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8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勇氣是從已知到未知,從熟悉到陌生,從安逸到勞頓的一趟冒險之旅,這趟朝聖路上充滿險阻,而你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也不知道你是否到得了,這是一場賭博,唯有賭徒才知道生命是什麼。

我們之所以不斷錯過生命裡的許多事,是因為我們缺乏勇氣。其實不用努力,只要有勇氣,事情就會自行找上門來,而不是你去找它們……至少,就內在的世界而言,事情確實是這樣的。對我來說,作為幸福的人需要極大的膽量,去過悲慘可憐的生活其實是懦夫的行徑,說穿了,當懦夫不需要任何條件,任何沒種的人、任何傻瓜都能當。但是,作為幸福的人則需要很大的勇氣,那是艱鉅的任務。

本書特色:
◇ 奧修提醒我們,生命的本質是充滿變動且不安全的,然而這樣的不安全的另一面正是自由與驚奇,接受不安全的同時,也就替生命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 即便是在強調個人主體性的當代社會,奧修點出人們因恐懼落單而壓抑了個人的獨特性,如何在自我確立與融入社會之間取得平衡,正需要以勇氣來直面恐懼。
◇ 奧修在書中解答演講中來自聽眾的真實提問,也是最貼近多數讀者的疑惑,有如直接與奧修對話。
◇ 掃描書中QR CODE可連結至奧修演講影片「成為寧靜與單獨的勇氣」,協助讀者從內在挖掘出新的特質與智慧。
◇ 登山家、攝影工作者 高銘和 勇敢推薦
奧修OSHO

  一九三一年出生於印度,畢業於印度沙加大學哲學系,並在傑波普大學擔任了九年的哲學系教授,之後周遊印度各地。一九七四年在印度孟買東南方的普那(Pune)創建了「奧修國際靜心中心」,吸引了大批的西方年輕人及世界各國的求道者前來體驗靜心與轉化,一九九○年逝世於普那。

  奧修對門徒及求道者的演講已被錄製成六百多種書,翻譯成三十多國文字。你無法歸類奧修無所不包的教誨,從個體對意義的探尋,到當今所面臨最迫切的社會與政治議題。他述而不作,所有的書都是以他的聲音與影像記錄謄寫而成,是他三十五年來對來自世界各地的聽眾之自發性演說。印度的〈週日午報〉將他與甘地、尼赫魯、佛陀等人並列為改變印度命運的十位人物之一。


譯者介紹
黃瓊瑩Sushma


  世新大學公共傳播系畢業,曾任職網路與外商公司,現專事文字工作。大學時代起,開始參與「奧修多元大學」治療師來台帶領課程之口譯工作,口譯的治療團體與個案包括:西藏脈動、通靈、前世催眠、靈性彩油、身體能量平衡、家族星座治療。譯作有《奧修談成熟》、《愛‧自由與單獨》、《奧修談勇氣》等書(均由生命潛能出版)。

推薦序

人因勇氣而生存

  社會不景氣,經濟又如此衰退,加上天災人禍接連不斷,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要不是有非常堅強的勇氣,恐怕都已自行了斷了。
  其實,人一出生就是一種勇敢旅途的開始,打從呱呱墬地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以勇敢的態度來面對世界。適者生存一直是人類遵行到今天的不變法則,這個法則明白地告訴我們:有足夠勇氣的人才會存活到現在。因為地球上每天發生足以致人於死的事件很多,而能夠克服這些困難的人,當然就有資格繼續生活下去。
  我於一九九六年攀登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在海拔八千七百公尺時發現天候已經變壞,但距離峰頂八八四八公尺只剩下一百多公尺,在衡量種種情況之後,變得很勇敢地往上繼續攀登,終於超越重重困難登上聖母峰,但無情的風雪也毫不客氣地席捲而來,一下子就籠罩整座聖母峰。我在風速超過一百五十公里,溫度降到攝氏零下五十度的惡劣情況下,以冷靜的頭腦和恐怖的風雪共度了一個最漫長的黑夜,直到第二天才在昏迷中被雪巴人救起,幸運地保住了一命,可是同天登頂的山友已死了八個人。當時不知道害怕,只知道要很務實地面對暴風雪,趕緊把一生所知的登山知識和技巧完全發揮出來,以克服這迎面而來的凶惡緊急事件,才很幸運地逃過這一劫。
  今天,看了奧修這本《奧修談勇氣》,才赫然發現勇氣的真正意義,也了解到當年自己是因為無懼於暴風雪的襲擊,才有時間去解決很多困難。更難得的是這本書教我們很多增加勇氣、認識勇氣的真諦和方法,使每一個人因而可以過得更充實,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和害怕,碰到生活中諸多的挫折和逆境,就能鼓起勇氣去面對並克服,對你我云云眾生而言,無疑是一盞通往無懼世界的明燈。除此之外,本書還舉了很多頗富哲理和寓意的小故事,除了述說大道理之外,添加了一些輕鬆但很有意義的實例,使得本書更加豐富可讀。

