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7
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人生百年時代,日本教我們的那些事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齡化日本,如何化危機為轉機?
一本寫給所有讀者的未來預言書!


「Joel來談日本」福澤喬最深入的日本社會觀察報告!


數位轉型顧問李全興(老查)、中華民國喜願協會理事長陳昭鋒 專文推薦!
前臺大感染科醫師林氏璧、台灣觀光協會會長葉菊蘭、和泰興業大金空調董事長蘇一仲 強力好評!



「年輕人」越來越少,
「年長者」一天天增加,
這是一場無聲的社會革命,
而我們,早已被迫參與其中……


從社會棟樑到社會渣滓,日本為什麼會成為「一億下流社會」?
銀髮族的正義!為了刷存在感,老人不惜「暴走」?
日本年輕人為何高呼「老害」,絕對不允許老人們幸福地死去?
「孤獨死」越來越多,竟然反而帶動千萬商機?
玩社群網路不是年輕人的專利,「高齡網紅」正大勢崛起?

做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長壽國家」,日本卻早已深陷高齡化的危機,老年貧困、老人詐騙、繭居族、啃老族、熟年離婚等各種問題層出不窮,加上年金制度瀕臨破產、醫療照護資源不足,更催生出一起又一起的悲劇。
但面對高齡化社會的挑戰,日本也發展出獨特的因應之道,從青銀共居、合租公寓,到提倡終身學習,設立熟齡大學,乃至鼓勵退休族再就業、中高年創業,越來越多的銀髮族開始積極地經營「老活」,他們意識到,限制老後人生的不是「年齡」,而是自己。只要有心,任何年齡都可以是實現夢想的起點。
臺灣也即將邁入「人生百年時代」,當「長壽」不再是一種祝福,「日本經驗」無疑提供了我們最好的省思與借鑑。高齡化社會是危機,但也可以是轉機,就讓我們一起發揮「熟年力」,開啟「老有所用」的第二人生!
福澤喬
他用日本姓、英文名、中文寫作,其實是臺灣長大的孩子,外祖母姓「福澤」,當時希望他志向遠大而取了「喬(Takashi)」,Joel這個名字就像他把臺、日、美多元文化融合在一起的象徵。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擔任過耐斯廣場營運長,善於地方觀察以及商業行為設計,現為《商業周刊》專欄作者、Medium部落客,也是國內知名的日本財經政治觀察家。
曾任中華電視台駐日特派員,在日本10年期間走遍1都1道2府43縣。致力於日本與臺灣的地方創生事業合作,並在各大學舉行演講,推廣觀光經濟和地方創生的理念。
受聘為熊本縣觀光推廣大使,同時協助阿蘇地區觀光轉型,並帶領臺灣學生前往阿蘇實習,這些活動均被登載於日本農林水產省的農業白皮書中。
現在除了寫寫文章之外,還經營Clubhouse「今夜一杯」以及Podcast,自稱為「只知道讀書跟說故事的人」。
Facebook粉絲團:Joel來談日本

