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林良作品集經典珍藏版(共四冊)
定  價:NT$1040元
優惠價: 9936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2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永遠的小太陽――林良,用溫暖的故事喚起你純真的童年回憶
附有音樂故事CD,由林良爺爺親自為孩子朗讀好聽的故事!

台灣兒童文學領航者  林良
台灣圖畫書教父  鄭明進
插畫名家  何雲姿、張化瑋

兒童文學巨擘攜手經典之作!不容錯過的珍藏版本!

這套書是台灣兒童文學家林良先生為小讀者創作的作品集,共有四本。其中有童話故事,還有兒歌,每一本書都附有音樂故事CD,由林良先生親自為孩子們講故事,兒歌的部分也請專業作曲者配樂。期盼在溫馨動人的童話故事與琅琅上口的兒歌中,讓孩子們學得知識、啟發智慧與想像力,也擁有一顆善良的心!

※本套書附有注音
※每本附有故事音樂 CD

一、《小紙船看海》◎林良/著、鄭明進/圖
這是一本為幼童寫的散文故事。故事藉由兩隻小紙船的遊歷過程告訴孩子們,世界上的水都到哪兒去了,他們在旅行的過程中又看到哪些河岸風光……

二、《小動物兒歌集》◎林良/著、鄭明進/圖
兒歌對幼兒的意義是「學習語言」和「認識世界」。在這本兒歌集裡共有二十種小動物,希望幼兒能認識小動物的名稱,獲得點滴有關小動物的知識。

三、《汪汪的家》◎林良/著、何雲姿/圖
寒冷的冬天裡,汪汪的爸爸出門十天了,為什麼還不回來呢?爸爸終於回來了,汪汪又為什麼堅持要出門呢?這是一個溫馨的故事,讓寒冬充滿溫暖。

四、《我要一個家》◎林良/著、張化瑋/圖
人人都有一個家,每一隻狗也都有家,只有可憐的流浪狗沒有家。流浪狗「哀哀」的心願,是希望能找到一個家,牠能完成心願嗎?

林良
生於1924年,祖籍福建省同安縣,習慣以筆名「子敏」發表散文,以「林良」本名為小讀者寫作,是小讀者口中的「林良爺爺」。

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國文系國語科及私立淡江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當過小學老師、新聞記者,歷任國語日報編輯、編譯主任、出版部經理、國語日報社社長,2005年以國語日報董事長兼發行人退休,退休後繼續從事寫作。

以兒童文學工作為生平職志,為兒童寫作長達五十多年,其中以「看圖說話」專欄與小讀者結緣,又以《小太陽》一書廣獲讀者共鳴。著有看圖說話《青蛙歌團》、《月球火車》、《樹船》三書、散文集《小太陽》等、兒童文學論文集《淺語的藝術》、兒童文學創作《我是一隻狐狸狗》及翻譯《兩朵白雲》、《月下看貓頭鷹》等計兩百餘冊。

曾獲中山文藝創作獎,國家文藝兒童文學特別貢獻等殊榮。

熱愛兒童文學工作,目前仍持續為兒童寫作。

繪者簡介
鄭明進
1932年出生於台北市,台北師範藝術科畢業。曾任國小美術教師25年,身兼編寫、翻譯、編輯、引薦推廣的多重角色,對兒童圖畫書的推廣有啟蒙的地位。他也不時在報章雜誌上介紹國內外著名的圖畫作家,受邀為圖畫書撰寫導讀評論,並活躍於台灣各地的演講教授圖畫書的欣賞,從而促成了許多國際矚目繪畫交流大型活動並擔任競賽評審,因此被童書界封為「台灣兒童圖畫書教父」。

鄭明進除了是資深美術教育大師,著有《怎樣瞭解幼兒的童》、《幼兒畫的認識與指導》、《幼兒美術教育》、《媽媽美術教育》、《兒童美術主題100》等,本身也著作多本兒童文學插畫,曾任漢聲圖書、雄獅美術、台英圖書、兒童日報等公司擔任編輯顧問,現任福式書店巧連智雜誌編輯顧問。

何雲姿
一九六二年生於台北,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一九八四年開始兒童插圖及圖畫書繪製工作。曾獲第一屆中華兒童文學獎、第六期中華民國教育部金書獎、第七屆小太陽獎、第一屆台北國際書展金蝶獎。著有圖畫書《收集東˙收集西》、《小月月的蹦蹦跳跳課》、《像母親一樣的河》、《鞦韆》等。

