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圍在火爐邊的CEO:團隊轉型難免衝突,需要多元思考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阿諾.明岱爾博士告訴我們處理權力、地位、報復、欺壓,將可以如何幫助我們建立永續的社群。明岱爾是「歷程工作協會」(Processwork Institute)的共同創始人,以及多本書的作者,包括《Quantum Mind、The Deep Democracy of Open Forums和The Leader as Martial Artist》他曾出席全國性的廣播和電視節目,並長年在國際上協調多種族和高度分歧的群體。

前言

在世界最棘手的問題背後操作的,是人―無法和諧共處的 群體。你可以歸咎於犯罪、戰爭、貧窮、資本主義,或集體意識,但追根究柢,是人製造了我們的問題。我的老師們建議避開大型群團:因為他們很蠻橫也危險。這些老師堅稱事情只能在法律和秩序凌駕一切的小群團裡完成。但 世界並不是由溫順的小群團組成的,執行律法和維護秩序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暴力讓許多人不寒而慄,所以我們堅持平和的行為:在這裡排成一縱隊;遵守《羅伯特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 of Order);一次一人講話;結束一個主題再進入下一個主題。然而維護秩序並不能停止動亂、阻止戰爭,或減少世界問題,它甚至可能點燃群體動亂之火。如果我們不容許敵意―一 個合法的出口,它必然會走上非法的途徑。本書要論證的就是投入激烈的衝突,而不是迴避它,是化解普遍存在於社會每一個層面的分歧―個人關係、各行各業、世界―的最佳途徑之一。接下來,我將引領你展開內我工作 (innerwork),藉此克服你對衝突的恐懼。你會了解到多文化暴力底下的文化、個人、歷史議題;你會學習到協調大型群團的一些必要技能。在人類的社會、心理、心靈層面燃燒的火,可以毀滅世界,也可以將紛爭轉化為社群,結果取決於我們。我們可以避開爭端,或者可以無畏地坐在火邊,調解與攔截世界歷史中慘絕人寰的錯誤再度上演。歷程工作(process work)我們將在第一章描述的,稱富有創意地利用衝突為「世界工作」(worldwork)。

完成本書的初稿後,我作了一個夢,夢的背景是接近千禧年交替之際。在一個視訊會議中,許多城市的領袖正在交談著。海參崴、安克拉治、西雅圖、芝加哥、蒙特婁、紐約、倫敦、柏林、赫爾辛基、斯德哥爾摩、華沙與莫斯科的人說:「……所有 的方法都試過了,沒有用。就讓我們試試世界工作這個新辦法吧!讓我們對社群正在發生的事抱持開放的態度,也許能夠因此開創新的世界秩序。」在我的夢裡,人們真的學會了攜手合作。

在今日的真實世界裡,雖然北方國家已經發展出先進的通訊系統,可與世界各地連線,但遇到紛爭的時候,還是無法有效地溝通。在南方,背景裡被抑制的模糊聲音,使得互動複雜難行,因而導致革命。那聲音是遭第一世界文化主流漠視的人,發出的報復低吼聲。當那些聲音的能量擴散開來的時候,就會發生所謂 的「暴動」或「少數族群的犯罪行為」。

當權者經常警告那些為少數族群發聲的人,要他們改變立場,彷彿只要我們忽視衝突和潛在的暴力,它們就會消失似的。殊不知鎮壓只會帶來反抗和更大的不滿。那就是多元文化窠臼的本質:否認問題,它們自會消失;防範並懲治那些興風作浪的人。我在夢中預見了一個新典範的崛起,它已經在嘗試闖入主流意識。希望這本書會激勵你成為實現那個夢的一分子。
阿諾.明岱爾博士

麻省理工學院應用物理、機械工程碩士(1964)心理學博士(1972);取得榮格分析師資格(1977)。

在70年代創立Process-Oriented Psychology治療學校。他以創新手法整合夢境地圖(synthesis of dreams)人體功療法,榮格療法、群體歷程,意識、薩滿信仰、量子物理和化解衝突等,而聞名於世。

他同時著作等身,包括多種語文譯本,如《夢身》(Dreambody, 2011)、《築夢者的學徒》(The Dreammaker’s Apprentice, 2011)、《量子心智》(Quantum Mind, 2013)、以及《薩滿的身體》(Shaman’s Body)等共計22本。