推薦序
人生的第二曲線,
波瀾壯闊的樂章才正要展開

中年級實習生、數位轉型顧問
李全興(老查)
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在《創新與創業精神》中提到,從人口數、年齡結構、組成情況、就業情況、壽命等等的演變,就可以看到未來市場即將會發生的變化。這些都有明確且公開的數據可查考,且變化會需要一段時間才形成,有十幾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可以讓我們準備。
但是,杜拉克也感嘆,通常人在做決策時,往往忽視了思考這些變化的重要性與必然性。而《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正是一個很好的提醒:百歲人生,已經是必然發生在你我身上的變化,但我們有意識到嗎?
根據內政部二○二一年八月發布,臺灣人平均壽命為八十一點三歲,其中男性七十八點一歲、女性八十四點七歲,都達到歷年新高。以五十世代的我來說,看起來要再活三十年的問題不大。如果健康許可,至少還有二十到二十五年是「可以工作」的狀態。相信這不會是我獨有的狀況,我的同輩,甚至是更年輕的世代,都會是相同的情況。
也因此我對《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書中的「人生百年時代,重新開啟第二人生」這部分內容格外有感。以我自身為例,第一份正職工作是在二十七年前開始的,之前的工作生涯,我在眾多不同的選擇裡摸索與嘗試,前面一大段是傳統出版業,之後跨入了網際網路產業,經歷了電子商務、社群、內容等不同領域的發展。假如因為「百歲人生」,之後我還可以再工作二十年甚至更長,那麼幾乎等於是另一段同樣長的工作人生。
但之後的二十年,我是否還有同樣多的機會可以選擇?或是要展開與前半段職涯截然不同的第二曲線?同樣的,這不只是我會面臨到的問題。巨大的職涯變化正要開始,甚至正在發生中,但也許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也無前例可以依循,我們的父、叔輩都未曾有類似的經驗。
何況有句話說「你工作三十年賺的,不夠退休後二十年花的」,即便不思考工作,選擇退休,之後的經濟獨立,對許多人來說都是個必須擔心的問題。即便經濟無虞,如果只是健康樂活享受人生,或是透過再進修、志願工作或公益活動排遣時光,似乎也可惜了在工作上歷練大半生的能耐。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電影《高年級實習生》,劇中的Ben退休五年之後因為不耐無趣的生活,去應徵電商網站的熟齡實習生職務。四十多年的職場歷練使他洞悉世情、進退有據,他的睿智與經驗也因此幫助了女主角茱兒度過其事業與家庭難以兼顧的危機。但是如果認真思考,這個故事的時間軸仍然是以女主角茱兒為主的,畢竟對已經七十歲的Ben來說,結尾他到公園打太極拳的場景還是他生活的主要歸宿。
如果我們要幫《高年級實習生》拍一個「重開機版本」,這一次Ben的歲數不是七十歲,而是五十歲。那麼,相信這條時間軸將會有完全不同的走向,而且在這條時間軸,Ben將會是理所當然的主導角色。如果把五十歲當作是另一段新職涯的起點,Ben將會獲得另一段與前半生幾乎一樣長的時間,將有一段新的工作生命可以展開。
如同《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書中提到,以日本的經驗來看:新創產業、中小企業,都需要多元且具有經驗與執行力的人才,如果臺灣也可以嘗試發展出全新的資深人才發展模式與橋接彼此,對於臺灣的發展也會是具有極大價值的新機會。
從《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中的案例,我們看到了這樣的可能性:

如果熟齡工作者願意:
 省視自己的特質與專長,不受過往的職場身分局限。
 重燃好奇心,探索不熟悉的機會。
 與年輕的工作者互相指導,「交換」彼此既有的能力,教學相長。
 在溝通、判斷、決策、架構性思考、解決問體、協作等軟實力領域指導年輕人。

如果企業可以:
 打造對熟齡工作者的友善環境,發揮其獨特的優勢。
 宣示重視年齡多元化,積極借重熟齡工作者的經驗。
 創造促進不同世代、專長,彼此互相指導的人員發展計畫。
 為員工打造「長壽策略」,或發展相關的產品與服務。

那麼對於「百歲人生時代」的來臨,熟齡人士就可以用「第二次機會」來看待,與既有的「退休」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人生的第二曲線會有另一段高峰,甚至從不同的定義來說,有機會超越第一曲線的高峰點,不必只把中年之後的時光用「過好過滿」的心態去準備。「大器可以晚成」,很可能你我人生交響曲裡高潮迭起、波瀾壯闊的樂章才正要展開。
除了工作領域之外,《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書中對日本的高齡化社會的社會現象、個人心理狀態、人際關係等領域,也都有所著墨,在此誠摯推薦給關注「百歲人生」議題的讀者。


推薦序
人生百年時代來臨前的提醒

臺灣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中華民國喜願協會理事長
陳昭鋒
認識Joel的時間並不長,緣起於一年多前,原本約在他們嘉義的公司洽談商業火險的事,結果他居然當天臨時有事在臺北而未能南下參與開會。之後,我們在臺北第一次見了面,聊著聊著居然都是在談高齡化時代所面臨的課題,就因我過往二十七年的會計師經歷及於一○七年畢業於臺北醫學大學長期照護研究所的轉折,而Joel也已有一段時間在關注日本高齡化社會的議題,當下他還開玩笑似地說,想要就他對日本高齡社會的觀察予以整理,說不定出本書。很高興,兩個月前他告知要出書了,要我幫他寫推薦序。因此,我很幸運地比讀者們更早拜讀他的新作《當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
在高齡化、少子化、單身化這三方面,是臺灣和日本所面臨的相同問題,而日本又走在臺灣的前面,有許多現象及面對方式是值得我們借鏡學習的。列出一些數據,不是嚇人,而是讓大家嚴肅面對:

一、依據內政部統計,民國一○九年國人平均壽命為八十一點三二歲,而衛福部民國一○七年的資料顯示,國人不健康生存年數為八點四一年。
二、另依內政部資料,民國一○九年國人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有三百七十八萬人,占百分之十六點零七,而戰後嬰兒潮(一九四六至一九六四)人數有五百八十五萬人,占百分之二十四點八三,依此情形,國家發展委員會推估民國一一四年,臺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二十以上者)。
三、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民國一一○年八月公布一○九年人口及住宅普查,六十五歲以上長者需要長期照護有四十八點七萬人,占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的百分之十三點三。又衛福部在民國一○三年曾有一項調查結果,國人六十五歲以上長者自訴患有慢性病者占百分之八十一點一。另外,一○九年人口及住宅普查,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獨居或住機構者有六十七點四萬人,占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的百分之十八點四。
四、內政部戶政司在一○九年度資料統計,六十五歲以上長者未婚、離婚及喪偶者分別有十四萬人、二十八萬人及一百零六萬人;而四十至六十四歲未婚、離婚及喪偶者分別有一百四十萬人、一百三十萬人及三十二萬人。未來單身化之趨勢非常明確。

另外,在個人拙著曾引用吳肖琪教授於民國一○四年的研究,她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活躍老化」提供了追求健康的方向,但並不是追求老年時期沒有疾病,事實上這也是不切實際的目標。活躍、成功的老年生活應追求在身體、心理、社會等多方面的健康,使在老年時仍能維持自主與獨立,同時也能參與社會各項事務,提高生活品質,這才是老年生活應追求的目標。日本的學者村田裕之也指出,不管在任何調查中,「健康」、「經濟」及「孤獨」都是令銀髮長者不安排行榜的前三名。人生百年時代是該期待,還是徬徨不安,端視我們如何提前準備,還好那要到二○六○年才會碰到,我們仍有時間!
每年九月二十日係日本敬老日,日本總務省於今年九月十七日公布日本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占全國人口已達百分之二十九點一。其實日本早於二○○五年即已進入超高齡社會(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二十點二),而根據中華民國國家發展委員會推估,我們將於二○二五年進入超高齡社會。日本早了我們二十年進入超高齡社會,他們之前所走過及目前仍面臨的問題、現象、因應對策,諸如Joel所觀察的「長壽大國的困境:沒有錢的老後」、「超高齡社會的悲歌:老年照護」、「孤獨死」、「追求自我,享受更舒服自在的『老活』」、「離婚不是悲傷的終點,是追尋幸福的開始」、「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時代來臨」等,都是值得我們提前去思考與應對的態度。但重點是,我們都沒有老過,也覺得自己離「老」還有一段時間,根據智榮基金會於民國一○八年在無齡生活系列中提及,現今中高齡人群的心理年齡約略比實際年齡小上十歲。因此,不願思考自己未來老年生活的場景,抱持船到橋頭自然直;或不敢或不想與父母討論老年的生活種種,這些才是我們將來的問題。其實,「老」是不可逆的,正向面對它,是必要的。我相信,「健康快樂的老活」是每個人都想追求的,至於是否「人生百年」,隨它去吧!
各位,不管你現在的年紀,撥點時間翻翻這本書,對你自己或父母,肯定會有所體悟。

推薦序/人生的第二曲線,波瀾壯闊的樂章才正要展開/李全興
推薦序/人生百年時代來臨前的提醒/陳昭鋒

自序  人生時間軸 2.0 讓我們一起活到一百歲

第一章  嫌老世代:長壽不再是祝福
長壽大國的困境:沒有錢的老後
超高齡社會的悲歌:老年照護
「一億總人數孤獨」的國民病
「孤獨死」帶動千萬商機
生前整理:老年斷捨離
世代觀念斷層,「老害」成了網路熱搜詞
銀髮族的正義:刷存在感的暴走老人
掌握人性弱點,老人成為詐騙受害者
「中年衝撞大叔」是對社會體制的反撲
百萬繭居族、啃老族寄生的邊緣社會

