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7926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本書同步在下列平台販售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紐伯瑞文學獎★

★波士頓環球報號角書獎★

★出版者週刊最佳青少年小說★

愛、勇氣與童話交織的故事

以奇幻的筆觸書寫對生命的吶喊


媲美喬斯坦.賈德《紙牌的祕密》與凱薩琳.艾登《熊與夜鶯》的魔幻之作



║國際讚譽║

☆ 2021年紐伯瑞文學獎

☆ 2020年波士頓環球報號角書獎-小說與詩集類榮譽獎項

☆ 出版者週刊最佳青少年小說

☆《柯克斯》、《書目雜誌》、《出版者週刊》、《學校圖書館學報》、《布告欄》星級書評



║故事簡介║


她沒有朋友,她安靜內向、膽小怯弱。

但當老虎出現在她眼前,

當危險逼近而親人垂危,無畏的靈魂開始翻騰。

她決定成為一名追捕虎靈的獵人。


莉莉總覺得自己很膽小,不受重視又不被看見,就像個「隱形女孩」。不過除了隱形之外,她還有一個超能力──她相信故事裡的魔法,她相信這世界上所有的可能性……


在去海莫尼家的路上,莉莉看向窗外,卻意外瞥見一抹橘色──是隻如車子一般巨大的老虎,就像從海莫尼說的韓國民間故事裡走出來一樣。莉莉驚聲尖叫,要媽媽煞車,但奇怪的是,媽媽和姐姐似乎都對老虎視而不見!當床邊故事裡的老虎走入現實,莉莉發現她將面對的是家族的祕密……


新銳作家泰.凱勒以全新角度爬梳韓國民間故事,並在字裡行間放下愛與希望,在寫實中融入傳說與魔法。她將家族中的苦痛與希望,過往的遺憾與悲傷,寫成愛、勇氣與童話交織的故事。細膩描繪在人生旅途中經歷種種苦難與掙扎之後,仍選擇用歡笑與愛豐富人生的人們。

 

 

★隨書贈首刷限量珍藏明信片★

 

 

 
作者
泰.凱勒(Tae Keller)
泰.凱勒出生於夏威夷檀香山,從小吃著泡菜、紫米和夏威夷飯糰,一邊聽著外婆述說關於老虎的故事長大。第一部作品《愛的科學實驗》獲得國家公共廣播電臺年度最佳圖書、柯克斯書評年度好書、芝加哥公立圖書館年度最佳圖書。現居美國紐澤西,專職寫作。
作者網站:TaeKeller.com(歡迎訂閱泰.凱勒給讀者的每月情書。)
 
譯者
王儀筠
自由譯者,雖然家裡養不了老虎,但幻想著有天能養貓。
歡迎來信賜教:anihinihi.ke.ola@gmail.com
 
 

║各界齊聲推薦║

 

瓦  基/閱讀前哨站站長

許慧貞/花蓮縣閱讀推動教師

陳安儀/資深媒體人、人氣親子部落客

陳郁如/奇幻小說《修煉》、《仙靈傳奇》系列作者

游珮芸/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理事長

黃宗潔/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黃筱茵/童書翻譯評論工作者

廖玉蕙/作家暨語文教育學者

潘家欣/詩人

 

 

 

 

推薦序  故事,靈魂說的話──由故事展開的自省與追尋

 

文/黃宗潔(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我可以隱形。」《遇見虎靈的女孩》小說開場,主角莉莉就向讀者宣布她擁有這項神奇能力。再加上書名的「虎靈」二字,可能會讓讀者預期這是一部類似《哈利波特》般,帶著隱形斗篷在奇幻魔法世界冒險的故事吧。但事實不然——或者說不盡然。一如莉莉立刻補充的,她沒有超級英雄式的特異功能,她只是會「消失」,讓自己失去存在感。但這又確確實實是一本關於魔法的書,只是其中的魔法,就是故事本身。

 

    研究神話與民間故事的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在《活在故事裡》一書中,曾對「故事」(日語:ものがたり)中的もの二字進行了相當耐人尋味的詮釋。他引用民俗學家折口信夫的說法,認為もの就是靈。由於もの在日文中同時有「東西」的意思,因此現代人提到もの,一般會想到物質層面的意義,但事實上它「不只代表了物質,更代表了人類的心,甚至超越人類內心,觸及靈魂層次。」而靈魂所說的話,就是故事。

 

    若借用河合隼雄的概念來閱讀《遇見虎靈的女孩》,就會恍然其中雖然反覆陳述著「相信魔法」的力量,卻非只是以精神標語式的心靈小語,空洞地訴說著「有信念就有力量」,更不是為了鼓吹「失控的正向思考」。相反地,虎靈和虎靈所代表的「魔法」,要回到連結身與心的靈魂裡去尋找,要聆聽來自遙遠歷史的靈魂之召喚,才能找到解碼的線索。而其中的關鍵自然在於,為什麼是老虎?

