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天南地北去無痕:出神雲遊的大觀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2022/5/20-2022/5/31
讀書的快樂 滿$699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在台灣時,獲奇緣,學佛學道,靜坐禪定,不時有神佛往來進謁。他的境界已達足以身外化身,出入天地,陰陽各個境界。他原就是清淨的法界降生而來人世的,只因誓願要度眾生,所以才來娑婆輪迴,如今修習各個名師所教導的法要,解決眾生在世俗間所遭遇疑難,而期盼以清淨的菩提心,及修行的口訣秘密,度有緣眾生回佛國。本書是他為眾生以其所學密法、道法解決疑難雜症的故事,盼眾生能了解修行的重要。
打開寶傘蓋,
覆庇眾生來;
眾生有苦難,
但使盡開懷;
敬請除災障,
現出蓮花台。

作者示現解決眾生苦難,並警惕世人,畜生本是人來作,人畜輪迴古到今,不要披毛並戴角,勸君休使畜生心。要心存善念,勿再造惡業,六道輪迴無休止。

書內附贈作者創作之複製畫一幅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神祕的人(自序)
有人說:
「蓮生活佛盧勝彥是凡夫俗子,無啥!」
我笑笑。
有人說:
「蓮生活佛盧勝彥很神祕,他外顯凡夫相,內蘊大神通,道道地地是大覺尊者。」
我亦笑笑。
有人問我:
「蓮生活佛盧勝彥,你到底是誰?」
我回答:
「我也不知道!」



有一天。
我在密壇前,很安靜的坐了下來,取來一張紙,開始折紙,折成一條船。
然後取來一個盆子,貯滿了清水,把紙船放在盆中的清水之上。
門下弟子看見,笑了:「盧師尊返老還童。」
我沒有笑。我合掌。
唸往生咒。
唸完往生咒,又唸阿彌陀經。
門下弟子覺得我行徑奇怪。
我亦不說。
第二天消息傳來,有一位真佛宗的上師,睡一睡,來不及醒,就這樣永遠的走了。
門下弟子大駭,偷偷問我:
「那是什麼船。」
我這次回答他:
「法船。」



又有一回。
我自己無事,就畫了三道「腦震盪」的符,畫好了,就隨手放在書桌旁的籃子?。
門下弟子問:
「符畫給誰?」
我答:
「明天自有人來取符,將符予之即是。」
第二天,一位匆匆忙忙的客人來至,說他的兒子開車,不小心的撞到路邊的樹,如今暈迷不醒,醫師診斷是腦震盪,客人是來求符的。
門下弟子問來客:
「車禍是何時?」
客人答:
「昨天晚上。」
門下弟子知道我是昨天下午畫的符,我畫符竟然比車禍的時間還早。
弟子又一次大驚駭。
符到病除,客人的兒子醒了。
大靈驗也!



家母盧玉女女士,來美國西雅圖往生。
在母親還沒有來之前,我在餐廳吃飯,我猛然站了起來,對大眾宣佈說:
「我媽媽來了,這回,雷藏寺的誦經組準備了。」
門下弟子聽了,一頭霧水,我媽媽好好的,誦經組準備作什麼?莫名其妙!
門人對覷。
結果,我媽媽走了。(圓寂)
誦經組忙得很。
(這本書,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一切任憑君便,我蓮生活佛盧勝彥,就是這樣。)

一九九九年六月蓮生活佛盧勝彥寫于美國華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盧勝彥活佛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目錄
序 神祕的人(自序)
001 托大的「阿基」
002 胸前一塊大黑疤
003 九轉返魂丹
004 屋簷水
005 草人
006 鬼戲鬼
007 水晶龍
008 瑤池金母的書丹
009 風水鐘
010 怪胎
011 犬之魂
012 附錄一蓮生活佛於「愛染明王」火供的開示
013 附錄二蓮生活佛講「摩利支天法」(第一日)
014 附錄三蓮生活佛講「摩利支天法」(第二日)
001 托大的「阿基」
我在台灣時,獲奇緣,學佛學道,靜坐禪定,不時有神佛往來進謁。
有一天,來了一位自稱「感天大帝」者。這大帝來時異香撲鼻,異香中還摻雜了一股奇特的藥香。
我一聞藥香,知道是醫神,我遂向虛空揖手而視曰﹕「感天大帝是醫神否?」
「精於醫術!」大帝回答。
「那莫非是三國時代的神醫華佗或是宋朝時代的保生大帝吳本嗎?」我自作聰明。
感天大帝說﹕
「感天大帝不是華佗,也非吳本,但我醫術很好,有神力,並不知名。」
我一聽,臉紅紅的,當時的我,並不知「感天大帝」是誰?

後來「感天大帝」自我介紹﹕
「感天大帝是東晉時代的人,姓許名遜,拜師吳猛,盡得『三清法要』,曾在旌陽縣為官,博通經史,許遜喜愛神仙修煉之術,後來不願為官,到處遊走四方,為有緣人化解災厄及疾病。」
「感天大帝許遜,有法術及醫術,在瘟疫流行時,救人無數,又修煉『太清經』,在東晉孝武帝太康二年八月一日,羽化成仙,目前仙號是『九州都仙太吏』又號『感天大帝』,一般人稱『許真君』即是。」
我聽了大奇。

感天大帝說﹕
「見蓮生修定,故來進謁。」
我很感謝﹕「有勞許真君枉駕。」
感天大帝說﹕「初見面,無物奉送,特備仙藥,有助禪定!」
感天大帝一說完,便見虛空中現一桌几,而桌上有鏤漆硃盤,盤內貯仙藥。
我雙手捧盤,取仙藥服下。
我口渴。但未說出。
想不到的是桌几上已列上香茗。
我一飲而盡。