第二章   人生下半場,開拓新生活
追求自我,享受更舒服自在的「老活」
「青銀共居」:高齡者的理想居所
單身大齡女子的另一個選擇:合租公寓
離婚不是悲傷的終點,是追尋幸福的開始
拒絕扮演「賢妻良母」角色的新時代女性
尋找人生第二春:中高齡線上交友盛行
健身俱樂部拓展中年退休大叔的交友圈
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時代來臨
銀髮經濟產物:高齡網紅竄起
助人為快樂之本:「老有所用」的義工

第三章  人生百年時代,重新開啟第二人生
退休族再就業,引爆熟年力
中高年創業,是危機還是轉機?
疫情中的斜槓工作術
疫情衝擊下的求生之道
在人生轉彎處,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第三章  人生百年時代,重新開啟第二人生
退休族再就業,引爆熟年力
二○二○年,日本企業出現了一波「黑字裁員潮」, 有三十五家日本上市上櫃公司在公司內部實施優退方案後,超過六成以上財報呈現了獲利成長。這些成長型企業進行人力精簡的主要目標對象是以四十歲以上的中高年上班族為主,二○一九年有超過九千人以上被辭退,是二○一八年的三倍。而企業進行人力精簡,除了強化數位世代的戰鬥力之外,也代表著日本企業從二戰之後一直秉持的「終身雇用制」面臨了嚴峻的考驗。
隨著人工智能發展,許多企業雖然營收增加,但是人力需求不再像過去那麼重要。「黑字裁員潮」在日本製藥業特別明顯,幾家大型的製藥廠像是中外製藥、安斯泰來製藥這幾年的營收都呈現成長狀態,但是這兩家藥廠都在二○一九年啟動了公司內部的優退專案,二○二○年就有將近九百名中高齡員工申請優退。近年來,日本的電器產業也開始進行人事改革,NEC二○一九年有超過三千名的中高齡幹部離職,此外公司內部也展開了能力敍薪的方案,即便是新進員工,想要拿到千萬年薪,不再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資料,日本大企業五十到五十四歲的員工平均月薪約五十一萬日圓, 四十五到四十九歲的員工約四十六萬日圓,而二十五到二十九歲的員工只有二十六萬日圓左右。一旦中高年員工優退,相對地,也提高了年輕世代的薪資結構。
找回流失戰鬥力
過去,日本人普遍抱持著必須對企業忠誠的觀念不願意轉換工作之外,加上轉職之後,薪資條件以及福利制度往往比不上原有的公司,使得一些資深員工更不願意輕易轉換跑道。但是隨著「黑字裁員潮」帶來的衝擊,這群中高齡上班族已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安安穩穩地待在同一家公司,直到退休。
根據日本大型人才仲介公司的統計,光是二○一九年四十歲以上的轉職成功案例就比過去高出了三成以上。包括日本最大的Recruit在內的三大人才仲介公司,二○一八年協助四十歲以上成功轉職的人數為九千四百人,二○一九年的人數則是突破一萬人以上,是二○一三年的三倍以上。從大企業釋放出來的中年勞動力,讓日本的雇用關係產生了變化。
