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野蠻娘子求生記(下)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5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是誰那麼暴力?那人的肩膀被捏碎了,手腕被折斷了……」
「呃……是我……可我是正當防衛!不信你們問大人。」
邢陌言:「……」他們在意的不是用私刑,而是--太野蠻了!
文創風879《野蠻娘子求生記》下+封
紙包不住火,顏末的身分終於曝光了,
正憂心被踼出大理寺後該何去何從時,只聽到邢陌言淡淡的說――
「妳是特別的,所以讓妳留下來。」
這句話曖昧又撩人,顏末捂著怦然跳動的心,
不禁憧憬著與邢陌言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
然而此時的邢陌言,卻是鎮日眉頭深鎖,
原來因家暴而牽扯出的買賣人口事件,雖已偵破結案,
但那些受害的女子,竟不見容於鄉里,反而備受責難、處境堪憐。
顏末靈機一動,利用現代網路的操作手法,藉由說書人之口,
成功扭轉了輿論風向,也還給受害女子一個公道。
此舉讓邢陌言刮目相看,卻也引起大皇子邵安炎的側目和覷覦,
在隨後追查失蹤人口的事件中,竟意外牽扯出十多年前的巫蠱之禍,
揭開了邢陌言的驚人祕密,而這個祕密竟關係著他與顏末的未來……
垂天之木
女,網路作家。喜歡追綜藝、看小說、擼貓。寫作時,常沉浸在自己的想像裡,覺得這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喜歡甜文、爽文,但也喜歡狗血虐文;認為在探案解密的文中穿插甜甜的戀愛,會讓人看得很過癮。寫作內容不拘一格,喜歡嘗試各種風格。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三十一章
他叫王福,主人家姓劉,是劉家米鋪的老闆兼掌櫃,前段時間買了城西一座大宅子,全家人都搬了過去,本來是挺高興的一件事,但就在三日前,王福等著自家老爺去米鋪,卻總也不見人,於是去劉老爺房間叫人,可沒人應聲,他心裡覺得奇怪,叫來小廝問,也說沒見老爺起來過,於是就推門進去查看。
結果房間內空無一人,伺候的丫鬟、小廝說昨天老爺和夫人如常熄燈入睡,且沒見兩人出來過,但人就無緣無故的不見了。
正當王福心驚難安之際,伺候少爺、小姐的丫鬟也跑了過來,一臉驚慌失措,說少爺和小姐都不在房裡,也不知道去哪裡了,關鍵是晚上看顧少爺、小姐的丫鬟就在外間,一整晚都沒離開,更何況兩個小孩年紀不大,平時也都乖巧,根本不可能偷跑出去玩。
老人快講完的時候,大理寺也到了。
顏末等人將老人帶進正廳,朱小谷將三個小孩帶下去,王春瑤也跟著離開,陸鴻飛在書房待了一早上,聽說有案子,就跑了過來。
給老人倒了杯茶,顏末坐在老人身邊一臉不解。「人怎麼會無緣無故消失不見?王爺爺,您仔細想想,是不是劉老爺前天晚上說過要離開啥的?」
「不可能。」老人果斷的搖搖頭。「我們老爺還跟我說要去看看新進的大米,不然我也不會大清早等老爺起來。」
顏末摸摸下巴。「那您說的鬧鬼又是怎麼回事?」
王福一臉複雜。「我們肯定老爺、夫人,還有少爺、小姐都沒出過房門,人就那麼不見了,但一開始我們也沒往鬧鬼的方向想,而是打算仔細找找人,後來事情傳出去,就有人跟我們說,這宅子鬧鬼,之前也發生過同樣的事情。」
「什麼?」江月一臉不可思議,下意識往鍾誠均身邊湊,有些緊張。
「原先那宅子的主人也是突然消失不見,到最後也沒找著,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那種。」王福揉揉頭。「而且還不止一起,這兩天我帶著人一查,住這宅子的,前前後後消失了三批人。」
邢陌言皺眉。「三批人?為什麼沒人報案?」
王福搖搖頭。「這個小人不清楚,反正那宅子之後空了一段時間,就被我家老爺買下來了,我們老爺還說那宅子賣的價錢還挺便宜,原來這宅子是鬼宅,真是晦氣。」
大夥又詳細問了當天發生的事情,幾人越發一頭霧水。
王福沒有兒子,從劉老爺父親那一代就跟著劉家,所以拿劉老爺當半個兒子疼,找了兩、三天不見人,心下著急,直接就來大理寺報案了,但這案子有點玄乎。
先不說之前那消失的三批人,光是劉老爺一家四口,沒有出房間,怎麼就消失了?