 

    對此,作者泰‧凱勒並未故弄玄虛。她在〈後記〉中分享,自己之所以寫下這個故事,是為了尋找另一個故事的答案,那是她的「海莫尼」(韓語祖母的音譯,但本書中的海莫尼,指的是外婆)告訴她的故事:一對手足為了逃離老虎,一路逃到天上,成了太陽與月亮。但長大之後,她發現外婆的老虎故事,和她找到的其他版本都不太一樣。她想知道故事的祕密,於是開始了漫長的追尋。在過程中,她找到的自然不只是老虎的故事,也是外婆的故事、整個家族的故事,以及韓國女性的故事——老虎,正是韓國起源神話的主角之一。相傳老虎和熊要求天神之子恒雄將牠們變成人,恒雄要牠們吃下艾草和蒜頭後,在洞穴裡過一百天。熊做到了,化身熊女的她後來和恒雄生下開國的檀君,但無法堅持下去的老虎則離開了。凱勒思考著,如果堅毅忍耐是韓國女性的價值核心,那麼離開的老虎呢?老虎在想什麼?追求什麼?又放棄了什麼?凱勒用故事來回答故事,遂成為我們手中的這本《遇見虎靈的女孩》。

 

    在故事的開端,瓊安帶著兩個女兒莉莉與小珊離開加州,搬到她的母親愛慈住的,老是在下雨的「陽光鎮」。這個決定讓母女與姊妹之間,始終處在一種隱微的、一觸即發的緊張關係中,只是女孩們選擇用不同方式回應。小珊總是怒氣沖沖,而莉莉會在關鍵時刻開啟「隱形」的超能力,讓自己成為姊姊口中那帶著貶意、符合刻板印象的「安靜亞洲女孩」。但隨著虎靈的現身,她成了一個為守護家人、可以試著「捕獵」並和虎靈進行交涉的「老虎女孩」,而母女、祖孫、姐妹之間的關係也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發生了變化。

 

    當然,《遇見虎靈的女孩》並不是一部「自傳性小說」,但毫無疑問是凱勒對她「四分之一」韓國血統的回應與重省。她把自己的追尋置換成莉莉的追尋,因為只有將那些封存在玻璃瓶裡、被遺忘或未曾訴說的,關於過去的故事加以釋放,才有可能真正「成為我自己」。就像河合隼雄在分析日本鐮倉時代的物語《追溯自身身世的公主》時提到的:若將個人視為委身在「事情的演變趨勢」之中來尋找主體性,那麼族譜既是幾代人的紀錄,也可以解讀成一個人的內心世界。而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在,除了我們認知的自我之外,其實還有種種不同的「他者」共同構成。 用這樣的角度來看,莉莉其實就如同韓裔美籍的「我身姬」(《追溯自身身世的公主》主角),她釋放的不只是外婆的故事,也是關於媽媽、姊姊和自己,未曾看見過的彼此。

 

    而透過尋找那如夢似幻、介於真實和想像之間的老虎,莉莉也在和小鎮眾人的互動中,認識了別人眼中的「愛慈」,認識了她的海莫尼如何有著她從來不知道也不曾參與過的一面,海莫尼的韓國信仰又如何讓她在別人眼中總是介於神奇和怪異之間;她也漸漸發現原來媽媽瓊安和姊姊小珊,各自有著想逃離的過去——因為一家人即使共享了同樣的創傷經驗,也仍然有其獨一無二的記憶與詮釋。那麼,如果她們不(只)是我眼中的樣子,我同樣也不(只)是她們想像的樣子,我們又該如何回應家人眼中的自己?會不會到頭來,我們會發現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而當莉莉迷惘於自己彷彿以一種自己也不確定的方式在改變,弄不清楚自己是誰、想成為什麼,她的朋友瑞奇提供了一個豁達又乾脆的答案。對他來說,人本來就會去做自己沒做過的事:「當你在做那些不像你會做的事情時,就會發現自己是誰」。自己不會只有一種樣子。就像故事也不會只有一種版本。如同小說家東山彰良形容的,「所謂認同就像是把石頭一顆一顆疊起來堆成的石柱」。堆疊石柱的方式何只千百種,故事也是一樣。就算重複聽著同一個故事,我們解讀的方式也會改變,或者說,也可以改變。因為,「如果你夠堅強,心中就可以容納不只一種真相。」虎靈如是說。

