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揭開大輪迴:眾生生死的徹底揭露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本書中,作者不是用「專業知識」來做教育工作,也不想期望改變某一些人的觀念,也不是反對傳統。這本書純粹是一個「明眼」人,極端坦誠的告白。作者不是在自誇自己擁有諸神通,也不在炫耀有多偉大的成就,他只希望「揭開大輪迴」能讓人們知道有這樣事。
作者在獲得「明眼」後,我曾與數萬萬人見面,這本書的「不尋常」之處,在於他解決了世人的許許多多疑難雜症,這數萬萬人找到他,請他用「明眼」去解除他們的困難,這的確是事實,是真正的在度化眾生。這本書當然不只是描寫作者自己,而是他以「明眼」去邂逅天下眾生的報告。

用理性的觀點及邏輯來看,除了輪迴之外,我想不出有任何因素,能使我信服,每一個人出生的命運,與自己天生的才智。
有人一出生,就具有天份。
有人一出生,懵懂無知。
這就是前世根器。
這也就是大輪迴。


本書附贈作者複製畫一幅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明眼(自序)
「大輪迴」是一個大題目,在東方及西方,人們漸漸的循其各種管道去發掘,亦有科學家從種種跡象去探討。這類「輪迴」的著作及電影作品,最近亦有出現,展現了其「時間」及「空間」的領域擴大,有些作品,甚至已深達最深意識之底層,相信其精采的面貌,會有巔峰的成就。
在宗教界,東方的哲學,很早就觸及「輪迴」思想,至於西方風潮則極為罕見。雖然如此,一方面由於宗教信徒深知「天機不可洩露」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因為在基本上的修持,要達到「宿命通」的境界,也非一般人容易得之,這樣的「神通行者」,他只和佛分享其秘密而已。
由於「大輪迴」,只是少數的「神通行者」的專利,而周遭的人們無法真正明白,人類心靈之微妙,無法得識,所以這世界的多數人,仍然是一無所知。
當我想到以上的問題時,我就想起應該寫下了這樣一本的書,這應該是我的工作,我不是以研究者的觀點來介紹東方哲學的輪迴,如「往生書」及「本生經」。我不是一個徹底經典的學者,反之,我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密教實修者,由於我的親身經歷,著實令人驚訝,我所寫出的東西,不是觀點論文,而是我的潛能明明白白的揭露,這是唯一真實性的寫作,維持自主的寫作。
我由於獲得潛能,便進入了神祕的經驗領域,我就像進入「時空隧道」的旅人一樣,我知道自己過去世之種種,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我能夠清晰的看見,也能繪形繪影,真確的描述當時看見的一切景況。
我真正明瞭:
盧勝彥。
蓮花童子。
阿彌陀佛。
是一不是二。
我成了一位真正的「明眼」人。
在「揭開大輪迴」這本書中,我不想用「專業知識」來做教育工作,也不想期望改變某一些人的觀念,也不是反對傳統。這本書純粹是一個「明眼」人,極端坦誠的告白。我不想自誇自己擁有諸神通,也不認為有多偉大的成就,我只希望「揭開大輪迴」能讓人們知道有這樣事。
我獲得「明眼」後,我曾與數萬萬人見面,這本書的「不尋常」之處,在於我解決了世人的許許多多疑難雜症,這數萬萬人找到我,請我用「明眼」去解除他們的困難,這的確是事實,是真正的度化眾生。這本書當然不只是描寫自己,而是自己以「明眼」去邂逅天下眾生的報告。
當我看眾生時,我看見眾生的苦楚,我看見眾生的驚懼,我看見眾生的可憐,我看見眾生的絕望,也看見許許多多的悲劇。在這一生之中,我運用自己的「神通能力」,多次在世人痛苦的邊緣之中,讓他們獲得應變之道,也讓他們不定的心中,變得篤定。
我在世間,守著:
慈――給人快樂。
悲――解除人的痛苦。
喜――達於無苦之樂。
捨――怨親平等無分別。
我的教導,彷彿是平淡無奇,這只是「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得到「光明的覺悟」,得到「內爍的意識」,得到「任運及自在」。...
但,此「揭開大輪迴」,的確令人驚嘆!
此書:
您相信也好!
不相信也好!
信不信由您!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一九九九年九月.蓮生活佛盧勝彥寫于美國華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目錄
序 明眼(自序)
001 尋找失蹤兒
002 半夢半醒之間
003 入門遁
004 前世仇家
005 陰報
006 賭鬼廟
007 庫官升職
008 美妻
009 天賜有孕符
010 大和尚的知交
011 夢中福份
012 鬼媒
013 拙火之用
014 愛染明王不共大法
015 那洛巴六法與光蘊遷識法
016 密教行者要知夢
文章試閱
(請以6000字含標點符號以內為限) 001 尋找失蹤兒
王瑞夫婦至「靈仙精舍」問事。
問:「子女?」
我答:「無子女,無後代。」
王瑞夫婦回答:
「我們夫婦有一子十歲,只因讀書差,好玩,身體尚健朗。今天只是來問孩子讀書,怎會告知無子女,無後代?豈不是神算亦有失準之時?」
王瑞夫婦非常詫異。
我這一聽,也自覺茫茫然,但,很快的臉紅了,連脖子也紅了,明明王瑞有一子十歲,我怎能回答無子女,無後代,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這如何稱得上神算第一?簡直是丟臉丟到了太平洋,如何不臉紅。
我的問事,一向很準,也的確令人驚嘆,很少有意外,像王瑞的問子女,連我自己也吃驚。
然而在吃驚之外,我亦然知道,在奇特的經驗之中,我體認到靈界的變化曲折,也就是說,這?面一定有特別的啟示,特別的耐人尋味的答案。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當我的眼睛真正看到王瑞夫婦的時候,當他們問子女的時候,我真正看見一片荒蕪的沙漠,沙漠連一根草也沒有,連一朵花也沒有,如此的看見,我當然回答,無子女,無後代。
我的看見沒有錯。
錯的是王瑞夫婦,他們怎可能有一位十歲的男孩,而居然靈界會不知道。
如何解析!
這場問事,草草收場,連讀書如何也不用問了,一無所獲,我是有點懊惱。



