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 般若的力量:永文法師的鋼骨人生

  • 系列名:愛‧生命
  • ISBN13:9789869796859
  • 出版社:香海文化
  • 作者:永文法師
  • 裝訂/頁數:平裝/280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2/11
  • 中國圖書分類:佛教教理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自覺平凡的僧侶
在如火浪的生死中
用《般若心經》走出一條不平凡的「自覺」之路


一位在宜蘭山上長大的孤女,因為一句「不嫁」因緣而走進雷音寺。從不愛讀書到主動閱讀,從身心貧困到探索遨遊世界,甚至留學美國,以優異的成績被同學稱為「超級女尼」,還有好多的夢想計畫要實現,一切都充滿希望的向著未來邁進,但卻在即將畢業前,被醫生宣判只剩下三個月的性命……

系統性紅斑狼瘡徹底打亂了作者的人生規劃,讓他從人生的山巔掉入了谷底。大大小小的手術、痛徹心腑的疾病、無數次的鬼門關徘徊,一次又一次的淬練心性,在他面臨身心崩解時,《心經》給了他最大的力量。

從被醫生宣判只剩下三個月生命,到如今已走過三十六個年頭。從原生家庭環境到進入佛門,從貧瘠鄉村到邁向世界,從活潑健康到與病痛為友,往事歷歷,作者敘述分明的文字,真實不避諱的正面積極態度,不只讓我們窺見早期台灣家庭社會的實狀,更能感受觸及每個曾經心酸但卻難言的過往經歷。一言難盡的人生考題,充塞著作者的生命,讓我們看見一位僧人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毅力,和對信仰的信心堅持。

這本書,
不只講述了一位「患者」的生命歷程,
不只是呈現一位「勇者」的精神毅力,
不只是表達一位「僧者」的宗教情操,
更是你我在經歷環境變化、人生挫折,甚至身心受創時最好的鼓勵與力量!

「當我活著時,,我儘量讓自己成為有用的人,我有多少能量,都要發揮出來。」──永文法師

本書特色

從小失去雙親,在橘子樹下長大的孩子,
十七歲遇見了航行中的燈塔,找到了方向
卻因為系統性紅斑狼瘡的發作,夢想破滅。
但疾病並沒有把作者打倒!
他運用著佛法給他的力量,《心經》給予他的智慧
開展了菩薩道的人生。

永文法師

一九六○年生於宜蘭山區,自幼失依。一句「不嫁」因緣走進雷音寺。

一九七八年就讀中國佛教研究院專修部,剃度於星雲大師座下,同年受戒於松山寺。逐漸調伏,自「泰山」生活進入「叢林」生活。

一九八一年赴西來寺協助慈莊法師開山,一九八三年以半年之期,成績優異完成美國高中學業。即將大學畢業時,罹患系統性紅斑狼瘡,生命僅剩三個月。曾經封閉自己、隔離僧眾,卻阻擋不了同習英文小朋友們的溫馨探望。小朋友帶來炒飯,心頭襲上暖意當下醒悟,病苦如何折磨,都要弘法利生。

回台灣治療,爾後至洛杉磯承辦佛光西來學校;一九九五年返台負責拍攝《佛光山三十周年》電影紀錄片、成立台北道場社教館,以及佛光衛視(人間衛視)開台製播。

談吐機智、思想自由,教學和帶領風格開放有趣。積極、樂觀的態度數次與死神擦身,感恩是面對痛苦的祕訣。佛法的力量,引領無所畏懼的走在生命道路上。

推薦序 
人生是怎麼一回事/心保和尚

人生是怎樣一回事,有時候也想不出一些頭緒,倒是面對苦難,真是需要勇於承擔、敢於面對,這要有很大的勇氣力量,才能度過生命中的截流災難。
有很多人健健康康的成長,一帆風順,但也有人經常與病為伍,一生坎坷,平凡無奇,進步不大,反而與苦難成長,所歷練出的超然心志,自然是高人一等,眾所讚揚。