那些從大企業退下來的中高齡上班族,雖然到了屆齡退休的年紀,但是他們長年從事業務、財務或是人資的工作,擁有豐富的工作經驗,身體狀況還相當硬朗,如果只為了遵循勞動制度而退休,無論對於企業或是個人來說,其實都是一種損失。由於他們具備了中小企業最缺乏的「即戰力」,因此許多中小企業紛紛開出派遣職缺,希望能夠招募到這群專業人士回流。這些人才大部分都流進了新創企業、專門技術工廠或是地方創生產業,這些產業對於即戰力的需求遠高過其他企業,但是又不像其他企業有能力高薪挖角專業經理人或是職人。
 這些重新回到就業市場的勞動力,被賦予了一個新的名稱叫做「熟年力」。擁有熟年力的上班族往往有幾個共同特點:過去在某個工作領域至少有十年以上的經驗,對於網路世界充滿好奇心且願意嘗試新事物,喜歡閱讀進修,以及與人來往。對他們來說,工作不只是為了生活,從某個角度來看,也是在為人生下半場做一個美好的收尾。由於他們已經過了為爭取權力你爭我奪的人生階段,可以更宏觀的角度看待工作,並且貢獻自己過去在漫長工作歲月中所累積的經驗。
熟年力也幫日本社會解決了另外一個難題,那就是老人安養和長照問題。許多退休一族投入老人安養互助系統,由於年紀相近,在溝通上比較沒有障礙。此外,機器人技術的發達,解決了年長者體力勞動限制的難題,讓這股力量能夠發揮到最大。
高齡社員的工作更彈性
在實施 「エルダー(elder)社員」制度 的企業裡,會將高齡社員與剛踏入社會的年輕新人編制為一組,由他們提供新人專業技能的指導和經驗傳承。與既有體制不同,他們可以自由選擇上下班時間,有的人一週只上幾天班,或是短時間出勤。
雖然這群再就業的專業上班族薪資大都以時薪計算,但是平均時薪比普通的派遣員工來得高;一般派遣員工的平均時薪大約是一千兩百日圓,具有專才的派遣人員時薪大約落在三千到六千日圓不等,甚至有人時薪高達一萬日圓。其中,具備法務、財務專才以及工地現場監工管理的技術人員最吃香。
曾經在伊藤忠商社工作的本田雅也,今年六十六歲。六年前他從公司退休之後,在一家貿易公司幫忙審查契約內容以及協助業務開發,一個星期上班三天,一年下來薪水也有兩、三百萬日圓,雖然收入沒有過去在公司上班時高,但對於生活來說不無小補。
根據調查顯示,日本人口比例最多的團塊世代(一九四七到一九四九年出生)雖然大量退休,但是這群「資深高年級生」有三成以上表示自己還可以繼續工作到七十歲以上,甚至有兩成已經退休的受訪者表示,一點都不喜歡退休後無所事事的生活。另外有兩成到達法定退休年齡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積極重新投入職場的原因,是因為銀行裡的存款不到一百萬日圓。大部分日本人的存款集中在五百萬日圓到一千萬日圓之間,但是依照日本的生活水準估算,一對退休夫妻每個月的平均支出需要二十六點八萬日圓,日本國民年金一個月大約只可領到二十二點八萬日圓。所以,以日本人平均壽命換算下來,這對夫妻退休後至少要準備一千一百萬日圓才能夠無憂無慮地度過老後的生活。
日本知名人才派遣公司Pasona在今年櫻花盛開的三月底舉辦了一場新入社員儀式,參加這場入社儀式的「新」社員共八十人,特別的是,他們平均年齡超過六十歲,其中年齡最大的員工已經七十歲了。
中高年級生再就業在日本社會裡已成為習以為常的事,不管是在車站、超市、百貨商場……到處都可見到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們努力工作的身影。當人生一百年時代來臨,身為職場中高年級生才發現,如果能夠在年輕時積極培養自己的工作實力,或是擁有第二專長,或許才是生存之道。

