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玉嬌梨》又名《雙美奇緣》,是才子佳人小說重才派的代表作。書名是合二位佳人的名字而成。白紅玉的「玉」,白紅玉隱蔽在姑父家改名「無嬌」的「嬌」,盧夢梨的「梨」。白紅玉透過詩賦與蘇友白相識相知,盧夢梨女扮男裝和蘇友白結為知己,這二位才貌兼備的表姐妹,歷經種種曲折,最終都嫁給了英俊倜儻的才子蘇友白。本書故事輕鬆且可讀性強,反映了廣大下層士人的理想愛情,其情節構思和敘事方式,對後來的才子佳人小說創作影響深遠。 

 

石昌渝,1940年生,湖北武漢人,1962年畢業於華中師範學院中文系,1981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獲碩士學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主要著作有《中國小說源流論》(1994)、《中國古代文體叢書:小說》(1994)、《中國小說史》(2019)、《金瓶梅人物譜》(合著,1988),主編《中國古代小說總目》(2004)、《中國文學通史•清代文學卷》(2013),合作主編大型文獻影印本《古本小說叢刊》等,撰有學術論文數十篇,點校整理古代小說多種。

 引 言

玉嬌梨是古代才子佳人小說的代表作之一,它在藝術上與好逑傳等同代表了才子佳人小說的最高水平,而且對於才子佳人小說類型的產生作出了歷史性貢獻。清代以前,小說以男女情愛婚姻為題材的作品數不勝數,唐傳奇鶯鶯傳、元傳奇嬌紅記,明代文言中篇小說賈雲華還魂記、鍾情麗集等等,以及話本小說中的婚戀作品,早已膾炙人口,這類作品為才子佳人小說的形成提供了藝術生長元素,但它們還不是作為一種文學類型的才子佳人小說。作為一種小說類型,不僅在題材上有所規定,而且在題旨、人物配置、情節套路、敘事方式和語言風格等方面也都有規定性。玉嬌梨和好逑傳等一經問世即不脛而走,其主題、人物、情節、敘事,乃至於篇幅,都成為當時和後來一些小說摹擬的對象,相當數量具有與玉嬌梨、好逑傳相類文學特徵的作品出現,便宣告了才子佳人小說的成立。
玉嬌梨二十回,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正文卷首署「荑秋散人編次」,玉嬌梨敘末署「素政堂主人題」。另一部才子佳人小說平山冷燕順治十五年(一六五八)刊本序末署「天花藏主人題於素政堂」,其後的玉嬌梨、平山冷燕合刊只署「天花藏主人」之名,可知「荑秋散人」即「天花藏主人」。「天花藏主人」的真實姓名至今仍是一個未解之謎,學術界有幾種意見,但還不能定論。我們從他的平山冷燕序中獲知他是明末清初人,自負有才卻大半生窮途潦倒,不得已以寫小說為業,寫小說時已「淹忽老矣」。