有幸認識永文法師,他除了是一位出塵修道的出家人,在我心中,他是一位苦難打不倒的奇人。

英雄神勇也怕病來磨,更何況是一位平凡小人物,拿什麼與病抗衡?關於這一點,我相信他具有抗魔的神力,非一般人所有,可以橫掃千軍,萬夫莫敵,我當然自嘆不如,望塵莫及。

永文法師雖有苦難,但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有了舉世明燈,救人於世的殊勝佛法。因為佛的智慧, 讓他重生,這可說是非常難能可貴。人在痛苦無助的當下,有多少人想到佛法呢?永文法師不但有,而且將佛法的般若融入身心,產生一股不可思議的神奇力量,因而可以在苦難之中,依然挺立在世間。

這個過程,相信大家引領期盼,希望一睹為快。


說法利樂有情/慈莊法師

在佛光山教團依止家師星雲大師出家的徒眾中,永文法師是很特殊的一個。多數弟子是學佛有些心得,或要深入經藏,或要親近僧團而來;他在少不更事的十七歲,憑著報紙堆裡一則佛學院的招生簡章,就單槍匹馬跑去宜蘭雷音寺,請求住持心平和尚帶他到當年的台北別院見大師。有人希望自己出家的法號字輩能排愈前愈好,他出家時還跟大師討價還價,自願從「依」字輩退到「永」字輩,理由是「永文」兩個字筆畫簡單好寫。別人出家前,已做好接受僧團嚴格要求的心理準備,他則是出家後仍像山裡的孩子放曠自由……。

永文法師在佛光山僧團的起始式看似如此不羈,但這正是他白紙一般赤子之心的展現,大師觀察到他旺盛的活力下,有一顆充滿熱力、堅持向道的好學心,因此把他帶在身邊親自指導,給他承擔比別人更重的任務。

永文法師也總不負所望。最早,大師派他去美國學習,二十歲不到的他,從一個英文單字都不會到考取高中畢業文憑,只花了半年的時間,被全校譽為「超級女尼」。後來,派他做美國佛光西來學校校長,三年任期,他將八十個學生的學校擴充為千人,策劃了不少活動,名噪洛杉磯的華僑界。之後常住又調他回台灣在台北道場辦社教,他一下子開出五十多種課程,學生多達千餘人。一九九七年佛光山開辦衛星電視台,他從一個門外漢逐步了解需要的證照、器材、設備、人事、節目製作、地方台的鏈接……可以說各行各業人士都得面對,他不但如期完成任務,還為常住節省了許多經費。

難能可貴的是,他的種種相對比之其他更艱困的職務,都是在他罹患系統性紅斑狼瘡之後。在擔任這些職務期間,他進出醫院多次,也幾次進出鬼門關。別人生病了請病假休養,永文法師住院時,身上吊著瓶瓶罐罐到別的病房關懷病人和家屬,甚至助念。紅斑性狼瘡是免疫系統的疾病,當年發病時來勢洶洶,醫生確診後,判斷只能再活三個月,永文法師憑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毅力,和對信仰的堅持,至今已近四十個年頭。數十年來,全身骨頭受到痼疾的侵蝕,如今關節能換的都換成鋼鐵了,如同他的心志一般,別說是「超級女尼」了,說他是「鋼鐵女尼」也不為過。

在調養身體的這許多年,永文法師一樣閒不住,拄著拐杖四處講經說法,與眾結緣。聽說他把多年講經心得整理成文章,我不但鼓勵他出版利益更多人,更期望他的抗病精神能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

這本《般若的力量》,來自他現身說法,是身布施;他平日隨緣開示、講經上課、樂說無礙,是口布施;他深受病苦仍信仰堅定、菩提不退,反饋於眾,是心布施。他的生命展現了力量,付諸文字,能利樂大眾。想起年輕的他一起和我奉常住之責到美國建寺,我忝為佛光山女眾堂大師兄,所以我也願做不請之友,為他作序,並為他祝福。