明岱爾博士也經常在美國各地及國外巡迴舉辦工作坊,並經常出席專家研討會以及電視、電台節目。他目前住在奧勒岡州波特蘭市(Portland,Oregon)。

傅馨芳

從事翻譯多年,譯著包括有《信念的力量》新生物學家給我們的啟示╱初版和十周年紀念版、》《走出宮殿的女科學家》(再版:《情緒分子的奇幻世界》)、《存乎一心:東方與西方的心理學與思想》、《與家庭共舞:象徵與經驗取向的家族治療》、《午夜冥思:家族治療大師華特克回憶錄》與《新生命花園》等,以上皆由張老師文化出版。

【中文版書審】
李聖潔,種籽對話空間創辦人╱企業界與心輔界跨界思考者

千萬不要忽略內心的感應,包括那些模糊難辨、如夢似幻的知覺,以及歷經一次次打擊或挫敗,要知道,如果總是這樣,那麼這也將等同忽略生命的靈魂與最大的潛能量…

【中文版書審】
李聖潔,種籽對話空間創辦人╱企業界與心輔界跨界思考者

千萬不要忽略內心的感應,包括那些模糊難辨、如夢似幻的知覺,以及歷經一次次打擊或挫敗,要知道,如果總是這樣,那麼這也將等同忽略生命的靈魂與最大的潛能量…


李聖潔感動推薦

阿諾.明岱爾博士因為研發出一套化解衝突的系統,而蜚聲國際。原文書名《Sitting in the Fire》  以原住民長老們在遇到族群紛爭、意見分歧時,圍繞著火邊一起坐下為隱喻,透過雙方持續對話、增加彼此對議題的認識、明瞭並承認自己的偏見, 而 放下歧見、向對方學習、雙方共同解決問題的歷程。

70年代,阿諾.明岱爾博士開始倡導Process Work概念與運用,涵蓋心理學、量子物理、生態學、靈性與社會學的精髓; 是目前心理學界引用的Process-Oriented Psychology(POP)的先趨。 

Process Work最著稱的是,除針對個人的身體、情緒與心理做治療外,還將範圍擴展到解決族群、地球與世界關心的議題所引起的對立。

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元素是,量子理論及深度民主歷程(Quantum Theory and Deep Democracy Process)  這是了解個人或群體在不同意識狀態下做出相對應的個人治療,包括身體症狀,昏迷與瀕臨死亡之際,並且解決大型團體、組織轉型、蛻變所遭遇到的衝突…

前言

在世界最棘手的問題背後操作的,是人―無法和諧共處的 群體。你可以歸咎於犯罪、戰爭、貧窮、資本主義,或集體意識,但追根究柢,是人製造了我們的問題。我的老師們建議避開大型群團:因為他們很蠻橫也危險。這些老師堅稱事情只能在法律和秩序凌駕一切的小群團裡完成。但 世界並不是由溫順的小群團組成的,執行律法和維護秩序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暴力讓許多人不寒而慄,所以我們堅持平和的行為:在這裡排成一縱隊;遵守《羅伯特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 of Order);一次一人講話;結束一個主題再進入下一個主題。然而維護秩序並不能停止動亂、阻止戰爭,或減少世界問題,它甚至可能點燃群體動亂之火。如果我們不容許敵意—一 個合法的出口,它必然會走上非法的途徑。本書要論證的就是投入激烈的衝突,而不是迴避它,是化解普遍存在於社會每一個層面的分歧―個人關係、各行各業、世界―的最佳途徑之一。接下來,我將引領你展開內我工作 (innerwork),藉此克服你對衝突的恐懼。你會了解到多文化暴力底下的文化、個人、歷史議題;你會學習到協調大型群團的一些必要技能。在人類的社會、心理、心靈層面燃燒的火,可以毀滅世界,也可以將紛爭轉化為社群,結果取決於我們。我們可以避開爭端,或者可以無畏地坐在火邊,調解與攔截世界歷史中慘絕人寰的錯誤再度上演。歷程工作(process work)我們將在第一章描述的,稱富有創意地利用衝突為「世界工作」(worldwork)。

完成本書的初稿後,我作了一個夢,夢的背景是接近千禧年交替之際。在一個視訊會議中,許多城市的領袖正在交談著。海參崴、安克拉治、西雅圖、芝加哥、蒙特婁、紐約、倫敦、柏林、赫爾辛基、斯德哥爾摩、華沙與莫斯科的人說:「……所有 的方法都試過了,沒有用。就讓我們試試世界工作這個新辦法吧!讓我們對社群正在發生的事抱持開放的態度,也許能夠因此開創新的世界秩序。」在我的夢裡,人們真的學會了攜手合作。