約隔一個月。
我看見王瑞夫婦又來我處,他們夫婦有驚慌之色,我亦不明所以。我淡然,面對著他們的問題。
「王果失蹤了,約一個星期前,他出門,就一直沒有回來,我們到處找,任何同學、朋友、親戚處,一點蹤跡也沒有,王果到底哪裡去了?我們驚楞無望,特來你處。」
我聽了,亦呆了一呆。
我閉上眼:
一個極其玄妙難測的神祕領域出現在我眼前,我看見月亮,月亮照在一條河流之上,澄江如練一般。
我正看著河,忽然看到河水內有三個人物,正在喝酒,酒席有一些菜饌,看不清是什麼菜,三人喝得正高興,這酒席竟然在河底,真是微妙。
這三位人物,均是大漢,留著鬍鬚,喝得酩酊,三位人物均穿著褐色衣。
另有一侍者,是一位小童子狀,幫忙三位大漢拿東西,侍立一旁。
「你才來,要勤快些,勿呆呆站立。」大漢說。
「是。」童子答是,接東西也快了些。
「再去拿一雙筷子。」
「是。」
即見童子一轉身,忽而沒入水中,忽而又冒出來,手中已多了一雙筷子。
我注意看那童子的臉,面孔方方正正,右眼眉毛後有一特徵,有一大痣。
我看完這些,我問王瑞夫婦:「孩子右眼眉毛後,有一大痣否?」
「正是。」王瑞說。
「他在哪裡?他在哪裡?孩子在哪裡?快告訴我?快告訴我?」
王瑞太太非常激動。
我雖心裡難過,但,很平靜的問:
「家附近有河流否?」
「是有,離家不遠。」
「王果離家,是晚上否?」
「正是。」
我給王瑞夫婦的答案是,小孩子離開家,晚上去找同學,過河時,一時好玩,到河邊走了一走,由於太黑,一不小心掉到河?去了,如今小孩子在河底。
「不準,不準,不準,你算的不準,上次你不準,這一次更不準,你是唬卵仙,一定不準。」孩子的媽大喊大叫。
王瑞則靜靜的坐著,不說話,臉色凝重。隔了一會兒,王瑞才問:
「盧先生如何知道孩子在水底的?」
「我看見。」我答。
「我們如何不見?」
「我是明眼人,而世人一般不是。」我答。
「至少,我們要確實看見孩子,才能確信孩子在水底,你說是不是?」
「是的。」我說。
王瑞夫婦傷心的走了。
原來王瑞的家,距離運河是很近的,只隔一條街,站在門口都可以看見河流,他們請人打撈,上下游均到處尋覓,就是沒有王果的屍體,也未見浮上來。這條運河,表面上看,風平浪靜,清澈澄潔,然而其內在,暗流及漩渦洶湧,曾經溺斃過不少人,這條運河的凶險人人皆知。
王瑞來請教我,找不到屍體,怎辦?
我教他一法。
取青竹桿一支,書一符貼上,符式是:
「水國之魂,速速來附罡」。
我唸:
「今之一切人,六親眷屬,皆得神氣與性命,假託父母生育而成,雖受稟於天地,實與父母亦有因緣。現王果之父母,欲尋覓王果,懃心禱祝天地,發一切善願力,但祈王果速速奉法,到此一見。」
我加持青竹桿。
取王果的帽子,衣服褲子,鞋子,懸掛在青竹桿之上,將青竹桿於「收日」午後,插於運河之岸旁,距王瑞家甚近。
我唸:
「清淨身心,
神氣運用;
往來無窮,
無有滯塞。」