活出般若能量/趙大深

說起來,永文法師應該是我在佛光山認識的第一位法師,因著佛光衛視(現為人間衛視)的成立,這才發現居然有一位弘法利生的法師,卻很懂得影視傳播相關實務,也因為有著共通的語言,以及合作拍片的因緣,所以文師父於我們一直是亦師亦友。

一直都知道文師父很能「說」,剛接觸佛法時, 腦袋被一堆名相所困惑,文師父就會以收入和支出的會計原理來解釋三世業報;用電、燈具、光亮來解釋《大乘起信論》的體、相、用;拿「外雙C」(香奈兒)、「彎腰牌」(路邊攤)來解釋依報;於是難懂的名相經過文師父特「接地氣」的詮釋,似乎也不那麼有距離了。

文師父也很能「寫」,寫出來的文字畫面感十足,例如跟四哥用「非肥皂」洗衣粉洗衣服的那一段,你可以清楚的看到環境──溪邊,人物──文師父及小哥,道具──鴨母船及衣服,事件──衣服漂走了, 看到這裡,我們直覺的認定……悲劇了,但劇情卻大反轉,只聽小哥淡定的安慰道:「以後我們就不用洗那麼多衣服了,而且我們家又沒大人,回去不會挨打,不用哭!」看完這段,我哈、哈、哈了。

其實我最常見到文師父的地方,除了台北道場,就是醫院了。為何? 因為我是在他開始鋼骨人生的階段才認識他。但細細回想,病房裡的氛圍好像跟平時也沒什麼不同,訪客來探病更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說話;病人不痛嗎?怎麼可能!六次的骨科手術,六次清創和兩次植皮手術,還有數次發病危通知的急診,光是疼痛,應該把病人的修行修養都痛沒了吧!我真的不解!直到看完PART4 ──般若能量,我才解了疑惑,因為文師父很能苦中作樂──「我緊張得閉住呼吸,靜靜
的盯著那條掛著的腿,那條腿也看著我,對看久了,那條腿有點像吊掛的火腿。怪了!醫師又拿著沾有醬油的刷子,在那條腿上面刷,咦! 開始有一點熱熱的,不會吧!在手術房內BBQ 嗎?」文師父也很能藉病練心──「經過這樣的觀照,後來每當我病發感到痛苦的時候,我就觀看我的痛處,我的痛在哪?」

文師父的人生很像八點檔連續劇,兩歲失恃、六歲失怙,像個野孩子似的在滿山的橘子樹下長大;十七歲如花一般的年紀時,在茫然如大海的人生,遇見航行中的燈塔──星雲大師,終於找到方向,歡喜的剃度出家;但雄心壯志還來不及實踐,系統性紅斑狼瘡的發作,讓他錯失了大學畢業證書,期待成偉人的夢想也戛然破碎。如此的劇情似乎還不夠猛烈,於是不斷的住院、手術,不斷的急診、病危,這樣的劇情夠灑狗血了吧!但……文師父硬是把大悲劇演成了散發正能量的勵志片,至今仍拄著拐杖,邁著顫顫巍巍的腳步,不斷的在各地講經弘法。真正做到了他給自己的期許──「當我活著時,我儘量讓自己成為有用的人,我有多少能量,都要發揮出來。」

作者自序 
何其自性 本自具足

八○年代,能奉派到美國,是一種光榮的使命感。我想把握這個契機,認真的準備做出一番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績。

一九八一年的五月二十二日,在家師星雲大師的帶領下,我終於來到美國洛杉磯。美國是人種的大熔爐,大多數的美國人都能尊重、友善對待宗教人士,我總算卸下了語言不通的心結,開始協助常住的開山工作。我自許非常勤奮,遇事不推諉,使命必達;我發心堅固,接引信徒熱心善巧;我一念真誠,能與青年溝通,廣受愛戴。基於這樣的性格,我相信我必能圓滿常住的委任,開拓佛光山在洛杉磯的法緣。

