見了面。根據海峽那邊的習慣,雙方各自做了介紹。
那些英國人個個都出身高貴,所以他們聽了對手們這些古怪的名字感到奇怪和擔心。
「儘管你們講了自己的名字,」溫特勳爵聽了後說,「我們還是不知道你們是些什麼樣的人。你們的名字都是些牧羊人的名字啊,我們不能和有牧羊人名字的人決鬥!」
「不錯,您猜對了,密露爾,我們確實都是用假名。」阿托斯說。
「這樣,我們就更想知道各位的真名實姓了。」英國人說。
「但是,您在跟我們賭博的時候可沒想知道我們的真實名字,」阿托斯說,「你們贏了我們兩匹馬就是證據!」
「是的,我們可以和任何人賭比斯托爾,但要賭鮮血和性命卻只能與同等級的人進行。」
「您講得很正確。」阿托斯說。隨後他找了一個他要與之決鬥的對手,悄悄地把自己的姓名告訴了他。
波托斯和阿拉米斯也照例向各自的對手說了自己的姓名。
「這成了吧?」阿托斯問他的對手,「從我的名字您可以看出,我是一個地位相當高的貴族?」
「是的,先生。」英國人躬身施禮說道。
「那麼,您現在還願意聽我再說句話嗎?」阿托斯冷冷地說道。
「您要講什麼?」英國人問。
「如果您不知道我的真名,對您也許更好些。」
「為什麼這麼講?」
「因為,有人以為我已經死了,可這樣一來,又有人知道我還活著,所以,我就不得不把知道我真實姓名的人殺掉,以免讓我的秘密到處傳揚。」
英國人看了看阿托斯,並不認為阿托斯講的是真話,以為他在開玩笑。然而阿托斯卻是個最不愛取笑的人。
「各位先生,」阿托斯對他的夥伴們和對手們說,「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英國人和法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好,注意出擊!」阿托斯說。
就這樣,戰鬥開始了。他們打的很激烈,因為他們之間既有個人恩怨又有國家仇恨。
阿托斯劍法嫺熟,揮舞自如,那一招一式,規範得像是在習武廳裡進行擊劍練習。
波托斯由於自信過頭曾在尚蒂利吃了大虧,這次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訓,表現得非常認真、謹慎。
阿拉米斯還想著詩稿創作,於是他出劍匆匆,想速戰速決。
不一會,阿托斯第一個刺死了他的對手。在決鬥之前,阿托斯曾預先告知了對方,說將刺穿他的心臟。果然,他說到做到。
波托斯第二個把對手撂倒在地。他刺穿了對方的大腿。英國人害怕喪命,於是放棄抵抗,交出了他的劍。
阿拉米斯猛勇進擊,逼得對方敗退五十餘步,落荒而逃,在跟班們的一片嘲罵聲中逃循得無影無蹤。
至於達達尼昂,剛開始他只是防禦,當看到對手已經體力不支,便突然從側面猛地一擊,結果,對方的劍遠遠地飛了出去。男爵看到自己已被解除武裝便後退了兩三步,不料腳下突然一滑,仰面摔倒在地。
達達尼昂縱身一躍向他衝去,用劍抵住了他的脖子,說:「先生,本來,我是可以殺死您的。不過,看在您姐姐的份上,我饒您一命。」
男爵見與他打交道的貴族是這麼隨和,心裡很高興。他伸出胳膊緊緊擁抱著達達尼昂,並對三位火槍手連聲道謝。阿拉米斯的對手已逃之夭夭,於是,眾人只需去料理已經咽了氣的那位就成了。
波托斯和阿拉米斯脫去那人的衣服,希望他的傷口不是致命的。這時,一隻鼓鼓的錢袋從他的腰帶上掉了下來。達達尼昂將錢袋撿起,順手遞給了溫特勳爵。
「我怎麼處置這個東西呢?」英國人說。
「將它交給他的家人。」達達尼昂說。
「他的家人會記住這個不幸的,但他們才不在乎這點小錢呢!把這錢留給您的跟班兒好了。」
於是,達達尼昂把錢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現在,」溫特勳爵說,「我年輕的朋友,請允許我這樣稱呼您,如果您願意,今天晚上我就可以把您介紹給我的姐姐克拉麗克夫人。我希望她也和我一樣地喜歡您。她在宮廷裡人際關係不錯,或許以後她還能幫助您。」