高銘和
──────────
登山家、攝影工作者

前言 生命本該充滿驚奇

  別說是不確定,叫它做「驚奇」;
  別說是不安全,叫它是「自由」。

  我在此不是要給你某種教條,因為教條讓人感覺確定;我在此不是要給你什麼對未來的承諾,所有關於未來的承諾會使人覺得安全。在這裡,我只是要使你警醒與覺察一件事,那便是:與生命中一切的不安全,與生命中一切的不確定,與生命中一切的危險,共處於每個當下。
  我知道你來這裡是為了找尋一些確定、一些教條、一些「主義」,找尋你可以歸屬的地方,找尋你可以倚靠的人。你出於恐懼來到這裡,想要找一座美麗的監獄,好讓你可以沒有覺察地活著。
  我想要使你更不安全、更不確定,因為生命本是如此。當生命更不安全、更危險,唯一可以回應的方式是靠覺察。
  有另一種可能性,是你雙眼閉上,成為教派主義的人,做一名天主教徒或印度教徒、回教徒……你成了一隻鴕鳥,但你的生活不會因此而改變,你只是閉上眼睛,然後做個愚蠢、遲鈍的人。你的遲鈍使你感到安全,所有的白痴都覺得安全;其實,也只有白痴會覺得安全,一個真正生龍活虎的人總會感覺到不安全,有什麼會是安全的呢?
  生命的過程不是一成不變的,你沒辦法確定任何事,生命是一個無法預料的奧祕,沒有人能知道下一個片刻會發生什麼。即使是你以為住在第七層天堂某處的神──假如祂住在那裡的話—祂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因為祂要是知道的話,那生命只是一場作假,所有的事已經事先寫好了,所有的事已經事先命定好了。
  如果未來是一個未知數,神怎能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如果祂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那生命不過是一個刻板的機械化過程,如此生命便失去了自由,而沒有自
由的生命怎麼能叫生命?這麼一來,成長或不成長都是不可能的。倘若一切都已事先設定好了,生命也就不再繽紛光亮,不再那般高貴莊嚴,而你,充其量只是個機器人。
  不,沒有什麼是安全的,這就是我的訊息;沒有什麼能是安全的,因為一個安全的生活比死亡還糟糕。沒有什麼是確定的,生命之中到處都是不確定,到處都是驚喜,美就美在這裡!你永遠不會來到一個時間點可以讓你說:「現在我確定了。」當你說你是確定的,你等於在宣告你的死亡,你已經自我了斷了。
  生命總是夾帶著許許多多的不確定在前進,這是一種自由,不是不安全。
  我能了解為什麼頭腦管自由叫做「不安全」……你是否曾經在監獄待過一段時間?
  假如你曾在監獄住了幾年,當你被放出來的時候,你會對未來感到不確定。對被囚禁者而言,在牢裡的一切都是確定的,一切都是無聊的例行事項,有得吃有得喝,生活受到保護,不必害怕明天沒有食物會挨餓,那種事不會發生,一切都是確定的。多年之後,監獄的人突然告訴他:「你現在要被釋放了。」聽完後他開始顫抖,因為出了牆的另一端,他又要再度面臨不確定,他又得從頭開始探索,又得活在自由當中。
  自由會讓人產生恐懼。
  人們談論自由,可是卻害怕自由。如果一個人會害怕自由,他就還不足以稱為人。我給你自由,但不給你安全;我給你了解,但不給你知識,因為知識會使你確定。如果我能提供你一個處方,一套既定的公式,告訴你有聖父、聖靈以及耶穌,還有天堂與地獄,告訴你這些是善行,而那些是惡行,如果做惡你就會下地獄,如果做我所說的善舉,你就會上天堂,這麼一來你就確定了。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選擇當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耆那教徒,他們不要自由,反而要固定公式的原因。
  有個人快過世了—由於路上突發的一樁意外。沒人曉得他是猶太人,所以一位天主教的神父被找來,神父挨近這個躺在地上就快走了的人,他只剩一口氣而已,神父對他說:「你相信聖父、聖靈以及聖子耶穌嗎?」
  這位仁兄睜開眼睛,接著說:「幫幫忙,這會兒我都快死了,他還跟我玩猜謎!」
  當死亡輕敲你門扉之時,你所有的確定會化為謎語及可笑的東西。別抓住任何的確定,生命是不確定的,它的本質即是不確定。不確定對智者來說是家常便飯。
  隨時隨地處於不確定之中就是勇敢,隨時隨地保持在不確定之中就叫信任。一個有智慧的人在任何情境中都會維持警覺,並且全心全意來回應任何狀況,倒不是他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也不是他知道「這樣做,就會那樣發生」。因為生命並非一門科學,也不是一條因果鏈;好比你知道水加溫到一百度就會開始蒸發,像這類事情是確定的,可是在真實的生活中,事情不會那樣的確定。
  每個個體都是自由的,一份未知的自由。你要套好的公式好讓自己抓住,我並不會給你,事實上,如果你有既定公式的話,我會將它們拿走。慢慢地,我會摧毀你的確定;慢慢地,我使你愈來愈遲疑;我讓你愈來愈不安全,這是唯一必須做的事,這是一個師父唯一需要做的事—將你赤裸裸的留在自由當中!在完全的自由當中,一切的可能性都是敞開的,沒有什麼是固定的……保持警覺,你沒有別條路可走。
  現在,你能了解為什麼頭腦管自由叫做「不安全」了嗎?如果你能明白不安全是生命裡本來就有的一部分—也還好是這樣—因為它讓生命自由,使生命變成一連串的驚喜,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驚奇將會不斷。所以,別說是不確定,叫它做「驚奇」;別說是不安全,叫它是「自由」。