在美國一段時日之後,因常住的慈悲加上大師的厚愛,要我們幾位派到西來寺的青年僧進學校進修,加強學識及語文能力,俾使在寺院建設之後,更落實「大法西來」的任務,於是從小失去怙恃的我,竟然在成為僧人之後,還能擁有美國大學畢業的文憑。

然而命運的乖舛、造化的作弄,在我發大心的道程上,就像一部加滿油準備向前衝的賽車,才剛踩足油門,車身的零件卻一一掉落下來!至今都還是棘手怪病的「系統性紅斑狼瘡」,從那時就找上我,徹底打亂了我的人生規劃,嚴重打擊了我的身心狀態,讓我這麼一個從十七歲就踏入佛門、每日五堂功課都在惕勵無常之理的出家人,幾乎失去正念,墮入恐懼痛苦的深淵不能超脫!

就在惶惶不可終日的時節,從初進佛學院就念念相應的《心經》,彷彿一道明光,照進我幽黯悲切的心靈;原來那些朗朗上口的經文,直須到我面臨生死關卡時,才稍稍能體會什麼是「不生不滅」的生命原理;而此時大師教導的「為僧的意義在於對社會大眾的貢獻,而不是向社會索取」更是如雷貫耳,提振我已然昏聵的心念,提醒我不管今生還剩多少時間,我都要把握當下,讓生命本具的功能發揮出來。

於是我不再顧影自憐,因為「惜生懼死」,不是我選擇人間佛教修學的目的。人間菩薩道,應是將一己的生命融入到大眾的生命裡。「弘法是家務,利生為事業」,我怎可將發心剃度時的「初心」給迷失了呢? 汽車的零件縱使散落一地,尚可藉由車廠的技士修復;但生命的方向一旦迷失乃至錯誤,就永遠到不了目的地了。何況車子壞了,我的駕駛性能仍在啊!身體即使朽壞、死亡了,也不是生命的結束,因為佛陀告訴我們,生命不是一時、一世的,而是無限、永恆的。

發病的初期,我仍可以勝任常住各項職務的調派;但染病二十年後,因色身常出狀況,為不耽誤常住工作,我請了病假。休養期間,我遵從星雲大師的指示「人人是知客」,我就在掛單的台北道場內,擔任這樣的角色。與訪客交談中,遇到最多的問題,不外乎:如何向佛菩薩祈求,才能化除病苦?如何送家中的親人最後一程?我更加感受到,原來病苦和死別,就發生在人間各處啊!

《維摩詰經》說:「菩薩……隨其方便,則成就眾生;隨成就眾生,則佛土淨……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意思是說佛國淨土在眾生身上求,離開了眾生,就沒有佛,離開了群眾去求道,是沒有道可求的。因為有了面對病苦和瀕死的經驗,近二十年來,我常受邀講課,如扶輪社、企業界及世新、台大等等大學, 分享個人生命的故事,內容也都以《心經》的經義為輔佐。

接著佛光山轄下別分院的邀約也紛至沓來,有的是講授《心經》的連續課程,有的則是專題講演。不管路途遠近,我都隨緣允諾。我曾遠赴南美洲的阿根廷、巴西、巴拉圭、智利等處,也到北美洲美國、加拿大等各大州郡。前年亦到澳洲五大城市舉行了十場講座,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地已連續十年的巡迴,當然日本、香港、澳門,菲律賓都受邀前往,台灣本地或離島,更不曾拒絕過對方的邀約。

我如此詳細敘述行腳各地,是想表達色身雖有殘缺,但只要有心、肯承擔、肯向眾生走去,任何的艱難,都無法阻擋我們在菩薩道上前行。感恩大家肯接納我、協助我,給予我豐富生命的機會,更啟發我擴大的生命的力量。