王瑞的家人,對我將青竹桿插家附近的河旁有意見,他們認為王果的屍體不可能浮出在青竹桿附近,一定會流到下游去了,尤其落水那麼多天,怎有可能,最好把青竹桿插在海口,運河連接大海之處,這樣才可能。
我說:
「我用的是『太一法門』,大道明言,此法力無邊,可令諸天及諸地神,甚至風神、水神、火神,無量鬼神眾,各令協助的。」
他們嗤之以鼻。
最後王瑞聽我的,仍然插在家門口的運河旁,大眾一哄而散。
我這青竹桿一插,第一天沒有動靜,第二天也沒有動靜,到了第三天,忽然起了大風,大風吹動,掀起波浪,這浪濤忽起忽落,如同大河搖盪,騰起尋尺尋丈,如滾滾作沸泡,泡起泡滅。
不多久,在青竹桿旁,浮著王果的孩童屍體,不只是一具,一共有四具,其他三具身上沾滿了「褐色」的土壤,如同剛從泥土中挖了出來一般。
眾人看見了,皆駭然。
其他那三具,據說是半年前,有三人相約到運河中乘船喝酒,因船翻覆,從此便找不到屍體的人,竟然全浮出在青竹桿之旁。
我聽了,不說什麼!
我說我是「明眼人」,世人有信有不信,不信的人說,盧勝彥發神經病(起校),出家人說我是「魔」,我的修行方法是「大外道」,又說我「詐財」,我「騙色」,又說「神棍」,也說「迷信」,我只是笑一笑。
告訴大家,這就是娑婆世界,如果不是這樣,如何是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就算住世,也一樣要受眾生的譭謗,此必然也。



密教修行得大成就,有四點非常重要:
一、灌頂。(傳承具實的灌頂)
二、密法。(能解脫的方法)
三、生起次第及圓滿次第。
四、三昧耶及究竟的修行。
在這修行之中,如佛典云:
感覺和妄念隱沒,
粗分及細分隱落;
熟悉如此再熟悉,
自性光明自顯露。
我的「明眼」是如此而來的,先看見「光明的點」在虛空之中,那是自然而然出生的。
在靜慮中,不去思索,而「光明的點」便一一串聯起來,愈是靜而不動,愈串聯愈多,而成「金剛鍊」。
我熟悉如此之法,進入隱沒之中,這是無法說出來的,此時的「金剛鍊」集合,而成了「金剛幕」,我看見「金剛幕」了,而「金剛幕」就是「金剛銀幕」。
當我思什麼?
銀幕便現什麼。
這就是「明眼」。
另外,我說過準提佛母(七俱胝佛母)也有開天眼(明眼)之法。準提即清淨,能摧毀一切眾生的惑業,成就息災、增益、敬愛、降伏、長壽、求願。......等等。
其第三眼照行者的第三眼。
取「牛黃」供奉壇城之前。
唸:「七俱胝佛母菩薩經」。
或「準提陀羅尼真言」。
如果看見「牛黃」出煙或出火時。
取「牛黃」點自己的雙眼及第三眼,又服食「牛黃」。
可以看見鬼神,及獲得「明眼」。



對於王瑞夫婦的事,我運用「明眼」觀察他們的前世因果,我相當的驚駭。
原來王瑞竟然是杭州雲棲寺的比丘僧人。
而王瑞夫人竟又是雲棲寺附近村莊的一名女子。
由於比丘僧人至村莊化緣,開門的就是那一名女子,二人四目相對,這一相見的驚楞。
比丘僧人心中一念:
「有此女子,何用出家!」
而女子亦有一念:
「此僧人相貌甚好,竟是出家人!」
後來女子常至雲棲寺,供養這位出家僧人,然而只是淡然的保持距離,並無逾矩。
只是心靈上,坦然接受而已。
比丘僧人老了。
該女子一直沒有嫁,後來亦出家為尼。
在輪迴上,這一世王瑞所娶的,就是前世供養他的女子。為何無子女、無後代,只因王瑞前世是出家僧人,當然子女方面是一片沙漠了。
然而,何又有一位十歲的王果來轉世,是何因?這豈不是矛盾重重。
我再仔細詳查――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該名女子,供養比丘僧人心切,竟然向一位親戚借了一大筆錢,這筆錢債後來根本無法償還,一直拖著。
女子心有虧欠,但無可奈何。
該女子的親戚在討債未果時,動了瞋怒:「我要你下輩子連本帶利的還我。」
這王瑞夫婦本無後代。
只因女子親戚動怒,便轉世成為王瑞之子王果。
討債十年,便回去了。
這「因果輪迴」現象,追溯起來,果然神祕莫測,但,若精細入微的觀察,仍然令我神迷不已。王瑞夫婦後來皈依我學佛。