而且據王福陳述,劉老爺一家四口也絕不可能不說一聲就悄然離開,他們第二天都還有事情要做,那就更不可能自己離開了。
邢陌言讓陸鴻飛查查那棟宅子的資訊,讓鍾誠均去調查一下消失的那三批人都是些什麼人,然後準備和顏末跟著王福去那宅子看看情況,顏末也正有此意,立即點頭答應。
江月左看右看,舉起手。「那我呢?」
鍾誠均伸手戳江月,小聲道:「跟我一起?」
「孤男寡女走在一起……」江月瞇起眼睛。
鍾誠均有些失落。
江月一拍手。「我去換套男裝。」說著,轉頭看向顏末。「末末,借我一套妳的裝備……」
陸鴻飛好奇道:「什麼裝備?」
顏末偷偷瞪了江月一眼。「就是衣服而已。」
江月一吐舌頭,都怪末末總說她身上那一套全是裝備,聽得多了,害她一不小心就說出來。
顏末幫江月拿衣服去了,陸鴻飛看著顏末的背影,伸手撓撓下巴,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
一旁鍾誠均嘆了口氣。「月月和顏末的感情越來越好了。」
「你嫉妒?」陸鴻飛看向鍾誠均。「那你把衣服借給江月。」
鍾誠均摸摸鼻子。「我的衣服,月月穿不了。」
陸鴻飛一頓,突然問:「如果你的衣服尺寸也適合江月,讓你借出去,你是什麼感覺?」
鍾誠均抱著手臂。「嗯——雖然我很樂意月月穿我的衣服,但一想到我的衣服,連女人都能穿,就覺得男性尊嚴大受打擊啊!」
「對啊,不覺得彆扭嗎?」陸鴻飛喃喃自語道。
邢陌言看著聊天的兩人,又著重看了眼陸鴻飛,正巧和陸鴻飛的視線對上了。
「陌言,你覺不覺得……」陸鴻飛話還沒問出來,就見邢陌言搖頭,示意話題到此為止,他有些疑惑,但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沒多久,江月換好男裝,和顏末一起回來了。
陸鴻飛仔細看了看兩人,身高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再去看臉,他立即驚了。「妳這臉……」
遠處看還不顯眼,走近了看,江月的臉變了好多,臉部線條更硬朗,眉毛也顯得英氣勃發,改動明明不大,卻讓人覺得眼前這人應該是江月的弟弟或者哥哥,而非江月本人。
說白了,江月這一身男裝扮相真的讓人挑不出錯來,和女裝的江月完全是兩個人。
江月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得意。「這樣看,是不是很像男人?」
陸鴻飛點點頭。「如果妳不說話,應該不會暴露。」
鍾誠均圍著江月踱方步,滿眼好奇。「月月,妳怎麼化的?能和易容術相比了,妳什麼時候學會了這項技能?」
江月輕咳幾下,瞄了眼顏末,有些心虛道:「就……最近學的。」
這邊鍾誠均馬屁一筐筐往外搬,那邊陸鴻飛則托著下巴走神,覺得自己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但還不能肯定,只是覺得八九不離十了。
顏末站在江月旁邊,伸手在江月後腰上掐了一把,本來她只想讓江月換個衣服,結果這丫頭非要化個妝再出來,總覺得自己離身分暴露的日子也不遠了。
當然她也不想再刻意隱瞞,本來女扮男裝是為了順利在大瀚朝生存下去,進大理寺掩蓋女人的身分,也是因為邢陌言不近女色,但誰想到邢陌言知道了之後竟然沒趕她走。
雖然不想再隱瞞,但是如何說出真相,顏末還沒想好,總不能跑到大家面前,拿著卸妝水一抹,說:「看,我是個女人。」
呃……想想都好尷尬,還是順其自然吧。