往年,我都是一邊休養,一邊應邀巡迴弘法。去年,因右下肢蜂窩組織炎及筋膜壞死,做了一次筋膜切開手術,此次住院時間長達兩個多月,恢復期需要一年。感念大台北地區的師兄們,在我住院時日夜二十四小時的輪班照護;住院期間,我亦收到海內外各地師兄們為我立消災祿位、拜水懺、念佛、持〈藥師咒〉等等,回向我早日康復,也期望我能再前往弘法等訊息。我更感謝各地住持和各位師兄長年的加持護念,因為有著這些強大的心意回向,我的生命得以延續,也讓我身苦心不苦;今日我仍存在這個世間,是聚集了多少人的時間和心力所助成的呢?大眾成就了我肉身再造的善因緣,佛菩薩則續就我的慧命,我何以為報呢?

既然近期內,我無法出外弘法,也無法一一登門向各位師兄表達謝意,於是我在腳不能行但手還能用的情況下,把從一九八二年身體開始出狀況,到一九八三年確診為「系統性紅斑狼瘡」的病中歷程,以及《心經》如何幫助我認識生命本質、帶領我活出生命希望的體悟, 一一用文字整理出來。我的本意,是把握每個呼吸的當下,把我個人今世對佛法的一點體證,留下一些記錄。我知道我個人的體證相對於浩瀚的佛法大海,宛若滄海一粟,微不足觀,留不留記錄,其實並不重要;但這些經驗畢竟是我今生最珍貴的東西,如果我還有一點資格報答佛菩薩的恩情、還有一點力量回向大眾對我的眷愛,那這些文字記錄,就是我至誠無上的供養。

出家人雖已辭親割愛,然而一旦回顧生命的源流,難免談及出生及成長的過程,憶念父母手足之情。本書收錄了我童年艱困歲月的一些記事,其中有不少人情世故、因果相循的道理,亦蘊含了廣義的佛法在其中,供大眾參看瀏覽。
而自我出家之後,得自於星雲大師的包容、教導太多,要不是大師的慈悲,就沒有今日的我。大師兄心平和尚的壯年驟逝,為我上了一堂生死的大課;慈莊師父的身教言教,則是我一生受用無盡的法寶。藉著寫書的因緣,我同時記錄下這些在我生命裡影響至鉅的人與事, 致上我深深的感恩及緬懷之意。
從被宣判只剩三個月生命,至今我已多活了三十九年,支持著我走過與病共存漫長歲月較相應的,竟然是《心經》:五蘊皆空、心無罣礙、般若能量、無所得故、究竟涅槃。《心經》的能量之大,非凡夫所能想像,也非我生生世世所能證悟得了的。但今生既有因緣得其百千萬分之一,冀望有緣人,也能從我的生命故事分享中,開啟般若的智慧, 讓我們一起互相加油,讓我們的生命,因為修行,更加勇敢、更加光明!

感謝廖慧美師姐一再的鼓勵,希望我能將自身生命的故事,以及在病中如何受到佛法的啟發,透過文字,以出書的形式,來啟發和我一樣受病苦折磨的患者。我思考後,心想,分享生命的故事,可以讓自己的生命更加豐富,更可以在分享過程中得到力量,幫助他人去面對個人的人生課題。謹就我身邊既有的「成長故事」與「病中隨筆」、「講演資料」加以整理,希望為世間受苦的人和渴仰佛法的人,提供一點微薄的參考。

若以「書」的標準來評判本書的辭藻,可能不盡典雅;若以「法」的價值來衡量本書的義理,更是微不足道。只能說這是我在病體未癒、健康日下的情況下,所做的一點功課。惟願以此心意,對世間受苦的眾生做一些供養,並對所有幫助過我的每一位善信,做功德回向。