玉嬌梨成書和刊刻的確切時間雖不可考,但它早於成書在順治十五年的平山冷燕則可以肯定。玉嬌梨如果不是才子佳人小說的第一部,也是第一批才子佳人小說的一部。這部小說在初刊的時候卷首有緣起一文,緣起稱此書為明代王世貞及其門客所作,是金瓶梅的兩部續書之一。兩部續書都名玉嬌梨。一部的主角是沈六員外和黎氏,「邪淫狂亂,刻畫市井之穢,百倍瓶梅」。有論者謂此指丁耀亢的續金瓶梅,續金瓶梅確有一個財主叫沈越,號「黃表沈三」,西門慶轉世做了他的兒子「金哥」,沈越很快破產,金哥兩眼皆盲,父子淪為乞丐;也確有一個黎氏,是潘金蓮轉世,卻與沈員外沒有任何關係。看來與緣起所說的續書對不上號。再說續金瓶梅成書在順治十七年(一六六○),順治十五年前玉嬌梨已經成書,緣起當然不可能預知續金瓶梅的創作。緣起所指續書玉嬌梨當是明代沈德符(一五七八—一六四二)萬曆野獲編卷二十五所說的玉嬌李,玉嬌李與玉嬌梨有一字之差,沈德符說它是金瓶梅續書,「穢黷百端,背倫滅理,幾不忍讀」,以文中簡述之情節對照續金瓶梅,兩書絕對不是一書。沈德符當年在邱志充那裡只讀到玉嬌李首卷,其後此書下落不明,玉嬌梨緣起作者也未必見到過該書,大概是憑耳聞杜撰的。緣起說二十回的玉嬌梨是金瓶梅續書的另一種「秘本」,「蘊藉風流」,斷與前一種淫穢續書不同,此書稿逃過兵火一劫,幸而付梓公諸於世。玉嬌梨二十回與金瓶梅,除了書名由女人的三個名字合成這一點相同之外,人物情節沒有絲毫的牽連,說它是金瓶梅的續書,實在無根無影。如此之說,也許是書商借金瓶梅吸引讀者,這種營銷策略也反映出作者和刊行者對本書的不夠自信。他們未曾料到此書問世即風行天下,不但翻刻蜂起,而且模仿之作絡繹不絕,所以後來的刊本便都刪去了這篇緣起,作者署名改為當時知名度很高的「天花藏主人」,總算是正本清源了吧。
玉嬌梨書名合小說中兩位佳人的三個名字中的各一個字而成。白紅玉的「玉」,白紅玉隱蔽在姑父家改名「無嬌」的「嬌」,盧夢梨的「梨」。這兩位美貌的才女,再加上充當「紅娘」的紅玉的俏麗婢女嫣素,經過了坎坷曲折最終都嫁給了英俊倜儻的才子蘇友白。這部作品的題旨、人物設計和配置、情節構思、敘事方式、語言風格以及審美趣味,由於次後許多作品模仿,而形成了才子佳人小說的類型模式。
素政堂主人 玉嬌梨敘論及本書的題旨是要演述一段純正的「風流」佳話。他說男女「悅慕」不等於「風流」,「風流」者,必須是「郎挾異才,女矜殊色,甚至郎兼女色,女擅郎才」,絕不是「無賴市兒、泛情閭婦」所能妄稱。才子佳人相互悅慕,纏綿悱惻,「明明色界,卻非慾海」,大體不能越出禮教的軌道。結局一定是大團圓,「為人欣羨,始成佳話」。
玉嬌梨的主人公蘇友白出場時是一位窮秀才,但才貌過人,其貌,潘安恐不及,論才,比曹植而過之;不只才貌相兼,更有超凡氣質,修身如玉,光明磊落。女主人公白紅玉和盧夢梨都是名門閨秀,姿若天仙,詩賦之才不讓晉代才女謝道韞,更難得的是溫柔多情,有一雙辨貞奸、知窮通的慧眼。蘇友白誓言非佳人不娶,白紅玉、盧夢梨則執著非才子不嫁。
才子佳人遇合,在封建禮教社會中良非易事。男女婚姻皆由父母作主包辦,稍有身份的青年男女難有謀面的機會,更談不上有擇偶的權利。玉嬌梨於是設計了一位開明的沒有道學氣味的家長白太玄,他雖不能縱由女兒走出閨閣,卻容許女兒通過詩賦選擇夫婿,對他的姪女盧夢梨女扮男妝私會蘇友白的行為,也只是一笑了之。如果是一位死守禮教的家長,蘇友白、白紅玉、盧夢梨的故事就根本不能開展。