在今日的真實世界裡,雖然北方國家已經發展出先進的通訊系統,可與世界各地連線,但遇到紛爭的時候,還是無法有效地溝通。在南方,背景裡被抑制的模糊聲音,使得互動複雜難行,因而導致革命。那聲音是遭第一世界文化主流漠視的人,發出的報復低吼聲。當那些聲音的能量擴散開來的時候,就會發生所謂 的「暴動」或「少數族群的犯罪行為」。

當權者經常警告那些為少數族群發聲的人,要他們改變立場,彷彿只要我們忽視衝突和潛在的暴力,它們就會消失似的。殊不知鎮壓只會帶來反抗和更大的不滿。那就是多元文化窠臼的本質:否認問題,它們自會消失;防範並懲治那些興風作浪的人。我在夢中預見了一個新典範的崛起,它已經在嘗試闖入主流意識。希望這本書會激勵你成為實現那個夢的一分子。

 

李聖潔感動推薦

阿諾.明岱爾博士因為研發出一套化解衝突的系統,而蜚聲國際。原文書名《Sitting in the Fire》  以原住民長老們在遇到族群紛爭、意見分歧時,圍繞著火邊一起坐下為隱喻,透過雙方持續對話、增加彼此對議題的認識、明瞭並承認自己的偏見, 而 放下歧見、向對方學習、雙方共同解決問題的歷程。

70年代,阿諾.明岱爾博士開始倡導Process Work概念與運用,涵蓋心理學、量子物理、生態學、靈性與社會學的精髓; 是目前心理學界引用的Process-Oriented Psychology(POP)的先趨。 

Process Work最著稱的是,除針對個人的身體、情緒與心理做治療外,還將範圍擴展到解決族群、地球與世界關心的議題所引起的對立。

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元素是,量子理論及深度民主歷程(Quantum Theory and Deep Democracy Process)  這是了解個人或群體在不同意識狀態下做出相對應的個人治療,包括身體症狀,昏迷與瀕臨死亡之際,並且解決大型團體、組織轉型、蛻變所遭遇到的衝突…

第一部 世界史的內幕

01. 戰火/自由的代價

締造自由、社群與永續關係,是要付出代價的。它需要時間和勇氣去學習如何坐在戰火之中。它意味著在激烈的紛爭中臨危不亂。它需要我們去了解大大小小的組織、公開的城市論壇和緊 張的街頭景象。如果你成為一名領導者或引導師,卻沒有這些學習,你可能會徒勞無功,重蹈歷史的覆轍。新典範的世界工作,提供了我們一些嶄新的觀點:

☆ 混亂:世界工作視衝突和混亂時刻,為群體歷程中很寶貴的部分,因為它們可以很快地營造社群意識和永續組織。

☆ 學習:世界工作認為衝突會是最振奮人心的老師。

☆ 敞開的心:世界工作需要熱誠的心,好能坐在衝突之火中,不被灼傷。世界工作是利用火的熱度來創造社群的。

☆ 自覺:世界工作強調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與周遭所有衝突 都脫不了關係。世界工作是利用自我覺察的技能,以便化解衝突。

☆ 未知:世界工作認為永續的社群,一向來都是建立在尊重 未知的基礎上。

對於那些想要建立永續組織和社群的人,我的建議是:懷著謙卑的心出發,回到學校、學習覺察、了解地位。這樣你才能為自己和你的社群免除許多痛苦。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前美國總統,可能會同意我的看法。他說,自由的代價是警醒。但他所說的警醒並不包括提防分歧。根據我的定義,警醒的意思是,覺察到你內心和周遭世界裡的多重想法和感受。這樣的覺性是民主與和平的社會需要付出的一部份代價。其他的代價則是學習處理個人、種族和國際爭端的技能。當我們必須坐在火邊時,民主所需的並不止於覺性和勇氣。

可大多數人連這最小的代價都不願付出。誰喜歡面對憤怒和恫嚇呢?但如果我們想從越來越急遽的變遷中存活下來,組織就必須學會處理混亂和複雜的局勢。一百個人當中,只要有一個人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我們的城市和世界,就會以超乎我們想像的速度進化。暴動和戰爭就不再那麼必要了。我們許多人都希望世界改變,卻不願為實現這個願念勞心費神,僅只夢想有更好的領袖出現,對社群、民權、增減軍事和警力保護、改善經濟與造福人類等議題,發表令人懾服的演說。共產主義夢想縮小階級差異和減少經濟剝削;民主主義夢想平等和 人權;宗教鼓勵我們相親相愛。有些人希望社會能擺脫權力和階級結構;有些人認為人應當棄惡從善、好施而非貪婪。