我與許真君,互相議論修行之事。
感天大帝說﹕
「修仙者,也要有仙骨,此緣也。學佛者,亦然要有佛骨。骨之堅秀,前世宿根,如果達於道,神之最靈。」
我問﹕「大帝今何為?」
大帝吟﹕
「攜簞瓢訪友,
 採百藥濟人;
 摘仙花以笠,
 折香蕙鋪裀。」

我與感天大帝互相議論,意氣頗洽!
有一段時日,感天大帝許真君常常法駕寒舍,如同主客往來一般。
感天大帝的法力很高。
我凡有所思,無不應念而至。



應友人之邀,到台中市的太元堂。
此堂的主持人,名叫「阿基」,阿基是一位乩童,乩童是給神明附身的人。
聽說「阿基」是被神明挑選出來當乩童的,他經過「坐禁」,產生神明附身的現象,於是,有一位法師教他唸經咒,及一些做乩童的基本法術與要領。
太元堂的阿基,也相當有名氣,為人解厄除災,頗有靈驗,信徒亦不少。

「阿基」辦事,幾乎全包,治療疾病排第一位,也給人求子嗣,出門驅邪逐魔,探花叢,做生意順利,賺錢的指引,問婚姻吉凶,解官司災厄等等。
一般人,在久病纏身或有災厄或產生問題,便去請教「阿基」乩童,訴諸於乩童的法力,希望神明能解決問題,變得吉祥如意。

我到了太元堂時,「阿基」正全身顫動,口中不時吐出白沫,念念有辭,威威風風。
他正為信眾辦事。
我望向神壇,嚇了一跳。
神壇上一匾,上書﹕「感天大帝」四字。
原來「阿基」正是「感天大帝」的乩童。
友人代我寫上紙條,要我向「阿基」乩童問事,我因為是「感天大帝」所以不置可否。

我坐在「阿基」面前。
「阿基」要我跪下。
我說﹕「感天大帝進謁我,我未曾向祂下跪!」
「豈有此理,豈有見神不拜的。」阿基大怒。
我說﹕「感天大帝與我為友,朋友和朋友相見是對等的,為什麼要跪下呢!」
我這一說,「阿基」糊塗了。
「你跟神明是朋友?」
「正是。」
 「你分明胡說。」
「你才胡說。」
「你敢辱罵神明。」
「我當然敢。」我冷靜的說﹕「你不是感天大帝!」
「我不是感天大帝,那我是誰?」
「你要我說?」
「說!」
「你是水鬼,身上還濕濕的呢!」
「這。......」阿基一聽我這一說,渾身顫抖,竟然很快的退了神,那位「感天大帝」竟然跑了。
此時,在旁的友人及信眾,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阿基怎會突然間退了神。
「阿基」退神後,也不覺得愧疚,向大眾宣稱,今天問事到此為止,大家便散了。



我回自己的壇城,問感天大帝﹕「市中心的太元堂,託感天大帝之名,幫人問事,收取金錢,不知你認識否?」
「彼大妄,不是感天大帝!」
「未知是誰?」
「應該是代天巡狩的神。」
我說﹕「不該是神吧!我看是水鬼。」
感天大帝回答﹕
「我說是神,你說是鬼,其實你說的也有些道理,神是大力,鬼是小力。蓮生盧勝彥,你所見確實不差,代天巡狩的千歲爺,是在明朝初年,皇帝派遣三十六位新科進士巡行天下,一面宣揚朝廷德威,一面探查民間疾苦,未料船行遇風,全部三十六人罹難。後來皇帝造王爺船,內供奉三十六位進士名位,送入大海。皇帝親書『遊縣吃縣,遊府吃府』八字,死的三十六位全?封王爺。民間信仰之中,有『燒王船』、『放王船』之事,即由此。」
「原來真是水鬼!」我大驚訝。
「代天巡狩被你視破,自然尷尬而去。」

「但,為何代天巡狩就代天巡狩,何必冒用感天大帝?」我問。
感天大帝哈哈大笑﹕
「這三十六位進士的事,玉皇大帝知道了,也認為他們巡行天下精神可嘉,玉帝便封其為王,令之『代天巡狩』,稽察人間善惡,因此王爺廟又稱『代天府』。」
「如何又是感天?」
「這件事,豈不是感應於天嗎?所以也是感天。」
「那稱號豈不重覆?」
「無妨,感天大帝我用的多,祂們用的少,我真正的封號是『九州都仙太史高明太史』,這封號只有一位。」
我說﹕「那看來我錯了。」
感天大帝說﹕
「你也沒錯,這位阿基乩童,貪財好色,已入邪門,理應由你去破除他。」
「如何做?」
「我隨你去。」感天大帝說。



我又到了太元堂。
阿基看見我至,臉呈不悅﹕「如果又來搗蛋,我用法治你,我駛你X,幹XX。」
阿基居然罵粗話,滿口全是三字經,口中又咬檳榔,他們祭拜「王爺」用五牲或三牲,也拜「香煙」和「檳榔」,阿基說,王爺喜歡吃檳榔,其實是他自己喜歡吃。
「五牲」或「三牲」的錢要信徒出錢,由阿基派人去買,祭拜完了收進去,等一會兒,第二個信徒也要買「五牲」或「三牲」,阿基收了錢,卻把原來拜過的「五牲」或「三牲」又抬了出來拜,這是欺騙神明及信徒。
我看見阿基罵粗話,不想理會,準備離去。

然而,剎那之間--
阿基臉色突變,自己竟然打自己的臉,打得像豬肝色一般。
阿基又雙腳一跪,向我磕碩,磕頭碰碰有聲,自己的額顱幾乎快破了。
阿基欲掙扎站立。
但,踉蹡欲跌。