中高年創業,是危機還是轉機?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原本打算撐到公司營收轉黑字再退休的中年上班族們,心想若不趁著這波優退方案拿到一筆退休金,接下來情況會不會變得更糟糕呢?搞不好最後連退休金都拿不到?
只是這群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們從學校畢業之後,就一直在大公司裡工作,優退之後要做什麼?往後,他們的人生還有很長的時間要過,該如何謀生?到底要不要創業?如果沒想清楚就貿然行動的話,這場人生賭注的風險似乎太高了。
新冠疫情爆發後,過去日本上班族認為可以安心做到退休的大企業,也被疫情打得落花流水。曾經是「花形企業」的航空公司:全日空以及日本航空,二○二○年公布了營業額超過兩千到五千億日圓以上的赤字。根據日本商工調查的統計資料,光是日本上市上櫃公司,今年提出優退的人數就超過一萬人以上。
在一九八○年代,日本曾吹起「脫離上班族」風潮,許多人受不了日本經濟高度成長之後,在公司沒日沒夜地加班工作的社畜生活而走上創業之路。即便當時許多專家對想脫離公司自行創業的上班族提出警告,不要輕易地踏進餐飲這一行,還是有不少人搶著租下店面,開起拉麵店、燒鳥店或是蕎麥麵店。有人因為投入餐飲業致富,但只是少數成功的例子;許多人花光了積蓄,鎩羽而歸。
第一波上班族創業風潮,在認清了夢想與現實的差距之後,想要創業的雄心大志也漸漸地冷卻下來。但是這次疫情引發了中年大叔們另一股獨立創業潮。不同的是,之前脫離企業組織出來獨立創業的上班族,心中大都抱持著夢想,而這群創業大叔們,很多是因為公司經營不善、宣布倒閉而失業,或是公司為了縮減人事開銷被裁員,走上創業之路。他們身上不再有可以提供生活保障的公司名片,一旦下定決心創業,至少必須做好三年內沒有收入的心理準備。
根據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調查,從上班族轉換成自營業之後,超過六成的人平均年收入不到兩百萬日圓,而且有超過三成以上的人,每個月工作天數不到七天。雖然當中有七成的人覺得更能夠發揮所長,並且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但是有超過五成的人卻認為自己付出的精力與收入不成比例。這些從事自營業的人口當中,五十歲以上的中年大叔超過了百分之五十四點八,以業務、銷售工作居多,但是他們的年收入也最少,平均大約三百萬日圓左右。
日本最近有一系列老花眼鏡的電視廣告,分別找了渡邊謙、菊川怜、武井咲等一線明星演出。這支廣告並沒有什麼花稍的動畫或是別出心裁的情節,甚至還夾帶了一些昭和大叔的冷笑話,但是從議題發酵到實際銷售業績來看,卻意外地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殺出了一條血路。
這家老花眼鏡的製造商原本只是一家專門生產醫療器械的百年企業,當時開發這款老花眼鏡也只是巧合,並沒有花太多心力做行銷。二○一三年,一家由家電和量販店退休業務們組成的行銷公司,提出了要為這款Hazuki的老花眼鏡進行銷售推廣的企劃,結果在短短五年間,讓這款老花眼鏡成了該公司的熱賣商品。
為什麼一個簡單的老花眼鏡廣告,可以異軍突起?原因在於背後有支銀髮銷售軍團,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這間位於日本埼玉縣的公司在二○一一年成立,成員大約一百五十人,平均年齡六十四歲,他們從日本的家電廠或是量販店退休之後,發現自己的身體仍然硬朗卻每天無所事事感到失落,於是,組成了一家稱為「生活大師」(ライフマスター)的公司,希望透過長年累積下來的人脈以及專業,延伸自己的職業生涯。
「退休前,早就感受到家電製造商還有量販店的工作環境,對於我們這群中高齡員工很不友善,剛好遇到三一一地震,更深刻體驗到這時候退休是不是太早了呢?」今年七十四歲的「生活大師」會長布袋田晉回憶成立公司的原因時說道。
「有一天,一家電器量販店的董事跟我聊到,他們引進了掃地機器人卻沒有業務員會賣,這讓我更確信,是該把我們這群屆齡退休的老骨頭們重新整合起來的時候了。」而他們第一項接受委託的業務就是推廣掃地機器人。這些過去在業界的頂級業務,不但熟悉廠商,對於賣場的喜好也瞭若指掌。他們就像是身經百戰的戰士般,征戰日本各地賣場,身上所累積的專業知識以及銷售經驗,不是剛入行的年輕小夥子可以匹敵的。
當他們的身影在賣場穿梭的時候,發現很多跟自己同樣年紀的消費者,選購好商品,在櫃檯填資料的時候,常常得翻遍全身上下和背包,才能找到老花眼鏡。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主動找上Hazuki,希望幫助他們推廣老花眼鏡這個冷門業務。
起初,他們把三種不同度數的老花眼鏡放在家電量販店的結帳櫃檯,當顧客結帳填寫資料的時候,就直接把櫃檯邊的老花眼鏡送到顧客前面。這個貼心小動作,沒有親身經歷的業務是無法想像的,而Hazuki 的知名度就這樣逐漸累積起來。
布袋田晉說:「我們五個退休的老頭子創立公司時,從來沒有想過現在會有一百五十名員工,每年的營收還能超過十二億日圓。我們的員工年齡上限是八十歲,他們從退休之後到公司做到八十歲應該可以存到兩千萬日圓,把這些錢拿來舉辦自己的葬禮也足夠了。」
在日本社會一片經濟不景氣下,許多大型企業選擇了將業務外包,不但可以降低人事管理的成本,也讓過去依附在企業內部的行銷、營業單位,有了更多揮灑創意的空間。而對於像「生活大師」 這些從大企業退休的大叔們來說,因為加入新創行列,他們過去累積了數十年的經驗不會因為退休而消失,可說是兩全其美的做法。

