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聊齋誌異:瓜棚下的怪譚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5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聊齋誌異》裡面所記載的,有關鬼狐神怪的故事,幾乎占了全部的篇幅。那些鬼狐神怪與人類具有同樣的思想、情感和個性。作者也藉著他們的形象,忠實地反映了那個時代和社會。

周學武

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國家文學博士。
曾任:國立台灣大學教授兼中國文學系所主任。
現已退休。
著作:《唐說齋研究》、《葉適研究》等書。

時報文化出版的《中國歷代經典寶庫》已經陪大家走過三十多個年頭。無論是早期的紅底燙金精裝「典藏版」,還是50開大的「袖珍版」口袋書,或是25開的平裝「普及版」,都深得各層級讀者的喜愛,多年來不斷再版、複印、流傳。寶庫裡的典籍,也在時代的巨變洪流之中,擎著明燈,屹立不搖,引領莘莘學子走進經典殿堂。

這套經典寶庫能夠誕生,必須感謝許多幕後英雄。尤其是推手之一的高信疆先生,他秉持為中華文化傳承,為古代經典賦予新時代精神的使命,邀請五、六十位專家學者共同完成這套鉅作。(中略)

參與這套書的編撰者
出版的話
【導讀】鬼狐神怪的奇異世界                              周學武
蒲松齡和《聊齋誌異》
鬼狐世界的奇幻故事
一、壁上的美人
二、漁夫和水鬼
三、道士種梨
四、王七學道
五、長清高僧
六、人蛇之間
七、找回來的心
八、荒寺女鬼
九、張氏兄弟
十、口技
十一、柳家的盛衰
十二、山中仙緣
十三、稚子的靈魂
十四、詼諧的狐狸
十五、狐仙的教訓
十六、曾孝廉的夢
十七、冬天的荷花
十八、趙城義虎
十九、李超的武藝
二十、石武舉之死
二十一、大力將軍
二十二、秀才和進士
二十三、老屋裡的故事
二十四、少年與白鴿
二十五、瘟神
二十六、真假情人
二十七、張鴻漸的遭遇
二十八、化狐
二十九、賈奉雉成仙
三十、黑色的指印
三十一、黃英
三十二、清虛奇石
三十三、醫生和老虎
附錄 原典精選

一、壁上的美人

有一位叫孟龍潭的江西人,和一位姓朱的舉人○1,都在京城裡客居。有一天,他們兩人忽然動了遊興,到一所寺院去走走。這所寺院的殿堂和禪房都不太寬敞,只有一個老和尚住在裡面。他看見客人來了,便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來迎接,領著他們到各處看看。

他們走進大殿,看見裡面供著誌公○2的塑像,那誌公臉色瑩徹,手腳都長得像鳥爪一樣,很是奇怪。東西兩面牆壁都畫著圖畫,筆法細膩,構思巧妙,畫中的人物,就像真的一樣。東面的牆壁上畫的是「天女散花圖」,裡面有一位少女,長髮披肩,手裡拿著一?花兒,含羞地笑著,那櫻桃小口彷彿要講話似的,兩個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含蓄著無限的深情。那美麗動人的姿態,把朱舉人看呆了,不覺心神蕩漾,起了遐思。忽然,他的身體輕飄飄的,就像駕著雲霧一般,走進壁畫裡面去了。

朱舉人看見殿閣重重,美麗得像仙境一樣。有一個老和尚,斜披著袈裟,正在座位上說法,圍在四周聽講的人很多。朱舉人站在擁擠的人群裡面伸長著脖子聽講;他聽了一會兒,好像覺得有人偷偷地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回過頭去一看,竟是那位長髮披肩的畫中少女。她對他深情款款地一笑,掉頭就走了。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朱舉人竟不由自主地跟隨著她。

他們穿過了一座彎彎曲曲的欄杆,轉入一間小屋,朱舉人停下腳步,不敢向前走。少女轉過頭來,看見朱舉人還站在遠處,便舉起手裡的花向他招手,朱舉人這才壯起膽子趕上前去。

他們進了屋子,深情地依偎著,廝磨了許久,少女才關上門離開。她臨走的時候,告訴他不要出聲,說她到了夜晚,還會再來看他。這樣過了兩天,她的同伴終於發現了他們的秘密。她們搜出了朱舉人,便起鬨說:「已經有情?了,還冒充小姑娘,也不害臊!」

