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9396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死因無可疑,線索全數歸「靈」!
比起靈異,現實更令人不寒而慄⋯⋯
〈幽靈耳語〉
一座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寧靜古村,少年少女接連自殺。
警方不理會,村人抗拒政府介入,當地人口中的「幽靈耳語」是怎麼回事?被鐵絲網層層圍繞的封閉山村,為何如此陰森又邪門?
〈萬米高空亡者分身事件〉
知名模特兒被發現暴斃在高空航班上,卻有記者同時拍到她出現在「百萬人塞爆機場」的示威活動現場。
隨著輿論風暴愈演愈烈,這樁分身謎案也愈發疑點重重⋯⋯
〈女兒之死(外傳)〉
聲稱穿越時空,來自未來的女鬼,劈頭就請他協助阻止未來的自己被殺害。在不知凶手何人的情況下,他只能跟著尚在人間的當事人一起走上煙霧瀰漫的元朗街頭。
但對抗爭一無所知的他沒想過,衝鋒陷陣於前線,到底有多麼致命⋯⋯
〈陰陽盲〉
當所有人都有陰陽眼,看不到另一個世界的「陰陽盲」,反而成了異常。
隔壁班同學意外死去,明明周圍有這麼多人看得見、聽得著,鬼魂為何偏偏纏上他這個陰陽盲?
當整個世界都對死亡習以為常,他該怎麼為亡者發聲?
〈那陣揚起黃色斗篷的陰風〉
為了悼念逝去的同路人,一群深水埗的商家合作發起換購逝者模型的活動。
可隨著詭異陰風獵獵、模型手腳不斷地離奇消失,除了無形的鬼,還有什麼理由能解釋這一切呢?
〈禮義邨的黑貓〉
儘管不同勢力的黑幫瓜分了這一帶公共房屋,她卻從沒考慮搬家。直到某天夜裡回過神,她發現自己竟已死去並成為鬼魂。
生者被誤導,其他亡者漠視不理,調查處處受阻,她該怎麼找出殺死自己的真凶?

本書特色
陳浩基、譚劍、莫理斯、黑貓C、望日、冒業
六偵探再次聚首「偵探冰室」!
以香港本土元素為主體
無理可推的靈異推理故事集!
★收錄楊勝博導讀專文〈那些線索全都指向你:靈異、推理與今日香港〉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著有《遺忘・刑警》、《13・67》、《網內人》、《山羊獰笑的剎那》、《第歐根尼變奏曲》、《氣球人》等多部作品。近一年忙於清還稿債,長期自我隔離中。
譚劍
曾任程式設計、系統分析、項目管理等工作。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國際會員。著有長篇科幻小說《人形軟件》和《黑夜旋律》、短篇集《免費之城焦慮症》和《貓語人》系列。好奇如鯊魚。喜歡旅行、動物和大自然。與家人和一隻愛撒嬌的狗住在西太平洋一個小島上。
莫理斯
一九六五年香港出生,英國劍橋大學法律系畢業。以「一國兩制」為論文題目進修博士學位期間,曾為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擔任法律研究及翻譯工作。留英講學多年,二○○一年回港轉投影視製作。現為獨立影視創作人及監製,亦在香港大學法律系兼任客席副教授之職。
二○一七年推出第一部短篇偵探小說集《神探福邇,字摩斯》。
黑貓C
香港理工大學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畢業。二○一五年開始在網上連載科幻、奇幻小說,翌年以武俠小說《從等級1到武林盟主》系列出道。他涉獵多種類型寫作,同年以數學為主題創作推理小說《歐幾里得空間的殺人魔》,並於二○一七年獲得第五屆「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
望日
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學士、土木工程學哲學碩士。曾任職香港政府一級行政主任。輟筆多年後,仍對寫作念念不忘,為實現以創作為終身職業的夢想,遂於二○一三年丟棄鐵飯碗全職寫作,集中於創作科幻及推理小說。
堅信夢想,勇於走出舒適區,不斷尋求挑戰。
冒業
九十年代出生。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現職軟件工程師。
除了創作也從事評論活動。二○一四年開設部落格「我思空間」,不時在上面發表作品評論。文章曾於U-ACG、01哲學、同人評論誌Platform、MPlus、Sample樣本、微批、明周文化等刊登。
筆名是「不務正業」的異變體。