顏末和邢陌言帶著王福出發去劉掌櫃的宅子,令人驚訝的是,還挺遠的。
「怎麼住這麼遠?」顏末好奇問道,這都快到京郊了吧。
「沒辦法,城區的房價太高了,寸土寸金,而且都已住了人,根本沒空房子。」王福搖搖頭。「其實這地方也不算遠,我們米鋪離這裡也近,抄近路很快就能到。」
話說著,三人就到了宅子前。
顏末抬頭看過去,暗自點頭,心想這宅子的確大,外面紅漆大門,圍牆約有兩公尺高,四進四出的院子,對於一個米鋪的掌櫃而言,能買到這樣的宅子,確實是占了便宜。
這院落挺大,放眼望去,沒看到附近有什麼人家,這一路上,王福也說了,這一帶就他們一個大戶人家,其他都小門小戶,且中間隔了幾條巷子。
顏末和邢陌言走進宅子,發現宅子裡堆了很多木料石板。
「這是……」顏末指了指地上的東西。
王福回答。「哦,這宅子很多地方都破舊了,我們老爺想翻修一下,因為才搬過來沒多久,這些翻新的工作還沒做完。」
說完,王福嘆了口氣,顯然想到現在老爺、夫人都失蹤了,這翻新的事情做下去也沒意義了。
老人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顏末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拍拍老人家的肩膀。
「兩位大人,我先帶你們去看看老爺、夫人住的地方吧。」
顏末跟著王福走,一邊留意著周圍的佈局,身為這座宅子的主人,劉掌櫃和劉夫人住的自然是正房,走道都很寬闊,如果晚上這兩人要出來,一定會引起下人的注意,要隱藏並不容易。
「對了,王老,你們老爺、夫人失蹤後,你有沒有檢查過他們住的房間?」顏末突然開口問道。「沒有發現奇怪的地方嗎?」
如果很難隱藏蹤跡,那人在房間裡消失,莫不是房間裡有密道?
王福茫然的搖搖頭。「我們找了一遍房間,不過……能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顏末摸摸下巴。「密道機關之類的。」
邢陌言瞥了眼顏末,伸手一按她腦袋。「想像力豐富。」
顏末嘖了一聲。「難說啊!」
王福擺擺手。「兩位大人看了我們老爺的房間就知道了。」
推開劉掌櫃和夫人的臥房,顏末探頭一看,就驚訝了,因為臥房裡乾乾淨淨,一目了然,東西實在不多,要說這裡面有機關密室,感覺說不過去。
顏末走進去轉了兩圈,臥室裡所有東西都盡收眼底。「怎麼就這麼點東西啊?」
「本來就這麼點東西,老爺、夫人才搬過來沒幾天,還沒來得及收拾,一些家當都在老宅呢。」
王福表示,老爺、夫人失蹤之後,這房裡連地板磚都翻開了,可就是找不到人,後來有人說這宅子鬧鬼,更是人心惶惶,晚上都不敢出來了。
顏末一邊查看屋裡的狀況,一邊再次問王福那天早上的情況,問的重點是房裡的擺設有哪些變動,希望盡可能還原當時房內的情況,但其實變動不大,畢竟房裡的東西本來就不多。
顏末轉了兩圈,盯著床鋪不動了。
邢陌言坐在桌子旁,單手托著下巴,盯著顏末看。
「大人,你有沒有覺得……」顏末扭過頭,正好和邢陌言對上視線,突然止住話頭,眨了眨眼。
兩人一個站著,一個坐著,一個眉頭緊鎖,一個面無表情。
「怎麼不說話了?」邢陌言開口,眼裡閃過一絲笑意。
「呃……」顏末有些彆扭的撓撓臉頰,眼神亂飄,突然就忘記要說什麼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1上市的【文創風】879《野蠻娘子求生記》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