半路出家的主婦,釀出最強葡萄酒
東京都台東區的御徒町車站附近,有一間十坪不到的葡萄酒釀造所「Book Road葡藏人」。這問釀造所的老闆須合美智子,四年前還只是一個葡萄酒素人,如今卻已是獲得日本國產紅酒的最高獎項「日本酒窖三星賞」的釀酒師。
須合美智子高中畢業後,進入地方合作社工作;二十三歲時辭去工作結婚,成為專職主婦。婚後她偶爾會到餐廳打工來貼補家用,但主要生活重心還是照顧家裡的兩個孩子,一心只想當個好母親。好不容易,她將兩個孩子拉拔長大,四十五歲那年,她聽打工餐廳的老闆聊到想要開一間都市型釀酒所,好像很有趣,因而興起了創業的念頭。
她心想:反正孩子都長大了,不如去學釀酒,將來經營一家屬於自己的釀酒所。因此,須合在日本最大的葡萄產地山梨縣,找到一家葡萄酒窖上課學釀酒,並且取得了釀酒執照。
但是,有了釀酒資格,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首先,她得找到種植葡萄的農家提供釀酒原料,並且規劃釀好的葡萄酒在哪些通路販賣。
二○一七年,「葡藏人」開業,一年約生產一萬三千瓶葡萄酒。每次有新的商品出來,須合都會找員工一起品嘗,請他們試喝之後發表感想,再請設計師將最適合搭配美酒的食物設計成酒標。許多葡萄酒入門者,包括她在內,很難理解那些艱澀的專業名詞,因此把適合搭配的食物畫成酒標,更能一目了然。這種站在外行人的角度思考、與消費者對話的做法,在社群媒體之間引起了口耳相傳的宣傳效應。
須合美智子的兒子圭吾大學畢業後就到外地工作。回想四年前媽媽突然說要開一間葡萄釀造所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不是在開玩笑吧!明明只喝個幾次葡萄酒,就想要蓋一間釀造所,想到這件事就頭皮發麻。」
須合美智子從小就教導孩子:想做什麼就去做,不要有任何遺憾。因此,圭吾雖然擔心媽媽工作太過操勞,偶爾還是會用Line關心一下。
對須合美智子來說,釀酒工作的確非常消耗體力。每天早上她要開著貨車,和助手一起到農家搬運採收好的葡萄,一次大約進兩噸左右的葡萄原料。接著,還要進行釀造作業,從發酵到最後熟成裝瓶,她都是親力親為。「葡藏人」一年可以生產一萬三千瓶葡萄酒,但是整個酒窖的員工不到六個人,難怪圭吾會擔心媽媽的身體受不了。
「葡藏人」每月舉辦兩次試飲會,對美智子來說,這是把葡萄酒推廣出去的大好機會,而且還能從顧客的回饋意見中獲得改進的方向。在試飲會現場,一杯紅酒搭配一盤下酒的起司火腿才六百日圓,吸引了不少假日到御徒町逛街的路人,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有這家葡萄酒釀造所存在,四年下來,更培養了不少死忠的客戶。
須合美智子一開始把釀酒所取名「葡藏人」,就是希望把「葡萄」、「酒藏」以及「人」連接在一起,她相信只要將這三個元素相互連結,就能成功。她回憶自己剛到山梨縣的酒窖學習釀酒時,有位師傅問她為什麼要來學釀酒?她回答:「因為我覺得搖晃著酒杯喝紅酒的樣子好優雅。」結果眾人聽了都哈哈大笑。
「我現在終於知道他們為什麼笑了,因為釀酒每天都是體力活,所以周圍的人才會說我是個憨人吧。」
須合美智子會在四十五歲時投入一個完全未知的產業,只有一個理由:不想把年齡當作藉口,也不想聽到其他人說:「因為年紀大了,所以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就像她常鼓勵兒子說的話:「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她也身體力行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