《偵探冰室・靈》導讀
那些線索全都指向你:靈異、推理與今日香港
文學評論家 楊勝博

 

繼《偵探冰室》之後,香港推理作家再次集結,完成短篇推理小說集《偵探冰室‧靈》。成員組成雖略有不同,卻一樣充滿道地香港風味。無論是經常出現的粵語方言、香港地景,或和現今香港的緊密連結,都保有原本《偵探冰室》的篇章調性。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涉及靈異事件(或疑似靈異事件),藉由靈異事件所帶來的「異質性」打破原先視而不見的盲點。靈異事件的存在,在每篇作品裡,都成為了推動故事前進的重要關鍵。


靈異事件:異質與跨界的可能

英國推理作家諾克斯(Ronald Knox)曾在「推理十誡」(1928)中提到:「故事中不可存有超自然力量。」此一誡律自然早已過時,但我們可以將其理解為角色「對現實的認知」這件事的差異。人類之所以對外在現實的認知有所差異,關鍵往往在於:「我們所接受到的外在資訊,究竟是以何種樣貌反映外在世界?」
時間最接近的例子,就是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不但直接影響了香港人的日常,也間接影響著台灣人的生活。
對於反送中運動,台灣內部出現截然不同的兩種論調:一邊始終相信所有反送中運動的參加者與受害者都是暴民,即使因此死亡也不過是他們咎由自取,同時一心期盼回到中國,免除戰爭的危險;一邊始終相信著香港所發生的一切,在中國統一台灣之後同樣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不斷聲援,並提供各種所需物資給香港,同時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作為精神號召,期盼台灣能具備拒戰而不懼戰的能力,遏阻戰爭發生。
導致台灣內部產生兩種不同聲音的關鍵,自然在於閱聽眾所接觸的訊息有所不同。如果只將立場相同的社群媒體、聊天群組作為接受資訊的平台,所有錯誤訊息都將成為鞏固既定立場的磚石,同時也讓訊息接受者不再願意進行查證,導致他們無法認知到在香港所發生的事實究竟是什麼,甚至懷疑一切不過都只是民進黨和美國聯手進行的選戰陰謀。
或許讀者會懷疑,反送中運動和推理小說能有什麼關係?自然有所關聯,或者說與《偵探冰室‧靈》確實密切相關。
在本書收錄的篇章裡,有些是對於訊息理解錯誤導致的悲劇,有些是對於迷信毫無懷疑導致的災禍,有些是藉由靈異事件瓦解人的誤會,有些則是藉由鬼的存在打破事件的盲點……因此,鬼,或者靈異事件的存在,非但不如諾克斯所想,會打破推理小說的合理性與公平性,相反,正是因為靈異事件的存在,才讓整篇故事得以往前推進,通往最後的結局。
無論是陳浩基〈陰陽盲〉裡除了少數人之外所有人都能看到鬼、與鬼溝通,殺人案更因為死者能直接指證的緣故大幅減少的世界;或冒業〈女兒之死(外傳)〉裡唯有作為鬼才能理解事件全貌的愛恨情仇;或是譚劍〈禮義邨的黑貓〉在主角成為鬼之後,才終於理解自己被殺害的理由,和整個禮義邨恩怨情仇的黑幫物語,都是如此。
鬼或靈異事件,成為打破既定立場與認知的「異質性」的存在,讓角色有了重新理解已發生的事實的機會,作者也得以透過不同方式,帶出香港本地的文化特色、街景地貌與香港人的此時此刻。