【推薦序】
人生是怎樣一回事∕心保和尚
說法利樂有情∕慈莊法師
浪裡來火裡去的僧侶故事∕覺培法師
活出般若能量∕趙大深

【推薦序】
何期自性 本自具足
 
PART 1 孤女的願望
父親和母親的結合
母親!等您入夢來
橘子的養育之恩
麻衣當新衣
山野童年
哥倆好,趣事一簍筐
印象派風格上學記
孤女的願望


PART 2 佛門的召喚
動靜得宜的雕塑師──心平和尚
航行途中的燈塔――星雲大師
施無畏的前行者──慈莊法師

PART 3  鋼骨人生
《水懺》滌淨我塵埃
我伴彩蝶飛
鋼骨人生
何期自性 能生萬法

PART 4  般若能量
修行,讓生命更勇敢
五蘊皆空
心無罣礙
般若能量
無所得故
究竟涅槃

Small Tips
紅斑性狼瘡

哥倆好,趣事一簍筐

四哥大我七歲,我都叫他「小哥」,比起其他兄姐,我倆性情相近些, 我成長的歲月裡,有幾件糗事都和他脫不了關係。

當時家中只剩我們兄妹倆,實在不會「過日子」,但日子總要過啊! 就拿最平常的穿衣和吃來說吧!父母過世,大姐嫁了,三個兄長都出外學藝謀生,他們人不在,但箱子內衣服都還在,我和小哥每天拿不同人的衣服出來換穿,還很高興都不用洗就有衣服換。誰知日子久了,箱子也空了,而屋角則多出一堆像山的髒衣物,怎麼辦?在我心中像英雄的小哥,一定有辦法的。

果不出所料,小哥興高采烈的拿回一包我從沒見過,商品名叫「非肥皂」的洗衣粉,他對我說這是一種新發明,任何髒東西用這種粉一泡,馬上清潔溜溜。於是我們開始動手「洗衣」,洗澡的盆子已放不下我們的髒衣物,四哥又異想天開的把屋梁上的「鴨母船」(以前我們家養鴨子時所使用的圓形小船)拿下來,它的直徑約五尺寬。小哥把所有的衣物都放進去,一包「非肥皂」粉也全灑進去,再注八分滿的水,我和小哥兩人四腳就開始在裡頭「洗衣」,我們繞著圈子邊踏邊跑。停!小哥一喊我們倆同時停下來,搖搖晃晃的想要互相拉手,試了幾回才對準彼此而拉住,對望彼此臉紅氣喘的樣子,我們大笑不止。

但盆子裡的泡沫愈來愈多,我們嘗試清洗許多遍,泡沫卻怎麼都去除不掉。聰明的小哥想到搬到溪邊洗會容易些,於是找來了一群鄰家的小孩,大家一起將「鴨母船」推搬到溪邊。小哥又再下令,叫大家把衣服一件件放進溪水中,再用小石塊壓住,讓溪流自然的把泡沫沖流乾淨。

小哥說為了答謝大家,要帶大伙兒到鄰近的果園摘芭樂。吃完芭樂,大家玩騎木馬、官兵捉小偷。天都快黑了,我們才想起衣服,跑回去要收拾時,哇!怎麼剩下沒幾件?這才發現,有些被擱淺在不遠的下游處,我們趕緊去尋拾回來,但有的則永遠再見了!生性樂觀的小哥安慰快滴下淚水的我說:「正好,以後我們就不用洗那麼多衣服了, 而且我們家又沒大人,回去不會挨打,不用哭!」

小哥當兵時,我己經讀書識字了,所以會和他通信,但信的內容只有我們彼此才看得憧,咱們就來個現場測驗,端看各位看倌們的智慧囉!我攤開信紙描上一個我的拳頭,未有隻字片語,就寄給他。四哥回信了,信紙上繪了幾根竹子,綠竹下有個小女孩在張望,你能會意嗎?宣布答案吧!我紙上畫個拳頭表示「手頭緊」,請寄些錢給我花用吧。而小哥回信中的女孩指的是我,站在竹子下,意思是「竹腳等」 (台語),意思是「有你等的囉」!

