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定  價:NT$750元
優惠價: 79593
可得紅利積點:1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柬埔寨曾經有過輝煌的歷史,享有「富貴真臘」美名的吳哥王朝,為後世留下舉世聞名的吳哥窟。法國博物學家兼探險家穆奧(Henri Mouhot, 1826-1861)曾讚嘆:「此地廟宇之宏偉,遠勝古希臘、羅馬遺留給我們的一切。」

然而,曾極盛一時的偉大帝國卻遭逢來自暹羅、越南等鄰國的嚴峻挑戰,甚至成為殖民強權擴張的目標,最終淪為法國的殖民地。
在施亞努親王的領導下,柬埔寨雖然成功脫離法國殖民統治而獨立,卻隨即捲入冷戰的地緣政治競賽中,不僅要面臨來自國際強權的干涉,也要防禦來自周邊鄰國的侵略。
動盪的外部環境深刻地左右著柬埔寨內部政治與經濟的發展方向。在波布統治時期,柬埔寨更成為英國編劇羅賓森(Bruce Robinson)筆下的「殺戮戰場」。隨著冷戰終結,柬埔寨在國際社會的協助下,終於邁向重建之路。外資的大量投入帶動柬埔寨的快速發展,讓柬埔寨被世界銀行喻為下一個「亞洲之虎」。
同時期,柬埔寨在洪森的強勢領導下,雖然定期舉行競爭性的選舉,實質的政治發展卻是走向獨裁統治。2017年底,洪森下令解散最大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此後已無任何政治勢力能夠挑戰洪森的政治霸權。
未來,穆奧曾經讚嘆的這個強大民族,境遇究竟會如何發展呢?

蕭文軒
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博士,現為中山大學、文藻外語大學博士後研究員。著作專書有《亞太經貿市場:區域整合架構下的機遇與挑戰》、《邊緣化或是整合:泰國的少數族群政治》,期刊論文部分有〈權力與抵抗:泰國「國家—高山民族」關係的探析〉、〈泰、柬柏威夏寺爭端之探析:領土國族主義的政治〉等,載於《問題與研究》;〈「異己」或「同胞」:泰國政府對越南移民的認知及政策之探析〉載於《亞太研究論壇》;〈大湄公河流域爭霸戰:大湄公河經濟合作的推展及其戰略意涵〉、〈當代寮國族群關係發展之探析〉、〈泰國的國家整合與伊森地域認同的探析〉等,載於《台灣東南亞學刊》。

顧長永
美國俄亥俄州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文藻外語大學國際副校長、國際事務系教授、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國立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國立中山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國立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現任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碩士學位學程教授。主要研究興趣包括東南亞的政治變遷、台灣與東南亞的政治民主化比較研究、海峽兩岸與東南亞關係的比較研究等。已出版十本中文專書《新加坡:蛻變的四十年》、《越南:巨變的二十年》、《菲律賓:動盪的二十年》、《馬來西亞:獨立五十年》、《泰國:拉瑪九世皇六十年》、《東南亞各國政府與政治:持續與變遷》、《緬甸:軍事獨裁五十年》、《亞太經貿市場:區域整合架構下的機遇與挑戰》、《邊緣化或整合:泰國的少數族群政治》、《印尼政體轉變:由威權到民主》,另主編三本英文專書,曾發表十餘篇中英文專章論文以及四十餘篇中英文學術期刊論文。

林文斌
曾任嘉南藥理大學社會工作系副教授、嘉南藥理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副教授,現任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學系、碩士學位學程副教授兼主任。研究興趣包括比較政治經濟學、國際政治經濟、東南亞政治經濟發展、能源產業政策,以及科技產業與創新政策。專書及論文有《東南亞金融政治:日韓台金融體制的形成、發展與變遷》、〈柬埔寨科研體系與政策〉、《協及南亞國家科研體系與政策》、〈爭辯國家安全:日本核能發展與政策爭論的分析〉、〈超越相互依賴和對抗:韓國政府財閥政策變遷的研究〉,另主編三本中文專書,以及發表二十餘篇中英文專章論文與學術期刊論文。