阿基又咬自己的舌頭,檳榔的紅汁與血水分不清了,全身顛蹶,狼狽非常。
眾信徒在旁,錯愕不知為何!
阿基開口﹕「是盧先生作法?」
我答﹕「沒有。」

阿基惟有哀號乞命﹕
「大神啊!大神啊!我再也不敢了,求你饒饒我吧!求你饒饒我吧!不要再懲罰我了,我以後一定聽話,一定聽話。......。」
求饒的話未完,阿基突然換口音﹕
「詐財騙色,口出狂言,侮辱聖者,阿基該死,今唯蓮生聖者可以救你,你求他吧!」(是感天大帝說的)
阿基問﹕「誰是蓮生?」
我答﹕「我即是。」

阿基臉有難色,但,突然又變成感天大帝的聲音﹕
「速禮拜蓮生聖者為師,若口中迸出半個不字,且看......」
話未完,言未已。
神壇上的「感天大帝」之匾,竟然線索斷了,整塊木匾掉了下來,穢塵亂墜,木匾觸地,碰然一響,一下子竟斷成兩塊。
阿基見狀,大駭然,便急急向我求皈依﹕
「請蓮生聖者收我為徒。」
「收你為徒,必依我言教。」我說。
「這個自然。」阿基說。
周圍的眾信徒,見阿基皈依了我,也全跪了下來,全部求皈依。

我說﹕
「皈依是依止有力有德之人為師父,又依止如來所證的真如法體,又依止佛陀傳下來的正法,又依止一切傳法的聖賢僧也。皈依就要守戒,防身心之過,是防非止惡之功德。守戒要從五戒開始,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邪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
「我們願意守戒!」他們說。

我告訴他們,當我的弟子,有三條件﹕
一、律儀要守。
二、正法要修。
三、要利樂有情眾生。
阿基帶頭說﹕「我們願意。」



感天大帝許真君對我說﹕
「早年在世,拜的師父有三,第一位是吳猛,第二位是郭璞,第三位是諶姆。於吳猛處學得三清神仙修煉之法,於郭璞處學得地仙風水,於諶姆處得到孝悌王留下的金丹寶經及銅符鐵卷。這三項,你若要學,可擇一項,我傳授予你,將來必有大益,你考慮考慮。」
這時候,我已知道許遜不是普通的神仙,在玉皇玄譜上,他的品位甚高,他的道術法力可以說總領仙籍。

也就是那段時日,我正在學習研究風水之學,一聽郭璞的地仙風水,心中甚喜,極想習之。
我心中只是想,感天大帝許真君就已經知道了,他說﹕「就學郭璞的風水吧!」
於是他傳授我﹕
「地仙金符經」。
「地仙龍神經」。
「地仙三卷合明」。
「地仙五行經」。
「地仙隱遁法」。
全是郭璞的精華。

感天大帝吟﹕
「九天玄女黃石公,五行即在此分中,先祖卻從陰陽出,陽從左邊團團轉,陰從右邊轉轉通,誰人識得陰陽者,何愁大地不相逢。」
我感嘆﹕
「感謝真君授正宗,不只長生且仙風,俗人不識地仙訣,讀破萬卷總虛空。」
我問﹕「誰是得造化者?」
感天大帝許真君答﹕「盧勝彥耳!」


002 胸前一塊大黑疤
范晉,是四十許人,家富足,自己是娛樂界的大老闆,其人身材高強大漢,像貌端正,一表人才。
有一天,范晉突然找我。
我遞給他一張問事的紙條,要他填問何事。
范晉沒填表。
我問﹕「欲知何事?」
他答﹕「沒事,只想請你靈示而已。」
對於這樣來造訪的客人,並非沒有,以前我神算的人之中,常常會碰到,他們沒有特定的事,只想你算他什麼就是什麼,當然也有一些人,是故意來試功力的,他什麼都不說,算準了就點點頭而已。

范晉的眼,直瞪瞪的看著我。
我閉上眼。
我開眼,我說﹕「你胸前有一塊大黑疤!」
范晉瞪起大眼﹕「你果然厲害,是透視眼。」
范晉來我處,穿的是深色的西褲,上身?是白襯衫,外套毛線衣,毛衣之外是剪裁合宜的西裝,他扣子扣著,看不見大黑疤的。
「黑疤多大?」范晉明知故問。
我答﹕「從上到下,一整面,可以說胸前三分之二,全是黑的。」
范晉確實嚇到了。

范晉問我:「是天生的嗎?」
人的身體上的青黑塊,有的是天生的,俗語說,床母作的記號,有些人在臉上,例如「水滸傳」的「青面獸」楊志,有些人在屁股,有些人在手臂上、腿上、胸前、背上均有。但范晉的胸前大黑疤,是少見那麼大片的,就如同外國人(西方人)的胸毛一樣的一大片。
我回答﹕「不知。」
我確實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
「你可以靈示嗎?」
這又是考功力的。

我閉上自己的雙眼,這回我進入深沉的禪定之中,這一大片黑疤痕,變成一面湖,一面海,黑色的湖海,我「咚」的一聲,掉入湖海之中,沉到湖底去了。......
隔了一陣子,我張開眼。
這回,換我駭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自己都大吃一驚。
「怎麼回事?」他問。
「這是被火燒出來的。」
「什麼火?」
「此火非凡間的火。」我回答﹕「如果我看得不錯,這是牽連到因果的,是因果的記號,也就是說你犯了一些業,因此才出現這些記號,這些事,你自己知道,你必然自己明明白白的。」