張化瑋
曾經擔任點子公司的美術設計,插畫發表於《世界日報》,曾為張秋生的小巴掌童話《好吃的帽子》、《紅氣球》、《掉在水裡的房子》、《小精靈唸錯了咒語》等繪圖,作品能充分掌握
兒童的趣味,畫風具有純真的童趣。

《小紙船看海》
「百川歸海」。
「黃河入海流」。
大海是所有的水的歸宿。

《小紙船看海》的故事,告訴小朋友世界上的水都到哪兒去了。

兩隻紙船在旅行的過程中所看到的「兩岸風光」,略微告訴小朋友:人群是喜歡「挨著水邊生活」的。

這是一個為幼童寫的散文故事,所以雖然分行寫,但是並不押韻。

我把這個故事獻給所有愛山、愛城市、愛大海的小朋友。

《小動物兒歌集》
兒歌對幼兒的意義是「學習語言」和「認識世界」。

在這本兒歌集裡,我選擇了二十種小動物作為寫作題材,其中大部分是昆蟲。我並沒有「讓幼兒完全了解每一種小動物的形態和習性」的大野心,我只是希望幼兒能認識小動物的名稱,獲得點滴有關小動物的知識。這也是「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的意思。

在這本兒歌集裡,我嘗試用現代國語裡的「多音節詞語」來寫作。我沒有放棄「押韻」,大致採用的是「兩行一組押同韻」的韻法。這種韻法比較自由,可以不多損害語言的自然。「叶韻」是語言的趣味現象之一,所以值得在兒歌裡向幼兒介紹。

流傳在民間的古典兒歌,仍然值得介紹給幼兒念著玩兒,古典風格的兒歌創作也仍然值得嘗試。不過,我所嘗試的兒歌創作,因為大量運用了現代詞語的緣故,所以並不要求它具有「古典風格」。我所能捕捉到的,恐怕就是現代語言的親切感了。

《汪汪的家》
〈汪汪的家〉是我為小讀者寫的一個短篇故事,大約完成在一九八○年左右。記得當時的設計,是想用小孩子看得懂的淺顯文字,寫一個好看好聽的故事,因為兒童文學的本質就是一種「淺語的藝術」。

除了「運用淺顯文字寫故事」這個原則以外,我還想到故事裡的角色必須是「好人」。我心目中的好人標準,就是善良、正直。「善良」就是心地柔軟,能關心別人。「正直」就是行為端正,不傷害別人。我喜歡寫好人,因為只有好人,才能做我們大家的模範。這是第二個原則。

第三個原則是故事要帶點兒「童話」趣味。孩子喜歡閱讀童話,因為童話帶領他們去做「想像力的遊戲」,充滿驚奇。為了使我的「故事」裡有「童話」,也為了讓孩子能夠放心從事快樂的閱讀,我要讓出現在故事裡的人物都是「狗人」。「狗人」都是「人身狗臉」,他們的身體和身上的穿戴都跟「人」一樣。他們的心也都是「人心」,只是有一張忠厚可靠的「狗臉」。
原則都有了,剩下的就是耐心的等著「故事」的翩然來到。有一個靜夜,窗外月色明亮,「故事」翩然來到,我就在書桌上寫下了〈汪汪的家〉。

《我要一個家》
人人都有一個家,每一隻狗也都有家,只有可憐的流浪狗沒有家。我寫《我要一個家》,主要的動機來自對流浪狗的同情。

故事的主角是一隻小流浪狗,名字叫「哀哀」。「哀哀」是雙關語,一方面是形容牠的叫聲,因為牠還小,還不會叫「汪汪」;另一方面,是形容牠悲慘的身世。悲慘到什麼程度?牠常常在睡夢中含淚吟唱「我的家庭真可愛」,一直到哭醒。夜裡,牠趴在巷子裡的水溝邊睡覺,醒來看到天上的月亮,感到安慰,悄悄的對月亮說:「只有你永遠跟我在一起。」

兒童文學是「淺語的藝術」,要用淺顯的文字寫一個令小讀者「揪心」的故事,有相當的難度。但是我做了嘗試,《我要一個家》就是我嘗試的成果。我在故事裡寫了「哀哀」強烈的「心願」,以及牠所一再遇到的「挫折」。不過,故事是以喜劇收場。

我在故事裡所進行的另一個嘗試,就是為「哀哀」的叫聲作翻譯,翻譯成語言,而且是人類的語言。這樣的翻譯,給我帶來了寫作的樂趣,相信也會為小讀者帶來閱讀的樂趣。這種樂趣,有快樂的成分,也有感動的成分。從事這樣的嘗試,是受到「民胞物與」這句話的啟示。「民胞物與」,就是把一切動物看成我們的同類。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