第一章:緒論(節錄)
前言
這就是今日的柬埔寨:有上千交錯的枝節,千種故事交織在一起,歷史的千種潮流以不同的方向流動。要理解柬埔寨的現在,就必須回顧柬埔寨的過去。
──Bruce Sharp(湄公網絡(Mekong Network)創辦人)

柬埔寨過去曾以「溫和之土」(Gentle Land)、「微笑國家」(Smiling Country)而聞名,被描寫成一個充滿和平與柔順之民的叢林天堂。柬埔寨的人口約有1,562.6萬人(2016年),共有二十個族群,主體族群是吉蔑族(ethnic Khmers),約占總人口數的97%,主要的少數族群則包括:占族(Cham, 1.8%)、華人(0.4%)。此外,高山地區還有稱為「高地吉蔑族」(Khmer Leu, Upland Khmer)的高山民族,像是布勞族(Brao)、庫依族(Kuay)、普農族(Phnong)、寮族(Lao)、嘉萊族(Jarai)等,人數約占總人口的1.5%。從族裔的構成來看,柬埔寨實際上是一個高度同質性的國家。
柬埔寨也是一個佛教化相當深的國家。從最早的扶南王國(Funan Kingdom, AD 50/68-550)、真臘王國(Kingdom of Chen-la, AD 550-800),以及後來的吳哥王國(Kingdom of Angkor, AD 802-1431),柬埔寨都是以印度教與佛教的「神王崇拜」(Devaraja cult, god-king cult)觀念作為支撐王權的基礎。以至於佛教寺廟不僅是柬埔寨的宗教中心,更是政治及教育的中心。
時至今日,若論及柬埔寨,首先浮現於眾人腦海者,十有八九應該是吳哥窟(Angkor Wat),其自建造完成以來,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築群。就像著名的旅行指南《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所觀察的,「吳哥無所不在:在旗幟上、國酒(即吳哥啤酒Angkor Beer)、飯店、旅館與雪茄──任何事務與各種事務。吳哥是一種民族性與強烈自豪的象徵。柬埔寨人建造吳哥窟,而且再也沒有比它更偉大的建築。」
吳哥王朝是柬埔寨歷史上最輝煌強盛的朝代,曾享有「富貴真臘」的美名,極盛時期的勢力範圍幾乎涵蓋整個中南半島。吳哥王城則是穩固的區域權力中心,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其作為柬埔寨王朝的首都,時間長達五百年。中國元朝周達觀在親自造訪柬埔寨後所寫下的《真臘風土記》中,以大量的篇幅來形容吳哥城建築的宏偉、雕刻的精美,深刻記錄當時吳哥王朝的繁榮及興盛。他描述:
州城周圍可二十里,有五門,門各兩重。……城之外皆巨濠,濠之上皆通衢大橋。橋之兩傍,共有石神五十四枚……城門之上有大石佛頭五,面向四方。中置其一,飾之以金。門之兩旁,鑿石為象形。城皆疊石為之,高可二丈。
國宮在金塔、金橋之北,近北門,周圍可五六里。其正室之瓦以鉛為之;餘皆土瓦,黃色。梁柱甚巨,皆雕畫佛形。屋頗壯觀,修廊複道,突兀參差,稍有規模。
凡出時,諸軍馬擁其前,旗幟鼓樂踵其後。宮女三五百,花布花髻,手執巨燭,自成一隊,雖白日亦點燭。又有宮女皆執內中金銀器皿及文飾之具,制度迥別……又有宮女,手執摽槍、摽牌為內兵,又成一隊。又有羊車、鹿車、馬車,皆以金為飾。
一個曾經極盛於9至13世紀的偉大帝國,曾經建立起歷史學家所謂的「吳哥時代」,卻從14世紀開始遭逢一連串來自暹羅(Siam,泰國的舊稱)、越南等外部勢力的嚴峻挑戰,導致吳哥王城在1431年陷落,逐漸淹沒在荒煙蔓草中。直至1858年,法國博物學家兼探險家穆奧(Henri Mouhot, 1826-1861),受到巴黎地理學會的委託,前往柬埔寨進行考古調查之後,才首次「發現」湮沒數百年之久的吳哥遺跡。
吳哥王城的建築遺跡作為當代的一種地景,正象徵著柬埔寨過去光輝的歷史歲月。就像穆奧所讚嘆:「此地廟宇之宏偉,遠勝古希臘、羅馬遺留給我們的一切,並且,和蠻荒國家形成一個哀傷的對比」;「這樣宏偉的遺跡,結構保持相當良好,其完成必定耗費許多勞動成本;看第一眼時,無不充滿讚嘆,而不得不發出疑問,這些龐大建築的作者,是如此的文明開化與進步,這個強大種族的境遇究竟如何呢?」
15至19世紀間,柬埔寨因內部各派系王位爭奪日漸激烈,給予暹、越介入內政的機會,內外憂患使其逐步走向衰弱不振的困境,最終在19世紀前期同時淪為越南與暹羅的朝貢國,大部分的領土遭到兩大強鄰的兼併,「或者作為柬埔寨要求援助的補償,或者作為戰爭的獎賞」,這段歷史因此成為柬埔寨在進入1970年代大浩劫以前最黑暗的一段時期。穆奧當時就曾指出,柬埔寨「這個民族現在正在殞落」;而且,「現在的柬埔寨是悲慘的,未來則是險惡的。它過去是一個強大且人口眾多的國家,這些可以從馬德旺(Battambang)和吳哥的壯麗遺跡獲得證明。但是,為對抗鄰國連續不斷的戰爭,導致人口極度地減少。」
就在穆奧重新「發現」吳哥的百年以後,柬埔寨仍未從對抗鄰國的困境中掙脫出來,反而捲入更激烈的國際地緣政治賽局的鬥爭中,最終淪為英國編劇羅賓森(Bruce Robinson)筆下的「殺戮戰場」(The Killing Fields)。影響所及,「柬埔寨人甚至到今天都還是世界上最不被善待的一群人」。然而,「柬埔寨的詛咒」不僅僅是大國政治所造成的悲劇,同時也是國內政治菁英權力鬥爭下的產物。亦即,外生因素與內生因素共構了柬埔寨的政治經濟發展過程,而此兩者如何具體的交互影響並發生作用,然後促成柬埔寨的政治經濟變遷,將是本書所欲釐清的核心重點。