002 半夢半醒之間
金剛經?面,一句很有名的金句: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這是指人生時光短促,無常變幻也,常常想人生夢幻,「名利得失」之心會淡些!
密教在修行「夢觀」中,很明白的指出「夢」約有四等:
一、人於夢中,剛想好好的記住此夢中事,但,一醒過來,便全部忘得光光,也就是做了夢,全記不住了。
二、人於憂煩過甚,則夢多繁雜,且有重複。這種夢又多又雜,亂七八糟。
三、人的身心,如果常常被穢惡或刺激沖擊,往往有很多悲慘恐怖的夢,尤其在沖犯邪穢之時,惡夢往往極多,醒後身心極疲憊。
四、人的身心,如果過於消極,自己沉寂於一切事物,雖然夢會比較少,甚至根本無夢境,但,如此一來,也很容易落入頑空之中,入於昏沈。
密教修「夢觀」,是對治前四點,達到:
一、睡得安久深入,夢亦清明。
二、繁雜之夢沒有,很明晰,有條理。
三、無惡夢,夢境吉祥。
四、夢中精誠修行,喜悅安甜。
密教是講求「夢中修行」的,不管是夢中醒中,所有一切的現象,要悉皆洞達其幻,明白這些全是自己一大光明藏中之所出現,要達到日吉祥,夜吉祥,夢吉祥,完全究竟一如的境界。
在我這裡,有「轉變夢境」之密法,甚至修此密法,可以達到莊嚴的「淨勝境界」。
「夢觀修法」有一偈:
云何認識夢境幻,先當遣除恐怖想。
夢火轉水以對治,夢微物者轉成大。
夢見大物變成小,如是了達形色幻。
一轉成多多轉一,一多等幻亦皆了。
依此精勤不斷修,直至究竟了於幻。
修「夢觀」要注意「飲食」、「運動」、「寶瓶氣」、「明點觀」、「懺悔法」、「供養法」、「結界法」、「護持法」等等。



