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7931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味蕾品咂出幽幽的鄉愁,隔着大海,難忘老母親留下的菜根香;蔣家後人永遠珍藏的記憶晶片
在台灣權傾一時的蔣家王朝,儘管已經走入歷史,但其對兩岸的深遠影響,以至家族中重要成員的謎樣色彩,依然引人迷思,數十年來,研究蔣介石及其家族的著作仍時有出版。
本書作者蔣還倫(蔣孝玉)女士,乃蔣介石的親姪孫女,昔日經常出入士林官邸,與蔣介石、蔣宋美齡、蔣經國等先輩,以及堂兄姐孝文、孝武、孝勇和孝章時有往還,感情親厚,婚禮亦是由蔣經國代父作主婚人。由於廚藝了得,蔣還倫女士不時為蔣家做菜,其中蔣緯國便尤其讚賞她的廚藝。
本書除精選作者曾為蔣氏烹調的拿手菜式,更揭露蔣家鮮為人知的情事,並附有多幀珍貴圖片。透過作者第一身的接觸、描述,讀者可從另一個角度,窺探蔣家的歷史,自士林官邸的飯桌上,體味王朝的起跌。
蔣還倫(蔣孝玉),蔣介石親姪孫女,祖父蔣介卿為蔣介石同父異母哥哥。浙江奉化縣溪口鎮出生,一九四九年,經蔣介石及蔣經國安排,一家輾轉避難到台灣。昔日經常出入士林官邸,與蔣家各人感情親厚,其超卓廚藝尤得眾人讚賞。一九八八年移居來港,與人合資開設廠房。二零零零年開辦私房菜「蔣家菜」。

前言

 

一九九九年在香港,我自創蔣家菜,所謂蔣家菜並不代表全部是蔣家人吃的菜,只能說是我會煮的菜。士林官邸當家的是叔婆(宋美齡),在中國節日,她提供的是上海菜,其中夾兩味寧波小菜;聖誕節提供的是火雞全套西餐式的餐點。大叔(蔣經國)和小叔 《 蔣緯國 》 家比較隨意,雖有江浙口味但不如士林官邸般講究菜式和口味。

我自己則是在結婚後才去接觸廚房的,但從小跟隨母親在外做客時,都可品嚐到不同省份,各位名師的手藝,久而久之,就知道哪些食材用甚麼方式來煮,燒出來是甚麼味道?所以後來有心要學自己煮菜,除了初時不慣火爐的熱度,容易燙到手,及下調味料時會手忙腳亂外,其他也難不到我,等我習慣了熱,下作料順手時,味道自然就調出來。

我很慶幸在台灣眷村住了十年,那裹住著各省份的主婦們,各有獨門菜餚,如:滷水菜、辣椒菜、蔥油餅、餃子、菜肉餛飩、炒米粉、四川泡菜 … … 等,我只要吃到好的,必定會不恥下問,回家馬上如法炮製。最初最辛苦的大概就是我的丈夫和阿巴桑(幫我做家務和有點年紀的女人),無論我怎麼煮,我丈夫都說「好吃」!頭幾次當然不會好吃,任何時候吃不完的菜就叫阿巴桑拿回去,給她家人吃 《 因為不可浪費食材,另外每個月剩下一大缸的配給白米,也統統叫她拿回去,我可不想米缸生蟲)。

直到有天,發現自己也可以煮出讓自己覺得可以吞下的菜餚時,心中也浮起了一股甜意,總算辛苦沒有白費,我的丈夫及阿巴桑從此就可以逃出生天了。我母親最聰明了,剛結婚時從不見她來我家吃飯,等我自覺滿師時,她可是每天準時報到。

我發現我愛上煮兩味後,真是甘之如飴,從不覺得進廚房是件苦差事,直到現在,我總是好希望看見人家在吃完我的手藝後,會認同並對我說:美味。那種滿足感,唉!只能說人生夫復何求?