縮寫對照
柬埔寨地名翻譯對照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前言
第二節 與強國為鄰:柬埔寨的政治地理及其影響
第三節 「神聖化身」:統治的傳統技藝
第四節 章節安排

第二章 施亞努時期的政治經濟發展(1953-1969)
第一節 「佛教社會主義」的政治實踐
第二節 外國援助下的「經濟奇蹟」
第三節 擺盪在東、西陣營之間的中立政策

第三章 從「和平綠洲」淪為「殺戮戰場」(1970-1978)
第一節 龍諾政權與施亞努流亡政府的內戰
第二節 波布政權恐怖統治的黑暗時代
第三節 柬、越衝突與柬埔寨的分裂
第四章 柬埔寨衝突的國際化與解決歷程(1979-1992)
第一節 中國、東協與越南對柬埔寨問題的外交攻防
第二節 從雙邊到多邊的政治談判
第三節 邁向和平的最後階段:UNTAC的治理
第五章 後衝突時期的政治與經濟重建(1993-2003)
第一節 赤柬問題:民族和解的主要障礙
第二節 拉納烈與洪森的政治鬥爭
第三節 從計畫經濟到市場經濟:經濟秩序的恢復與重建

第六章 強人政治的時代(2004-2018)
第一節 洪森的政治權力壟斷與鞏固
第二節 反對黨的逆襲:洪森的選舉失利與回應
第三節 經濟起飛:亞洲「經濟新虎」的誕生