當然,家長的開明和寬容是有限度的,才子佳人的思想也不可能超越禮教的範疇,他們不大可能卿卿我我,連見面也是難得的,於是又必要安排一個在才子佳人之間傳遞信息的「紅娘」,這就是紅玉貼身婢女嫣素。才子佳人如果順利結合,那也就稱不上佳話,其間必須有阻礙和干擾,使得這個結合過程波浪起伏、曲曲彎彎。這阻礙因素有可能是戰亂匪患,也有可能是偏執的家長,但更多的是企圖奪占鵲巢的拙鳩,玉嬌梨裡剽竊蘇友白詩作的張軌如、冒名頂替的蘇有德,以及為醜陋兒女謀求佳偶的陰險的楊御史,就是這種角色。
玉嬌梨第二十回白太玄知曉女兒與蘇友白經歷的曲折後,感慨地說:「小人播弄如此,可恨可恨。」然而假若沒有小人的多番播弄,才子佳人沒有經受多番考驗,才之奇、情之貞則都無從表現。才子佳人小說立意單純,所有情節都指向才子佳人的姻緣好合。人物雖有主有賓,但均為才子佳人姻緣而設,情節雖然曲折,但頭緒十分簡單,一線到底,絕無旁枝末節。
玉嬌梨寫的是男女情愛,但這是公子小姐在禮教世界裡的情愛,不是市兒閭婦的情愛,與世情小說、青樓小說、艷情小說判然有別。蘇友白與紅玉以詩相會,心儀久久,但婚姻的締結還是要家長認定,如玉嬌梨敘所說,他們「婉轉作緣,時露悄心,忽呈嬌慧,不弄癡柔,即吐香艷。明明色界,卻非慾海。遊心其際,覺寤寐河洲之遺韻尚存,而袗衣鼓琴之流風不遠」,情愛始終在禮教的規範之中。第十回蘇友白請求嫣素趁昏夜無人約紅玉一會,嫣素立即正色相告:「郎君此言差矣。小姐乃英英閨秀,動以禮法自持。即今日之舉,蓋為百年大事選才,並非怨女懷春之比。郎君若出此言,便是有才無德,轉令小姐看輕,此事便不穩了。」蘇友白聞言頓然羞慚,連連謝罪。才子佳人受情愛驅動,舉止卻沒有越禮教雷池一步。在他們的故事裡,含有情、才、禮三大要素,情是基礎,才是條件,禮是原則。這三種要素自然是體現在故事情節中和人物性格上,情和才顯而易見,禮則表現為由禮教規範的道德操守。
不單是玉嬌梨,幾乎所有的才子佳人小說都具有三種要素,只不過不同的作者和作品所要演繹的重點有所不同罷了。有的作品重才,有的作品重德,有的作品重情,從而形成才子佳人小說的三種流派。
玉嬌梨重才。全書情節圍繞「才」而展開。白家父女擇婿的標準,不在門第富貴,只要才學出眾,所以是以詩選人,故事情節由此展開和發展。玉嬌梨所重之才,是詩賦之才。第十三回蘇友白赴京途中遭劫,不得不賣文換取盤纏,當地的一位張老說:「不瞞蘇相公說,我這山東地方,讀書的雖不少,但只曉得在舉業上做工夫,至於古文詞賦,其實沒人。」作者大概是瞧不起那些金榜題名但卻毫無才氣的舉人進士們的,沒有功名的士人,當然不乏儒林外史的范進之流,但也確有才華橫溢文章雋美的蒲松齡這類人物,天花藏主人或者屬於這一類,至少是以這一類自命,所以他要輕視舉業而重詩才。才子佳人小說的作者多是沉鬱下層的士人,這個觀念是共同的,也都反映在小說的人物情節中。重詩才當然並不排斥舉業的本事,盧夢梨就語重心長地勸誡蘇友白,「千秋才美,固不需於富貴,然天下所重者功名也」,提醒他科舉成名則婚姻有望。舉業是「才」中應有之義,但不是「才」之核心內容,玉嬌梨看重和演繹的是詩賦之才。白紅玉測試求婚者才之高低的依據是詩賦而不是八股,張軌如告訴蘇友白,白紅玉「誓不嫁俗子,只要是個才子,詩詞歌賦敵得他過,方纔肯嫁」。