范晉點點頭,問﹕「你看見的景像是?」
「很多人推著你,進火坑。」
「很多人推著是對,但不是火坑。」
「圓圓的火柱。」我說。
范晉猛然的站了起來,向我下跪,向我磕頭,他的這一舉動太突然了,我來不及阻止。
范晉說﹕「我要皈依你,請你做我的師父,我要學習密法。」
「怎麼回事?」換我莫名其妙。
范晉答﹕「說來話長。」



以下就是范晉告訴我的故事﹕
范晉家庭富足,聰明有智慧,年輕、英俊、高壯,是少女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從大學開始,他的身邊不乏女朋友。
到了社會,他身邊的女人更多。

尤其范晉是在娛樂界。
范晉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范晉由於久處於女人堆中,滾紅滾綠,娛樂圈的女子見多了,覺得不是滋味,他反而喜歡清清白白的良家婦女。
不管是誰,只要他看上眼,他就千方百計的弄上手,久了膩了,才放手。
如此,他得逞的女子,約達百名,他均辱了她們的名節。
范晉所污辱的女子,包括﹕「律師」、「醫師」、「會計師」、「老師」,只要有一「師」字,他更喜之。

他自認是「淫棍」。
是「英俊丈夫」。
他要做天下女人的「新郎」,這竟然是他的大志向。
范晉告訴我﹕
「天下女子,有『師』字的,自視甚高,往往自覺高高在上,對男子不屑一顧。這種女子弄到手,比較上有成就感,尤其征服她們時,她們羞不自勝,嬌啼宛轉,簡直是已極人間仙境之樂。」
范晉未婚。
但,夜夜當新郎,夜夜春宵。



有一夜,范晉作夢--
他竟然夢見自己死了,自己躺在棺木?,周圍很多的親戚朋友向他哀禱。
旋即有二陰人,面如鬼,綁其手,拖曳而行。
到一大殿,見閻君。
閻君查其簿子,認為范晉生平污辱良家婦女達百位,其佐證確實,完全無誣。
閻君問﹕「該判何刑?」
下人答﹕「炮烙。」

范晉一聽「炮烙」,尚不知是何刑罰。
陰人對他說﹕「你平生喜抱女人,這回一樣是抱抱。」
群鬼一聲令下,手拿刀槍,趕范晉登上一台,台前正是炮烙之刑也。
是一銅柱,高不可視。剛剛好,一人可以合抱。此銅柱中間是空的,?面升火,火到最熱時,?面外面皆成赤紅色。而群鬼趕范晉去抱銅柱。
范晉不肯抱。
群鬼撻之。又綁他的手。
范晉不得不抱,初抱時,覺得微溫,尚無事,後來覺得愈來愈熱,最後是煙氣飛騰,焦了,范晉痛得「哀爸叫母」,范晉前胸焦黑,肉全裂開。
范晉慘叫一聲,昏死了。
接著復蘇。
又重頭演一次。

范晉早已驚嚇的手軟腳軟,渾身無力,任鬼擺佈。
慘叫一聲。
這回不是死了,而是醒了過來,他聽見自己的慘叫聲,在臥房的空間迴盪,原來是南柯一夢,他醒來後,才知是夢而已。摸摸胸前,熱得發燙,好像是真的,幸好只是一夢,否則真是極苦。
范晉自己苦笑,這叫樂極生悲,連夢也會來作怪,他並沒有悔改的心,他甚至還發願﹕
「要讓女人滿床滾。」
「要讓女人在床上發顛。」

范晉讀過一本贈送的書,是「玉歷寶鈔」,內容是地獄業報的描寫,寫「一殿秦廣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閻羅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轉輪王」,還有「轉劫所」、「孟婆神」、「枉死城」、「血污池」......。
他讀到,淫慾一節,如一男多女,佔人妻女,誤人姻緣,損人名節,齋日犯淫,非時非地非人,神前交媾,畫春宮,作淫書,製春藥......。
他全犯了。

他也讀到﹕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動念已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又讀到普菴祖師的偈﹕
畜生本是人來作,人畜輪迴古到今,不要披毛並戴角,勸君休使畜生心。

他讀了「玉歷寶鈔」,讀了一下,便把書拋向虛空,大喊一聲﹕
「騙人。」「迷信。」
「什麼畜生本是人來作,勸君休使畜生心。人就是人,畜生就是畜生,什麼輪迴?全是編造出來的。」

范晉不信這一套。
范晉根本是一位全無宗教信仰的人,對天堂地獄嗤之以鼻,他認為人死全沒有了,要及時行樂。
然而,問題來了,他自從發了一次「炮烙之刑」的夢之後,隨後每隔數日,便發同樣的夢境。
同樣的陰鬼來捉他。
同樣的冥判。
同樣的炮烙之刑。
同樣的「哀爸叫母」。
他驚駭慘叫中醒來。

范晉不得不面對這個令他「生又生不得,死又死不得」的問題,他重新回想﹕「大道無私,清淨一真,六道眾生,皆因妄成,緣妄造業,善惡攸分,因果不爽,毫釐分明,心念纔動,業相已形,人雖不見,神鬼早明,勿謂暗室,果報難遁。」
難道真的有因果報應?
范晉不得不想這個問題,為什麼別人沒有,又偏偏是他自己?