目錄

推薦序
譯者序
前言

第一章 什麼叫勇氣
 勇氣之道 
 心之道 
 智慧之道 
 信任之道 
 天真之道

第二章 當新的來敲門 

第三章 愛的勇氣 
 愛是一種存在的狀態 
 這蛋糕真好吃! 
 無邊際的世界 
 自然地去愛
 
第四章 勇於單獨 
 服從多數的策略 
 傾聽內在感官 
 內求而來的自由 
 尋找本來面目 

第五章 冒險生活的樂趣
 生命是一個奧祕
 此起彼落的生命
 終極勇氣

第六章 追尋無懼
為恐懼之心解惑
化解恐懼的靜心方法
放掉舊模式
對神的畏懼

附錄 成為寧靜與單獨的勇氣

第四章 勇於單獨

  靜心不過是能夠安靜與單獨的勇氣。
  慢慢地,慢慢地,你開始在自己身上察覺出一份新的品質,一種新的活力,新的美感,新的智慧。不是從別人那裡借來的,是從你內在之中滋長,根就在你的本質裡。
  假如你不是怯懦膽小之人,開花結果的時節自會降臨。

  沒有人的樣子是存在要他成為的樣子。社會、文化、宗教、學校由於握有權力,往往扼殺了孩子的童貞;小孩是無助的,他倚賴著外在的一切,所以要將他塑造成什麼樣子都可以。他們不讓他按照自然的方式成長,處心積慮要將他變成一個「有用的人」,如果任由孩子自行成長,誰曉得他將來對這個社會是否有任何用處?社會當然不願承受這種風險,一把抓住孩子就開始將他打造成符合它所需求的樣子。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等於是扼殺孩子的靈魂,然後給他一個錯誤的身分,所以他永遠不會想念他的靈魂、他的存在,這假的身分是一個替代品。可是,假的身分只有在當初給你這個身分的同一群人中才好用,當你一個人的時候,這假的身分開始散落,被壓抑的真實面目開始展露出來,所以你才會怕單獨一個人。
  沒有人喜歡自己孤伶伶一個人,大家都想要隸屬於某個群體,還不只一群,是很多群,宗教團體、政黨、扶輪社……還有許多其他的小團體。你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需要團體的支持,因為一旦失去支持,那虛假的身分就會粉碎。每當你一個人的時候,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麼多年以來,你以為自己是某個人,突然間在你一個人的時候,你卻發現你不是自己所以為的那個人,這樣的瘋狂讓你感到害怕:那你是誰?
  多年來的壓抑……使真實的身分要花點時間才會現身。神祕主義者稱真假身分之間的鴻溝為「靈魂的暗夜」,是非常恰當的說法。你不再是那假的身分,但你也還不是真實的自己,你處在一個模糊的狀態中,不知道自己是誰。西方人的問題甚至還更複雜,因為他們尚未發展出任何方法來發現真實的自己,好讓靈魂的暗夜趁早結束,西方對靜心還一無所知。
  靜心其實只是一個靜下來獨處的空間,在等待中,真實的自己於焉展露。靜心不是一種作為,而是靜靜地放鬆,因為,你的所作所為都是出於你的假人格;多年來所有你曾做過的事,都是來自人格的舊習慣。
  要革除舊習慣十分不易,這麼多年來,你戴著假人格面具在過活,這面具是你所愛、所敬重的人給你戴上的……他們這麼做並非出於惡意,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這些人沒有意識:你的父母親、老師、牧師、政治人物,他們都毫無意識。當一個人無意識,即使是出於善意,這善意也會變成有害的毒。