 

首先要向買這本書的讀者道歉,因事隔多年,害中的人事時地物,有共實在記不起來,可能有些不正確,而可諮詢的人已不在人世。從來沒有想過憑我這些中文底戶,居然可以出來獻醜,更是做夢也沒想過,會站出來講述家族的事。台灣的社會風氣,本來是有正氣、善良、熱情和祥和的,是誰挑起這股歪風,搞到雞飛狗跳,人心不寧,還祈求台灣會安嗎?

但寫自己的回憶,講究的是要真實,不玩弄花樣,就像我的為人,從來不虛偽,不會騙人一樣(不是不懂,是不屑為之)。還有像二二八事件,我從來不關心政治,最後發展到甚麼結果,真是不清楚,又不想去求台灣朋友告訴我。二二八有親人傷亡的家庭,不要生我的氣,我當然是同情你們的遭遇,但我只是以事論事。我從小生長在一個有父親等於沒有的家庭,無論如何,這種遺憾長期在我心中,總覺得矮人一截。當我卡幾歲時,母親告訴我一些事情,在講到父親剛病時,她娘家曾經要來帶她回去,那時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聽到母親講到這裹,我馬上舉雙手贊成,並怪她為甚麼不回娘家?她還年輕,可以另外嫁人,那我不就可以生長在一個完整的家庭了嗎!這句話一說完,差一點被母親打。家族中有人在吃政治飯,家中有人犧牲了,無論是有心或是無意所造成的,都是天意,都要認命,這是從母親那裹學來的觀念(請看父親沒生病前,帶看母親去日本留學所拍攝的照片,跪在日本老師左手邊的她,笑得多麼燦斕和滿足;這種笑容自我懂事後,從來沒有在她臉上見過。)。事情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沒得唉聲嘆氣,怨天怨地,怪責別人;怪得多了就會變成姓「賴」了。不如放開心胸,面對現實;整頓新思,來彌補已失去的;人總是要活下去,還是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希望能讓已不在的家人放心;我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第一部份我與蔣家的點滴食緣

前言---6

我與蔣家的點滴食緣─關於蔣家的回憶---l0

後記---101

 

第二部份蔣家菜譜

 

事前準備

蔣家高湯---123

蔣家辣椒醬---125

 

家常小菜

芥菜年糕---129

筒蒿羹---131

旺菜金筍肉皮冬菇---133

番薯豬手---135

紅燒腩排---137

鯗烤肉(鹹魚燜肉)---139

麻辣腰花---141

蔥烤鯽魚---143

芋頭肉絲米粉---145

台式炒米粉---147

炸醬麵---149

肉碎粟米炒飯---151

鹹泡飯---153

蔣家菜飯---155

 

清新口味

蒜味大豆芽---159

百頁冬菇小棠菜---161

涼拌豆腐---163

涼拌筒蒿---165

青椒皮蛋---167

蔣家烤麩---169

菜肉餛飩---171

白肉禁臠(白切豬頭肉)---173

清燉獅子頭---175

清蒸桂花魚---177

雪菜筍絲黃魚---179

蠔鬆---181

 

宴客之選

十全豆腐羹---185

炒年糕---187

蔣家嫩雞---189

扇貝肉碎---191

蒙古式煮金錢展---193

蔣家紅燒肉---195

蝦子三寶海參---197

油爆蝦---199

酒釀明蝦---201

椒鹽酥蝦---203

海苔黃魚---205

砂禍魚頭---207

我與蔣家的點滴食緣─關於蔣家的回憶

 

憶蔣經國的點滴

 