前者談密教「夢觀」,現在要進入本文的主題。
有孫邑者來請教我。
「問何?」我問。
答:「夢。」
「昨夜之夢否?」
「不!」孫邑說:「不是昨夜之夢,而是時時常常作之夢,從小到大,皆有此夢。」
「這果然是奇。」我自己也好奇,問:「可以告訴我夢境嗎?」
「你猜猜看!」
我怔了一怔,心中想:「大凡來問事的,皆將事情明白說出,然後由我來破解,而孫邑不將夢說出,卻要我解此夢,這等於是雙重的考驗。」
孫邑見我沈吟,這才說:
「我聽人言,有位盧勝彥,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天上地下無所不知,是當代奇人異士,神通廣大,一見人面,便知一切事,如今,區區小夢,何有困難!」
我尷尬的笑了:
「傳言有誤,我很平凡。不過讓我試一試吧!如果有錯誤之處,且莫見笑。」
我閉目禪觀:
這回我看得有夠清楚,見一位老道人的模樣,被綁赴刑場,執刑者一刀砍下,人頭落地,身首異處。......
我這一見,駭然。
我開眼。
孫邑問我:
「如何?」
「我不想說。」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慘的景象,受砍頭夷誅的,不只老道一人,上百上千都有,人頭滾了一地,血流遍野,如同人間地獄。
「你無所見?」孫邑懷疑。
「我真實見,只是真的不想說。」我答。
「你是假的。」
「真的。」我被迫的沒有辦法了,我只有說:「你的脖子上是否有什麼印記?」
孫邑猛然睜大了眼珠:
「是有紅紋一線。」孫邑又說:「你是確實看見了,相信是確實看見了,現在我自己說吧!」
孫邑告訴我,從小到大,均夢見自己被綁赴刑場,很多人因受自己牽連,全部被砍頭,一刀下來,慘叫一聲,天地猛然一黑,天旋地轉,自己就醒轉過來,渾身冷汗。
孫邑笑說:
「你問我脖子,哈哈!你夠聰明,一點就中。但是,現在我仍然要再考你一考,你再看看我的職業是做什麼?你要我完全信服,全在這一問。」
「這。......」我說:「我不喜歡被考驗。」
「有一就有二,只這麼一回。」
我不得已,只有再次閉目。
我看見一個人,拿著剪刀漿糊紙,正在剪紙,先剪貼一個男子,又剪貼一個女子,又剪貼汽車,又剪貼保險箱,又剪貼房子,又剪貼桌子、椅子。......
這個男子,又拿出一張大紙,折啊折的,又剪啊剪的,剪貼出一具床,放入房子的臥房之中。
這是什麼職業?我想不出。
我據實告訴孫邑。
孫邑說:
「盧勝彥,我總覺得天地之間,所謂通靈,均是詐術,可能是魔術而已。今日問事,才知天外有人,人外有天,這回,我真的服了,確確實實的服了。」
孫邑告訴我,他的職業正是「紮紙店」,這種生意果然稀有,也就是在台灣殯儀館之旁,有人開設紮紙店,這些紮紙店,紮出的房子汽車,將隨著死者焚化,表達後代子孫對亡者的孝敬。
紙紮男子是男僕。
紙紮女子是女傭。
或是紮「引魂童子」或「接魂仙子」等等。......
紮保險箱及金銀財寶,讓亡者帶到冥間去用。
孫邑就是開「紮紙店」。
當孫邑愈發確認我的明眼非假,他的問題也就愈多了――
「何以有此砍頭之夢?」
「何以牽連如此之廣?」
「犯何罪?」
「我到底是誰?」
「如何阻止,不再作如此之惡夢?」
當我觀察孫邑的前世因果時,大大的嚇了一大跳,簡直是目瞪口呆。
我先寫出「白蓮教」的始末――
白蓮教就是偽託佛教之邪教。白蓮教始于元朝末年,有韓山童、劉福通等人創立,聲稱彌勒佛已經下世,白蓮華開,焚香誦經,說可以救劫難,輾轉相傳,迷惑很多人信,韓山童、劉福通均有邪術,讓人信以為真,群眾聚集,遂成大亂,元朝滅亡,白蓮教作亂,也是原因之一。
在明代,則出現唐賽兒、王森、徐鴻儒等人,聚眾燒香,亦有邪術,能「剪紙為人,撒豆成兵」,群眾信之,最後叛亂,被誅伏法。
在清代,萌蘗日熾,分支甚多,有清水教、八卦教、榮華教、又分紅陽教、白陽教、青蓮教、紅蓮教。在乾隆時代,壽張王倫以清水教倡亂,舒赫德領兵平亂。
乾隆四十年,劉松、劉之協等,持齋治病惑眾,聚眾叛亂,事發被捕。徒眾四處流竄,蔓延在「川、湖、陝」數省。到了嘉慶七年,才由額勒登保德櫻楊遇春平定之。當時著名的白蓮教首是齊王氏、姚之富、徐天德、王三槐。
嘉慶十六年,又有林清、李文成倡立天地八卦教,叛變事敗,就擒伏法。
還有清末庚子之變的義和團。
而我看出,孫邑就是徐鴻儒,我一知道他是徐鴻儒轉世,著實嚇了一大跳。
要知道徐鴻儒的法術相當高明,他的專長是「剪紙為人」不只活聲活現,而且四肢能動。
徐鴻儒生前曾當眾表演神術,在千人之前,穿上作法的道袍,執拂,取出二紙,剎那間剪出二紙鳶。口中唸唸有詞,噴上法水,這二紙鳶居然漸漸的翅膀動了,兩紙鳶振翼而起,比翼而飛,在眾人頭上飛了數圈,最後騰空而去。
眾人信服。
徐鴻儒耕田,不用請佃農,他在日落黃昏之時,先用紙剪牛及套上農具。
再用紙剪人,使人去驅牛耕田。
左鄰右舍,聽到人喝牛聲,第二天清晨,一大片的荒田全耕耘好了。
而人與牛俱不見了。
徐鴻儒後來聚眾造反,被捉後砍頭。可見紙豆兵馬,左道法術,在實際上是無濟於事的。
這真的是很微妙的轉世,徐鴻儒轉世成為孫邑,孫邑從小到大,作的正是被砍頭的夢。
更妙的是:
孫邑的職業,是「紮紙店」。