  所以每當你一個人獨處時,便會感到很深的恐懼,因為忽然間虛假的人格開始消散,而真實的身分要花點時間才會出現。你已經失去它太多年了,不得不考慮一個事實,那就是去填補這麼多年的空隙需要時間。
  在恐懼之中你會有這些感覺:我正在失去我自己,我的判斷能力,我的理智,我的頭腦,我的一切……因為別人所給你的「自己」,包含的就是這些東西。看來你就快瘋了,於是你趕緊找事情做,好讓自己有得忙,要是沒有別人,最起碼有點事做,於是假的身分繼續忙碌,就不會消失不見。
  所以,人們最怕的就是假期。從星期一到星期五,他們都在期盼週末能輕鬆一下,但週末卻是全世界最糟的時間,週末有更多的意外事故,有更多的人自殺,更多謀殺、偷竊、強暴事件發生。
  真奇怪……這些人在要工作的五天裡,一切都好好的,可是一到了週末,他們有了選擇的機會,要不是找事做,就是放鬆一下,但他們的放鬆是很可怕的,因為假的人格會消失,還是有點事做好,什麼蠢事都行。有的人去海灘,所以你可以看到往海灘的路上車水馬龍,而如果你問他們要去哪裡,他們說:「遠離人群」—明明是一
群人跟他們在一起!而所有的人都要找一處僻靜的地方。
  事實上,如果他們待在家裡不出門的話,會更孤單,更沒有話說,因為所有傻瓜都出門去找一個遠離人群的地方。他們匆匆忙忙地趕出門,因為兩天假期一下子就過去了,他們要早點到那裡—不管是哪裡。
  在海灘上,你會看到……到處都是人,到街上看都沒這麼擁擠。奇怪的是,他們個個輕鬆自在地做日光浴,上萬名遊客擠在一個小小的海灘做日光浴,還挺悠哉的。
  要是只有一個人在那裡,我想這個人大概沒辦法放鬆;但是由於他知道有其他許多人在他身邊,大家都在放鬆,這些是待在辦公室的同一群人,也是走在街上的同一群人,現在這群人都出現在海灘上。
  假的自我靠的是大眾才能存活,當它被獨自留下的時候,你就會開始覺得侷促不安。想靜心的人必須了解這一點。
  別擔心,會消失的表示可以讓它消失,抓著它也沒什麼意思,反正它不屬於你,它也不是你。當假的身分遠去之後,那個沒有被污染的清新赤子將會自行出現。沒有人能回答你的問題:「我是誰?」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
  所有靜心技巧的功用,不是為了給你真實的身分,而是協助你撤銷假的身分,你無法給任何人他的真實身分。要是有任何方法能給你真實的身分,那就不是真的。你早就擁有了,只差你必須把假的那一層掀去。
  換個方式說:師父會將不屬於你的東西拿走,給你本來就是你的東西。靜心不過是能夠安靜與單獨的勇氣,慢慢地,慢慢地,你開始在自己身上覺察出一份新的品質,一種新的活力,新的美感,新的智慧。不是從別人那裡借來的,是從你內在之中滋長,根就在你的本質裡。假如你不是怯懦膽小之人,開花結果的時節自會降臨。
  唯有勇敢、有膽識之人才具有宗教品質,那些定期上教堂的人,還有印度教徒、回教徒、基督教徒,這些人是不敢追尋真理的膽小鬼,他們把假的身分抓得緊緊的。
  在你出生之時,你充滿了生命力、意識,是那般的敏感細膩。看看小孩充滿新奇的雙眼你就知道!只可惜,遲早一切都會被虛假的人格給掩蓋了。
  沒什麼好怕的,你能失去的也只有那該失去的,趁早失去才好,因為它待得愈久,就會變得愈頑強。而且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不要在你明白真實的自己前就先死了。
  能以真實身分活過,而且能以真實身分死去的人,是這世上唯一的幸運兒,因為他們知道生命是永恆的,死亡是幻象。