第七章 結語

參考書目

表目次
表2-1:兩年計畫的預算概要(1956-1958)
表2-2:美國對柬埔寨的經濟與軍事援助(1955-1960)
表2-3:第一個五年計畫的預算概要(1960-1964)
表2-4:第一個五年計畫的財政來源(1960-1964)
表2-5:柬埔寨的工業投資(1957-1968)
表2-6:工業部門的產值與附加價值(1962-1966)
表3-1:龍諾時期的農業生產與對外貿易(1969-1974)
表5-1:柬埔寨中央政府的收入結構(1996-2003)
表5-2:柬埔寨的主要外援捐贈機構(1992-2004)
表5-3:柬埔寨FDI的來源(1994-2003)
表5-4:柬埔寨的經濟成長表現(1993-2003)
表5-5:柬埔寨紡織工業的成長(1995-2003)
表5-6:柬埔寨旅遊業的相關統計(1993-2003)
表6-1:柬埔寨稻米的產量與出口(2003-2017)
表6-2:營建項目的成本與數量(2005-2017)
表6-3:旅遊業相關之統計(2003-2016)
表6-4:旅遊業對GDP的貢獻(2013-2016)
表6-5:主要出口市場的金額統計(2010-2016)
表6-6:柬埔寨核准投資金額(2004-2017)
表6-7:柬埔寨外援的構成(2004-2015)
表6-8:中國對柬援助的部門分布(2013-2015)
表6-9:日本對柬埔寨的ODA(2004-2015)

圖目次
圖1-1:本書的分析架構圖
圖2-1:美國對柬經濟與技術援助的構成(1955-1960)
圖2-2:柬埔寨的GDP及其成長率(1953-1969)
圖2-3:東南亞各國的GNP平均年成長率(1956-1963)
圖2-4:柬埔寨各產業占GDP比重之變化(1953-1969)
圖2-5:各產業對GDP成長率的貢獻度
圖2-6:稻米的耕作面積及產量(1950-1969)
圖2-7:天然橡膠的種植面積、產量與出口(1954-1968)
圖2-8:玉米的種植面積與產量(1956-1969)
圖2-9:商業部門占GDP之比重及其成長率
圖3-1:越、柬共控制區與FANK的防禦戰略概念(1970-1971)
圖3-2:柬埔寨的人口轉移(1975.04)
圖3-3:民主柬埔寨的稻米產量與耕種面積(1975-1978)
圖3-4:柬埔寨與越南的邊境衝突(1975-1978)
圖4-1:柬埔寨衝突的主要行為者
圖5-1:柬埔寨的外援類型(1992-2004)
圖5-2:柬埔寨外援的部門分布(1992-2004)
圖5-3:柬埔寨的FDI統計(1994-2003)
圖5-4:柬埔寨FDI的產業分布(1994-2003)
圖5-5:柬埔寨人均國內成產總值及其成長率(1993-2003)
圖5-6:柬埔寨的GDP產業結構(1994-2004)
圖5-7:柬埔寨農業部門雇用人數(1993-2003)
圖5-8:柬埔寨工業部門產值的構成(1993-2003)
圖5-9:柬埔寨工業部門雇用人數(1993-2003)
圖5-10:柬埔寨紡織業產值及其占GDP與製造業的比重(1993-2003)
圖5-11:柬埔寨核准對旅遊業的投資金額(1995-2003)
圖6-1:洪森的權力網絡
圖6-2:洪森的家族網絡及裙帶關係
圖6-3:洪森政府的四角戰略
圖6-4:柬埔寨GDP成長率(2003-2016)
圖6-5:柬埔寨農業部門的產業結構(2003-2016)
圖6-6:柬埔寨製造業及成衣與製鞋業的成長率(2003-2016)
圖6-7:柬埔寨成衣與製鞋業的出口統計(2000-2016)
圖6-8:營建業的成長率及其對GDP成長率的貢獻度(2004-2015)
圖6-9:服務業部門的產業結構(2004-2016)
圖6-10:外國旅客主要來源國的人數變化(2004-2017)
圖6-11:柬埔寨的對外貿易變化(2001-2016)
圖6-12:出口貿易的商品結構變化(2004-2016)
圖6-13:主要出口市場的結構變化(2000-2016)
圖6-14:柬埔寨主要進口產品的結構變化(2004-2016)
圖6-15:主要進口來源的結構變化(2004-2016)
圖6-16:柬埔寨核准投資金額的主要部門分布(2004-2016)
圖6-17:柬埔寨外資的主要來源(2004-2016)
圖6-18:ODA的部門分布(2004-2016)
圖6-19:日本對柬埔寨ODA的部門分布(2013-2015)
圖6-20:美國對柬埔寨的援助(2013-2015)
圖7-1:柬埔寨與東協國家的經濟成長率(1997-2016)

