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926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繼精美成書、廣受好評的《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聊齋志異》五大名著之後
好讀出版,再度推出深具收藏價值的全彩文圖相映中國文學經典──《今古奇觀》

《今古奇觀》 Marvellous Tales of the Past and Present
最具代表性、流傳最廣的中國短篇白話小說集
抱甕老人精選四十卷最具代表性的古代奇人軼事。各卷故事有趣,劇情曲折動人,人物又極富魅力,很能夠吸引讀者的共鳴,並帶出「仁義禮智、忠孝節烈、善惡果報」的意旨。

好讀全彩《今古奇觀》,具以下5大特點:
●原文:將40卷原典分為5冊,便於整理翻閱。
●彩圖:收錄古本版畫、名人墨寶、相關照片,並附有詳細圖說。
●評點:選收名家評點,幫助讀者理解評論家觀點。
●註釋:針對艱難字或古代用詞詳盡註釋,幫助讀者掌握原文意旨。
●美觀:全彩內頁、版面美觀流暢,閱讀經典成為一種享受。

《今古奇觀一.十娘沉寶》,精彩故事:
〈三孝廉讓產立高名〉:用心良苦的哥哥為了兩位弟弟忍受所有罵名,古代兄友弟恭的最佳典範!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只為心中一個「義」字,兩位縣令爭相聘娶一個婢女!
〈滕大尹鬼斷家私〉:滕大尹裝神弄鬼,替孤兒寡母討回家產。
〈裴晉公義還原配〉:一入豪門深似海,進了相府的樂女,如何再與婚約者重逢?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一心從良的杜十娘,為何將所有金銀財寶丟下江中?
〈李謫仙醉草嚇蠻書〉:詩仙李白醉後到底寫了什麼?竟然將四方蠻夷嚇退!
〈賣油郎獨占花魁〉:一個市井挑擔的賣油郎,憑什麼贏得花魁的心?
〈灌園叟晚逢仙女〉:一生愛花護花的老叟,落難之際得到了花仙的幫助!
抱甕老人
明朝姑蘇人,真名不詳。
挑選「三言」、「兩拍」中的精采佳作,編成《今古奇觀》,出版後大受讀者歡迎,歷久不衰。成為流傳最廣的古代白話小說集,對社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編註者簡介

曾珮琦
國立台北大學中國語文學士、私立淡江大學中文碩士,國立中央大學中文博士班輟學。研究領域以先秦諸子、中國思想史為主,深受王邦雄教授、邱黃海博士兩位老師啟蒙,才對老莊哲學產生濃厚興趣,更打下深厚的國學基礎。曾任康寧專校兼任國文講師,現為專職作家。著有:《圖解老莊思想》、《樂知學苑.莊子》、《《老子》「正言若反」之解釋與重建》。受邀於好讀出版編著《聊齋志異》與《今古奇觀》兩大套書。
第一卷 三孝廉讓產立高名
第二卷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
第三卷 滕大尹鬼斷家私
第四卷 裴晉公義還原配
第五卷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第六卷 李謫仙醉草嚇蠻書
第七卷 賣油郎獨占花魁
第八卷 灌園叟晚逢仙女

第七卷〈賣油郎獨占花魁〉(節錄)

秦重聽得說是汴京人,觸了個鄉里之念,心中更有一倍光景。喫了數杯,還了酒錢,挑了擔子,一路走,一路肚中打稿(註1)道:「世間有這樣美貌的女子,落於娼家,豈不可惜!」又自家暗笑道:「若不落於娼家,我賣油的怎生得見。」又想一回,越發痴起來了。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得這等美人,摟抱睡了一夜,死也甘心。」又想一回道:「呸!我終日挑這油擔子,不過日進分文,怎麼想這等非分之事!正是癩蝦蟆在陰溝裡想著天鵝肉喫,如何到口。」又想一回道:「他相交的都是公子王孫。我賣油的縱有了銀子,料他也不肯接我。」又想一回道:「我聞得做老鴇的專要錢鈔。就是個乞兒,有了銀子,他也就肯接了,何況我做生意的,青青白白之人。若有了銀子,怕他不接!只是那裡來這幾兩銀子?」一路上胡思亂想,自言自語。
你道天地間有這等痴人,一個小經紀(註2)的,本錢只有三兩,卻要把十兩銀子去嫖那名妓,可不是個春夢?自古道:「有志者,事竟成。」被他千思萬想,想出一個計策來。他道:「從明日為始,逐日將本錢扣出,餘下的積趲。上去一日,積得一分,一年也有三兩六錢之數。只消三年,這事便成了。若一日積得二分,只消得年半;若再多得些,一年也差不多了。」(評1)想來想去,不覺走到家裡,開鎖進門。只因一路上想著許多閒事,回來看了自家的睡鋪,慘然無歡,連夜飯也不要喫,便上了床。這一夜翻來覆去,牽掛著美人,那裡睡得著。正是:

只因月貌花容,引起心猿意馬。
捱到天明爬起來,就裝了油擔,煮早飯喫了,鎖了門,挑著擔子,一徑走到王九媽家去。進了門,卻不敢直入,舒著頭往裡面張望。王九媽恰纔起床,還蓬著頭,正分付保兒買飯菜。秦重識得聲音,叫聲:「王媽媽!」九媽往外一張,見是秦賣油,笑道:「好忠厚人!果然不失信。」便叫他挑擔進來,稱了一瓶,約有五斤多重,公道還錢。秦重並不爭論。王九媽甚是歡喜,道:「這瓶油,只勾我家兩日用。但隔一日,你便送來,我不往別處去買了。」秦重應諾,挑擔而出,只恨不曾遇見花魁娘子。「且喜扳下主顧,少不得一次不見二次見,二次不見三次見。只是一件:特為王九媽一家,挑這許多路來,不是做生意的勾當。這昭慶寺是順路,今日寺中雖然不做功德,難道尋常不用油的?我且挑擔去問他,若扳得各房頭做個主顧,只消走錢塘門這一路,那一擔油,盡勾出脫了。」秦重挑擔到寺內問時,原來各房和尚也正想著秦賣油,來得正好,多少不等,各各買他的油。秦重與各房約定,也是間一日便送油來用。這一日是個雙日,自此日為始,但是單日,秦重別街道上做買賣;但是雙日,就走錢塘門這一路。一出錢塘門,先到王九媽家裡,以賣油為名,去看花魁娘子。有一日會見,也有一日不會見。不見時,費了一場思想;便見時,也只添了一層思想。正是: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此情無盡期。
再說秦重,到了王九媽家多次,家中大大小小,沒一個不認得是秦賣油。時光迅速,不覺一年有餘。日大日小,只揀足色細絲,或積三分,或積二分,再少也積下一分。湊得幾錢,又打做大塊包,日積月累,有了一大包銀子。零星湊集,連自己也不知多少。其日是單日,又值大雨,秦重不出去做買賣,看了這一大包銀子,心中也自喜歡。」趁今日空閒,我把他上一上天平,見個數目。打個油傘,走到對門傾銀鋪裡借天平兌銀。那銀匠好不輕薄,想著:「賣油的多少銀子,要架天平?只把個五兩頭等子與他,還怕用不著頭紐哩!」秦重把銀子包解開,都是散碎銀兩。大凡成錠的見少,散碎的就見多。銀匠是小輩,眼孔極淺,見了許多銀子,別是一番面目,想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慌忙架起天平,搬出若大若小許多法碼。秦重儘包而兌。一厘不多,一厘不少,剛剛一十六兩之數,上秤便是一斤。秦重心下想道:「除去了三兩本錢,餘下的做一夜花柳之費,還是有餘。」又想道:「這樣散碎銀子,怎好出手?拿出來也被人看低了。見成傾銀店中方便,何不傾成錠兒,還覺冠冕。」當下兌足十兩,傾成一個足色大錠;再把一兩八錢,傾成水絲一小錠。剩下四兩二錢之數,拈一小塊,還了火錢。又將幾錢銀子,置下鑲鞋淨襪,新褶了一頂萬字頭巾。回到家中,把衣服漿洗得乾乾淨淨,買幾根安息香,薰了又薰。揀個晴明好日,侵早打扮起來。