  服從多數的策略

  社會對你有很深的期望,期望你跟別人表現得一個樣,只要你有一丁點特立獨行,馬上就會被當成怪異人士,大家都很怕這種人。
所以你會見到一個現象:兩個坐在公車或火車上的人,或是一起在公車站等車的兩個人,他們沒辦法只是靜靜地坐著,因為就那樣一言不發地坐著,他們等於是陌生人。通常,人們會忙不迭地開始互相自我介紹:請教貴姓大名?你要去哪裡?你在哪裡高就?這一類的問題……然後他們一顆心才定下來,知道你和他們沒什麼兩樣。
  人們總是喜歡待在自己感覺合得來的團體裡,要是你的言行舉止有異於平常,大家就開始起疑心,以為你是不是哪裡不對勁。他們都認識你,所以都看得出你的不同,他們所認識的你,是你沒有接受自己的樣子,現在轉眼間,他們看見你接受了自己的樣子。
  在這個社會上,沒有人接受他自己的樣子,每個人都對自己有所批評,這是社會的生活形態:譴責你自己。如果你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你接受你自己,你反而成為社會的邊緣人;社會不容許這種人的存在,因為社會是靠多數人支持下去的,這就是數字的策略,當大多數人都是這樣時,人們就覺得很好,因為人數多的時候,人們會覺得自己一定是對的:一定錯不了,有成千上萬的人跟他們一樣。假如只有他一個人,他會開始懷疑:都沒有人像我一樣,怎麼知道我是對的?
  所以我才說,這世上最需要勇氣的,莫過於當一個獨立的個人。
  在你做為一名獨立的個人之前,你需要接受無懼的基礎訓練:「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視我為怪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我自己的經驗是真實的。不管有多少人站在我這邊,我只看我的經驗是否為真:看我是否像隻鸚鵡一樣在重述別人的話,還是說我自己的經驗。若是根據我的血汗經驗,則即使全世界的人站在同一陣線上,我還是知道我是對的,他們是錯的。我不需要他們投票贊成才能覺得自己是對的,只有沒主見的人才需要別人的扶持。」
  很遺憾,人類的社會就靠把你關在柵欄裡而得以運作,柵欄裡的人若是擺著一張哭喪的臉,你也得跟著做出一張哭喪的臉,不管他們怎麼樣,你要跟他們一樣就對了,你不准跟別人不同,不然遲早你會變成獨立的個人。社會最怕的就是這種人,因為那表示有個人要走出這個柵欄,自行獨立去了,而他一點都不在乎柵欄裡的那群人。你們的神、寺廟、神父、經書,這一些東西對他不再有任何意義了。
  現在他有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方式,不管是要生、要死,要慶祝或唱歌跳舞,他都可以活出自己的風格,他已經回到家了。
  你沒辦法帶個膽小鬼跟你回家,唯有當你單獨一個人時,你才能回家。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