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0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85340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相對於中國科學史界最具勢力的「李約瑟研究」,本書作者山田慶兒則提問:與西歐近代科學不同的「另一種科學」是否成立?而探索與西歐完全異質的風土所孕育的中國科學與醫學,便成為他解答上述問題的內在動機。有別於傳統書誌學、文獻學的研究,他特別著重於思想史、社會史的新醫史取向。
      山田慶兒認為中國醫學獨特體系的形成,集中在西元前四世紀至西元二世紀的六百年之間。本書各篇的主要內容,便在探索這段期間各種中醫學核心技術的起源,如針灸、本草、湯液、脈診等形成的過程,另外,也對《黃帝內經》的編纂過程提出假說。
      中國醫學是什麼?早期的中醫學歷史能給現代醫學什麼啟示?山田慶兒的研究對這些問題饒富啟發。這是一本研究中國醫學史、養生史必備之書,也是探討中醫學未來走向的重要參考。

山田慶兒

日本福岡縣人,1932年生,京都大學理學部畢業。歷任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著有《朱子?自然學》、《夜鳴?鳥》、《中國醫學?????????》、《氣?自然像》等書。

廖育群

祖籍湖北省興山縣,1953年生於北京。「文革」期間作工務農,1982年畢業於北京第二醫學院後,就職於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1996年晉升為研究員,2000年始兼任副所長。主要著作有《醫者意也》、《岐黃醫道》、《中國科學技術史.醫學卷》(合著)等,論文多發表於《自然科學史研究》、《中華醫史雜誌》、《中國科技史料》等刊物。

序言:我所認識的山田慶兒先生

廖育群

 

1983年秋,山田慶兒先生來中國訪問,時逢中國科學技術史學會正在西安召開會議。從醫科院校畢業不到一年的我,對於科學史這門學問還一無所知,只是作為一名會務人員受遣到機場去接山田先生。那時萬萬沒有想到這次結識的,竟是一位對我學術生涯具有關鍵影響、使我受益良多的恩師。

 

山田先生住在總統套房,而我住在會務組。除了聽說他十分欣賞茅臺酒外,只是在開座談會時到他那裡去過一次。記得他向我們介紹了他自己的學習經歷──1955年畢業於京都大學理學部宇宙物理學系;進入研究生院研修近代科學史;1959年碩士課程修了後,受聘於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任講師。山田先生還介紹了日本研究所的教授遴選制度──當教授、副教授的職務出現空缺時,就會馬上面向全國公開招聘,並成立一個臨時的委員會就應聘者進行討論、做出選擇。這一制度意在選拔優秀人才,並盡量避免本系統內的近親繁殖。因而山田先生亦是在作了近七年的講師後,離開京都大學,到同志社大學擔任副教授;又於1970年重返京都大學任副教授,並於1978年升教授。關於研究工作,山田先生介紹說,他們正在研讀《黃帝內經太素》及馬王堆出土醫書等新發現的中國古代科技史料,並會將研究成果匯集出版。現在回想起來,我以為可以說,山田先生的醫學史研究大致就是發足於此,而其一系列的研究成果莫不與《黃帝內經》及馬王堆醫書有著密切的聯繫。他們的研究成果匯編──《新發現中國科學史資料的研究‧譯注篇》與《新發現中國科學史資料的研究‧論考篇》(1985),相信早已為研究中國古代醫學史的學者所熟知,並從中獲得了不少啟發。

 

在此期間,山田先生還作過一次大會報告。我只記得他在結束時說:「學生當然要老師學習,但不能超過老師的學生就不是好學生!」山田先生當時講此話的意思是:就他自己而言,固然從中國的前輩學者身上學到了許多東西,但同時也有決心與信心要超過「老師」!在以後的交往中,我不止一次聽到他重複這句話,尤其是當我寫出令他欣賞的文章時,哪怕是含有與他明顯不同的觀點。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溢於言表,令我永遠難忘。兩天後,山田先生離開西安,去河南參觀登封觀臺──那畢竟是他的老本行。

 