孫邑皈依我。
問:
「惡夢如何止?」
我教他,若多惡夢,用多種遮止方便法,用法施供養護法空行,誦百字明咒堅固,遍修守護輪,誦一切金剛勇士咒,臨睡修披甲護身,息災法,作護摩,息掉一切魔障。這是依「勝樂金剛續」而教授「施食、護輪、誦咒、修披甲尊、請白諸尊、著六莊嚴自住天慢、燒護摩。」七種遮止方便。
我問:
「事已諧否?」
孫邑答:「未。」
我不勝訝異,後來再詳細查,始知密教分析夢,在「曼殊根本大教王經」有四:
一、初夜之夢,由痰出生。
二、次由膽出生。
三、三由風息出生。
四、最後由真實出生。
前三者,用遮止方便則止。
最後「真實」難遮止也。因孫邑業障深重,「真實」的障礙,很難去除。
孫邑哭訴。
最後,我答應救他。我用「時空互換法」。
又有一次,孫邑作夢,又見自己被綁赴刑場,同時被綁的亦有多人,全部被控反賊,執刑官一聲令下。
劊子手舉刀,正待砍下。
孫邑一抬頭。
劊子手呆了一呆,問:
「你不是徐鴻儒!」
執刑官也認出不是徐鴻儒。問:「你到底是誰?」
「我是孫邑!」
「孫邑是誰?」執刑官及劊子手全糊塗了。
最後,無法夷誅,釋放了孫邑,承認抓錯人了,最後孫邑叩謝而去!
從此之後,再也無此夢!
最後的這個夢,果然是奇,徐鴻儒與孫邑,是同一個人嗎?還是不同的二個人?
什麼是「時空互換法」?
這絕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說清楚的,輪迴的現象正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這正是「醒非真實」與「夢非真實」,但,何者才真實?


003 入門遁
早期,了鳴和尚(清真道長),曾教授我「六甲壇法」,這法門是中國道家術法中極具盛名的秘術。修行相應之後,六丁六甲天兵天將及五方神靈,可以役使差遣。
「六甲壇法」如下:
主尊:三山九侯先生。
壇左:丁卯神將仁高,丁亥神將仁和、丁已神將仁志,丁酉神將仁修、丁丑神將仁貴、丁未神將仁奏。(六丁神將)
壇右:甲子神將清宮、甲戊神將林齊、甲申神將仲權、甲午神將文卿、甲辰神將讓昌、甲寅神將子扇。(六甲神將)
法器是「香爐」、「丹爐」、「燭」、「鈴」、「雷木」等。
修法於丁甲日起修。
供品是「五果」、「六齋」、「茶」、「酒」、「花」、「香」。
手印是左手雷印,右手劍印。
咒語是「六丁六甲神咒」。
步罡踏斗。
其中最重要的口訣是:「凝神定思,心無雜念,存想六丁六甲神將降臨壇前。」
請神將及送神將,要拍「雷木」。
要行三跪九叩首之禮。
另外請神將,要焚燒,六甲符及六丁符。
符式:

道家修法,與佛門修法一樣,要浴齋身淨,要淨口、淨身、淨意,要焚香搖鈴,禮節上不可疏忽,否則神將不會降臨。
修法日夜各一回,一直到能感應神將的降臨為止,當功力深厚時,可以看見六丁六甲神將威風凜凜的立在壇前,同時有千軍萬馬的神兵天兵。
這修煉完成,隨時保護修道者,也守護六甲壇場,同時可差遣辦事。
得此祕術者及修法相應者,最重要的是,不可違背良心,去作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個人覺得修此法,重要口訣有三:
一、立意純正。
二、禮節不失。
三、精神統一。
有這三項,可以相應。



得了「六丁六甲法」相應之後,「入門遁」就不算什麼了,什麼是「入門遁」?
所謂「入門遁」,就是功力之一。一位修行人到人家的家裡,一踏入他人的家門,馬上明白這個家庭的大小事,不只是明白,而且一清二楚,這種法,被稱為「入門遁」。
其實一入門,便知家中大小事,其理有二:
其一,六丁六甲神將隨著修行人至,六丁六甲神將便主動通報修行人,令知一切事。
其二,六丁六甲神將隨著修行人至,六丁六甲神將會領出該宅的土地公或地基主,稟報此屋內大小事,令知一切事。
不管是怎麼知道的,修行人的感應力很強,一入門,便知家宅大小事,這就是不折不扣的「入門遁」了。
修行人長久練習禪定,規律的呼吸,冥想及放空,精神集中注意力,久久的凝神,有時覺得自己和周遭環境失去了聯繫,整個人宛如飄浮於半空中,絲毫未感覺到身體的存在。在這種禪定之中,也一樣很容易接受到來自高層次的訊息,如果是正法,則毫無不適之感。
修行人修到如此層次,進入他人屋宅,亦可感應屋宅的氣場,是陰是陽,是弱是強,是盛是衰,是正是邪,能知道這些,也算是「入門遁」。
這種經驗,我可不是胡言亂道,幾乎每個花費了相當時間作冥想練習的人都有過,這不一定是少數人的曾經有過的經驗,也許這是特殊的覺受,很多人稱這種經驗是第六感。