偵探冰室:連結現實可能的線索

望日在《偵探冰室‧靈》台灣版序言中提及:「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象徵香港的推理小說合集系列,把香港文化及華文推理傳承和推廣開去,同時從側面記錄著這個世代香港的人和事。」讀者或許疑惑,藉由靈異事件去拓展推理小說的邊界還能理解,但為何要用來側面記錄香港的人和事?非得要憑藉靈異設定來達成目標?
關於這點,我們或許要重返靈異小說的書寫脈絡來看。
李欣穎教授〈欲知蒼生問鬼神:十九世紀後期的美國靈異小說〉認為,靈異體驗是某些人的日常體驗,我們無法否認,也不該將之排除在寫實之外。她也認為,無論是運用什麼理念、題材或表現技法的作品,都該表達出對社會議題的關切,或者說關切某種形而上的「邪惡」。
她以哈里特‧斯托的《湯姆叔叔的小屋》為例,蓄奴主人的大型莊園盛傳鬧鬼,最後白人主人誤認黑人女奴假扮的女鬼是母親的亡靈,而女奴也靠著主人的誤會和愧疚,成功逃離莊園,不再是原先地位低下的奴隸。李欣穎認為,斯托藉由靈異事件的描寫,點出的是當時美國社會種族、階級乃至於性別壓迫等議題。
因此,十九世紀後期的靈異書寫,不但能迎合市場喜好,又能探索禁忌話題,同時避免了禮教束縛,是作家試圖緊扣社會議題創作時的另一種選擇。
回到《偵探冰室‧靈》,莫理斯〈萬米高空亡者分身事件〉的身分之謎關鍵,以及冒業〈女兒之死(外傳)〉的真相、望日〈那陣揚起黃色斗篷的陰風〉裡故事背後的故事,都和反送中密切相關。又或者是譚劍〈禮義邨的黑貓〉裡自掃門前雪的公宅街坊、莫理斯〈萬米高空亡者分身事件〉裡擅自以「死因無可疑」結案的警方,黑貓C〈幽靈耳語〉和陳浩基〈陰陽盲〉裡因資訊不對等造成的悲劇或盲點,又怎能說和台灣對於反送中運動的相反立場毫無關聯?
可以說,這些小說之所以出現,正是源自於反送中對香港造成的實質影響,同時也能透過具有娛樂性的手法完成故事之餘,將思慮的線索導引至香港的時代背景、歷史文化與現實事件。因此,在享受推理小說所帶來的解謎樂趣、靈異故事帶來的懸疑氛圍之外,或許我們也該思索在這些故事背後的故事,以及身為所有故事線索與真相最終指向的那座城市——香港。

 



好好活著,一同見證屬於我們的未來
望日

 

二○一九年七月十七日,《偵探冰室》在香港書展上正式推出;翌日,出版社就收到一封讀者電郵,說他購買了該書,打算躲進推理小說的虛構世界,避開當時紛紛擾擾的政治局面,沒料到一打開序,就看到筆者(即本人)長篇大論地談政治,頓感意興闌珊。
老實說,我也討厭政治。回想十多年前仍在就讀大學的我,當時雖然已經是成年人,即將投身社會,但仍對時事提不起半點興趣,除了應付求職面試前會臨急抱佛腳外,其餘時間幾乎不會看新聞。看到今時今日的學生,年紀輕輕已經對社會上發生的事瞭如指掌,甚至積極發表意見、參與政治活動,我實在感到很慚愧。我猜除了是因為通識教育科令他們提早覺醒之外,也是基於動物的本能——他們察覺到危機早已逼近。
「生活即政治,政治即生活」、「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等說法經常可以在網路上看到。無論是毒奶粉、黑心食品、全球暖化,以至最近肆虐全球的肺炎,其實都是生活和政治互相影響的結果。世界各國受肺炎的影響不一,正是因為各國政府所採取的防疫措施不同,以及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或不信任的結果。我想,除了從事跟政治直接有關職業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希望能過簡單的生活,盡量遠離政治;炎炎夏日,誰都想躲在家中享受冷氣,沒有人會無緣無故走到街上遊行示威。然而當你穿黑衣外出會被搜查、乘坐鐵路回家途中可能突然受襲、拒收不明來歷的包裹仍會被拘捕,更多更多荒謬的事每日在身邊發生之時,大家都應該明白,政治已經找上了我們,誰都不能倖免,無法再當「港豬」掩耳盜鈴了。
由二○一九年中至今,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出版社負責人及小說作家,到底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去多出一份力,去守護我們的家。小說作家未必有體能和膽識走上前線支援,也沒有政治家的識見去提供意見和行動建議,但我們還是有可以做的事情。不少文化工作者在這一年來,以自己的專業去發聲和記錄社會當下的狀況,不容歷史遭到篡改,同時對外解釋和宣揚理念;單是出版物,類型和數量已多不勝數,文學作品也有韓麗珠《黑日》、黑貓C《崩堤之夏》等。而在《偵探冰室》出版一年後,五位原班人馬及一新加入的香港作家再次匯聚,交出了新作《偵探冰室.靈》作為我們的答案。
《偵探冰室.靈》包含了「偵探冰室」及「靈」兩個部分。「偵探」暗示文種屬推理小說;「冰室」是五、六十年代在香港興起的餐廳,最初以售賣跟英式下午茶相關的小食和飲品為主,其後逐漸演變成中西方美食皆有售,包羅萬有,一直存在至今,成為香港的象徵之一;「靈」則代表靈異,是本書的主題。《偵探冰室.靈》這部推理合集正好結合上述元素,書中的六部短篇推理小說背景皆為香港,但謎團五花八門,靈異元素千奇百怪,相信無論是初次接觸推理小說,還是推理小說愛好者,都能享受到故事和解謎的樂趣。
《偵探冰室.靈》是「偵探冰室」系列的第二部,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象徵香港的推理小說合集系列,把香港文化及華文推理傳承和推廣開去,同時從側面記錄著這個世代香港的人和事。推理小說雖屬流行讀物,但除了其娛樂的特性外,故事的核心就是追求真相,故事中的偵探藉著各種線索和邏輯分析,找出謎團的因,讓犯罪者承受應得的果。無獨有偶,在《偵探冰室.靈》中的部分小說都跟因果、報應等元素扯上關係。我不知道這是因為千百年來中外歷史所給予世人的啟示,是我們的內心渴望天道得以彰顯,還是只是純粹的巧合,但我相信推理小說作家和讀者都期望能為死者和蒙冤者平反,也是我們為何熱衷於推廣華文推理的原因之一——只有在平等、法治的社會,公義得以彰顯的地區,推理小說才能茁壯成長;而推理小說市場持續擴張,就能產生正面反饋,提升人民對理性分析、邏輯思維、公義等的追求。
我特別藉此機會,感謝蓋亞文化於二○二○年初把《偵探冰室》帶到台灣,其續作、即本書《偵探冰室.靈》將繼續於港台兩地出版。兩地人民的生活文化和閱讀習慣或許會有差異,但對追求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的心相信並無二致,非常適合推理小說落地生根。疫情過後,未來的經濟和生活或許未必如之前般順遂,政治形勢看來也會變得更波濤洶湧,但無論之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好好活著,一同見證屬於我們的未來。期待我們下年能夠繼續在「偵探冰室」內相聚。