第二章:施亞努時期的政治經濟發展(1953-1969)
假如說有一種宗教能激勵一個國家走向現代化的話,這種宗教大概就是佛教了。
──柬埔寨國家元首 施亞努
施亞努親王無疑是柬埔寨近代史上最重要、最受爭議的政治人物。他的個性反覆不定,意識形態不左不右、忽左忽右、既左既右,使得柬埔寨原本較單純的政治問題,變成一個非常複雜及難解的政治習題。他出身柬埔寨的諾羅敦(Norodom)王室家族,在莫尼旺國王(King Sisowath Monivong, 1875-1941)於1941年過世以後,法國為平息民族主義者的不滿,以及化解諾羅敦與西索瓦(Sisowath)兩大王族的「分支之爭」,決定讓施亞努繼承王位。儘管施亞努只是傀儡政府,但仍是柬埔寨人民心目中的世襲領袖。施亞努國王日後曾經感嘆:「1884年至1945年間,我們的國王們僅僅只是柬埔寨人所稱的『鸚鵡』而已,被訓練用來只會說『是、是』。」因此,施亞努國王致力於從法國手中爭取柬埔寨的主權獨立。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以後,法國與泰國隨後在11月17日簽訂的《華盛頓條約》(the Treaty of Washington),廢止1941年5月簽訂的《東京協議》(the Tokyo Convention of 9 May 1941),泰國必須歸還自法屬印度支那取得的領土。馬德望(Battambang)、暹粒(Siem Reap)、詩梳風(Sisophon)等西部三省,那些從1794年起就被暹羅人所占領的領土,二度回歸柬埔寨的懷抱,最終恢復柬埔寨的領土完整。不過,法國並未就此保住柬埔寨。儘管法國人控制著柬埔寨的行政大權、各行政部門與教育體系,甚至操縱王位繼承權,試圖透過持親法立場的柬埔寨國王來強化殖民統治。但是,隨著柬埔寨境內各種民族主義運動的興起,法國對柬埔寨的殖民統治也遭遇諸多挑戰。
同盟國在日本投降後按照波茨坦會議(Potsdam Conference)的決議,率軍進入中南半島。1945年10月,英國格萊西上將(Major General Douglas Gracey)偕同法軍與印度軍隊進入金邊,推翻山玉成(Son Ngoc Thanh, 1908-1977)領導的新興獨立政府,改由莫尼勒親王(Prince Sisowath Monireth, 1909-1975)擔任首相。翌年1月7日,法、柬簽署一項《臨時協定》(Franco-Khmer modus vivendi),規定柬埔寨是法蘭西聯盟(French Union)中的自由邦(autonomous state),柬埔寨有權管理自己的事務,不過,臨時協定對柬埔寨的內部及外部主權存在諸多限制,規定重要的決定必須詢求法國高級專員的同意。名義上,柬埔寨是自由邦,但法國仍掌握絕大部分的權力;有別於過去的「直接管理」,法國此次則是透過柬埔寨人進行「間接統治」。
隨著法國與胡志明(Hồ Chí Minh)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會(Việt Nam Ðộc Lập Ðồng Minh Hội, Việt Minh,簡稱「越盟」)的軍事衝突日漸升高,戰場上的失利使法國無力再與印支各國周旋,被迫開始作出讓步。1949年11月8日,法國總統歐里爾(Vincent Auriol, 1884-1966)與柬埔寨國王施亞努簽署《法柬條約》(Franco-Khmer Treaty of November 8, 1949),承認柬埔寨作為印支三個「聯繫國」(Associated States)之一,在外交、司法與經濟享有部分權力,以及包括馬德望與暹粒兩省等軍事區的自主權。不過,施亞努認為法國所承認的獨立並不完全,在對內與對外的主權上有諸多限制。他曾在接受美國《紐約時報》記者詹姆士(Michael James)訪問時指出:「柬埔寨的司法審判不能向法國申請,而且,我們的警察無法接觸到他們。在經濟問題方面,法國對我們綁手綁腳,我們不能自由地進口與出口,而且,我們沒有徵稅的自由。」故而,施亞努國王決定在1952年至1953年間展開「獨立十字軍遠征」(Royal Crusade for Independence),為柬埔寨尋求真正的獨立。