再來一個啞謎。有一次小哥畫一隻馬脫韁跑了,我回寄他一張空白的紙,正中間撕個洞。他這次生氣了,畫一排牛車緊連著,而牛則在瀉肚子。你猜出這一來一往的含意嗎?小哥的來信是向我訴苦,他的「馬子」(軍中對女友的稱呼)跑了;我要他「看破」(台語),也就是放下的意思。他生氣的罵我「拖賽連」(台語),就是可惡透頂的意思。怎麼樣,我們兄妹的默契,是「世界第一等」吧!

我非常慶幸有這麼一位樂觀的哥哥,陪伴我度過艱苦的成長歲月, 他讓我學會「苦中作樂」的好處,也讓我懂得在逆境中求生存。我深信歷經病魔萬般摧殘的我,尚能樂觀的存活著,這段隨時尋找生活樂趣的「培養」,也是原因之一。

以歡喜心,提升免疫功能
即將自美國加州東洛杉磯大學畢業的最後一個學期,心中充滿了喜悅及驕傲。喜的是,我這個從小因失怙失恃而失學的孤女,竟然也要從美國的大學畢業了!驕傲的背後,是我自覺不辱常住的裁培、不負師長的厚望,也不負自己每天的熬夜苦讀,為打報告,打到指關節潰瘍滲血,血絲從指尖滲進打字機的鍵盤。我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躊躇滿志,終於,我可以向常住、向師父交代:我得到文憑了!您們沒有白白栽培我!我亦可以向自己證明:你的努力終有代價。

然而,就在畢業前兩個月,一份醫學檢驗報告,宣布我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
就像大多數人的反應一樣,突來的逆境讓我心智散亂,我打從心裡抗拒此病的存在。甚至在我的腦海裡,常編織一個畫面:醫護人員因為忙中有錯,所以把我的名字貼到別人的病歷表上了。

過了些時日,我的心態又開始起疑,這會不會是老天在跟我開玩笑? 或是護法龍天在提示我什麼?

經過一段似真非真的疑惑日子後,我的心裡壓力愈來愈大。生病的人是我,這是真的呀!我的內心轉成憤怒,不斷吶喊著:「為什麼是我得到系統性紅班狼瘡這樣的病?為什麼不是他人?」只要有人面對面走過來,我腦中就浮現妄想:「為什麼不是你?你身體比我更弱啊!」

有一天,我正面迎來的是住持慈莊法師,不孝的我也對著莊師父起妄念,直盯著莊師父,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不對啊!莊師父也曾被醫師宣判過只剩下短暫的生命限期啊!可是他沒有像我這樣產生種種情緒,時而憤怒、時而憂傷。

我還記得,某天莊師父從醫院回來時,召集寺內大眾說:「我的身體出了狀況,『好加在』,還有三個月,有足夠的時間讓佛光山本山派人來交接我的工作!」

咦?同樣被醫師宣判只有三個月,但莊師父的心情是「好加在」(幸好),而我呢?

我又想到,星雲大師此生所受的病痛也不少,他也被醫師誤診過, 被宣判只有兩個月的存活機率。但大師心胸更豁達的說:「我將色身交予醫護人員,把生命付諸護法龍天。」到二○二○年的現今,大師已高壽九十四歲,莊師父也高壽九十一歲了,哪是當時兩個月、三個月的預言呢?

大師和莊師父的身教深深啟發了我,加上我天生開朗樂天,於是暫時收起悲憤的心情,告訴自己:「不要再顛倒妄想了,應該要精進, 才合乎出家人修行的本分。」收攝心念之後,每日的晚課誦念到〈普賢菩薩警眾偈〉時特別有感:「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燃,當念無常,慎勿放逸。」這句偈頌就是要出家的我分分秒秒觀照無常,探索心性的本源,返璞歸真, 不要再被世間的粉墨聲色所眩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