達達尼昂表示非常願意接受。
這時,阿托斯來到達達尼昂身旁。
「您打算如何處置這只錢袋?」他在達達尼昂耳邊輕輕說。
「交給您,我親愛的阿托斯。」
「交給我?為什麼?」
「當然交給您,是您殺了他的,這是戰利品。」
「我?做一個敵人遺產的繼承人?」阿托斯說,「您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人!」
「這是戰爭的慣例,」達達尼昂說,「當然也能做為決鬥的慣例。」
「即使在戰場上,」阿托斯說,「我也從來沒幹過這種事。」
波托斯聳聳肩膀。阿拉米斯動了一下嘴唇,表示贊同阿托斯的見解。
「那麼,」達達尼昂說,「把錢分給跟班兒們。」
「這行,」阿托斯說,「不過,不是給我們的跟班兒們,而是給英國人的那些跟班兒。」
阿托斯接過錢袋,把它扔在馬車夫的手裡,說:「送給您和您的同伴。」
一個身無分文者,舉止如此大度,波托斯對他這樣的行為感到震驚。後來,溫特勳爵和他的朋友把這種法國式的慷慨傳了出去,這種行為受到了大家的高度讚揚。
在跟達達尼昂分手時,溫特勳爵把他姐姐的住址告訴了他。她住在皇家廣場的高等住宅區,門牌號是六號。達達尼昂和他約定,當晚八點鐘在阿托斯家等他,然後他們一起去見他的姐姐。
能被介紹給英國貴婦人米拉迪,這使我們的這位加斯科尼人魂牽夢繞。這個女人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進入了他的命運。他深信,她是紅衣主教的人。可是,他一直覺得,有一種捉摸不透的感情在把他拖向這個女人。他唯一擔心的是米拉迪也許會認出,他就是在默恩鎮和杜福爾遇見過的那個人,而如果那樣,她就會知道他是德‧特雷維爾先生的一位朋友,是全心全意屬於國王的人,這樣一來,他的一部分優勢就喪失了。他們現在是不平等的,達達尼昂瞭解她更多。至於她和德‧沃爾德伯爵之間已經存在的私情,讓我們這位極其自負的年輕人不屑一顧。我們的加斯科尼人只有二十歲,在女人眼裡不是一無是處的。
達達尼昂先回到了自己家裡,開始一番光彩照人的打扮。隨後,他去找阿托斯,把他和勳爵的計畫講給了他聽。無疑,這又引起了阿托斯的辛酸回憶。他一再讓達達尼昂謹慎從事。
「我提醒您,」他說,「您不久前還口口聲聲說,幾乎可以說是把十全十美的女人丟掉了,而現在您卻又去追另外一個!」
「我愛波那瑟夫人是用心,而愛米拉迪用的是頭腦。」他說,「我讓人把我引薦給她,主要目的是想弄清楚她在宮中扮演一種什麼樣的角色。」
「從您對我說過的那些話中不難猜出,她是紅衣主教的一個密探。她會引誘您掉入陷阱,讓您把腦袋乖乖地留在那裡面。」
「見鬼!我親愛的阿托斯,我覺得您把事情看得一團漆黑!」
「親愛的朋友,我懷疑所有的女人!這沒辦法。女人已經讓我付出了代價,尤其是金髮女人。您不是對我說過,這位英國夫人的頭髮是金黃色的嗎?」
「她的金髮美麗得人間罕有。」
「噢!我可憐的達達尼昂。」阿托斯喊了起來。
「您聽著,我要去把情況弄明白,一旦弄明白我想知道的事,我就離開她。」
「那您就去弄明白好了。」阿托斯冷冷地說。
溫特勳爵準時來了。阿托斯藏到另一個房間裡去了。因此,溫特勳爵就只看到了達達尼昂一個人。八點鐘一到,他就帶著達達尼昂走了。
達達尼昂和勳爵坐上一輛由兩匹駿馬拉著的華麗四輪馬車。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皇家廣場。
米拉迪鄭重地接待了達達尼昂。她的府邸非常富麗堂皇。大部分英國人都離開了法國,所以很少有人會用心裝飾他們的房子。但是,米拉迪卻在她的房舍上面花了很多錢財,這說明遣返英國僑民的通令跟她沒有關係。
「您看,」溫特勳爵向他的姐姐介紹了達達尼昂,「儘管我侮辱了他,並且我又是一個英國人,但當我的命運掌握在他手裡的時候,他並沒有濫用他的優勢。所以夫人,如果您還關心我,您就得好好謝謝他。」