1953年,印度支那的形勢發生重大變化。韓戰結束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大量的軍火物資從朝鮮半島轉而援助越盟,讓越盟得以將攻勢擴大到寮、柬等國,導致印支戰局急轉直下。隨著法軍在中南半島的戰事挫敗,法國政府面臨來自國內輿論的壓力,使其必須重視施亞努國王所提的柬埔寨完全獨立的要求。施亞努國王提出警告:「除非法國在最近幾個月內授予柬埔寨人民更多的獨立,否則真正的危險是他們將會叛亂來對抗現在的政權,並且變成共產黨領導的越盟運動的一部分……過去幾年,已經有越來越多柬埔寨人民支持越盟為國家獨立的戰鬥。」該年10月17日,柬埔寨和法國簽訂移轉軍事權力協議,並將司法和外交事務的權力移轉給柬埔寨政府;11月9日,柬埔寨終於宣布獨立。1954年5月8日,日內瓦會議(Geneva Conference)召開第二階段的議程,討論中南半島問題,希望透過外交解決的方式來結束法、越衝突,使中南半島重返和平。
1954年7月21日,日內瓦會議經過兩個月的協商終於達成協議,與會各國於次日簽署一系列關於停戰與印支和平的協定,亦即《日內瓦協議》(Geneva Accords)。根據《柬埔寨停戰協定》(Agreement on the Cessation of Hostilities in Cambodia)的內容,法國承認柬埔寨在主權與領土上的獨立,並從其領土上撤軍;與會各國亦聲明尊重尊柬埔寨的獨立、主權、領土的統一與完整,且不干涉其內政;越盟軍隊應於協定生效之日起的九十天期限內撤出柬埔寨,而吉蔑反抗軍(Khmer Resistance Forces, KRF)應就地復原,不設集結區;柬埔寨不准參與任何軍事聯盟,以及建立外國軍事基地,而且各種軍援、武器、彈藥、軍事人員不得進入其境內。至此,隨著日內瓦會議的落幕,法國在柬埔寨長達九十年的殖民統治也正式宣告結束。然而,柬埔寨的政治局勢卻未因獨立而走向穩定發展,位居政治光譜兩端的施亞努國王和議會多數黨的民主黨(Krom Pracheathipatay, Democratic Party)之間的長期對立,導致柬埔寨的政治局勢仍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中,驅使施亞努國王展開一場政治權力的變革。
早在1946年,法國與柬埔寨簽署《臨時協定》以後,法柬聯合委員會(joint Franco-Cambodian committee)就據此制訂出一部《選舉法》,並在5月31日通過。這部《選舉法》允許柬埔寨組織政黨,舉行選舉來成立諮商議會(Consultative Assembly),並且建議施亞努國王起草憲法。當時,柬埔寨新成立的政黨主要有民主黨、自由黨(Kanaq Serei Pheap, Liberal Party, LP)和進步民主黨(Krom Chamroeun Chiet Khmer, Progressive Democratic Party, PDP),分別受到溫和派與保守派的贊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