整體而言,願景顯示我們對人類的不信任,期望他們跟我們所認知的不同。不管是商界還是個人,堅守的立場都是:「我們的利益優先,他人的利益次之,而且還是在他們支持我們的目標的前提下。」組織和國家的運作宛如部件的組合體,像時鐘的齒 輪―大老闆、經理、員工等等。世界工作處理的不是部件或黨派。它不是一個處方,告訴人「應該」如何行事。因為這樣的處方只是藐視少數和弱勢族群的意見。在衝突的化解和組織的發展上,我們的新典範是根據人們實際彼此連結的方式,去催生政治和心理上的改變。根據這個新典範,群眾不必然是危險或惡劣的。他們可能有很高的智慧和覺性。世界工作旨在幫助人們向彼此、向氛圍敞開心門,而非試圖控制群眾。

處理場域

世界工作會直接先處理群體氛圍―它的濕度、乾度、張力 和狂風暴雨。這氛圍,或稱「場域」(field)會滲入個體,然後蔓延到整個群體、城市、組織與環境。場域是感覺得到的;它是充滿敵意還是愛意,是壓抑的還是暢通的。它所包含的不只是公開、看得見、實質的結構,如會議議程、黨派的政見發表、理性的辯論,還有隱藏、看不見、摸不著的情感歷程,如嫉妒、偏見、傷痛與憤怒。在任何一個群體裡,某些問題是必須有系統、依序、理性地解決。然而這些解決方法,只有當情感氛圍裡的紛擾先得到正視後,才行得通。比方說,世界工作者有時會授命去解決城市問題、種族衝突、財務危機,和瀕臨解體的企業結構。他們所面對的場域通常都瀰漫著焦急和絕望的氣氛。一個世界工作者,如果只打算採取法律途徑或合理的財政常規來解決問題,就如給萬念俱灰得不想 活的人健康食品一樣。如果情感沒有得到療癒,結構上的努力,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的便宜之計罷了….

有時候因為整體的情感氛圍過於緊繃和低迷,人們根本無心解決問題。一個世界工作者介入面臨破產的企業時,不妨召集大家,詢問他們對氛圍的感覺。那是什麼樣的感覺?誰能表達那種感覺?有人能描述自己的感受嗎? 員工可能因老闆剝奪他們的權力而感到絕望、滿腔怒火,做老闆的因此感到惶恐不安。但如果有人將這股怨氣表達出來,老闆的心情就會改變、放鬆。最後,每個人都會變得樂觀,開始同心協力地面對問題。世界工作者可能根本無需提及結構性問題,只要處理了情緒問題,員工和老闆就能在數小時內,一起從頭開始改造他們的組織。

讓隱藏的信息浮上檯面

員工的絕望,在面臨倒閉的企業裡是很尋常的。它是隱藏在場域裡的一個信息。員工不去談它,也可能對它渾然不覺。但它瀰漫在場域裡,使得任何具有建設性的行動無法產生。 隱藏的信息,是瓦解群體動能的強大因子。這些隱晦、未表達的態度、認定和傾向,可能跟領導地位的競爭、階級特權、種族關係、男女或老少之間的問題、環境破壞、靈性議題、個人企 圖與團體聲明的宗旨間的矛盾有關。事實上,任何形式的分歧, 都可能衍生出隱藏的信息。分歧會影響每一個組織,不管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賣洗衣粉,還是緩解世界飢餓。 往往,組織宣告的願景、結構和模式,相較於它接納不同意見和多元溝通方式的能力,幾乎可說是毫不相關。一個團體若能妥善地處理分歧,便是一個成功的社群,便能順利運作。如若做 不到這一點,它就會敗在社群最深的靈性層次,不僅內部無法永續發展,對周遭世界也沒什麼好處。

民主:世界工作不成熟的運作形式

局勢平靜時,世界工作很容易,但局勢危急時,它就成了火爆的民主程序。引導師必須在處理不平等對待背後的偏見以及隱密的社會、心理與歷史因素的同時,表達並理解當權者或主流人的觀點。民主,說實在的,是世界工作的一種非常基礎但不成熟的運作形式。民主之於世界工作,猶如划艇之於帆船。划艇靠的是人力;帆船則是靠風力行進。民主的希臘文是 demokratia,字面的 意思是「主權在民」。 民主制度的運作靠的是權力的分配或平衡。但權力並不是可以用法規來平衡的。民主需要的是覺察。對隱藏的信號無知無覺,就不會有人注意到有多少個體和次族群被邊緣化、被剝奪了權力。法律本該保護個體和族群的權利,但面對隱晦的偏見和有權有勢的人壓制其他人的方式,它幾乎無計可施。