說著,便妳拿簪子、我拿耳環地把她打扮成少婦的模樣,那少女竟一時羞得說不出話來。她們鬧了好久,有一個少女忽然頑皮地提醒大家說:「姊妹們!識相點兒,別緊耗在這兒,惹人討厭!」經她這麼一說,大夥兒便嘻嘻哈哈地走了。

朱舉人這才有機會端詳一下那少女的打扮:髮髻梳得高高的,髮鬟垂得低低的,比秀髮披肩時的模樣豔麗多了。他四顧無人,便又和她纏綿起來。她身上散出來的幽香,使他陶醉極了。

正當他們互相依偎,渾然忘我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有馬靴走動的聲音,腳步非常沉重。接著又聽到鐵鍊子和鎖碰擊的聲音;不久,又有嘈雜的說話聲,像是在爭辯什麼。那女?一驚,連忙推開朱舉人,躡手躡腳地由窗縫向外偷看,只見一個面孔漆黑、穿著金黃色盔甲的使者,左手握著一把鐵鎖,右手提著一個木槌,很凶惡地站在院子裡。

那些剛剛來過屋裡的姊妹們,都誠惶誠恐地圍繞著他。那金甲使者厲聲問道:「人都到齊了嗎?」那些女?回答說:「到齊了。」那金甲使者向她們掃了一眼,又警告說:「要是藏了下界的人,就趕快招出來,可不要自找麻煩!」那些女?又齊聲說:「沒有!」使者轉過身來,眼光銳利地向小屋子看,像是要搜索似的。那女?嚇得不得了,臉色像死灰一般。她神色倉皇地告訴朱舉人說:「快點?到?下去!」說完,便打開壁上的小窗,慌慌張張逃走了。

朱舉人?在?下,不敢出一點兒聲音。不久,便聽到靴聲來到了房內,只繞了一圈,又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嘈雜的聲音漸漸遠了,心裡才稍微平靜下來;可是窗外仍然有走路和談話的聲音。朱舉人在?下悶久了,只覺得耳?裡像有蟬叫,眼睛也直冒金星,那情況實在忍不下去了,可是又怕惹禍上身,只好仍然伏在?下,靜靜地等那女?回來,一時竟忘記了自己到底打那兒來的。

那時,孟龍潭在大殿裡觀賞,一轉眼的工夫,便失去朱舉人的?影,心裡覺得有些納悶,就問那引導的老和尚。老和尚微笑著說:「他聽法去了。」孟龍潭又問:「在哪兒?」老和尚說:「就在跟前。」過了一會兒,老和尚用手指彈著牆壁叫道:「朱施主,怎麼玩了那麼久還不回來?」不久,那壁上便現出了朱舉人的形象,只見他歪著腦袋側著耳?站著,好像聽到了什麼似的。那老和尚又叫道:「你的遊伴等你很久了!」朱舉人聽了,便恍恍惚惚地從壁上降了下來。落到地上以後,就像一根木頭似的直挺挺地站著,眼睛睜得圓圓的,雙腳一點勁兒都沒有,好像靈魂已經出竅了。

孟龍潭看他那副模樣,嚇了一大跳。過了一會兒,才追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朱舉人這才恢復了神智。他說:「我正伏在?下,忽然聽見敲門的聲音,就像打雷一樣;便走出來瞧瞧,也不知怎麼的,又回到這地上來。」他們向壁上一看,那手裡拿著花的少女,髮髻已經梳得高高的,不是先前長髮披肩的打扮了。朱舉人驚詫地拜問老和尚,這是怎麼一回事?老和尚宣了一聲佛號,慢條斯理地說:「一切的幻象都是由人自己腦子裡發出來的,我老和尚哪裡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呢?」

朱舉人和孟龍潭聽了老和尚的話,一個是悶聲不響,一個是疑惑不解。於是兩人便起身告辭,步下大殿的臺階,匆匆地離開了那座寺院。(改寫自〈畫壁〉)

【註釋】
○1舉人:清代科舉制度,每隔三年,朝廷便特派官員到省城考試諸生的四書經義和策問等等,凡是及格的考生就叫舉人。
○2誌公:指寶誌禪師,俗姓朱,又稱保誌、誌公,人稱誌公禪師,為梁武帝時的佛教高僧。

【短評】
心不動念,一切的幻境便無由產生。朱舉人的心裡先有了淫褻的念頭,所以便自然產生了淫褻的幻象。人的迷惘,都是由於不能消除自家心裡的魔障。
老和尚回答朱舉人的話,真是不解之解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