二○二○年六月一日

《偵探冰室・靈》導讀
那些線索全都指向你:靈異、推理與今日香港
文學評論家 楊勝博



繼《偵探冰室》之後,香港推理作家再次集結,完成短篇推理小說集《偵探冰室‧靈》。成員組成雖略有不同,卻一樣充滿道地香港風味。無論是經常出現的粵語方言、香港地景,或和現今香港的緊密連結,都保有原本《偵探冰室》的篇章調性。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涉及靈異事件(或疑似靈異事件),藉由靈異事件所帶來的「異質性」打破原先視而不見的盲點。靈異事件的存在,在每篇作品裡,都成為了推動故事前進的重要關鍵。


靈異事件:異質與跨界的可能

英國推理作家諾克斯(Ronald Knox)曾在「推理十誡」(1928)中提到:「故事中不可存有超自然力量。」此一誡律自然早已過時,但我們可以將其理解為角色「對現實的認知」這件事的差異。人類之所以對外在現實的認知有所差異,關鍵往往在於:「我們所接受到的外在資訊,究竟是以何種樣貌反映外在世界?」
時間最接近的例子,就是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不但直接影響了香港人的日常,也間接影響著台灣人的生活。
對於反送中運動,台灣內部出現截然不同的兩種論調:一邊始終相信所有反送中運動的參加者與受害者都是暴民,即使因此死亡也不過是他們咎由自取,同時一心期盼回到中國,免除戰爭的危險;一邊始終相信著香港所發生的一切,在中國統一台灣之後同樣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不斷聲援,並提供各種所需物資給香港,同時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作為精神號召,期盼台灣能具備拒戰而不懼戰的能力,遏阻戰爭發生。
導致台灣內部產生兩種不同聲音的關鍵,自然在於閱聽眾所接觸的訊息有所不同。如果只將立場相同的社群媒體、聊天群組作為接受資訊的平台,所有錯誤訊息都將成為鞏固既定立場的磚石,同時也讓訊息接受者不再願意進行查證,導致他們無法認知到在香港所發生的事實究竟是什麼,甚至懷疑一切不過都只是民進黨和美國聯手進行的選戰陰謀。
或許讀者會懷疑,反送中運動和推理小說能有什麼關係?自然有所關聯,或者說與《偵探冰室‧靈》確實密切相關。
在本書收錄的篇章裡,有些是對於訊息理解錯誤導致的悲劇,有些是對於迷信毫無懷疑導致的災禍,有些是藉由靈異事件瓦解人的誤會,有些則是藉由鬼的存在打破事件的盲點……因此,鬼,或者靈異事件的存在,非但不如諾克斯所想,會打破推理小說的合理性與公平性,相反,正是因為靈異事件的存在,在讓整篇故事得以往前推進,通往最後的結局。
無論是陳浩基〈陰陽盲〉裡除了少數人之外所有人都能看到鬼、與鬼溝通,殺人案更因為死者能直接指證的緣故大幅減少的世界;或冒業〈女兒之死(外傳)〉裡唯有作為鬼才能理解事件全貌的愛恨情仇;或是譚劍〈禮義邨的黑貓〉在主角成為鬼之後,才終於理解自己被殺害的理由,和整個禮義邨恩怨情仇的黑幫物語,都是如此。
鬼或靈異事件,成為打破既定立場與認知的「異質性」的存在,讓角色有了重新理解已發生的事實的機會,作者也得以透過不同方式,帶出香港本地的文化特色、街景地貌與香港人的此時此刻。