白紅玉的父親和姑父吳翰林擇婿,也都是尋訪清新俊逸的少年詩人。楊御史攜子楊芳上門求親,楊芳在酒令上露怯,又在「弗告軒」三字上犯錯,測試不及格,再無挽回的餘地。吳翰林受姐夫之託為紅玉擇婿,在金陵靈谷寺看到蘇友白的詠梅詩,立即尋覓作詩者,並遣媒說親。無奈忙中出錯,蘇友白以為「無艷」就是「無嬌」,眼見連上的紅絲由是中斷。紅絲再連是和韻白紅玉的新柳詩,以及白紅玉命題限韻的送鴻、迎燕二詩,而盧夢梨相中蘇友白也是因為蘇友白為錦屏四幅美人畫作詩,白太玄在山陰道上與蘇友白相遇,分題作詩,對酒論,測試滿意後遂將女兒、姪女許嫁。詩才取人,貫穿了全部情節。
儘管玉嬌梨立意單純,犧牲了生活的多面性和人物關係的複雜性,缺乏歷史厚度和思想深度,但故事輕鬆且可讀性強,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廣大中下層士人的夢想,故頗受讀者歡迎。作者接著又創作二十回的平山冷燕,此書重才且更讚賞女子之才。其後又作兩交婚,作者天花藏主人說:「自古才難,從來有美。然相逢不易,作合多奇,必結一段良緣,定歷一番妙境,傳作美觀,流為佳話。故平山冷燕前已播四才子之芳香矣,然芳香不盡,躍躍筆端,因又采擇其才子占佳人之美,佳人擅才子之名,甘如蜜、辛若桂薑者,續為二集。」(兩交婚第一回)這種重才派的才子佳人小說,或為天花藏主人所作,或由天花藏主人作序,或借天花藏主人之名的作品還有錦疑團、麟兒報、畫圖緣、飛花詠、定情人、人間樂、玉支璣等,順康年間,天花藏主人成了享譽南北的小說家。重才派的作品,作者別署他名的有春柳鶯、飛花艷想、宛如約等等。這些作品的篇幅都在十六回至二十回之間,大抵成為一種定式。
才子佳人小說還有重德、重情二派,清初重德派的代表作是好逑傳,重情派的代表作有「煙水散人」的合浦珠、鴛鴦配以及署「煙水散人較閱」的賽花鈴等,這一派作品在情、才、德三者中強調「情」的重要,才子佳人私訂終身,婚前雖不及於亂,然而才子與丫鬟、妓女之間卻不受此限。這派小說距離艷情僅一步之遙。
本書的整理以日本內閣文庫所藏清初寫刻本為底本,參校了振賢堂等較晚刊本。不同版本的文字略有差異,脫漏誤愆的情況也不盡相同,但情節沒有出入,文字也沒有繁簡之別,整理時文字擇善而從,不出校記。
 
石昌渝 二○一九年十月 北京
第一回   小才女代父題詩
第二回   老御史為兒謀婦
第三回   白太常難途托嬌女
第四回   吳翰林花下遇才人
第五回   窮秀才辭婚富貴女
第六回   醜郎君強作詞賦人
第七回   暗更名才子遺珠
第八回   悄窺郎侍兒識貨
第九回   百花亭撇李尋桃
第十回   一片石送鴻迎燕
第十一回  有騰那背地求人
第十二回  沒奈何當場出醜
第十三回  蘇秀才窮途賣賦
第十四回  盧小姐後園贈金
第十五回  秋試春闈雙得意
第十六回  花姨月姊兩談心
第十七回  勢位逼倉卒去官
第十八回  山水遊偶然得婿
第十九回  錯中錯各不遂心
第二十回  錦上錦大家如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