更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了--
范晉的胸前先是紅。
漸漸轉黑。
最後胸前黑疤形成一大塊、一大片,就是燒焦的一模一樣。這「胸前一塊大黑疤」,是事實,可不是夢!
夢已痛苦至極!
如今這大黑疤更叫他痛不欲生!
怎會如此?
范晉為此事,找過醫學界人士,也找心理醫生,他也找江湖奇人、高僧活佛。......
均不得解。



又有一回,范晉又作「炮烙」之夢,他向閻君伏地哀鳴﹕「求求救度。」
閻君冷笑不語。
他轉頭向二陰鬼求救﹕「求求二位,賜一解救之方!」
二鬼亦冷峻無情,只是拖著范晉而行。
二鬼拖曳范晉到了一城,這城?全是沒有頭的,沒有手的,沒有腳的,或是四肢不全的,全聚集在一起,不知何故?
二鬼問眾人﹕「何故聚集?」
眾人答﹕「今聞世上有一能者,能以『彌陀金針大法』超度四肢不全者,所以吾等在此,等候這位能者超度。」
問﹕「何時?」
答﹕「七月。」
問﹕「何人?」
答﹕「蓮生。」

范晉問二鬼﹕「什麼是『彌陀金針大法』?」
二鬼答﹕「此法我們亦不甚詳,但,對於四肢不全的鬼魂,卻能令其四肢恢復健全,不只是如此,還能往生極樂蓮邦。」

范晉問二鬼﹕「蓮生者,何人?」
二鬼答﹕「據我等所知,此人來歷不凡,凡幽冥眾生,依止他的,無不蒙其救度。此人之名,名動幽冥,他的救度密法,連十殿閻君,全都動容。」
「那一定是盛大的法會?」
「也不!」二鬼說﹕「心力大,其他不大。」
「不明白。」
二鬼答﹕「心力大。一香,一燈,一經,一咒,足矣!」
范晉仍然不明白,但他牢牢記住「蓮生」這個名字,既然知道名字,那就容易找,也有些希望。



范晉醒來後,就開始找尋「蓮生」之人,但無論問何人,何人皆不認識。
范晉問一位和尚,和尚說﹕
「歷來高僧大德,無人叫蓮生。有一位叫道生,是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道生,他是宋朝人。也有一位叫蓮池,是著有『梵網經疏發隱』及『沙彌要略』的蓮池大師,是明朝人。」
范晉說﹕「我又不是問古人,是現代人。」
和尚答﹕「現代人沒有。」

范晉問到一個修密教的。
密教行者想了想說﹕「有了。」
「什麼有了?」
密教行者答﹕「蓮生,一定是指聖者蓮華生大士,是從究竟的法界中出生的,是本初普賢王如來,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是蓮華中出生的法界王,蓮生就是蓮華生大士。」
「他在那?,快告訴我!」
密教行者答﹕「他在烏金銅山世界的淨土。」
「如何去?」
「修密法。」
「我是說,如何找到蓮華生大士?」
「我也不知道?」密教行者很沮喪。
「他是那一時代的人?」范晉已有經驗。
「蓮華生大士是烏仗那國的人,是印度天竺的北方國土,他是在達那郭夏海中的大蓮花化生的。」
「何時?」
「我也不知道,已久遠了。」密教行者說。
「我問的是現代人--蓮生。」范晉叫了。
范晉問很多人,沒有人知道。

范晉有一天,有人介紹他讀一本很神奇的書,書名是「靈機神算漫談」,他在第十七頁,「供養觀音菩薩的因緣」一文中,讀到「祂替我起個法號叫『蓮生』。」
范晉跳了起來。
「找到蓮生了。」
他大叫。
這是﹕
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功夫。



我靜靜的聽完范晉的故事。
范晉欲皈依,我答應。
范晉要我救他,免「炮烙之夢」。
我哈哈大笑﹕「我不能救你。」
范晉嚇了一跳﹕「連尊者皆不能救,何人能救?」
我問﹕「你聽不聽我語?」
「聽。」
「好,你立斷淫念,則夢自滅。」自己可以救自己,非他人可救。
「真的?」
「真的。」

「我教你歛神寂慮法,如果淫念一升,馬上修此法,淫火頓息。」
我教他把所有的「淫念之火」聚集在密輪,以「淫念之火」合聚成一紅色「吽」字,然後運氣燃燒自身,自己在一團火中化為灰燼,如此一切寂滅,進入禪定三昧地中,完完全全清清涼涼。
我傳授他口訣心要。
我說﹕
「陰曹不與人世同,一念之私不可容。你但立斷淫念,我製一假紙人,放你床上,那二陰鬼來勾你,每次勾,均勾到那假紙人,而不會是你。等你確實斷了淫念,這炮烙之夢,自然不會再有。」

范晉問﹕「什麼是彌陀金針大法?」
我豎右手食指﹕
「這指就是金針。全仗心力。」
他恍然大悟。
范晉來參加我農曆七月的「彌陀金針」超度,那個時候,也不過二十多人參加而已,但,人人得見靈異,看見斷頭斷手斷足的幽靈成千上萬,滿坑滿谷。
看見的人皆大駭異。
完全印證了范晉的夢中之見。



說來也怪--
我作了假人陪范晉睡。
這假人上,我寫了「范晉眼耳鼻舌身意火斗」,就這樣,范晉從此夜夢平安。
更妙的是,胸前的大黑疤,漸漸的淡了,褪了色,才二個月的時光,便全白了,完全如初。
范晉好高興。

我個人知道﹕
「大凡世間一切人事,心動皆有鬼神知之,不論大大小小微微的事,鬼神充滿虛空,可以說如影隨形。還有,其人若行惡事,後來自願悔改,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自獲吉慶,可轉禍為福。」


003 九轉返魂丹
我曾如此說﹕「我治癒許許多多的精神病患,如果以人數計,可以用火車來載。」
當時的我,以靈異著稱,凡是醫師治不好的,轉到我的手上,很快的妙手回春。
當然,任何疑難雜症我都治,只是精神病患的對治,特別的突出,所以當時的人,一聽醫院治不好,便往我這裡送,連醫院的醫師也對病患的家人說﹕
「我偷偷告訴你,去找盧勝彥,這是沒有辦法的最後一線希望。」
因此,我這裡的精神病患,人滿為患。