偵探冰室:連結現實可能的線索

望日在《偵探冰室‧靈》台灣版序言中提及:「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象徵香港的推理小說合集系列,把香港文化及華文推理傳承和推廣開去,同時從側面記錄著這個世代香港的人和事。」讀者或許疑惑,藉由靈異事件去拓展推理小說的邊界還能理解,但為何要用來側面記錄香港的人和事?非得要憑藉靈異設定來達成目標?
關於這點,我們或許要重返靈異小說的書寫脈絡來看。
李欣穎教授〈欲知蒼生問鬼神:十九世紀後期的美國靈異小說〉認為,靈異體驗是某些人的日常體驗,我們無法否認,也不該將之排除在寫實之外。她也認為,無論是運用什麼理念、題材或表現技法的作品,都該表達出對社會議題的關切,或者說關切某種形而上的「邪惡」。
她以哈里特‧斯托的《湯姆叔叔的小屋》為例,蓄奴主人的大型莊園盛傳鬧鬼,最後白人主人誤認黑人女奴假扮的女鬼是母親的亡靈,而女奴也靠著主人的誤會和愧疚,成功逃離莊園,不再是原先地位低下的奴隸。李欣穎認為,斯托藉由靈異事件的描寫,點出的是當時美國社會種族、階級乃至於性別壓迫等議題。
因此,十九世紀後期的靈異書寫,不但能迎合市場喜好,又能探索禁忌話題,同時避免了禮教束縛,是作家試圖緊扣社會議題創作時的另一種選擇。
回到《偵探冰室‧靈》,莫理斯〈萬米高空亡者分身事件〉的身分之謎關鍵,以及冒業〈女兒之死(外傳)〉的真相、望日〈那陣揚起黃色斗篷的陰風〉裡故事背後的故事,都和反送中密切相關。又或者是譚劍〈禮義邨的黑貓〉裡自掃門前雪的公宅街坊、莫理斯〈萬米高空亡者分身事件〉裡擅自以「死因無可疑」結案的警方,黑貓C〈幽靈耳語〉和陳浩基〈陰陽盲〉裡因資訊不對等造成的悲劇或盲點,又怎能說和台灣對於反送中運動的相反立場毫無關聯?
可以說,這些小說之所以出現,正是源自於反送中對香港造成的實質影響,同時也能透過具有娛樂性的手法完成故事之餘,將思慮的線索導引至香港的時代背景、歷史文化與現實事件。因此,在享受推理小說所帶來的解謎樂趣、靈異故事帶來的懸疑氛圍之外,或許我們也該思索在這些故事背後的故事,以及身為所有故事線索與真相最終指向的那座城市――香港。