我受邀請去看一棟陽宅,房子的主人姓林名賓,此人財雄一方,為人豪氣友朋眾多。
我是受其夫人之邀,去勘察陽宅。
一進大廳,林賓正在宴客,有五十位客人,席設五座,我看了一下,原來市長也在座,不是達官貴人,就是富商巨賈,主客談笑風生。
這個時候,我來看陽宅風水,自覺不是時候,正想抽身而退,但,林賓夫人已經主動幫我介紹。
林賓正忙著和市長談話,連頭都沒有抬,林賓揮一揮手說:「看風水的,去,去,給紅包大一點就是了。」
這話一說,客人哄堂大笑。
我則非常尷尬。
我聽到有客人說:
「林賓已是富豪,喊水可以結凍,說什麼就是什麼,還要看什麼風水?」
「難道林賓還想中央選舉?」
有一位說:
「盧勝彥,這是大大有名奇人異士,他是滅跡匿影的人,很難請到他的,想不到他到林賓的家。」
眾客人你一語,我一語。
林賓說:
「我是不相信風水的,只是我這位夫人太迷信了,風水師見屋就拆,見墓就遷,還不是那一套,盧勝彥,你說是不是?」
我站著,說是也不對,因為我本人就不是那樣的。說不是也不對,因為我不想同主人辯論,我默默無語。
林賓揮揮手:
「去,去,隨處看去」。
林賓夫人帶著我離開大廳,我拿著羅庚,每一個房間都看了。
在這裡,我也有解釋的必要,何以我會到林賓的家看風水,我有位弟子,是大飯店的董事長夫人,她和林賓夫人很熟,是這樣輾轉介紹的。
林賓夫人對佛教很有緣,是一位大施主,她很誠懇的邀請我去看她的陽宅,我卻萬萬沒想到,林賓本人對風水如此的藐視和不屑一顧。
我看完了陽宅,這陽宅亦令我讚嘆,設備豪華講究,非金即玉,一草一木均很考究。
我要離去時。
林夫人果然包給我一個大紅包。
我拒收。
「你生氣了,我代他向你道歉!」她自覺不對。
「我沒生氣。」我說。
「沒生氣,就得收下!」
「不!」
「那又為什麼?」
我對林賓夫人說: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林賓現在財雄一方,是多家公司的董事長,也是民間團體的理事長,多財多金,但要注意,他亦有患貧的時候。」
「患貧?什麼是患貧?」
「他會貧窮,無立錐之地!」
「你詛咒他?」
「不是我詛咒,事實是如此!」
林夫人問:
「如何看出?」
「我看出林賓是窮鬼的轉世。」
林夫人笑了,她根本不信。
我又說:
「當我到你家時,在你家的大門口,看見很多位的討債鬼,一一列隊排在門口,這些討債鬼來勢洶洶,衣履敝穿,看來時日不久了,我說的是老實話,你一定要聽,否則將來會貧不自給的。」
林賓夫人說:
「當真?」
我點點頭。
林賓夫人仍然要拿大紅包給我。
我搖手:
「窮者免費。」
我轉身,大踏步的走了。
我承認當我走到林宅的大門時,就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那是極為奇特的,注意力不由得不轉到眼睛上,就在雙眼凝視的時候,而「冥間眾生」的影像變得清晰鮮明,一群「討債鬼」聚集在林宅之前,這是非常詭奇的,我確實看見了。由這群「討債鬼」不尋常的聚集,我便知道,林賓的命運,一定會往下滑,因為,人在行好運的時候,福神降臨,人在行歹運的時候,所有的討債鬼全上門。
當我第一眼看見林賓時,我確實專注的看他一眼,這就是心神集中於特定的點上,我強烈的感覺到,林賓已不是西裝鮮明的林賓,林賓一下子變成怪物,三角臉,鷹勾鼻,臉無三兩肉,脖子蜷縮,從脖子到四肢身軀,都是狹小瘦弱的個體,身上衣服破舊,完全像一個乞丐,甚至顯出疾病老態及僵硬,林賓竟然是窮鬼轉世。
這怎麼可能?
然而,我確確實實意識到這種景象。在事先,我對林賓沒有一絲的概念,更無見面後所帶給的任何情緒和感覺。所以我完全相信,我即一切意識。