在此後的幾年中,我嘗試著做些醫史研究,但並無成績可言,心中充滿了困惑。其原因在於醫學史研究具有悠久的歷史與龐大的隊伍,只要隨便翻一下論著目錄,就會看到沒有哪個歷史人物、重要著作、理論學說、機構事件等等,不是被人反覆研究與論說。我該在何處找到「立錐」的空白之地呢?在此種尋尋覓覓的日子中,為了外語學習,開始找些東西來翻譯。因而再次與山田慶兒先生相晤──閱讀並翻譯了他的文章。誰知這種以學習外語為目的的翻譯,卻使我看到了另外一種研究方法與思路,大有豁然開朗之感。那麼,我所看到的究竟是怎樣「一種研究方法與思路」呢?說來也很簡單,其實就是分析的方法。即不再是像通常所見,對歷史現象加以盡可能詳細的描述,或刻意於「成就」與「科學性」的闡發,而是徹底地擺脫了這一司空見慣的「套路」,致力於對歷史現象加以理性的分析,通過分析性的考證來揭示隱藏在現象背後的思想脈絡、存在於不同時代之多個現象間的聯繫與發展脈絡、貌似無關之現象間的溝通脈絡,等等。當環節缺失,有礙發現或建立脈絡時,則通過大膽假設(工作假說)構築解釋體系,再旁徵博引、小心求證,對假說進行驗證。這樣的研究大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而對於這樣的研究來說,也根本不必去尋找什麼「立錐」的空白之地,可以說到處都是未開墾的處女地;對於這樣的研究來說,那些被人抄錄、轉引多次,已然毫無一點新鮮感的史料,似乎都又被賦予了新的生命力,真說不清這些司空見慣的史料中究竟還蘊藏著多大的潛能。其實,對於山田先生來說,在學問上步入「自由王國」也並非輕而易舉。用他自己的話說:

 

素受自然科學方面的教育、更為接近西洋學問的我,要想接近陌生的中國哲學與科學並非易事。運用概念的翻譯、思考方法的歸納與定式化、模式的構築與理論的再建,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方法,努力使中國的哲學與科學成為我所能夠理解的東西。如果說其中有某些發現,那乃是由所謂東與西、傳統與近代這樣的思想性格鬥中產生出來的。

 

《古代東亞哲學與科技文化──山田慶兒論文集》自序,遼寧教育出版社,1996。

養生方技總序

序言:我所認識的山田慶兒先生

導讀:新醫史之路

傳統醫學的歷史與理論

黃帝內經──中國醫學的形成過程

中國醫學的思想性風土

針灸的起源

湯液的起源

本草的起源

本草的分類思想──從世界圖像到技術

扁鵲傳說

古代中國醫學的傳授

三部九候論與古代醫學形成的模式

診斷諸法與「虛」的病理學

山田慶兒教授著作目錄

發表人:阿邦
2003/12/12 00:00
山田慶兒教授不愧是研究古代科技史與醫學史的巨擘,其研究領域、進路與觀念都令人眼界大開,獲益匪淺。  山田慶兒的醫學史最主要的貢獻在探求中國醫學獨特體系形成的過程,時間集中在公元前四世紀至公元二世紀的六百年之間。他的研究工作有二方面:一是中醫學核心技術的起源,如收在本書的針灸、本草、湯液、脈診等技術的形成過程;一是《黃帝內經》編纂的過程,各篇的年代、序列,以及其中蘊含的學術內容與發展。  日本的中國醫學史一開始注重學科史的研究,也就是著力於醫學概念與學說的分析考證。大概在1970年前後,這種研究取向經歷較大的調整。如東京大學川原秀城教授所說,當學科史的研究進行的較為徹底之時,「進行思想史、社會史的條件成熟了,科學史研究的新時代於是誕生,而體現這種時代精神的科學史家,正就是山田慶兒」。  根據山田慶兒的自述,其從事中國科學史與醫學史始終圍繞著三個核心主題:第一、傳統自然哲學與科學思想所展現的概念與思想框架;第二、科學與技術在國家、社會的位置以及在其中所獲得的特性;第三、科學與技術各自的特性及兩者的關係,以及科學、技術在人類活動所存在的位置。  舉例來說,山田先生一反近世以來大力反對陰陽五行之學亦即「去數術化」的學風,而堅持「去掉陰陽五行的思考,是不會有中國的傳統科學」的信念。一般成說,大多批評陰陽五行是「玄學」;他們猜想傳統科學或醫學最重要的是所謂長時間「經驗」的累積,中國醫學是經驗醫學。然而我們如何理解古典醫籍無所不在的陰陽五行論述?我們與其辯論陰陽五行是經驗抑或是理論,不如問這套數術的框架為何在傳統學術擁有如此強韌的歷史慣性?山田先生不僅嘗試探索陰陽五行圖式來自對「空間」分割的兩種原理,並指出這種思考方式所演繹的科學傳統的過程即是值得留意的歷史現象。由山田先生對傳統自然哲學的研究來看,近年來對身體感與身體體驗的研究無疑是誤入歧途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