好好活著,一同見證屬於我們的未來
望日



二○一九年七月十七日,《偵探冰室》在香港書展上正式推出;翌日,出版社就收到一封讀者電郵,說他購買了該書,打算躲進推理小說的虛構世界,避開當時紛紛擾擾的政治局面,沒料到一打開序,就看到筆者(即本人)長篇大論地談政治,頓感意興闌珊。
老實說,我也討厭政治。回想十多年前仍在就讀大學的我,當時雖然已經是成年人,即將投身社會,但仍對時事提不起半點興趣,除了應付求職面試前會臨急抱佛腳外,其餘時間幾乎不會看新聞。看到今時今日的學生,年紀輕輕已經對社會上發生的事瞭如指掌,甚至積極發表意見、參與政治活動,我實在感到很慚愧。我猜除了是因為通識教育科令他們提早覺醒之外,也是基於動物的本能――他們察覺到危機早已逼近。
「生活即政治,政治即生活」、「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等說法經常可以在網路上看到。無論是毒奶粉、黑心食品、全球暖化,以至最近肆虐全球的肺炎,其實都是生活和政治互相影響的結果。世界各國受肺炎的影響不一,正是因為各國政府所採取的防疫措施不同,以及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或不信任的結果。我想,除了從事跟政治直接有關職業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希望能過簡單的生活,盡量遠離政治;炎炎夏日,誰都想躲在家中享受冷氣,沒有人會無緣無故走到街上遊行示威。然而當你穿黑衣外出會被搜查、乘坐鐵路回家途中可能突然受襲、拒收不明來歷的包裹仍會被拘捕,更多更多荒謬的事每日在身邊發生之時,大家都應該明白,政治已經找上了我們,誰都不能倖免,無法再當「港豬」掩耳盜鈴了。
由二○一九年中至今,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出版社負責人及小說作家,到底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去多出一份力,去守護我們的家。小說作家未必有體能和膽識走上前線支援,也沒有政治家的識見去提供意見和行動建議,但我們還是有可以做的事情。不少文化工作者在這一年來,以自己的專業去發聲和記錄社會當下的狀況,不容歷史遭到篡改,同時對外解釋和宣揚理念;單是出版物,類型和數量已多不勝數,文學作品也有韓麗珠《黑日》、黑貓C《崩堤之夏》等。而在《偵探冰室》出版一年後,五位原班人馬及一新加入的香港作家再次匯聚,交出了新作《偵探冰室.靈》作為我們的答案。
《偵探冰室.靈》包含了「偵探冰室」及「靈」兩個部分。「偵探」暗示文種屬推理小說;「冰室」是五、六十年代在香港興起的餐廳,最初以售賣跟英式下午茶相關的小食和飲品為主,其後逐漸演變成中西方美食皆有售,包羅萬有,一直存在至今,成為香港的象徵之一;「靈」則代表靈異,是本書的主題。《偵探冰室.靈》這部推理合集正好結合上述元素,書中的六部短篇推理小說背景皆為香港,但謎團五花八門,靈異元素千奇百怪,相信無論是初次接觸推理小說,還是推理小說愛好者,都能享受到故事和解謎的樂趣。
《偵探冰室.靈》是「偵探冰室」系列的第二部,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象徵香港的推理小說合集系列,把香港文化及華文推理傳承和推廣開去,同時從側面記錄著這個世代香港的人和事。推理小說雖屬流行讀物,但除了其娛樂的特性外,故事的核心就是追求真相,故事中的偵探藉著各種線索和邏輯分析,找出謎團的因,讓犯罪者承受應得的果。無獨有偶,在《偵探冰室.靈》中的部分小說都跟因果、報應等元素扯上關係。我不知道這是因為千百年來中外歷史所給予世人的啟示,是我們的內心渴望天道得以彰顯,還是只是純粹的巧合,但我相信推理小說作家和讀者都期望能為死者和蒙冤者平反,也是我們為何熱衷於推廣華文推理的原因之一――只有在平等、法治的社會,公義得以彰顯的地區,推理小說才能茁壯成長;而推理小說市場持續擴張,就能產生正面反饋,提升人民對理性分析、邏輯思維、公義等的追求。
我特別藉此機會,感謝蓋亞文化於二○二○年初把《偵探冰室》帶到台灣,其續作、即本書《偵探冰室.靈》將繼續於港台兩地出版。兩地人民的生活文化和閱讀習慣或許會有差異,但對追求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的心相信並無二致,非常適合推理小說落地生根。疫情過後,未來的經濟和生活或許未必如之前般順遂,政治形勢看來也會變得更波濤洶湧,但無論之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好好活著,一同見證屬於我們的未來。期待我們下年能夠繼續在「偵探冰室」內相聚。


二○二○年六月一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