在我眼中大叔(蔣經國)與小叔是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人,據我了解,大叔小時跟看祖母王太夫人(王釆玉,蔣介石的母親)和母親夫人(毛福梅,蔣介石的元配)住在溪口鎮,生活上非常節儉。有次大叔看見我父親(蔣國炳)與小叔在房內吃蘋果,回去跟他母親說:我也要吃大哥哥和弟弟他們在吃的,像番薯的那種束西;他不跑進去和大家一起吃,反而回去跟母親要,由此可見他的個性,怕羞但不求人,且跟母親的感情是非常好的。十六歲去蘇聯孤獨求學時,更養成他獨立、自力更生、喜怒哀樂不形於色、話不多的性格,所以看起來非常老成。大叔是吃過苦的人,度量很大,不會只顧自己,尤其在錢財方面。舉一小事為例,母親(孫薇美)一直讚大叔,在南京時大叔、大嬸(蔣方良)、母親及我姑媽(蔣華秀,父親唯一的妹妹)四個人一起打麻將,每次結帳時,若大叔贏了,就會把籌碼一推說:算了;但如果他輸了,就會算得清清楚楚,一個子都不會少,馬上給錢。還有我母親經年累月在他家吃、住,他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我哥哥(蔣孝倫)及二姐(蔣孝明)由溪口到台灣時,在他家住了兩年,哥哥與孝文哥哥同住一間,二姊則和孝章姐姐同房。二姐回家後說:給零用錢時孝文哥哥及孝章姊姊給多少,我哥哥和二姐就有多少,大叔和大嬸的為人,真是沒話說。母親一直說,一個人要由小事看大事,難怪很多台灣人到現在都還說蔣經國是台灣做得最好的總統(蔣介石及馬英九不算在內)大叔有糖尿病,後來也肯配合戒口;他的食物也轉由阿寶姐特別料理,但操勞國事還是始終放不下。聽母親說有一次搞到大嬸特別擔心,台灣有大事發生,他就在大直官邸後面的小山丘坐整夜想事情要怎樣處理,而不回房去睡覺,第二天眼睛通紅,照樣去上班,大嬸心痛自然不在話下。可台灣有些百姓在他坐輪椅出席公問場合時,竟然還去嗆他。其實百姓只要正經的、合理的寫信給他,他都會照著百姓的要求去做好的,他這樣盡心盡力地為台灣打拼,得到了甚麼?居然是這樣不知好歹的對待,他的錯愕和打擊是可想而知的。大家還記得蓬萊島事件嗎?因為有二二八的前車之鑑,大叔在處理上特別小心,他親自下令任暴民打罵,警察不許還手。真的,警察們都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看在一般正經和善良的百姓眼中,於心何忍?你們鬧事的人是父母養的,而警察就該無父無母嗎?為甚麼會有這麼不公平的心態?最後打到警察頭破血流,是百姓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跪在地上求鬧事者停手,不要再打了。當時我還年輕,坐在電視機前看見這般場景,眼淚不斷地流下來,可憐那些被打的警察大哥們。那些鬧事者可以放火,卻不許別人點燈,事後這批人請了無數律師想來解脫自己的所作所為,等他們去坐牢時就給了這些律師們一個大好的機會,打看要民主的口號,踩看他們的背爬上去了。多年後在錯誤中,這些律師中的其中一個,得到當時一位被社會上稱「上午是國民黨,下午是 × × 黨,晚上變成目本人」的人暗中幫助,得到了江山。選了這麼一們貪得無厭和毫無信用的人出來,貽笑大方,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大叔就在一九八八年被光喊「愛台灣」口號的人那些顛倒常理的行徑,氣得身體透支,離閉了人世。他本來是一個做甚麼都是為了台灣,為了百姓的人,但得到了甚麼回報?