世界工作不僅懲治權力的濫用,也揭發權力,將之攤在陽光下,進而讓人們找到自己的力量,並透過與他人的互動創造出一種變通性的平衡。雖然社會權力主要來自經濟階級、種族、宗教、性別、年齡,但還有許多其他影響力,一旦被挖掘出來,是可以促成權力平衡的。我想到的是說故事的人、長者、智者,和心誠志堅、慈悲為懷的個體所擁有的個人影響力,那些因自己的存在而改變歷史的人。我也想到反叛者、革命分子和恐怖分子可以取得的權力。任何權力,無論好壞,如果不被察覺,都可能具有壓迫性和傷害性。比方說,協調會上通常有一個心照不宣的認定,那就是被壓迫的人若要解決他們的問題,必須彬彬有禮地對話,即便自覺遭到壓迫的人通常不想心平氣和地發言,而隱藏在這個認定背後的,是「主流」的權力。這種主流的權力往往是隱密、不自覺的,但它在群體中的操作卻非常普遍,且可能極具壓迫性,以致 最終遭到諸如叛變等其他勢力的制衡。

世界工作的實質內容

20 年來我們將歷程取向心理學(Process-oriented Psychology)應用於三至千人的大大小小的群團,從而發展出世界工作。

我原本是一個榮格學派分析師和物理學家,而榮格心理學、物理學和道家學說是執業者所稱的「歷程工作」(process work)的 根基。根據道家的人生觀,在事情發展的方式裡蘊藏著解決人類問題所需的基本元素。 歷程療法發端於夢療法和身療法,後來逐漸擴大,將家庭和大型群團納入。

世界工作使用的方法曾應用於政治議題的城市辯論、國際衝突、企業的經濟生存戰 3,以及教育和宗教組織。它們歷經過 30 多個國家以及軍隊、立場分歧的多種族群體、國際政治和原住民族群等各種組織的檢驗、變更和傳授。

寫在完稿以後╱阿諾.明岱爾博士

縱使協調過世界許多地方的群團,我的想法仍受限於我的國籍、性別、年齡和經驗。是同事和朋友幫助我擴大了一個白人、中年與美國男性的觀點,為這本書創造了一個比較全球性的視角。

要特別感謝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歷程工作群,他們在各種不 同的狀況下測試了我對政治、群體歷程、霸凌、種族歧視與特權議題的論述,也要特別感謝全球歷程機構(Global Process Institute)對世界工作座談會的贊助。

更要感謝那些幫助我了解種族歧視的人:Arlene & JeanClaude Audergon、Ruby Brooks、Jean Gilbert、John Johnson、David Jones、Diane Wong&Rita Shimmin。還要感謝幫助我洞悉性別歧視和同性戀議題的人:Julie Diamond、Sara Halprin、J.M. Emetchi、Rhea & Markus Marty,以及在霸凌議題的文獻上給我指引的人:Nisha Zenoff、Phyllis Tatum&Paula Lilley.感謝世界各地那些讓我能將自己的想法應用於各種不同文化的人:雅典的 Anna Maria、Constantine Angelopoulos;孟買的 Anuradha Deb、J. M. Revar ;柏林的 Gabriela Espenlaub;東京的Yukio Fujimi、Ogawa教授;巴拉圭的Benno Glauser;波蘭的 Joe Goodbread、Kate Jobe、Dawn Menken;莫斯科的 Andre Gostev、Slava Tsapkin;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的 Anton Heretik;倫敦的 Roger Housdon;奈洛比(Nairobi)的 Moses Ikiugu;華盛頓特區的 John Johnson、Bob & Helen Pelikan、Charles & Anne Simpkinson;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Miles O’Reilly神父;加拿大的David Roomy;華沙的 Bogna Szymkiewicz、Tomasz Teodorcyz;澳洲、柏林、華沙的歷程工作群。

另外,也要感謝參與本書的文體和精準編輯工作的人:Nasira Alma、Lane Arye、Tom Atlee、Peter Block、Julie Diamond、Leslie Heizer、Ursula Hohler、Max Schuepbach、Jim Spickard。感謝Kate Jobe、Leslie Heizer在老子出版社(Lao Tse Press)的原版書上下的工夫。感謝David Jones為這本書提供了書名。

我的伴侶艾米.明岱爾(Amy Mindell)是本書所有事件的共同帶領人。她是後設技能(metaskills)概念的創始人,此一概念和我在本書呈現的內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艾米時時刻刻都是我有力的後盾,包括幫助我應付繁重的工作,以及協助我釐清書中的概念。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