米拉迪聽了溫特勳爵的話後,先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接著臉上露出微笑。看著她這樣多變的表情,年輕人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歡迎光臨,先生,」米拉迪說,她那少有的甜蜜聲音與她的不悅神色極不和諧,「我將永遠感激您。」
接著,溫特勳爵把白天那場決鬥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講給了米拉迪。雖然米拉迪表面上聽得異常認真,但還是可以看出她對這個故事並不感興趣。裙子裡的兩隻小腳不耐煩地在動來動去。
溫特勳爵走到了一張桌子跟前,在兩個杯子中斟滿了酒後招呼達達尼昂過去一起喝酒。
達達尼昂知道,在英國人看來,拒絕與他碰杯會被視為沒有禮貌。於是,他起身走向桌子,拿起了酒杯。此時,在一面鏡子裡,他看到米拉迪的表情又發生了變化。一種近乎殘酷的神情突然出現在她的臉上,她在狠狠地撕咬著自己的一條手帕。
這時,那個漂亮的侍女進來了,她用英語對溫特勳爵講了幾句什麼,勳爵聽後對達達尼昂說他要立即去辦一些重要的事情,請他的姐姐代他陪著達達尼昂。
達達尼昂和溫特勳爵握手告別後又回到米拉迪身邊。這時她又變得親切無比。但是,她的手帕上已經留下了幾個小小的血紅斑點,這說明剛才她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他們聊得很高興。她說,溫特勳爵其實不是她的兄弟而是她的小叔。她嫁給了他的親哥哥。在生下一個孩子後丈夫就死了,她成了寡婦。所以這個孩子要成為勳爵的繼承人,除非溫特勳爵結婚。達達尼昂聽了這些話後覺得好像有一層幕布掩蓋著什麼,不過,他現在還看不情那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達達尼昂斷定,米拉迪一定是他的同胞。她說的法語純正動聽,證明她一定是法國人。
達達尼昂說了很多獻殷勤的好話。米拉迪親切地對著這個加斯科尼小夥子微笑著。
到了告辭的時間,達達尼昂向米拉迪告別後走出了客廳。此時,他覺得自己彷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在與那個侍女擦肩而過時,她輕輕地碰了他一下,然後臉漲得通紅,並說請他原諒。達達尼昂當即做了寬容的表示。
第二天,達達尼昂又去了米拉迪那裡。溫特勳爵不在,整個晚上米拉迪都在接待他一個人。她似乎對他非常感興趣,問他是哪裡人,問他朋友們的情況,並且還問他,有的時候是不是也想到要為紅衣主教先生效勞。
達達尼昂雖然只是一個二十歲青年,但還是很謹慎的。在聽了米拉迪最後的問話後,他大大地讚頌了紅衣主教一番。他說,如果不是先認識了德‧特雷維爾先生,而是先認識了像德‧卡弗瓦先生那樣的人,他一定會參加紅衣主教的衛隊,而不會當上國王的衛士。
米拉迪用一種漫不經心的樣子問達達尼昂是否去過英國。
達達尼昂回答說,他被德‧特雷維爾先生派去採購過一批軍馬,他還帶回了四匹樣品馬。
在整個晚上的談話中,米拉迪看到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相當老練的加斯科尼人。
在上一天的同一時刻,達達尼昂起身告辭。在走廊裡,他又遇到了那個名叫開蒂的美麗的侍女。她正用一種脈脈含情的眼神注視著眼前這個小夥子。可是,達達尼昂卻一心想著她的女主人。
此後的兩天,達達尼昂每天都到米拉迪家中去,米拉迪對他的招待一天比一天親切。
每次,告辭的時候,他都會遇到那個美麗的侍女。
可是,達達尼昂從來沒把那個可憐的姑娘放在心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