其實大叔也不求甚麼回報。他傷心、失望,想不通這批人為甚麼不能循規蹈矩的去走民主的路?他早已經仿效西方氏主國家的做法,在往民主的道路上走去,那是需要時問的,但這批人卻爭看想快一些冒出來,要出個人風頭。立法院開始打架了,社會安詳的形態被破壞了。其實大叔早就意識到世界潮流在變,戒嚴已取消,他要帶看百姓按部就班的往自由、民主、均富的道路上走去,一步一步的來。偏偏有些人要出個人風頭,想走捷徑,用粗暴的方式來擾亂和諧的社會,製造混亂來掩飾連他們自己都不懂及都沒有做好準備的假民主,才會讓台灣在這二十幾年中不但沒有進步,反而退步到不要說均富,許多百姓連生活都有問題了,還在台灣想著要做父呀!子呀!不是你家過得好,有豪宅住,打扮得像聖誕樹就夠了,那是要百姓能夠過好日子,才會尊你為父或子呀!這麼膚淺的道理,都想不到?事情已經過去多年,現在也只好常笑話一樣來講,謹供後來者做一個警惕。當時如果不是已開放去大陸,那些有智慧的台商,如何可以順利地去大陸發展,那可真是大家抱看一起死算了,這樣算起來,不知誰才是台灣之父?台灣之子?大叔娶了一位好太太,她會聽大叔的話,但也有外國人獨立的特性,教導孩子從來不打罵,孩子被教得很乖,和善又文靜,到他們家去感覺非常好,我現在還很懷念他們家加了糖的紅茶,那是別人家沒有的飲料,可以讓你有喝完還想要的念頭!那個糖和茶的濃度比例為何?很奇怪沒見過大嬸不高興,講話都是語氣溫和,從來不見她大小聲。講到某些事情,譬如哪個小孩最近都很好,沒有甚麼病痛時,她講完會忽然用手去敲一下木頭桌子,嘴上唸看說 ”touch wood” ,我也會有這樣的習慣,就是從大嬸那裹學來的。居家時,大嬸常穿看寬鬆的長袍,看上去又隨意、又舒服;但外出去應酬,穿的都是旗袍和套裝,戴看一般中產主婦們會戴的首飾,沒甚麼特別,絕對沒有誇張和炫耀,像沒見過世面的暴發戶。其實大嬸想要甚麼,就可以有甚麼,環境是容許的,但她生活簡樸,平實,要麼就不跟你往來,認你做朋友的話,就會非常關心你;寫到這裹,思念她的眼淚又流下來了。

大叔和大嬸感情非常恩愛,出門和回家都會親下嘴,有話不想讓我們聽懂,就會說俄語,對兒子教育甚嚴,對女兒如掌上明珠。初到台灣時,他們住在台北長安東路一段十八號一棟有花園的日式房屋裹,大門進去左手邊有一塊空地,大叔跟大嬸建議,土地空著可惜,不如來種些番薯及蔬菜,但大嬸則回說:我們小孩還小(當時孝勇已出世),都在發育中,要吃有營養的食物,況且種了菜環境會不好,不適合小孩成長,大叔也就作罷,後來那塊空地蓋了衛士的宿舍。現時有人惡意批評說:大嬸是怨婦,被大叔長期困在家中,其實大嬸個性開朗、樂觀、滿足,她由始至終都是全心全意的深愛看她的家庭、丈夫、兒女及孫輩們,這些愛已經充滿看她內心的每一個角落,哪裹還有地方來裝「怨氣」?況且她之所以不隨便出門,也是大叔與她的共識。

母親曾長期與大嬸一起相處,在我們還住在台中時,母親一年中有半年是住在台北的,不然我哪有機會去認識後來的丈夫全長發?只要母親去台北,大叔和大嬸去外面或朋友家應酬,必定會帶看母親一起去,那時他們最常去的餐廳是南京束路一段,輔導會名下的欣欣餐廳。大叔有很多朋友,所以應酬不少。直到大叔被任命為行政院長時,大叔回家跟大嬸說:以後不要再出去應酬了,理由是怕擾民,這是多麼自重的情操呀!大嬸也欣然同意,所以毅然決定往後不隨便出去,以免會擾民。原本大叔家就會有很多人去拜訪,也不會在乎不外出應酬,必要時家中也可留朋友吃飯,一樣可以時常與自己喜歡的人相聚,但我想最讓大嬸開心的是,大叔在家的時問多了。二姐住在他家時,就曾見過香港當時人稱「船王」董浩雲的夫人和「黑人牙膏」那位年輕漂亮又時髦的老闆娘嚴媽媽,連我在大叔家都見過嚴媽媽幾次。還有多次見過香港許多大明星,他們是叔公生日時來拜壽或來參加國慶日的。當時孝文哥哥就喜歡上香港的玉女明星「尤敏〕,要娶她,當報上去叔公那邊,叔公一句話:「電影明星不適合我們家。」就給否決掉了,大孫子的婚事,老人家是很在意的。第二次報上去「徐乃錦」是革命先烈徐錫麟的孫女,就很高興的滿口答應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