我醫治精神病患,是用了鳴和尚傳給我的「祝由科」符法,分成二大部份﹕
「尚」字部。
「鬼」字部。
其實這二大部符,主要的作用是﹕「?令病患心靈平靜下來,睡眠非常深沉,生活起居正常,飲食正常,腦波的頻率一如正常人一樣。」
重點在﹕「飲食正常,睡眠正常。」

因為﹕
飲食是身體的糧食。
睡眠是精神的糧食。
另外,精神病患也有「鬼神病」的附靈現象者,我用密教「大力金剛」印,以印印之,驅逐鬼神附身,再用密教結界法結界,斷了鬼神再進入之路,最後才用「二部符」,令其精神安定,腦波正常,幻聽幻視消失。
就是這樣,便治癒好多好多精神病患。

我用「二部符」時唸﹕「一支神筆手中擎,萬魔千煞都迴避,吾奉太上老君令,清淨速清淨。」
一筆驚天地。
二筆泣鬼神。
三筆病痊癒。
四筆如律令。



正當我的名聲,如火如荼。
我有一名親近的弟子,姓何名冕,他有一個女兒,叫何芬,何芬長得很甜,相貌很清秀,知書達禮,很得何冕夫婦的喜愛,年齡剛好十八歲。
我到何冕家時,見過何芬一面,她的談吐不俗,待客彬彬有禮,知進退,我甚讚揚她。

有一天。
何冕急急忙忙的喘著氣的跑來找我﹕「師尊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
「是阿芬,阿芬精神失常。」
我聽了大吃一驚,阿芬是意緻清逸,豐采過人的女子,怎可能精神失常,連我自己也不信。
我急問﹕「什麼情況?」
何冕說﹕
「阿芬去郊遊,據說進了一座五顯廟,人一出來就變了,變得跟以往都不同,連她的朋友都嚇哭了。」
「你請醫師沒有?」
「住家隔壁就是醫院,醫師看了,藥吃了,針打了,醒來後,根本不認人,東西亂拋,力大如男子,幾個人都抓不住她,現在不知怎辦?」
「你沒告訴是盧勝彥的弟子?」
「告訴了。」
「怎說?」
「阿芬回答,不怕,盧勝彥來了正好,要會會你,比試較量一番。」
我這一聽,氣往上沖﹕「好,我這就去看阿芬。」
大凡精神病患,一聽是我這名頭,往往退避三舍,或是表現恐懼之色,而阿芬不同,她反而要會會我,這就令我非去一趟不可了。



到了何冕家。
阿芬這位嬌嬌的女子,穿一襲粉紅色的裙裾,正躺在自家的客廳沙發睡覺,自己的臥房不睡,臉色紅潤,動人憐愛。
阿芬的媽媽說﹕「她剛剛還在客廳大吵大鬧,現在才安靜下來睡了。」
「誰說我睡了?」阿芬張眼﹕「誰來了?」
何冕說﹕「是盧師尊來了,他來治你的病!」
「我沒病!」阿芬怒沖沖的說。
我說﹕「我只是來看看你。」
「有什麼好看,你滾吧!」

「你不是要會一會我嗎?」我心不忍,這小女生怎會如此?
阿芬說﹕「是啊!聽說你很靈,但我不信,你怎治?」
「你覺得怎樣?」我問。
「癢!」阿芬說。
「那裡癢?」我問。
阿芬用手,指指私處,然後吃吃的笑﹕「我要你治,你是無漏金剛,大力金剛,堅固金剛,專門治癢。」
我臉紅了,非常尷尬。
(這種現象,在以往的女精神病患,並非沒有,有些更粗野,她們講粗話,什麼都講,甚至動手動腳)

阿芬也一樣。她說﹕「盧師尊,你敢靠近我嗎?」
我原本站得較遠,就走近一些。
想不到她伸手就抓,是一記「月下偷桃」。我早已有防備,馬上用手格開,是一招「橫掃千軍」。

接著,我雙手結印,是「大力金剛」印,我結印是要印阿芬,將印拋出。
想不到阿芬也雙手迅速結印,也是「大力金剛」印。二人結印相同相對。
我一時怔住,想不到阿芬也會結印。
阿芬說﹕「你治不了我,你的法我全會,哈哈!」

我吃驚了﹕「我用祝由法。」
「你除了尚字符及鬼字符之外,還會什麼符法?」
我更吃驚,阿芬連符法都懂。
阿芬大笑大叫﹕「唸什麼狗屁咒語,什麼一筆驚天地,二筆泣鬼神,三筆病痊癒,四筆如律令。對我來說,全部無效,什麼盧師尊,笑破我的嘴。」

我站在當地,徘徊數步,自知治不了阿芬,意甚悵惘,我運「天眼」看阿芬,我看見阿芬的身上,伏著一位青光的男子,這青光的氣相當燦爛。
「看我幹嘛!」阿芬叫﹕「你用怪眼看我。」
我連用「天眼」看她,她都知道。
我自知,技不如人,連忙退了出來。
何冕問我﹕「難治?」
我皺了皺眉頭﹕「再想一想辦法。」



阿芬的精神症狀,愈來愈嚴重了,人也瘦了下來,她不吃不睡,力大無窮,把家裡珍貴的東西,全往屋外扔。
何冕又找我﹕「盧師尊,你有何法?」
我抓破腦袋。
「盧師尊,你治好多人的精神病患,但,卻治不好自己弟子的精神病,阿芬也是你的弟子,這是非常沒有面子的事,這如何說得過去?」
「這。......」
我苦惱了。