雖非富貴豪華客,也是風流好後生。
秦重打扮得齊齊整整,取銀兩藏於袖中,把房門鎖了,一徑望王九媽家而來。那一時,好不高興。及至到了門首,愧心復萌,想道:「時常挑了擔子在他家賣油,今日忽地去做闝客,如何開口?」正在躊躇之際,只聽得「呀」的一聲門響,王九媽走將出來。見了秦重,便道:「秦小官,今日怎的不做生意?打扮得恁般齊楚,往那裡去貴幹?」事到其間,秦重只得老著臉上前作揖。媽媽也不免還禮。秦重道:「小可並無別事,專來拜望媽媽。」那鴇兒是老積年(註3),見貌辨色。見秦重恁般裝束,又說拜望:「一定是看上了我家那個丫頭,要闝一夜,或是會一個房(註4)。雖然不是個大勢主菩薩,搭在籃裡便是菜,捉在籃裡便是蟹。賺他錢把銀子,買蔥菜也是好的。」便滿臉堆下笑來道:「秦小官拜望老身,必有好處。」秦重道:「小可有句不識進退的言語,只是不好啟齒。」王九媽道:「但說何妨。且請到裡面客座裡細講。」秦重為賣油雖曾到王家准百次,這客座裡交椅還不曾與他屁股做個相識。今日是個會面之始。王九媽到了客座,不免分賓而坐,向著內裡喚茶。少頃,丫鬟托出茶來看時,卻是秦賣油,正不知什麼緣故,媽媽恁般相待?格格低了頭只是笑。王九媽看見,喝道:「有甚好笑!對客全沒些規矩。」丫鬟止住笑,收了茶杯自去。王九媽方才開言問道:「秦小官有甚話要對老身說?」秦重道:「沒有別話,要在媽媽宅上請一位姐姐喫杯酒兒。」九媽道:「難道喫寡酒,一定要闝了。你是個老實人,幾時動這風流之興?」秦重道:「小可的積誠,也非止一日。」九媽道:「我家這幾個姐姐,都是你認得的,不知你中意那一位?」秦重道:「別個都不要,單單要與花魁娘子相處一宵。」九媽只道取笑他,就變了臉道:「你出言無度,莫非奚落老娘麼?」秦重道:「小可是個老實人,豈有虛情。」九媽道:「糞桶也有兩個耳朵,你豈不曉得我家美兒的身價?」倒了你賣油的竈,還不勾半夜歇錢哩!不如將就揀一個適興罷。」秦重把頭一縮,舌頭一伸道:「恁的好賣弄!不敢動問,你家花魁娘子,一夜歇錢要幾千兩?」九媽見他說耍話,卻又回嗔作喜,帶笑而言道:「那要許多,只要得十兩敲絲,其他東道雜費不在其內。」秦重道:「原來如此,不為大事。」袖中摸出這禿禿裡一大錠放光細絲銀子,遞與鴇兒道:「這一錠十兩重,足色足數,請媽媽收著。」又摸出一小錠來,也遞與鴇兒,又道:「這一小錠重有二兩,相煩備個小東,望媽媽成就小可這件好事,生死不忘,日後再有孝順。」
九媽見了這錠大銀已自不忍釋手,又恐怕他一時高興,日後沒了本錢,心中懊悔,也要儘他一句纔好。便道:「這十兩銀子,你做經紀的人,積趲不易,還要三思而行。」秦重道:「小可主意已定,不要你老人家費心。」九媽把這兩錠銀子收於袖中道:「是便是了,還有許多煩難哩。」秦重道:「媽媽是一家之主,有甚煩難?」九媽道:「我家美兒,往來的都是王孫公子,富室豪家,真個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他豈不認得你是做經紀的秦小官,如何肯接你?」秦重道:「但憑媽媽怎的委曲宛轉,成全其事,大恩不敢有忘。」
 
註釋:
(1)肚中打稿:在心中謀劃、盤算。
(2)經紀:做買賣,經營小本生意。
(3)老積年:閱歷豐富,老成世故的人。
(4)會一個房:和妓女過一夜,發生一次性行為。
 
評點:
(1)若得工夫深,鐵槍磨了針。(可一居士)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