 
 

第8章

 

    「那些故事來自過去,那時夜晚很漆黑。全然的黑暗。而在黑暗之中,有位公主住在天空中的城堡。公主非常寂寞,於是她向黑夜輕聲訴說一個又一個故事。這些故事變成了星星。」

 

    海莫尼以前叫我們伸手從空中抓下故事時,我都以為那只是好玩而已。我從來沒想過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星星是故事變成的?」

 

    「對,沒錯。現在聽好,」她要我保持安靜,自己繼續說下去。「天上的公主講了數不清的故事,整個天空因此變得非常明亮。再也沒有哪裡是一片黑暗了!而地上的人們,那些住在村子裡的人們也都開心得不得了。再也沒有夜晚了。」

 

    我朝窗外如墨水般的漆黑中望去,身子微微顫抖。再也沒有夜晚。

 

    「故事的力量這麼明亮又強大,老虎當然想要得到。牠們找到最高的山,爬上最頂峰,讓繁星環繞在自己四周,並看守著天空。」

 

    海莫尼繼續說:「人類也很愛那些故事,但有些星星說的故事我不喜歡。那些故事……很危險。有些故事太危險了,不能說。」

 

    我頓了一下。「但故事怎麼會危險呢?」

 

    海莫尼的手臂緊緊將我環抱住。「有時候故事會讓人感覺很糟糕,有時候故事會讓人做出壞事。有些故事讓我感到難過,覺得自己很渺小。」

 

    我咬著嘴唇。海莫尼告訴我們的故事總是有快樂結局。那些故事都是關於聰明的女孩、充滿愛的家庭,關於化險為夷的戰士公主。

 

    「當我的海莫尼跟我講起難過的故事,講起我們的韓國歷史時,她哭了,」她說。「我看到鄰居因為這些故事感到害怕,我的朋友感到憤怒。於是我心想:我們為什麼要聽不好的故事?不好的故事如果就這樣消失,不是會更好嗎?」

 

    我吞了吞口水。這確實有道理,我心想。

 

    「所以,在一個安靜的晚上,我從家裡拿了幾個罐子,帶著上山。一路跟蹤那些老虎到達洞穴。

 

    「在我們那最小的村子裡,我是體型最小的女孩,我也知道要怎麼偷偷摸摸。我在洞穴外躲好,等到老虎睡著、鼾聲大作才開始行動。我摘下星星——就是那些不好的故事——把它們塞進罐子。」

 

    這又是一件看起來不可能的事──但也許這世界超乎我的認知。也許會消失的老虎和能被捉住的星星真的存在。

 

    「妳偷了星星,」我說。

 

    「沒有偷走全部。但是……沒錯。」

 

    我想知道將星星握在手裡是什麼感覺──它們是否會像沙土般粉碎或像玻璃那樣破裂,是否會燙得熾熱或冰得刺骨。

 

    海莫尼繼續說:「封好罐子後,我躡手躡腳離開洞穴,沒有發出半點聲響。離開之前,我心想,我要更保險一點,我要確保牠們不會追上來。於是,我從森林裡撿了石頭,一塊接著一塊將它們堆在洞口,直到堆成一道牆。一道又大又重的牆,把老虎都困在裡頭。」

 

    我一陣發抖,想像著老虎的爪子刮著牆的另一邊。

 

    「我心想:不要再有不好的故事了,不要再有了。我再也不想聽到那些故事了,於是我從那小村莊逃走,逃得遠遠的,橫渡大海,跨越整個世界,到一個新的地方。在新地方我能遠離悲痛,」海莫尼越來越睏,聲音也漸漸變得微弱。「我偷了星星,把它們藏起來。」

 

    「妳怎麼知道?」我問。我把溫暖的腳趾頭貼在她冰冷的腳上。「妳怎麼知道自己會沒事?」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自己。如果妳相信自己,就表示妳很勇敢。有時候,相信就是最勇敢的事。」

 

    「所以後來都沒事了?」海莫尼從來不太談自己是怎麼從韓國來美國,我也從沒想過要問。

 

    她沉默了許久,久到我以為她可能睡著了。然後她說:「沒有什麼能永遠持續下去,莉莉。老虎逃出來了。那些老虎非常生氣。牠們現在要來找我。」

 

    我聽到客廳傳來嘎吱的聲響,身體緊繃了起來──但那可能只是媽在睡夢中翻了身。

 

    海莫尼將嘴唇緊貼著我的額頭,她說的話模糊成一團,接著她進入夢鄉。「牠們現在在追捕我。牠們不會停止追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