我用了六甲法。我以丁甲日,剪阿芬紙人,點了白燭,運用自己的指頭血,點了五位地神的頭。
奉請五位地神在夜晚子時去救阿芬。
結果五位地神回來了--
五位地神受了傷。
我這「夜祭地神」也失了效應。
我一直在想,如果是一般的鬼物,附身在阿芬身上,這五位地神來回一趟一定夠了,連地神都受了傷,阿芬身上之物,就不是泛泛之輩。
怎辦?
阿芬甚至對何冕說﹕「你去找盧師尊,就算找一百遍,也不會有用!」
我一聽,簡直是太藐視人了。



我在自家壇城,修「摩利支天法」。
我唸﹕
「摩利支天菩薩有大神通,常行日前,日不見彼,彼能見日,無人能見,無人能知,無人能捉,縛誑害債其財物不為怨家得便,若有人知彼摩利支天名,求其加護者,應作是言,我蓮生知摩利支天母有大神力,我今歸命,願護我身,亦無人能見我,能知我,能捉縛誑害我,債我財物,怨家不得其便。」

我結「摩利支天」手印。

唸咒﹕「嗡。摩利支玉。梭哈。」

摩利支天菩薩顯現,如天女形,立蓮華上,頭冠瓔珞種種莊嚴,左手持天扇,右手垂下與願,著白色天衣。

我的手迅速結「隱形印」。
(隱形印﹕以左手虛掌作拳,大指微捻食指甲如環,下三指握拳,掌中空,放胸前。觀想自身入左手空中。再以右手平掌蓋在左拳之下,就是隱形印。)
此隱形印是摩利支天菩薩之身,而自己隱於其心中也。
一心專注。

我在寂靜之中,發現自己來到了「五顯廟」,這「五顯廟」是五顯大帝的廟。
我入了廟,看見五靈官正在大廳開會,這五位神是「張元伯」、「鍾秀成」、「劉元達」、「史文業」、「趙光明」。這五位神放五色光,是青光、紅光、白光、黑光、黃光。
我認出青光的是「張元伯」,正是伏身在阿芬身上的那一團青光。
我看得見祂們。
祂們看不見我。
因為我用了摩利支天的隱形印。

只聽張元伯哈哈大笑﹕
「這回盧小子輸定了,我佔了他弟子的女兒,看看他還能怎麼樣!除非吃九轉返魂丹,否則誰也無法救!」
鍾秀成說﹕「大哥威靈顯赫,這小子一介凡夫,怎能和我們五顯正神比。」
劉元達說﹕「是啊!盧小子干擾靈界太多,我們兄弟早就看不順眼,非給他一個下馬威不可。」
史文業沒說話。
趙光明卻說﹕
「大哥、二哥、三哥的話不錯,但,我曾見此人家中屋頂空中有無數的幢幡,非常奇特,這些幢幡從西方而來,此人若無來歷,豈會有如此現象?」
張元伯說﹕
「五弟,你太小心了,怕什麼,就算盧小子有些能為,未必拿得到九轉返魂丹。」

我聽到這裡,心中暗暗吃驚,原來是五顯大帝作祟,難怪道符咒失效,大力金剛印失靈,五位地神受傷而回,這五顯大帝不是別人,正是五位瘟神。
從漢代開始,這五位瘟神就有大名氣了。
我一定救人太多。
五位瘟神不滿。
我暗暗牢記「九轉返魂丹」。



我出了禪定,內心想,什麼是「九轉返魂丹」?
道家修行,原有丹鼎派,即是﹕
寶鼎存金虎,
玄田養白鴉;
爐煉白硃砂,
一瓢藏造化。

道家尊崇老子,「太上老君」的化身更多,三皇時是「萬法天師」,另外,「盤古先生」亦是,伏義時是「鬱華子」,女媧時是「鬱密子」,神農時為「太成子」,軒轅時為「廣成子」,少皞時為「隨應子」,顓帝時為「赤精子」,帝嚳時為「錄圖子」,堯時為「務成子」,舜時為「尹壽子」,禹時為「真行子」,湯時為「錫則子」,直到商周時才叫「老子」。

太上老君原住兜率天宮,老子有一爐,名「八卦爐」,專門煉丹,那爐是依「乾、坎、艮、震、巽、離、坤、兌」所建,是文武火鍛煉之用,老子是煉丹的專家了。
丹經有言﹕
未得丹砂凡胎重。
得丹身輕體亦輕。
舉世無人肯立志。
立志修丹心自明。

還有,彭祖的長生術,是用「水晶」、「雲母」、「鹿角」,用丹爐煉成丹藥,服丹而得長生。
彭祖活了八百歲。
是中國長壽的象徵。

古來許多道家神仙,均有煉丹之術,例如﹕「青烏公」、「亢倉子」、「赤松子」、「太玄女」、「東方朔」、「鬼谷子」、「陰長生」、「費長房」等等。

我為「九轉返魂丹」,查了道經﹕
一、妙真經。
二、太一經。
三、妙林經。
四、開化經。
五、仙人經。
六、丹火經。

我只發現「九轉玄功」的法門,此法門是指「氣」在「丹田」之九轉修煉法。
並無「九轉返魂丹」?
另外,丹火經中所指示之丹火,是「火龍真人」所示之「火龍丹」法,也非「九轉返魂丹」。

我在「神仙傳」中讀到﹕
有毛伯道、劉道恭、謝稚堅、張兆期四人,在東漢時期的王屋山修道,共四十多年。
四人用煉丹法,合煉成仙丹。毛伯道先吃,不料一吃就死了。劉道恭再吃,也死了。
謝稚堅及張兆期見狀,不敢再吃了,於是匆匆忙忙捨了丹藥準備回家。
不料還沒走出王屋山。
就看見毛伯道及劉道恭各騎一隻仙鹿,雲中現身,金光萬道、瑞氣千條,仙童侍女舉著華蓋隨侍在側,果然遨遊成仙去了。
謝稚堅及張兆期,非常後悔自己的道心不堅。
我讀了此文,除了感嘆之外,仍然找不到「九轉返魂丹」!