在林賓家――
我問地神:
「他是富豪,何以是窮鬼?」
地神答:
「是窮鬼!」
「但明明是富富泰泰的富豪啊!」
地神答:
「他的富是奪其兄弟的財物,這是暫時的,很快會消逝無蹤的。」
我這一聽,心中悚然。
我到林賓家看陽宅風水的事,也惹了一點小風波,林賓本人知道我說他是窮鬼轉世。
林賓罵我:
「盧勝彥才是窮鬼轉世,看風水地理的全是唬卵仙,主要的目的還不是要我改運,撈一筆大錢,下回敢來我處,打死盧勝彥,這妖言惑眾的下賤東西。」
林賓夫人則默不作聲。
她又請了一位全國最有名的風水師到她家,林賓對這位風水師聽說倒很奉承,陪同看陽宅,又相了相林賓的命盤,風水師對林賓本人及林宅,下了評語:
陽宅方面:
午火富豪貴又顯,壬子癸山最適宜;
龍虎抱砂砂水拱,公侯將相貴無疑。
林賓命盤:人多發福,財源積聚。唯一差的是,六親無靠,家人爭鬥。
而我的評語是:
子未相穿,營謀阻滯。
丑午相穿,訟獄不離。
丑未相沖,兄弟反覆。
卯酉相沖,淫逸逃亡。
我也被風水師罵:
「盧勝彥,這初出茅廬的小子,也敢在我面前發威,他只是一個通靈者,懂得什麼風水地理,這種人敢出來混江湖,將來一定會夭壽絕滅,不要相信他的,他只是混飯吃的下三流相師。」
據說林賓及林夫人,招待那位風水師,去南部的公園,玩了一星期。
林賓夫人從此與我斷絕往來。
林賓與那位名風水師往來之後,不只看了陽宅,連陰宅也請他看,要修改的地方也全改了。
他們對我,罵聲不絕。



約三年後。
我在另一個場合遇到林賓的友人,這位友人拉住我的手,顯得非常急切,我不解何意。
他說:「你陽宅相得真準。」
「如何說?」
「林賓死了。」
「怎麼會?」我駭然。
「訟獄連連,心臟病發。」
「這是怎麼回事?」我根本不知道。
林賓友人說:
「林賓的生意多樣,而且愈做愈大,貸款相當多錢。他投資出口的產品,突然遭他國設限,這是一個很嚴重的打擊,工廠停工,產品堆積倉庫,賤價也賣不出去。第二項的打擊是,另一間手套工廠,生產品質差,被外商退貨,好多貨櫃全退回,損失慘重。另有一家地磚工廠,遇到不景氣,同樣的阻滯。營造方面,遭遇山崩,埋了幾個人。......」
「運氣果然差。」我嗟嘆!
林賓友人說:
「銀行雨天收傘,林賓本人典貸漸空,官訟連連。還有最慘的是......」
「是什麼?」
「家宅也火燒了。林賓本人心臟病發死了。」
「他原來的朋友呢?在窮困時,有無幫他?」
「家虛則客稀,這是常事!早就杳如黃鶴。」
「林賓夫人呢?」
他說:
「我們幾位昔日好友,同情她的處境,便互相籌了一點錢,林夫人目前在擺地攤,賣小朋友的玩具,就在夜市場。她的債務一輩子也還不了。」
我聽了,也覺得黯然!



我曾到夜市場,去看林夫人。
站得遠遠的,沒有靠過去。
昔日的林賓夫人與大飯店董事長夫人,到我寒舍時,我印象深刻,我那條小巷子,還開不進那輛光亮豪華進口的「凱帝拉克」,這輛車開到巷口,全巷子的人全轟動,都跑出來看這輛大轎車。
兩位董事長夫人一下車,其珠光寶氣,光鮮的名牌衣裳,還打著洋傘,把小巷子全照亮了。
小巷子的人,看兩位董事長夫人駕臨寒舍,全看呆了,事實上她倆均是體態嬝娜與姣俏,我記得小巷子的人還擠在寒舍的門口直直的看。
我以前住的地方,與兩位夫人實在是不陪襯的,我搬椅子請她們坐,都自覺怕弄髒了她們的衣裳。
而現在――
所有金銀首飾全沒了。
頭髮沒燙。
粗衣布裙。
削肩膀兒,彷彿瘦得弱不禁風。
彎著腰,正在擺小孩子的玩具。
猛抬頭,我看見她黃黃的臉,還有額頭有皺紋的暗影,她的眼睛,沒有表情。
我一直沒有走過去與她談話,因為我覺得我如果走過去,可能會刺傷她的心。



我在這裡,想寫下幾句話――
有志氣的人,不怕貧賤,怕的是不知自立。
不應得的錢財,不可要。
錦上添花,不用。
雪中送炭,必須。
不仁不義的朋友,不可交往,若趨來交往者,為我財耳!
富時,常思貧時。
記住「因果輪迴」,貧也是一時,富也是一時,我未見有永遠富有的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