我無法,便請示了「摩利支天」。
「摩利支天」指示,用「禳度星辰之法」。如果用了「禳度星辰之法」,「摩利支天」必止制「瘟神」,同時取得「九轉返魂丹」,以便救度阿芬。

原來「摩利支天」有大威力,上管三十六天罡星,下管七十二地煞星,二十八宿均為此天所管。
按﹕
日是太陽之精。
月是太陰之精。
星宿指群星。

周天一十二宮,分二十八宿,日行一日一度,一年一周天。月行一日十二度,一月一周天。星度闊狹不一,每月行度各有不同,主人間禍福之事。
一般說來,日月星宿之度數,順是以行度而言,逆以行宮而言,日月星宿或留或入伏,或明亮,或暗淡,或難窺,或入垣升殿,或下降人間,或客星犯座,或主星不明,或去宮甚遠,或躔宮,或過度。
這皆主吉凶。

周天二十八宿,皆歷諸天--
氐、女、冑、柳、房、虛、昂、星、心、危、畢、張,這十二宿,定在子午卯酉之宮。
角、斗、奎、井、亢、牛、婁、鬼,這八宿定在辰戍丑未之宮。
尾、室、觜、翼、箕、壁、參、軫,這八宿定在寅申已亥之宮。
諸星居垣入局則吉。
諸星失位侵垣則凶。

我觀察阿芬的星座,是「暗曜」及「入伏」,正是主痼疾冷退及疫癘錯亂,也即是犯了瘟星。
我大大吃驚。

於是,我按照「摩利支天」之指示﹕
「禳度星辰之法,當嚴備香花燈燭,於清淨堂宇,塑繪十一曜儀形,二十八宿諸金井銀河,紫堂分野,吉祥凶禍妖孽暗昧星真儀形,看宣經文,修設醮筵。」
「用五穀布燈,取本命年月日時所屬,更用五方色彩,安鎮壇內,皂一尺赤二尺青三尺白四尺黃五尺,稱揚法事,一切星真,並皆回曜,轉禍為福,變凶為祥。」



我唸﹕「洞淵經」。
「淨為法果,大可稱揚,淨為法藥,救一切病,淨心為最,安樂為至,淨嚴等一,無有邊際,世間道法,消除眾毒,先救飢渴,化彼眾生,令得成就,了斷諸惑,常存慈悲,得法甚深。」
我畫「洞淵經」符,焚化。

虛空中降下五位大神,正是五顯大帝,又稱五顯靈官,或五聖或五通,正是五位瘟神。
五顯大帝分穿青衣、紅衣、白衣、黑衣、黃衣。
均顯怒容。
「盧小子,你敢弄法力,想敗我們的聲名,我給你一個厲害看看。」
「什麼厲害?」我不怕。

五顯大帝「謼」的一聲,各吹起一陣狂風,向法壇吹來--
這風好冷,卻是揚塵播土,樹搖幡動,如波濤洶湧,連乾坤也昏蕩蕩,日月暗沉沉,燭光也吹熄了,再點也點不起來,風吹得人也坐不住了,石打法冠,沙飛人傷,這萬竅怒號之中,彷彿萬鬼皆哭嚎。

我一拍雷木。(驚堂木)
卻見剎那間,狂風立止。
虛空中走下一人來,這位不是別人,卻是摩利支天,這摩利支天也吟詩﹕

中天星主斗母仙,
管理北斗與諸天;
願保蓮生度生業,
神通廣大法無邊。

五顯大帝一看到摩利支天(斗母元君),馬上下跪﹕
「星主來了!」
「是的。」
「主人來了,有何吩咐?」
「五顯勿魘寐阿芬,還阿芬自主去。也勿與蓮生為敵,免得侵犯正法。」
「這勿魘寐阿芬容易,給九轉返魂丹,她自己就醒轉過來。但盧小子豈是什麼正法?」
摩利支天道:「你們不認得麼?」
「不認得!」
摩利支天說﹕「你們抬頭看看。」

五顯大帝急急抬頭看﹕
看見我的頭頂上,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當中坐定一尊。
大耳橫頤圓面相,
紫光袈娑眼波漾;
莊嚴毫光須彌轉,
渾身光華金蕩蕩。
敞袖飄然度世多,
九品蓮華最璀璨;
極樂世界第一尊。
阿彌陀佛最無上。

五顯大帝見了吃驚﹕
「原來如此,弟子失迴避,萬罪!萬罪!」
「不知不罪,不知不罪。」我說﹕「這樣吧!把九轉返魂丹交給我,一切無事。」
「這個當然,這個當然。」

五顯從羊玉瓶中,倒出一粒豆子,紅紅的,說是「九轉返魂丹」,又說﹕「此豆子,任何瘟症皆可解!很珍貴!」
我拿了豆子,拋向虛空大地裡去。
摩利支天及五顯大帝,大驚駭!
「蓮生,何又棄之?」
「不,是治大地鼠疫,至於阿芬的病,我讀洞淵經,已明白淨為法藥,救一切病。我再多誦幾回,阿芬的病,自然就一定會好了。」
摩利支天及五顯大帝均點點頭。

果然,阿芬的精神病,不藥而痊!
是年,流行的鼠疫,也撲滅了。
這正是﹕
無罣無礙修行去,
消災消障救世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